第十章 患難真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和劉裕一先一後,竄入密林,均感力竭。前者躍上一棵高樹之顛,後者則倚樹別身回望,掃視密林外廣闊的曠野,汝陰城變成東南方一個小黑點。

    燕飛回到他身旁,低聲道:‘那頭獵鷹沒有跟來。’劉裕道:‘它的名字是否叫天眼?’

    燕飛訝道:‘兄台識見不凡,確是天眼。’

    劉裕笑道:‘我認得乞伏國仁的紅披風,何況他形相怪異。燕兄大概忘記了我叫劉裕。’燕飛歉然道:‘劉兄勿要見怪,我喝醉時不會記牢任何事。劉兄確是有膽色的人,明知遇上的是乞伏國仁,仍毫不畏怯的揮刀斷帶。’劉裕坦然道:‘我從來不懼怕任何人,只是不明白燕兄為何不立即毀掉妖玉?’燕飛掏出寶玉,遞給劉裕,淡淡道:‘我是以之擾敵,教乞伏國仁礙手礙腳。現在此玉作用已失,便交由劉兄處置。’劉裕接過寶玉,藉點月色,功聚雙目凝神細察玉上紋理,道:‘如此說乞伏國仁目的並非奪玉,正是衝著燕兄而來,卻適逢其會,不知燕兄和苻堅有何瓜葛?’燕飛道:‘此事一言難盡,劉兄又是因何事來汝陰?那女子不是和劉兄一道的嗎?’劉裕明白燕飛不願答他,自己何嘗不是有口難言,苦笑道:‘小弟也是一言難盡。那妖女叫安玉晴,是在城內碰上的,還想殺我。真奇怪,憑玉上的山水地理圖,縱使認出是某處名山勝景,卻沒有標示藏經的位置,得之何用?’說罷把寶玉送到燕飛眼下。

    燕飛本全無興趣,禮貌上卻不得不用心細看,同意道:‘確是奇怪。’劉裕收起寶玉,道:‘此玉或許尚有利用的價值,燕兄該是從邊荒集來的吧?知否高彥的情況?’燕飛對這位智勇雙全的初交朋友頗有好感,不忍瞞他,道:‘你若立即趕往壽陽,或許他仍在那裡。至不濟亦可以從胡彬處得悉他去向,你和胡彬該是同僚吧!’劉裕一陣失望,沒有正面回答燕飛,頹然道:‘那我只好自己去碰運氣。邊荒集的情況如何?’燕飛早猜到他的目的地是邊荒集,微笑道:‘劉兄勿笑我交淺言深,苻融的先鋒軍已進駐邊荒集,封鎖所有進出之路,以迎接苻堅的大軍,你這麼到邊荒集去,與送死沒有任何分別。不過若劉兄可以坦白的告訴我所為何事,我或有辦法幫上你一把忙。’劉裕暗嘆一口氣,他雖與燕飛一見投緣,只看他明知乞伏國仁窺伺在旁,仍不顧己身安危的出手毀玉,以免妖人得逞,可知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問題在事關重大,倘若洩漏出他是去找朱序,又傳入苻堅耳內,便一切休提。苦笑道:‘小弟奉有嚴令,請燕兄見諒。’燕飛灑然道:‘劉兄既有難言之隱,我便不再追問,趁現在尚未天明,我還要趕上一程,我們就在此分手如何?希望異日再有相見之時。’劉裕探出雙手,與他緊握在一起,誠懇地道:‘燕兄沒有見怪,劉裕非常感激。我對燕兄是一見傾心,若我還有命在,燕兄又路過廣陵,可到孫無終的將軍府來找我,小弟必盡地主之誼。’他這般說,等若間接承認自己是北府兵的人。

    燕飛聽得孫無終之名,心中一動,正要說話,異變忽起。

    開始之時,兩人仍是如在夢中,弄不清楚是甚麼一回事,他們所處密林邊緣區方圓三丈許的地方,枝葉竟搖晃起來,卻又感覺不到從原野刮進林內的西北風有加劇的情況。

    按著呼嘯聲似乎從四面八方響起,先是耳僅微聞,剎那後已變成充斥林內的激響,塞滿兩人耳鼓,周圍滿布氣勁,形成無數巴掌般大的急旋,利刃般刮割兩人,就像忽然陷身一個強烈風暴之中,差點立足不穩,能勉強立定已是了得。

    燕飛感到整個天地暗黑下來,自然的光線當然不會改變,明月依舊,只是他的護體真氣被襲體氣旋迅速消耗,功力削減,致生視力大不如前的現象。而直到此刻,他仍不知道來襲者的位置,只曉得此人武功之高,不但前所未見,聞所未聞,且是他從未夢想過的。

    ‘鏘’!

    劉裕掣出厚背刀,在燕飛迷糊的視野裡左搖右擺,比他更吃不消,應付得更吃力。

    倏地兩束如有實質、有無可抗禦之威的氣柱,分別直搗兩人背心,若給擊實,保證五臟六俯均要破裂,他們的護體真氣,起不了絲毫保護的作用。

    燕飛純憑感覺,曉得劉裕因無法躲避,被迫揮刀迎劈氣柱,而來襲者的氣功,不但勝過兩人,且是全力施為,劉裕則是在勢窮力蹙下倉皇應戰,後果可以想見。

    燕飛一聲長嘯,蝶戀花出鞘,日月麗天大法全力展開,先以陰月之勁硬擋對方的氣旋,接著月勁轉為日氣,劍尖發出嗤嗤破風之聲,閃到兩道氣柱間的隙位,逆氣流一劍往來人攻去。

    劉裕此時貫滿全身真勁的一刀已命中氣柱的鋒銳,忽覺對方勁道收減數成,但已有如給千斤鐵鎚重重擊中刀鋒,‘嘩’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倒飛開去,到背脊不知撞上那棵樹的粗乾,才氣血翻騰的滑坐樹根上,差點拿不住從不離手的厚背刀。

    勁氣交擊聲在林木暗黑處連串密集的響起,劉裕在眼冒金星中,見到一個體格高大魁梧、臉帶猙獰可怕鬼面具的黑衣人,正兩袖飛揚,打得苦苦撐持的燕飛東竄西閃,左支右絀,險象橫生,動輒有命喪之虞。

    劉裕知道是燕飛冒死抗敵,救回自己。否則自己就不是坐在這裡喘氣而是成了伏屍!心中一陣感動,倏地回復氣力,從懷內掏出寶玉,大喝道:‘太平寶玉在此!’一揮手,用勁將寶玉擲出林外去。

    那個魔王般可怕的高手一袖揮得燕飛打著轉跌往一旁,倏忽間已穿林而出,往寶玉追去,快逾鬼魅。

    劉裕慌忙往燕飛撲過去,燕飛正艱難地從地上站起來,臉色蒼白如紙,唇角盡是血汙。

    忽然怒叱和打鬥聲從林外傳來,燕飛露出喜色,伸手搭上劉裕肩頭,道:‘天助我也,是乞伏國仁來了,肯定他沒有命或沒有空來追我們。快走。’兩人在密林內一條從兩座丘陵間流過的小河倒下來,離遇襲處足有十多里遠。

    他們伏在河旁冰冷的溼土處,不住喘息。

    劉裕忽然笑起來,又嗆出一口血,教人弄不清楚他是快樂還是痛苦。

    燕飛本要詢問,竟然自己也笑起來,笑得非常辛苦,但也是無比的開心。

    劉裕咳著道:‘我說妖玉有利用價值時,尚未想過可用來救命,豈知還可以憑它要了乞伏國仁的老命,唉!他娘的!天下間竟有如此可怕的高手,看他不敢顯露真面目,照我猜他不是孫思便是江陵虛這兩個妖人。’燕飛爬前兩步,把頭浸進清涼的河水裡,劉裕見他狀甚寫意,有樣學樣,也爬前把頭浸進河水去。

    天色逐漸發白,這道小河在丘陵起伏的林木區蜿蜒而行,岸旁林木特別茂密,成為他們理想的避難所。

    劉裕首先從水裡抬起頭來,任由水珠淌著流下臉頰,思索道:‘那人又或許是安玉晴的老爹安世清,不過此一可能性較低,且看誰再會來追我們,便可推知那人是誰。’燕飛盤膝坐起來,行氣運血,道:‘劉兄傷勢如何?’劉裕翻過身體,變成仰臥,瞧著林頂上的晴空,道:‘只是疲倦,沒有甚麼大礙。還未有機會多謝燕兄的救命大恩。’燕飛微笑道:‘你救我,我救你,大家是患難相扶,你是否仍要到邊荒集去?’劉裕油然道:‘愈艱難的事,我愈覺得有樂趣,或者我是那種不甘蟄伏,愛尋找刺激的人,譬如現在我反感到生命從未試過如此般的有意義。’燕飛點頭道:‘你確是個很特別的人,先答我的問題好嗎?’劉裕隱隱感到燕飛有話要說,經過剛才九死一生的激戰,兩人關係大是不同,頗有生死與共、並肩作戰的感覺。答道:‘是的!我身負刺史大人重托,縱然要丟命,也只有這一條路走。’燕飛淡淡道:‘謝玄?’

    劉裕坦然道:‘命令確是由謝刺史親自發下來的。’燕飛欣然道:‘因何忽然變得這般坦白?’

    劉裕往他瞧去,燕飛優美和充滿男性陽剛美的輪廓線條映入眼簾,最難得不但沒有江湖俗氣,更是文秀爽朗,使人樂意和他結交和信任他。輕鬆的道:‘道理很簡單,若沒有你助我,我絕不可能完成使命,所以我終作出明智的選擇。’燕飛目光往他投來,兩道眼神交擊,均感有會於心,再無先前的疑忌。

    燕飛道:‘實不相瞞,高彥到壽陽去,是為我約見謝玄,我本有辦法讓他贏此一仗,可惜現在又沒了把握。’劉裕聽得猛地坐起來,肅容道:‘願聞其詳。’謝玄策馬立在廣陵城外,陪伴左右是他視為左右手的得力大將劉牢之和何謙,兩人均是一身革胄,益發顯得謝玄的儒巾布衣隨便寫意,風神俊秀,與別不同。

    先鋒軍二萬人,在謝琰的率領下,往前線開去,目的地是淝水東岸的戰略要地八公山。

    謝玄瞧著北府兒郎們雄赳赳在身前經過,心內思潮起伏。

    自成立北府兵以來,他從未嘗過戰敗的苦果。而令他威名遠播,確立今天地位的一戰是發生在四年前,當時苻堅派兒子苻丕率兵七萬,大舉南侵,先攻佔襄陽,俘擄了刺史朱序,取得立足據點後,旋即派彭超圍攻彭城,令建康朝野震動。

    在謝安獨排眾議下,那時經驗尚淺的他受命出戰,當時謝安只有兩句話,就是‘虛張聲勢,聲東擊西’。於是他依足謝安之言,虛張聲勢似要攻打彭超輜重所在的留城,迫得彭超率軍回保,何謙則趁機收復彭城。彭超與另一軍會合後,以六萬餘人的兵力,再揮軍南下,包圍離廣陵只有百里的重鎮三阿,他立即從廣陵率軍西進掩襲,大破秦軍,又焚燒敵方戰艦糧船,斷其退路;攻打三阿的六萬秦軍差點全軍覆沒,可惜他們已失去襄陽,種下今日苻堅要親自傾師南侵之果。

    今次苻秦大軍南來,與當年自不可同日而語,不但猛將精兵盡出,慕容垂和姚萇更是勇蓋當世的戰將,使他實沒有半分戰勝的把握。

    不過他一向信任一手把他提掖的謝安,因他的看法從來沒有犯錯,只不知今次是否同樣靈光?

    ‘砰’!

    桓玄一掌拍在楠木桌上,立時現出個掌印,他昨晚一夜無眠,一人在內堂獨喝悶酒,心中充滿憤鬱不平之氣。

    桓衝責怪他的話似仍縈繞耳邊,他自問以任何一方面相比,他均在謝玄之上,偏是九品高手榜上謝玄占去第一,他只能屈居第二;現今苻秦大軍南來,謝玄督師迎戰,他只能困守荊州。

    愈想愈氣之時,手下頭號心腹謀士匡士謀的聲音在門外道:‘士謀有要事須立即稟上。’桓玄沉聲道:‘若不是急事就不要來煩我。’匡士謀放輕腳步,來到他身後,俯首低聲道:‘大司馬不知是否憂心江淮形勢,見過南郡公後舊患復發,躺在床上沒法治事,看來情況不妙。’大司馬就是桓沖,桓玄的封邑在南郡,故為南郡公。四年前襄陽之戰,桓衝中了秦人淬毒的流矢,自此不時復發,始終無法清除體內毒素,使他的健康每況愈下,兼且年事已高,不復當年之勇。

    匡士謀一身文士裝束,身裁瘦削,一對眼賊溜溜的,最愛以心術計算人。

    桓玄再喝一杯悶酒,漠不關心的道:‘他死了最好,爹的威風都給他丟了。’匡士謀大喜道:‘就憑南郡公一句話,皇圖霸業必成。’‘當’!

    桓玄手中杯子掉在桌上,變成破片,駭然道:‘你在說甚麼?’匡士謀肅容道:‘戰敗則傾宗,戰勝也覆族,此為南晉所有功高震主的重臣名將必然的結局。現在苻堅大軍南來,朝廷亂成一團,若大司馬有甚麼三長兩短,司馬曜別無選擇,必須讓南郡公繼承大司馬之位,以安撫荊州軍。此乃千載一時的機會,否則若讓此事發生在安定時期,司馬曜必會乘機削桓家的兵權。’桓玄臉色轉白,道:‘若苻堅得勝又如何?’匡士謀道:‘只要南郡公兵權在握,可順理成章自立為帝,號召南方軍民,趁苻堅陣腳未穩,以上游之利,順流掩擊,把苻堅逐退北方,大業可成。’桓玄的臉色更蒼白了,凝望桌面酒杯的碎片,一字一字的道:‘你是要我……’匡士謀忙道:‘士謀怎敢要南郡公去幹甚麼,一切由南郡公作主,士謀只是盡臣子之責,不想南郡公坐失良機。’桓玄默然不語,胸口卻不斷急劇起伏,顯示心內正作天人交戰。

    匡士謀再湊到他耳邊,壓低聲音道:‘只要南郡公裝作採望大司馬病情,然後吩咐下人把一劑療治養傷的聖藥讓大司馬服下,當可遂南郡公得天下的心願。’桓玄往後軟靠椅背,似失去了一貫的力量,閉目呻吟道:‘若他服藥身亡,我桓玄豈非成為不忠不義的人?’匡士謀道:‘南郡公放心,此藥服後三天始會發作,其作用只是令大司馬無法壓抑體內餘毒,包保神不知鬼不覺。唉!因士謀一向了解南郡公心事,所以費了一番工夫方張羅回來。’桓玄沉聲道:‘藥在那裡?’

    匡士謀從懷裡掏出一個錦盒,恭恭敬敬放在桌子上。

    桓玄睜開雙目,盯著錦盒,問道:‘此事尚有何人曉得?’匡士謀自忖立下大功,眉花眼笑道:‘士謀怎會如此疏忽,此事只有士謀一人曉得。’桓玄點點頭,忽然反手一掌,拍在匡士謀胸口,骨折肉裂聲中,匡士謀應手遠跌,竟來不及發出死前的慘呼。

    桓玄雙手捧起錦盒,珍而重之的納入懷內,若無其事地平靜的道:‘現在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