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宋進的身子,轉眼之間,便已擠進了那小方格,只見他的身子,站在樑上,抬頭向杜如風作了一個手勢,也就在這時,只聽得有人呼喝,那四個人一起站起來,掀起簾子,走了出去。

    杜如風忙向那屋子落了栓的門,指了一指,宋進的身子,順著柱,滑了下去,迅速地奔向門口,杜如風忙道:「我們快下去!」

    他們四個人,順著屋簷,滑了下來,轉到了門口,宋進已將門打開,四人閃身而入,杜如風伸手指著.令各人一起隱藏起來。

    他自己卻坐到了桌旁,雙手抱著頭坐著不動。

    不一會,剛才那四人之中的兩個,走了出來,他們一出來,軌看到了杜如風,征了征,一個笑道:「你來遲了,好酒好菜,全已吃完了!」

    另一個道:「你是怎麼進來的,不怕白大哥見怪麼?」

    他們一面說,一面毫不在烹,同杜如風走了過來,他們才一來到杜如風的身後,杜如風條地一個轉身,雙手齊出,五指如鈞,便已抓住了他們的咽喉!

    那兩個人眼珠凸出,掙扎不得,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也就在這時,另外兩個人,也掀簾走了進來,杜如風雙手向前一堆,將那兩人直推了出去,「砰砰」雨聲,正撞在進來的兩個人身上,他的身子,也向前疾撲而出,伸手捏住了那兩人的咽喉。

    先進來的那兩人,掙扎著正要從地上爬起來,但是宋進和鐘登天,一邊一個,撲了出來,小刀子刺下去,正刺在兩人的心口之中,那兩人連聲都未出,便自死去。

    杜如風將那兩人拖進了房中,宋進和鐘登天便站在簾外守著,杜如風左手一翻,「嘟」地一掌,擊在一人的頭頂,那人七孔流血,立時死去,杜如風這才對另一人道:「認得我麼?」

    那人額上,汗下如雨,不住點頭。

    杜如風「哼」地一聲,道:「我問一句,你說一句,若是答得老實,我饒你一命!」

    那人翻著眼,不住地點頭,杜如風鬆開了手,道:「文丞相在哪裡?」

    那人啞著聲道:「在……裡進的院子中。」

    杜如風又道:「誰守著他?」

    那人道:「白長風親自守在門外,誰也不能走近。」

    杜如風呆一呆道:「剛才可是他叫你們麼?」

    那人道:「是,是他,他要我們到青鳳呈去找兩個粉頭來給他!」

    杜如風雙眉旋地一揚,道:「宅外騎兵重重圍住,你們如何能夠進出?」

    那人道:「我們……我們每人皆有進出的令符!」杜如風一伸手道:「拿來!」

    那人將手伸向腰際,但是他手揚起時,手中卻已多了一柄雪亮的利刃,霍地向杜如風當胸刺到!杜如風身形一例,那人的一刀,用的力道太大,一刺空之後,身子向前一俯,乃已刺進了桌子,杜如風反手一掌,拍在那人的腦後,那人在中了杜如風的一掌之後,頭還居然向上,抬了一抬,但立時頸向下垂,桌面之上,流出幾縷鮮血來,那人已被杜如風一掌擊死了。

    杜如風伸手在那人的腰際,摘下一塊三角形的令符來,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也自屏風後走了出來.宋進、鐘登天兩人,已自另外三人身上,摘下了同樣的令符。

    杜如風沉聲道:「白姑娘、宋姑娘,這人剛才說的,你們也已聽到了?」

    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撮著嘴,點了點頭。

    杜如風道:「那可能委屈你們,暫時扮一份青鳳裡的姑娘,白長風武功雖高,我也不怕他,但我絕不能和他正面動手,一動手,撻子兵聞聲而至,我們敵不過人多,就萬無生理了!」

    白月明遲疑道:「他武功高,我們兩人,不知是不是能夠下手殺得了他!」

    杜如風道:「不要你們下手,你們只消將他引得背對來路,我自然會下手!」

    宋玉兒點頭道:「行,你放心好了!」

    杜如風又同鐘登天望去,鐘登天道:「我明白了,我會帶她們前去!」

    杜如風道:「還不能立時就去,先將那四人的屍體,藏了起來再說!」

    鐘登天、宋進兩人,將那四個死了的黑道高手,抱到了屏風之後,只聽得簾外不時有腳步聲傳過,倒沒有探頭來瞧上一瞧,五人等了小半個時辰,杜如風向鍾登天使了一個眼色,鐘登天便對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低聲道:「跟我來,裝得像些!」

    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點著頭,鐘登天圭在前面,白月明、宋玉兒跟在後面,宋進和杜如風,又跟在最後,杜如風順手撕下了一幅衣襟,包住了頭,五人掀簾子走了出去,只見外面是一條四通八達的走廊,在走廊的盡頭,是一道月洞門,那月洞門,有兩個人守著。

    杜如風低聲道:「向前去!」

    鐘登天帶著路,一行五人,向前走著,有幾個人走過來,打量著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淫淫地笑著,有一個以手指來摸宋玉兒的粉頸,道:「咦,好俊的小娘們,是那一家來的?」

    宋玉兒強忍著怒火,還要裝出一副淺笑來,用手中打開了那人的手,道:「快讓開,是白大爺召我們來的!」

    那人咕嘈著,道:「臭婊子,只要有銀子,誰不是一樣騎你壓你!」

    宋玉兒心中氣得幾乎要哭了出來,白月明也征住了作聲不得,雖然說要她們扮成青鳳呈的姑娘,但是她們怎想到會有那樣的場面出現?

    在前面的鐘登天忙陪笑道:「大爺說得是,等白爺賞過了臉,再來陪大爺!」

    那人掀著鼻子,哼地一聲,打量著鐘登天、宋進和杜如風三人,忽然他向杜如風一指,道:「這人好面善!」

    各人都嚇了一大跳,宋進笑著,道:「大爺是去慣青鳳呈的,自然見過我這夥計。」

    那人又「哼」地一聲,才道:「來了兩個姑娘,倒跟了三個王八!」

    那人說著,又大搖大擺,走了開去,宋玉兒和白月明兩人,眼中淚花亂轉,幾乎哭了出來,杜如風忙道:「別哭出來,我們快成功了!」

    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都緊緊咬著下唇,點了點頭,停了一會,他們又向前走去,來到了月洞門前,鐘登天又同那兩個守門的道:「兩位,白爺要的,青鳳呈的姑娘,伺候白爺來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