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不但叫著,而且還不斷揮著手,可是杜如風連頭都未曾回過來,她們兩人的心中,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這時,土地廟前廣場上,所有本來圍著看熱鬧的人早已奔逃一空,有七八具屍體,躺在血泊之中,鐘登天忙沉聲道:「大力,收拾家-,快走!」

    大力一直只是傻楞楞地站著,直到鐘登天一叫,他才手忙腳亂地收拾起東西來,而這時,已然聽到急驟的馬蹄聲,自遠而近,迅速地傳了過來!宋進等人,匆匆收拾了東西,急急走進了一條小巷之中,穿出小巷,便已經消失不見了。

    宋家班五人,是最遲離開土地廟前空地的,他們才一從小巷盡頭消失不久,一隊韃子騎兵,各執著長矛大戈,便直衝了過來,馬蹄敲在石板上,發出驚心動魄的聲音來,啼聲在廣場上不斷地叫著,那一隊韃子兵,立時又向前馳了出去。

    杜如風帶著三十多名武林高手,一直向前奔著,他只當自己替振聲鏢局,討來了救兵,又哪裡知道,振聲鏢局之中,由於強弱懸殊,在他走後不久,勝負的大局已定,而他們自己,也正是走向一條死路,以致全軍覆沒,近一百名武林精英,全都死在鎮江城中!

    他們在大街上向前奔著,街上的行人,紛紛走避,不一會,一隊韃子兵,便追了上來,就在街上,一場廝殺,死了七八個武林高手,那一群韃子兵也遭了殃,各武林高手奪到了十來匹馬,或兩人共騎,或單人匹馬,直向振聲鏢局馳去。

    騎在馬上向前奔奔去的武林高手,約有一半,還有一半,仍然向前奔著。

    但是,等騎在馬上的武林高手馳遠之後,前面幾條巷子之中,又湧出兩隊韃子兵來。

    那一半人,正是由金天星帶著隊,金天星一看到前面人多,眼看是衝不過去的了,連忙大喝道:「快退!」

    可是,一待各人轉過身來,前面巷中,又是一隊韃子兵沖將出來,那一隊兵,大半是弓箭手,半是短矛手,剎那之間,弓箭、短矛齊飛,已有五六個人,中箭、中矛,送了性命。

    金天星看看情形不對,又大喝道:「上房!」

    他一面叫,一面身形向上,疾拔而起,可是他還未能跳到房頂之上,七八柄利矛,矛尖映著日光,精光閃射,帶著「嗤嗤」的風聲,已向他射了過來,他手中劍揮動,身在半空之中,居然被他格開了五入柄利矛,但是還有兩柄,刺在他的身上。

    金天星一中了矛,身子自半空之中,直跌了下來,兩面的韃子兵,一撲而上,到了這時侯,尚餘的那七八名武林高手,兩頭沒有退路,大勢已去,血灑長街,無一能夠倖免了!

    馬兒急馳,究竟比人奔走快得多,就在金天星等一干人,慘死在韃子兵手下之際,杜如風已率著人,來到了振聲鏢局的後園。

    那時,婁魂已大獲全勝,正在搜尋杜如風的下落,後園中也有幾名黑道高手在尋找。

    那三四名黑道高手,正希望能在鏢局的後園之中,找到杜如風,不論是死是活,不但是大功一件,而且還可以得到一千兩黃金的賞格。

    他們也聽到了一陣急驟的馬蹄聲,但是他們卻以為來的是自己人,並不在意,而等到他們忽然發現有人自後園的斷牆之中跳進來時,十來個武林高手,已經湧進後園來了,當先一個正是杜如風!

    那幾個黑道高手,一看到杜如風自天而降,後面還帶著一大批人,齊聲驚呼叫道:「杜如風!」

    他們才叫得一聲,杜如風手中,大刀橫揮,早已砍翻了一人,他一步竄向前,自那人的手中,奪過一柄長劍來,劍光霍霍,又刺死了兩人。

    另外兩個人見勢不佳,掉頭便走,群豪之中,立時有人趕了過來,那兩個黑道高手的背後,各中了一刀,鮮血直湧,但他們還是向前奔著,直到奔到了月洞門前,才仆倒在地,死於非命。

    就在那兩個人倒地死去之際,只聽得月洞門內,一聲大喝,金掌天魔婁魂,已大踏步走了出來。

    在婁魂的身後,跟著二十來人,一字兒排開,杜如風一見,忙向身後,擺一擺手。他身後那些武林高手,也一起站走了身子。

    這時,一面以金掌天魔婁魂為首,一面以杜如風為首,嚴陣以待,雙方暫時雖然沒有動手,但是日光映在兵刃上,發出奪目的、寒森森的光芒來,卻更令得氣氛緊張無比,每一個人都屏住了氣息。

    杜如風滿頭是汗,咬牙切齒,長劍疾出,婁魂身形一縱,跳到了假山石上。杜如風心知擒賊擒王,若能將婁魂刺死,大局可定了,是以他一步也不肯放鬆,婁魂一上了假山石,他也身形拔起,同假山五土,直縱了下去。

    卻不料,杜如風的身形,才一拔起,婁魂的身子,在假山五土,陡地一滑,疾滑下了三四尺,緊跟著,「砰砰」兩掌,擊向假山的一個石筍上。

    婁魂的掌上功夫,當真非同小可,他那兩掌過處,竟然將那根兩尺來高,足有兩握粗細的石筍,硬生生擊斷,石筍不但斷落,而且,還帶起「呼呼」的勁風,向杜如風直飛了過去。

    杜如風身在半空之中,長劍剛在將要叫出,未曾抖出之時,那根石筍已然迎面飛了過來,石筍向前飛過,所帶起的那一股勁風,已經使得杜如風幾乎氣也喘不過來,在那片刻之間,他簡直沒有多作考慮的餘地,只好長劍向前,陡地一挺,同那根石筍,迎了上去。

    石筍的來勢快,杜如風的出劍也快,電光石火之間,只聽得「喇」地一聲響,劍尖已刺在石筍之上,在石筍上刺過,冒出了一片火星來。

    但是石筍向前撞擊過來的力道,也實在大得可以,杜如風一劍方中,「啪」地一聲,虎口一震,他手中那柄長劍,已然齊中斷折!

    同時,杜如風人在半空之中,還未曾找到立足之點,被一股大力撞了一撞,他也身不由主,向後疾翻了出去,也就在那一剎間,杜如風看得清楚,只見金掌天魔婁魂,身形已自假山石上,疾滑了下來,滴溜一轉,已經到了他的身後。

    在那一利間,杜如風心中的焦急,實是難以言喻的,因為他正在身不由主地向後跌去,而婁魂卻已轉到了它的身後,那真是以逸待勞,只消在他背後,疾攻出兩掌,他如何還避得過去。

    杜如風雖然在身子向後跌出之際,已想到了這一點,但是卻也無法可施,因為他根本是被那石筍一撞之力,撞得向後跌下去的!

    那時候,不但杜如風知道自己已落了極度下風,連已然轉到了杜如風身後的婁魂,也已經可以看出,自己是穩操勝券的了,是以做一面雙掌向前推出,卻蓄力不發,只等杜如風到了離他更近時,他雙掌之力,才一併而出!他的掌力,可以擊斷兩握粗細的石筍,試想,杜如風若是被他雙掌擊中,如何還有生理?

    一聽到婁魂那種尖銳剌耳的笑聲,杜如風不禁遍體冷汗直淋,可是,也就在那一利間,情形在突然間,又有了變化。

    那根被婁魂兩掌之力,擊斷之後,向前疾飛而出的石筍,雖然被杜如風刺了一劍,略擋了一檔,但是在將杜如風的長劍壓斷之後,餘勢未盡,仍然向前飛了過來,就在婁魂怪笑,杜如風冒冷汗之際,飛到了杜如風的身前,杜如風右足一抵,勉強抵住了假山石,一聲大喝,左臂抱住了那根石筍,用力向後一拋!

    也就在那時,金掌天魔婁魂雙掌向前一送,排山倒海也似的掌力,向前疾湧而出!

    本來,他的掌力是擊向杜如風,卻料不到,突然之間,同著他飛來的,不是杜如風,而是那根石筍!等到婁魂發現這一點時,再想收回掌來,如何來得及?只聽得「砰砰」兩聲響,他那兩掌,恰好擊在那根石筍之上,剎那間石屑四濺,那根石筍,被婁魂的雙掌之力,摧裂開來,斷成了十七八截!

    本來,婁魂兩掌,雖然未曾擊中杜如風,但是卻也對他絲毫無損,不過是白耗了兩掌之力而已。

    但是,杜如風在向後批出石筍的同時,身子已向後疾翻而來,在地上一個打滾,就在婁魂雙掌理中石筍之際,他已然一躍而起。

    這一下變化,令得杜如風反而到了婁魂身後!

    兩大高手,正在性命相搏,如何可以有這一點的差別?有了這一點差別,就可以決定生死了!

    杜如風一副了婁魂的身後,正是婁魂擊中了石筍,雙臂回收之際,杜如風手中雖然握的只是一柄斷劍,但是他用盡生平之力,一劍向前刺了出去,只聽得「波」

    地一聲,那一劍,正刺進了婁魂的後心之中!

    斷劍雖然不利,但是杜如風的那一劍,用的力道,實在太大,一劍刺中,直沒至柄!

    婁魂發出了一下怪叫聲,身子向前仆去,杜如風向後疾退了兩步,喘息不已,等到婁魂的那一下怪啡聲靜了下來,杜如風只覺得四周圍,靜得出奇口

    那種出奇的寂靜,不禁令得杜如風的心中,起了一陣戰慄,在鏢局的後園中,有那麼多人在動手,如何會那樣寂靜的?

    但是,杜如風卻還是盯著中了劍的婁魂,不敢回頭四顧,只見婁魂在中了劍之後,向前甚出了兩步,到了假山石前.雙手緊緊地抱著假山石,然後,慢慢地轉過身子來,當他轉到了面對杜如風的時候,他的口角,已不住有血湧了出來。

    而他面上神情之可怖,更是難以形容,他瞪大著眼,像是死得極不甘心,張大了口,又像是想要講些甚麼,但是怕終於任何聲音也沒有發出來,雙手一鬆,身子向後一例,「砰」地一聲,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直看到婁魂死了,杜如風一身如弓弦一樣,繃緊了的神經,才一起鬆弛了下來,他連忙抬起頭來,同四面看去。怎知他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只覺得遍體生涼,已把持不住發起料來。

    他一面發著抖,一面緊緊地咬著牙,後園之中,全是死人,所有的人,全死了!跟著他,來到這裡的武林高手死了,婁魂手下黑道高手也死了 ̄杜如風只顧和婁魂在動手,並不知道後園中其餘人打得如何慘烈,但是即便未曾看到他們動手的情形,也可以從這時的情形中,看出戰鬥是如何之慘烈!

    有的人,到死,兵刃還在對方的身中,而他的身手,也被別人的兵刃刺中。有的人,死前還緊緊地抱住敵人,有一個混身是血的漢子,甚至至死,還以口狠狠咬著對方的咽喉!

    杜如風的心中,只感到一陣絞痛,只有他一個人倖存,他絕不感到高興,反倒感到了一陣異樣的痛苦:只有他一個人了,本領再大,又有甚麼法子,可以在韃子的魔掌中,救出文丞相來?

    杜如風呆呆地站著,天下的江湖好漢,自然還有盈千盈萬,但是,能在短期內趕到鎮江來的,卻全已趕到,而如今,已全軍覆沒,只餘下他一個人了!

    杜如風欲哭無淚,木然站立著,但是他也並沒有站立了多久,因為一陣陣急驟的馬蹄聲,已然傳了過來,杜如風心知,那定是對方的援軍到了,他向前奔出了幾步,身形一縱,便掠出了圍牆。

    落日的餘暉,映得江面上,泛起了一片金光,遠遠有船隻駛來,彷彿是從一片金紅色的光芒之中,凌空飛來一樣。宋家班的那隻船,仍然停在江邊,隨著江水,緩緩地起伏著。

    杜如風拖著疲憊的腳步,來到了江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