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柏長青其時,以一敵四,已是劍法散亂,難以支持,婁魂的那一支短槍,來勢又疾,柏長青連閃避的念頭也未曾起,「撲」地一聲,短槍便已刺中了他的心口。

    短槍一中要害,相長青幾乎是立時死去的,可是圍著他的四個黑道高手,刀劍齊下,柏長青身上,已漲了四處傷痕,才倒了下來。

    相長青一死,人堂之中,只剩下焦烈一個人了!婁魂一聲大喝,道:「住手!」

    困住焦烈動手約三人,一聽得婁魂呼喝,一起退了下來,焦烈-著刀,不住喘息。

    婁魂冷冷地向焦烈道:「杜如風哪裡去了?」

    焦烈大喝一聲,條地揮刀,在他身邊約兩個黑道高手,走避不及,大刀精光霍霍,旋風也似,轉了一圈,那兩個黑道高手,立時倒地死去。

    而焦烈卻並不收住那一刀之勢,在大刀反旋回來之際,直欣向他自己的脖子,只聽得一聲怪叫,鮮血四濺,焦烈自知無望,竟壯烈自剔而死!

    焦烈一死,整個鏢局之中,登時靜了下來,婁魂道:「前後找一找,將我們自己人拖出去,放火燒了這裡,以絕後患!」

    眾黑道高手有然答應著,整個鏢局,前前後後,尋找了起來,人人都希望自己能找到杜如風,杜如風的首級,值一千兩黃金,那畢一竟不是小數目。

    可是在前後齊皆找遍之後,四五十具屍體之中,並無杜如風,杜如風竟逃走了!

    杜如風易負重傷,並未痊癒,如何可能逃得出去呢?看官,要知道杜如風確然逃了出去,這時,他正腳步踉蹌,奔向城南的土地廟去!

    杜如風所以能逃脫,正是因為他受了重傷!

    如果他不是重傷末癒的話,那麼,敵人突如其來,他一定奮力應敵,而在敵眾我寡的情形下,它的下場,只怕也和現在躺在血泊之中,壯烈犧牲的眾武林豪傑不會有什麼不同!

    但是正因為他重傷末癒,所以當混戰一開始之際,他使退到了一、根大柱之旁,那時候,浙西大俠秦杏元,一步搶到了他的身前,道:「杜少俠,你快走!」

    杜如風全身激動得發著抖,在那樣和敵人短兵相接,你死我活的情形之下,叫他離去,他怎麼會答應?可是,也根本不容他不答應,秦杏元拉著他,向外便走,來到左廊時,迎面三個黑道高手奔了進來,俱都死在秦杏元的吳菇V下。

    那時,人堂之中,混戰方始,也沒有留意到秦杏元帶著杜攻風奔了出去。他們兩人,奔到了廊下,秦杏元急道:「杜少俠,你快去土地廟,和楚老爺子,陶大俠見面,這裡面有我們和敵人拚命!」

    杜如風忙道:「我……」

    他才說了一個字,秦杏元已厲聲喝道:「你重傷末癒,留在這裡何用,還不快走?」

    杜如風只覺得心中一陣發熱,兩行英雄熱淚,已然奪眶而出日自古就有道:「英雄有疾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而這時,杜如風已知道,敵人發現了他們秘密聚集的地點,糾眾來攻,他們這些人,實是凶多吉少了!

    那麼多熱血豪傑,全不免死在此處,杜如風一想及此,心如刀絞,怎能不盈然下淚!

    可是秦杏元已用力將杜如風一推,推得杜如風跌出了丈許,轉身奔進了大堂之中。

    大堂之中,兵刃交碰之聲,受傷人的慘叫聲,厲喝聲,交織在一起,令得杜如風雙手緊握著拳,他轉過身,正待向大堂之中,衝了進去。

    可是他才奔出一步了,便陡地想起,秦大俠的話,確然不錯,自己身受重傷,尚未痊癒,如果衝進大堂中去,固然壯烈無匹,但是自己死在此處,那正是送了敵人的心願!哪裡比得上,趁自己如今還能走得動,到土地廟去,召集另一批武林豪傑,著他們立時趕到這裡來,或許雨路夾攻,能將敵人打退!

    杜如風在才一被秦杏元自大堂中推出來之際,想及敵我雙方,正在進行生死拚鬥,而自己偏偏像是廢人一樣,一點力也不能出,心中實是難過之極,直到此際,他想到了這一點,覺得自己尚有調兵遣將的能力,他立時又轉回身來,向前奔去,轉眼之間,便自鏢局後園的斷牆之中,奔了出去。

    杜如風想到自己奔得快一步,便可以早一點到達土地廟,來援的人也可以快生來到,是以他只是不停地向前奔著,他在向前疾奔之際,根本看不清街道上的行人,也看不清街道兩邊的景物,只覺得兩旁的房屋在搖擺,在旋轉,似乎每一幢房屋,都要向著他倒了下來一樣!

    杜如風重傷未癒,本來是不能那樣疾奔的,可是此際,他卻不顧一切地向前奔著,汗自他的額上,不住地湧出來,令得他的視線模糊,他全然忘卻了傷口的疼痛,而當他在那樣向前疾奔之際,他全身氣血,如同萬馬奔騰一樣,幾乎連他自己也不能克制。

    他一到振聲鏢局之際,眾豪傑見他受了傷,便紛紛將獨門傷藥,給他服食,本來,那些傷藥的效能,還不會發揮得如此之快,但是此際,他一發腳急奔,氣血運行暢湧,藥效也發揮得快,竟是越奔,腳步越是輕快,杜如風揮著汗,直到奔出了老遠,他才停了一停,只見前面,人頭洶湧,已到了土地廟之前了。

    在人頭洶湧之中,他只聽得一陣一陣的彩聲,不住地傳了出來。

    杜如風挺頭看去,只見在土地廟前,兩根旗桿之間,給著一條長繩,那長繩離地,足有兩丈高下,一紅一綠,兩個穿得十分豔麗的少女,正柳腰款擺,在繩上迅速地走來走去,每當她們兩人,對面相遇,突然之間,各自身子一例,錯身而過之際,圍在下面的人星之中,就爆出一陣打雷也似的彩聲來。

    杜如風一眼便望出,在繩上的那兩個少女,不是別人,正是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

    杜如風的心中,不禁打了一個突,暗忖怎麼那麼巧,宋家班在此處賣藝?然而,杜如風立時發覺,宋家班也在此賣藝,對他是十分有利的。

    因為所有的人,幾乎全被宋家班的絕藝,吸引了去,別的地方,卻是十分冷清,杜如風一轉頭間,就看到一個賣上的老者,正是江北七十二家鏢局的總鏢頭,揚州大俠金天星。

    杜如風吸了一口氣,逕自向金大俠走了過去,金天星還未曾認出杜如風來,見有人走來,還搖著手中的摺扇,道:「這位客官,可要算流年?」

    杜如風直來到近前,沉聲叫道:「金總鏢頭。」

    金天星吃了一驚,陡地一怔,但是他也立即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杜如風,他一看清是杜如風時,心中更加吃驚,陡地站了起來,道:「杜少俠,是你,你……你……」

    金總鏢頭並不是沒有見過大陣仗的人,可是杜如風這時的樣子,卻實在地令人吃鋼了,他全身都被汗濕透,像是整個人才從汪中浮起來一樣,面色蒼白,神情驚怒,一望而知有極大的事故發生了!

    而杜如風不等金天星將話講完,便雙手按在金天星面前的那張桌子上,急急地道:「金總鏢頭,婁魂率人,正在攻打振聲鏢局,敵眾我寡,眼看不支了,你,你快帶人去救!」

    金天星一聽,先是一某,但是怕只是呆了極短的時間,便仰頭發出了一聲長嘯!

    金天星的武功造諳極高,在他發出長嘯聲之時,正是掌聲、彩聲如雷之際,但他的一下長嘯聲,卻直冒了出來,幾乎土地廟前,人人可聞!

    剎那之間,只見十來個原來在擺著各種攤檔的人,一起向金天星奔了過來,在人叢中,也擠出十來個人來,人人看到了杜如風,都驚呼一聲杜少俠,而在土地廟中,也有七八個人,疾奔而出。

    前後不過一眨眼間,在金天星面前,已聚集了三五十人,金天星道:「快到振聲鏢局去,那裡出事了!」

    金天星話才一出口,已有幾個性子急的武林高手,大喝一聲,科出了兵刃,向前奔去,一時之間,圍住了看宋家班賣藝的群眾,秩序大亂,亂奔亂竄,在人叢中,也跳出了七八個人來,大喝道:「好啊,反賊在此,莫放他們逃走了!」

    那七八個人,正是婁魂手下的黑道高手,一面叫著,一面想要立功,一起衝了上來,可是他們人卻少,眾豪傑衝了過去,一陣混戰,還不到一盞茶時,便將那七八人一起結果。杜如風振臂高叫,道:「大家到振聲鏢局去!快去增援,再遲恐來不及了!」

    杜如風振臂高啡,那時,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也早已下了繩,宋家班五個人,擠在一起,一時之間,他們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直到聽到杜如風的叫聲,他們才知道是為了什麼?

    宋玉兒和白月明兩人齊聲叫道:「杜少俠!」

    她們兩人一面啡,一面便向前奔了過去,可是才奔出了一步,便被宋進和鐘登天兩人,死命拉住,宋進喝道:「你們兩個丫頭想死啊!」

    但是宋玉兒和白月明兩人的神色,卻只有興奮,毫無驚恐,她們齊聲道:「看,那是杜少俠!」

    這時,杜如風已然帶著眾高手,向前疾奔而出,街上有幾個韃子軍官,恰在此際走過來,遇上了如同猛虎出押一般的眾武林高手,也立時遭了殃,杜如風奪了一柄大刀在手,呼呼揮動,向前奔了出去。

    他的耳際,也依稀聽到宋玉兒和白月明兩人的叫聲,但是,他根本沒有時間,循聲向前看一看,就帶著眾人,直衝而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