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講到這裡,己是上氣不接下氣,宋進連忙按住了他的胸口,道:「你別說了!」

    宋玉兒撇了撇嘴,道:「爹,他怎麼不說我們走繩子走得好?」

    宋進道:「你也得看他是不是說得下去,大力呢?快叫他上船來,在岸上他這樣子太惹眼了!」

    宋玉兒一轉身,出了艙,大聲叫了幾下,大力才上了船來,他手臂上,仍是鞭痕宛然,眾人見了,都吃了一驚,忙問道:「怎麼了?」

    大力滿臉委屈的道:「剛才有幾個人策馬馳過,有一個無緣無故,抽了我一鞭……這人……究竟是死人還是活人,臉色好難看!」

    那人休息了片刻,精神倒恢復得快,他又睜開眼來,臉上泛著慘淡的笑容,道:「你說我是死人還是活人!」

    那人突然開了口,大力又嚇了一大跳,忙不迭向後退去,鐘登天趨前問道:「閣下何人,為何受了傷,在江中飄蕩?」

    那人嘆了一聲,又同船艙中的三人,若了半晌,才道:「我姓杜,名如風。」

    這「杜如風」三字,才一出口,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首先叫出了「啊」地一下驚叫聲,鐘登天和宋進兩人,張大了口,合不攏來。白月明和宋玉兒兩個女孩子,連忙趨前一步,睜大了眼睛,望走了神色憔悴的杜如風,充滿了好奇的神色。

    杜如風是近年來聲名大噪的少年俠客,大江南北,名頭響亮,他專和韃子軍官作對,遇有韃子兵燒掠鄉村,強施殘暴,一叫杜如風遇上,便無幸理,有幾個僥倖逃過了杜如風的追擊保住了性命的韃子軍官,記住了他的樣子,命畫工給了出來,掛在各處通道、城門之上,懸賞黃金千兩,取杜如風的首級,宋家班乃是逢鄉過鎮賣藝的班子,如何會不知道杜如風的名字,是以當他們知道自己救過來的這個人,竟是杜如風時,一時之間.又是驚駭,又是歡喜,一竟不知說什麼才好!

    過了好半晌,還是白月明先開口,她指著杜如風的頭,道:「你……就是,這一顆腦袋,值得千兩黃金?」

    杜如風揚了揚眉,勉力一笑,道:「現在可能已經漲價,不止一千兩黃金了!」

    宋進雖然老於江湖,可是也直到此時,才緩過氣來,他忙化道:「小孩子不要胡說!」

    白月明涯了罵,嘟起了嘴不出聲,宋進忙又回過頭來,道:「大力,剛才馳馬經過的幾個是什麼人?」

    大力道:「誰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宋進的面色,更是嚴重,又對鐘登天道:「你快到船頭去守著。」

    鐘登天也是神色緊張,他道:「我們可要離開這裡?」

    宋進搖頭道:「……那會惹人起疑!」

    他們在急匆匆你一句我一句間,杜如風已掙扎著,想在林板上坐起來,他道:「列位,我是懸賞拘拿的重犯,窩藏者同罪,我已醒了,讓我走吧!」

    杜如風才彎著身子坐起了一半,傷口處一陣劇痛,已痛得他的額頭之上,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面色灰白,口唇亂頭,下面的話,再也說不下去了。

    宋進忙伸手,按住了他的胸前,令他又躺了下去,正色道:「杜俠士,我們未曾發現你,沒話說,既然遇上了,不等你傷勢痊癒,你絕不能走:」

    杜如風苦笑著,道:「這位是宋老丈吧,老丈的盛意我十分領情,但是昨日焦山下一戰,我負傷逃脫,現在韃子必然已知倖存的是我,一定在搜尋我,卻不免連累了各位,那就不好了!」

    鐘登天面色一沉,道:「杜少俠,這是什麼話,莫非瞧不起我們走江湖賣藝的麼?」

    大力在一旁,忽然沒頭沒腦接了一句,道:「誰敢瞧不起咱們?」

    杜如風忙道:「這位言重了,而且我實在還有極要緊的事,絕不能在此久待。」

    一直未曾開口的宋玉兒,直到這時才緩緩地道:「就算你有要緊的事,也得等傷好了才能辦!」

    鐘登天道:「杜少俠,你好幾次出生入死殺韃子,為了救百姓總不成不讓我們老百姓也救作一次?」

    鐘登天的聲音之中,實是充滿了至誠之意,聽得杜如風心頭,不禁心血上湧,在他蒼白的臉上,竟然也泛出了幾絲血色來。但是他隨即嘆了一口氣,道:「我不能救百姓,單憑我們血氣之勇,有什麼用處,能救國家的,只有一個人!」

    大力又楞頭楞腦地問道:「那人是誰?」

    杜如風仍然長嘆一聲,並不回答,宋進和鐘登天兩人齊聲道:「杜少俠指的,可是文丞相文大人?」杜如風閉上了眼睛,看他的神情,像是他已感到了極度的疲憊,但是他還是緩緩地點了點頭。

    宋進將聲音壓得更低,道:「聽說文大人出使議和,卻被韃子所扣,更將他帶去見韃子皇帝,是不是?」

    杜如風又緩緩點點頭道:「他現在在鎮江!」

    宋進、鐘登天、宋玉兒、白月明四人,都吃了一驚,他們多多少少都知道文丞相起兵勤王,天下人心振奮的事,只有大力,卻是渾然不覺,問道:「那個文丞相,卻是幹什麼的?」

    他話才一出口,白月明便狠狠瞪了他一眼,嚇得大力連忙住了口,不敢再說,宋進這才道:「杜少俠就是為了這個……才受傷的?」

    杜如風仍然閉著眼睛,這一次,他既不點頭,也不言說,需知江湖上的仁人義士,營救文丞相文大人,乃是性命相搏,置生死於度外的大事,行事自然也得機密異常,他雖然知道眼前的幾個人,絕不會是韃子的眼線,但他卻也不想將他們的計到,隨便說出來。

    宋進和鐘登天兩人,一看到杜如風那樣的情形,自然也已明白了他的心意,是以他們已不再問下去,宋進道:「杜少俠,你傷得十分重,無論如何,得休息幾天,只要和我們在一起,不會有人疑心你的。」

    杜如風這時,根本連行動的能力也沒有,他只好又嘆了一聲,道:「可是我想進城去:」

    宋進和鐘登天互望了一眼,鐘登天道:「杜少俠,如果你現在就行動的話,傷勢轉劇,只怕……只怕……」

    杜如風沉聲道:「那我就煩你們一件事。」

    宋進忙道:「杜少俠如有吩咐,無不從命。」

    杜如風道:「你們進城賣藝,圍觀者必眾,可能圍觀者之中,有我的朋友在白月明心急道:「我們怎麼認得出他來呢?」

    杜如風望著白月明,勉力一笑,道:「麻煩這位姑娘,在踩繩子的時候,將這個……」

    他講到這裡,伸手向自己的身上摸去,一摸之下,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剝了個精光,他不禁大是窘迫,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鐘登天忙道:「杜少俠要找什麼,你衣物全在。」杜如風道:「是一塊玉佩。」

    白月明忙在杜如風的濕衣中翻尋了起來,在一條腰帶上,找到了一塊玉佩,那玉珮一半玉質雪白,另一半卻是血也紅似的,白月明道:「就是這個?」

    杜如風道:「是,姑娘將這個繫在腰上,在高處踩繩,我的朋友見了,就知道那是我的東西,一定會和你們聯絡的。」

    白明月忙點頭道:「好,姨丈,我們這就進城去!」宋進點頭道:「杜少俠咐咐了的事,不宜遲了,玉兒,你留在船上,服侍杜少俠,來,我們收拾傢伙,這就進城去了!」

    宋進一吩咐,鐘登天、大力、白月明三人,就忙了起來,宋玉兒也忙著收拾東西,不一會,應用的物件,搬了出來,紮成了兩個大捆,全由大力挑著,宋進、鐘登天、白月明一起上了岸,臨上岸之際,宋進還著實吩咐宋玉兒幾句,著她小心看顧杜如風。

    當宋進吩咐宋玉兒留在船上,看顧杜如風之際,宋玉兒只覺那是理所當然之事,一點也沒有想到別的,可是等到眾人全走了之後,船上只剩她和杜如風兩個人了,她的心中,就不免有些異樣的感覺,杜如風是名聞天下的俠士,她只不過是一個江湖賣藝班之中的人,兩者之間相去實在太遠了!

    可是這時侯看來,這天下聞名的大俠士,卻和普通人完全沒有什麼不同,他非但和普通人沒有不同,而且還那麼虛弱,傷得那麼重,需要它的照顧。

    一想到了這一點,宋玉兒的心中,不禁起了一陣異樣的感覺,她只是怔怔地望走了杜如風,一動也不動。

    杜如風閉著眼,他雖然閉著眼,但是也可以知道,宋玉兒正在望著自己。他感到十分窘迫,船上只剩下了他和宋玉兒兩個人,他想靜下來,可是要您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使他靜不下。

    過了半晌,他緩緩嘆了口氣,睜開眼來,宋玉兒明亮的眼睛,仍然注視著他,但一看到他睜開了眼,就垂下了眼皮。

    杜如風緩緩地道:「你們是什麼時候到的?」

    宋玉兒低下了頭,道:「天濛濛亮泊的岸。」

    杜如風道:「你們昨天晚上,經過焦山腳下,可曾看到了……」

    杜如風的話還未曾講完,宋玉兒已急急地道:「看到了,焦山腳下,一塊凸出的大石上,綁著三個死人,在他們的身旁,還押著老大的火把,真駭人!過往的船隻,全都快快駛過,不願停留。」

    杜如風痛苦得臉上的肌肉,在不由自主地抽擂著,他的聲音也像是在嗚咽一樣,他道:「那三個人,昨晚是和我在一起的,他們全……死了!」

    宋玉兒仍是征征地望著杜如風,她忽然道:「杜少俠,像你們這樣一身武功的人,一定是不怕死的了?」

    杜如風緩緩地搖著頭,道:「人那有不怕死的,但是一件該做的事,就算明知要死,也一定得去做,這才叫俠士!」

    宋玉兒道:「可是每個會武的人全是那樣?」

    杜如風苦澀她笑了起來,道:「當然不,有很多人,一身武功,可是卻用來為非作歹,甚至認賊作父,有投靠了韃子的,唉!」

    宋玉兒似乎也可以領會到杜如風那一下長嘆中所包含的沉痛心情,是以她不再言談,艙中也靜了下來。

    陽光燦爛,銅鍵在陽光下,閃著黃燦燦的光芒,大力一手提著銅鑼,一手握著錘,用力地敲著,他站在一支竹竿旁邊,那竹竿上懸著一面錦旗,旗的邊緣已經有點破爛了,但旗上所統的「宋家班」三個字,卻還是那麼鮮明。大力起勁地敲著鑼,「當當當」的鑼聲,很快地將入從四面八方吸引了過來,一大群孩童,擠著,擁著,早已圍成了一個圈兒。

    那是在大街角處的一個空地,等到人越圍越多時,大力放下了銅鑼,宋進向四周圍作了一個揖,大聲道:「宋家班路過貴地,獻獻醜,討一點盤纏,賣幾帖膏樂,要好了,多賞幾聲彩,要得不好,眾位多多包涵!」他一回頭大聲叫道:「夥計!」

    鐘登天當時一聲答應,連翻了三個空心筋斗,翻到了宋進的身邊。

    大力已經拿過一捆竹子來,那一捆竹子,每一根都有五尺來長,大力將那捆竹子解開,一根插在一根之上,轉眼之間,便接成了一副足有二一丈來高的高蹺。

    尋常踩高蹺的也見得多了,但是三丈來高的高蹺,卻也罕見,圍觀的人,都竊竊私議起來,有見過宋家班耍技的,更是口沫橫飛,介紹起來。

    鐘登天等大力接好了高蹺,他走了過去,手扶住了兩根高蹺,大力在他的背後,用力一推,只見兩根高蹺,陡地直了起來,當高蹺直起來的時候,鐘登天人就變成向前衝出去,只聽得那邊的人一聲嘩呼,人人都當要倒向前了。

    可是也就在高蹺向前,微微一頓之際,鐘登天的身子突然向上一挺,已經站直,他一站直,三丈來高的高蹺,又向後倒來,後面的人,又是一陣嘩叫。

    可是儘管高蹺前後搖晃,鐘登天擺動著身子,卻始終末曾倒下來。

    旁觀的人,這時又明白,那是鐘登天故意在玩弄著花巧,是以立時又一疊聲地喝起彩來,鐘登天滿面笑容,雙足踏在高蹺瞪上,竟然又雙手一鬆,向四周圍作了一個揖,高蹺擺動,更是險象環生,直到鐘登天又扶住了高蹺,這才齊齊鬆了一口

    氣。

    鐘登天扶住了高蹺,向前走著,忽進忽退,走了片刻,在彩聲不絕中,他又叫道:「拿來!」

    大力一聲答應,「呼」地一聲,地出了一股繩索,鐘登天一伸手接住,便向街角走去,他將手中的繩子,打一個活結,結在一幢樓房的屋角上。

    這時候,不但廣場中圍滿了人,連兩面街道上,幾家大酒樓的窗口中,也擠滿了人,向外看著熱鬧。

    鐘登天系好了一端,又拉著繩子搖搖晃晃,走了過來,他用高蹺跨過了人叢,到了廣場的另一邊,又將繩子的另一端,結在另一幢房子的樓角上。

    那根繩子,足有四五土長,離地足有三丈,在半空之中,懸懸蕩蕩,就在這時,宋進突然向白月明大喝一聲,道:「還不上去!」

    白月明裝出一副害怕之狀,道:「老爺子,那麼高,我實在不敢上去!」

    宋進也裝著大怒,道:「那麼多人看著,你不上去怎麼行?小心我斬了你!」

    他一面說,一面果然抄起一把明晃晃的鋼刀來,作勢欲砍,白月明叫著,一面以雙手遮著臉,一面滿場子奔著叫道:「我不敢上去,不敢上去!」

    老於看江湖人賣藝的,自然知道,宋老兄絕不是真要砍白月明,白月明也不是真的不敢上那繩索去,可是也有初次看到的,不知就裡,不禁義形於色,有幾個人,甚至走了出來,大聲斥責、呼喝著,責備宋進不該硬逼白月朗上繩索去。

    這時候,宋進持刀呼喝,白月明奔逃,不明就裡的途人大聲斥責,場子之中,著穴亂得可以,但是突然之間,所有的聲音,都一起靜了下來。

    只見白月明滿場子奔著,突然向大力奔了過去,一面奔過去時,一面還在叫道:「大力哥哥,宋老爹要殺我哩,快幫我一幫!」

    她叫著,直撲到了大力的身前,只見大力兩條又粗又結實的膀子陡地一箍,已將白月明絨細的身子抱住,緊跟著大喝了一聲,道:「上去吧!」

    他雙臂向上一送,只見白月明整個人,都已被他拋得向上直飛了起來,白月明也在那時發出了一下驚呼聲,就在那一下梵呼聲之後,所有的嘈雜聲叫,全都停了下來,只見白月明是被拋高了三丈六七高下,眼看要跌下來了,自那麼高的半空中跌下來,豈是鬧著玩的?是以人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白月明被拋高了兩女六七之後,已開始停止了上升之勢,要向下跌來了,但也就在此際,只見白月明一伸手,在高蹺上的鐘登天,伸手將懸在半空中的繩子,陡地壓下了尺許,白月明五指緊處,已將繩子緊緊抓在手中,雙方配合得妙臻毫巔!

    這一下,立時贏得了如雷的掌聲,原先聲勢詔塚在斥責宋老兄的人,也呆住了,這才知道,原來那是班子中預定好了的手腳!

    白月明一手抓住了繩,臉向下,還向所有的人,做了一個鬼臉,道:「這一下,不走兩趟獻獻醜,也不行哩,各位多多包涵!」

    她人雖然在半空之中,但是在一陣彩聲過後,人人屏住了氣息,四周圍又靜得出奇,是以她清脆玲瓏的聲音,每一個人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

    白月明話一說完,身子又翻了過來,雙手抓住了繩子,先連翻了十來個大風車,身子隨著繩,突上突下翻騰著,真是好看之極,在彩聲如雷中,她身子一出,雙腳已踏在繩子上。

    那時,她還是雙手雙足,一起抵在繩上的,但等到她雙足一踏在繩上之後,她的身子,突然向上挺了一挺,整個人已站了起來,繩子晃動著,白月明的雙手,輕輕搖擺著,她人就在繩子之上。

    然後,她慢慢地,試探地跨出了一步,又跨出了一步,等到她接連跨出了三步之後,她的動作,突然快了起來,迅疾無比地走到了繩子的一端,一個急轉身,衣袂飄動,神采飛揚,這一下,更是看得所有的人,如癡如醉,直著嗓子,只管叫好。

    白月明站得高,走得快,不但圍在空地前的人們看得清楚,便是空地附近的幾條街道上,行人車馬,也都佇足而觀,擠了個水洩不通,附近的幾間茶樓門口,更是人人爭著,探出頭來觀看。

    白月明在轉過身來之後,探手在腰際,輕輕一按,將杜如風給她繫在腰際的那塊玉佩,輕輕揚了一揚,在陽光之下,那塊玉佩,映著日光,更是質地晶瑩,映出一道道的光芒來。

    也就在那一剎間,在街石的酒樓,二樓窗前的一副座頭上,有兩個中年人,神色陡地一變,互望了一眼,一個壓低了聲音,道:「咦,這小妞兒的玉佩,是杜兄弟的家傳之寶!」

    另一個的神色更是緊張,道:「一點也不錯,杜兄弟在大江雙傑遇難後,音訊全無,這玉佩在小妞兒身上,只怕他已凶多吉少了!」

    看那小妞兒的樣子,像是故意要人看她腰際的玉佩!」

    等到他講到「凶多吉少」四字時,聲音已大為哽咽,另一個忙道:「不見得,那一個一聽,立時大喜,道:「若是這樣,那麼,在這班賣藝人身上,可得杜兄弟的下落!」

    兩人又互望了一眼,一個自懷中摸出一錠碎銀,放在桌上,兩人一起站起來,擠開了站在窗前看熱鬧的許多人,急急走下酒樓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