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也就在此際,只聽得接連幾下打然巨叫,每一巨響,船艙都塌下一大片來,接連幾下巨裨過後,整個船艙,都已塌下,圍住大江雙傑在動手的是六個人,金掌天魔只是背負雙手,好整以暇地在一旁觀看。

    船上的地方能有多大?八個武林高手在船上一動手,船身傾盪不已,大江雙傑水性極佳,誰都知道,是以圍住了他們動手約六個人,招數緊密,只是不讓他們兩人有突圍而走的機會。

    婁魂的臉上,始終掛著寒森森的冷笑,他道:「兩位算了吧,大軍正用得著你們,留下來替大軍效勞,百官厚爵,有何不好?」

    大江雙傑兩柄長劍,嗤嗤向前疾刺而出,逼開了一人。

    他們一逼開了面前一人,身子雙雙躍起,眼看他們已可以搶到船頭,再造一步,也可以躍入江中的了,可是兩柄吳鈞劍,已自他們身後攻到,逼得他們不得不撤招相格,而他們的去路,也被另外兩人阻住。

    大江雙傑一面拚鬥,一面大喝道:「什麼大軍,是宋軍還是元軍?」

    婁魂「嘿嘿」冷笑著,道:「宋軍已盡,如何還能當大軍之稱,自然是人元他話還沒有講完,大江雙傑已直向他衝了過來,喝道:「畜牲不如的奸賊!」

    兩人一竟不發一言,兩柄長劍,直刺婁魂,他們顧得反攻婁魂,便難以顧及向他們攻來的兵刃,圍攻他們的人又多,他們劍勢雖快,但是劍才攻出,超大的背上,已被一柄宣花斧擊中,曾二的脅下,也被一柄單刀,直刺了進去,可是兩人的雙劍,仍然向前剌出!

    然而,他們已受了致命傷,兩劍剌出,已是無力,刺到了劍尖離婁魂的胸口,還差三五寸之際,兩人的身子已向前直倒了下去,雙劍刺向艙板,「撲撲」兩聲,將艙板刺穿,人也倒伏在艙板之上。

    婁魂像是早已知道大江雙傑的兩劍,必然刺他不中一樣,背負雙手站著,連動也未曾動過,直到兩人甚在艙板上,他才冷笑一聲,道:「將他們翻轉來!」

    立時有兩個人,將大江雙傑,翻了過來,這兩個名揚長江下游的武林高手,已是出氣多人氣少,眼看活不成了,婁魂又冷然道:「還有一個呢?」

    那發飛刀的兩人齊聲道:「中了我們的飛刀,跳下水去,也是死多活少!」

    婁魂冷笑著,挺頭向那塊突出在江上的岩石看去,道:「將他們兩人,連胡老二的屍體,一起放在那塊岩石上,這幾天,事情多著啦,也好叫想來生事的人看看,不怕死的只管來!」

    船上的七八個人,齊聲答應,有人負了大江雙傑和胡炳的屍體,躍上了那塊岩石,將他們三人的屍體,靠在峭壁上,順手拉了山藤,綁住了他們三人的屍體,扎在樹上,不便跌倒。

    遠處,可以望到鎮江城中,點點燈火,但是大江雙傑和胡炳,卻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了,只有別人可以看到他們,江上過往的船隻,都可以看到那塊岩石之上,有三具屍體,看到的人,大都不出聲,雖然他們心中都知道這三人是為什麼而死的。

    天色濛濛亮,海灘上的圓石,被不時衝上灘來的江水洗得很潔淨,一艘船緩緩駛來,靠在淺灘上。船頭上一個彪形大漢,用力舉起鐵錨來,雙臂一振,鐵錨「呼」地飛了起來,連著鐵錨的鏈子,發出一陣「嗆啷啷」的聲窖,鐵錨「撲通」

    一聲,跌進了水中,濺起了老高的水花來,那大漢又用力拉了拉,才轉頭叫道:「船泊岸了,大夥快出來吧!」

    那大漢的話中,帶著很濃重的山東口音,他一聲才叫完,就聽得前艙之中,首先傳來了唔咕咕一陣笑聲,門簾一掀,走出了兩個少女來。

    那兩個少女,一個身形碩長,另一個稍矮些,兩人都不過十八九歲年紀,的花衣,一面笑著,一面掠著自額上被下來的頭髮,那身形碩長的一個叫道:力哥,可是到了鎮江麼?」

    那大漢笑道:「可不是,老爺子呢?問問他們是立時進城去,還是怎麼著?」

    中艙突然又傳來了一下怪里怪氣的笑聲,道:「只怕進不得城!」

    隨著那怪里怪氣的聲音,艙中走出一個瘦子來。那瘦子實在瘦得可憐,偏偏他一身衣服,又大得出奇,是以倒像是一支竹竿,撐住了衣服一樣,他一搖三晃,走了出來,那兩個少女立時嘟起了嘴,道:「鍾大叔又來說掃興話了,鎮江城是大地方,我們不立即進城去賣藝,找銀子,難道等在江邊餓死?」

    那被稱為鍾大叔的瘦子也不生氣,只是嘻嘻她笑著,道:「大丫頭益發牙尖嘴利了,不信,你去問你爹,是不是進城去!」

    那兩個少女略呆一呆齊聲叫道:「爹!爹!」

    她們兩人的叫聲,十分清脆動聽,那大漢則已按過了跳板,踏到了岸上,自言自語道:「就算不進城,也得上岸去走走,在船上憋死了!」

    他一面說,一面已自跳板上,走了上去,他身形壯大魁偉,怕不有兩百斤重,壓得跳板「咯吱」,「咯吱」一直響,這時,那兩個少女,也已從後艙中,迎出了一個精神拉鎳、滿頭白髮的老者來。

    那老者來到了船艙,同已到了岸上的大漢望了一眼,叫道:「大力,別上岸!」

    大漢在岸上答道:「我只是在岸邊走走!」

    他像是生怕被人拉上船一樣,急急向前走了幾步,來到了一堆岩石之旁,突然之間,他發出了一聲怪叫-那大漢的嗓門,本來就大得驚人,這大聲一啡,真可以說得是驚心動魄,將船上那幾個人,都嚇了一跳,身形矮小的少女立時頓著足,道:「大力哥,你想死了,喧嘩鬼叫嚇人!」

    那大漢則已轉過身來,朝陽恰好照在他的臉上,顯得他的臉色,十分蒼白,他張大了口,指著兩堆岩石中的一個縫,一句話也講不出來,那瘦漢子雙眉一揚,道:「大力不知看到了什麼?」

    那白髮老者皺著眉,搖著頭,道:「真沒有辦法,那麼大的個兒,能學得起三百斤重的石擔來,偏偏膽小如鼠。」他講到這裡,提高了聲音,問道:「大力,你,你看到了什麼?」

    那大漢無名無姓,就是因為他天生神力,是以人人都叫他大力,別看他身形魁偉,力大無窮,可是膽子卻小得像是一個小姑娘一樣,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手仍指著那塊岩石之後,直到老者一問,他才道:「一個,一個死人!一個死人!」

    他大聲嚷叫著,老者和度漢子盡皆一怔,兩人一起奔下船去,到了岸上,大力雙手捂住了臉,不敢再向前看去,那兩個少女,在船上,神色也頗驚惶。

    這五個人,連那白髮老者在內,絕不是什麼英雄俠士,江湖上的豪傑。不錯,他們也是走江湖的,但不過是江湖上賣藝的班子。提起「宋家班」來,在大江以北的鎮市、鄉村,倒也很有些名聲,給大人小孩帶來過不少歡樂,也贏得過不少彩聲。

    那白髮老者姓宋,自然是班主,他叫宋進,那瘦漢子是宋進的好友,喚做鐘登天,那兩個少女是表姐妹,頎長的一個是宋進的女兒,閨名玉兒,身形較矮的那個是宋玉兒的表妹,自小父母雙亡,跟著姨丈闖江湖,她叫作白月明,一班子五個人,倒也其樂融融。

    這時,宋進和鐘登天,兩人奔到了那塊大石之前,同大石後看去,果然看到一個人,一半身子在岸上,雙腿還沒在水中,那人的雙手十指,一起留在河灘之上,像是怕掙扎到了這裡,想要爬上海灘來,但是卻違最後的一分氣力也用完了,是以只好昏死在這裡。

    在那人的身上,還有一絲的鮮血,在不斷地滲出來,順著江水的流動,向外飄了開去。宋進和鐘登天,全是老江湖了,一看到這等情形,齊聲道:「這人還沒有死,快扶他起來!」

    兩人一面說,一面已爬上了那塊大石。

    宋進和鐘登天攀過了大石,跳下河灘,將那人扶了起來,只見那人面如紙金,肩頭和腹際,各有一處傷口,兀自在滲著血,宋進伸手探了探那人的鼻息,還有一口氣,宋進揚頓叫道:「大力,快來幫手!」

    他不叫還好,大力只是捂著臉,站在當地不動,他一叫,大力怪叫一聲,連連向後退去,雙手亂搖,道:「不,不行……我……怕死人!」

    宋進又好氣又好笑,罵道:「混帳東西,他不曾死,只不過受了重傷!」

    大力仍然遲遲疑疑,不敢上前去,宋進和鐘登天兩人無奈,只得一邊一個,架住了那人,越過了大石,向前走來,這時侯,宋玉兒和白月明兩人,也自船上走了下來,她們打量著被宋進和鐘登天抬著的那人,只見他奄奄一息,實在已是死多活少,但是,仍然可以看得出,那人很年輕,很英俊。

    宋進和鐘登天,將那人扶到了跳板旁邊,跳板十分狹窄,勢難扶得那人上船去,宋進又回過頭來道:「大力,你還站著幹什麼,還不過來幫忙?」

    大力遲疑道:「老爺子,這人……當真沒有死?」宋進只得苦笑,道:「我騙你幹什麼?」

    大力仍然在疑惑著,但是他總算遲遲疑疑,向前走了過來,白月明最淘氣,看到大力那種樣子,心中早已又好氣又好笑,等大力走前了幾步,她低聲道:「大力哥,小心些,要是他已死了,冤魂會纏住你的!」

    一句話將大力嚇得魂不附體,雙手抱著頭,又遠遠避了開去,白月明樂得「格格亂笑」,宋進臉色一沉,道:「月丫頭,人命關天,這人經不起耽擱,你卻還來開這種玩笑!」

    捱了宋進的責罵,白月明做了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也不敢再笑了。宋進明知大力受了嚇,不肯再來幫忙的了,只得負起了那人,再出鐘登天扶著,慢慢上了船。

    一到了船上,他就將那人扶進了艙中,向外叫道:「玉丫頭,月丫頭,你們別閒著,快找我們的刀傷藥來,再去熬一碗濃薑湯!」

    兩人答應著,輕輕巧巧上了船,大力哭喪著臉,也漸漸向跳板走了近來,他心中確實害怕,踟躕著不敢上船,只是在岸邊徘徊著。

    就在這時,只見岸上四匹駿馬,疾馳而來,馬上的四個人,全是奇形怪狀,那四人真馳到江邊,勒住了馬,盯住了大力望著。

    大力給這四人,看得極不自在,他又最怕惹事生非,是以縮起了頭,像是恨不得將頭縮進脖子去,好不讓他們看到自己一樣,大力的那種情形,惹得馬上那四人,一起笑了起來,其中一個向船一指道:「這船是你的麼?你們從那裡來幹什麼的?」

    大力結結巴巴,道:「我們……從仙女廟來,宋家班是賣藝的,誰不知道?」

    那四人互望了一眼,一起抖起纏繩,又向前疾馳而出,最後面的那人,在馳過大力的身邊時,順手揮起鞭子,「叭」地一鞭抽在大力的膀子上。

    那一鞭的力道,還著實不輕,抽得大力衣袖破裂,膀子上立時墳起了一道血痕,大力也不敢吭聲,只是件起手,將鞭痕吮在口中。

    而那四人,已漸漸馳遠了。

    大力自然聽不到那四人在馳遠之後,講了些什麼,那四人一面馳出去,一面在交談,一個道:「昨晚殺了大江雙傑和胡老二,婁前輩真是好計,將他們三人的屍體,掛在江岸,有船自北來,非看到這三個人不可,也得自己思量思量了!」

    另一個道:「自然是,要不然,昨夜城中,怎有那麼平安,當然是他們三人的死訊,已傳出去了!」還有一個道:「聽說,昨晚在焦山腳下,還走了一個叫杜如風的?」

    最後一個笑道:「那傢伙中了陳寨主的兩柄飛刀,又跌進了江中,自然是死多活少。我們且照著袁前輩的吩咐,沿江岸飛馳,一看到有可疑的人物,立時下手,免得他們進城去生事!」

    其餘三人一起答應著,那四騎早已馳遠了,大力還呆立在江邊,恨恨地摔著手,自言自語地道:「神氣什麼,好在我皮粗肉厚,也不怕捱鞭子!」

    在岸上發生了一些什麼事,在艙中的那些人,全不知道,他們將那垂死的人扶進了艙,鐘登天拉開了那人的衣服,那人的傷口,已被江水浸得向兩旁翻轉了過來,看得宋進和鐘登天兩人,不住搖頭。幸而他們走江湖賣藝的班子,真的就是跌打刀創藥,鐘登天將大把的虎骨粉灑了下去,宋進又捏開了那人的牙關,灌了一小瓶熊膽下去,再將那人兩處傷口紮好,剝了那人身上的衣服,用一張舊被子,將那人的身子,裹了起來。

    自這時,白月明和宋玉兒,也端著薑湯,走了進來,鐘登天又將濃薑湯灌進那人的口中去。

    白月明和宋玉兒兩人,在一旁看看,白月明口快,道:「姨丈,這人是什麼人?」

    宋進並不轉過頭,他在那人的衣襟中,找到了一句金鎳子,足有三五十兩重,放在一張桌子上,他又找到了一封信,那封信已被水浸得透濕,信上的字跡,也全都化了開來,根本看不清上面寫些什麼。

    他吸了一口氣,才緩緩地道:「我看他不是常人,一定是武林中的高人。」

    宋玉兒皺著眉道:「可是他年紀還輕得很!」

    鐘登天道:「年紀輕怎麼樣,總不見得人人都像我們一樣,一輩子只是賣藝,年輕的俠客有的是,有一個俠客,叫杜如風,獨力格殺了四十個韃子軍官,救了揚州市大街一街的生寮,聽人說,他才二十來歲!」

    鐘登天正在講著,只聽得裹在被子中的那人,已發出了一下呻吟聲來。

    那人一發出了呻吟聲,各人的目光,便全都集中在那人的臉上,只見那人青白色的嘴唇在發著抖,發出斷致的呻吟聲,又過了片刻,才貝他睜開了眼來。

    可是,雖然睜開了眼,卻是目光散亂,是不是看得到眼前的東西,也是大有疑問,他睜開眼之後不久,又合上了眼,直到這時,才聽得他用極微弱的聲音道:「我在……什麼地方?」

    白月明搶著道:「你在我們的船上!」

    那人又喘了一口氣,才又道:「你們是什麼人?」鐘登天道:「我們是賣藝白月明又搶著道:「宋家班,在大江南北,倒也有小小的名頭!」

    白月明在那樣的時候,雖然她對於「宋家班」三個字,感到十分自負。而那人的口角,居然泛出一絲微笑來,道:「是!宋家班,我看過,有一踩著高蹺的,可以說是天下無敵,還有一位……力氣……真……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