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魔火焚身 聚魂更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毒龍尊者還待施為,忽然一道青光從空而下,光影中一個長身道童,高聲喝道:「毒龍孽障,還我師兄師文恭的命來!」說罷手一張,便照出殷赤如血的一道光華,直朝毒龍尊者捲去。

    毒龍尊者認得來人是藏靈子得意弟子熊血兒,知道不好,想藉遁逃走,已來不及,被血光捲了進去。熊血兒用『紅欲袋』裝了毒龍尊者,逕轉柴達木河去了。熊血兒走後,怪叫化凌渾現身出來,正待設法善後,倏地又是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現出一個白髮老尼,對凌渾道:「凌道友大功告成,可喜可賀,貧尼無以為敬,待貧尼替道友驅逐魔火吧!」

    凌渾認得來人是神尼優曇,心中大喜,連忙稱謝道:「大師此來,不是單為驅逐魔火吧?」神尼優曇笑道:「凌道友果然不凡,青螺魔宮之中,有一件異寶,毒龍尊者不知開啟寶盒之法,已經白便宜你了,不過,需借寶給鄧八姑作解難之用,你可願意?」

    凌渾笑道:「出家人也打我這窮叫化子主意麼?」神尼優曇笑而不語,從懷中取出兩個羊脂玉瓶,瓶口發出百丈金光,朝水火風雷捲去。凌渾將足一頓,也化作長虹般一道金光,朝那水火風雷圈去,二人這一圈一收,不消片刻,水火風雷一齊消散。

    神尼優曇道一聲『行再相見』,金光起處,人已不見,凌渾飛進魔宮,在大殿中尋到一隻玉盒,口中念誦真言,將手一拂,玉匣便開。裡面原是兩層,藏著六粒丹藥同一根玉尺。

    玉光閃閃,照耀全殿,凌渾見了大喜,忍不住大聲道:「廣成子九天元陽尺,與聚魄鍊形丹,同時出世,真是快事!」

    一言還未了,忽然兩道光華穿進毆來,現出兩個佩劍女子,跑在凌渾面前,正是齊靈雲、周輕雲兩人。凌渾笑道:「你二人來要我新得的九天元陽尺和聚魄丹去救鄧八姑,是與不是?」靈雲輕雲雙雙躬身說道:「師伯慈悲,仙丹便賜兩粒,九天元陽尺,天府至寶,何敢妄求?不過借去一用!」

    凌渾笑道:「優曇老婆子算計我日後有用你二人之處,竟打發你二人來挾制!」靈雲輕雲道:「弟子等怎敢無禮!師伯,異日如有使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凌渾道:「你們年輕人說話便要算話,日後用你們時休得推諉,拿去吧!」說罷,便取兩粒聚魄丹,連那九天元陽尺交與二人,說道:「此尺乃廣成子修道煉魔之寶,率性傳授你們,回到玄冰谷後,先將兩粒丹與八姑服下,另著一人守護,三日之後,便可還她本來,行動自如了!」靈雲輕雲拜傳了符咒,重行叩謝一番,作別飛去。

    鐵桶般的青螺魔宮,還有許多厲害妖人相助,就在這神日之內冰消瓦解。從此青螺便由怪叫化凌渾主持,將魔宮重新改造,在峨眉崑崙之外另創雪山派,此是後話不提。

    話說鄧八姑自從靈雲走後不久,便覺心神不定,知道劫數快來。留下來的吳文琪司徒平二人不是五鬼天王尚和陽的敵手,主要還是得自已小心!便對文琪道:「貧道此刻心神不大安寧,生死存亡在此一舉,我那粒雪魂珠還關係日後邪正兩教興衰。少時敵人來到,道友只在洞底守緊玉匣。如見此珠飛回,我的元神便已與珠合一。道友千萬不可存代我報仇之想,只管護著此珠,真要覺得守護不住,可將此珠棒在頭上,駕劍光逃回峨眉。此乃迫不得已的下策,保全此珠,貧道一身也就不瑕計及了!」說罷滿瞼愁容。文琪司徒平聽了,都代她難過。文琪道:「既然此珠關係重大,尚和陽又如此厲害,道友何不暫時避往他處?只須各位道友回來,那時再合力對付敵人,豈不是好!」

    八姑道:「道友哪裡知道,一則劫數當前,無可解脫:二則貧道自走火入魔,軀殼半死,血氣全都冰凝,敵人魔火正可助我重溫心頭活火。不過也那魔火與眾不同,時候一多,身子便煉成飛灰!所以危機在於一發,卻又非此不可!」

    當下再三囑咐了一陣,先將司徒平安置在谷頂一個小石穴之內,用隱形符隱住身形。看著天快交午,忙請文琪到洞底去。獨自一人在石台上坐定,施展法術,祭起濃霧,將谷頂遮了個風雨不透。剛剛布置完後,忽見上面濃霧中有十幾道紅綠光閃動,知道尚和陽已經到了!

    尚和陽一心想來找便宜,來到玄冰凹上空,見下面有濃霧擋住,便即口念真言,運用五行真氣,接連朝魔火金幢噴去,化成五道彩焰,飛入霧陣之中,恰似春蠶食葉,彩焰所到之處,濃霧如風捲狂雲般消逝。八姑也非弱者,見敵人魔火厲害,念咒愈急,那濃霧和蒸汽鍋一般,在石台上面『骨朵朵』往上冒個不住。尚和陽見上層濃霧??滅,下層濃霧又起,勃然大怒,把心一橫,晃動魔火金幢,怪嘯一聲,將身化成一朵紅雲,飛入霧障之中。轉了兩轉,濃霧完全被紅雲驅散!

    八姑見勢不好,忙將煙霧縮斂,緊緊護著石台時,尚和陽業已現出身來,指著霧影中鄧八姑說道:「鄧八姑!依我好言相勸,快將雪魂珠獻出,免我用魔火將你鍊成灰燼,永世不得轉劫!」

    『註:轉劫,肉體死亡,元神不滅,或借體還生,或再行投胎,開始另一次生命,叫作』轉劫『。』

    八姑知他心狠意毒,不獻雪魂珠,還可以藉峨眉二雲之力,助自已脫劫。既或不然,也有人代自己報仇!如獻此珠,尚和陽也決難饒了自己,便答道:「尚和陽!你枉為魔教宗主,竟不顧廉恥,乘人於危,我鄧八姑雖然已半死,自信還不弱於你。雪魂珠在我手,我就遭你毒手,你也休想拿去!」

    尚和陽大怒,將金幢一指,五道彩焰直往八姑飛來。頃刻之間,又將八姑護身煙霧消盡,魔火才一進身,八姑便覺身上有些發燒。一會魔火將八姑渾身包攏,八姑雖然仗著雪魂珠護身,不至送命,已覺渾身如火炙一般,周身骨節作痛,心中又喜又怕!喜的是肉身既已知痛,身子便可還原:怕的是尚和陽比鬼風谷紅衣番僧所用的魔火,厲害十倍,時間稍長,身子使成飛灰!本想將雪魂珠祭起一試,又恐尚和陽既知雪魂珠是魔火金幢赳星,竟還敢用此寶,必然別有打算。不要中了他的道兒,將珠奪去!偏偏靈雲諸人還不回來,看著支持不住,欲待舍了肉身,元神飛回洞底,又驚為山九仞,功虧一簣!鄧八姑左右為難,尚和陽原是明知魔火金幢見不得雪魂珠,起初時刻留神,並未敢於深用。滿想等八姑雪魂珠出手,拚這金幢不要,身化紅雲搶珠逃走。及至見八姑業已支持不住,還不放珠出來,心疑雪魂珠已被峨眉方面的人取去。越想越恨,將身一抖,身上衣服全部卸淨,露出一身紅肉,將魔火金幢往上一拋,兩手據地,倒豎起來。

    八姑一見,剛喊得一聲『不好』!尚和陽已渾身發出烈火綠焰,連人帶火逕往八姑撲來!八姑萬沒料到尚和陽魔火練得加此厲害,見來勢緊急,不瑕再作尋思,心一動念,雪魂珠化成一盞明燈般金光照耀,從八姑身上飛起。尚和陽一見此珠出現,又驚又喜!正待化身上前搶奪時,就在這一轉瞬間,忽聽空中大聲叱道:「無知祆孽,膽敢無禮!」

    隨著叱聲,只聽得三聲霹靂過處,數十道金光直射下來,同時飛下一個妙齡女尼,手中拿著兩面金光照??的金鈸,雷聲隆隆,金蛇亂竄,直往魔火叢中打去!只震得山鳴谷曠,木起雪飛,響個不住!

    尚和陽不知雪魂珠經八姑多年修煉,已與身心相合,妄想奪珠逃走,未曾想到來了剋星!起初看見雷火金光,認得此寶是神尼優曇的『伏魔雷音鈸』,已知不妙。及見來人是玉清師太,又恨又怕,不肯功敗垂成,仗著多年苦練,還想拚命支持,並不逃走。將身就地一滾,重又赤身倒立旋轉起來。果然尚和陽魔火厲害,一任雷電金光將他包圍,並不能將魔火紅雲震散,反在火雲中指著玉清太師,不住地辱罵。

    玉清師太本是鄧八姑好友,兩人同在旁門之際,鄧八姑外號『女殃神』,玉清師太外號『玉羅剎』,後來王羅剎皈依佛門,成了神尼優曇門下弟子,這時趕來相救,正在此際,靈雲、朱文等人,已自青螺魔宮趕到!

    眾人一到,朱文先將寶鏡祭起,放出百丈光華,照入紅雲之中。紫玲姊??忙喊;『諸位留神魔火汙了飛劍!待愚姊??取妖魔性命!』說罷,彌塵??晃處,姊妹雙雙飛入魔火紅雲之中,塞萼手起處,一團紅光首先打出,紫玲也將白眉針祭起!

    尚和陽正在火雲擁護之中,耀武揚威,忽見彩雲散處,現出適才在魔宮中所見一些男女敵人,便知魔宮已破。對面敵人添了這許多生力軍,決難討好!誰知還未及盤算進退,內中兩個女子將小??取出一晃,化成一幢彩雲飛來,魔火紅雲竟阻擋不住!知道不好,剛要想法脫身時,那兩個女子才一照面,一個發出一團紅光,一個發出兩道銀線般的東西朝自己打來,知道再延下去,定有性命危險!將牙一挫,猛的將身一滾,化成一溜火光,沖天而去!

    就任也跑得怎樣快,到底還中了紫玲一白眉針,日後另有交代,這且不提。

    話說眾人趕走尚和陽,過來拜見玉清太師。靈雲便問:「八姑如何?」玉清大師道:

    「恩師知她遭劫,憐她苦修不易,特地命我帶了雷音鈸趕來,已然晚了一些。八姑不知尚和陽魔火厲害,不該妄自以身試火,不早將雪魂珠放出抵擋,弄巧成拙。如今除她心頭一片有雪魂珠護持,未曾受傷外,其餘全被魔火所傷,三個時辰以內,全身大半都要化成灰燼,那九天元陽尺和聚魂丹,已自凌真人處取來了麼?」

    靈雲輕雲忙答蔭著,將藉自怪叫化凌渾處的九天元陽尺,和聚魂丹,取了出來。

    玉清大師先用法術將石台移開,叫朱文持著寶鏡引路,到了裡面。文琪一人雙手捧著王匣守在洞內,忽見彩光射入,見是玉清太師,心中大喜,忙即過來相見。

    玉清太師接了士匣,一同出洞,問明了九天兄陽尺用法。囑咐靈雲舉尺對準石台,如見雪魂珠飛出,便將此尺指著珠下黑影,引八姑真靈入竅。說罷將玉匣交與輕雲捧持,取了兩粒聚魂丹,走到石台前面,先將靈丹分置兩手,掌心對準八姑『湧泉穴』,輕輕貼按上去,閉目凝神,將真氣運入兩掌,由八姑『湧泉穴』導引靈丹進去。

    眾人『見玉清太師兩手閃閃發光,一會功夫,撒手下來一看,兩粒靈丹已不知去向!玉清太師忙走過來,從輕雲手中要過玉匣,命餘人各將法寶劍光祭起,將谷口封了個風雨不透。然後招呼靈雲注意,自己盤膝坐在靈雲前面,手捧玉匣,低聲默祝。然後口誦真言,片刻之間,金光亮處,從匣內飛出一盞明燈般的光亮,照眼生輝,熒熒流轉。光度下一團黑影冉冉浮沉,行動非常遲慢,並不往石台飛去。靈雲更不怠慢,早將』九天元陽尺『指定金光明燈下的黑影,心中默誦九字靈符,尺頭上便飛起九盞金花,一道紫氣,簇擁著那團黑影,隨著靈雲手指處,引向八姑軀殼。看著黑影將與身合,玉清太師倏的化成一道金光,飛將過去,將珠收入玉匣。頃刻之間,便見八姑身上直冒熱氣,面色逐漸轉變紅潤,迥不似以前骷髏神氣。玉清太師才命靈雲收了元陽尺,對眾說道:「八姑雖仗靈丹法寶,得慶更生,暫時尚不能復元。須有人在此守護,如今峨眉有事,諸位道友均須即刻回去,由我守護八姑便了。」

    靈雲等驚聞得峨眉有事,不由得歸心似箭,巴不得當時就走,正要請紫玲將彌塵??取出動身時,文琪笑道:「諸位師姊師弟只顧回家,也看看我們的人短不短呀!」一句話將眾人提醒,一點人數,只不見了司徒平。

    靈雲忙問文琪道:「昨日議定,原恐許飛娘與司徒道友為難,曾請八姑用隱身之法,將他藏好,現在八姑尚未還陽,你既留守在此,當然看見八姑施為,快指出來同走吧!」文琪正要還言,玉清太師忙趕過來說道:「八姑將司徒道友藏在崖上,用隱形符咒封鎖。本來極為穩妥,偏偏一個極厲害的人物打此經過,也見司徒道友資質不差,非常心喜,將司徒道友帶往巫山靈羊峰九仙洞去了。眾位道友回到峨眉,不出三月,便會回轉,無須多慮。秦道友座下仙禽,當時救主心切,排雲下擊。幸得我同家師趕到,恰好那人祭起『烏龍剪』,正在危急萬分,被家師暗施法力將它救下,連烏龍剪一齊收去。命我師妹齊霞兒騎了它回山等候去了。大約至多一年,即可物歸原主。那時它的橫骨已化,比現在還要通靈得多。二位道友不必介意吧!」

    當下眾人與玉清太師等作別,仍由紫玲用彌塵??帶了寒萼、靈雲姊妹、輕雲、文琪、朱文等,化成一幢彩雲,直往峨眉飛去。

    『卷一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