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白骨鎖心 大破魔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文琪笑道:「何出此言!」八姑道:「這便是我費盡千辛萬苦,九死一生得來的萬年雪魂珠。凡人一見,受不住這強烈光華,立刻變成瞎子!我因得珠之後未及洗煉,便走火入魔壞了身體。這珠晶光上燭霄漢,定要勾引邪魔前來奪取,幸而預先備有溫玉匣子,將它收貯,又用法術封鎖洞府,自己甘受雪山刺骨寒颼,在洞頂石台守護至今,才未被外人奪去!

    此珠只和西方野佛雅谷達鬥法用過一次,若非此珠,我早已被魔火化成飛灰了!」

    文琪道:「那五鬼天主尚和陽,比雅谷達要厲害得多,你可有甚麼善法?」

    八姑嘆了一聲,道:「此珠已經我用心血點化,能隨心所欲,敵人如來,你無須迎敵,只須潛伏洞中代我守護玉匣。如見我這雪魂珠自飛入匣,必是我抵敵不過來人。道友可將此珠緊帶身旁,無論洞上有甚麼異象,也不去管他。由下面駕劍光衝出,遁回峨眉,我自會追隨前去。此乃預先防備最後失敗之策,並非真要如此慘敗!現在我便將元神與珠合一,我在前引路上去吧!」說罷,一晃身形,八姑便不知去向。

    只見亮晶晶一團銀光往上升起,文琪隨著飛身上來,眼看那團銀光飛進石台之上,挨近八姑身旁便即不見。同時石台回了原處,八姑在石台上開口,請大家收了劍光,近前說道:

    「有勞諸位道友,適才那團銀光便是我的元神與雪魂珠合在一起,我已將珠帶在身旁,靜候與敵人決一勝負存亡了!」

    靈雲等雖覺只有文琪一人協助八姑,有點不放心,但端陽正日,就在明天,破青螺魔宮是頭等大事,不能不做,只得再三叮囑。

    第二天,各人離了玄冰谷,在青螺附近,會見了俠僧軼凡的弟子趙心源等人,商議下來,決定由靈雲、金蟬等人,負起對敵之責,由金蟬先打頭陣。

    金蟬興高采烈,藉彌塵??之力,一晃到了魔宮之前,一現身,就和八魔交起手來。金蟬的飛劍,兩柄成雙,光華一紅一紫,名喚鴛鴦霹靂劍,乃是妙一夫人當年降魔至寶,何等厲害,八魔哪裡抵敵得住?只好發動事先佈置的妖陣對峙。

    雙方正在鬥法間,忽聽空中一聲大喝道:「爾等速退,待我取他性命!」金蟬聞言往前一看,從空中飛下一個紅衣赤腳的童子,看年紀不過十一二歲,頸上掛著兩串錢紙同一串骷髏念珠,兩條手臂比他身子還長,一手執著一面金幢,一手執著五個骷髏攢在一齊造成的五老??,滿身俱是紅雲煙霧圍繞。才一落地,諸魔俱都收了妖術法寶,紛紛後退!

    金蟬雖未見過,因聽鄧八姑說過來人的打扮,知道是五鬼天王尚和陽,乃這次青螺延請來的最厲害人物。金蟬本該立即遁走,甚麼事也沒有。無如貪功心切,就在這一剎那的當兒,尚和陽已將魔火金幢展動,立刻便有一團紅雲彩煙,直朝金蟬那道紅光飛去。才一接觸,光??更減了好些,金蟬知道寶劍已受傷,幸是紫光還未受損,連忙將手一招,剛將劍光收回,尚和陽已將白骨鎖心??祭起!

    只見一團綠火紅雲中,現出栲栳大五個惡鬼腦袋,張著血盆大口,電轉星馳般,直朝金蟬飛到。金蟬知道單是那團紅雲已難抵敵,何況又加上這一柄妖??!不敢戀戰,將彌塵??展開,喊一聲『起』,化成一幢彩雲而去!

    尚和陽眼看白骨鎖心??飛到敵人面前,心想你有多大道行!只要被那五個魔鬼頭咬住,決無幸理。忽見敵人取了一面小??,身子一閃化成一幢彩雲,只一晃便失了蹤影。認得是寶相夫人的彌塵??,不知怎的會到那小童手內,只得將法寶收回。

    這時,忽然四方八面同時金鐘響動,知道敵人來得不少,忙將魔火金幢與白骨鎖心??

    插在腰間,披散頭髮,雙手合攏搓了幾搓,對四面八方發了出去。便聽雷聲殷殷,尚和陽發動了魔陣,仔細往四面一聽,那雷聲四面都有回應,只正面谷口死門上沒有回響!尚和陽大為驚異,連忙取出七情網,往空中撒去,想先罩住了上面,然後親身到死門上再觀察動靜。

    也那『七情網』,是魔教中的至寶,一旦發動,被網罩住,神智昏迷,七情六慾,一起攻上心頭,幻象生生,如癡加醉,任由擺佈,極是厲害。

    誰知這時,尚和陽取網在手,正在捏訣唸咒,倏地手中一動,被人劈手一把將七情網搶去。尚和陽大吃一驚,也未看清來人,將口一張,噴出數十丈魔火,直朝對面飛去。只見一個穿著破爛的化子在有火紅雲中一晃,往空中飛去。認得那化子正是晶球上所見的怪叫化凌渾。他失了七情網,怎肯干休!將牙一挫,一朵紅雲往空便追,看著追到谷口,那花子忽從空中落下,尚和陽跟蹤飛下一看,已不知去向。

    再看死門上,橫著兩具??身,死門已被人破去,又驚又怒。這魔陣共有七門,要一起發動,相生相赳,威力無窮,少了一門,反倒有損,而其時四面波濤洶湧,火聲熊熊,風聲大作,知道其餘各門的地水火風,業已發動,死門既破,恐怕有失,連忙飛身回到主峰。

    這時毒龍尊者和俞德在主峰上行法幫助尚和陽發動魔陣,不多一會,魔陣各門上都起了地水火風。毒龍尊者正喜敵人已入羅網,猛一抬頭,各處都是水火烈風響成一片,惟獨死門那一面依舊清明,正在驚疑,忽見尚和陽飛來。

    只見尚和陽神色緊張,滿面怒容,人在半空,就大叫道:「我的七情網,被人搶去,死門失守,所幸七面陣勢只破了一面,還可施為!如今生門是全陣命脈,那裡守陣之人雖多,恐怕敵那賊叫化不過,意欲親身前去鎮守。現在敵人破了死門,以為有了退路,必定深入。

    死門上無人,可著一人拿我的白骨鎖心??同你的軟紅砂前去防守,還可反敗為勝!「正說之間,一個叫作獨角靈官樂三官的妖人從空飛到,口稱自己願去改守死門。這時八魔請來的妖僧妖道除分守各門外,全部聚集在生門。主峰上只毒龍尊者和俞德同十二個侍者,並無他人。尚和陽報仇心切,一些也未打算,輕易將白骨鎖心??交與樂三官,忽忽傳了用法,囑咐小心在意。樂三官滿面含歡接過來,口稱遵命,又向毒龍尊者要了兩把軟紅砂,也傳了用法口訣,便往死門上飛去。

    尚和陽等樂三官走後,將腳一頓,一朵紅雲,直往生門飛去。尚和陽和毒龍尊者所設的七門魔陣,七門是:生、死、陷、弱、墮、滅、怖七個門戶。生死兩門,是全陣命脈,死門已給怪叫化凌渾破去,尚和陽非親自去主持生門不可。

    尚和陽飛到,才一落地,首先拔起一面大旗,只誦魔咒,往空舞了幾下,立刻慘霧迷漫,陰風四起,紅??閃閃,雷聲大作。同時手中魔火金幢,正待念咒祭起,倏地從空中照下一道百十丈五色霞光,光到處先後兩三聲慘呼過去,霧散風消,雷火無功,接著飛下數個妙齡女子,來者正是靈雲、朱文、紫玲姊妹。

    而妖霧之中,毒龍尊者請來的妖人,紛紛放起飛劍法寶,攻將過來,雙方展開混戰。

    五鬼天王尚和陽卻不曾動手,也在山坡上,將兩手據地,圍著那面大旗倒行急轉,口中唸唸有詞,周身俱有雲籠罩。眾人知尚和陽在那裡施展妖法,但是俱有敵人迎著動手,不得上前。

    只見五鬼天王尚和陽念咒倒轉越疾,隱隱還聽得水火風雷之聲在地下發動,知道再有一會,魔陣中地水火風便要發動!

    徒然間,只聽尚和陽一聲大喝,翻躍而起,手持那面大旗,向上揚起,立時便有一團十餘畝方圓的槓雲,向峨眉諸劍俠飛湧過來。對敵的那些妖僧妖道,見魔陣已然發動,也都各將法寶飛劍收回,退了開去。

    靈雲這一面,見山坡上飛起一團紅雲,敵人將劍光紛紛收回,不敢怠慢,恐怕劍光被紅雲所汙,也都各人收了飛劍。朱文早有準備,站在眾人前面將寶鏡照將過去,鏡上面發出五色金光,將那團紅雲擋住。尚和陽一見紅雲無功,用手往四外指了幾指,接著便是幾聲雷響過處,毒龍尊者同各門上妖僧妖道,知道敵人俱已在生門上困住,便將陣勢往生門縮攏。靈雲等在朱文寶鏡金光籠罩之下,只聽金光外面震天價大霹靂與地下洪濤烈火罡風之聲響成一片。一會功夫,毒龍尊者趕到,口中唸唸有詞,號令一聲,各門上妖僧妖道將妖??一展,紛紛將軟紅砂祭起,數十團綠火黃塵紅霧起在半空。遮得滿丁暗赤,往靈雲等頭上落將下來。

    同時地面忽然震動,眼看崩塌!朱文一面寶鏡只能攔住那團紅雲,正愁不能兼顧,紫玲見勢危急,忙將金蟬手中取回彌塵??,口誦真言,接連招展,化成一幢彩雲升起。忽然山崩地塌一聲大震過處,眾人適才立身之處陷了無數大小深坑,由坑中先冒出黃綠紅一樣濃煙,一出地面便化成烈火、狂風、洪水,往眾人直捲上去。

    紫玲朱文不敢怠慢,一個用彌塵??,一個用天遁鏡,護著眾人,不讓妖法侵犯。

    似這樣支持了兩個時辰,五鬼天王尚和陽滿以為地水火風一齊發動,又有毒龍尊者軟紅砂,敵人決難逃生。誰知敵人先用一面鏡子攔住自已的魔火紅雲,接著又化成一幢彩雲在水火烈風上滾來滾去。雖然將敵人困住,竟不能損傷分毫,正在心焦,偶一回顧各門上妖僧妖道,個個都在,只死門上獨角靈官樂三官沒有到來。空著一門,只要被敵人看出破綻,仍可用那幢彩雲從死門逃走,不由又驚又怒!

    他還不知樂三官居心不良,想誑也白骨鎖心??逃回山去,想起那??是自己多年心血鍊就的至寶,恐怕樂三官有甚麼差錯,忙對毒龍尊者道:「道友且在此主持,待我去死門上觀察一番就來!」說罷,一朵紅雲便往死門上飛去。到了青螺谷口一看,日光已快交正午,四外靜悄悄的沒有一些動靜,再尋樂三官已不知去向,好生驚異,猛一尋思,不由頓足大怒道:「我受了賊道的騙了!這??被他騙去,又誤傳了他的用法,除非得到雪魂珠,才能收回此寶,報仇雪恨!」

    正在憤恨,猛想起鄧八姑得了雪魂珠,如今又與峨眉一黨,她走火入魔,身子不能轉動。今日未來,必然還在玄冰谷內。敵人傾巢來此,谷中只剩她一人,何不趁此時機飛到玄冰谷,奪了她的雪魂珠,再去尋樂三官奪回白骨鎖心??,豈不是兩全其美?想到這裡,自以為得計,逕自喊一聲『疾』!駕紅雲住玄冰谷而去。

    原來樂三官將五鬼天王尚和陽的白骨鎖心??騙到手中,又傳了用法,仍恐尚和陽看破,不敢現於辭色。及至辭別尚和陽與毒龍尊者,往谷口死門飛去,心想這白骨鎖心??乃是尚和陽在雪山數十年苦功,按五行生剋,尋到五個六陽魁首,還糟蹋了四十九個有根基人的生魂,煉成此寶,準備二次出山尋峨眉派的晦氣,得來煞非容易!他竟肯將這種至寶借我,還傳了用法,真是千載良機,不如帶了此寶,尋一個無人注目的深山??穴之中,隱藏起來!

    樂三官想到這裡,非常高興,轉眼到了死門,並不往下降落,正待往東方飛去,猛覺腳底被一種力量吸住,往下降落,低頭一看下面正是青螺谷中外面,有一人朝上面招手,自已便身不由主的往下降落,知道遇見能手。先還仗著白骨鎖心??

    在手,倘若那人為難,還可藉他試試??的厲害,及至落地一看,那人正是日前晶球上現身的那個怪叫化凌渾,不由大吃一驚。才一見面,那化子齜牙一笑,說道:「今天青螺山這麼熱鬧,道爺往哪裡去?何不與我這花子談談,解個悶兒!」

    樂三官知他厲害,一面暗中準備,假作歡容,躬身答道:「貧道本是應青螺友人之招,來此閒遊。誰知兩派又起殘殺,實非修道人本分!不願參加這場死劫,告辭回山,打此經過,道友相招,不知有何見教?」凌渾聞言笑道:「我招道爺下來,不為別的,俗語說得好,強賊遇到乖賊,見一面分一半,可惜道爺只得了鬼娃娃一件死人骨頭,不好分得,就這樣送我,我又於心難安!這麼辦,我如今正想趕走青螺這一群魔崽子,道爺反正暫時拿它無用,不如借我用上幾天,再行奉還如何?」

    樂三官知他說的是白骨鎖心??,既敢明言強要,一定來者不善!心下雖然作忙,仍假作敷衍道:「道友敢是要藉這柄白骨??麼?貧道將此??藉與道友,原無關緊要。怎奈此行乃尚天王之物,貧道向他借來,原另有用處。如今雙方正在尋仇,貧道豈能將朋友之寶借與他的敵人?久聞道友神通廣大,要此寶何用?休得取笑,告辭了!」

    樂三官原知這個怪叫化難惹,自已騙寶逃走,未免情虛,所以強忍怒氣,只圖敷衍脫身了事。誰知言還未了,被凌渾劈面呸了一口,罵道:「賊妖道,給臉不要臉!你還打量我不知道你是從鬼娃娃騙來的吧!」說罷,伸手就是個大嘴巴。樂三官駭不及防,被凌渾一下打得半邊臉腫起,太陽穴直冒金星!心中大怒,將手一拍腰間,飛起一道青光,直取凌渾。

    凌渾哈哈大笑,手伸處,將那道青光接住,在手上只一搓,成了一團,放在口邊一吸,便吸入腹內。張開兩手說道:「你還有甚麼玩意,快都使出來吧!」樂三官又急又怕,口中唸唸有詞,將白骨鎖心??一擺,立刻??上起了紅雲綠火,腥風中五個骷髏張開大口撩牙,直朝凌渾飛去。凌渾口喊『妖法厲害』。回身往谷內就跑,樂三官不捨那口飛劍,一手掏訣指揮白骨??,隨後便追。口中高叫道:「賊叫化,你只將飛劍還我,我便饒你不死!」

    剛剛追進谷口,忽見前面凌渾跑沒了影子,正在用目往外視察蹤跡,暗中頭上被人打了一掌,立時心中一陣迷忽。耳中只聽尚和陽的聲音罵道:「大膽妖道,竟敢將我的法寶騙走!今日不要你的狗命,我尚和陽誓不為人!」樂三官回頭一看,尚和陽手中執定靈火金幢,發出百丈紅雲,從後追來。嚇得心驚膽裂,幾次想藉遁駕風逃去,不知怎的,法術竟失了靈驗。知道尚和陽意狠心毒,被他追上便死無葬身之地,只得亡命一般往前飛跑!

    他跑出去約有十餘里地,聽得追聲漸遠,正在慶幸,猛聽前面又一聲斷喝,抬頭一看,尚和陽又在前面現身追來。把樂三官嚇了一大跳,慌不迭的往回路就跑。

    剛跑到谷口,尚和陽又現身出來攔住。似這樣來回來去跑了幾十次,末後一次,看見前面??上有一個大洞,回看後面尚和陽沒有追來,這時業已力盡精疲,再也支持不住,提起精神,用盡平生之力,想從下兩縱進洞去躲避。身才縱起,便見凌渾站在那塊山石上面,自已想退回,已收不住腳,恰巧鑽在也的胯下,被也騎住,樂三官還想掙扎時,被凌渾兩腿一夾,眼前一黑,便暈死過去。

    及至醒來,一眼看見站在面前的正是怪叫化凌渾,手上拿著自已從尚和陽手中騙來的白骨鎖心??。他並不知適才尚和陽追他,是凌渾的法術。一見尚和陽不在,那??卻到了他的手中,揣想尚和陽不是被凌渾趕跑,便是遭了毒手,自己如何能行?嚇得回身就走!

    居然順順利利,奔出了里許,喘氣停下,才在慶欣,忽見前面石凹中露出一雙泥腳,低頭一看,正是凌渾抱著那柄??,睡得甚是香甜,鼾聲大作。??上面五個骷髏又都在那裡張嘴伸牙,像要咬來的神氣,樂三官一驚間,那??上五個骷髏忽然憑空離??飛起,在綠火紅煙困繞之中,上下翻滾,直朝他飛來!樂三官忽見白骨鎖心??上五鬼飛來,他哪知其中厲害,不但不逃,還妄想用尚和陽所傳收??口訣將??收回,誰知口訣還未念完,那個骷髏業已飛到!樂三官只聞見一陣血腥味,立刻頭腦昏眩,暈倒在地。眼看那五個骷摟飛近樂三官身旁,正要張口咬。凌渾已一躍而起,大喝道:「王長子快些領了夥伴回來!這牛鼻子我還留他有用處呢。」說罷,那五個骷髏一齊飛回,凌渾迎上前去,將身子破衣服脫下,露出一身白肉,那五個骷髏竟上前圍住凌渾,張開大口咬住凌渾不放。凌渾喝道:「王長子你遭劫三十六年,平白代人作噁,現在我來救你,你還不即早醒悟回頭麼?」說罷,便聽得一種嗚咽之聲起自骷摟口中,緊咬住凌渾的白牙,也鬆了開來,只是懸空在凌渾身前,看來似在哀告求救。凌渾伸手,捧住了其中一只骷髏,取了一粒丸藥,塞在那骷髏口中說道:

    「王長子你總算同我有緣,該你絕處逢生。現在我已給你解了魔法禁制,服了靈丹,少時我便帶你到軀殼前去,快照我的話先去辦罷!」說罷,將手中骷髏往空中一拋,喊一聲『起』。手揚處,一道金光擁著那骷髏,直升高空,往前面飛去,轉眼沒入雲中不見。

    凌渾又向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樂三官??了一腳,樂三官立時醒來,凌渾手向樂三官一指,樂三官如癡加醉,直向前奔去,又受凌渾法術驅使,更去倒戈相向。

    這時,在青螺魔陣之中,靈雲等眾人都在一處聚攏,由紫玲展動彌塵??,朱文用天遁鏡,化成一幢彩雲,萬道霞光,在魔陣上面滾來滾去。一任雷火烈??,罡風洪水,毒雲瀰慢,妖霧紛紛,一絲也到不了眾人身上。眾人俱怕妖法汙了法寶,只護著身體,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紫玲的白眉針不怕邪汙,忙快中放將出去,魔陣諸妖八,道行淺點不知厲害的,挨著便倒。

    毒龍尊者怒發如雷。將毒砂儘量放出,魔陣中轟轟烈烈之聲,驚天動地。靈雲等眾人,正覺有點難以支持,忽見一道金光,如同匹練下射。金光影裡現出凌渾,將手往靈雲一揮。

    紫玲一聲暗號,一幢彩雲護著眾人飛起。凌渾全身,被金光圍繞,只見他在金光照??之下,神情威猛,再也不是平時突梯滑稽神氣,雙手一搓一放,便聽地裂山崩一聲大震,魔陣上罡風大起,烈??沖霄,十數道青黃光華紛紛往四外飛去。接著空中無數斷頭斷腳,殘肢剩體,與砂石塵霧,滿天飛舞。

    那些??體殘骸,便是被凌渾以玄門無上法術破了魔陣時震死的妖人,只有十數個道行較高的妖人,亡命逃走。毒龍尊者在魔陣之中,聞得驚天動地的大震,心知不妙,又驚又怒,仗有妖法護身,還想作困獸鬥。忽見陣前火山上有一披髮道人,手中拿著一面小??,不住招展。??指處便有一溜五色火光發出,遇著的入非死即傷。定睛一看,正是適才代尚和陽把守死門的樂三官。不由又驚又恨,再回頭一看,自己的黨羽俱已死傷逃亡了個淨盡,把心一橫,重又掏訣唸咒,咬破舌尖,一道血光直朝樂三官噴去,光到處,樂三官從小峰上倒下,滾入火海,死於非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