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黑煞落魂 療屍三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這晶球視影之法,最耗人精血,輕易從不妄用。這次因見西方野佛同師文恭,都是道術高強之士,竟被幾個小女孩所傷,知道敵人不可輕悔!又聽尚和陽說寶相夫人二次出世,尤為驚心,所以才用晶球視影之法觀察敵人動靜,及至見球上所見,峨眉派幾個有名能人並未在內,好生奇怪!

    晶球上面又起了一陣煙霧,煙霧消散之後,現出一座雪山底下的一個??凹。凹中磐石上面坐定一個形如枯骨道姑。正待往下看去,球上景物未換,忽然現出一個穿得極其破爛的化子,面帶譏笑之容,對面走來,越走人影越大,面目越真。尚和陽在旁已看出來人是個熟臉,見也漸走漸近,好似要從晶球中走了出來,先還以為是行法中應有之境,雖然驚異,還未喊毒龍尊者留神。轉瞬之間,球上化子身體將全球遮蔽,猛聽毒龍尊者道:「大家留神,快拿奸細!」手揚處,隨手便有三枝飛叉夾著一團煙火,往晶球上化子飛去!

    尚和陽首先覺察不好,一面晃動魔火金幢,一面將白骨鎖心??祭起迎敵。就在這一眨眼的當兒,晶球上忽然一聲大爆炸過去,眾人耳旁只聽一陣哈哈大笑之聲,敵人未容法寶近身,早化成一道匹練般的金光,衝霄飛去!

    毒龍尊者不瑕再顧別的,連忙升空追趕時,那道金光只在雲中一閃,便不見蹤跡。知道追趕不上,只得收了法寶回來。進殿一看,那個晶球業已震成了千百碎塊,飛散滿殿。八魔當中有那防備不及的,被碎晶打了一個頭破血出,白白傷了一件寶貝,敵人虛實一點也未看出。毒龍尊者正在懊喪,回頭見俞德立在身後,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便問:「又有甚麼事?這般神色恍惚!」俞德答道:「啟稟師父,西方師叔與綠袍老祖走了!」

    毒龍尊者道:「綠袍道友性情古怪,想是嫌我怠慢了他,只是他二人尚未覓得替身,如何便走泥?」俞德又說道:「師師叔也遭慘死了!」毒龍尊者聞言大驚,忙問何故。

    俞德戰戰兢兢的答道:「弟子在丹房之外,向內偷看,只見從綠袍老祖身旁飛起一團綠光,將師師叔罩住,師師叔好似知道不好,只說了一聲:「毒龍誤我,成全了你這妖孽吧!」說罷,綠袍老祖便催西方師叔動手,西方師叔拔出身上的戒刀,上前將師師叔齊腰斬斷。弟子這時才看出綠袍老祖並非行動須人扶持,先前要人抱持是裝假的。西方師叔斬下了師師叔半截身軀,綠袍老祖便和一陣風似地,將身湊了上去,與師師叔下半截身軀合為一體,奪過西方師叔手中戒刀,將師師叔左右臂卸下,連那兩隻斷手將一隻遞與西方師叔,自己也取了一隻接好。喊一聲走,化成一道綠光,飛出房中,衝霄而去!「毒龍尊者聞言,只氣得鬚眉戟立,暴跳如雷。當時便要前去追趕,與師文恭報仇。尚和陽勸毒龍尊者道:「我早疑綠賊元神既在,又能脫身出來,如同行動還要令師弟抱持。萬不想會做下這種惡事!如今敵人未來,連遭失意之事,你身為此地教祖,強敵當前,無論如何,也須定了勝負,才能前去尋也,何必急在一時呢?」

    毒龍尊者道:「道友難道還不知師道友是藏靈子的徒弟?如不為他報仇,他知道此事,豈肯與我干休!我寧將多年功行付於流水,也要與二賊拚個死活,如不殺他,誓不為人!」

    尚和陽又將綠袍老祖在谷外險些傷了鳴盤婆弟子之事說了一遍,毒龍尊者聞言,愈加咬牙切齒忿恨!

    尚和陽道:「適才震破晶球的那個人,叫作怪叫化窮神凌渾,真是一個萬分可惡的仇敵。以前不知有多少道友死在他的手中。我久已想尋也報仇,這次又尋上門來找晦氣,起初不知也弄玄虛,錯以為是球中現影,手慢了一些,被也逃走。」

    尚和陽道:「峨眉派既能將他都網羅了來,定還能人甚多,倒真不可輕敵呢!」

    這時八魔中有被晶球碎塊打傷的,都用法術丹藥治好,領了他們邀請來一些妖僧妖道,上來參見。毒龍尊者又吩咐了一些應敵方略,才行退去。俞德已將師文恭殘骨收拾,用錦囊裹好,放在玉盤中捧了上來。毒龍尊者見師文恭只剩上半截渾圓身體,連兩臂也被人取去,又難受又憂驚,再加師文恭面帶怒容,二目圓睜不閉,知他死得太屈,再三祝告說是青螺事完,定與也尋找這幾個仇人,萬剮凌遲!這才命俞德取來玉匣將殘骨裝殮,異日擒到仇人,再與藏靈子送去,這且不提。

    作書人補敘師文恭受傷的情形,原來當時靈雲姐妹、朱文、周輕雲、與紫玲姐妹等在鬼風谷救出英瓊若蘭,大家合力趕走了西方野佛雅谷達,還斷了也一倏手臂,各人將法寶飛劍收起,迴身再看若蘭英瓊,俱都昏迷不醒。靈雲忙叫金蟬去尋了一點山泉,取出妙一夫人賜的靈丹與二人灌了下去。因鄧八姑尚是新交,英瓊若蘭中毒頗深,須避一避罡風。仗著人多勢眾,不怕妖僧捲士重來,率性大家抱了英瓊若蘭,同至谷底妖僧打坐之處歇息,等她二人緩醒過來再一齊護送同走。

    眾人下到谷底,重又分別見禮,互致傾慕。各人談起前事,靈雲聽說吳文琪也來了,司徒平棄邪歸正,與紫玲姊妹聯了姻眷,並奉玄真子、神尼優曇、餐霞大師、追雲叟諸位前輩之命,同歸峨眉門下,心中大喜。見英瓊若蘭服藥之後,英瓊以前服過不少靈藥仙果,資稟已異尋常,首先麵皮轉了紅潤,不似適才面如金紙。

    若蘭面色也逐漸還原,知道無礙。便請紫玲姊妹先去將女空空吳文琪、苦孩兒司徒平接來,再同返玄冰谷,商議破青螺之法!

    紫玲姊妹走後不多一會,英瓊若蘭相繼醒轉。只是精神困憊,周身仍是疼痛。

    見靈雲姊??與朱文在側,又羞又忿。靈雲安慰了二人幾句,便介紹輕雲與二人相見,並說還有兩位新歸本派的姊妹,去接吳文琪,與司徒平去了。英瓊若蘭對於輕雲文琪久已傾仰,一聽本派又新添丁幾位有本領的師姊妹,才轉愧為喜。

    靈雲仔細考查二人神態,知道尚不便御劍飛行。與輕雲計議一會,決計暫時不令英瓊若蘭等去受雪山上空的罡風,由二人騎著神雕低飛,大家在她二人頭上面飛行,以便保護。

    神雕佛奴自從傷了妖僧,便飛起空中,不住迴旋下視,以備遇警回報。靈雲等把神雕招了下來,請英瓊若蘭騎了上去,先緩飛上高崖,再命神鵰低飛往峰下飛去。靈雲姊弟與朱文輕雲四人,著一人在神鵰身後護送,餘下三人將身起在天空飛行,觀察動靜。

    英瓊若蘭在雕背上與輕雲一路說笑,剛剛離峰腳不遠,輕雲猛見對面走來一個身高八尺、瞼露兇光、耳戴金環的槓衣頭陀,隨同著一個中等身材,面容清秀的白瞼道士,從峰下斜刺裡走過。定睛一看,那道人不認得,那頭陀正是瘟神俞德!因為彼此所行不是一條路徑,俞德先好似不曾留神到輕雲等三人,輕雲便對英瓊若蘭說:「對面來了兩個妖人,須要留心!」言還未了,俞德同那道人忽然回頭,立定腳步,注視著輕雲等三人,好似在議論甚麼。

    英瓊若蘭適才吃了妖僧的虧苦,本來又愧又氣,一聽輕雲說對面來了妖人,便也不顧身體疼痛,雙雙跳下雕背。這時雙方相隔不過數十步遠近,英瓊先下手為強,手揚處,紫郢劍化作一道數十丈的紫色長虹,直朝俞德飛去!

    那道人正是青海柴達木河畔,藏靈子的得意門徒師文恭。

    師文恭應了毒龍尊者的邀請,在路上聽俞德說起鄧八姑得了雪魂珠之事,雖然一樣起了覬覦之念,只不過他為人好強,不願去欺凌一個身已半死不能轉動的女子。打算先到冰玄谷去見鄧八姑,自己先用法術將她半死之身救還了原,然後和她強要那雪魂珠。依了俞德原要駕遁光前去,師文恭因為左右無事,想看一看雪山風景,這才一同步行前往。

    也們剛剛走離小長白山不遠,俞德恭恭敬敬隨侍師文恭一路談說,輕雲等從峰上下來,並未察覺。還是師文恭首先看見峰頭上飛下來一隻金眼大黑雕,上面坐著兩個女子,心知不是常人,使喚俞德觀看。俞德偏身回頭一看,雕後面還跟著一個女子護送,正是周輕雲,知道這幾個女子又是來尋青螺的晦氣無疑!不由心中大怒,當下喚住師文恭說道:」這便是峨眉門下餘孽,師叔休要放她們逃走!」

    師文恭雖是異派,頗講信義,以為這幾個女子還能有多大本領?勝之不武,只要對方不招惹,就不犯著動手。正和俞德一問一答之際,忽見雕背上女子雙雙跳了下來,腳才著地,便有一道紫色長虹飛來。師文恭認得那道紫光來歷,大吃一驚,知道來不及迎敵,喊聲『不好!』將俞德一拉,同駕遁光縱出去百十丈遠近,因救俞德,慢了一些,頭上被紫光掃著一點,戴的那一頂束發金冠,連頭髮都被削下一片,又驚又怒!

    那紫光更不饒人,又隨後飛來!師文恭知道厲害,不敢怠慢,先從懷中取出三個鋼球往紫光中打去,才一出手,便化成紅黃藍三團光華,與紫光斗在一齊。同時輕雲若蘭的飛劍,也飛將起來助戰,若蘭更從百忙中,將十三粒雷火金丸放出。十三團紅火如雷轟電掣飛來!

    師俞二人措手不及,早著了一下金丸!將須發衣服燒燃。師文恭心中大怒,一面捏訣避火,忙喊:「俞德後退,待我用法寶取這三個賤婢的狗命!」

    俞德見勢不佳,聞言收了飛劍,藉遁光退逃出去。師文恭早從身上取出一個黃口袋,口中唸唸有詞,往外一抖,將也煉就的黑煞落魂砂放將出來。立刻陰魂四起,慘霧沉沉,飛劍隕芒,雷火無功!一團十餘畝方圓的黑氣,風馳雲湧般,朝英瓊等三人當頭罩下!輕雲知道厲害,忙收飛劍,喊道:「二位留神妖法厲害!」說罷首先縱起空中。

    英瓊紫郢劍雖不怕邪汙,怎耐求勝心切,不及收劍,若蘭也慢了一些,剛要收起飛劍,猛覺眼前一黑,一陣頭暈眼花,立刻暈倒,不省人事!師文恭正要上前拿人,忽聽空中幾聲嬌叱,雨後長虹一般,早飛下一道五彩金光,照在落魂砂上面。

    黑氣先散了一半,同時又飛下一幢五色彩雲,飛入黑氣之中,電閃星馳般滾來滾去,哪消兩轉,立刻陰魂四散,黑霧全消!把師文恭多少年辛苦煉就的至寶,掃了個乾淨,化成狼煙飛散!

    師文恭俞德定睛往前一看,空中飛下來幾個少年男女,一個手中拿著一面鏡子,鏡上面發出百十丈五色金光。一轉眼間,那幢彩雲忽然不見,現出一個身長玉立的少女。這幾個人才一落地,失是一個幼童放出紅紫兩道劍光,跟著還有一男四女也將劍光飛起,內中一個女子還放出一團紅光,同時朝師文恭俞德二人飛來!

    俞德認出來人中有齊靈雲姊弟、女神童朱文,還有萬妙仙姑門下的苦孩兒司徒平,不知怎的會和敵人成了一黨。師文恭見敵人才一照面便破了他的落魂砂,又憤恨又痛惜,咬牙切齒把心一橫,正要披頭散髮,運用地水火風與來人拚命,誰知敵人人多勢眾,竟不容也有緩手功夫,法寶飛劍如暴雨點般飛來!

    俞德見勢不佳,兩次藉遁避了開去。師文恭認得朱文所拿寶鏡與寒萼所放出來那團紅光,俱非自已的法寶所能抵敵。在這間不容髮之際,行法已來不及,只得一面將三粒飛丸放起,護著身體,往空遁走。準備先逃回去,等到端陽再用九幽轉輪大藏法術擒敵人報仇。身才飛起地面,紫玲見眾人法寶飛劍紛紛飛出,早防敵人抵敵不住逃走,將身起在空中等候,果然敵人想逃,更不怠慢,取了兩根寶相夫人遺傳的白眉針,放將出去!這針乃寶相夫人白眉所鍊,共三千六百五十九針,非常靈應,專刺人的要穴,見血攻心,厲害無比!寶相夫人在日一共才用了一次,紫玲因母親遺愛,平日遵照密傳咒語加緊祭煉,已煉得得心應手。今日見師文恭頭上隱隱冒著妖光,一身邪氣籠罩,知道此人妖術決不止此,如被他逃走,必為異日隱患。

    又見也遁光迅速,難於追趕,這才取了兩根白眉針打去。

    那白眉針出手便是兩道極細紅絲,光??閃閃,直往師文恭身上要穴飛去,師文恭知道不好,正要催遁光快逃時,偏偏那隻金眼黑雕先前見主人中了敵人落魂砂倒地,早想代主報仇,將身盤旋空中,遇機使行下擊。忽見敵人想逃,哪裡容得?兩翼一束,飛星墜石般追上前去。師文恭白眉針還未避過,神雕已經飛來,防得了下頭,防不了上頭。一個驚慌失措,將身往下沉。雖然躲過頭部,左臂已被神雕鋼爪抓住。暗罵:「扁毛畜生,也來欺我!」正待運用右手用獨掌開山之法,回身將神雕劈死,耳旁忽聽得呼呼風響,右臂上一障奇痛徹骨,回頭一看,不知從何處又飛來一隻獨角神鷲,將右臂抓住!

    就在這轉瞬之間,已被白眉針打了個正著!當下奪起全身神力,咬緊牙根,運用真氣,將兩臂一抖,『咯咯』兩聲,兩手臂同時齊腕折斷,師文恭原是想裝作落地,再借土遁逃走。正趕上俞德伏在隱處,見師文恭情勢危急,自已又無力去救,忽見師文恭從空落下,兩隻手臂已斷,恐落敵人之手,冒著萬險借遁光衝上前去,連兩隻斷手一把抱個正著,駕起遁光,斜刺裡飛逃回去!

    靈雲等早見俞德逃走,因全神貫底師文恭一人,一見師文恭中了兩白眉針,又被神鵰神鷲雙雙飛來擒住,更以為師文恭決難逃走。忽見師文恭自斷兩手,身軀墜落下來,因兩下相隔甚遠,正往上前將他擒住,卻被俞德從潛伏處沖將上去,將師文恭抱住逃走!眾人還要分人跟蹤追趕,紫玲道:「妖人已中了我白眉飛針,兩手又廢,不消多時那針便順穴道血流直玟心房,雖然被同黨救走,也準死無疑!我看那妖道滿身邪氣,本領定非尋常,適才如非我們人多勢眾,使他措手不及,勝負正難逆料。申李兩位妹子中毒甚重,青螺虛實尚未聽鄧八姑說完,窮寇勿追,由他去罷!」

    眾人看英瓊若蘭,只見她們面容灰敗,渾身寒戰不止。只得由靈雲先給二人口中塞了兩粒丹藥,保住二人性命,到了玄冰谷再說。一行人到了玄冰谷,大家捧持英瓊若蘭同進谷凹,見了鄧八姑,略談前事。八姑聞言,又看了看英瓊若蘭的中毒狀態,大驚失色道:「這兩位道友中的乃是黑煞落魂砂!只青海藏靈子有此法寶。藏靈子雖是邪教,為人正直,決不與毒龍尊者一黨。放砂的人乃是他的徒弟師文恭。他這黑煞落魂砂,一經中上便即魂散魄消!」

    大家聞言非常著急,便問可有解救之方?鄧八姑道:「她二位中毒已深,甚難解救。除非尋得三樣至寶靈藥!一是千年肉芝仙生血,二是異類道友用元神煉就的金丹,三是福仙潭的烏風草。先用金丹在周身貼體流轉,提清其毒,內服烏風草祛除邪氣,再用芝仙生血補益元神,尚須修養多日,才能復元!」

    『註:金丹:所謂』異類道友『,就是指非人煩,而苦修成仙的其他動物,如書中的金眼神鵰、神鷲、寶相夫人等是,異類修仙,要先煉內丹,內丹也稱金丹,是異類的命根,失去內丹,一切苦修,皆成泡影。』

    金蟬跳起身來說道:「你說的我們已有了兩樣了!」八姑聞言,驚喜問故。朱文便說出申若蘭是桂花山福仙潭紅花姥姥的弟子,藏有一瓶烏風酒,比島風草還要有力。金蟬則找到一個『肉芝』,已經成形,類如嬰兒,金蟬因它已有數千年道行,不肯傷害,將它移植到了凝碧崖等事。

    八姑道:「人間至寶都歸峨眉,足見正教昌明!不過她兩位已不能御劍飛行,尤其不能再受罡風,峨眉相隔數千里,還有異類元神煉就的金丹,無從尋覓,雖有二寶也是枉然!」

    寒萼聽到這裡,忍不住看了紫玲兩眼。

    紫玲也不去理她,逕向眾人說道:「愚姊妹來時,餐霞大師曾傳諭命愚姊妹救李申兩位眼前之厄,愚姊妹有一彌塵??,能帶入頃刻飛行千里,周身有彩雲籠罩,不畏罡風。金丹更是現成,事不宜遲,此刻動身,尚可趕回來破青螺。不過聽說凝碧崖有仙符封鎖,極難下去,最好請一位同行才好!」眾人聞言大喜,靈雲因金蟬與肉芝有恩,取血較易,使命金蟬隨行。

    八姑忽問紫玲道:「適才聽說師文恭中了道友的白眉針,如今聽道友用彌塵??,這兩樣俱是當年寶相夫人的至寶,初見忽忙,未及詳談,不知道友與寶相夫人是何淵源,可能見告麼?」

    紫玲躬身答道:「寶相夫人正是家母,紫玲年幼,對於先母當時的交遊所知無多,不知仙姑與先母在何時訂交,請明示出來,免亂尊卑之序。」八姑見紫玲姐妹果是寶相夫人之女,好生驚異。知道紫玲姊妹定得了寶相夫人的金丹,故此對救李申二人敢一手包覽。又見紫玲謙恭有禮,益發高興,便答道:「我與令堂僅只見過幾次,末學後輩,並未齊於雁齒。

    當時承她不棄,多所獎掖指導,算起來我與道友仍是平輩,道友休得太謙。」

    紫玲聞言,口稱遵命,因司徒平道力較淺,背人囑咐了神鷲幾句,教它加意護持。然後與寒萼分抱著英瓊若蘭,請金蟬站好,晃動彌塵??,喊一聲『起』。立刻化成一幢五色彩雲,從谷底電閃星馳般升起,眨眨眼飛入雲中不見,眾人大為嘆服。輕雲文琪又將紫玲姊妹與司徒平這段姻緣經過,一一說知。

    鄧八姑道:「寶相夫人得道三千年,神通廣大,變化無方。異類散仙中第一流人物。秦家姊妹秉承家學,又得許多法寶,現在歸人貴派,為門下生色不少。李申兩位道友得寶相夫人金丹解救,不消多日便能復元了!」

    靈雲又問八姑昨晚探青螺結果,八姑道:「昨晚我去青螺,見魔宮外面陰雲密布,邪神四集,我從生門人內,因是元神,不易被人覺察,到了裡面,才知他們還約了有東方五鬼天王尚和陽。那是異派中有名人物!」

    靈雲等人聽了尚和陽的名字,俱都面有憂色,八姑又道:「我在歸途,卻遇到了一位前輩異人,怪叫化窮神凌渾,將我喚住,也問起青螺魔宮的事,看來他有意相助,那就不怕了!」

    靈雲等人,俱都聽父母師長,說超過怪叫化窮神凌渾其人,知道他和嵩山二老一樣,法力極高,遊戲人間,性情古怪滑稽,聽八姑說起他肯幫忙,俱皆大喜。

    正在說著,各人只覺眼前一花,接著現出一個化子,喝道:「背後說人,該當何罪!「靈雲追隨父母多年,見多識廣,見這個化子非常瞼熟,曾在東海見過一次,略一存思,便想起他正是怪叫化窮神凌渾,不禁大吃一驚,忙喊餘人上前跪見道:「凌師伯駕到,弟子齊靈雲率眾參拜!」

    凌渾喚眾人起來,對靈雲道:「我適才知道毒龍尊者要用水晶球觀察你們過去同現在的動靜,好用妖法中傷,恐你們不知,日後受了暗算,已行法將之破去了!」

    靈雲正想請凌渾助破青螺魔宮,凌渾一晃身形,蹤跡不見,鄧八姑適才見了凌渾,元神也隨眾參拜。未及上前請求度厄,凌渾業已飛走,好生嘆息。當下轉託眾人代她向凌渾懇求一二,靈雲道:「這位師伯道法通玄,深參造化,只是性情特別,人如與他有緣,不求自肯渡化,與他無緣,求他枉然。且等凌師伯少時如肯再降,或者青螺相遇時,必代道友跪求便了!」八姑連忙稱謝!

    眾人談著,不覺時光既過,到了半夜,一幢彩雲從空飛下。紫玲姊妹同金蟬由峨眉飛回,說到了凝碧崖,金蟬先取出烏風酒與李申二人服了,又由寒萼用寶相夫人的金丹與李申二人周身滾轉,提清內毒。再由金蟬去求芝仙討了血,與二人服下。不到一個時辰,只雙醒轉,依了李申二人,還要隨紫玲姊妹帶回,同破青螺。

    紫玲因見二人形神疲頓,尚須靜養,再三苦勸!

    英瓊、若蘭只得請紫玲回到八姑那裡,即速命神鵰飛回。又請靈雲等破了青螺,千萬同諸位師兄師姊回去,以免她們懸念寂寞。

    靈雲仍恐李申二人,於心不死,決定破了青螺再命神鵰回去,又恐神雕見主人不來私自飛回,使喚了下來矚咐一番,誰知神鵰一聽主人不來,又傳話叫它回去,哪肯聽靈雲吩咐!

    靈雲叨咐剛完,神鵰只把頭連搖,長鳴一聲,衝霄飛起,那隻獨角神鷲也飛將過來,追隨而去。

    靈雲知道神雕奉白眉和尚之命,長護英瓊,相依為命,既不肯留,惟有聽之。

    一會功夫,神鷲飛回,向著紫玲不住長鳴。紫玲聽出它的鳴意,便對靈雲道:「那隻神雕真是靈異,他對神鷲說,英瓊妹子尚有災厄未滿。它奉白眉和尚之命,一步也不能遠離,請姊??不要怪它。適才我在峨眉,也見英瓊妹子煞氣直透華蓋,恐怕就要應在日前呢!」

    靈雲等聞言,但都頗為擔心,怎奈難於分顧,只得等到破了青螺之後,回去再作計較。

    這時,只聽遠處傳來凌渾的口音道:「五鬼天王尚和陽要來盜雪魂珠,八姑小心!」語音不響,可是入耳全身皆震。靈雲嘆道:「這位師伯,真有通天破地之能,這時地人不知在哪裡,萬里傳音,如同對面!」

    八姑聽得凌渾的警告,沉思一陣,才請眾人依她指定方位站好,只留吳文琪一人。各運劍光將玄冰谷封住,以防萬一。由她先行了一陣法,然後元神退出軀殼,下了石台,口中唸唸有詞,她坐的那一個石台忽然自行移向旁邊。

    文琪近前一看,下面原來是個深穴,黑洞洞的隱隱看見五色光華,如金蛇一般亂竄。八姑先口誦真言,撤了封鎖,止住洞中五色光華。請文琪借了朱文的寶鏡在手中持著,飛身入洞。寶鏡光華一照,才看出下面竟是一所洞府。金庭玉柱,銀宇瑤階,和仙宮一般,只是奇冷非常,連文琪修道多年的人都覺難以支持,八姑移開室中王靈床,現出一個石穴,裡面有一個玉匣,雪魂珠便藏在裡面。

    八姑詩文琪先藏起寶鏡,洞府依舊其黑如漆,八姑口誦真言,喊一聲『開』!

    便有一道銀光,從匣內衝起,照得滿洞通明。八姑從匣內取出那粒雪魂珠,原來是一個長圓形,大才徑寸的珠,晶光四射,耀目難睜,不可逼視。

    八姑望著吳文琪,道:「尚和陽不知何時才來,各人隨時要去攻青螺魔宮,只有妹子你肯幫忙,真感謝不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