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毒龍尊者 萬妙仙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家說說笑笑,正在高興,忽聽芷仙在床上大叫道:「姐姐們千萬提攜我這苦命的??

    子呀!」眾人知她夢中囈語,境由心生,俱都可憐她的遭遇。尤其靈雲自從遇見芷仙,便覺她性情溫和,英華內斂,談吐從容,動人憐愛,不由得點了點頭。

    英瓊是空山古洞之中寂寞慣了的人,一旦遠涉山川,迭經奇險,死裡逃生回來,得了許多飛行絕跡,本領高強的同門來常共晨夕,喜歡得不知如何才好。隨又將和余英男相識的經過,和眾人說了一遍。

    第二天,金蟬朱文,照英瓊所言地點去接余英男,其餘各人按照妙一夫人指點的方向,去開闢通向凝碧崖的捷徑。那地方石壁非常堅固,估量地點已對,便由若蘭取出玄門法行『紫煙鋤』,向那石壁上面鋤去。

    紫煙鋤才一鋤下,立時紫光閃閃,滿洞煙雲。大量石塊隨著飛迸,不消十幾下,已將這厚有數尺的石壁,鋤了一個六、七尺長、二尺來寬的一個石門,盡可容一個人出入。

    靈雲便止住若蘭,先縱身進去一看,只見當中一塊丈許方圓、三、四尺厚的大石,蓋在上面,四圍俱是符咒。知道下面便是通凝碧潭的捷徑,便叫若蘭縱身進來,站好方向,往那石上便鋤。怎知鋤下去後,金光閃閃,那石還是紋絲不動。任你紫煙鋤威力再大,也是無效。

    靈雲見那紫煙鋤竟然無功,知是白眉和尚的佛法,連忙止住若蘭,率領大家脆倒,默祝了一番。??罷起身,眼前一道金光亮處,石上符咒竟自不見蹤跡。再次命若蘭動手,這次鋤才下去,那塊大石居然應手而碎。靈雲英瓊也同時拔出劍來動手。

    不消頓飯光景,將那塊大石擊成粉碎,現出一個石洞。若蘭順便用鋤,將那石洞中碎石撥開,靈雲見下面黑洞洞地,暗得出奇,一時不敢下去,靈雲想起金蟬有一雙慧眼,能看透雲霧,暗中視物,等他回來,可以領大家下去。

    這一等,足等了有兩個時辰,朱文金蟬才得回轉。見了英瓊說道:「你說的那個余英男被人搶了去了。」英瓊聞言大驚,忙問究竟。

    朱文道:「我們飛到你所說的那個庵中落下,看見一個年老師婆,在那裡念經,問起英男,才知前幾天,忽然來了一個姓陰的道姑,說是與她有緣,硬要收她做徒弟。英男執意不肯,偏偏那道姑法術非常厲害,不由英男不從,只得勉強拜她為師,那道姑便把她帶走了!」

    英瓊聽了,急得說不出話來,金蟬道:「那老師婆說,英男曾有一信留在洞中!」

    芷仙忙道:「昨日我進洞時,曾看見石榻旁邊有一封信,因彼時身子困倦已極,被我隨手塞在床褥底下了!」

    英瓊聞言,急忙奔至榻前,將信取出一看,果然是英男親筆。

    信中說那個強收她為徒的女仙,叫作陰素棠,住在雲南棗花崖,要英瓊回來,千萬請神鵰到棗花崖陰素棠那裡將她救回,再一同逃到白眉禪師處安身等語。英瓊看完這一封信,一陣心酸,幾乎流下淚來,當下便請靈雲等,設法去救英男。

    靈雲道:「我看陰素棠既然這樣愛懷人才,英男在她那裡決無凶險,我們不願她歸人旁門,去接她回來,自是正理,不過也用不著忙在這一時,等到將凝碧崖開闢出來,再從長計較如何?」

    大家聞言,俱都贊同。英瓊雖然性急,也只得任憑靈雲調度,當下重又進石洞,靈雲先命朱文金蟬二人持著『天遁寶鏡』前導。不一會,穿過黑洞,便已來到凝碧崖,英瓊向著崖前一株綠蔭如篷、蔭覆數畝的參天老楠樹,指給靈雲等看,說此樹便是昔日白眉和尚結茅之所。

    正說得高興,忽然一團黑影從樹頂飛落,接著又溜下一個黑東西來,把芷仙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原來是那神鵰和猩猩。猩猩爪上還拿著一串佛珠同一張紙條。

    英瓊接過一看,正是白眉和尚所留。大意說也早算出也們要來此居住。??壁上面有一個洞府,裡面有一百多間石室丹房,昔年原是長眉真人準備光大門戶開闢出來的,後來還沒有用,便已道成升仙,一直沒有人用過。

    各人按指點向前走去,果然看見一座石洞,那洞寬大宏敞,洞門上藤蘿披拂,叢生著許多奇花異草,上面有『太元洞』三個大字。大家便進去,石室寬廣,丹爐藥灶,石床石幾,色色皆全。裡面鐘乳下垂,透明若鏡,就著石洞原勢闢出來大小寬狹不同的石室,共有一百多間,知是祖師長眉真人所留無疑,走到最後面,忽然看見一間兩三畝寬的石室,上面橫列著二十五把石凳,猜是將來同門聚會之所。

    各人看了一遍,俱都欣喜,由靈雲將各人住室指定,除金蟬與若蘭各獨居一室外,朱文是與英瓊一室,靈雲是與芷仙一室,以便早晚用功,可以從旁指點。又將那隻猩猿,取名『袁星』。

    從此眾人每日隨著靈雲,在太元洞凝碧崖修煉,十分快樂。英瓊幾次要請靈雲去接英男,靈雲總說無須忙在一時。轉瞬到了四月下旬,雖只三、四月功夫,英瓊進步神速,照著妙一夫人所傳的口訣,加上靈雲旦夕在旁指點,已能御劍飛行,指揮如意。眾人俱覺她前途遠大,未可限量,非常欣??。

    一天早上,靈雲領了眾人,各自分據一個樹巔發出飛劍,練習劍術,忽從崖頂端飛下一道疾若閃電的金光,英瓊若蘭不知就裡,正要上前抵擋,靈雲已用手一招,那金光便落在她手中,略一停頓,倏地又往空飛去。

    眾人俱從樹巔飛身下來,圍在靈雲面前,只見靈雲手上拿著一封書信,原來是乾坤正氣妙一真人的飛劍傳書。上面寫著西藏毒龍尊者,新近收了『八魔』為弟子,越加淫惡不法,西川路上的商民受盡也們的荼毒,現在矮叟朱梅來信,說三湘俠僧軼凡的弟子趙心源同他新收的門徒陶鈞,還同了幾個少年劍俠,要在端午日到青螺山去為世除害。但各人道行淺薄,怕不免心有餘而力不足,叫靈雲朱文金蟬三人,即日動身前往川邊青螺山。先尋一個僻靜處安置,隨時到魔宮察看,助趙陶諸人一臂之力等語。

    金蟬最是年少喜事,聽見這個消息,歡喜得直跳起來!英瓊近日來已能御劍飛行,便要同去,靈雲因信上沒有寫著她,又因她劍術還未精純,名頭高大,不知深淺,不願叫她去涉險。英瓊卻以為自己雖然拜在峨眉教祖門下,但只見過妙一夫人,信上沒有提她,焉知不是妙一真人還沒有知道妙一夫人已收她為徒?磨著靈雲要跟了去。

    靈雲本極愛她,知道父親不叫她去,不是因為洞府無人主持,便是別有原因,見她的解釋非常幼稚可笑,不忍過分拂她意思,再三婉言勸解說道:「你的劍術還未精純,上不得這般大陣,好在你的資質聰明都異乎常人,再有一年半載,便能出神入化,以後要修外功,何愁沒有這種熱鬧機會呢?」

    英瓊還要拉著靈雲撒嬌,忽見若蘭在靈雲身後不住的對她使顏色。暗想:「芷仙姐姐是本領不濟,若蘭姐姐早就學會劍術,還會許多法術,她為何也不說去?我要去,她又止住我,必有緣故?」這幾個月來,英瓊與若蘭感情最好,便想同她商量商量,再同去要求靈雲,便裝作賭氣,往洞內便走。

    若蘭假做相勸,隨到房中,對英瓊道:「教祖未提我們,想必是妙一夫人尚未與也見面,不知有我等二人。靈雲姐姐一向謹慎小心,像個道學老夫子。同她商量有何益處?好在你已能御劍飛行,加上座下神雕,難道她會去,我們就不會去?只管讓她們先走,好在離端午還有七、八天,也們三人前腳走,我們不會隨後跟去,還愁追不上麼?」

    英瓊聞言大喜,忽聽外面有人說道:「你們好算計!待我告訴姐姐去。」英瓊大驚,見是金蟬,忙起身問道:「蟬哥真要去告訴姐姐麼?」

    金蟬笑道:「哄你呢!誰不願大家一齊去?又熱鬧,又壯聲勢。你們進來時,我姐姐同文姐俱說你們要出花樣,叫我前來探聽口氣,可惜所託非人,我不肯把二位的真話拿去報告罷了!」

    英瓊聞言,不住口的稱謝,金蟬便向英瓊借那神鵰一騎。若蘭哈哈大笑道:「怪不得你要做奸細,原來是別有所圖!」正說之間,靈雲朱文芷仙三人也一同進來,若蘭便朝英瓊使了使眼色,英瓊仍是裝作生氣模樣。

    金蟬重又說起藉雕的事,靈雲道:「你總是小孩子脾氣,我們都能御劍飛行,你偏借瓊妹的雕則甚?」

    金蟬道:「姐姐休要處處怪人,我向瓊??藉神鵰,實含有兩種用意:第一我身劍合一剛會不滿半年,劍光沒有你們快,省得為我耽誤時光,第二我們萬一到了青螺山,對敵人家不過,蘭妹瓊妹到了五月初六、七日見我們尚未回轉,便可騎著那雕前去接瞧,現在讓那雕先去認一趟路多好!」

    靈雲知也強辯,因是小節,便不再說,英瓊更是無有問題。當下靈雲等便與申李裘三人作別動身。若蘭等送靈雲等三入出洞。靈雲又再三囑咐三人,好生溫習功課,不要妄動。然後同了朱文金蟬,分別御劍騎雕,破空而去。靈雲等走後,依了英瓊就要隨後動身。若蘭卻主張何必忙在一時,且等神雕回來再說,省得追趕不上,迷失路途。芷仙這幾個月來,非常崇拜靈雲,見申李二人商量跟去,留她一人守洞,恐怕她二人走後萬一發生事端,獨力難支,心中好生不願。但是知道若蘭性情溫和,還好講話。英瓊素來剛直好勝,說做便做,任何人都勸說不轉,靈雲一走,更無人敢干涉她,只得偷偷與若蘭商量。

    若蘭好勝好強之心也不亞於英瓊,未便明明拒絕,卻全推在英瓊身上。芷仙左右為難,好生焦急。無奈何又把守洞責任重大,恐怕外人前來侵占,自己不會飛劍無法抵禦的話,再向若蘭懇求。若蘭見她說時神態非常可憐,便對她道:「此洞深藏壑底,外人哪裡知嘵?我們出去,不久就回,哪有這麼巧法,就會發生事端?姐姐如對本身多慮的話,我有兩個小法術,乃先師早年叫我到深山採藥時作防身之用的,傳給你吧!」

    芷仙聞言大喜,連忙請教,那兩種法術,一個類似隱身法,叫作『木石潛蹤』,還有是一面小??,倘若遇見敵人鬼怪,抵敵不過時,將這??一展動,立地生出雲霧,遮住敵人視線,好藉機逃走。

    說著,若蘭便從懷中取出一??,連同各樣口訣一同傳授,雙方又演習了幾回,演習純熟,天已近夜。次早出洞,神雕業已在夜間回轉,英瓊囑咐了袁星幾句,叫它一切須聽芷仙調遣,不准擅離洞府。袁星數月來隨著眾人打坐,越加通靈,已將人言學會,聽見主人吩咐,即忙點頭遵命。

    英瓊高高興興的與若蘭二人,手拉手騎上雕背,向芷仙道聲『珍重』,健翮凌雲,直往青螺山飛去!芷仙目送申李二人走後,使命袁星去將通向上面的門戶用大石封閉,日夕用功,靜等他們回來不提。

    如今卻表那西川八魔,原是綠林中八個劇盜,後來得了一部道書,學了不少法術,更是變本加厲,無惡不作。他們八人,會投到毒龍尊者門下,卻是由瘟神俞德身上而起。

    俞德在慈雲寺慘敗,狼狽逃走,遇上八魔,談得投機,八魘也久聞西藏毒龍尊者大名,是以一拍即台,由俞德帶到毒龍尊者的魔宮晉見。

    八魔在西川橫行時,也頗吃過正派劍俠,峨眉高人的苦頭,一見毒龍尊者,就提了起來,又推及俠僧軼凡門下,有兩個弟子,端午要來拜山,興問罪之師一事。

    毒龍尊者一聽大怒,說道:「峨眉派實在欺人太甚,這次來的,只是無知小輩,怕他何來?」俞德道:「話雖是如此,上次成都慈雲寺,綠袍老祖,何等厲害,對方人也沒有露面,就破了綠袍老祖法寶,將也斬為兩截,至今綠袍老祖何往,下落不明,不可不小心!」

    毒龍尊者連聲冷笑,俞德又道:「黃山五雲步,萬妙仙姑許飛娘,道術高強,素與峨眉有仇,與師父又是舊識,何不請她來助一臂之力?還有華山烈火祖師等人,請得來就請,聲勢先就浩大,有何不好!」

    毒龍尊者想了一想,道:「除許飛娘與烈火祖師外,如遇真有本領的只管約來,其餘不三不四估量不是峨眉對手的,不要亂約!省得到時白白敗輸,丟了自己的瞼,還害了別人!」

    俞德領命,親自趕往黃山,在山腳下,就遇見了萬妙仙姑許飛娘的徒弟,三眼紅獅薛蟒,又一個邪教中的淫娃,九尾仙狐柳燕娘在一起。

    薛、柳兩人,也是慈雲寺綠袍老祖敗後,狼狽逃走的妖人,俞德說丁來意,三人便駕起劍光同往黃山進發,飛到文筆峰後,俞德要表示恭敬,落下劍光,三人步行上去。

    正走著,忽聽路旁松林內有兩個女子說笑的聲音,三人側耳一聽,一個在道:「這樣好的風景,可惜文妹不在此地,只剩我兩人同賞。」另一個道:「師父說文妹根基深厚,如今又同峨眉掌教真人的女兒齊靈雲姐姐,在峨眉凝碧崖修煉,前程正未可限量,我們拿甚麼去比她?」

    起初發言的女子說道:「你好不羞!枉自做了個師妲,看文妹好,你還嫉妒她嗎?」另一個女子答道:「哪個去嫉妒她?我是替她歡喜!各人的遇合也真有前定,就拿李英瓊說,起初還是個小女孩子,不過根基厚些罷了。先是得了白眉和尚座下的仙禽金眼神鵰,後來又得了師祖長眉真人的紫郢劍,未後又在無意中吃了許多仙果仙藥,抵去百十年苦修,哪一位仙家得道也沒有她這般快法!」

    這兩個女子一問一答,聽去是漸漸往林外走來。這時正是孟夏天氣,文筆峰前鶯飛草長,雜花盛開,全山如同繡了花一樣。俞德久居西藏,不常見到這樣好景,又聽這兩個女子說話如同出谷春鶯,婉妙娛耳,先還疑是地近五雲步,定是萬妙仙姑門下,後來卻越聽越不對。

    俞德正想問薛蟒時,耳旁忽聽一聲嬌叱道:「慈雲餘孽,敢來送死!」言還未了,現出兩個女子,搖臂處,兩道劍光,同時往三人頂上飛來。

    三人定睛一看,這兩個女子,俞德不認得,薛蟒卻是認得的,正是和許飛娘住處不遠,餐霞大師的兩名女弟子,周輕雲和吳文琪,那周輕雲,也正是周淳的女兒。

    俞德一見劍光飛來,立時也將劍光發出,薛、柳兩人也上前迎敵,雖然是三個打兩個,除俞德還可支持外,薛柳兩人都漸漸不支。各人飛劍,正在空中糾結不開,忽聽空中高聲叫道:「休傷吾師弟!」說罷,便有一道劍光飛來!

    劍光落地歛去,現出一個英姿挺拔的青年人,眉目之間,像是十分愁苦,正是萬妙仙姑許飛娘的大徒弟司徒平。

    司徒平的身世極苦,許飛娘在也九死一生之中救了他,是以司徒平就拜在許飛娘門下,可是日子一久,司徒平看出許飛娘所作所為,無一件不是倒行逆施。而餐霞大師,又近在咫尺,心中對正派大是嚮往,又不敢背叛師門,是以心頭鬱結,難見歡顏。

    吳文琪和周輕雲,聽師父餐霞大師講起過,知道司徒平雖然身在異派,但是極知潔身自愛,平日相遇,雖不假以詞色,也不以敵人對待,這時見也來到,輕雲對文琪使了個眼色,倏地收回劍光,破空便起。

    俞德本要追去,還是薛蟒知道厲害,攔阻道:「適才兩值女子,一個叫周輕雲,一個叫吳文琪,還有一個叫作朱文的,俱是黃山餐霞大師門徒,非常可惡。過去兩聖峰頭,便是她們師父洞府。那餐霞大師,連我師父都讓她三分,我們不要打草驚蛇罷!」

    司徒平原是奉了萬妙仙姑之命前來接應,輕雲文琪退去後,近前和薛俞二人相見,見了柳燕娘那種妖媚淫蕩的神氣,好生不悅。逼於師命,表面上也不敢得罪。

    將三人陪往五雲步,進洞以後,才告知薛蟒,師父業已在也們鬥劍之際,起身往雲南去了!

    原來萬妙仙姑許飛娘在黃山五雲步,鍊了好幾樁的法寶飛劍,準備第三次峨眉鬥劍時,機會一到,才和峨眉派正式翻臉。可是她自己盡自臥薪??膽,忍辱負重,她的一些同道因恨峨眉派不過,卻不容她暗自潛修,屢次拉她出去,和峨眉派作對。

    許飛娘極工心計,自己總不露面,只是挑撥他人和峨眉作對,這次俞德前來,她也早知,俞德等上山之際,許飛娘便召司徒平來,道:「適才我算出你師弟薛蟒,和他的妻子柳燕娘,還有毒龍尊者的大弟子俞德,前來見我,恰好我正要到雲南去訪著紅髮老祖。我這就動身,你見了他們,將他們接進洞來,再對也們說為師並不知他們前來,適才已起身到雲南去了。俞德走後,可將你師弟夫妻二人安置在後洞居住,等我回來再說。」

    司徒平將話轉述,俞德見飛娘不在洞中,聽說往雲南去會紅髮老祖,雲南也有自己幾個朋友,莫如追上前去,追著飛娘更好,追不著,到了雲南,還可再約幾個苗疆能手也好。當下不耐煩和司徒平等多說,道得一聲『請』,便自破空追去。

    薛柳二人雙雙興高采烈,跑到後洞一看,設備甚全,越加趁心。司徒平冷眼看這一雙狗男女摟進抱出,神態不堪,雖不順眼,卻也無法,只得躲在一旁嘆氣。又知道師父對自已不很信任,每疑自己是??細,自己嚮往正派,又不得其門而入。

    正在悶坐,猛一抬頭看見文筆峰那裡,倏地衝起匹練似的一道劍光。緊跟著又衝起一道劍光,和先前那一道劍光鬥了起來,如同神龍妖矯,滿空飛舞。未後又起來一道金光,將先前兩道劍光隔斷。那兩道劍光好似不服排解,仍想衝上去鬥,被那後起劍光隔住,無論如何巧妙,兩道劍光總到不了一塊。

    相持了有半盞茶時,三道劍光倏地絞在一起,縱橫擊刺,蜿蜒上下,如電光亂閃,金蛇亂竄!司徒平立在高處往下面一望,文筆峰下面站著一個中年道姑和兩個青年女子,正往空中凝視。知是餐霞大師又在那裡教吳文琪週輕雲練劍,越看心中越??慕。

    這三道劍光又在空中舞了個把時辰,眼望下面三人用手往空中一招,金光在前,青白光在後,流星趕月一般往三人身旁飛去,轉瞬不見。司徒平眼望三人走過文筆峰後,不禁勾起了心事:想改投正派,但不知機緣何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