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難女芷仙 同門歡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英瓊疑是妖法,剛待拔劍上前,妙一夫人朝那跳舞出來的那一群赤身男女臉上一看,忙道:「英瓊住手!」那十幾個赤身男女竟好似不知有生人在旁,若無其事,如醉如痴的,在空中跳舞盤旋了一陣,成雙作對地跳上石床上面,便要交合。

    妙一夫人陡地大喝一聲,運用一口五行真氣,朝那些赤身男女噴去。那些男女被妖法拐上山來,受了妖術邪法所迷,神智已昏,每日只知淫樂,供人採補,至死方休。妙一夫人一聲當頭大喝,立刻破了妖法,一個個恍如大夢初覺,蹲在地下,放聲大哭。

    妙一夫人看見他們這般慘狀,好生不忍,忙對他們說道:「你等想是好人家子女,被這洞中妖道用邪法拐上山來,供他採取真陰真陽,受他邪術所迷,如不是我等來此相救,爾等不久均遭慘死!現在妖人已被我等飛劍所誅,事已至此,你等啼哭無益。」

    妙一夫人把話說完,眾男女一齊膝行過來,不住叩頭,苦求搭救。妙一夫人只得用好言安慰,英瓊看不慣這些赤身男女狼狽樣兒,便把頭偏在一旁,忽見朱梅在前,猩猩在後,捧著一大包男女衣服鞋襪,從後洞走了出來。各人見了衣履,搶上前去,分別認穿。那衣履竟不下百十套,眾人穿耆完畢,還剩下一大堆。

    妙一夫人便向朱梅道:「朱道友,這剩的衣服如此之多,想是那些衣主人已被妖道折歷而死。道友適才進洞,可曾發現甚麼異樣東西!」朱梅笑道:「我見道友有心有腸去救這些垂死枯骨,覺著沒有甚麼意味,我便帶著這猩腥走到後洞,查看妖道可曾留下甚麼後患。居然被我尋著一樣東西,道友請看!」

    妙一夫人接過朱梅手中之物一看,原來是一個麻布小??,上面滿布血跡,畫著許多符??,大吃一驚道:「這是混元??!邪教中厲害妖法,看這上面的血跡,不知有多少陰魂戾魄附在上面!幸而我們不曾大意!如果不進洞來,被別的妖人得了去,那還了得?要破此物,非苦行大師不可,待我帶到東海,交苦行大師消滅吧!」

    朱梅點了點頭,說道:「道友之言不差,要將此??毀去,果然非苦行頭陀不可。否則你我如用真火將它焚化,這??上的千百冤魂何辜?這妖道也真是萬惡,適才在後洞中,還看見十來個奄奄垂斃的女子,我看她等俱已真陰盡喪,救她荀延殘喘,反倒受罪,不忍看她們那種掙命神氣,被我每人點了一下,叫她們毫無病苦的死去了!」

    妙一夫人看眾男女時,只見其中有一個女子,生得非常美貌,正在哭泣,妙一夫人才一看她,她便跑向妙一夫人身前跪下,哭訴道:「難女裘芷仙,原是川中書香後裔,難女已然失身,何顏回見鄉里兄嫂?除掉在此間尋死外,別無辦法了!」

    妙一夫人細看裘芷仙,看出她為人貞烈,不由動了惻隱之心。正要開口說話,那裘芷仙已把話說完,叩了十幾個頭,站起身來,一頭往石壁上猛撞上去。

    英瓊身法何等敏捷,見芷仙楚楚可憐,早動了憐憫之心。立時身子一縱,搶上前去,將她抱了回來。妙一夫人便道:「你身子受汙,原是中了妖法,我看你真陰雖虧,根基還厚,將你送往我一個道友那裡隨她修行,你可願意?」

    裘芷仙一聽此言,喜出望外,急忙跪下謝恩,叩頭不止。

    當下妙一夫人用仙法送走了那幹男女,英瓊自覺有點肚餓,便將在莽蒼山得來的那種朱紅色果子取出來,矮叟朱梅一眼看見那數十枚朱果,大為驚異,便問妙一夫人道:「這不就是未果麼?我學道這多年,也未見過,只從先師口中聽說過此果形狀,令徒從何處得來這許多,豈非異數。」

    妙一夫人道:「是,此果名為朱果,食之可以長生益氣,輕身明目,生於深無人跡的石頭上面,樹身隱於石縫之中,不到開花結果時決不出現。所以深山採藥、修道的高人隱士,也千百年難得遇見!」

    英瓊聽了,忙取了十枚獻與朱梅。朱梅也不客氣,吃了兩個,把其餘的揣在身旁,說道:「此果我尚有用它的地方,既然令徒厚意,我就愧領了。不過我這個窮老頭子,收了小輩的東西,無以為報,豈不羞煞?」

    說罷,從身上取出一個二寸長,類似一隻冰鑽,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東西,交給英瓊道:「這件東西,是我近日在青城山金鞭崖下掘土得來。發現之時,寶氣上衝霄漢,等我取到手中,見上面篆文刻著『朱雀』兩個字。放在黑暗之中,常有五彩霞光,無論甚麼堅硬的金石,應手立碎!知是一個寶貝,只是不知它的用法。我率性就送與你,等你見過令師妙一真人,再問用法吧!」

    英瓊聞言,拿眼望著妙一夫人,還不敢伸手去接。妙一夫人叫英瓊跪下領謝。

    英瓊連忙跪下,謝了朱梅,接過這根冰鑽。她自從被赤城子帶出,雖然辛苦顛沛了好多日,然而既得了許多異果奇珍,又得拜了劍俠中領袖為師,可算此行不虛,真是興高采烈,心頭說不出來的歡喜。

    這時已屆天明時分,忽聽洞外連聲雕鳴,英瓊不及再顧別的,縱身出去看時,果是神雕佛奴,同約它去的那隻白雕回來。英瓊這一喜非同小可,高興得忘了形,將身一縱,縱起十餘丈高下,抓住神雕佛奴的鋼爪。

    那神雕佛奴,原隨它的同伴由峨眉回到白眉和尚那裡,去煉骨洗心。『註:「煉骨洗心」,佛家的術語,佛門廣大,無所不渡,禽獸一樣可以皈依我佛,但禽獸要登正果,程序上比人困難得多,要經脫胎換骨,洗心伐髓等手續。『等到服完白眉和尚賜的丹藥之後,白眉和尚對它說道:「你的同伴玉奴,已是脫離三劫,將歸正果的了。惟有你三劫未完,殺心太重,我在十年之中,就要圓寂坐化,念你跟隨我一場,特地命玉奴將你喚回,與你脫胎換骨,洗心伐髓,你的新主人仙緣甚厚,可仍回到她那裡忠心相隨,自然能助你完成三劫,得升正果,你此去就無須乎再來了!」

    神雕佛奴早已通贏,聽了白眉和尚之言,已知前因後果,便長鳴了數十聲,白眉和尚和它依戀不捨,又對它說道:「你不必再依戀我,你的新主人現時已不在峨眉。你此去由莽蒼山順路經過,便能在路上相遇。她正要用你回山,急速去吧!」

    神雕佛奴仍是依依不捨,幾經白眉和尚催逼,才行上道。那白雕玉奴同伴情深,仍就送它飛回,這兩頭雕排雲橫翼,疾若流星,那消半個時辰,已飛到了莽蒼山。

    英瓊抓住佛奴的鋼爪時,佛奴早已認清是它的主人李英瓊,慢慢飛翔下來。英瓊著地後,妙一夫人和矮叟朱梅,也走了出來。神雕佛奴又朝空中叫了兩聲,白雕玉奴也飛翔下來。兩頭神鵰站在英瓊身旁,竟比她人還高。

    朱梅認得這兩頭雕,是白眉和尚之物,非常厲害,尋常劍仙,俱奈何不了它們!居然會聽英瓊使喚,真是奇怪。笑對英瓊道:「你竟有許多送上門來的奇緣,那白眉和尚脾氣好不古怪!居然肯把座下兩個靈禽贈你,豈非亙古未聞的奇事嗎?」

    英瓊心喜,望著那隻大猩猩,向白雕道:「能不能相煩你帶大猩猩回峨眉去?」

    話言未了,那白雕一個騰達,撲向猩猩身上,舒開兩隻鋼爪,就地將猩猩抓起,衝霄而去。嚇得那猩猩連聲怪叫,眨眨眼衝入雲霄,往峨眉方面而去。

    妙一夫人道:「我們眾人眼前就要分手,英瓊有神雕猩猩作伴,別的自可無憂,不過你從師才只一日,要將功訣一齊傳你,短時間內自是不能辦到,你可隨我到前面坡下,先將煉劍的初步功夫口訣傳你吧!」

    於是領了英瓊走開,將許多要訣,一一指點,英瓊天資穎異,自是牢記於心,一教便會。妙一夫人傳完口訣,日光業已滿山。英瓊芷仙依依不捨地,拜送妙一夫人、朱梅走去之後,英瓊笑對芷仙道:「姊姊休要害怕,請隨妹子到峨眉去吧!」

    芷仙見英瓊小小年紀,有如此驚人本領,心中非常羨慕佩赧。聞言笑道:「妹子命薄,慘遇妖人,迷卻本性,失節辱身,恨不早死!多濛仙師垂憐援手,准許妹子到姊姊洞府中隨著姊姊修行,真是恩施格外,自墜魔劫後,已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況有姊姊同乘,何懼之有?」

    英瓊道:「如此甚好,我們走吧!」一面說,一面先扶芷仙坐了上去,叫她兩手緊攀神雕翅恨,閉緊雙目,不要害怕,自己隨著也騰身而上。還怕芷仙坐不牢穩,一手緊抓神雕近身處鐵羽,一手伸向芷仙胸前,將她攔腰抱住,才喊得一聲『起』,那神雕長鳴一聲,健羽展處,已自離地二、三十丈高下!

    英瓊在雕背上喊道:「金眼師兄,飛得低些,一來沿途可以看見風景,二來省得裘姊姊害怕!」那神雕果然聽話,不再高飛,就在離地二、三十丈高下,朝前飛去。

    芷仙起初還覺有一些頭暈,後來覺著平穩非常,不禁低頭往下偷看,眼中一座座大小峰巒,在腳底下飛一般滑向身後。春山如繡,風景絕佳,不禁在雕背上連喊有趣。

    英瓊恐怕她得意忘形,失手跌了下去,剛要喚她留神,忽然那雕倏的加緊速度,飛越下面一個山凹處。英瓊忙朝下面看時,只見山凹旁,跑出一個非尼非道的女子,手中執著一柄寶劍,正在念誦口訣。跟著將手中執的那劍柄朝長空擲去,脫手便是一陣黑煙,夾雜著一溜火光,朝著神鵰身後飛來。

    神雕聞得身後風聲,略將身子迴旋,往後一看,風馳電掣一般,直往前面逃走。那鵰飛得那般神速,又不似適才平平穩穩的朝前飛去,時而高舉衝霄,時而弩箭脫弦一般往下瀉落,慢說芷仙膽戰心搖,就連英瓊也覺著頭暈眼花。

    兩人都是迎著劈面的天風,連口都張不開。英瓊深怕芷仙受不住這般劇烈震撼,遭受危險,急中生智,忙將頭躲在芷仙身後,好容易迸出兩句話道:「這般逃法,不大妥當,莫如降落下去,同來人拚個你死我活罷!」

    神雕本通靈性,恰好這時正朝前面一個低坡飛去,聽了英瓊呼喚,順勢降落。

    這時已飛出十來里地,離那飛劍已經很遠,等到神雕落地,英瓊扶著芷仙跳將下來,芷仙已是頭昏腳軟,支持不住,坐倒地下,英瓊正要舉目往天空看時,忽聽神鵰一聲長鳴,倏地捨了英瓊,往空便起。英瓊連忙抬頭看時,原來敵人飛劍已然趕到,被那神雕迎個正著,朝那黑煙火光飛去。

    英瓊不知神雕本領,深怕有了差池,忙喊:「金眼師兄,快快下來!待我同她對敵!」

    話言未了,神雕已衝入煙火之中,一個迴旋,已將敵人飛劍,抓人爪中,飛下地來。

    英瓊看見神雕爪中抓著一把寶劍,煙火圍繞,心中大喜。適才說話時節,已將身旁紫郢劍拔在手中,急忙迎上前去,那雕還未落地,便將寶劍擲將下來。英瓊見那劍煙火圍繞,不敢用手去接,又見劍稍微往下一沉,離地還有丈許,好似空中有甚麼吸力,略一停頓,又要往空中飛起!

    英瓊怕劍飛走,便不怠慢,忙將手中劍縱身往上一撩,撩個正著,十餘丈紫色寒光過處,『當』的一聲,將敵人那口飛劍削為兩截,火滅煙消,墜落地上。

    英瓊見神雕如此靈異,越發珍愛,便上前去撫弄它的翎毛,看看並無傷損,越加高興,又仗著自己有神雕寶劍,不覺心粗膽壯起來,便對芷仙說道:「此地離敵人巢穴不遠,雖然是個險地,但是妹子有白眉師祖座下神鵰,又有長眉真人的紫郢劍,料無妨礙,姊姊既然勞累,我們休息一會,吃點果子再走吧!」說罷,取了兩個朱果,遞與芷仙。

    二人正吃朱果,那神雕忽然叫喚兩聲,用嘴在包裹中銜了兩個朱果,放在英瓊身旁,睜著一雙金眼,大有垂涎之態。英瓊笑道:「你也想吃仙果嗎?我起初還以為你盡吃葷的哩!」說罷,便舉起一個朱果,往空中拋去。神雕將身微一撲騰,便縱上前去,銜在口中吞下。

    英瓊覺著好玩,便取了六、七個未果,用家傳連珠彈法,打向空中,那神鵰也自狡猾,竟用了六、七種不同身法去接吃,惹得英瓊哈哈大笑,還待向包裹中去取朱果時,一看只剩了幾個了,才想起回山還要送人,便停止不打。她正待扶芷仙先上雕背,忽見從身後樹林子內,走出一男三女來。男的看去年紀和自己相彷彿,那三個女的,大的一個也不過二十以內,真是男的長得像金童,女的長得像玉女一般!才出林來,那年長的一個,口中喊道:

    「兩位姊姊,暫留貴步,我等有話相煩!」

    英瓊起初疑是敵人跟蹤尋來,連忙拔劍在手,及至定睛看清來人,一個個俱是神采英朗,自古惺惺惜惺惺,自然而然的起了一種好感,正要上前答言,忽然一陣狂風過處,飛沙走石,天昏地暗,耳旁又是鬼哭啾啾,竟和昨日遇見妖人光景相像,大吃一驚,忙舞動紫郢劍護著身體,用目尋著那妖人存身之所。

    正在四下觀望間,耳旁又聽數聲嬌叱道:「膽大妖孽,擅敢無禮!」語音未了,適才那四個青年男女站立的地方,忽然發出數十丈長,畝許方圓的五色火光,把天地照得通明。光到處,風息樹靜,霧散煙消,依舊是光明世界。接著便有三道紅紫色,一道青色光華,和兩道金光同時飛將出來。英瓊這時也辨不出誰是敵,誰是友。只見那幾道光華,向自已頭頂上飛來,慌忙將劍朝上一撩,手中紫郢劍竟自脫手飛出,與兩道紅紫色的劍光迎個正著,立刻在空中絞成一團,隱隱發出風雷之聲。

    其餘那三個光華飛過英瓊頭上,並不下落,直投向英瓊身後而去。英瓊正覺著有些詫異,忽聽對面那個年長的女子說道:「我們俱是相助姊姊,為何自己人反爭鬥起來?還不將劍快快收去!省得二寶相爭,必有一傷!」

    英瓊聞言,還不明白。芷仙雖在驚惶中,因她無有臨敵本領,只有害怕心思,反較英瓊清楚。早看出來人是一番好意,忙喊:「姊姊休要誤會,來的幾位姊姊,是幫你的!」

    英瓊剛辨出來人的語意,耳旁又是一聲女子的慘呼,顧不得收劍,忙回頭看時,離自已身後十來丈遠近,躺著適才在空中看見那個非尼非道,披頭散髮,奇形怪狀的女子。還有一個奇形怪狀的男子,業已望空逃去。再看那雕,業已望空中飛起,追趕那男的去了!

    從她頭上飛過去的那幾道光華,這時正往回飛去。英瓊剛一回身,那年長的女子已走近身邊說道:「姊姊還不收回尊劍,等待何時?」

    英瓊再看空中自己的紫郢劍,和那兩道紅紫色的昇華,如同蛟龍鬧海一般,鬥得正酣,使用妙一夫人所傳收劍之法,將劍收了回來,然後上前與那四個青年男女相見。

    英瓊還不曾開言,那年長的一個女子道:「這位姐姐可是李英瓊,曾遇家母妙一夫人的麼!」英瓊聞言,忙問那四個青年男女姓名,才知這四個人,兩個是妙一夫人的子女,自己的師姐師兄,齊靈雲和齊金蟬。另一個是餐霞大師的弟子女神童朱文。

    另一個黑衣女郎,年約十六、七歲,生得猿背蜂腰,英姿勃勃,一個鴨蛋臉兒,鼻似瓊瑤,耳如綴玉,齒若編貝,唇似塗朱,兩道柳眉,斜飛入鬢,一雙秀目,明若朗星,睫毛長有二分,分外顯出一泓秋水,光采照人。乃是在峨眉、武當、崑崙、五台、華山正邪各派之外,異軍突起的女劍仙墨鳳凰申若蘭。

    申若蘭原是雲南桂花山神仙潭紅花姥姥生平唯一得意的弟子,紅花姥姥自從得了一部道書後,悟徹天人,深參造化,算計自己不久坐化『注;』坐化『,佛家語,圓寂時趺坐如生,稱坐化。在本書中,』坐化『是修道人道已修成,靈魂上升天闕,變成永生的代語』,想將申若蘭薦往峨眉門下。

    那齊靈雲學道多年,齊金蟬和女神童朱文,卻是三生情侶,今生歷劫重逢,與申若蘭偶遇,談得投機,便做了一路。

    他們四人,才遇見妙一夫人不久,妙一夫人見若蘭根基甚厚,頗為嘉許。當時答應收歸門下,若蘭大喜,上前恭恭敬敬行丁拜師之禮。

    妙一夫人對靈雲道:「我新收的一個弟子,叫李英瓊。後山的白眉和尚業已他去,李寧父女所居的棲雲洞,直通潭底的凝碧崖。那裡四時長春,到處都是奇花異卉,四外常有飛瀑流泉,終年無雨,最宜於練劍修道。你們到了那裡,可打通捷徑,由靈雲率領,朝夕用功,代傳若蘭英瓊本門練功口訣。」

    齊靈雲帶頭答應著,妙一夫人又道:「英瓊雖然得了師祖的紫郢劍,但是有一個女子同行,恐怕路上難免出麻煩,你們急速去吧!」說罷,妙一夫人腳一頓,一道金光,凌空而起。靈雲等四人,也駕起劍光,向峨眉一路追趕。

    正飛行之間,忽見前面有一柄異派中人放的飛劍,夾著黑煙火光,如飛前進。

    依了金蟬,便要動手。靈雲卻連忙止住:想看個究竟,於是也跟在那飛劍後面緊追。

    金蟬從煙火中看去,隱隱辨出飛劍前面有一隻大鳥,上面坐定兩個女子,猜是英瓊芷仙二人,坐著神雕,被異派中人追趕,正要告訴靈雲上前相助,忽見那隻大鳥,倏地似弩箭脫弦一般,飛向下面山坡落下。離開煙火遮蔽,分外看得清楚,是一隻大黑雕,背上背著兩個年輕女子,更知是英瓊無疑。

    可是說時遲,那時快,還未容靈雲等上前相助,那雕已放下背上兩個女子,倏地衝霄,飛入煙火之中。靈雲知那異派飛劍頗為厲害,還恐那雕受傷,那雕已將那飛劍用鋼爪抓住。

    再被下面女子劍上發出十來丈長的紫光一撩,立刻煙消火滅,變成頑鐵,墜落地上。

    靈雲見那女子小小年紀,竟是身輕如燕,發出來的劍光,尤為出色,非常忻喜。知道她的敵人,決不肯善罷干休。便招呼眾人,遠遠按落劍光,隱身樹林之內。一來想暗中助那兩個女子一臂之力,二來看看她的本領。

    在林中待了一會,見那雕向那用劍女子要了許多紅色果子吃。金蟬見那雕如此靈異,只喜歡得打跌。待了一會,見敵人無甚動靜,急於要問那兩個女子是否妙一夫人所說的英瓊芷仙,又見那兩個女子要走,再也忍耐不住,不問靈雲同意,首先出了樹林。

    靈雲等也只得跟將出來,靈雲才喊英瓊芷仙留步時,忽然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鬼聲啾啾,天昏地暗。

    金蟬有一雙慧眼,早看見黑暗中一雙奇形怪狀的男女,披頭散髮,施展妖法而來!

    朱文見是妖法,早將她師父的法寶『天遁鏡』放起,發出十餘丈的五色豪光,破了妖法。靈雲等已看出妖人站的方向,各將劍光飛起,靈雲劍快,首先將那女的當胸刺過。那男的妖人,見這些幼年男女,個個厲害,只一照面,也的同伴便被殺死,嚇得心驚膽裂,忙藉妖法望空逃走。

    這裡靈雲等與英瓊通問姓名之後,果然是妙一夫人所說的李英瓊與裘芷仙,俱各心中大喜。英瓊見是同門師姐師兄,喜從天降,雙方施禮,神雕佛奴,也飛了回來。英瓊便問:

    「妖人可曾抓死?」神雕搖了搖頭。知道被妖人逃走,靈雲等俱不知那妖人來歷,只得罷休。

    金蟬若蘭,見那神雕靈慧通神,善解人意,不住上前撫摸它的鐵羽,那雕瞪著一雙金光四射的眼,站在當地,一任二人摸撫,紋風不動,又神健,又馴善,愛得二人都恨不能騎上一回,才趁心願。大家談談笑笑,非常投機,大有相見恨晚之感。

    英瓊芷仙劍術未成,也不同眾人客氣,竟自騎上雕背。靈雲等四人也都隨後飛起,緊隨那雕前後左右,一齊往峨眉飛去。

    那雕兩翼飛程比劍光還快,只因身上背了兩個凡人,禁受不住天風,只得慢慢飛騰。靈雲等又願意同英瓊在一齊走,故爾兩下速度如一,金蟬若蘭,比較孩子氣重,既愛這兩個新同門,又愛那雕,時而飛在雕前,時而飛在雕後,不時同英瓊芷仙二人說話。

    可是雕行迅速,撲面天風非常急勁,英瓊將頭藏在芷仙背後,還能勉強回答。

    芷仙兩手緊攀神雕翅根,被對面天風逼得氣都透不過來,哪裡還回答得出?

    偏偏芷仙天性好高,自從遇救出險以後,覺得自己已非女兒之身,無端受盡妖人糟踐,羞恨欲死。先後遇見英瓊靈雲這一班小輩劍俠,大半都是比她年紀還輕,一個個俱是本領高強,飛行絕跡,美若仙人,英姿颯爽,又是羨慕,又是佩服,越想越自慚形穢,抱定宗旨,到了峨眉,無論如何都要從他們學些本領,巴不得得他們一點歡心才好,見若蘭金蟬飛近身旁問長問短,自已連口也張不開,又怕若蘭金蟑說她大樣,只好點頭微笑,急得渾身俱是冷汗,無計可施。

    李英瓊一旦遇見許多本領高強的同門伴侶,並且可以永久和他們在峨眉一處作伴,再不愁空山寂寡,只喜得心花怒放,洋洋得意。

    六人一雕直飛到天黑,才到了峨眉後山降下。這時候已是星月交輝,天有二更向盡,眾人下了雕背,那大猩猩早在洞門口徘陋瞻望,看見主人同了幾個枷客騎雕飛來,歡喜非凡,迎上前去,跑前跳後。

    英瓊便問:「你早被玉奴抱回來了麼?」那猩猩橫骨已化,能學人言。便學著答來:

    「回來麼!」英瓊大喜。金蟬便道:「你說那猩猩是否就是它,怎麼大得嚇人?」英瓊道:

    「你光說它大,它的心性卻靈巧著哩!」說罷,黑雕陪著白雕,自在外頭盤旋,英瓊便自揖客進洞。

    芷仙在鴨背上坐了這一天,頭量暈腿痠,周身如同散了一樣,看見洞中有一張石床,再也支持不住。眾人進洞觀看,她便躺了下來,看見床側石桌上有一封信。寫著『瓊姐親拆』,知是英瓊的信,便取來藏在身畔,不多一會,竟自睡著。

    眾人回到主洞,齊靈雲細看英瓊,真是一身仙風道骨,神采清爽,目如寒星,光采照人,暗想她並未入門,卻比那修煉多年的人看去功行還要深厚。與若蘭一比,真是一時瑜亮,難定高下。母親說她生具異稟,果然不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