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峨眉教祖 秘傳劍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英瓊目送明珠飛走後,猛想起自己日日想得一位女劍仙作師父,如何自己遇見劍仙,又當面錯過?此人有這般本領,她師父半邊老尼,能為必定尤為高大!可恨自已得遇真機,反前言不對後語,不知亂說些甚麼,當面錯過了良機!急忙高聲呼喚時,雲中白點,已不知去向了!

    英瓊正在悔恨,陡地聽得一聲虎吼,狂風過處,一隻吊睛白額猛虎,渾身黃毛,十分兇猛肥大,大吼一聲,從山坡上縱將下來。英瓊雖然逐日誅妖斬怪,像這樣兇猛的老虎,有生以來,還是頭一次看見。正要拔劍上前,那老虎已離英瓊立的所在,只有十來丈遠近。一眼看見生人,立刻蹲著身子,發起威來,圓睜兩隻黃光四射的眼睛,張開大口,露出上下四隻白森森的大牙。一條七、八尺長的虎尾,把地打得山響,塵土飛揚。

    英瓊已經揚起劍來,百忙中,看到山坡下大樹前,忽然多了一個紅臉道人,手執一把拂塵。

    英瓊劍已揮出,十來丈的紫光。隨手過處,栲栳大的虎頭,立刻削掉下來。那紅瞼道人,一見英瓊手上發出來的紫光,大吃一驚,忙將身子退後,喝問道:「哪裡來的大膽女娃娃,竟敢用劍傷我看守仙府的神虎。」說罷,用手中拂塵,朝著英瓊一指。英瓊立刻覺得頭暈,忙一凝神,幸未栽倒。

    那紅臉道人,叫作鬼道人喬瘦,曾遇異人,學會一身妖法邪術,作惡多端,拂塵一指間,已使上了『顛倒迷仙』的妖法,卻不知英瓊食了許多靈藥朱果,輕易不受尋常妖法所侵!

    妖道喬瘦心中一凜,暗中念念有詞,先用妖法玄女遁將這周圍十里山路封鎖,以防逃去。喝道:「我已佈下天羅地網,小女娃快快投降!隨我進洞取樂!」

    英瓊年幼,不明對方說些甚麼,估量不是好話,罵道:「妖道休走,吃我一劍!」說罷,連人帶劍縱將過去。鬼道人喬瘦見對面這道紫光,似長虹一般飛來,知道長眉真人伏魔雙劍的厲害,難以迎敵,口中唸唸有詞,把手中佛塵,望空一揮,身子立時隱去。

    英瓊躍到道人立的所在,忽然道人蹤跡不見,心中大為驚異。抬頭看了看天色,正是申酉之交,還沒到黃昏時分,眼見這道人白日隱形,越加疑是鬼怪。因聽道人適才說已經擺下天羅地網,便用目往四外細看,四外古木森森,日光斜射入林中,映起一種灰白顏色的濃霧,果有些鬼氣!

    英瓊知道久留必有凶險,無心再追究道人蹤跡,正待退後,忽然一陣狂風過處,把地下沙石捲起數丈高下,恰似無數根木柱一般,豎立著旋轉不定,濃霧也遍地鋪展開來。

    一會功夫,便變得愁雲漠漠,濃霧瀰漫,分不出東南西北,四面鬼聲啾啾,陰風刺骨,旋風濃霧中,陡地現出數十個赤身女鬼,手持白??跳舞,漸漸向英瓊包圍上來。

    英瓊只覺一陣陣目眩心搖,四肢無力,知道是那道人的妖法。本想用手中寶劍,朝那些女鬼斬去。誰知兩隻手,軟得抬也抬不起來,眼看那旋風中的女鬼越跳越近,耳旁又聽有人說道:「女娃娃,你已入羅網,還不放下手中寶劍投降?」

    英瓊聽出那道人聲音,情知難免毒手,正待想一套言語詐降,哄那道人撤去妖法,等他現身出來,再用寶劍飛刺過去,心頭盤算還沒有定,忽見那些女鬼,跳到自己身旁還有兩丈遠近,便自停步不前,退了下去。又聽道人,在相隔十數丈外連聲吆喝,和擊令牌的聲音。

    那令牌響一次,那些女鬼使往英瓊站的所在衝上來一次,可是衝到英瓊站處兩丈以內,好似有些畏懼神氣,撥回頭重又退了下來。

    那道人好似因女鬼不敢上前,十分惱怒,不住把令牌打得山響,但終歸無效。

    英瓊起初非常害怕,及見那些赤身女鬼連沖幾次,都不敢近自己的身,覺得稀奇,猛發現手中這口紫郢,端的是仙家異寶,每當女鬼衝上來時,竟自動的發出兩丈來長的紫光,不住的閃動。無怪那些女鬼,不敢上前。

    英瓊見這等情形,不由放寬了心,膽力頓壯。叵耐手腳無力,不能轉動,否則何難一路舞動行劍,衝了出去!

    那鬼道人喬瘦所用妖法,名為『九天都??、陰魔大法』。原來非常厲害,漫說一個尋常女孩,就是普通劍仙,一經被他這妖法包困籠罩,也沒有不失去知覺,束手被擒的。偏偏英瓊遭逢異數,內服靈藥仙果,外有長眉真人的紫郢劍護身。雖然將她圍住,竟是絲毫侵害她不得,不由得心中大怒!

    當下妖道將頭髮分開,中指咬破,長嘯一聲,朝前面那團濃霧中,一口氣噴了過去,立時便有數十道火蛇飛出。英瓊正在那裡無計脫身,忽見赤身女鬼退去,濃霧中又有數十條火蛇飛舞而來。正不知手中寶劍能否抵禦,好生焦急間,覺得手中的寶劍,猛然用力一掙。英瓊本來手軟腳麻,一個把握不住。寶劍竟脫手飛去,眼看長虹般十幾丈長的一道紫光,直往斜對面霧陣中穿去!

    緊接著耳旁便聽得一聲慘呼。同時那數十條火蛇一般的東西,已逼近英瓊身旁。英瓊四肢無力,動轉不得,相隔丈許遠近,便覺炙膚作痛。在這危機一髮之間,倏地紫郢劍自動飛回,剛覺有一線生機,耳旁又聽驚天動地的一個大霹靂,打將下來。震得英瓊目眩神驚,暈倒在地。

    停了一會,甦醒過來,往四外一看,只見夕陽銜山,暝色清麗,愁雲盡散,慘霧全消。

    自已手腳,也能轉動,面前站著一個雲帔霞裳,類似道姑打扮的美婦人。

    英瓊首先回手去摸腰中寶劍,業已自動還匣,便放寬了心。再打量那道姑,只見道姑含笑站在那裡,綠鬢紅顏,十分端麗,好似神仙中人一般。英瓊摸不清道姑的來路,正要發言相問,那道姑已開口說道:「適才因妖人已死,妖霧未退,才用『太乙神雷』,將妖氣擊散,小姑娘不曾受驚麼?」

    英瓊聽那道姑吐辭清朗,儀態不凡,知是異人,又聽她說妖人已死,才想起適才被妖法所困,後來寶劍飛出時曾聽一聲慘叫,莫非那妖道已在那時被紫郢劍所誅?忙抬頭往前觀看,果然相隔十數丈外一株大樹旁邊,那個道人業已身首異處。

    那道姑又指著紫郢劍道:「姑娘所佩的紫郢劍,乃是我家之物,適才我在雲中看見,疑是來遲了一步,被異派中人得了去,不想落在姑娘手中,可算神物有主。但不知姑娘是否在莽蒼山魈神殿中得來的麼?」

    英瓊見道姑說紫郢,是她家的東西,不禁慌了手腳,連忙用手按定劍把答道:「正是在莽蒼山一個破廟中得來的,你說是你家的舊東西,這樣寶貝,如何會把它棄在荒山破廟之中?有何憑證?」

    那道姑笑道:「小姑娘你錯會了我的意了。此劍原有雄雌之分,還有一口,尚待機緣,才得出世。若非我家故物,豈能冒認?你問我憑證不難,此劍本是長眉真人煉魔之物,真人飛昇以前,嫌它殺機太重,才把它埋藏在莽蒼山中,是個人跡不到之所,外用符咒封鎖,是也不是?」

    英瓊聽了,心中更急,那道姑又道:「彼時長眉真人曾說過:此劍頗能擇主。若非真主人,想得此劍,必有奇禍!果然後來有人聞風前去偷盜,無一個不是失敗和身遭慘死!「英瓊細聽那道姑說話,不似帶有惡意,有好些還與石上之言相合,猜知來人定是一個劍仙。

    她說那劍原是她的,想必不假,低頭尋思了一會,忽然福至心靈,脆在地下,道:」仙師,弟子實是無意中得到此劍,並無人指引!」接著便把前事細說了一遍,然後請問那道姑的姓名,並求收歸門下,伏在地上,不住地叩頭。

    那道姑笑道:「外子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嗽溟,我是也的妻子荀蘭因。你此次險些被人利用,歸人異派,總算你秉賦福澤甚厚,才能化險為夷,因禍得福,我可以收你歸我夫婦門下!」

    看官,這『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正是峨眉派的掌教,是書中極重要的人物,原是四川長壽縣的望族,一心向道,被長眉真人收在門下。法力無邊,妻子妙一夫人荀蘭因,女兒齊靈雲,自小就被佛門高人,神尼優曇,收歸門下,兒子齊金蟬,都是神通廣大,本書中的主要人物。

    當下英瓊見道姑答應,心中大喜,重又叩謝。

    妙一夫人道:「你雖得此劍,不能與它合一,一旦遇見異派中高人,難免不被他奪去,我意欲先傳你口訣,你仍回峨眉,按我所傳,每日對劍修煉,二三年後必有進境,我再引你去見外子,你意如何?」

    英瓊聞言大喜,當下拜了師父,站起身來,又說起自己曾蒙白眉和尚贈了一隻神雕,名喚『佛奴』,騎著它可以飛行空中,還有一個世姊,名叫周輕雲,在黃山餐霞大師處學劍等事。

    妙一夫人笑道:「吾道當興,『三英二雲』,長眉真人這句預言果然應驗。就拿你說,小小年紀,就會遇見這樣多的仙緣湊合!那白眉和尚輩分比我還高,性情非常特別,居然肯把他座下神雕借你作伴,真是難得!但你至少須能將此劍練得能隨意使用,能發能收才行!」

    英瓊聞言笑道:「弟子不知怎的,現在就能發能收了!」

    妙一夫人道:「你哪知此劍妙用!得劍的人如能按照本派嫡傳劍訣勤學苦練,不出三年,便能與它合而為一,能大能小,能隱能現,無不隨心所欲。你所說能發能收者,不過因劍囊在你身旁,劍又由你主動發出,故而殺人之後仍舊飛回,這並不算甚麼,你如不信,只管將你的劍朝我飛來,看看可能傷我?」

    英瓊雖然年輕,心性異常靈敏,這次同妙一夫人相見,憑空從心眼中起了一種極至誠的敬意,完全不似赤城子見面時那般,這也不信,那也不信,又恐寶劍厲害,萬一失手將妙一夫人誤傷,豈不耽誤了自己學劍之路?欲待不從命,又恐妙一夫人怪她違命,把兩眼望著妙一夫人,竟不知如何答覆才好。妙一夫人見她神氣為難,愈發覺她天性純厚,笑道:「你不必如此為難,我既叫你將劍飛來,自然有收劍的本領!你何須替我擔心呢?」英瓊聞言無奈,只得遵命答道:「師父之命,弟子不敢不遵,容弟子跑到遠一點地方飛來吧!」妙一夫人知她用意,含笑點了點頭。

    英瓊連日使用過幾次紫郢劍,知道它的厲害,一經脫手,便有十餘丈紫光,疾若閃電飛出,恐怕夫人不易防備,才請求到遠處去放,心中也未始不想藉此看一看自己師父的本領。

    當下道:「弟子冒犯了!」將身迴轉,只一兩縱,已退出去數十丈遠近,又喊道:」師父留神,劍來了!」??瑯一聲,將劍朝著夫人擲去。

    劍一出手,化為一道紫光,只見從妙一夫人身邊,陡地發出一道十餘丈長的金光,迎了上去,與那道紫光絞成一團。這時天已黃昏,一金一紫,兩道光華在空中妖矯飛舞,照得滿樹林俱是金紫光色亂閃。

    英瓊見妙一夫人果然劍術高妙,歡喜得跳了起來,正在高興頭上,忽然面前一閃,妙一夫人已在她身旁站定,說道:「這口紫郢劍,果然不比尋常,如非我修煉多年,真難應付呢,待我收來你看!」

    說罷,將手往那兩道劍光一指。這兩道光華,越發上下飛騰,糾結在一起,宛似兩條姣龍在空中惡鬥一般。英瓊正著得目瞪口呆之際,忽然妙一夫人將手往空中一指,喝道:

    「分!」那兩道光華,便自分開,接著將手一招,金光倏地飛回身旁不見。

    可是那紫光竟停在空中,也不飛回,也不他去,好似被甚麼東西牽住,獨個兒在空中旋轉不定。英瓊連喊幾次『紫郢回來』,竟自無效!妙一夫人也覺奇怪,知有能人在旁,不敢怠慢,大喝一聲道:「紫郢速來!」

    緊接著,用手朝空中用力一招,那道紫光才慢騰騰,很遲慢的飛向妙一夫人手上落下,妙一夫人隨即遞與英瓊,叫她急速歸鞘,然後朝那對面樹中說道:「哪位道友在此?何妨請出一談!」言還未了,英瓊眼看面前一晃,已站定一個矮老頭兒,笑對妙一夫人道:「果然你們家的寶劍,與眾不同,竟讓我栽了一個小??斗兒!」

    妙一夫人見了來人,連忙招呼道:「原來是朱道友,怎麼如此清閒?來到此地!」一面又叫英瓊上前拜見道:「這位是你朱師伯,單諱一個梅字,有名的嵩山二老之一。」又對矮叟朱梅道:「這是我新收弟子李英瓊,你看天資可好?」

    朱梅瞪著一雙小眼,向英瓊打量一會,向妙一夫人道:「果然好資質你說我清閒?我可剛忙完,成都慈雲寺中一干妖邪,甚至連亙古以來,最兇橫的妖孽,綠袍老祖都請出來了,好不熱鬧!」

    妙一夫人點了點頭,道:「這事已告一段落了,經過如何?」

    朱悔笑道:「真正熱鬧得很,那個在慈雲寺主持的妖孽,瘟神俞德,還是齊魯雙英之一,周淳的夙仇!」

    李英瓊一聽得『齊魯雙英』,心中已是陡地一凜,又聽到了周淳的名字,急道:「師父,可是週二叔有了甚麼危險?」

    妙一夫人道:「你周二叔有一個仇人,叫作俞德,近數年來,拜在西藏妖人毒龍尊者門下,學成了一身本領」英瓊急道:「二叔不會法術,要是被妖人找到」英瓊情見乎詞,朱悔在一旁,呵呵笑了起來,道:「別替他擔心,他自有他的遇合!」

    矮叟朱梅,接著講起成都慈雲寺和妖邪鬥法的經過,事情確在周淳身上而起。

    齊魯只英之一,雲中鶴周淳在離了峨眉山之後,兼程趕路,一日來到一個縣城之中,走到街上,忽然看見前面圍著一叢人在那裡吵鬧。

    他走到近前一看,只見一家店舖的階沿上,坐著一個瘦骨枯乾的老頭兒,穿得很破爛,緊閉雙目,不發一言。旁邊的人,也有笑罵的,也有說閒話的。

    周淳便向一人問起究竟,才知道這個老頭從清早便跑到這家飯舖,要酒要菜,吃了一個不亦樂乎,剛才趁店家一個不留神,便溜了出來,店家早就疑心他在騙吃騙喝,猛然發覺他逃走,如何肯輕易放過?也剛走到門口,便追了出來,正要拉地回去,不想一個不留神,把他穿的一件破大褂撕下半邊來。這老頭勃然大怒,不但不承認是逃走,反要叫店家賠大褂。

    老頭並且還說他是出來看熱鬧,怕店家不放心,故將他的包袱留下。店家進去查看,果然有一個破舊包袱,起初以為不過包些破爛東西,誰想當著眾人打開一看,除掉幾兩碎銀子外,還有一串珍珠,有黃豆般大小,足足一百零八顆!

    於是這老頭格外有理了,他說店家不該小看人,我這麼貴重的包袱,放在你店中,你怎能疑心我是騙酒飯賬?我這件衣服,比珍珠還貴,如今被你們撕破,要不賠我,我也不打官司,我就在你這裡上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