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勇誅山魈 初遇良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英瓊就把這些黃精果品,當作食糧。多少日子,未吃煙火,吃的又都是這種輕身益氣延年的東西,越發覺著身輕神爽,舒適非常。只煩惱這山老走不完。何時才能回到峨眉?想到此間,一發狠,這日便多走了幾十里路。照例還未天黑,便須打點安身之所,誰知這日所上的山頭,竟是一座童山,並無理想中的藏身之處。上了山頭一看,忽見對面有一座峰頭,看去樹木鬱蓊,依稀看見一個山凹,正好藏身隱蔽。英瓊到了那山峰上一看,果然是一片茂林。最奇怪的是茂林中間,卻現出一條大道,寬約兩丈左右,道路中間,寸草不生。那大可二三抱的老樹,連根拔起橫在道旁的,差不多有百十株之多。道旁古樹近根丈許地方,現出許多擦傷的痕跡。英瓊膽大,雖覺深山古林之中,有這樣大道,於理不合,只覺奇怪,也未放在心上。向前望去,這條大路長約百十丈遠,盡頭處是一個小山壁,走近前去一看,原來孤壁峭立,一塊高約三丈的大石,屏風似的橫在道旁。繞過這石一看,現出一個丈許方圓的山洞,心中大喜,不假思索走丁進去,恰好洞旁有一槐七、八尺寬的平方巨石,便在上面睡下。睡到半夜,英瓊彷彿聽見』??瑯『一聲,驚醒一看,天氣昏黑非常。自已心愛的那口寶劍掉在地下,紫光閃閃,半截業已出匣,心想一定是睡夢中不小心翻身時節掉下的。英瓊連日把那口寶劍愛逾性命,便將它還匣,抱在懷中。誰知那口寶劍才一入匣,??瑯一聲,一道紫光,閃出丈許,把英瓊嚇了一跳,疑心那劍又要化龍飛去?驚疑未定間,猛想起常聽爹爹說過;凡是殄奇寶劍,遇到凶險事情發生,必定預先報警!此劍已深通靈性,剛才我睡夢之中,也曾』??瑯『一聲,莫非今晚又有甚麼凶兆,應在我的身上?想到這裡,英瓊便對手中寶劍說道:「你如真有靈應,倘使我今晚要遇見甚麼凶險的事,你就再響一聲!」

    一言還未了,那劍果然又是『??瑯』一聲,出匣半截!英瓊大吃一驚,紫光映處,看見洞口一塊大石,暗想我記得這是昨日進來的洞口,哪裡來的石頭?心中好生詫異,近前一摸,可不是一塊大石!業將洞門封閉,用手盡力推去,這塊石頭,怕沒有上萬斤重,恰似蜻蜒撼石柱,休想動得分毫!

    英瓊急得出了一身冷汗,心中焦急,猛一回首,看見地下一道白光,又嚇了一跳,定睛看時,原來是太陽的光斜射進來。這才明白時間已是不早,由於洞門被石頭封閉,所以顯得黑暗,並不是天還未亮。

    英瓊見洞門被石頭封鎖,便想另覓出路,將紫郢劍取出,舞著劍,藉著劍上發出的紫光尋覓出路,將這洞環行了一遭,不禁大為失望,原來這個洞,竟是死洞。

    英瓊急得像鑽窗紙的蒼蠅一般,走投無路,明知此洞,絕非善地,越想心中越害怕,坐在那塊石頭上,對那石縫中射進來的日光,尋思了一陣。忽然暗罵自己:「蠢東西!又不是不會爬高縱矮,何不從那石頭縫中爬了出去?」

    那塊石頭立腳之處甚多,英瓊用手試了試,將身一縱。已攀住一個缺口,用手一比那個口徑,最寬的所在,才只不到四寸,望倒望得外面,要想出去,卻比登天還難!從那缺口向外望時,猛看見對面山頭上,來了一個巨人。那巨人赤著上半身,空著兩隻手,看他腳下很快,正往這面山頭走來。英瓊心中大喜,正要呼救,猛一尋思,在此山行走多日,並未遇見過人,這山離那對面山頭,怕沒有半里多路,怎麼這人看去那樣巨大?

    而且那巨人並未穿著衣服,不是妖怪,定是野人!想到這裡,不敢出聲,正想之間,那人已走向這邊山上,果然高大異常,那高約數丈的大樹,只齊他胸前。英瓊不禁叫了一聲『噯呀』,嚇得幾乎失手墜了下去!

    再看那巨人時,竟朝石洞這面走來。那沿路大可數抱的參天古樹,礙著一些腳步,便被他隨手一拔,就連根拔起,倒在道旁。

    英瓊這才明白昨日路旁連根拔倒的那些大樹,便是這個怪物所為!雖然心中越發害怕,還是忍不住留神細看。

    這時那巨人已越走越近,英瓊也更加看得仔細。只見這個怪物生得和人差不多,高大得嚇人。一個大頭,約有大水缸大小,一雙海碗大的圓眼,閃閃發出綠光,凹鼻朝天,長有二尺,血盆一般的大嘴,露出四個獠牙,上下交錯,一頭藍髮,兩個馬耳,長約尺許,足長有數尺,粗圓也有數尺,兩手大如屏風,渾身上下長著一身黃毛,長有數寸,從頭到腳,怕沒有十來丈高!

    英瓊看得出了神,幾乎忘記害怕,忽然眼前一暗,一股奇腥刺鼻,原來那怪物已走近洞前。那洞只齊也膝部,外面光線被也身體遮蔽,故爾黑暗。英瓊猛覺得石頭一動,便知危機已逼,不敢怠慢,連忙縱下石來。

    只聽耳旁一聲巨響,眼前頓放光明,洞口石頭已被怪物取開,忙將身縱到隱僻之所,偷偷往外看時,只見洞口現出剛才所見那個怪物的腦袋,兩眼發出綠光,衝著英瓊,齜牙一個獰笑,把英瓊嚇得躲在一旁,連大氣也不敢出。

    幸喜那怪物的頭和身子太大,鑽不進來,只一望間,便即退去,但立時伸進一隻屏風般大,兩三丈長的手臂來。張開有五個粗如牛腿,長約數尺手指的毛手,往英瓊藏身之處抓來。英瓊嚇得心驚膽裂,急忙將身一縱,從那大毛手的指縫中,竄到了洞的左角。

    那大毛手抓了一個空,便四面亂撈亂抓起來。英瓊到了這時,也顧不得害怕,幸喜身體瘦小靈便,只在那大手的指縫中,鑽進鑽出,那怪物撈了半天,忽然縮回了手,又低下頭來看了看,重又將那大毛手伸進洞來。同時震天動地般,狂吼一聲,那條毛手,撈得越發加緊起來。

    英瓊在這危機一髮之間,越加不敢怠慢。在怪人毛手之間,縱過來,跳過去,只累得渾身是汗,腰中又帶著那柄長劍,礙手礙腳。忽然一個不留神,被那柄長劍在兩腿中間一絆,險些栽倒!眼看那大毛手已離身旁只有尺許,稍一遲延,怕不被捏為??粉!

    直到此際,英瓊才猛想起此劍,誅那四個疆??,並不費力。只一轉瞬間,四個雇??

    就散成一堆白骨,它又能夠變化神龍,發出十來丈的紫光。這個怪人緊緊追逼,似這樣逃來逃去,何時是了?自己想是嚇湖塗了,竟會把這樣奇珍異寶忘記!

    想到這裡,手臂一招,寶劍出匣,握在手中,那劍想是知道今日英雄已有用武之地,劍上面發出來的紫光,竟照得全洞皆明!

    劍才出匣,那怪人好似已有了警覺,毛手已待退出洞去。英瓊手中神劍,已不由英瓊作主,劍尖升芒,竟自動的指了過去,紫光影裡,那怪物的大毛手指,已被劍光斬斷兩個下來,血如湧泉一般,直冒起丈許高下。

    那怪物受丁重創,狂吼一聲,那毛手迅速的退了出去。英瓊看見洞口現出亮光,在這間不容髮之間,急智陡生,心想這洞內逼仄,又無出路,那怪物既怕這口寶劍,何不趁他大手退出時,縱到外面,與也分個死活?倘或徼天之幸,將他除去,也好為這附近幾百里的生物,去一大害!

    想到此際,雄心陡起,把適才害怕憂愁之念,化為烏有。

    英瓊生有異稟,心思異常敏銳,她這種想頭,只在一轉瞬間,立時化為行動。

    那怪物原是蹲在地下將手伸進洞中撈摸,被英瓊紫郢劍斬去二指,痛徹入骨。

    剛站起身來,英瓊已在地腿縫中間,縱了出來。

    自古以來,深山大澤,無人跡的深谷古洞,常有許多山魈木客之類,盤踞其中。這個巨人,便是山魈,歲久通靈,力大無比,英瓊所臥的那個石洞,便是也儲藏食物之所。

    也擒來山中野獸生物,便拿來儲藏在內,再用洞口那三丈高下的石屏風來封閉,以防逃逸。昨晚英瓊睡在洞中,被他今晨走過發現。當時不餓,防這小女孩逃走,才用石頭將洞門封鎖。

    那石屏風甚重,何止萬斤,慢說笑瓊,無論有多大力量,也休想推動分毫。他將洞口封閉時節,英瓊得的那口紫郢劍,原是神物,忽然出匣長嘯示警,將英瓊從夢中驚醒。等到英瓊發現洞門被石頭封鎖時,山魈業已回轉。

    照往日習慣,那山魈先低下頭來看一看,再伸手進洞去撈將出來食用,不想會碰在釘子上面,被英瓊紫郢劍削去二指。當下憤怒非常,暴跳如雷,兩個大毛腳頓處,石破天驚,毛手起處,樹飛根絕,這時正用左手拔起一株大樹,想塞進洞去,將仇人搗死,英瓊已從他兩腿中間,溜縱出來!

    山魈低頭一看,怒發千丈,張開屏風般大的大毛手,便來捉英瓊,英瓊出來,先自將身連連數縱,已縱離那山魈數十丈遠。回頭一看,只見那怪物,真生得兇惡高大,自已的頭,僅僅齊他腳踝!瞪著兩隻綠眼,張開血盆大口,伸出兩隻黃毛披拂的大手,追將過來。

    英瓊雖然仗著寶劍的厲害,知道山魈身材高大,力大無窮,倘一不中要害,被地抓著一點,便要身遭慘死!因此不敢造次,仗著身體靈便,只揀那樹林密處,滿樹林亂縱亂跑。

    那山魑見英瓊跳縱如飛,撈摸不著,惹得性發加雷,連聲吼叫追逐,砰匐之聲,震動山岳,英瓊雖然身靈性巧,從清早跳到這正午時分,他累得力盡神疲。

    末後一砍,那山魈好似有點氣力不佳,追逐漸慢,英瓊剛穩身在一株大樹身後,縱到那枝葉密處藏躲,山魈好似不曾看見,背朝著英瓊,在那四外尋找。英瓊暗喜那怪物不曾看見,正想喘息片刻,用一個甚麼巧招,將他斬首。

    誰知那山魈極其狡猾,英瓊劍上的紫光,更是一個特別記號,人到那裡,升到那裡,他見英瓊縱上樹去,故意用背朝著英瓊裝作向前尋找模樣,身子卻漸漸往英瓊磁身處退來。

    這樹雖然高大,也只齊山魈頸邊,英瓊喘息甫定,見山魈退離樹旁,不過數丈,伸手可到,雖然以為怪物並未看見自己,卻也不敢怠幔,正要往別的樹上縱去,誰知山魑離樹已近,猛一回頭,狂吼一聲,伸開兩隻長有數丈的毛手,往那株大樹抱來!那樹被山魈一抱,樹枝吱吱連聲,響成一片,紛紛折斷!

    英瓊正站在離地三、四丈高下的樹枝上,剛要往上縱起時,忽見那怪物加飛一般旋轉身子,連人帶樹抱來,不由大吃一驚!知道中了怪物的詭計,急忙一個鷂子翻身,溜下來,離地丈許,將兩腳橫起,往樹身一蹬,化為『水蛇撲食』,橫著身子,斜穿出去。

    那怪物緊抱樹身,正在找尋,並未發覺英瓊溜將下來,這正是絕好下手機會,稍縱即逝,怎敢怠慢!她腳剛沾地,便用力一踮,一式『燕子穿雲』,將身縱起,有四五丈高下,一橫手中紫郢劍,用盡平生之力,奮起神威,就勢朝那山魈身後攔腰斬去!

    英瓊手才起處,那寶劍已化為一股十來丈長的紫光,脫手飛去。連那山魈和那株大樹,迅速一繞。英瓊在空中使不得力,原是藉勁使勁,把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忽見手中寶劍,憑空脫手飛出,疑心自己使過了勁,一時失手,大吃一驚,『噯呀』一聲,一式『風捲殘花』,倒翻??鬥,剛要落下覓路逃生,耳旁猛聽那怪物狂吼一聲,嚇得英瓊心瞻皆裂!

    接著又是轟隆叭叉幾聲巨響,樹身折斷,地下塵土騰起有兩三丈高下,震得英瓊目眩神昏,心搖體戰,落地時節,一個站立不穩,僕在地上,嚇暈過去!

    待了一會,她才甦醒過來,覺得身旁腥味撲鼻,身上有好幾處濕陰陰的,疑是自己落在山魈手中。急忙偷眼一看,見山魈業已齊腰斷成兩截,死在地下。身上的血竟像山泉一般,直往低窪處流去。她正倒在一個血泊之中!知那怪物,已被自己紫郢劍所斬,好不高興!

    但一想到寶劍化為紫光飛出,只怕又化龍飛走了,心中又好生難過,掙扎站起身來,腰間劍匣點地,猛地見劍仍好端端在劍匣之中,抽出一看,紫光閃閃,耀目生花!

    英瓊這才知道自己所得的這口紫郢劍,是通靈的神物,更是欣喜莫名!

    英瓊雖斬了山魈,但也不敢久留,急急向前走出,慌不擇路,山岳連綿,也不知身在何處,等到肚子餓了,伸手一摸,懷中赤城子所給的何首烏,已然失去,正在找尋山果充飢,忽見一個孔穴。

    那個孔穴旁邊,有一塊奇形怪狀的大石,石上面有一株高可一丈,紅得像珊瑚的小樹,朱??翠葉,非常修潔。樹上面結著十數個血也似的通紅、有桂圓般大小的果子。

    英瓊奇怪那樹,生平從未見過,加同會長在石頭上面,伸手採下果子,剖將開來,白仁綠子,鮮??非常。食在口中,甘芳滿頰,可惜不多,只有十來個,一氣吃完,覺得滿腹清爽,精神頓漲,把先時的??勞,一掃而空,知是山中奇珍。此際,英瓊自然不知那未果是仙家妙品,三十年才結一次果,也是她機緣湊巧,得以遇上。

    吃了果子,英瓊再細看這塊奇石,只見這塊奇石約有兩丈高下,形狀突??峻削,上豐下銳,遍體俱是玲瓏孔竅,石色碧綠如翠,非常好看。

    英瓊賞玩著,轉到石後,只見有一截二尺見方平圓的面積,上名刻著『雄名紫郢,雌名青索,英雲遇合,神物始出。』四句似篆非篆的字,下面刻著一道細長人眉,並無款識,猛想起腰中的劍,正名『紫郢』,原來是口雄劍!還有一口雌劍,名叫『青索』,『英』是自已的名字,那『雲』不知是何人?

    她心中納罕,但也找不出答案,繼續向前走去,到了一處林外,休息片刻,又拔劍出鞘,舞動起來。

    正在這時,忽見遠遠空際,銀雁般的一個白點,朝峰頭飛來,漸飛漸近,英瓊已然看清飛來的是個白衣女子,知是劍俠一流。心中大喜,正要高聲呼喚,眼前一道電閃似的,那白衣女子,已然降落下來。站在她面前含笑說道:「這泣姊姊,我是武當山縹緲兒石明珠,適才送義妹申若蘭回雲南桂花山練劍,路過此山,見姐姐舞劍,這劍光芒異特,看來竟比我的飛劍還要勝強十倍,並且叫妹子認不出是哪一家宗派來!是以不次冒昧,尚請原諒!」英瓊見那白衣女子,年紀約有二十左右,英姿颯爽,談吐清朗,又有那絕跡飛行的本領,早已一見傾心。

    但是記得李寧常說:人心難測,這口寶劍,既然她連聲誇讚,比她飛劍還強,萬一被她起了覬覦之心,前來奪取,自已別無本領,如何抵敵?

    不如先哄她一哄,然後見景生情,再說實話。主意打定後,先將寶劍入鞘,然後近前含笑答道:「妹子李英瓊,師祖白眉和尚,偶從峨眉來此閒遊,此劍名為紫郢,也是師祖所賜。請問姊姊師父何人?」

    石明珠聞言,陡地一驚道:「原來姐姐是白眉老祖高足!家師武當山半邊老尼。尊劍名為紫郢,不知是否長眉真人舊物?聞說此劍已被長眉真人在成道飛升時,用符咒封存在一座深山的隱僻所在,除峨眉派教祖乾坤正氣妙一真人外,無人知道地址。當時長眉真人預言,發現此劍的人,便是異日繼承峨眉道統之人,怎麼姐姐又在白眉老祖門下?好生令人不解!

    姐姐所得,如真是當年長眉真人之物,仙緣真個不淺,可能容妹子一觀麼?」

    英瓊就是怕來人要看她的寶劍,偏偏明珠不知她的心意,果然索觀,心中雖然不願,但不好意思不答應。心想著明珠說話神氣,不像有甚麼虛為,只得大著瞻子,將劍把朝前,道:「請姐姐觀看!」

    明珠就在英瓊手中,輕輕一拔,日光下一道紫光一閃,劍已出匣。這劍真是非常神妙,不用的時節,一樣紫光閃閃,冷氣森森,卻不似對敵時,有長虹一般的光芒。石明珠將劍拿在手中,看了又看,說道:「此劍歸於姊姊,可謂得主!」

    她正在連聲誇讚,忽然仔細朝英瓊瞼上看了看,又把那劍反覆展玩了一陣,笑著對英瓊說道:「我看此劍,顯然是個奇寶,但姊姊自身的靈氣尚未運在上面,未能身劍合一。難道姊姊得此劍的日子並不多麼?」

    英瓊見她忽發此問,不禁吃了一驚,又見明珠手執寶劍,不住地展玩,並不交還,大有愛不忍釋的神氣,她既看出自己不能身劍合一,自已的能耐,必定已被她看破。萬一看出自已沒有能為,強奪了去,萬萬不是人家對手,如何是好?可是在人家未表示甚麼惡意以前,又不便遽然反臉,當時要還!心中好生為難,急得頭紅瞼漲,不知用甚麼話答覆人家才好。

    英瓊情急到了極處,不禁心中默祝道:「我的紫郢寶劍,快回來吧,不要讓別人搶了去啊!」剛剛心中才想完,那石明珠所持的紫郢劍,忽地一個顫動,一道紫光,滋溜溜地脫出了石明珠的掌握,直往英瓊身旁飛來。『??瑯』一聲,自動歸匣。喜得英瓊心中怦怦跳動,只是不敢現於辭色,反倒作出些矜持的神氣來。

    石明珠見英瓊小小年紀,一身仙骨,又得了長眉真人的紫郢劍,心中又愛又欽??,無意中看出劍上並沒有附著人的靈氣,原想問明情由,好替英瓊打算,所說的話本是一番好意。誰想英瓊聞言沉吟不語,忽地又將劍收回,以為怪她小看人,暗用真氣將劍吸回。她卻不知此劍靈異非常,英瓊暗中默祝生效。心想這不是自已用五行真氣練成身劍合一的劍,而能用真氣吸回,自已學劍多年,尚無此能力。自己不合把話說錯,引人多心。

    石明珠心中思索,又見英瓊瞪著一雙秀目,望著自己,一言不發。在英瓊是因為自己外行,恐怕把話說錯,被人看出馬腳,多說不如少說,少說不如不說,只希望將石明珠敷衍走了了事,石明珠哪裡知道!

    也是合該英瓊不應歸人武當派門下,彼此才有這一場誤會。石明珠見英瓊訕訕的,不便再作久留,只得說道:「適才姝子言語冒失,幸勿見怪!改日峨眉再請教吧!」

    英瓊見她要走,如釋重負,忙道:「姊姊美意,非常心感,我大約在此還有些耽擱,姊姊要到峨眉看望,下半年再去吧!」明珠又錯疑英瓊表示拒絕,好生不快,鼻孔裡似應不應地哼了一聲,腳微頓處,化為一道白光,破空而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