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綠毛殭屍 紫郢神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神雕在英瓊肘下,猛把頭一低,離開英瓊懷抱,長鳴一聲,破空而去。英瓊眼望那兩隻雕,比翼橫空,雙雙升入雲表,不見蹤影。

    英瓊天真爛漫,與神雕佛奴相處多日,情感頗深。這時離別,心中難受已極。

    一個兒空山吊影,無限悽惶。悶了一陣,回到洞中,取出父親的長劍,到洞外空地上,練習起來。正練得起勁之際,忽覺身後一陣冷風襲來,連忙回頭看時,只見身後站定一個遊方道士。那道士黃冠布衣,芒鞋素襪,相貌十分猥瑣。英瓊見他瞼上帶著一種嘲笑的神氣,心中好生不悅。怎奈平日常聽父親說,這山崖壁立千仞,與外界隔絕,如有人前來,定非等閒之輩,因此不敢大意。當下收了招數,朝那道人問道:「道長適才發笑,莫非見我練得不佳麼?」

    那道人聞言,臉上更現出鄙夷之色,狂笑一聲,道:「豈但不佳,簡直還未入門呢!「英瓊見那道人出言狂妄,不禁心頭火起。暗想我爹爹和周叔父,也是江湖聞名的大俠,縱橫數十年,未遇過敵手;劍法即使不佳,怎麼連門也未入?這個窮老道,竟敢這般無禮!

    分明見我孤身一人在此,前來欺我。

    她正在心想著,那道人好似看出她的用意。說道:「小姑娘,你敢莫是不服氣麼?你小小年紀,我如真同你交手,即使勝了你,也被各派道友恥笑。我讓你佔一個便宜,我站在這裡,你儘管用你的劍向我刺擊,加果能沾著我一點皮肉,便算我學藝不精,向你磕頭陪罪。

    如果你的劍刺不著我,我只要朝你吹一口氣,便將你吹出三丈以外,那你就得認罪服輸,由我將你帶到一個所在,去給你尋一位女劍仙作師父,你可願意?」英瓊聞言,正合心意,答道:「道長既然如此吩咐,恕弟子無禮了。」說畢,立時右手捏著劍訣,朝著道人一指,腳一點,縱出去兩三丈遠,使了一個大鵰展翅的架勢,倏地一聲嬌叱,左手劍訣一指,起右手,連人帶劍,平刺到道人的胸前。

    這原是一個虛招,敵人如要避讓,便要上當,如不避讓,就勢實刺過來,一樣可以傷人。

    那道人見劍到,形若無事,並不避讓。英瓊心想這個道人不躲我的劍,必是倚仗也有金鐘罩的功夫。他就不知道我爹爹這口寶劍,是吹毛斷鐵的利器!他雖然口出狂言,但與我並無深仇,何苦傷他性命?莫如點他一下,只叫也認罪服輸便了。

    說時遲,那時快,英瓊想到這裡,便將劍尖微一偏,朝那道人左肩上劃去。劍離道人身旁,約有寸許光景,英瓊忽覺得劍尖,好似碰著甚麼東西擋住。這擋回來的阻力,有剛有柔,難以捉摸,非常強大,幸喜自己只用了三分力,否則受了敵人這個回撞力,恐怕連劍都要脫手!

    英瓊心中大驚,知道遇見了勁敵。腳一點,燕子穿雲勢,縱起兩丈高下,倏地一式黃鵠摩空,旋身下來,又往道人肩頭刺去。

    可是這次,竟與上次一樣,劍到近道人身上,便撞了回來,休說傷人皮肉,連衣服都挨不著一點。英瓊又要防人家還手,每一個招勢,俱是一擊不中,就連忙飛縱出去。似這樣刺了二三十劍,俱都沒有傷著道人分毫,英瓊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她見每次上前去,道人總是用眼望著自己。及至劍刺向他,他又回轉身來,只不還手而已。英瓊忽然大悟,心想這道人不是邪法,定是一種特別的氣功,他見我用劍刺到哪裡,他便將氣運到哪裡,所以刺不著也!一想及此,登時思出一個急招來。

    這一次出手,故意用了十分力量,先一式野馬分鬃,暗藏神龍探爪之勢,刺向道人胸前。劍離道人寸許光景,已將進力收回,猛的提氣,縱起二丈高下,又換一式魚鷹入水,看上去好似朝道人前面落下,重又用劍來刺,其實內中,還藏著變化。

    那道人已目不轉睛,看英瓊是怎生刺來。英瓊離那道人頭頂三、四尺左右,倏地將右腳踏在左腳背上,已變成燕子三抄水之勢,藉勁一起,反升高了尺許。招中套招,借勁使勢,身子一偏,猶如風吹落花,疾加鷹隼,一個倒??,頭朝下,腳朝上,起手中劍,使了五成力,一招織女投梭,刺向道人後心。這幾下倏起倏落,佳妙絕倫。

    英瓊心想這次定然成功,忽見一道白光一晃,耳聽『??』的一聲,手中寶劍,好似撞在甚麼兵刃上面。心中大驚,一式猿猴下樹,手腳同時沾地一翻,倒縱出去有三丈遠近,仔細看手中劍時,且喜並無損傷。

    英瓊心中驚疑不定間,那道人已走將過來,說道:「我倒想不到你小小年紀,會有這般急智。竟看出我用混元氣功夫,御你的寶劍,設法暗算我。若非我用劍護身,就幾乎中了你的詭計!現在你的各種縱招,都使完了,你還有同話說?快快低頭認輸吧!」

    這時李英瓊已知來人必會劍術,已是劍仙一流人物。要照往日心理,遇見這種人,正是求之不得。不知今日怎的,見這道人,心中老是厭惡。知道要用武力對付,定然不行。暗恨神雕佛奴,早不走,晚不走,偏偏今天走了,勞我遇見這個無賴老道,沒有辦法。心中一著急,幾乎流下淚來。

    那道人又道:「你敢莫是還不服氣麼?我適才所說,一口氣,便能將你吹出數丈以外,你可是要試驗之後,再跟我去?」

    英瓊這時,越覺那道人討厭,漸漸心中害怕起來,哪裡還敢試驗?便想用言語支吾過去。想了一想,說道:「弟子情願認罪服輸。弟子自慚學業微末,極想拜一位劍仙作師父。

    但是家父下山訪友,尚未回來。二則我有一個同伴,也恰好離去。想請道長寬我一個月的期,等家父回來,稟明了再去,道長你看如何?」

    那道人聞言,哈哈笑道:「小姑娘你莫要跟我花言巧語了。你父親與你重逢,至少還得二、三十年。你想等那個扁毛畜生回來保你駕麼?憑它那點微末道行,不過在白眉和尚那裡聽了幾年經,難道說還是我的對手麼?」

    英瓊心中更驚,那道人又道:「我的道號叫赤城子,是崑崙九友之一。我生平最不願收徒弟,這次受我師姊陰素棠之託,前來渡你到她門下。這是千載一時的真機,休要錯過了。

    異日後悔!」

    英瓊見他說出自已來歷,知道不隨他去,一定無法抵抗。他雖然討人厭煩,也許他說那個女劍仙是個好人,也未可知,莫如隨他去見了那女劍仙,再作道理。

    主意打定後,便道:「道長既然定要我同去見那泣女劍仙,我也無法。只是這位女劍仙,是個甚麼來歷,尚請告知!」

    赤城子道:「那女劍仙名喚陰素棠,乃是崑崙派中有名的劍仙。隱居在雲南邊界,修月嶺、棗花崖。」英瓊又問:「那女劍仙陰素棠,她可能教我練成飛劍,在空中飛行麼?」赤城子道:「怎麼不能!」

    英瓊靈機一動,道:「我想起來了,你是她的師弟,當然也會飛劍,你先放出來我看一看,是甚麼樣子?如果是好,不用你逼我去,我一步一拜,也要拜了去的。」

    赤城子呵呵笑道:「這有何難?」說罷,將手一揚,便有一道白光,滿空飛舞。那道白光,冷氣森森,寒光耀眼。赤城子手指指定了那道白光,白光飛向崖旁一株老樹,只一繞,將老樹憑空削斷,倒將下來。一根斷枝,飛到一株老梅旁邊,打落下無數梅花來。花雨過處,白光陡然斂去不見。赤城子仍舊沒事人一般,站在那裡。

    這一番奇景看了,歡喜得英瓊,把適才厭惡之念一概打消,興高采烈,當下便改了稱呼,喊赤城子做『叔叔』。又急著問上雲南,得去多少天?赤城子笑道:「哪用多少日子?

    你緊閉雙目,休要害怕,我們要走了!」說罷,一手將英瓊挾在脅下,喊一聲起,駕劍光騰空飛去。

    英瓊見赤城子有這麼大本領,越發深信不疑。她向來瞻大,偷偷睜眼往下界看時,只見白雲繞足,一座峨眉山,縱橫數百里,一覽無遺,好不有趣。不消幾個時辰,池不知飛行了千百里,越過無數的山川城郭,漸漸近黃昏,尚未到達目的地。

    天色黑下來,天上的明星,比較在地面看得格外明亮。英瓊自出世以來,幾曾見過這般奇景,正在心頭高興,忽見對面雲頭上,飛過來數十道各種不同顏色,閃亮奪目的光彩,就像赤城子的劍光一樣,赤城子喊一聲不好,急忙按下劍光,到一個山頭降下。

    英瓊舉目往這山的四面一看,只見山環水抱,??谷幽奇,遍山都是合抱的梅花樹,完全是江南仲春天氣。迎風??角邊上,隱隱現出一座廟宇。

    赤城子又向天空望了一望,急忙忙的帶了英瓊,轉過??角,直往那廟前走去。

    英瓊近前一看,這廟並不十分大,廟牆業已東坍西倒,兩扇廟門中有一扇倒在地下,門上面的漆,已脫落殆盡。

    走進去一看,院落內有一個鐘樓,四扇樓窗,也只剩下兩扇。樓下面大木架上,懸著一面大鼓。鼓上的紅漆,卻是鮮靈奪目。隱隱還可望見殿內停著幾具棺木,陰森可怖。這座廟想是多年無人主持,故而落得這般衰敗荒涼。赤城子在前走,正要學足進廟,猛看見廟中這面大鼓,咦了一聲,面色一變,忙又縮腳回來,伸手挾著英瓊,飛身穿進鐘樓裡面。

    英瓊正要問也帶自已到此則甚?赤城子連忙止住,低聲說道:「適才在雲路中,遇見我兩個對頭,我要去迎敵。這裡有兩枝同首烏,是罕見的仙藥,你餓時吃了,可以三五日不飢。此處已是雲南,這山名為莽蒼山。這座廟,並非善地,你不可任意行動?」

    赤城子說完,放下兩枝巨如兒臂的何首烏,不俟英瓊答言,一道白光,凌空而去。

    英瓊心高膽大,見赤城子的行動,果然是一位飛行絕跡的劍仙,已經心服口服,本想問也對頭是誰,為何將自己放在這座古廟內時,赤城子業已飛走。無可奈何,只得在鐘樓中,等候他回來再說。

    當下目送白光去後,回身往這鐘樓內部一看,只見蜘蛛在戶,四壁塵封,當中供的一座佛龕,也是殘破非常。英瓊幾次想到廟外,去看看山景,都因為赤城子臨行之言,不敢妄動。

    漸漸天色更黑,赤城子還未見回轉。覺著腹中飢餓,便將何首烏,取了一枝來吃。一入口滿嘴清香甜美,非常好吃。才吃了半枝,腹中便不覺餓了。英瓊恐怕赤城子要三二日才得回來,不敢任意吃完,便將餘下的一枝半何首烏,仍藏在懷中,將佛前浦團上的灰掃淨後,坐在上面歇息。

    那時一輪明月,正從東山角下升起,清光四射,照得廟前空地上,千百株梅花樹上,疏影橫斜,暗香浮動,一陣陣幽香,時時由風吹到,令人心曠神怡。

    英瓊畢竟是孩子心性,老想到廟外去,把這月色梅花賞玩個飽。待了一會,忍耐不住。

    鐘樓離地三、四丈,梯子早已坍塌。但英瓊自在峨眉練輕身之術,受了他父親的高明指點,早已練得身輕加燕,哪把這丈許高廟牆放在心上?當下站起身來,腳一踮,已由樓窗縱到廟牆,又由牆上縱到廟外。見這廟外的明月梅花,果然勝景無邊,有趣已極。

    直觀賞到半夜,赤城子還未回來,李英瓊心中也有點焦急,緩緩走回破廟去,才走到鐘樓面前,便看見架上那一面大可數抱的大鼓,鼓上面好似貼著一些字紙,看來十分怪異。英瓊暗想這座破廟內,到處都是灰塵滿布,單單這面大鼓,紅漆如新,上面連一星星灰塵都沒有,真是奇怪。又見那鼓棰掛在旁邊,看來又大又重,便想去取過來看看。

    才走出一步,猛聽得殿內啾啾兩聲怪叫。夜靜更深,荒山古廟之內,聽見這種怪聲,不由得令她毛髮直豎。猛想起剛才進廟時,彷彿看見廟中停有幾具棺材。赤城子臨行時,又說此非善地,越想心中越覺害怕。

    她忍不住偷眼往毆內看時,月光影裡,果然有四具棺材。一具的棺蓋,已倒在一邊,但是並無動靜,英瓊略覺放心,也無心再去玩那鼓棰。正要返回鐘摟時,適才的怪聲又起,啾啾兩聲,便有一個黑東西,飛將出來。

    英瓊大吃一驚,不管三七二十一,只一縱,便上了牆頭,定眼往下看時,原來飛出來的是一個大蝙蝠!倒把自已嚇了一大跳。不禁『呸』了一聲,連自己也覺好笑。

    她心神甫定,忽又聞一陣奇腥,隨風吹到,耳旁微聞一種氣息咻咻的呼聲。英瓊此時已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圓睜雙目,四下觀看,並無動靜。只道自己神虛膽怯,正要由牆上,縱到鐘褸上去,忽聽適才那一種呼吸聲,就在腦後,越聽越近,猛回頭一看,不禁嚇了一個膽裂魂飛!

    原來在她身後,正站著一個長大的骷髏。那骷髏兩眼通紅,渾身綠毛,白骨峋嶙,伸出兩隻鳥爪般的長手,在她身後作勢欲撲!那廟牆缺口處,只有七、八尺的高下,正齊那怪物的胸前。

    英瓊本是要拔身向樓上縱去的,陡地看到那怪物,嚇了一驚,腳便落了空,幸喜身子早是往上縱出的勢子,忙亂驚惶中,頓生急智。趁雙腳還未著地之際,左腳在右腳上面,藉勁使勁,身子仍疾拔而起,到了鐘樓上面。

    英瓊剛剛把腳站穩,便聽見下面殿內的棺木,發出軋軋之聲,響了一會,又聽見『砰』

    地一聲大響,那是棺材蓋落地的聲音。接著又是三聲巨響過去,再看剛才那個綠毛槓眼的怪物已繞道前門,進到院內,直奔鍾褸跳來,口中不住的吱吱怪叫。

    一會功夫,殿內也跳出三個同樣的怪物,俱是綠毛紅眼,白骨峋嶙,一個個伸出鳥爪,朝著英瓊亂叫亂迸,大有欲得而甘心的神氣。

    英瓊雖然膽大,在這種情形下,也不由得嚇了一身冷汗。幸喜那鐘摟離地甚高,那四個怪物,看來雖然兇惡,身體卻不靈便,兩腿筆直,不能彎轉,這樣朝上直跳,離那鐘樓還有丈許,就不得不落下來。

    英瓊見那些怪物,不能往上高躍,才放了一些寬心。驚魂乍定後,便想尋一些防身東西在手上,以備萬一。轉身在鐘樓上到處尋覓,忽然看見神龕以內,那佛像的肚上,破了一個洞穴,內中隱隱發出綠光,極其異特。

    忙伸手往佛肚皮中一摸,掏出一個好似劍柄一般的東西來。那東西上面有一道符??,非金非石,形態古雅,綠黝黝發出暗綠光彩,其長不到七、八寸。

    英瓊在百忙中,也尋不著甚麼防身之物,便把它拿在手中再說,再回頭往樓下看時,那四個怪物,居然越跳越高,幾次跳離樓窗,只有三、四尺光景。但差這數尺,總是縱不上來。八隻鋼一般的鳥爪到處,把鐘樓上的木板,抓得粉碎墜落。

    那四個怪物,似這般又跳了一會,見目的物終難到手,為首的一個好似十分暴怒,忽地狂嘯一聲,竟奔向鐘樓下面,去推那幾根木柱。看那情形,要把鐘樓推倒,將樓上人跌下地來,再行抓來嚼吃。

    其餘三個怪物,見為首的如此,也上前幫忙,鐘樓年久失修,早已朽壞,那四個怪物,又全都力大無窮,哪經得起他們幾推幾搖,把鐘樓的木柱,推得東倒過來,西倒過去!

    英瓊見勢危急,將身立在窗台上面,準備鐘樓一倒,就飛身縱上牆去逃走。主意才得拿定,忽地吱喳一聲,一根大柱,已然倒將下來。

    英瓊知道樓要倒塌,更不怠慢,腳一踮,使到了繭牆上面。她知道怪物不能跳高,見那大殿屋脊,也有三丈高下,便由牆頭縱了上去,悄悄伏在殿脊上面。定神往下偷看時,忽聽沙沙嘩嘩之聲,接著震天的一聲巨響,一座鐘樓,竟整個被怪物推倒下來!

    接著,又是『咚』地一翌,一根橫樑倒下,恰好插在那面紅鼓上面,將那光澤鑑人的一面大紅鼓,穿了一個大洞。

    那四個怪物,起初推樓時節,一心一意在做破壞工作,不曾留心英瓊逃走,及至將樓推倒,便往瓦礫堆中尋人,只見八隻鋼爪起處,月光底下,瓦礫亂揚,斷木飛舞。四怪物翻了一陣,尋不見英瓊,便去拿那面鼓來出氣,連撕帶抓,把那面鼓拆了個粉碎。

    英瓊人在屋脊,但見月光下英瓊的人影卻在地上,叫怪物看到,抬頭發現英瓊的藏身所在,這四個怪物,互相吱叫了數聲,竟分四面,將大殿包圍,爭先恐後,往殿脊上面搶來。

    有一個怪物,正立在那破鼓面前,大概走得心急,一腳??虛,被那鼓的鼓膛,絆了一腳。

    原來這四個怪物,是年代久遠的殭屍,雖然行走如飛,只因骨架僵,除雙臂之外,其餘部分,俱都不大靈活,跌倒在地下,急切間不容易爬起。

    餘下那三個怪物,已有兩個抓住殿前瓦攏,要縱上殿脊去。英瓊百忙中,想不出抵禦之法,便把殿頂的瓦,揭了一疊,朝那先爬上來的兩個怪物頂上打去。

    只聽吧叉連聲,打中了怪物,那怪物叫了兩聲,越加憤怒,但並不曾傷著他甚麼,那殿年久失修,椽樑均已腐爛,那怪物因為抓住瓦攏,身子懸在空中,一使勁,整個瓦攏都被扯斷,連那怪物一齊墜跌下去。

    英瓊這時,知道身在險境,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一見怪物跌下,剛打算覓路逃走,忽見在破鼓堆中跌倒的那個怪物,從那破爛鼓架之中,拾起一個三尺來長,四五寸方的一個白木匣兒來。匣兒上面,隱隱看得出畫有符??。

    這類殭屍,最是殘忍凶暴,見要吃的生人不能到手,又被那木匣絆了一腳,越加憤怒,不由分說,便把那木匣拿在手中,一抓一扯,便將匣分成兩半。就在此時,只見木匣破處,滋溜溜一道紫光衝天而起,圍著那怪物腰間只一繞,一聲慘呼,那怪物已分成兩截,倒在地下!

    從那房攏墜下的兩個怪物,跌倒在地,立時爬起,正要還往上縱時,忽聽同伴呼聲,三個怪物,一齊回頭看時,月光底下,一團青絹紫霧中,現出一條似龍非龍的東西,如飛向他們飛來。

    那三個怪物想是知道厲害,顧不得再尋人來吃,一齊拔腿便逃,那條紫龍如閃電一般捲將過來,到了三個怪物的身旁,一捲一繞,立時一陣軋軋聲,三個怪物便成了一堆白骨骷髏,拆散在地。那龍殺了四個怪物,昂頭向上,箭也似疾向屋脊上竄了上來。英瓊在屋脊上只顧看那怪物與龍爭鬥,竟忘了處境的危險,直到紫龍向上飛來,才想起那幾個怪物,不過是幾具死人骸骨,年久成精,又不能跳高縱矮,自己有輕身的功夫,還可以躲避,這條妖龍,一眨眼的功夫,便將那四個怪物除去,自必更加厲害,還不逃走,等待何時!

    想到這裡,便用力一縱,先上了廟牆,再跳將下去。這時那條龍已到她身旁不遠處。

    英瓊只覺一陣奇寒透體襲來,大驚失色,一面打著寒戰,一面亡命一般逃向廟前梅林之中。

    那條龍離她身後,約有七、八尺光景,緊緊追趕。英瓊回頭看那條龍,長約三丈,頭上生著一個三尺多長的長鼻,渾身紫光,青煙圍繞,看不出鱗爪來。英瓊急於逃命,不敢細看,因為那龍身體長大,便尋那樹枝較密的所在飛逃。

    這時已是二更過去,山高月小,分外顯得光明。廟前這片梅林約有三浬方圓,那龍的紫光過處,梅枝紛紛墜落,吱喳有聲,聲勢威猛。

    英瓊看那龍緊追身後,嚇得心膽皆裂,不住地暗罵:「赤城子牛鼻老道,把我一人拋在此地,害得我好苦!」正在捨命奔逃之際,忽見面前梅林更密,一株大可數抱的悔樹,正在自己面前,便將身一縱,由樹椏中縱了過去。

    她奔走了半夜,滿腹驚慌,渾身??勞,下地時不小心,被一塊山石一絆,一個失足,跌倒在地,手足癱軟,動轉不得。再看那條龍,也從樹椏中竄將過來,不禁長嘆一聲,道:

    「我命休矣!」

    這時英瓊神疲力竭,別說起來,連轉身都不能夠,只好閉目等死。誰知半天不見動靜,只聽風聲呼呼,前面的梅花樹,劇烈震動,震得梅花如雪如霧,紛紛飛舞。定睛向前看時,那條龍想是竄得太急,夾在那大可數抱的梅樹中間,進退不得,正在猛烈來回搖擺。

    英瓊驚魂乍定,知道此乃天賜良機,顧不得渾身酸痛,站起身來,便想尋一塊大石,將那龍打死。可是這山上的石頭,最小的都有四、五尺高,千百斤重,無法應用。英瓊看那龍越掙越疾,那株古梅的根,也漸漸鬆了,眼看就要被那龍掙脫!

    她正在一塊大石旁邊,一著急,隨手將適才得來的劍柄,往那石上打了一下,一面說道:「糟了!」言還未了,鏗然一聲,那五、六尺方圓的巨石,竟自隨手而裂!英瓊起初疑是偶然,又拿那劍柄去試別的大石時,無不應手而碎,才知自已在無意中,得了一個奇寶,心中高興莫名。

    這時,那龍搖擺得越加厲害,左近百十株梅花,隨著龍頭龍尾,上下起伏,好似雲濤怒踴一般。忽然,那龍首尾兩頭著地,往上一拱,那一株大可數抱,蔭被畝許的千年老梅,竟被帶起空中十餘丈高下!

    那龍在空中一個盤旋,便把夾在它身上的梅樹震跌下來,那未離枝的梅花,怎經得這般劇烈震撼?紛紛脫離樹枝,隨風輕??,宛轉墜落,五色繽紛,恰似??了一天花雨。月光下看去,分外顯得採豔奪目,直到樹身著地之後約半盞茶時,花才降完!

    英瓊雖在這驚惶失措之間,見了這般奇境,也不禁神移目眩。說時遲,那時快,那龍擺脫了樹,頭一掉,便直往英瓊身畔飛來!英瓊猛見紫光閃閃,龍已飛到身旁,知道危險之極,只得順手把手中拿的劍柄,當作平時用的金鏢,不管三七二十一,朝著那龍頭打去,依稀見劍盒脫手,化為一道火光,打個正著,同時聽鐺鐺兩聲,紫光連閃,目為之眩,耳為之震。

    英瓊明知這個妖龍,決非這一下可以解決,手中又別無器械,正在惶急,猛見立的所在旁邊,有兩塊巨石,交處如洞,高約數尺,當下也無瑕計及那龍是否受傷,急忙將頭一低,縱了進去。英瓊急於逃命,去勢極急,卻未料這洞甚淺,一縱進去,猛地撞在石上。她早已心力交瘁,精??力盡,如何還經得起這一撞,連聲都未出,就昏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英瓊才悠悠醒轉,睜開眼時,日光已從石縫中射將下來。

    英瓊還怕那妖龍在外守候未走,不敢輕易走出洞去,悄悄站起身來猶覺著週身發疼!

    英瓊定了定神,偷偷往外一看,日光已交正午,梅花樹上,翠鳥喧鳴,空山寂寂,除泉聲鳥鳴外,更無別的絲毫動靜。

    於是斂氣屏息,小心走出洞去。只見遍山梅花盛開,溫香馥郁,直透鼻端,有時枝頭微一顫動,便有三兩朵梅花下墜,格外顯出靜中佳趣。

    英瓊小心翼翼向前走,剛剛走離那兩塊大石,只有丈許遠近,日光底下,忽見一道紫光一閃!疑是妖龍尚未逃走,嚇得撥轉身,回頭便逃!跑出去百十步,不見動靜,心中生疑,又悄悄一步一步走近來看,只見那道紫光,奪目無比,紫艷靈的光芒,寒意森森,逼人而來,映日爭??。

    英瓊膽子本大,再近前一看,原來紫光閃耀的,是一柄長劍。忙取在手中一看,那劍的柄,竟與昨日在佛像肚中所得的一般無二,劍頭上刻著『紫郢』『註:「郢」音引,古地名,屈原九章中有『哀郢』篇,這裡,『紫郢』是劍的名字。『兩個篆字。這劍柄怎會變成一口寶劍?英瓊百思不解!拿在手中試了一試,非常稱手,心中大喜,隨手一揮,便有一道十來丈長的紫色光芒,自劍尖直射出來,光芒之盛,把英瓊嚇了一大跳,幾乎脫手將劍拋去,見這劍如此神異,又試丁試,果然一舞動,便有十餘丈的紫色光芒,發自劍尖,映著日光,耀眼爭輝!不禁旺喜莫名。她心中暗忖,只可惜這樣一口干將莫邪般的寶劍,竟沒有一個劍匣,未免缺陷。她在無意中得著這樣神奇之物,不由膽壯起來。心想既有劍,難道沒有匣?何不在這山上到處尋找?尋得著也未可知!當下仍按昨日經行之路尋覓,尋來尋去,尋到那株臥倒的梅樹根前,她已然走了過去,忽覺手中的劍,不住地震動,回頭一看,日光底下,見樹隙中好似一物放光。進前一看,樹隙縫中,正夾著一個劍匣。這才恍然大悟,昨晚鼓中的龍,就是此劍所化。劍能化龍,自是異寶,英瓊心中又是喜歡,又是害怕,喜的是得此神物,帶在身旁,從此深山學劍,便不畏虎狼妖鬼;怕的是萬一此劍晚來作怪,豈不無法抵禦?一面想,一面仔細看那劍柄,卻與昨日所失之物,一般無二!英瓊陡地記起昨晚曾用此劍柄去打妖龍,覺得發出手去,化為一道火光,莫非此寶便是收伏那龍之物?想了一會,用手中劍一揮,將樹斬斷,落下劍匣,將劍插入匣內,恰好天衣無縫,再也合式不過。她心中高興到了萬分,又將劍拔出練習劍法,只見紫光閃閃,起自劍尖,映著日光,幻出無邊異彩!她練了一會,已是未末申初,赤城子卻還不見迴轉,想起昨晚遇險情形,心中猶有餘悸,不敢在此停留,決計趁天色未黑,離開此山,往回路走。她心想赤城子同那女劍仙,既想收我為徒,必然會再到峨眉尋我,我離開此地,實在為妖怪所逼,想必也們也不能怪我!

    主意拿定後,看了看日影,便由山徑小路往山下走去。李英瓊哪裡知道這莽蒼山,連綿數百里,她又不明路徑,下了一個山,又上一個山,有時把路徑走錯,又要辨明風向日影,重走回來,似這樣登峰越嶺,雖然她身輕如燕,也走得渾身是汗。直走到天色黃昏,僅僅走出去六、七十里。夜中無法認路,只得尋了一個避風所在,打睡一宵。似這樣山行路宿了十幾天,依然沒有走出這個山去。且喜所得的紫郢劍,並無變化,一路上也從未遇見甚麼鬼怪豺虎,而且這山景物幽美,除梅林常遇得見外,那黃精、何首烏、松仁、榛栗,及許多不知名好吃的異果,卻是遍地皆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