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經理室的門才關上,正在察看銅器的老婦人,就戴上了一幅老花眼鏡。她的動作是自然而然的,完全沒有引起別人的懷疑,而在她戴上了老花眼鏡之後,眼鏡架上的小型收聽器,就可以使她聽到年輕人和經理在經理室中的對話了。

    她首先聽到年輕人在問,道;「我不但希望看著資料,而且,也希望看一看實物。」

    經理像是遲疑了一下,道:「可以的,但是這件東西,實在太珍貴了,它應該是無價之寶,現在我們的訂價,雖然是天文數字,不過——」

    年輕人道:「是的,我明白。」

    經理又道:「事實上,歷年來,我們為了這面護心鏡,所付出的保險費,也超過10萬鎊了,保險公司和我們有一個協定,就是任何人要看這面寶鏡的話,至少要有四個以上保險公司的密探在場。」

    年輕人「嘿」地一聲,道:「原來那麼麻煩,那我還是先看資料再說。」

    奧麗卡公主皺了皺眉,古董店方面的防衛,如此之緊,看來就算要以已經購買了兩件寶物建立起來的信用,以假的去換真的,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公主接著聽到書櫥打開了的聲音,紙張回動的聲音,和年輕人與經理在討論著那面護心鏡的事。

    約過了5分鐘忽然聽得「砰」的一聲響,接著是年輕人道:「對不起,弄髒了你的地毯!」而經理則道:「不要緊!不要緊!」公主不禁微笑起來,她知道年輕人又在出什麼花樣了。

    足足半小時後,年輕人才從經理室走了出來,經理在後面恭送著,道:「如果你有興趣看一看寶物,請和我預先約定時間。」

    年輕人答應著,道;「好的,我回去和我的家族,商量一下!」

    他走了出去,公主隨即也站了起來離開。那老頭子直了直身子,買了一件小小的銀器,也離開了古董店。

    年輕人和公主在轉角處會合,一起進了車子,直駛回酒店,公主在車中,除去了化裝,回復了本來面目,而年輕人的化裝,在三天之內,是無法消除的,所以他看來仍然像是一個印度人。

    一進了酒店的房間,公主便轉身,雙手抱住了年輕人,輕輕吻了他一下,年輕人當然知道,當公主雙手環著自己之際,已經將領後的偷聽器,取了回去。

    公主輕盈地轉著身,道:「有什麼收穫?看來好象什麼成績也沒有。」

    年輕人也笑著,指著公主道:「你錯了,收穫大到不能再大!」

    公主揚著眉,以一種十分倘妙的神情,望定了年輕人,年輕人說道:「我趁經理在找資料之際,弄翻了一杯酒,而又趁他在收拾酒杯之際,我偷了一份整個古董店的保安裝置圖樣。」

    年輕人自上衣袋中,取出了一份折疊的圖樣來道:「如果你以為我在開玩笑,你可以看看這個!」

    公主一伸手,將圖樣攤了開來,一共是十張極薄的紙張,公主迅速地看了一遍,臉上仍然充滿了不信任的神色,道;「不可能的,這樣重要的文件,有了這些圖樣,那十件寶物,幾乎已等於一大半到了手中,你是怎麼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弄到手的?」

    年輕人道:「運氣不錯,我在經理找資料的時候,發現所有的資料櫃上的抽屜,全有標籤註明抽屜內放的是什麼,只有一個小抽屜沒有,我先趁著經理講話的時候,背對著抽屜將鎖弄開,然後,當他俯身去拾杯子這際,我拉開抽屜——」

    他講到這裡,略停了一停,笑道:「拉開抽屜一看,我就知道,那是什麼了,你想既然我有那麼好的運氣,何必再客氣!」公主歡欣地叫著,又抱住了年輕人,送上了深深的一吻。

    年輕人輕輕拍著公主柔軟的腰肢,道:「來,我們來研究一下那十張圖樣,我想,如何取得寶物,在這十張圖樣上,都可以有了答案了。」

    年輕人料得不錯,每一張圖樣,展示一件寶物的防盜裝置,圖樣上展示的複雜裝置,簡直是任何巧手妙盜的陷阱,如果不是有這些圖樣,敢說世界上任何一個竊賊,都無法將十件寶物之中的任何一件弄上手的。

    他們一張一張地研究著,公主的神情,越來越是興奮,她的鼻尖上,因為興奮,而流出了細小的汗珠,她不住用潤濕的手心,握著年輕人的手,使得她看來,更加動人,她不住地說道:「我們可以成功!」

    年輕人道:「如果能給我進入店堂1小時的時間的話!」

    公主眨著眼,道:「什麼意思?」

    年輕人輕按一下公主的鼻尖道:「你忘了在古董店裡,有十二名24小時不停的守衛。」

    公主皺了皺眉,說道:「你要多少時間?」

    年輕人指著那些圖樣道「在熟悉了那些裝置,再配備了應用的工具,我想至少仍需要1小時!」

    公主的眉心還打著結,但是過了不久,她就高興地笑了起來,道:「令他們昏迷1小時,不就是解決問題了麼?」

    年輕人揚了揚眉,道:「那自然是最簡單的辦法,可是這樣一來,伊通古董店的失竊案,不是立即被人知道了?這並不是我們想的。」

    公主揮著手,她的神情仍然極其興奮,道:「反正遲早要知道的,我們可以完全不破壞防盜裝置,而我們又有贗品放回去,古董店方面,一定以為我們無功而退,而當這消息傳到盧拉酋長的耳中之際,他卻可以知道,我們的確採取過行動,而且成功!」

    在公主說話之際,年輕人一直「晤晤」地點頭表示同意,而要令那十二名守衛昏過去,是很容易的事,第二天,公主就將之佈置好了,她將強力的麻醉氣壓縮劑,放進了古董店的空氣調節系統之內,又在氣罐上,附上了無線電控制的裝置,將遙控裝置控制,隨時可將罐蓋打開,將麻醉氣體,送人店堂之中。

    年輕人也在忙他的,他在準備著一切應用的工具,自然有相當多的時間,他並不是和公主在一起,不過公主好象很放心。年輕人自然知道公主放心的原因。

    公主放心年輕人自己去行動,是因為他相信她放在年輕人身上的愉聽器,一直未曾為年輕人所發覺。

    年輕人在這兩天之中,曾和他的叔叔見了一次面,將他的計劃,和他叔叔講了一遍。他叔叔沒有什麼表示,只是用一種奇妙的眼光望著他。

    年輕人自然知道,他叔叔用這樣的眼光望著他,是什麼意思。

    事實上,每當夜色來臨,他和公主一起回到了酒店之中,給緒蜜愛之際,他自己的心情,也同樣微妙,好幾次,他幾乎要放棄自己的計劃了。但是,他還是忍住不出聲,等候那一晚的來臨。

    那一晚,是他們開始行動的一晚。

    午夜才過,一輛小型的貨車,緩緩轉過了街角,停在離伊通古董店不遠處,年輕人穿著清潔工人的服裝下了車,打開貨車後面的門,先拉出了一輛推車,然後,將兩隻看來像垃圾筒一樣的鐵筒,搬了下來,放在推車上。那時,車子開始後退,退到了街角。當車子後退著,經過年輕人的身邊之際,年輕人和駕車的公主,交換了一下眼色,各自點了點頭。

    年輕人推著車幾前走去,公主打開了無線電遙控儀,按下了一個掣。

    街上很靜,隔相當時候,才有一輛牢疾駛而過,年輕人來到了古董店門口,看了看手錶,已經過去了3分鐘,古董店中十二名守衛,應該已經昏過去了。

    他更走近門口,迅速地弄開了門,拉著車子,走了進去,在進去之前,戴上了防毒面具,一進門,他就看到,十二名守衛,有的伏在櫃上,有的躺在地上,有的倒在沙發上,全都昏睡了過去。

    年輕人仍然推著車子慢慢向前走著。

    在貨車上的奧麗卡公主,與其說她緊張,不如說她正處在極度興奮狀態之中。

    她看著手錶,年輕人進古董店,已經15分鐘了,他應該已換了兩件到三件珍物了,她自然看不到古董店內的情形,但是在年輕人下車之際,她又將偷聽器附在他的衣領上,這時,她可以聽到年輕人在弄開防盜裝置時發出來的種種聲響,而她心中在想的是:就算對你最親密的戰友,也該有一點小小的秘密。時間慢慢過去,過了半小時候之後,才有兩個警察,慢慢地踱了過去。一點緊張也沒有,1小時之後,店門打開,年輕人又推著車子,從容地走了出來。

    當年輕和公主來到了碼頭,將兩只大鐵桶,由哥耶四世幫著,一起搬上一艘早已停泊在那裡的高速遊艇,立時向外駛去之際,古董店的警鐘,才大鳴特鳴,不到5分鐘,幾乎有上百個警察,趕到了古董店。

    而當年輕人。公主和哥那四世,已經在公海中行駛之際,他們在收音機中,聽到了倫敦電台的廣播。廣播稱,竊賊利用麻醉氣體,使得伊通古董店的十二名守衛,昏了過去,估計在店內逗留了1小時之外,但是由於店內超卓的防盜措施,以致使得進入的歹徒,一無所獲,店內一點損失也沒有云云。

    公主一面聽廣播,一面在甲板上跳著舞,看她的樣子,高興得想飛了起來。

    遊艇的性能十分好,直航阿拉伯海,那兩隻鐵桶中,放著年輕人換出來的八件寶物,哥耶四世好幾次要打開來看看,都被公主和年輕人阻止了,因為東西是盧拉酋長的,他們不想東西在送到盧拉酋長面前之際,有任何的損壞和意外。

    在海中航行的那二十天,實實在在是極其快樂的旅程,藍天碧海,醇酒美女,奧麗卡公主用她比酒還濃的風情,使得年輕人陶醉。

    遊艇一進入阿拉伯海,盧拉酋長派來的水上飛機就來了,他們三人登上了水上飛機,直飛至盧拉酋長統治的那一塊土地,他們進了盧拉酋長的皇宮,由酋長親自率領七位他最得寵的美女出來迎接。盧拉酋長一見到哥耶四世,就哈哈大笑道:「你們幹得太好了,倫敦方面的消息說,一點也沒有損失!哈哈,當我的博物院落成,展出那十件珍寶之際,看看蘇格蘭場首腦的那些臉色吧!你們真是天才!」

    哥耶四世和公主都微笑著,年輕人則看來,有著他的一份矜持。

    酋長在他的私室中,打開了那兩隻鐵箱,將換來的八件珍寶,一件一件拿出來,仔細地欣賞著,讚不絕口。公主在這時道:「酋長,我們只到手八件珍品,那柄寶刀和皇冠,事實上是這位先生買來,再送給你的!」

    酋長慷慨地道:「你花了多少錢買的,我照價還給你,多少錢?」

    年輕人說了一個數字,盧拉酋長立時召來他的財政部長,全數照付,第二天,年輕人先告辭離去,他和公主約定在巴黎見面。可是,年輕人沒有赴約,他失約了!

    年輕人沒有到巴黎去,當公主在香樹麗舍大道等他的時候,他和他的叔叔,正在芬蘭中部,一個恬靜得像是世外桃源的山中小湖上盪舟。

    年輕人的神情,看來有點憂鬱,他叔叔抽著菸斗,望著他,道:「照說,盧拉的博物館,還要兩年才開幕,要到那時候,才能知道你根本沒有換走古董店的珍寶,只是將哥耶四世製造得維妙維肖的贗品,原封不動地運了出來,你為什麼不去見她?」

    年輕人苦笑一下,一槳划下去,將碧綠的湖水,划開了一道痕,他吸了一口氣,道;「我只收取我被人利用應得的報酬,不想負債!」

    老人家笑了一笑,道:「你想想,當盧拉酋長請了專家來鑑定他的展品,而結果發現是假的之際,他會怎麼樣?」

    年輕人笑道:「可能永遠不將石油賣給英國!」

    老人家笑了起來,又道:「你是不是覺得,當你在經理室中,和經理提到,有人要打他藏寶的主意,勸他和你合作的時候,他答應得是不是太爽快了一點?」

    年輕人揚了眉,叫了起來,道:「叔叔,你——」

    老人家攤了攤手,道:「是的,早一天,我和他見過面,已經將情形向他說了一遍,要說服這個頑固的老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直到我當著他的面,在30分鐘之內,沒有觸動警鐘,而將那面護心鏡弄了出來,他才算是服貼!所以,你去找他的時候,他其實早已知道了你的身份,而將圖樣給了你!」

    年輕人頓了一頓,說道:「圖樣是真的?」

    老人家道:「100%是真的。」

    年輕人吸了一口氣,說道:「那麼,我實在想不出,你有什麼法子,在30分鐘之內,不觸動防盜裝置,而能盜到護心鏡!」

    老人家吸了一口煙,噴了出來,道:「我生日的時候,你送了我一柄寶刀,須知道我年輕雖然大,但仍然寶刀未老!」

    年輕人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手勢,用力划著槳,小船在湖水中,迅速向前盪了出去!——

    (本篇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