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獅心王理查,是英國歷史上。著名的驍勇善戰的國王,他的戰甲上的護心鏡,直徑10寸,外層鑲有三圈寶石,一共是81顆,其中有27顆,已經失去。那是理查王在作戰時,中了敵人的矛和箭,才失去的,為了紀念當時戰情的慘烈,一直沒有補鑲上去。而鏡面上,也幾乎佈滿了凹凸不平的痕跡,來源和失去的寶石一樣。如果說,這面護心鏡是勇敢和信心,以及勝利的象徵,當然絕不為過,但現代社會的人,究竟現實得多了,就憑這些,自然不能使這面護心鏡有那麼高的價錢,使那面護心鏡成為伊通古董店的十大珍藏的原因,這是因為護心鏡是兩層的,兩層之間,有半寸的空隙。傳說理查王相信鑽石是最堅硬的東西,代表永遠不斷,絕對的勝利,所以在這個夾層之中,他用了72塊琢成長方形的鑽石來填充。

    這是一個傳說,這面護心鏡在一百多年前,再次被發現,又被鑑定為的確是獅心王理查戰甲上的寶物之後,一直被各種各樣的人所珍藏,也沒有什麼人為了夾層裡的鑽石,而將製作精巧的護心鏡弄毀過,也就是說,沒有人真正見過夾層中的那些鑽石,伊通古董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在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收藏家手中,以高價買到了這面護心鏡。

    當時,轟動考古學界的是,伊通古董店的主人,為了這面護心鏡的真偽,和傳說中夾層中的鑽石的問題公開作過研究。

    專家利用調光透射,證明在兩層八分之一寸厚的鋼片的夾層之中,的確藏有鑽石,而且,還測出了它們的折光重量,每一顆不多不少,是80米拉,總重量是5760卡拉。

    當年輕人研究著有關這面護心鏡的資料之際,他心中不禁有點懷疑,盧拉酋長想得到那些古董,究竟是不是為了那一批世上不可能再有的鑽石?

    當年輕人在仔細閱讀那些資料之際,他是在離伊通古董店不遠處,一家幽靜的咖啡室內,而奧麗卡公主,則遵守著她的誓言,就在年輕人的對面。

    年輕人足足有1小時沒有抬起頭來望她一眼,以致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兩個顯然已經退休了的老婦人,正在竊竊私議,覺得很奇怪,何以這個黑頭髮的小伙子可以忍得住那麼久不看他美麗女伴一眼。

    年輕人看著資料上,和和那護心鏡原來大小一樣的彩色圖片,他自然也看到過哥耶四世的假製品,他不能不說一句,哥耶四世是一個天才;鏡上的凹痕,大小、深淺,幾乎完全一樣。

    他曾進過伊通古董店兩次,在第二次進去的時候,他已經是另有目的而去的,雖然事情後來的發展,和他的預料完全不一樣,但是當時,他也曾想留意那面護心鏡,因為那是十大珍藏中最貴重的一件。

    但是他卻沒有看到那護心鏡在什麼地方。那護心鏡自然是在古董店內,因為只怕世界上再也沒有比放在那古董店裡更安全的地方了,可是,它放在什麼隱蔽的地方呢?是不是也和其它的珍藏一樣,有著直通經理室的傳送設備呢?自己要將真的掉換出來,應該如何去進行才好?

    年輕人想到了這一連串問題,不由自主,苦笑了起來。

    自然,以他在那古董店中信用而論,他是可以逞自走進古董店去,向經理要求看那面護心鏡的,他也毫不懷疑自己,可以用最簡單的方法,就在看的時候,以假換真。可是如果是那樣的話,事發之後,他一定會受到懷疑,古查店的經理會將他的樣子講出來,專業人士會畫出九成像他的圖形,全世界的警察,會將他當作外來的太空人一樣地對付他,保險公司的密探,會像影子一樣地跟著他,一句話,他完了!

    簡單的辦法不能使用,那麼當然只好偷進去了!年輕人想到這裡,苦笑了一下,站了起來。

    他站起來,奧麗卡公主,她站了起來,年輕人向她攤攤手,作了一個公主可以明白的神情,公主又坐了下來,年輕人離開了座位,向咖啡店的店堂後走去。

    他在洗手間內,花了10分鐘的時間,10分鐘的時間不算很長,而當他從洗手間走出來以後,證明他那10分鐘的時間,完全沒有白費。

    他的樣子,已經徹底改變了,他的頭髮,變得捲曲濃密,那決不是戴上去的假頭髮,只有最拙劣的化裝術才使用假頭髮,因為只要是細心一點的人就可以看得出來,那是一種特殊配方的藥水作用,這種藥水,可以使得毛髮看起來濃稠,而且使毛髮較細的部分收縮,以致令得頭髮變得捲曲。

    他的膚色,看來也黝黑得多,簡直是一種深棕色,那也不是化裝油彩的作用,而是一種不脫色的染料所造成的效果。

    那種不脫色的染料,稀薄如水,一塗上皮膚,在72小時內,除非將皮膚揭下來,否則,無法令之褪色,而且,這種染料,含有相當濃烈的鹼性,對皮膚有一定程度的傷害,也就是說,它會使皮膚收縮變得粗糙,皮膚上的汗毛變得突出,毛孔變粗的效果。

    年輕人的眼睛,也變成了一種濃濁的黃色,不是原來的棕色,那也不是有色隱形眼鏡的作用,而是他服下了適量的顛茄之後的自然反應。

    更難得的是,他的身上,還隱隱散發著一種體臭,那種味道:「當別人和他距離接近時,就可以明顯地嗅得出來,那實在是很容易,用一滴有這種氣味的液體,化在水中,用這種水來洗一洗手,就可以達到目的了。」

    換言之,當年輕人自洗手間中走出來的時候,10分鐘的時間,已經使得他變成一個印度人!雖然印度早已滑了四個階級,但是印度還是世界上貧富懸殊,距離最大的地方,說得更精確一點,年輕人自洗手間出來之後,已經變成了一個一望而知是出身十分高貴的印度人。

    年輕人離開了洗手間,並不走店堂,而是繞過了一個堆放雜物的天井,到來了後門前,他輕輕地推開後門跨了出去。

    當他輕輕跨出去之時.他的心中,還在高興,因為奧麗卡公主,還在店堂中等著他,儘管10分鐘的時間太長,已經足以令得她起疑了,可是卻還未必想得到,他已經溜之大吉了。

    不過,年輕人那種想法,只不過維持1秒鐘,他前腳才跨出去,奧麗卡公主的手臂,就已經插進了他的臂彎之中!

    年輕人「哼」地一聲,道:「我應該從前門走出去的。」

    公主笑著,道:「你從前面出去,我就會在前門等你。」

    年輕人苦笑著沒說話。

    奧麗卡笑了起來又道:「我不會分身術,可是我會想,你進去了那麼久,一定是想擺脫我,你猜我一定會在後門等,所以你大可在前門出去,不過你料到了這一點,想我也能料到這一點,所以你從後門走,因此我就在後門等你!沒說錯吧?」

    年輕人用印度語說了一句,道:「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公主也用同樣的語言,回答了他一句,道;「你懂的,只不過你希望自己不懂。」

    年輕人轉頭望著公主,再沒有話可說了。

    奧麗卡公主顯得十分高興,高興得就像是一個在遊戲中獲勝了的小孩子一樣,他們一起走出了後巷,年輕人停下來道:「真抱歉,我還是要離開你,我要到古董店去,進行工作,你沒有化裝,不能去。」

    公主爽氣地道:「我同意,我可以在外面等你,我將那面護心鏡的複製品帶來了,你可要帶去?」

    年輕人向公主提著的大型手袋,望了一眼,並不立即回答,燃著了一支菸,吸著,等到煙灰有1寸長之際,他才道:「暫時不用吧,你不能希望第一次,就將一件最貴重的東西換出來的。」

    公主似笑非笑地望著年輕人,年輕人突然變得輕鬆起來,道:「你雖然比以前聰明得多了,可是任何人,絕無法聰明到了可以看穿他人心事的地步。」

    公主像是有點傷感,道:「你像能夠的!」

    年輕人搖著頭道:「我也不能,譬如說,我就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愛我!」

    公主還沒有出聲,年輕人已經轉過身,以十分輕盈的步伐,過了馬路著他走過去的方向,他是直向著伊通古董店走去的,而奧麗卡公主,也一直到目送他進了古董店,才慢慢過了馬路。

    在走進古董店前的半分鐘,年輕人自袋中取出了一隻巨大的紅寶石戒指,戴在手指上,那自然是一顆真正的、紅得令人心直向下沉的紅寶石,如果你要使伊通古董店的老闆,相信你是他的一個大主顧,那麼,你就不要想用一顆假的寶石來騙過他的眼神。

    年輕人推門,走了進去,和以前兩次一樣,店堂聽人不多,一個店員笑著,迎了上來,年輕人用標準的牛津英語道:「我要見你們的經理。」

    印度雖然落後,但是印度的貴族和宮豪的子弟,卻全出身在英國的最高學府,這一點自然是不能忽略的。

    店員恭敬地答應了一聲,道:「請等一等!」

    在年輕人停留在店堂內的那1分鐘內,他又再度打量了一下店堂中的情形。

    一切防盜的裝置,是不是可以應付,固然是一個問題,但是看來,那還不是主要的問題,防盜裝置不論如何精密巧妙,全是機械裝置,而機械裝置,是人設計出來的,也一定可以對付。

    現在看起來,最難對付的,還是遍佈在店堂之中,24小時都在警戒著的那十六名護衛人員,要進入店堂而不被他們發覺,簡直不可能。

    年輕人在柔軟的沙發上坐下,並沒有多久,經理就從經理室中,走了出來。當年輕看到他的時候,想起自己如果成功,當這位對古董有著如此熱切愛好的老人,發現自己的藏品,全是假貨的時候,一定會哀傷欲絕,那種哀傷,可能不是任何數量的金錢所能彌補的,想到這件事,他心裡覺得很不是味道。

    他做過很多在法律上來說,是絕對不允許的事,但是他行事,他不會太去計較,他自己的良心是不是允許,才最重要。

    然而,現在這件事,他的良心,是不是允許他去這樣做呢?

    年輕人還未曾得到確切的答案,經理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向前他伸出手來,年輕人也伸出手來,和經理握了一握,同時,欠了欠身——欠身,是表示他是學過上流社會薰陶的禮貌,而並不站起來,那是表示他特殊而尊貴的地位,這正是他要給經理的印象。

    在經過了幾句不相干的寒暄之後,經理望著年輕人,年輕人也提出了他來的目的,道;「聽說貴店,藏有我們祖先的一頂皇冠?」

    古董店經理,發出了「啊」地一聲,然後,他立即為自己的失態道歉,道:「對不起,閣下應該說,我們曾經藏有一頂印度孔雀王朝時代的皇冠!」

    年輕人揚了揚眉,神情失望而略帶疑惑,經理攤了攤手,道:「昨天,那頂皇冠,賣給了一位王子。」

    年輕人道:「王子?什麼王子?」

    經理道:「我不知道,但這位王子,向我們買了兩年珍品,還有一件,是波斯王的佩刀。」

    年輕人臉上失望的神色更甚,道:「那樣說來,已經沒什麼曾經是帝王使用過的東西,值得我要的了。」

    經理忙道:「不,閣下可曾經聽說獅心王理查的護心鏡,那是真正的無價之寶!」

    年輕人的心裡,嘆了一口氣,剛才的疑惑,現在可以說已經有了答案,用詭計去對付這樣一個容易上鉤的人,那實在是不能容許的事情。

    他略停了一停,在那短時間中,經理又說了些有關那護心鏡的話,年輕人有點心不在焉,所以,他看到古董店的門推開,有兩個人,一先一後,走了進來,先推開門的,是一個老頭子,老頭子推著門,讓一個老女人先走進來自己才跟著進來。

    老婦人一進古董店,就和一個店員熟絡地招呼著,那店員也立時迎了上去,年輕人心中嘆了一聲,那收集中國銅器的老婦人,奧麗卡公主。

    而接著進來的那個老頭子,年輕人才向他看了一眼,就不禁笑了起來。

    說實在的,年輕人完全不能憑著那老頭子的面貌,認出他是什麼人來,可是那老頭子的口中咬著一隻煙斗,那隻煙斗,年輕人是認得出來的,年輕人忍不住微笑起來了,那是因為他叔叔來了。

    年輕人自己已獨當一面,已經於過許多驚天動地的事,但是當他一看到他叔叔也到了的時候,他就有說不出來的快慰,好像再困難的事,也變得很容易了。

    老頭子進來之後,只是向年輕人略望了一眼,就自顧自走了開去,去看拿破崙時代的法國銀器去了,而奧麗卡公主化裝的那個老婦人,在店員的陪同下,在年輕人身邊經過之後,向年輕人眨了眨眼。

    年輕人報以一個淡淡的微笑,古董店經理的神態,有點激動,重複著說道:「對不起,你錯了,屬於皇族的室物,世界公認的,應該是獅心王理查的護心鏡,夾層中有著大塊鑽石的那一個護心鏡!」

    年輕人又在心中嘆了一聲,古董店經理真正是一個極其誠實的人,用詭計去對付那樣誠實的人,那是無論如何說不過去的。

    年輕人搖著頭,道;「我也聽過那護心鏡的傳說,不過,到現在為止。誰也未曾看到過那夾層中的鑽石,只不過是傳說而已。」

    古董店經理的臉,有點脹紅,他用極堅決的語氣道:「靠現代科學儀器的幫助,事實上,根本不必打開夾層,就可以知道裡面的鑽石,是世所罕有的奇珍,如果你有興趣,可以看一看有關它的資料。」

    年輕人一面聽著經理講著話,一面在注意著四周圍的情形。

    薑畢竟是老的辣,他叔叔進來之後,連看也沒有向他多看一眼,可是奧麗卡公主卻有點沉不住氣,頻頻向他望過來。

    年輕人心中迅速轉念著,他已經有了決定,所以,他接受了經理的提議,點了點頭,轉身和經理一起向經理室走了過去。

    在走向經理室的時候,年輕人又向奧麗卡公主看了一下,他預期公主會有一下震動的,但公主卻完全若無其事。

    奧麗卡公主完全沒有反應,年輕人倒不禁震動了一下,因為他進古董店來,公主也跟進來,可知她真的是在實行她的「寸步不離」的辦法,照說,他和經理一起進經理室去,她一定會感到憤怒的,但是她卻一點表示也沒有,那是為什麼?

    年輕人其實只想了幾秒鐘,就已經明白了,他知道,一定是剛才公主挽著他的手臂,一起自後巷中走出來的時候,已經在他的身上,放下了小型的偷聽器,她不怕他暫時離開,因為她可以聽到他和經理在講些什麼。

    在經理推開門,先走進經理室,而他跟著走進去之後,他已經發現那小型偷聽器的所在之處了,那是在他的後衣領之內。

    年輕人只是伸手摸到了那小型偷聽器,並沒有立時將之取下來,因為那具小型偷聽器,對他已經決定的計劃,有極大的用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