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現在,事情已經毫無疑問了,他們是有買主的,而且買主,或者說,幕後主使人,催得十分急,一個月的限期,實在太長了,但如果先有一把寶刀,再有一頂皇冠,去應付一下的話,一定可以獲得日期上的寬限。

    年輕人站了起來,道:「現在就可以,這些偽製品,現在全歸我處理了。」

    他轉過頭去,直視奧麗卡公主,有點憤怒道:「從現在起,請你別跟蹤我!」

    奧麗卡公主的聲調,軟膩而甜蜜,她道:「當然,我不會跟蹤你,因為從現在起,我會一直和你在一起寸步不離。」

    年輕人怔了一怔,公主的手臂,已經插進了他的臂彎之中,道;「正如你所說,我變得聰明了!如果我不在你身邊,我就不知道你在於些什麼,而每次,當我不知道你幹些什麼時,我總是一無所獲。」

    年輕人笑了起來,道:「好吧,只要你喜歡!」

    他挽著公主,走了出去,他們離開了哥耶四世郊外的那幢房子,又來到了伊通古董店,古董店的經理,一看到他們兩人,把臂而來,立時現出會心的微笑,而且還趁公主不注意,向著年輕人眨了眨眼。

    經理帶著他們,參觀了另外八件奇珍,年輕人和公主都很有興趣地聽著,年輕人問了一句,道:「要是有人想到貴店十大珍品的全部,那麼,他應該是什麼樣的人?」

    經理笑了起來,馬屁十足,道:「當然,是像王子殿下那樣,對人類的文化藝術,有著深切愛好的人。」

    年輕人聳了聳肩,在店裡盤桓了將近1小時,而且對其中巴比倫空中花園時期留下來一具殘缺的雕刻,表示了極大興趣之後,取了皇冠,離開了古董店。

    在古董店外,年輕人將那頂皇冠,交給了哥那四世,哥那四世捧著那頂皇冠的時候,手有點發抖,年輕人卻態度自若,和公主一起回到了酒店——或者說,他想不出如何擺脫公主的方法,所以只好讓公主跟到了酒店之中。

    年輕人斟了一杯酒,坐了下來,望著公主,公主若無其事走進臥房,幾分鐘之後,換了一件輕便的衣服,穿著拖鞋,走了出來。

    一看到這樣情形,年輕人直跳了起來,他一向夠鎮定的,可是這時直跳了起來,杯中的酒,也濺出了不少,他瞪大了眼,望著公主,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公主媚人地笑著,道:「你的觀察力,還不夠深刻,你知道哥那四世躲在臥室中,可是卻不知道我已經將行李全搬進來了。」

    年輕人大聲道:「那怎麼行?」

    公主微笑道;「怎麼不行,那張床很大,我們兩個人,可以睡得下的!」

    年輕人還想說什麼,可是他卻只是瞪著眼,沒有說出來,他只是無意義地揮著手,道:「如果我說,我搬到另一間房間去呢?」

    奧麗卡公主咬著下唇,神態誘人,但是她的回答,卻也來得十分快,道:「我還是一樣跟著你!」

    年輕人雙手攤開,望著天花板,像是困獸般地叫了一聲,公主走了上來,雙手交叉,掛在他的肩上,道:「為什麼?你怕我?還是你一點也不喜歡我?」

    年輕人的心中,也感到了陣迷惘,他自然不會承認怕什麼人,他更不承認不喜歡奧麗卡,可是……可是他……陡地一大口吞下了杯中的酒,轉過身,將公主緊緊地抱在懷中。

    在一陣熱吻之後,年輕人才在公主的耳際,低聲道:「我可以告訴你,吃虧的一定是你!」

    公主只是細細的喘著氣,沒有任何回答。

    第二天早上,當公主對鏡在梳理長髮的時候,年輕人已剃完鬍鬚浴室走了出來,離開了臥室,到了套房的外間,他拿起了電話,大聲道:「我要兩份早餐!」

    他放下電話,坐下來,點燃一支菸,深深的吸著,有多久,公主走了出來,早餐也送來了,早餐的餐車上,還放著一大束嬌艷的蘭花。年輕人給了推餐車進來的女侍一張鈔票,女郎道過謝擺好了餐具,退了出去,公主拉開窗簾,轉過身來,向年輕人嬌媚地笑著。

    年輕人笑著,道:「很好,我看倫敦不是適宜渡蜜月的地方,我們到北歐去走走怎麼樣?在雪地裡趕鹿橇,才能給人真正的歡樂。」

    公主在年輕人的對面,坐了下來,體態溫柔得就像新娘一樣,道:「只要你提議,我一定遵從!」

    年輕人雙手交岔,放在腦後,道:「好,那麼我就建議你——」

    他本來是想說:「那麼我就建議你別再和我在一起」的,可是這句話,只講到一半,他望著公主嬌麗的臉龐,動人的微笑,下半句話就自然而然地嚥了下去。

    在經過了昨夜的繾倦之後,他覺得事情變得更複雜了!他變得不能採取原來的方法了!

    公主還是笑盈盈地在望著他,等著他的下半句話,而年輕人已改了口,道:「我認為,哥耶四世和你合作,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

    公主輕輕掠過遮在臉前的一絡頭髮道:「除非你認為我是一個危險的人!」

    年輕人點頭道:「不錯,我正是那麼想!」

    公主咬了咬下唇,顯然,她在想:對方的目的是什麼?而年輕人不等她有答案,就單刀直人地問道:「你們的買主,或者說,主使哥耶四世做這件事的,是什麼人?」

    公主怔了一怔,隨即指著年輕人,手指搖動著,發出一連串的「嘖嘖」聲,年輕人一欠身,握住了公主的手指,道:「你說不說,實在都不成問題,我只要去查一查,霍普生教授曾經離開倫敦一次,到過什麼地方,我就可以知道他將我的那柄寶刀送到什麼地方去了,而且,他必然還會再送我那頂皇冠,你以為我會找不出那個買主來麼?」

    這些事,年輕人本來全是準備在暗中調查的,他也知道,一定可以有結果,但是現在的情形,既然不同了,他就可以在奧麗卡公主的口中,直接得到答案,而不必再去多費周折了。

    公主縮回曾被年輕人握住的手指來,取起銀匙,敲破了雞蛋殼,低著頭,長睫毛在閃動著,低聲道:「這樣,對哥耶來說,不是太不公平了麼?」

    年輕人冷笑「我只要知道那人是誰,還未曾向你提議由我們合作,來吞掉哥那四世應得那一份!」

    公主略微震動一下,揚了揚眉,才道:「你知道有一個國家,叫作扎爾薩?」

    年輕人挺了身,沒有出聲,吃起早餐來。

    年輕人在吃早餐,可是對於吞進口中的精美食物,究竟是什麼滋味,卻一點也不知道,他只是在想著公主的那句話。

    他自然知道扎爾薩,公主說得不怎麼對,根本不是一個國家,只是一個波斯灣上,由一個酋長統治的一小片土地,可能還不到1000平方浬。

    這樣一個全是沙漠的小地方,在地圖上要仔細才找得出來,如果不是現代文明所賜,這種地方,決不會有任何人注意。除了土撥鼠之外,也不會有什麼動物對之有興趣。

    但是現在情形卻不同了,沙漠裡有著比黃金更重要的東西:石油!

    這個波斯灣附近的沙漠小部落所占據的那一片土地上,有著150口以上大規模的油井,於是,金錢比自油井口噴出來的黑色原油還要快速地,流進扎爾薩酋長盧拉的口袋之中。

    對於這個酋長,年輕人也聽到了不少,在所有擁有石油主權的阿拉伯酋長之中,這位全名盧拉-阿拉都-莫罕默德-齊亞薩拉先生,是最懂得、最捨得花錢,也最喜歡出人頭地的一位。

    這位酋長,不但在荒蕪的沙漠上,建造了瑰麗的宮殿,而且在他的宮殿所佔的範圍之內,遍地都是來片世界各地的奇花異草。

    那些花木,其實根本不能在沙漠上生長,於是,在占地15英畝以上的宮殿範圍內,肥沃的泥土,用飛機運來,鋪在沙上,疊起3、4尺高,不過可惡的是氣候不受金錢的收買,所以不論是什麼花草種下去,不到半個月,還是非枯萎不可。不過,金錢還是用的,可以在它們未曾枯萎之前就完全拔起來,再種上新的。

    盧拉酋長曾在法國留學,他喜歡高大的法國梧桐,在他的宮殿附近,就有600多株的法國梧桐,照樣夏天綠葉婆姿,秋天落葉蕭蕭,不過是每隔一個月,就全部換上一批而已。

    年輕人也聽說,盧拉酋長有決心要在沙漠上建立一個規模宏大。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博物館,要建造那樣的一座博物館,伊通古董店的那十件珍品,自然是不可缺少的珍藏品,所以——

    年輕人想到這裡,奧麗卡公主已按住了他的手,道:「你在不斷攪著咖啡,可是你根本沒有放糖。」

    年輕人苦笑了一下,呷了一口苦咖啡。然後放下了咖啡杯,說道:「其實,盧拉是可以買得起那十件珍品的,不必要去偷。」

    公主道;「我也曾以同樣的活,對哥耶說過,但是哥耶說,最重要的是,盧拉雖然想建造一座那樣的博物院,但是那只不過是為了出風頭,好讓全世界的人知道他,在他的心目中,那些古物,根本不應該值那麼多錢。」

    年輕人略略想了一想,道:「他出多少?」

    公主道:「他曾到古董店去過,他還半價,古董店的經理,客氣的將他請了出來。」

    年輕人略呆了一呆,他完全可以想象當時那位完全不懂古董的阿拉伯酋長,和那位古董店經理之間的對話情形,他實在有想笑的感覺,可是這又無論如何不是一件好笑的事情,所以,他只是發出了幾下「嘿嘿」聲,連他自己也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公主又道:「而盧拉是要什麼有什麼,他要的東西,一定要得到手。」

    年輕人攤了攤手,道:「所以,他找到了哥耶四世?」

    公主笑了起來,潔白的牙齒閃著光,年輕人感到口唇有點乾,他舔了舔口唇,公主道:「這次你料錯了,是哥那四世知道了這件事——」

    年輕人在忽然之際,變得有點心不在焉起來,「哦」地一聲,好象對這件事不怎樣在意了,他只是望著奧麗卡公主,眼神很迷惘。

    奧麗卡注意到了他的那種眼神,輕輕咬著下唇,她看來同樣有點心神恍惚,於是他先做好了十件贗品,他又想到要人幫忙,就從修道院中,將我弄了出來,我們就快進行的時候,你忽然出現了——」

    奧麗卡公主講到了這裡,突然停了下來,但是她只停了極短的時間,就突然地間道;「如果我說,我愛你,你相信否?」

    年輕人沒有回答,只是將頭略轉開了一點,不再望著奧麗卡公主。

    過了好一會,他才道:「好吧,現在是我的事了,我既然已經答應了你們,就讓我來獨自進行——」

    公主陡地站了起來,道:「不行,可能會像上次那樣,你將我運走,由你自己單獨去進行,我要和你在一起!」

    年輕人陡地轉過身來,道:「為什麼?因為你愛我?」

    公主呆了一呆,突然笑了起來,年輕人也笑了起來,他們全明白自己為什麼笑,也明白對方為什麼笑!

    他們笑自己,也笑對方,因為他們全是太現實的人,現實到任何一件微小的事恫上,都不免要勾心鬥角,在他們之間,「愛」這個字眼,實在是太虛無和不著邊際了,「愛」似乎只存在於心智示成熟的男女之間,或是庸庸碌碌的男女問,而不會在他們那樣,近乎超人的男女之間發生!

    奧麗卡公主一面笑著,一面揮著手,掠了掠頭髮,又重複著,說道:「你一定要和我在一起。」

    年輕人又坐了下來,道:「好,那麼讓我老實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事,反正那個盧拉酋長,對古董一點認識也沒有,為什麼不將哥那四世的贗品給他?」

    奧麗卡公主再掠著發,道:「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東西到了盧拉的手之後,他會公開陳列,他自己雖然不懂,但是他卻可以請最權威的專家來替他鑑定;而且,這些珍品,在阿拉伯出現,伊通古董店一定也會請專家來重新鑑定,誰有真東西在手,一下子就可以判別出來,盧拉的錢多,但絕對不愚蠢,他要等證明了他到手的東西是真的,才付錢。」

    年輕人又發出了兩下「嘿嘿」的聲音來,道:「我想,你不是為了想幫哥耶得到錢,也不在乎阿拉伯酋長是不是能得到古董,你想要的,只不過是想把一件不可能的事,成為事實,那是你需要的遊戲,沒有這遊戲,你就會覺得活不下去。」

    公主仰高著頭,任由她柔滑濃的長髮垂下來,道:「你可以這樣說!」

    年輕人站起來,來回踱了幾步,眉心深深地打著結,公主的視線,一直留在他的身上,過了足足有半小時之久,年輕人才籲了一口氣道:「可能事情並不像我想象的那樣困難,因為,至少有兩件東西已經到手,剩下來的只不過是八件而已。」

    公主的眼中,閃耀出明亮的光輝來,道:「我們從哪一件開始?」

    年輕人也笑了起來,這時候,他態度之輕鬆,和他剛才緊皺著眉頭之際,判著兩人,他道:「從最大件的開始太難,從最小件開始的太容易,我們就從中等大小的開始,怎麼樣?」

    公主興奮得雙頰有點酡紅,她和年輕人同時叫了起來,道:「獅心王理查的護心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