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年輕人心中第一個想到的念頭是:奧麗卡公主要那十件古董,以他自己的財力而論,還可以買得起,可以全買下來,送給奧麗卡公主。然而,年輕人立時又想到,奧麗卡公主自己又何嘗買不起?她擁有歐洲好幾家大製造廠的控制性股權,財產也多到數不清,可是她顯然不滿足,她要不斷的刺激,更不斷替自己出難題,解難題,沒有了種種刺激,她根本沒有法子活得下去!就算將十件珍品放在她的面前,只怕也難以令得她展顏一笑。

    年輕人想到了這裡,陡地笑了起來,他向前走,來到了公主面前,公主轉過頭來,微笑地望著他,年輕人低下身來,在公主豐滿誘人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那一下,令得公主錯愕地睜大了眼。

    年輕人用手托起了她的下頷,道:「你的目的並不是真正想得到那十件珍物,是不是?」

    公主輕聲笑了起來,道:「對,你很了解我,我只不過在玩遊戲。」

    年輕人吸了一口氣,向哥那四世望去,哥那四世忙攤開了手道:「她玩遊戲,我要東西!」

    年輕人又笑了起來,道:「好,你們一個為了玩遊戲,一個為了東西,我是為了什麼呢?」

    公主極有興趣地笑了起來道:「你?王子殿下,你為你自己的將來!為了你不在任何吝方檔案中有紀錄的清白身份!」

    年輕人又轉向公主,望著她笑,公主也向他笑著,年輕人緩緩他說道:「我可以做這件事,但是,我需要一點小小的代價。」

    公主揚了揚眉,說道:「你不妨提出來,我們討論討論,看看是不是可以滿足你。」

    年輕人仍然笑著,道:「不必討論,我提出的條件是從來也不許打折扣的。」

    公主睜大了眼,道:「哦?」

    她這一聲「哦」字才出口,年輕人已陡地出了手,他出了手,他出手真如閃電,連給人起躲避的念頭也沒有,「拍」地一聲響,公主的臉上,已重重挨了一個耳光!這個耳光,還下手真下得重,公主嬌嫩的臉上,立時泛起了五根手指印來,剎那之間,公主呆坐著,不知如何才好,年輕人在那一剎間,感到了一陣悔意,但是事情既然已經做了,後悔也是不有用,他立時轉過身,向哥耶四世走去,哥郡四世神色蒼白,神情激動,嚷道:「我要和你決鬥!」

    年輕人一伸手,自几上取了那張圖樣來,盯著哥耶四世,冷冷地道:「我看不必了,不論採取什麼方式,失敗的一定是你。」

    哥耶四世又發出了一下尖叫聲,揮拳擊了過來,年輕人陡地一伸手,抓住了他的拳頭,五指收緊,哥耶四世的指骨,發出「格格」的聲響,年輕人冷冷地望著哥耶四世,哥耶四世的額上,泌出了汗水來,連口唇都是青白色的,可是他卻也忍住了沒有發呻吟聲來。

    年輕人冷笑了一聲,道:「你不想手指斷折的,是不是,斷了手指,你還剩下什麼?」

    哥耶四世的臉上,現出極其駭然的神色來,連連搖著頭,年輕人用力一推,同時鬆手,哥耶四世跌坐在沙發上,不斷地搓著手,籲著氣。

    年輕人冷冷地道:「一個人以上行事,一定要有一個首領,在這件事中,我是首領,有人反對麼?」

    哥耶四世和公主互望著,過了1分鐘之久,公主低聲道:「沒有。」

    公主的一隻手撫在被摑過的臉上,可是她的聲音,卻像是才被主人踢了一腳,滾到一邊的波斯貓一樣地順柔!

    年輕人坐了下來,看看那張圖樣,他才看了不到1分鐘,就取出打火機來,燃著了那圖樣,將之放在菸灰碟上,任由它燃成灰燼,同時叫道:「廢物!」

    他站了起來,道:「我要先看看那幾件偽製品。」

    哥耶四世已經緩過了氣來,忙道:「不在這裡,你要看的話——」

    年輕人又揮手打斷了話題道:「可以慢一步,你先去將那七幅失畫拿出來,交給失主,再到這裡來聽我的吩咐。」

    哥耶四世的神情有點猶豫,年輕人大喝一聲,道:「快去!」

    哥耶四世連忙站起來,急急向外走去,年輕人轉過身,望著窗外,不多久,他就聞到一陣幽香,一個軟綿綿的身子,在他的背後挨了上來,同時,他的耳際有點癢,公主正湊在他的耳際,低聲在問:「你真的這樣恨我?」

    年輕人吸了一口氣,公主雙手伸到他的身前,抱住了他,將臉靠在他的背上。年輕人也不禁感到了一絲歉意,道;「那是為了你的卑鄙!」

    公主幽幽地道:「真太不公平了,在這世界,誰又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年輕人轉過身來,公主灼熱的紅唇正等著他,他沒有多想什麼的就吻了下去。

    哥耶四世真是當世第一流的藝術家,年輕人一面看著哥耶四世展示在他面前的九件偽製品,一面心中忍不住由衷地讚嘆著,以那頂皇冠為例,他實在沒有發現和他已經買下來的那頂皇冠,有什麼不同之處。

    這時,年輕人,哥耶四世和奧麗卡公主,一起在一問獨立的地下室之中,哥那四世顯然就是在這問地下室中,完成他藝術傑作的。

    年輕人仔細地看完,坐了下來。為了掩遮臉上的指痕,公主蒙著臉紗。那使她看來更動人。年輕人望著公主,公主的雙眼,在薄紗下看來,彷彿更加明澈動人,年輕人心中暗嘆了一口氣,暗忖:世界上有多少人,曾經這樣地狠狠地打過她一下耳光?只怕除了他自己以外,並沒有第二個人了!然而,自己這一下耳光的代價,也未免太大了,大到了要替她去做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年輕人想到這裡,不禁有點發怔,他不由自主地問自己:自己真是為了打她一下耳光,對她有了歉疚,所以才跟她來到這裡,來看哥那四世的製品的?

    他想到這裡,不由自主地搖著頭,不是,當然不是。那麼,他又是為了什麼才來的呢?是為了公主拍攝的那些幻燈片?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也不是,他從來也不是一個受人威脅的人,那些幻燈片,如果落到了蘇格蘭場的偵緝人員手中,當然會給他惹來極大的麻煩,但是他卻還不至於應付不了。

    那末,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是為了這件事做成之後,可以博得奧麗卡公主的一笑,可以博得她對自己的崇仰,還是為了在自己的血液之中,根本就流動著對一切不可能事物的挑戰,越是困難,越是看來不可能的事,就越要做成它。

    年輕人心中很矛盾,他一會兒吸著氣,一個兒皺著眉,半晌沒有出聲。哥耶四世在一旁,一直等著年輕人看完他的複製品之後發表意見,這時顯然等得已有點不耐煩了,他伸長了頸,問道;「怎麼樣?」

    年輕人抬起頭來,道:「很好!」他頓了一頓,又道:「很好!」

    哥耶四世很不滿意,又追問一句,道:「好到什麼程度?」

    年輕人略想了一想,才道:「好到了……如果用這些贗品,將真的東西換出來,我看至少要等有人去買那些東西的時候,才會被發現。」

    哥那四世滿足地笑了起來,挺直身子,神氣非凡。

    奧麗卡公主聽得年輕人那樣說法,也以興奮的聲音說道:「那就夠好了,那幾件珍寶,在三年之內,只怕不會有人去購買的!」

    年輕人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問題就在這裡——」他望了望哥耶四世,又望了望公主又道:「這幾件珍寶,放在著名的伊通古董店,都不會有人去問津,你們到手之後,怎麼去找買主?」

    公主和哥耶兩,迅速地互望了一眼。他們的眼光迅速地接觸和分開,但是年輕人已經覺到了這一點,接著,公主道:「那和你沒有關係了,或許我喜歡留著,自己慢慢來欣賞。」

    年輕人攤了攤手,表示他對公主的回答,沒有疑義。但是心中,他卻飛快地轉著念。在哥耶和公主一聽到這一問題,就立時交換眼色這一點看來,他可以肯定,他們兩人,對於珍物到手之後,如何處理,早就有了安排.而他們是如何安排的,這一點年輕人當然還不知道,不過也可以猜想。

    最大的可能,自然是哥耶四世早已找到了買主,可能還收了一部分訂金,不然,他不會費那麼大的心血,來製造那些鷹品。

    剛才,在仔細察看那些贗品之際,年輕人已經有了一個約略的估計,那些偽製品,雖然沒有古物的價值,但是以它的製作精巧和原料而論,價值至少也在原件的十分之一左右。

    那也是說,這一筆極其龐大的投資,他知道哥耶四世的經濟情形,絕拿不出這一筆本錢,也不會是公主拿出來的,因為公主才離開修道院,所以,可以肯定,哥耶早已收到了訂金,而且,這種生意,可能還是那個買主想出來的!

    年輕人暗中冷笑了幾聲,公主盈盈站了起來,道;「你準備怎麼下手?」

    年輕人伸手在臉上撫摸了一下,指著玻璃盒中的偽製品,道:「這裡一共是九件珍品——」

    公主忙說道:「只要事情成功之後,你在那柄寶刀上所受的損失,我可以還給你!」

    年輕人又怔了一怔,在表面上完全不顯露出來,在那一剎間,他所想到的是,為什麼公主說可以賠償他的損失,而不說可以將刀還給他呢?

    這兩者,看來是一樣的,但在實際上,卻有很大的不同,公主不能將刀還給他,那就是說,刀已不在她手中了。

    那柄寶刀如果已經不在公主的手裡,那麼,是到了什麼人的手裡呢?

    年輕人搖了搖頭,說道:「那不算什麼——」

    他望向哥那,順口問了一句,說道:「你現在的化名是什麼?我想要是在公開的場合,我不便稱你為哥耶先生的,是不是?」

    哥那欠了欠身,道:「對,我是霍普生教授!」

    年輕人點了點頭,好象剛才的那個問題,純粹是無意中想起,一點沒有別的含意一樣,他又道:「憑我現在在伊通古董店中的信用,那四件體積較小的東西,我可以用偷天換日方法掉換出來。」

    奧麗卡公主搖頭、道:「那不好!」

    年輕人揚了揚眉,公主繼續道:「用那種方法,遲早會查到你的身上,因為有多少人要求看那幾件珍寶全是有記錄的。」

    年輕人冷笑了一下,道:「想不到你倒會為我著想!?」

    簿紗下,公主現出嫣然的笑容,道:「當然,你以為我是在害你?」

    年輕人嘀咕了一句,公主的反應來得十分快,道:「你在說什麼?」

    年輕人像孩子一樣,轟然地笑了起來,為了公主聽不懂那一句話而高興,他自然知道公主精通八種以上的語言,而且,不論她操何語言來說話,聽來都和那裡上生上長的人,沒有分別。可是公主一定聽不懂他剛才的那句話,一定的。

    那是他的家鄉,中國山東一個偏僻縣份中的土語,奧麗卡公主有什麼辦法聽得懂?

    公主的神色,略為有點悻然,她繼續著她的問題,說道:「你準備怎麼下手?」

    年輕人知道,那是一個無可逃避的問題,是以他停止了笑聲,道:「我還要好好想一想。」

    他指著一件高有7尺,全是用金片綴成的盔甲,道:「你看,這件十字。軍東征時期的金盔甲至少有200鎊重,要將它去換一件份量更重的盔甲出來,並不是容易的事。」

    公主又笑了起來,道:「當然不是容易的事,不然,我不必找你。」

    年輕人攤開了雙手,說道;「所以,在行事之前,我必需找我的叔叔,商量一下。」

    公主和哥耶又互望了一眼,哥耶的神情顯得很焦切。

    哥那四世道:「我並不有大多的時間——」他在失口講了半句,陡地住了口,然後,又笨拙地掩飾道:「我的意思是,越快越好!」

    年輕人像是全然未曾注意他的失言,道:「我看,一個月之內完成,已經是最短的期限了。事實上,那頂印度孔雀王朝的皇冠,已經是我的東西,我可以隨時將它取出來,交給你的。」

    哥那忙道:「好!好!那再好也沒有了,你什麼時候可以將它給我?」

    年輕人又嘀咕了一句,公主雙眼睜得極大,她仍然未曾聽懂年輕人在哺咕什麼,年輕人望著哥耶四世,心中只覺得好笑,因為哥耶四世正在一步一步,走進他的圈套之中,他卻還一點不知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