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現在,年輕人已經完全明白,那是怎麼回事了。哥耶四世找公主出來,自然不是一片好心,想公主離開寂寞的修道院,而是他想和公主合作做一件事。

    哥耶四世和奧麗卡公主所能合作的事,當然是犯罪,而且,一定是需要高度機巧才能達到的犯罪,更而且一定是轟動世界的犯罪。由於哥耶四世的專長,他們計劃的犯罪,也一定與古董藝術品有關。

    想到了這裡,事情再明白也沒有了,哥耶四世和奧麗卡公主,準備打世界上規模最大,收藏珍品最多的伊通古董店的主意。

    年輕人甚至可以料到他們兩個的計劃,哥耶四世製造了贗品,準備將古董店內的真貨換出來。他帶回去送他叔叔的那柄刀,就是哥耶四世的傑作。

    哥耶四世的胃口,當然不會那麼小,他一定不但製造了一柄假刀,而且也製造了假的印度皇冠,和其他八件珍品,他要將伊通古董店中的十大藏珍一起換出來。

    而他,就在他們的計劃,還沒有開始實行之際,走進了那間古董店,這時,他甚至還可以肯定,他第一次去買那柄寶刀的時候,不是哥那四世,就是公主,兩人之中,必定有一個在古董店,而更可能的是公主!

    年輕人的笑容,看來更苦澀,道:「那天,你化裝成為——」

    公主笑了笑,道:「還記得那個買銅香爐的老婦人?」

    年輕人伸手在自己的額上,拍了…下,道:「是的,我真該死!」

    公主道:「你全明白了?」

    年輕人搖頭:「還有兩點不明白!」

    公主聳了聳肩,「第一點,我是怎麼令你昏睡過去的?對不對?」

    年輕人道:「是!」

    公主站了起來,神情十分興奮,她有理由興奮,因為她佔了上風。

    公主非但神情興奮,而且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其實,也很簡單,我將一種有氣味的強烈麻醉劑,放在你的車中,麻醉劑揮發,使你昏睡過去。」

    年輕人攤了攤手道:「第二個——」

    公主搶著道:「第二個問題,是我何以令你昏睡了那麼久,對不對?」

    年輕人點無可奈何地道:「看來你在修道院中,學會了不少東西,進步得多了。」

    公主冷冷地道:「叫人愚弄得多了,自然會聰明的!」

    年輕人望著公主,略皺了皺眉,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公主忽然顯得十分狡儈地笑了起來道:「別心急,這個問題可以暫時等一等再說,是另一件事!」

    年輕人吸了一口氣,道:「不錯,你說吧。」

    公主來回走著,步姿美妙,看來令人心礦神抬,看來她並不是在拖延時間,而是她在享受心中的高興。她終於停了下來,道:「我的運氣,還算是不錯,一件本來看來困難的重重的事,已經有了順利的開始。」

    年輕人立時冷笑了一聲,道:「你必需要明白,伊通古董店裡的那十件珍品,現在,應該說九件珍品——」

    公主側著頭,打斷了年輕人的話頭,道:「八件,你已經買下了那頂印度孔雀王朝時期的皇冠,是不是?」

    年輕人沒有與之爭辯,只是道:「好的,八件,那八件珍罕的古物,每一件都有不同的保護系統,根本是無法盜取的!」他伸出手指來,直指著公主,「而且,我也不會替你們去盜取。」

    公主張開殷紅豐滿的唇,用整齊沾白的牙齒,在年輕人直指著她的手指上,輕輕咬了一下,年輕人連忙縮回手指來。當然,那輕輕的一咬,不會有任何痛的感覺,可是那一剎間,年輕人卻有被毒蛇所噬的感覺。

    公主佻皮地笑了起來,道:「如果你看到了我們準備的複製品,或許你就有興趣。」

    年輕人踏前一步,神情十分嚴肅,聲音也很鄭重,道:「你聽著,我不會幫你和哥耶四世做任何事,也勸你們不要做,要是你們做了,唯一的結果就是失手被擒。至於那柄寶刀——」他略頓了一頓,「我可以送給你,作為你在修道院中那段日子的補償,你走吧!」

    年輕人揮著手,奧麗卡公主現出十分委屈的神情來,拿起手袋,向門口走了過去。

    年輕人心裡知道,奧麗卡公主一定不會就這樣離開的,這時,他的心中,也重復著他叔叔的後:表面上看來越是簡單的事,實際上可能越是複雜,不過,公主的確是在向門口走去,而且,已經伸手要打開房門了。

    年輕人在那時候,起了一陣莫名的緊張,他必需保護自己,提高警覺,然而對方下一步的棋是什麼他全然無法知道。

    公主的手在碰及門柄的一剎間,縮了回來,轉過身,打開手袋,一面微笑著,道:「我倒忘了給你看一點東西,你一定有興趣的。」

    她自手袋中,取出了一隻金光閃閃的方盒子來,手一揚,方盒子已經向年輕人飛了過來。

    年輕人的反應十分敏捷,他不是伸手去接,而是身子立時向後翻了出去,翻過了沙發,落在沙發的背後,所以,那隻金光閃閃的盒子,也就落到了地上。

    奧麗卡公主輕微的笑聲,立時響了起來,道:「你太緊張了,你以為那是什麼?是炸彈?」

    年輕人的臉,紅了一紅,他多少有點狼狽,那隻金盒子,自然不是炸彈,而他剛才的那種反應,也是一種自然的反應,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根本不容許他去多想一想。

    這時,他自然可以看清楚落在地上的那隻金盒子,那隻扁平的金盒子。看來是像是一具袖珍的可以折疊的小望遠鏡。

    奧麗卡公主的臉上,充滿了那種嘲弄的笑容,道:「拾起來看看,我想那只盒子不會咬痛你的手r

    年輕人悶哼了一聲,繞過沙發,走向前,當他拾起那像袖珍望遠鏡一樣的東西之前,他又向奧麗卡公主望了一眼,在公主那種狡儈的神情中,他可以肯定那東西一定有古怪,但是為了弄清楚那東西究竟在什麼古怪,他還是非拾起來看看不可。

    他將那東西拾了起來,公主立時道:「湊上去看看,放心,不會像電影那樣,有兩束長刺彈出來,刺進你雙眼之中。」

    年輕人又悶哼了一聲,湊上眼去看。

    他雙眼才一湊上去,就明白那是什麼了,那不是一具袖珍望遠鏡,而是一具製作得十分精巧的小型幻燈片觀察器,就是放上幻燈片,通過凸透鏡。使幻燈片可以看得清楚的那一種東西,而他也立即看到了放在裡面的一張幻燈片,剎那之間,他只覺得血向臉上湧來。

    年輕人所看到的那張幻燈片,是一所宏偉的巨宅的樓梯轉角處,在樓梯轉角處的牆上掛著好幾幅油畫,其中有一幅是倫勃郎的靜物,有一個人,正在用利刀,將畫自畫框中割下來,正割到一半,割破處的畫,已經垂了下來,這表示正有人在偷畫。

    這一切,本來不稀奇,令得年輕人全身的血向上湧,剎那之間,憤怒得耳根全都紅了起來他看得極其清楚,那個在割畫的人,正是他自己!

    一點也不錯,那人是他!雖然從臉上的神情來看,他十分疲倦,一副昏睡不醒的樣子,雙眼半開半閉,但毫無疑問那是他!年輕人在剎那問,心中的怒意,上升到了頂點,可是那只不過是極短時間之內,他曾想到用力拋出那個盒子,再衝向前去將公主拉過來,狠狠打上她兩個耳光!

    但是,在幾秒鐘之後,他完全平靜了下來,在那幾秒鐘之間,他想到了許多事,他想到,自己就算憤怒得暴跳如雷,也全然是沒有用的。

    而在現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必需做有用的事,而不能做沒有用的事!

    而也在那一剎那間,他感到自己臉上的熱度在消退,他的耳際,也又可以聽到公主動聽的語聲道:「怎麼樣?我有十幾張類似的照片。」

    年輕人將盒子緩緩自眼前移開,這時候,他的神情,平常得像是才看過一張風景圖片一樣,他冷冷地道:「曝光不足,如果用大一點的光圈可能效果更好。」

    公主略怔了一怔,像是對年輕人的這種鎮定,感到很意外,但是,她立即感到,自己正占著上風,對方的鎮定,可能是假裝出來的。公主望著年輕人,道:「杜拜公爵的家中,失竊了七幅名畫,蘇格蘭場正在找尋偷畫賊,我相信他們對這些照片,一定有極大的興趣。」

    年輕又裝出毫不在乎地笑了一下,順手將那盒子一擲,可是不論他表面上看來如何鎮定,他的心中,其實是十分緊張,那種緊張,令得他的手部肌肉,也有點不聽使喚,所以他本來是想將盒子擱在幾上的,結果,那盒子卻落到了地上。

    公主走過來,拾起盒子,坐了下來,擱起她修長的腿,輕輕地搖晃著,年輕人也坐了下來,他現在明白,公主何以令他昏迷4小時之久了。

    只在他的身邊,用一柄假刀,換走真的寶刀,絕要不了4小時,只要四秒鐘就夠了,但是帶著他離開,去到杜拜公爵的住宅,拍那些照片,再等哥那四世下手,將畫全愉走,那麼,4小時的時間,只不過僅僅夠用而已。

    杜拜公爵失竊了七幅名畫,這件事,年輕人在報上也曾看到過,但是由於他做夢也想不到事情會和自己有關,所以根本沒有留意。

    但是現在,情形卻不同了,有這些照片在,蘇格蘭場毫無疑問,相信他就是竊賊,而且,現場也一定留下他的大量指紋,隨便他怎麼解釋,誰會相信他在畫失竊之際,正在昏睡之中?

    他的腦中十分紊亂,公主的輕笑聲,又令得他幾乎不能集中思想來想,公主一面笑著,一面道:「怎麼樣?我想我們的合作,應該有一個愉快的開始。」

    年輕人吸了一口氣,眼前的情形,只有先拖延一下再說,是以他抬起頭來,大聲道:「還有一個合作人呢?不應該再躲著了!」

    他的話才出口,睡房的門推開,捲髮。高大風度翩翩的哥耶四世,走了出來,哥耶四世才一出現,就打了一個「哈哈」,雙手張開,道:「真高興又見到你,我聽公主講過你的本事,而我也親自領略過,印度老虎和金剛現在還在領略中。」

    年輕人冷笑了一聲,道:「聽你那樣講,好象我有許多仇敵。」

    哥那四世搖著頭,一本正經地:「是仇敵還是朋友,全靠你自己的決定!」

    年輕人緩緩地道:「如果我不和你們合作——」

    哥耶四世嘆了一聲道:「太可惜了,我的看法和公主的略有不同,公主認為如果你不和我們合作,就會被關進牢中,用你的牢獄生活來補償她修道院中寂寞的歲月,但是我卻認為,你甚至於不會被捕,只不過你的像片、指紋,就會在英國的警方存案,也會在國際刑警總部存案,兄弟,這對你來說,實在是無可比擬的損失!你說,是不是我的意見比較客觀一些。」

    年輕人笑了起來道:「對,我同意,所以,你也該明白,你們的威脅,對我不會發生作用,如果我不答應你們,我還可以溜得走,如果我答應了你們,我就一定在當場被捕。」

    哥耶四世和公主互望了一眼、哥耶四世自上衣袋中,取出了一張招疊好的紙,打了開來。

    哥耶四世打開了那張紙,年輕人斜脫了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伊通古董店的平面圖,圖中有十處地方,標著自一至十的阿拉伯數字,年輕人也可以明白,那是十大奇珍陳列的地方。

    年輕人站了起來,道:「我不感興趣,你收起來吧。」

    他一面說,一面向門外走去,公主的聲音聽來很尖,道:「你一出酒店門口,蘇格蘭場的密探就等著你。」

    年輕人道:「很好,我如果有興趣,可以和他們玩玩捉迷藏,但是,我沒有興趣。」

    公主冷笑一聲道:「你準備坐牢?」

    年輕人陡地轉過身來,冷冷地道:「你完全料錯了,我根本不必坐牢,我也不必逃避蘇格蘭場的密探,我只要講實話,蘇格蘭場的密探的興趣,就會轉移到你和哥耶四世的身上。」

    奧麗卡公主和哥那四世,同時笑了起來,他們笑得如此之高興,令得年輕人也不禁愕然,哥那四世笑著,一面還揮著手,道:「你或許還想不到,我們另外有一個惡作劇吧!」

    年輕人怔了一怔,沒有出聲。

    哥那四世道:「那七幅畫,我放在一只箱子內,寄存在飛機場的行李寄存處,而當時寄存那只箱子的小兄弟,是你!」

    年輕人冷笑道:「用什麼方法?扶著我?一個昏睡過去的人會去寄存行李?」

    哥耶四世聳了聳肩,道:「不,是我的化裝,雖然不是十足像,但是行李寄存處的那個女職員,一定毫不猶豫地在法庭將你指出來。」

    年輕人感到自己的腦子有點麻木,自然,他早已知道公主和哥那四世,全不是容易對付的人,是以他一直都在努力掙扎著,只是可惜得很,直到現在為止,他的掙扎,一點結果也沒有!

    哥耶四世望著他,又伸手指了指幾上的圖樣,道:「怎麼樣,現在,你對這張圖樣,是不是比較有興趣了?我花了不少心血才弄到子的!」

    年輕人站著不動,他並不望向哥那四世,只是望向奧麗卡公主,公主側著頭,仍然帶著那種狡檜而動人的微笑,有意地避開了年輕人的目光。

    年輕人自然可以知道,令自己陷入了這樣的境地之中,一切自然是奧麗卡公主的安排,哥耶四世也只不過是奧麗卡公主的工具而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