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兩天之後,倫敦的天氣,仍然是寒冷而陰暗,那家古董店中,依然顧客寥廖——事實上,這樣的古董店,是絕不可能和超級市場那樣,擠滿了顧客的。

    當年輕人推門進來之際,雖然他的衣著、神態和上次並沒有多大的分別,可是他所受到的招待,卻完全不同了,那個副經理一看到他,立時離開了一個中年人,滿臉堆笑向他迎過來,用極其熱烈的聲音道:「先生,你好,有什麼需要?」

    年輕人若無其事地笑著,道:「聽說你們有一頂皇冠,是印度孔雀王朝時代的遺物——」年輕的聲音相當大,他的話,使得店中的幾個顧客,都向他望了過來。那幾個顧客的反應是極其自然的,因為年輕人這時提到的這頂皇冠,就算不是這間古董店的顧客,也全知道的,那是這家古董店,或者說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寶物之一。

    副經理略怔了一怔,要不是年輕人在他們的店裡,已經有過如此高的交易記錄,他這時一定會皺起眉來的,但現在,他卻搓著手,興奮得鼻尖有點冒汗,他急急地道:「是!是!這正是本店的榮耀!」

    當副經理在說話之際,經理也得到了通知,急急的走了出來,來到年輕人的身前,熱烈地和他握著手。

    經理滿面笑容,道:「先生,希望你叔叔喜歡那柄波斯寶刀。」

    年輕人望著經理已有很多皺紋,但依然充滿了紅光的臉,心中暗暗罵了一句老狐狸,他也不動聲色,道:「是的,他很喜歡,而且由於那柄刀,引起我對古物的興趣,所以我來看看那頂皇冠。」

    經理一疊聲地道:「歡迎!歡迎!」

    他一面說著,一面作出請年輕人向前走的手勢,年輕人向前走去,經理一連望了他幾眼,壓低了聲音,同時神態顯得很神祕,道:「王於殿下,我或許應該這樣稱呼你才對!」

    年輕人陡地一呆,向那經理望去,他發現經理的眼中,閃耀著一絲狡檜的神色。但這種狡檜的神色,你幾乎可以在每一個人的眼光中找到的。

    年輕人壓低聲音道;「什麼意思?」

    經理的神情,有點惶恐忙將聲音壓得更低,說道:「對不起,真對不起,你不喜歡暴露身份,我很想這樣稱呼你!」

    年輕人的心中,疑雲陡生:這老傢伙,究竟在搗什麼鬼?

    年輕人還想再追問下去,但這時,他們已經來到了店堂的中央。

    在店堂的中央,有一個大約100尺的空間,四周全用粗大的鐵鏈轉著,在中間,是一根約有6尺高、直徑2尺的圓鐵柱,鐵柱上有著古拙的浮雕。

    在鐵鏈的四角,有四個護衛人員站著,經理來到了鐵鏈之前,一個護衛員忙走過來,提起鐵鏈,讓經理和年輕人走進去,來到了鐵柱之旁。

    另一個護衛鏈,遞過了一具無線電對講機來,交給了經理對著對講機說道:「請打開來!」

    他講了一句,就將對講機交還給護衛員,護衛員立時又退了開去。

    年輕人注意著四周圍的情形,他看到店中所有的店員和護衛員,神態都很緊張,而店內的顧客,全也在向前走來,不過走進來的顧客,都站在鐵鏈之外。

    經理轉過頭向年輕人解釋,道:「這是特別設計保安設備,是音波控制的!」

    年輕人點著頭,道:「只有你的聲音,才能將之打開來,對不對?」

    經理十分滿意地點頭,年輕人笑了一下,指著經理的咽喉,道:「要是你有了什麼意外,那怎麼辦呢?」

    經理陪著笑,道:「如果我死亡,在律師處的一個密封的信封會打開,另外可以利用一個密碼打開它。」

    年輕人道:「我說的意外,不是死亡那麼嚴重,譬如說,你傷風,聲音的音波的頻率有了改變,那怎麼辦?」

    經理笑了起來,道:「傷風是會好的——」他臉上充滿了討好的神情:「究竟不是每一個人進我們的店來,都夠資格要求看這頂皇冠的。」

    年輕人裝出了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來,道:「我明白了,這頂皇冠,比那柄波斯寶刀,還要名貴!」

    經理的神情,有點激動,道:「名貴得多了!」

    年輕人滿足地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而在他們交談之際,那根鐵柱,正齊中分了開來,分成了兩個半圓柱形,在鐵柱的中間,是一個玻璃柱,柱中,深紫色的絲墊上,放著那頂皇冠。

    而當那頂皇冠,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不論是店員還是圍上來看的顧客,都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氣。這頂皇冠,看來其實一點也不美觀,上面所餾嵌的那八顆綠寶石,當然價值不菲,但是能引起如此讚嘆聲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它的歷史價值。

    圍在四周的人都知道,這頂皇冠,是印度最顯赫時期的東西,在這頂皇冠上,記錄著當時這個東方古國輝煌歷史,凡是愛好古物的人,面對著這樣珍罕的古物,都會不由自主,吸上一口氣的。這時,看古董店經理的神情,筒上是有點虔誠了,反倒是那年輕人的神情,看來比較輕鬆得多。

    年輕人湊近去,隔著玻璃,仔細地察看著那頂皇冠。

    這時任何人看起來,年輕人都是在專心一致,鑑賞著玻璃柱中的這件古物,但是事實上,他心中卻在急速地轉著念:他受過欺騙,損失了一柄波斯寶刀,要是能將這頂皇冠弄上手,那麼,自然是補償損失有餘了。

    一想到這一點,他微笑了起來道:「我想進一步鑑定一下,我的意思是——」他指著皇冠,做著手勢。

    經理忙道:「是!是!我明白,請跟我來!」

    經理一面說著,一面又自護衛員的手中,接過對講機,道:「關上!」

    打開的鐵柱,又合了攏來,將玻璃柱包在中間。

    經理恭敬地陪著年輕人,向經理室走去,幾個顧客在低聲交談著,很顯然,他們在猜測,那態度隨便是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在討論中,一個頭髮花白的中年婦人道:「你們剛才沒有聽到麼?經理稱他為王子殿下!」

    另一個顧客道:「阿拉伯王子?」

    又一個顧客搖著頭道:「不像,他看來不便是阿拉伯人,可能是中國王子!」

    一個老年人「哈哈」笑了起來,說道;「中國早就沒有王於了,而且,就算有的話,也絕不會有資格來購買這樣的古物的。」

    顧客們一面交談著,一面又走了開去,而年輕人和經理,也已經進了經理室。

    一切經過,和上次年輕人購買波斯寶刀時,沒有什麼不同,經理先按下輸送帶的掣,再打開保險箱,取出那頂皇冠來,然後,找出了很多資料,年輕人也用心地察看著,足足花了將近2小時。

    然後,年輕人挺直身子,望著經理,道:「它的價錢是多少?」

    經理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像是為了這頂皇冠的價錢而感到抱歉一樣,然後,說出了價錢。這個價錢,就算是費沙爾王聽了,也不能一口答應的,是以年輕人也沉吟了片刻。

    經理望著年輕人,神情有點焦急,他有點結結巴巴,道:「王子殿下,這價錢,聽來是高了一些,可是事實上,一年之前,就是這個訂價,如果我們肯公開將之拍賣,可能得到更高的價錢。」

    年輕人笑了起來,道:「更高的價錢,賣給誰?」

    經理忙陪著笑,這時,年輕人的心中,又奇怪了一下,經理一再稱他為「王子殿下」,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呢?然而,他卻沒有去想它,因為他要開始實行他的計劃了。

    他望著那頂皇冠,輕輕地撫摸著,道:「我可以接受這個價錢——」

    經理一聽得他那樣講,陡地吁了一口氣,年輕人裝成很高興的樣子,道:「像上次一樣,為了慶祝交易的成功,我們來喝一杯!」

    經理忙道:「自然!自然!」

    經理立時走向酒櫃,打開來,取出酒和酒杯來。這一次,年輕人一上來就全神貫注,不錯,還是那酒瓶,也還是那樣,經理在倒酒的過程中,也沒有絲毫做手腳之處,一如上次。

    年輕人心中冷笑了一聲,他知道自己的猜想不錯,酒中是早下了藥的,喝下去之後,經理會和他同時昏睡不醒,所不同的是,他在昏睡中損失寶物,而經理則可以不費一文得回他已經賣的寶物的。

    不過他的猜想雖然如此,也還要證明一下,他在來之前,曾經拜訪過一個麻醉藥的專家,將他上次昏睡的情形,告訴那位專家,那位專家分析了一下他遭遇的情形,肯定他的情形,不出三種強烈的催眠劑的作用,也給了他一種試紙,告訴他如果他的飲料之中,含有那三種藥物的任何一種,白色的試紙,就會變色。

    所以,年輕人一接了那杯酒在手,半轉身,已經將挾在手指中的一條試紙,浸進了酒中。

    他要證明酒中真的有藥能令他昏睡,那麼他就有辦法對付那狡滑的經理了。

    可是,試紙浸在琥珀色的酒液中,卻並沒有變色。

    年輕人陡地一呆,將酒杯放在唇邊,和經理一起喝了一口酒。酒味是如此之醇,那一定是超級的名釀,在這樣的好酒之中,若是加進了藥物,一定會破壞酒味的,他事實上並不需要試紙,他的舌頭,應該可以分得出酒中是不是有古怪來。

    年輕人在剎那間,感到了迷惑。因為他再度前來,一切全是依據酒中加了藥而計劃的。

    年輕人的計劃是,肯定酒中有了藥物,足以令他昏睡之後,他就要趁經理不覺,先服上那位專家給他的解藥,然後,繼續和經理一起研究那頂皇冠。他預計到了一定的時間,經理也會因為酒中藥性的發作而昏睡不醒。剩下來的事,就十分簡單了,他只要在經理睡著之後,將那頂皇冠放進盒中,堂而皇之地帶出去就可以了。

    這一切,本來是很簡單的,可是現在,一切計劃,全被打亂了,酒中井沒有足以令人昏睡不醒的藥,那也就是說,經理不會睡著,他的計劃完了!

    在那一剎那間,他的臉色一定很古怪,是以經理放下了酒杯,看他,道:「王子殿下,可是有什麼疑問?」

    年輕人搖著頭;「沒有,沒有,我——」

    他說著,放下酒杯取出支票簿來,簽了支票,撕下來交給經理。經理接了支票在手,手有點發抖,道:「真對不起,王子殿下我們必須先派人到銀行去——」

    年輕人瀟灑地揮著手,說道:「不要緊!」

    經理不再說下去了,按下了對講機的掣,不一會,副經理走進來,經理將支票交了給他,副經理又恭敬地退了出去,年輕人和經理一面在交談著,一面心中在急帶地轉著念:他應該怎麼辦呢?他不能白來一次,他必須戮穿那古董店經理所玩的把戲,他道:「上次,你提議我由你派人護送離開——」

    經理失聲道:「天,不是那柄波斯寶刀,出了什麼意外吧!?」

    年輕人心中即又暗罵了一聲老狐狸,擺著手,道:「完全不是,一點意外也沒有,只不過叔叔想知道,那柄波斯彎寶刀,是不是有仿製品?」

    經理驀地漲紅了臉,像是年輕人的話,給了他以極大的侮辱一樣,自他的口中,道出了一連串的「不」字來,道:「絕無可能,像這樣的古物,一到我們的手,平時看到的人也不多,雖然它們的圖片流行,但是你知道,無法根據圖片製造仿製品的,除非是十分粗劣的東西。」

    年輕人點著頭,道:「我同意,我又聽說,這柄波斯寶刀有一對,一共是兩柄,如果你們能找到另外一柄的話,我願意出同樣的價錢購買。」

    經理的臉上,充滿了訝異的神色,道:「王子殿下,你是從哪裡聽到的,那全然是荒謬透頂的說法!」

    年輕人吸了一口氣,根據他對事物的判斷力而言,可以斷定,經理是元辜的,但是事實上,他卻損失了一柄波斯寶刀,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經理望著年輕人,神情也彷彿是很疑惑,在年輕人再舉杯喝酒之際,他又道:「王子殿下,你——」

    年輕人陡地一揚手,說道:「你一直稱我為‘王子殿下’,可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經理的神情更驚訝,瞪著那年輕人,半晌,才道:「這裡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殿下的身份。」

    年輕人笑著,道:「我很想知道,是誰將我的身份告訴你的。」

    經理的神情,有點為難,年輕人沉下臉下,明顯地表示出他的不愉快;經理立即滿面堆下笑容來,神情有點神秘,眨著眼,道:「是一位美麗的公主,殿下。」

    年輕人陡地一震,立即轉過身去。

    一位美麗的公主!

    他不必聽經理形容那位」美麗的公主」是什麼人,就可以知道那是什麼人了。

    奧麗卡公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