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間古董店的規模真大,比一般的博物院還大,從陳列著真正的埃及木乃伊的那一部分轉過去,是一個玻璃長櫃,櫃中陳列著的,全是波斯的古物。

    這樣的古董店,顧客自然不可能大多,顧客可能在一個櫃子前,呆立了1個小時,然後才和店員交談,講價一件古物,又可能花上幾小時,所以,在櫃前,都有著舒服的沙發,而且,店員全是彬彬有禮的,有幾個,單從外形看來,簡直就像考古學的教授。

    像那樣的古董店,也很少有無目的走進來閒逛的顧客,大多數是一進門,就有固定的目標,像那三個,在木乃伊前,用放大鏡細心察看包紮木乃伊的麻布纖維的那三個英國紳士,他們的目的,就是木乃伊,在他們的心目中,於癟、醜陋而又恐怖的乾屍,比裸體碧姬芭鋒還要動人得多。

    所以,當一個人走進來,東張張,西望望,當店員迎上去,問他:「先生,你要什麼?」而他的回答只是:「我隨便看看」之際,這個人一路受到不歡迎的眼光,那是必然的事了。不過,那人卻毫不在乎店員的不歡迎的眼光,還是照樣看來漫無目的地在閒逛,將這間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古董店,當作是普通的超級市場一樣。

    他也不理會跟在他後面的店員,事實上,跟在他後面的店員,雖然盡量維持著禮貌的笑容,可是他的神情,卻越來越不耐煩。

    這一間是什麼樣的鋪子,任何進門來的人,都應該明白,從來沒有普通人也進這間舖子,所有的顧客,全是有來歷的,例如那邊那個,正在愛不釋手撫摩著一個青銅香爐的老太婆,就是本文世界蒐集中國銅器最出名的收藏家。還有,那三個在木乃伊前,不住低聲討論的英國紳士,是古埃及歷史研究的權威。

    可是這個人,看來他的年紀是那麼輕,態度是那麼隨便,衣著也很普通,他絕不會是我們店裡的顧客——跟在他身後的那店員一面心中在想著,一面向其他的店員和護衛人員,打著眼色。

    不過,在轉過了陳列木乃伊的那一個角落之後,跟在年輕人身後的那個店員,看法多少有點不同了。

    因為那年輕人在三個英國紳士的身邊,停了片刻,那時,這三位英國紳士,顯然正為一個問題,爭論不下,雖然他們還維持著紳士的風度,不過,講話的聲音,也已經漸漸大了起來。

    當時、那年輕人在這三個英國紳士的身邊經過,停了半分鐘,突然開口道:「毫無疑問,這具木乃伊是功未爾帝國時期的,你們看過這些麻布背面,編結的繩結就可以知道了,那不可能是另一時期的產品!」

    三個英國紳士同時用極其驚愕的眼光;望向年輕人,跟在年輕人後面的店員,正想趁此機會申斥年輕人的不禮貌,而將趕他出去,不過他還沒有開口,就看到那三個英國紳士,翻過麻布。看了看背面,同時以極佩服的眼光,望向那年輕人。那店員立時將要說的話,忍了下去。

    而這時,那年輕人又若無其事地走了開去,來到陳列波斯古物的長櫃之前了。

    那店員在跟著走過來之際,還回頭看了一眼,看到那三個英國紳士已停止爭論,正在和經理討論價錢,顯然,是那年輕人的一句話,解決了他們心目中的疑惑。

    那店員不由自主地搖著頭,那個年輕人,看來30歲不到,而且態度又是那樣隨便,他實在是不可能對古物有多大的認識的。

    店員留意著那年輕人的視線,他注意到年輕人的眼光,停留在櫃中,一個長方形的絲絨襯墊上的一柄波斯寶刀之上。

    店員的心中怦地一動,他立時想起一個問題、要是那年輕人,竟然要求他,將這柄彎刀,拿出櫃來看看,那麼,他應該怎麼樣做才好呢?

    這柄彎刀,不過半尺,刀身已經鏽得相當厲害,刀鞘在刀身的旁邊,刀鞘上鑲滿了寶石,當然,寶石是值錢的,可是跟這柄刀身的價值相比,卻相差太遠了,這柄刀,已經有好幾十位專家,證明它是著名的波斯王達理阿的佩刀,己有兩千四百多年的歷史,是波斯古物之中,最出名的幾件珍品之一,也是他們店裡,十大珍品之一。

    這柄刀和刀鞘,看來只是隨便放在盒子中,陳列在櫃中,但實際上,有著極其複雜的防盜裝置,看不見的射線,交織成一個網,罩著這柄刀,手一伸進去,立時就會使得警鐘大鳴。而且,盒子的底部,也有極其的裝置,只要重量減少或增加十分之一盎司,就會使得另一套吝鐘,發出聲響,那也就是說,就算能伸進手去,只要手一碰到刀,警鐘就會響起來。

    除了這兩套不同的警鐘系統之外,櫃面是堅硬的鋼化玻璃,要打開櫃子,須要開動密碼鎖,密碼只有經理才知道。事實上,那店員總共只見過這兩柄刀從櫃中被取出來過兩次而已。

    那兩次,一次是一個帶著三個隨員的美國人,由經理親自迎進來的,高大、瘦削,他進來的時候,口氣大得好象隨便可以將整間古董店買下來一樣,但是結果,當他知道了這柄曾是達理阿王的佩刀的價錢之後,他略為躊躇了一下,沒有再說下去,結果,只是買走了一副十字軍東征時期的一副甲胄,等這位人客離去之後,經理才告訴他們,剛才那個美國人的姓名是候拂-曉士。

    第二次,是伊朗王的一個私人代表,和伊朗國家博物館的館長,他們想買回這柄寶刀,回去作為國寶,結果這柄寶刀,仍然在這間古董店的櫃子裡,自然是因為價錢談不攏的緣故。

    那店員心中在想,要是那年輕人居然不知輕重,要他將那柄刀取出來看看的話,他應該怎麼辦呢?

    世問的事情往往是那樣,越是擔心它會發生的事情,它就越會來臨。

    正當那店員在擔心著自己不知道該如何之際,那年輕人居然轉過頭來,指著那柄寶刀,道:「請你將這柄刀,拿出來給我看看!」

    那店員陡然一震,喉間發出了「咯」地一聲響,面上的肌肉僵硬,足足有半分鐘之久,一點聲音也沒有,直到那年輕人將這句話,用較高的聲音,重新說了一遍,那店員才慌忙踏前兩步,毫無意義地作著手勢,咳嗽著,清理著因為驚惶過度而發不出聲音來的喉嚨,道:「先生想看這柄刀嗎?」「是的,我想看這柄刀!」

    他的這句話,聲音更高,那已和三個英國紳士打完了交道的副經理,也急急走了過來,他有禮貌地打量著那年輕人,也用一連串的咳嗽,來清理喉嚨,然後道:「你要看看這柄刀?」

    年輕人看來有點不愉快,他道;「我以為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同一句話,你們要我說多少遍?」

    副經理忙道:「是!是!是!先生,你想看看這柄刀,一定是知道這柄刀的來歷的了?」

    年輕人笑了起來,道:「我明白了!」他做著手勢,「不過我沒有想到,你們是世界上最大的古董店,這不過是一柄達理阿王的佩刀,何必那麼緊張?」

    副經理驚訝得張大了口,閻不攏來,甚至於失去了他應有的風度,失聲叫了起來,道:「只不過是達理阿王的佩刀!」

    年輕人聳了聳肩,好象沒有覺得什麼不對。

    副經理還想說些什麼,年輕人又已笑道:「要是這柄刀已經那麼緊張,那麼,我很難想象,要是中國的毛公鼎到了你們這裡,你們會怎麼樣?」

    副經理定過神來,他的神情變得很嚴肅,道:「先生,我們現在在討論的是古物,是人類文化的結晶,那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

    年輕人攤了攤手,道:「我有什麼地方表示輕佻了?」

    副經理還沒有回答,那個剛才在鑑賞青銅香爐的老婦人、已經走過來,大聲而且流動地道:「年輕人,你剛才提到中國的毛公鼎,這是人類的瑰寶。」

    年輕人笑了笑,向那老婦人微微鞠了一躬,道:「要是我告訴你,我小的時候,曾經將毛公鼎當凳子坐,你一定不會相信,是不是?」

    那老婦人看來差一點昏了過去,她轉過身,急急走了開去,坐了下來,手撐著額,還在不住喘氣。

    副經理道:「先生,你是不是堅持要看這柄刀?」

    年輕人道:「是的,因為我想買它,過幾天是我叔叔的生日,我想將它作為生日禮物。」

    副經理又吐了一口氣,道:「先生,你知道它的價格不?請原諒,我的意思是提醒你一下,將這一柄寶刀作為生日禮物,實在是一件罕見的禮物!」

    年輕人揚了揚眉,道:「我不確切知道,它值多少?」

    副經理又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講出一個數字來。

    這個數字,使得在一旁聽著的那個店員,也倒抽了一口冷氣。

    年輕人卻毫不在乎地道:「不錯,和我知道的一樣,這是我的支票簿——」

    年輕人伸手取出支票簿來,放在櫃上,又道:「你們可以先打電話到銀行去,查我戶口裡的存款,是不是足夠支付,再來和我交易。」

    副經理和店員互望了一眼,副經理說了一聲對不起,拿起支票簿,走了進去,年輕人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那老婦人駭然地望著他,將身子挪遠了一點,這時候,另一個店員,正將包好了的銅香爐,交到老婦人的手上,年輕人向老婦人笑了一下,道:「夫人,你買的那隻宣化香爐,只不過是民間的用品,不是宮廷用品。」

    老婦人怒道:「你懂得什麼,這香爐上有龍,龍在中國、是帝王的象徵。」

    年輕人笑著,道:「如果是帝王用的物品,龍爪是五趾的,而這雙香爐上的龍爪,只是四趾的。」

    老婦人陡地呆了一呆,站了起來,立時向外走去,可是她走不了幾步,就停了下來,轉頭向年輕人望來,神情充滿了猶豫。

    不過年輕人沒有再望她,因為副經理已經走了出來,和副經理一起走出來的,還有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年人,他們兩人,是小步奔出來的。

    副經理一到了年輕人的面前,就將支票簿恭而敬之地還給了年輕人,道:「對不起。真對不起!」

    那老人搶著自我介紹,道;「我是本店的經理,竭誠歡迎你的光臨!」

    年輕人淡淡笑了笑,放好了支票簿,道:「我想看看那柄波斯刀,可以麼?」

    經理一疊聲地道:「可以,當然可以,請到經理室來,請跟我來。」

    年輕人向玻璃櫃望了一眼,神情略有點疑惑,但是他還是跟在經理和副經理的身後,向前走去,經理一面向前走著,一面向兩個護衛員招了招手。在他們走進經理室的時候,那兩個護衛員就站在經理室的門口。

    經理室中的陳設很樸實,與其說這是一間大古董店的經理室,不如說那是一個考古學家的書齊更來得適合一點,四壁的書櫥中全是書,經理一進來,就道:「先生,我想你一定在奇怪,何以要請你到經理室來看這柄刀。」

    年輕人笑了笑,道:「當然,這柄刀的價值太高,不宜在大庭廣眾之間拿出來看的!」

    經理點頭道:「這是原因之下,另一原因是……」

    年輕人不等經理講完,就道:「我想在陳列櫃下,有直通經理室的傳送帶,是不是?」

    經理不住地點著頭,他先開著了一具電視機,電視熒光屏上,立時出現了那柄放在櫃中的波斯寶刀,然後,他又按下了一個掣,電視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放著盛刀盒子的櫃底,向下沉去,那柄刀消失了,接著,有一陣輕微的聲響傳來。

    經理又按動了幾個掣,一個書架移開,現出了一具保險箱來,年輕人轉身去,看著書架上的書籍,不一會,他聽到經理有點發顫的聲音,道:「先生請看,這是真正的無價之寶!」

    年輕人轉過身來,經理雙手捧著盒子,放在几上,年輕人坐了下來,從盒中取出那柄刀來,細心地看著,放下刀,又察看著刀鞘,他看得很仔細,並且不時說幾句極其內行的話。

    年輕人足足看了半小時之久,才將刀和鞘,一起放在盒中,道:「我還想看一看,有關這柄刀的一切資料,包括權威對它的評定,」

    副經理早已捧了一大疊書走過來,放在几上,年輕人翻閱著,隨後,他閱上了書,點頭道:「我感到很滿意,這是一柄真正的寶刀。

    經理和副經理都籲了一口氣,年輕人取出支票簿來,籟籟地寫著,簽了字,交給了經理,說道:「請你立即到銀行去提了款,我再帶著這把刀走。」

    經理站了起來,道:「先生,你是說,你要帶著這件無價之寶走?不要我們派護衛員,護送你將它鎖進保險庫去?這柄刀——」

    年輕人剛付出了巨額的支票,而且毫無疑問,他的支票是可以兌現的,而他的態度仍然是一樣的輕鬆,古董店的經理和副經理互望了一眼,經理將年輕人付出的支票,交給了副經理,吩咐道;:「你到銀行去辦理手續!」

    副經理接過支票,走了出去,經理打開一個櫃子,取出了一隻十分精緻的木盒來。

    那只木盒上的雕刻和所鑲著的寶石,證明這只木盒本身,也是一件很有價值的古董。

    經理打開盒子,盒內有一個雕出來的凹痕,可以看得出,剛好可以放下那柄寶刀。

    經理將木盒送到了年輕人的面前,道:「這柄寶刀,一度曾落在俄國裏那雷夫大公的手上,這只木盒,就是那裡雷夫大公叫當時最著名的匠人製造的。」

    年輕人將刀放進了盒中,不禁讚嘆地道:「果然,手工精緻得很,我想我不必另外再付錢了吧?」

    經理忙道:「當然,這算是小禮物,歡迎你再來光顧,而且,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可以通知我們,我們在世界各地都有辦事處,專門負責替顧客尋找名貴罕有的古董。」

    年輕人合上盒蓋,道:「我一時之間想不起有什麼需要的,當然,我想到了,會來找你!」

    經理又斟了兩杯酒,遞給年輕人一杯,酒香撲鼻,經理和那年輕人,談著那柄波斯寶刀的歷史,20分鐘之後,電話鈴響了起來,經理拿起來聽了一聽,就放了下來。

    年輕人道:「我可以走了?」

    經理連連點頭,神態感激。

    年輕人將盒子挾在脅下,向外走去,當他來到經理室的門口之際,經理的聲音又在他的背後響起,道:「先生,你真的肯定不要人護送?」

    年輕人笑了一笑,並沒有轉過身來,只是道:「不用!」他拉開了經理室的門,向外走去,當他又來到店堂中的時候,所有的店員,神態和他進來的時候,大不相同了,當他經過的時候,每一個人都恭恭敬敬地站著,一直恭送他到門口。

    年輕人的車子就停在街角處,他打開了車門,將盒子隨便地向後座一拋,坐上了駕駛座,他的心情很愉快,因為他知道,這件生日禮物,他叔叔一定會喜歡的。

    他也知道,他叔叔會喜歡這柄寶刀,絕不是因為這柄寶刀的市場價值,而是由於這柄寶刀,是一件真正的藝術品之故。老實說,金錢對於年輕人和他叔叔而言,實在不算是什麼,他們實在擁有大多的錢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