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當我回家,和白素見面之後,我先向白素說這次遠行的經過,才開始不久,胡說和陳麗雪就來了。

    我說完了經過,結論是:「金大富從那地方帶出來的那隻圓球,干擾了人腦的活動,使陳麗雪有特別的幻覺,可以說,那是果報神宮殿洩露出來的信息。而主持報應規律運行的,我相信是一組外星人,或是多組外星人,他們把宇宙生物的規律在地球上執行,絲毫不苟,絕沒有人可以逃得過去。」

    我特別強調:「好有好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

    我再強調:「時辰,可能會隔上好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金大富本來極不服氣,可是在知道他自己犯了什麼惡行之後,他就說:應有此報!」

    白素吸了一口氣:「可是報應太抽象了,像金大富,把自己的頭放在膝上扯自己的嘴,金美麗身子成了肉碎,這都不是實際生活中能發生的事!胡說道:「可能是一種象徵式的譬喻?」

    陳麗雪打著手語:「我看不是,還是實在的,只不過這種懲罰,不在人間進行,在另一個空間,譬如說,陰間的地獄之中!」

    我、白素和胡說,都感到了一股寒意,雖然我們都知道自己不至於有什麼惡報,但是報應的運作,競全然可以突破時間和空間,那麼就是說,任憑犯有惡行者上天下地,都不能逃脫報應!這是何等森嚴的規律!它是宇宙的規律、人類任何力量都不能抗拒的鐵律!

    靜了好一會兒,大家都向陳麗雪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她的設想——一開始,我就說過,這個故事很怪,怪在所有的一切,全靠可以接受的設想來完成,我們並不知道報應運行的真正詳情,因為我們未曾和主持這種運作的力量有任何正面的接觸。可是一切假設,只要是可以接受的,看來又如此順理成章。

    自然,這和我們早已知道報應是怎麼一回事,大有關係——事實上,每一個人都知直報應是怎麼一回事,有誰不知道呢?

    我先打破沉寂:「金美麗和陳麗雪的會面情形如何?」

    白素搖頭:「極平常,金美麗先來找我,說想見一見陳麗雪,她知道陳麗雪那天不在店鋪中,雖然她知道可能會有被磨碎的可怕幻覺,但她寧願再經歷一次,好明白其中的原因,從來陳麗雪來了,和她相見,卻什麼也沒有發生。金美麗哈哈大笑著離去,一面還高興地叫:惡夢過去了!」我們都知道,可能是那個圓球已遠離了她,所以她腦部活動不再受干擾了,她什麼時候會遭到報應,準也不知道,現在,她認為惡夢已經過去了,總也不是什麼壞事。我們知道的是,金大富的報應,會在明年來臨!

    回來之後,我兩次試圖和金大富聯絡不果,我自然不會再作第三次聯絡,不過報章上倒常見到他的名字,他大筆大筆捐出鉅額的金錢,作各種各樣慈善的用途,很有點想籍此贖罪的意味。

    可是我卻記得他在那曠野中講的話:「要是後悔了,做點好事,就可以消除過去的惡行,那還叫什麼報應呢?」

    是的!報應就是報應!

    好有好報,惡有惡報。

    若有不報,時辰未到。

    (全文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