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一直看著金大富,看到他有一些間歇的動作,有時身子會輕輕彈跳,有時又縮成一團,不久又伸展開來,看起來,就像是普遍在熱睡中的情形——至於他是不是有做夢,旁人自然不得而知。

    這時,下弦月已然昇起,月色清冷,映在半陷篷頂的園球上面,發出一種青黝黝的,看來充滿了神秘的光輝。

    對於這種表面十分光滑的金屬製品,我已經有過不止一次奇異的經歷。我想起那個被土人膜拜為「叢林之神」的金屬園柱,使接近它的人,產生預知能力。那園柱的表面光滑程度和色澤,就和這個園球差不多。

    至於那個金色的園球,也有影響人類腦部活動的能力,使得僧侶在冥思之中,可以和另一個世界溝通。那金球的大小,也和眼前這園球差不多,後來獲證明是一整個星球的移民飛船!

    眼前這個園球,顯然具有那神秘的力量,可以影響人的腦部,作時間和空間雙重突破的活動,自然不是地球上的產物,它來自何處呢?

    我大大喝了一口酒,抬頭向天,星空無限,由於不是滿月時分,天空十分黑暗,所以可以看到的星星也特別多,肉眼可以看到的星體,畢竟有限,天文學家發現的星辰,最遠的,距離是一百二十億光年,那是,一個什麼樣的距離,而宇宙還沒有到邊緣。

    宇宙究竟有多大,地球人只怕永遠也無法知道,在宇宙中,究竟有多少億顆星球,在宇宙中猶如一粒微塵的地球上生活的人,自然也永遠無法明白。

    在整個宇宙的億億萬萬的星體之上,在許多許多許多許多星體上,會有智慧極高的生物,當然不容懷疑,其中已有許多許多到過地球,在地球上有他們的行動,也是絕不足為奇的事。

    那些來自宇宙不知哪一個角落的生物,是什麼時候來的?相信不會太久,那時,不但人類已經在,而且必然已經發生了許多人類的行為。這些行為都是根據人類的天性而產生的,心然包括著許多罪行和醜惡。

    於是,來自外星的高級生物就幫地球人建立了一種秩序,叫作「報應」,它的原則是「好有好報,惡有惡報」。

    這種外星生物顯然充滿了智慧,而且有著十分公平的處事方法。

    他們的智慧在於他們知道,要地球人摒棄惡行是不可能的,那麼,唯一的公平對等行為,就是做下惡行的人,必然要遭惡報,以此來鼓動善行,減少惡行。

    究竟有多少年了:「報應」早已深入人心,究竟起了多少作用?

    我愈想愈遠,也一直望著那隻園球,那園球仍然閃著神秘的光輝,金大富也沒有醒禾。

    我閉上了眼睛,由於十分疲倦,不久,也漸漸進入睡鄉。

    這一次,我可以肯定沒有過了多久,因為我還處於朦朦朧朧,半睡不醒之間,就被一下怪叫聲所驚醒。

    立時睜開眼來,看到那隻園球,一下子彈跳到了半空,又踢跌了下來,重重落在地上,滾出了幾公尺,被一堆碎石阻住。

    而那隻營帳,卻像是一個妖怪一樣在扭動,而且發出十分可怕的聲音——這種情景,十分怪異,但是我立即知道了原因,所以並不吃驚。

    我知道那是由於金大富陡然跳了起來,撞開了帳頂的園球,而他在急切之間,出不了營帳,所以才在帳中拼命掙扎。

    我走過去,把營帳拉開,再用手把金大富拉了出來,金大富向前跌跌撞撞走了兩步,雙手緊緊抱住了頭,身子在發著抖。

    我走過去,把他的雙臂,用力拉了下來,他不住搖著頭,像是想把頭搖下來一樣。

    我看他的神情,知道他一定有一個極可怕的「夢境」,就用力拍了拍他的臉頰:「怎麼樣了?」

    一直到我問了第十七八次,他才陡然叫了一句:「我不去了!」

    我呆了一呆:「你什麼?」

    他仍然搖著頭:「我不去了……我不到那地方去了!」

    我只是奇怪,到那地方去,是他千求萬求求我去的,而且,他還寄以極大的希望,以為到了那地方,憑我的力量,可以使他看到過的可怕結果改變,他還曾發狠勁,說要擺脫報應的規律。

    可是現在,他說不去那個地方了!

    我沒有問為什麼,只是冷冷地望著他,他身子開始發抖,接著,又用發抖的聲音慘叫:「應有此報,我應有此報啊!」

    他叫的聲音,十分淒厲,最後那個「啊」字,顫聲叫出來,直叫人寒毛直堅持。

    我陡地吸了一口氣,明白到金大富已知道他自己犯的是什麼惡行!

    連他本身,在知道自己曾犯下了什麼惡行之後,也覺得應有此報,可知報應是何等公平!

    陳麗雪說得對,到報應臨頭時,遭報的人一定都知道為什麼會遭報,絕不會不服氣,都會接受報應的安排。在心中大叫「應有此報」。

    我還想安慰他一下:「也許,去了那裡,事情可以有點轉機?」

    金大富頭愈搖愈厲害,嚎聲叫:「我不去了!我應有此報,應有此報啊!」

    他的那種神情,分明已接近瘋狂的狀態,我大喝一聲:「你遭報的時辰還沒有到,就鬼嚎幹什麼?」

    一面說,一面重重一掌,摑向他的臉上。

    對精神處於異常狀態的人,重重的一下掌摑,會相當有效。這時,由於金大富的樣子,實在在太怪異,所以我出手也重了一些。那一掌,摑得他身子一歪,連跌出了兩步,才算是勉強穩定,不再叫頭也不再搖,捂著那被打的那一邊臉,眼望著地上。

    過了好二會,他才抬起頭來,聲音仍然十分乾澀,但總算不再嚎叫,他道:「你剛才說過什麼?」

    我沒好氣:「我說,你還未到遭報的時候!不是明年才輪到你有報應嗎?你先發起瘋來幹什麼?」

    在星月微光之下,金大富一邊臉,煞白得可怕。可是另一邊臉,由於給我括了一個耳光,卻又紅又腫,看來怪異莫名。

    他雙眼睜得極大,眼神空洞,口唇掀動,並沒有出聲,看起來,像是把我剛才說的活,重複廠一遍,然後,他雙手抱著頭,蹲了下來,盯著那隻圓球看。

    我留意著他下一步的行動,也沒有說什麼,過了好一會,他才開口,語氣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靜:「那地方,我已去了,你要去,你自己去吧!」

    我十分憤怒,沒有他帶路,我怎麼知道如何才能到那鬼地方去?可是我又不願意求他帶路,所以我只是冷冷地盯著他。

    金大富從我眼神之中,看出我的怒意,他抱歉似地笑了一下——由於他捱打的一邊臉又紅又腫,肌肉早已失去了表達情感的作用,只有半邊臉的口角向上翹,現出笑容,看來更是詭異。

    他指了一下那圓球:「這……東西十分神秘……它可能會帶你去……就算去不了,也沒有什麼損失。衛斯理,報應不爽,早已由自己的行為下了結論,去不去那地方,都沒有關係!」

    他語氣沉重,我望著他,幾乎不相信那一番話會出自金大富之口!這時,他一副大徹大悟的樣子,和以前的金大富,判若兩人。

    我知道,那自然是他有了「回到過去」的經歷之後,才有的改變。

    我試探著問:「你確然回到了過去?有了一些十分特異的經歷?」

    他不等我問完,就雙手亂搖:「不必問我,問了我也不會說,那……又不是什麼光采的事……真正是豬狗不如!」

    他用那麼重的語氣在責備自己,而且流露出來的那種痛苦的神情,看來也不像是偽裝,我又感意外,對他反倒有了一絲好感,我道:「你做過壞事,那毫無疑問,殺人?放火、強姦?」

    金大富的身子,劇烈地發著抖,口唇抖得更厲害,喉間發出了一陣可怕的「格格」聲,我又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現在知道了自己的惡行,未必一定會有那樣的報應!」

    金大富突然發出了幾下乾廠笑聲,聽來十分悲苦,他緩緩搖頭:「哪有這樣的好事,犯下了惡行,過了若干時日,若是深切後悔,就可能沒有報應,哪有這樣的好的事!真要是那樣,報應還叫報應嗎?」

    我吸了一口氣:「你所謂看到的報應,也不真實,人怎麼能把自己的頭搬下來,再用雙手扯自己的嘴?」

    金大富垂下了頭,好一會兒不言不語,才道:「能的,怎麼不能?」我一揮手:「好了,你不去那地方,我還是要去,你請便吧!」

    我說著,把那個圓球捧了起來,不再理會他,金大富木然坐著,一動不動,看來是等天亮之後就動程。

    我知道那個圓球有影響人腦活動的能力,這時,我盯著圓球,我並不想再「回到古代」去,那種彷彿靈魂出竅,時空完全錯亂的經歷,雖然美妙之至,但是在感覺上,卻叫人有異樣的不舒服之感——陳麗雪正由於這種不愉快的感覺,才來向我求助的。

    我只是想那圓球發出力量,使我能打到那地方去的路途!

    可是,一直到東方發白,天色大明,我井沒有感應到什麼,金大富這時,已把他的行囊整理停當,看來他的精神狀態,十分正常,他道:「我會駕直升機走,再請人駕回來,你到了那地方之後,回程可以用!」

    我望著他,心中想,他駕走了直升機,要是拋下了我不管了,倒也是麻煩事。我並沒有說出口,可是金大富已經苦笑:「我不會說了不算數……我怕……再做惡事,報應會更慘!」

    我呆了一呆,他這句話,說得實在之極,是一個徹底知道了報應的人的話。

    他又向西北方向指了一指:「應該是從這個方向去,從一個十分狹窄的通道通過一個巨大的山洞之內,就是那個地方……記錄著世上所有人,不論在什麼時候,做下了惡事之後,應得的下場!」

    他一面說,一面已大踏步走了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