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和金大富這樣的人同機,當然不是很愉快的事,幸好對他這個人不必十分客氣,所以我一上來就告訴他:「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別來煩我!」金大富唯唯答應,當飛機起飛之後,機艙中相當空,我已經用近乎明示語氣示意他遠遠走開去,可是他還是在我的身邊。坐在我的身邊還不要緊,每當我偶然向他望過去,他就現出副欲語又止的神情,這才叫人受不了。

    在那麼長途的飛行中,看來不讓金大富把要講的話說出來,他會半途抽筋。

    所以,當他第八次還是第七次現出那種神情來時,我嘆了一聲:「你有什麼話非話不可,就說說吧,不過,千萬記得長話短說。」

    金大富連連點頭,伸手招來了空中小姐,要了一杯南美洲的烈酒,一飲而盡才道:「衛先生,你還記得我提及過的那個挑夫?」

    我道:「當然記得,是他發現那個地方,看到了一些十分奇特的現象,你才知道有那地方的。」

    金大富咽了一口口水:「這挑夫是一個沒有知識的土人,知識程度之低,超乎想象,他帶我到那地方去,我說盡了好話,也給了他很多好處,才能成功,我還告訴他,就在那地方附近有一個礦坑,出產純金塊,任何人都可以揀拾,他相信,才肯帶我去。」

    我聽到這裡,已經覺得渾身燥熱,這農伙,竟然用這種無恥的謊言去騙一個土人,還要說那土人的知識程度低,甚是卑劣之至!

    我臉色自然也不會好看,金大富避開了我的眼光:「我們先到那地方,在離開的時候,我自然無法把他帶到那個子虛烏有的金礦去。我也不是有心騙他,我已經十分肯定我會致富,決定致富之後給他大量的黃金,可是這蠢人卻不相信!」

    我冷冷地道:「你認為他是蠢人,他拆穿了你的謊言,是不是?」

    金大富漲紅了臉:「他……蠢!他要是相信我,不消一年,他就是一個小富翁。可是他自作聰明,蠢人都喜歡自作聰明,他不相信我,和我起了爭執——」他說到這裡,陡然停了下來,我坐直了身子,聽出了將有悲劇發生,我疾聲間:「你把他怎麼樣了?殺了他?」

    金大富急速喘著氣,空中小姐走過,我吩咐她把那種烈酒整瓶拿來,金大富臉色異樣,十分急速他說話,看來他本來想大叫大嚷的,但總算他還明白機艙中不是大叫大嚷的地方,所以才把聲音壓得十分低:「我沒有殺害他,完全是意外!意外!意外!」

    我盯著他:「那挑夫死了?」

    金大富倒了半杯酒,就要灌進口中去,我扼住他的手腕,聲音嚴厲:「你必須保持清醒把事件原原本本說出來,不能喝醉!」

    金大富的喉際發出了咯地一聲響,點頭,再喝了一口酒,抹著口角:「他和我爭執,互相推著,他跌倒時,恰好砸中了一窩毒蜥蜴,給他的後腦壓死了兩三條,還有兩三條咬中他,毒發身亡。」

    我自己曾有面對大量毒蠍的可怕經歷,人托稱萬物之靈,遇上了毒蠍、毒蜥蜴,還有真的沒有抵抗能力——至少是對等的,人可以一腳踏死毒蜥蜴,毒蜥蜴也可以一口把人咬死。

    金大富所說的「意外」,根本無法求證,因為在那種蠻荒之地,事情發生時,只有他們兩個人。我想了一想,冷冷地道:「你在南美洲生活了多年,自然知道毒晰蠍的厲害,也應該知道被它咬中之後的救治方法!」金大富答得很快:「是,我知道,把咬中處的皮肉切開來,至少五公分深,放出毒血,要第一時間進行才有效。」

    我指著他:「你為什麼不救他,別告訴我你當時沒有刀子在身!」

    金大富長嘆一聲:「當然有刀,可是他有三處被咬中的地方,全在咽喉,我就算想剖他的喉嚨,他又怎肯被我剖?就算剖,也勢必連喉管、氣管一起剖斷,那時,真變成是我害死他的了。他用手指著喉嚨,轉身便奔,奔到了一道小溪旁,俯身就喝水——」我聽到這裡,也不禁發出了「啊」地一聲,金大富疑惑地望了我一下,我道:「被毒蜥蜴咬中了,要靜止不能動,減低血液循環的速度,也不能喝水,一喝水就死。」

    金大富連連點頭:「等我趕到小溪邊時,他早已全身發紫,毒發身亡了。」

    上次他對我說起那個地方時,我就發現他有吞吞吐吐之處,想來就是曾發生過這件「意外」了。這時,我所疑惑的,倒並不是他說的是不是真話而是他為什麼要把這件事告訴我。

    這件事發生至今,必然已有相當時日,而且也絕沒有人追究,一個土著挑夫突然不見了,也不會有人去追究。

    金大富不說,世上決無人知道其事,那麼,金大富為什麼要告訴我呢?

    我並沒有把這個問題問他,只是盯著他看。金大富這個人出身卑微,人格也絕稱不上高尚,可是他毫無疑問是一個聰明人,必然明白我在聽了他的敘述之後心中所產生的問題,不用我問出來。

    果然,他苦澀地笑了一下:「這件事,雖然是意外,但是我也一直耿耿於懷,心中十分難過,到了那地方……我對那地方有一個感覺,不論你心中有什麼秘密,一到了那裡,就再難隱瞞,一定會給人知道,所以我才告訴你。」

    我仍然不出聲,他又做著手勢:「你遲早會知道這個秘密,我自然也不敢說謊騙你。」

    我知道他繞來繞去,還是未曾說出真正的目的來,所以仍然不出聲。金大富哭喪著臉:「我一真在想,我……會有那麼可怕的下場,會不會是……這件事的緣故?要是這件事,自然要先讓你知道,你才能替我消解災難。」

    我望著,幾乎沒有一口口啐在他的臉上!

    他的下場,是一個沒有希望的瘋子,可怕得不住用力扯他自己的嘴已,甚至頭和身體分離,這樣子的報應,怎麼是那種小事所種下的因?

    我的眼光一定十分可怕,所以他現出閃縮的神情來。我語音冰冷:「你要弄清楚一點,我沒有答應你什麼,也沒有任何消災難難的本領,根本連那地方是怎麼樣的,我都一無所知。」

    金大富又掏出手帕抹汗:「你有辦法的,人人都知道你首辦法的!」我懶得和他爭下去,伸手直指著他:「如果你的下場正如你預感的,那麼,就必然不是這件意外,而是你曾經做過極壞的壞事!」

    金大富緊抿著嘴,過了好一會,才道:「沒有,當然我做過了不少壞事,可是沒有比這件更嚴重了,這件,牽涉到了人命,而且我確然在事先欺騙過他!」

    我本來想告訴他,一個人前生、前再前生、或是幾百年前一直積累下來的罪孽在適當的時候,會發作出來,但是一則,那只是我的推測,沒有事實可作證明,二則,我已把這番假設的理論向金美麗說過,她根本不相信,所問的一切問題我也沒有一個說得上來,看來金大富的反應也會一樣,我不想再自討沒趣了。

    所以,我只是冷冷地道:「既然是這樣,我也沒有別的意見。」

    金大富呆了半晌,默默地喝著酒,讓我清靜了半小時左右,忽然又道:「到了那地方,我相信你必然能和外星人見面,他們……會聽你的勸說,把我的下場改一改!」

    他一開口,我正要覺得不耐煩,但是他說的那一番後,令我心中一動。雖然他仍然在老調重彈,可是我想起了一點,他曾到過那地方,只是聽他形容了那地方的情形,沒有聽他對那地方的那種奇異現象的意見!

    我向他作了一個手勢,表示要和他好好談一談,他大是受寵若驚,挺直了身子聽我說話,我先把那地方看到的一切情形,都可能是一些人應得的「惡報」的假設告訴了他。

    他聽了之後,呆了半晌,神情難看之極。

    我連問了他三次,他才有了反應,我問的是:「你對這種假設,有什麼看法?」

    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哭喪著臉:「我為什麼要遭惡報!」

    我的回答很直接:「當然你曾種下了惡果!」

    金大富像是沒有聽到我的回答,自顧自搖頭:「不對,不對,若說是人人的惡報……說來得惡報的人……不會少……會全在那地方有紀錄?」他提出的只是疑問,並沒有反對我的假設,我又問:「在那地方看到你自己的時候,你是不是有被最後審判的感覺?」

    金大富的身子顫動了一下:「極害怕,腦際嗡嗡作響,心中只感到,這次逃不過去了!逃不過去了!害怕得全身發抖……抖得厲害。」

    他的聲音也跟著在發抖:「我不知道什麼叫最後的審判,可是那就像死了之後上了閻王殿差不多!」

    金大富說得十分好,「最後的審判」是來自西方的說法,中國人傳統的說法是「上了閻王殿」!同時,我也明白何以金大富一直說我可以替他消災消難了。

    上閻王殿的傳說中,在殿上的閻王是「善和惡的終審法官」,可以根據一個人生前的某些行為,隨意改變這個人的最終結果,是發放還陽,繼續他的生命,還是罰下十八層地獄,都是可以隨時改變的。

    金大富以為自己曾下閻王殿,或至少他有這樣的感覺,所以他才來求我,以求改變他的結果。他忽然坦言那一宗挑夫死的意外,只怕也是出於一種贖罪的心理,希望這樣子做,結果會改變:我望了他好一會,嘆了一聲:「然後,那印象就一直深印在你的腦海之中?」

    金大富神情苦澀:「一直到了那天,在你住所的門口,看到更可怕的……景象。」

    我再問:「你在那地方,看到自己那麼可怕的結果,也是從一個電視畫面中看到的?」

    金大富雙手互相拗著,令得手指發出「拍拍」的聲響來:「我不能肯定那是不是電視畫面,可是在一個平面體上現出活動的影像,那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只好道:「不管那是什麼,你一看到,就想到了那可能是你自己的下場?」

    金大富吸了一口氣:「我有……這樣的感覺。」

    我揮了一下手:「你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為什麼你不把看到的畫面毀去?」

    金大富在剎那之間,雙眼睜得老大,失聲道:「有用嗎?把看到的畫面毀去,會有用嗎?」

    我用力搖頭:「我不知道,但孫悟空大鬧陰曹地府,一筆在‘生死簿’把他的名字勾消,從此他就再也不會死亡了!」

    我說的是小說中的故事,本來是不應該引起什麼特別強烈反應的,可是金大富既然有過「上閻王殿」的經驗,他的心理狀態自然與眾不同,他聽了之後,足的半分鐘之久維持同一個姿勢不動,然後,現出極度悔恨的神情,伸手在自己的頭上重重地打了一下,引得兩個空中小姐發出了一下驚呼聲。

    我忙安慰他:「別懊恨,如果有用的話,反正我們還要去,再把它毀掉,還來得及!」

    我這樣一說,金大富又高興了起來,他大大喝一口酒,手背抹著口角,得意地道:「神鬼怕惡人,也是有的,看見我根本不怕,神鬼也莫奈我何!」

    事情還不是真的有了轉機,只是略有一點虛無縹緲的希望,他就現出了小人得志的神情來,我悶哼了一聲,不再去理會他,自顧自閉上眼睛。金大富又在我的身邊說了一些什麼,我沒有留意,在那一剎那問,我有了一個極其怪異的感覺。我十分清楚肯定我的身子沒有動過,還是在飛機艙的座椅上,在我旁邊的仍是令人討厭的金大富,可是我又十分清楚肯定,我正在進入一個地方。兩種感覺都那麼清楚,好像我一個人忽然之間分裂成為兩半,產生了兩種感覺,兩種想法。

    那種異樣感覺的時間極短——一有了這種感覺,我就想睜開眼來,要弄清楚是什麼一回事。從大腦下達睜開眼來的命令,到眼睛真的睜開來,只怕連百分之一秒的時間都不用。

    可是,我竟未能睜開眼來!

    這說明我有那種怪異的感覺的時間極短,接著我就聽到了一個聲音在說:「啊,你也來了,正好讓你看看,對你說,說不明白,我是陳麗雪!」

    陳麗雪的聲音!而在一聽到了他的聲音之後,我也看到了她!

    任何人,都不可能突然出現在一萬公尺高的機艙之中,陳麗雪也例外。

    一看到了她,我還完全沒有看清周遭的情形,我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事實上,這時周遭十分黑暗,我看出去,只是一片黑暗,但是可以看到陳麗雪,她穿了一件淡色的衣服,在黑暗中隱約可以看到她的身形,如果不是我先聽到她說了凡句話,說出她自己是陳麗雪的話,在這種朦朧的環境之中,我也不能認出她是什麼人來!

    這時,我雖然一下子跌進了幻境之中,可是我仍然保持高度的清醒,我首先想到陳麗雪是一個聾啞人,怎麼忽然會聽到她的聲音了呢?

    在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感到自己正在向她走過去——一開始的時候,只是感到了在向她走過去,可是在「感到」走出兩步之後,我就知道自己是真正在向她走過去,我已經不在機艙中了,我走的,踏踏著的,絕不是鋪著地氈的機艙走道,而是鋪著青石板,有著厚厚一層落葉的一條道路。同時,我的眼睛也漸漸適應了黑暗,可以看到這條青石板鋪成的路是在一座林子中,那林子全是十分高大的大樹,每一株,都至少有一人合抱粗細。

    我才一開始感到自己被轉移了環境,又聽到了自稱是陳麗雪的聲音之後,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知道我回到了古代!和陳麗雪曾不止一次回到古代一樣,我回到了古代!

    奇妙的是,我知道我回到古代,可是我又清楚地知道自己決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我有我自己的時代,然而,我又絕沒有問自己,既然我有自己的時代,為什麼又會回到古代來!

    這樣的敘述,聽起來有點混亂,但十分實在。我也沒有問自己回到古代來扮的是什麼角色,彷彿那是自然而然,必然會發生、必須發生的事一樣。

    在這種心境之下,我至少明白了一點一一我曾不止一會問陳麗雪,當她在回到古代時,她擔任的是什麼角色,她都說不上來。

    這時(或是事後),如果有人問我同樣的問題,我也答不上來:我在古代擔任什麼角色呢?我在現代,又擔任什麼角色呢?都不應該成為問題,我就是我,一直都是我,在書房中的是我,從書房到了客廳的是我,自然還是我,不會變成別人!(或許這一段敘述有點玄,那是因為我那時的經歷,確然很玄。)我走向陳麗雪,很平靜,思路也十分清新明白,我看到陳麗雪穿著寬大的淺色的袍子,式樣十分簡單,也自然顯得古樸,我再看看我自己,也穿著同樣的淺色的寬袍。

    我抬頭看天,天上略可見一些星,不見有月色,所以四周圍十分黑。我肯定時間雖然有所轉移,但我還是在地球上,星雖然不多,是看慣看熟的星空,到了別的星上,星空大抵不會有那麼熟悉。在那十來步路之中,我思緒飛快,想了很多很多問題,我想到有能力在時間中旅行的王居風和高彩虹,如果他們知道「我來了」,趕來和我在這個時間相會,那是多麼有趣的事。

    想到這裡,我自然而然笑了起來。

    陳麗雪問:「你笑什麼?」

    她開口、發聲、講話,完全和一個正常人一樣,而且她的聲音,略帶沉啞,也就格外柔和動聽。我失聲道:「啊,你會說話了!」

    陳麗雪展顏:「你信不信?好多次進入這種境界,我完全沒有說話的機會,剛才我一到,看見你也來了,就自然而然可以說話。」

    我吸了一口氣:「你看到我來,你看到我從哪裡來?」

    我這樣問,自然是想知道一些我「進入古代」的情形。陳麗雪的回答,令我怔一怔,她答得十分自然,然而她的答案,卻和一個極著名的答案一樣!

    她伸手向我身後一指,我循著她所指轉頭看去,看到那是一片黑暗,也就在這時,我聽到她的回答:「你自來處來。」

    從來處而來,往去處而去。

    這是充滿禪機的言語,這時卻從陳麗雪的口中自然而然他說了出來。充滿禪機的語言,正要這樣隨意說出,才能使聽到的人有當頭棒喝之感,若是刻意準備安排,大打機鋒,反倒成了脣槍舌劍,哪有振聾啟憒之功?當下,我並不轉過身來,只是望著那一團黑暗。陳麗雪看到我是從哪裡來的,那裡是什麼地方,都是來處,沒有分別,反正所有的人,都是來自來處,也必然去到去處!

    唐朝時的李紳和龜山寺僧的對答,本來就大有禪意,這時出自全無機心的陳麗雪口中,含意又深了一層。本來我還在想許多問題,例如何以我會忽然從現代來到了古代等,但現在,我可以把這些問題拋開去!沒有什麼不同,反正人不論在什麼境地之中,都是從來處來,大可心安理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