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胡說來回踱步,他行事沉著,在決定做一件事之前,考慮得極其周詳,這是他的優點,他顯然在考慮是不是應該去。

    他一面踱步,一面道:「金大富的話,不盡不實,那地方……根據他的研究,你的復述,聽起來,只像是科幻電影中的布景。」

    我本來就有同樣的感覺,但還是指出了重要的一點:「重要的是,他在那裡真的見到過許多人的未來的下場!」

    胡說仍然皺著眉:「還是很難想象,那地方算是什麼,一個龐大無比的檔案室?」

    我知道胡說疑惑的原因,所以笑著在他的肩頭上拍了兩下:「我明白你的意思,報應,本來是十分虛無縹緲的事,忽然之間變得具體,自然難以接受。」胡說深深吸了一口氣,坐了下來,雙手托著頭,沒有再說什麼,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道:「陳麗雪說她所受的困擾,愈來愈甚,她生為一個聾啞人,已經十分不幸,只想認命,做一個普通的聾啞人算了,實在不想擔任什麼專司果報的神明的角色!」

    我苦笑:「那只怕由不得她——而且,她如果真的是那種神明,有什麼不好?權力大得很,掌握著許多人的命運,給許多人以各種報應。」胡說望著我,緩緩地搖頭:「衛先生,如果我是這樣,我不會覺得有趣,因為一切好報惡報,都只是執行,而不是決定,那有什麼趣味?哪個人要遭惡報,他做了什麼壞事,全不知道,只是執行,有時會十分難過!」

    胡說揮了一下手:「譬如說金美麗,如果說執行者都不知道她做了什麼惡事而要遭惡報,卻要看她悲慘的下場,這豈非無趣之至!」

    我嘆了一聲:「你想得太多了!」

    胡說攤開雙手:「是這種現象太怪,令我不能不想——切,好像是在一種錯誤的安排下形成的,沒有規律可循。」我又嘆了一聲:「我早已有這樣的感覺,感到不知在什麼地方無意間、意外地洩露出了一些力量,影響了一些人,才在這些入的身上有了這樣那樣的幻覺,這些受了影響的人,可能還會進一步通過他們影響別人,例如我,只怕就受了陳麗雪的影響,有時,會莫名其妙對果報有十分執著,近乎冷酷的看法!」

    胡說抬起了頭,想了片刻:「那股洩露出來的力量,影響人的腦部活動,已知的有金氏父女、陳麗雪、你……是不是還有別人呢?」

    我道:「可能還有很多,不過我們接觸不到一…如果不是恰好你認識陳麗雪,怎會知道一個聾啞人有著那樣奇異的經歷?」

    胡說乾澀地笑:「陳麗雪要我向提出要求,她不想再過這樣的‘雙重生活’,她不要回到古代去看莫名其妙的景象,也不要再別人看到她就驚怖欲絕!」

    我苦笑:「我有什麼力量可以滿足她的要求?」

    胡說想了一想:「本來,我也想不出你有什麼辦法,但是你既然要到那地方去,總可以有所發現,或許可以幫助她。」

    我無可奈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還未知是怎麼回事,什麼真實的根據都沒有。金大富還堅持那地方是一個由外星人控制的基地哩!」

    胡說悶哼一聲:「我想不會有那麼好管閒事的外星人,把上下幾千年的地球人行為都記下來,在一定的時候慢慢算帳!」

    我揚了揚眉:「也很難說,各種宗教,都有最後審判之說,諸神的存在,若果全是指能力遠超過地球人的外星人而言,那麼,這種在地球人看來不可思議的事,在外星人而言,就簡單之至。」

    胡說高聲道:「那更說不過去了,若是由外星人在主持,那麼,善行或惡行的標準,是外星人行為的標準,而不是地球人的標準了?」

    我默然半晌,因為這個問題我也一直在想。好有好報,惡有惡報,是自然而然的說法,但是也模糊之汲。

    若說是一般的道德標準,相去也甚遠,各有各的不同準則,誰有力量把一切統一起來呢?

    我沉默的時候,白素才開了口,她的聲音十分低沉,話也說得相當緩慢:「的確是依照外星人的標準。地球人的行為的標準都是來自天神的頒布,你們怎麼忘記了耶和華向摩西頒下了十誡的那件事?十誡,就是耶和華交給地球人的行為標準!」

    胡說睜大了眼好一會,才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是啊,地球人的行為標準,都來自各種巨大的,不可測的力量的指示!」

    白素進一步分析:「種種巨大的力量,旱就制定了地球人的行為標準,雖然各有不同,倒也大同小異,有的很嚴格,有的比較寬容。那些行為標準,一直在道德上被地球人奉為準則——」我大聲接了上去:「可是,也一直不斷被破壞,愈是大具聰明才智的人,破壞得愈甚,向上帝求到了智慧的所羅門王,就愚蠢到犯了拜祭別神的戒條——那是上帝最不能容忍的罪行。看起來,地球人矛盾之極,善惡的標準,人人皆知,可是偏要作惡的人如此之多?」

    白素頓了一頓:「所以,才要有報應!」

    白素的結論極有力量,使人感到可以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來,心胸舒暢,如果竟然沒有報應,那還成什麼世界?

    報應,可以說是一種來自宇宙、天神的管理力量,要是冥冥之中沒有了報應,等於社會中沒有了法律,那會是什麼樣的混亂!

    三個人都有一會沒說話,胡說忽然道:「或許依照地球人的本性,一切善、惡的標準都相反。地球人本來是動物之一,有很多動物行為,善和惡的標準就不一樣——猛虎撲食羚羊,把羚羊血淋淋地撕開來吞了去,有什麼罪惡呢,是善還是惡呢?那是動物的天性!」

    我皺起了眉:「猛虎撲食,不像人那樣殘害同類!」

    胡說這年輕人想得很多,他又問:「為什麼殘害異類不算有罪,殘害同類就算?」

    白素微笑:「問得真有意思,善惡的標準十分複雜,有一套標準,就說眾生平等,殺生就是惡,殺害同類和異類都一樣!」

    胡說還不滿意:「佛教因此吃素,那也不是很徹底,植物難道就不是生命嗎?」

    白素反問:「小朋友,人類怎麼維持生命呢?」

    胡說卻笑了起來:「很簡單,拋開一切來自天神的善惡標準,依照人性,自然會有人類自己的善惡標準!」

    胡說的這種說法十分大膽,堪稱空前,根據人類的天性來看,自行訂定的善惡標準,一定是強權得勝,為所欲為!有力量的為了一己之利,還顧什麼是善,什麼是惡?

    可是仔細一想,胡說這樣講也並不可怕。翻開人類的歷史看看,人類不是一直在依照自己的天性在行動著!種種罪惡,一直沒有間斷過,又有什麼時候遵守過天神訂立的善惡標準?

    也或許,正因為如此,才要有報應!

    胡說引起的問題很多,一時之間,也無法一一有完備的設想,我用力一揮手:「重要的,還是要到那個地方去,看看究竟是什麼力量在主持運作!」

    胡說幽默了一下:「或許,是諸神的聯合力量。因為諸神自己的善惡標準都不一樣,若不統一了,如何叫地球人遵行?」

    我也笑了起來:「或許,也不必聯合統一,可以各占山頭,號召一批肯遵循自己善惡標準的人,奉行這種善惡標準——世上就有一大批人,視喝酒為莫大的罪惡。」

    白素的神情很迷惘:「奇怪,愈討論下去,愈覺得脫離不了宗教的觀念。」

    我也感到了這一點,胡說陡然提高了聲音:「還記得A、B、C、D?」

    這句話,若是換了不明就裡的人來聽,一定莫名其妙之極,但是我和白素自然明白。我和她自然而然伸出手來,緊緊一握。

    在我和白素的生命之中,有整整六年分離,就和胡說現在所講的A、B、C、D有關。

    那是四個來自外星負責拯救地球人淪落罪惡的使者,整個故事都記述在《頭髮》之中。

    胡說這時,忽然又提出A、B、C、D來,自然把A、B、C、D當作諸神來看待,除了A、B、C、D之外,可能還有其他的大具異能的外星人,各自訂下了不同的善惡標準。

    從這種推測來看,大聯合統一意見的情形未必會有,可是地球在若干年之前,有許多外星來客幾乎在同一時期過光臨過,這倒大可肯定!

    我和白素都十分感慨:「是啊,諸神各有各的性格,善惡標準也有所不同,但是原則倒一樣的:凡是一個生命,對另一個生命進行侵犯、干擾、傷害,就是惡!」

    胡說表示同意我這種說法,可是他十分悲哀:「一個生命對另一個生命的干擾、侵犯、傷害,那正是人的天性。所以善惡標準在地球上一直未能好好地實行。」

    白素的意見,令我和胡說都鼓掌:「所以,讓所有人都知道會有報應,十分重要。就像讓殺人犯知道他必然無法逃避死刑的懲處一樣!」

    我們一面鼓掌,一面深深吸了一口氣,或許是報應的時間延得太長,前生,甚至再前生,許多生之前的惡業,在幾百年之後才出現報應,自然不為人重視了。

    我忽發奇想:到了那地方,如果真有一種力量在主宰,能否提議把報應的時間大大縮短?那樣對人性的棄惡向善,必然大有幫助。

    這次討論,到此為止——並不是沒有什麼可以討論的,而是都覺得愈討論下去,愈是進入了各種不同宗教的範圍之內。我們對宗教,對諸神,又另有看法,那是再討論下去都不會有結論的事!

    胡說告辭離去,臨走時白素對他說:「請轉告陳麗雪,就算她不斷回到古代,人家見了她害怕,不是什麼壞事,不必感到困擾。」

    胡說的回答是:「我盡力而為。」

    胡說走了之後,我和金大富聯絡:「你什麼時候可以動身?我隨時可以奉陪!」

    金大富回答得極快:「立刻!」

    說「立刻」,自然誇張得很,我和他一起上機,是在兩天之後的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