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金先生,你是不是曾有過一種經歷,感到自己忽然回到了古代,在那種經歷中,你是另外一個人,做著一些和你現實生活完全不同的事?」

    在陳麗雪的敘述之中,在古代,金大富曾經是一個手持水火棍,向一個偷情少婦敲詐勒索的惡棍,行徑十分卑鄙。我首先要肯定他是不是也會有相同的經歷。

    當我發問的時候,金大富十分用心地聽著,等我講完,他卻眨著眼,想了片刻,才道:「請你把問題重複一遍。」

    我把問題重複了一遏,自他的喉際,發出了一下相當暖昧的咕咕聲,顯然,那是他對我這個問題表示不滿,他的回答很簡單:「沒有!」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金美麗沒有那樣的經歷(或幻覺),金大富也沒有,這一點,兩人的情形相同。

    看來,金美麗和金大富,都不知道他們曾在若干年之前,做過什麼角色。

    如果報應是可以經歷許多世代才發生的,那麼今生今世遭了報,可能遭報者全然不知道原因,因為前生的事,再前生的事,再再前生的事,或是許多生以前的事,遭報者本身根本不記得了!

    像金大富,如果他是為了曾向那美婦人勒索,或者事情發展下去,他有更大的惡行,而要接受變成瘋子的報應,由於他全然沒有身在古代的記憶,所以他不會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那樣的下場!

    最大的疑問是:金大富和金美麗自己也絕無任何記憶的事,為何會在陳麗雪的「幻覺」中那麼清楚地顯示出來?當真是怪不可言之至!

    沉默維持了半分鐘,金大富才道:「這個問題很怪,為什麼要這樣問我?」我早就料到他必然會有此一問,所以我立時把陳麗雪所畫的那兩張畫像,遞給他:「請看!」

    金大富接了過來一看,立時霍然起立,畫像十分傳神,他自然一眼就可以認出那是他自己。他神情極疑惑:「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穿著這種古怪的衣服幹什麼?我又為什麼那樣害怕?」

    我答得直接:「有一個人,忽然之間,會進入古代,經歷一些怪異的事。」

    金大富又坐了下來,神色凝重:「嗯!時光倒流?在時間中旅行?像王居風和高彩虹一樣?」

    白素不禁笑了起來:「衛斯理記述的故事,你倒看得很多。」

    金大富也笑了起來,雙手抱拳,向我行了一禮:「我知道自己的事,只有衛先生可以幫忙,當然得先把他曾記述過的事,背得滾瓜爛熟才是。」

    我不耐煩:「別說廢話了!這個人,在她的一次進入古代的經歷中,見過……」

    我本來想說「見過你」的,可是轉念一想,這樣說並不妥當,所以我改了口:「見過一些人,其中一個人,她對之印象深刻,所以畫了下來,她的繪畫造詣很高,你看,這人畫得多麼生動。」

    金大富先道:「是!是!畫得很好,一看就可以看出,這個人和我十分相似……嗯,可以說簡直一模一樣。這是不是說明,古代有一個人,和我長相一樣?」

    我想了一想,才道:「如果那個人進入古代,是真正回到古代的話,可以那麼說。」

    金大富又乾笑了兩聲:「中國人多,上下幾千年,有相貌相同的,倒也不算奇怪,孔子也曾給人誤認為陽貨,他們還是同時代的人哩!」

    我指著畫道:「你注意這幅,畫中那人的神情!」

    金大富深深吸了一口氣:「這人……驚怖欲絕,他一定看到極其可怕的事。」

    我一字一頓:「如果這個人就是你——實際上,你和這人的樣子,你曾在看到什麼情景時,才會出現這樣驚駭的神情來?」

    金大富呆了一呆,忽然嘆了一聲:「衛先生,我要不客氣他說,你的問題……太無聊了!」

    我沉聲地道:「不,一點也不無聊,而且很有道理,你先回答我!」金大富低下頭片刻,才搖了搖頭:「無法作出任何設想,只要是可怕的事,我看到了之後,就自然會現出害怕的神情來。」

    我點了點頭,他的回答十分合理,於是,我問出了第二個問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