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先說金大富所說的無稽故事。

    金大富一來,禮數周到,態度恭敬。雖然他所用的言詞有點古怪,聽來不是很順耳,可是既然他態度那麼好,也自然不會人反感——這是我能夠聽完他那無稽故事的一個原因。

    請注意,我只是認為他的故事無稽,並不是認為他的故事好聽,這是我聽完他的故事的另一原因。

    金大富人極聰明他在和我寒喧了幾句之後,就知道他若是不開門見山,我很可能在三分鐘之內就下逐客之令,他更知道,要是他所說的話不是一下於就能吸引我的話,結果也是一樣,所以在吞下了一大口烈酒之後,他一開口就道:「我知道在中美洲,有一個外星人的基地。」

    我當時的反感,是翻了翻眼,連「是嗎」兩個字,都懶得問。

    要說明的是,我之所以有這樣的態度,並不是認為在地球上不會有外星人的基地,我相信地球上極有可能有外墾人的基地,更可能不止一個。外星人在地球上建立基地的目的很多,有的可能絕非地球人所能了解。

    然而我卻不信金大富的話,金大富只不過是一個暴發戶,或許他有過人的商業手段,但是他如何會在中美洲發現外星人基地?

    金大富看出了我的冷淡,用力一揮手:「我的財富來源,就來自那個外星人的基地!我到過,進去過,衛先生,真的!」

    金大富的神情,卻又遲疑起來,有點低聲下氣地:「我是不是可以從頭說起?」

    我點頭:「可以,不過,請你長話短說。」

    金大富連連點頭:「我是一個海員,很多年之前,為了脫離一個沒有自由的環境,在一次到中美洲的航行中,我在英屬洪都拉斯跳了船。」

    我明白「跳船」的意思,那是相當悲慘的一種行為:生活不好的船員為了改善環境,在到達另一個國家之後,沒有合法的入境許可就私自上岸,成為這個地方的黑市居民。

    結果如何,前路茫茫,當時全不可測,那是對自己命運的一種賭博。我加插了一句:「請別說你的奮鬥史,只說那個外星人基地的事!」

    金大富的樣子,像是十分為難,但他還是盡量把事情簡了:「一連好多年,我什麼都做,只是胡混,後來,替當地的一個巫師充當助手。」

    我心不中禁暗罵了一聲:亂七八糟,什麼東西?

    真是夠亂的,巫師助手(那算是什麼職業?)又怎麼會和外星人基地發生聊系?

    金大富在急急解釋:「那巫師的巫術,其實十分簡單,說不定他根本不是巫師,他的巫術,其實就是催眠術,而催眠術所表現出來的一些情景,確然十分神奇,所以我們混得不錯,有一天,替一個土人施催眠,那土人說的一番話,改變我的一生!」

    金大富多半是覺得他所說的已夠吸力了,所以餅到這裡,故意停了下來,好整以暇地去喝一口酒。

    真使得我又好氣又好笑,要不是他開始時提到了外星人的基地,又說他曾到過,我才不會聽下去。所以,這時我相當禮貌地提醒他:「請快說!」

    金大富一口酒沒吞下,已然被我催他說下去,雖然我的語氣溫和,一口烈酒還是嗆得他劇烈的咳嗽起來。

    他不敢等到咳完全停止,就繼續道:「這個土著,是一個桃夫,常受雇挑了貨物到各種人跡不到的地方去,見識經歷都十分豐富,在受了催眠之後,他說出了一段十分驚人的經歷,他說,在這裡——」我和金大富在我的書房之中談話,書房裡有一具相當大的地球儀,金大富說到這裡,來到了地球儀之前,轉動了一下,用手指著一處:「看來,根據他的話分析,他有驚人奇遇的地方在這裡。」

    我嘆了一聲:「金先生,請你注意一點,我只聽你的敘述,不聽你的轉述,那個挑夫的經歷——」金大富立時接了上來:「和我親身經歷大有關係,他最早發現外墾人的基地,我是根據他的敘述……才到了那地方的!」金大富在說到了「才到那地方」之際,有一點猶豫,我當時並沒有留意,直到他說完,我才知道他玩弄了什麼樣的狡猾。

    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望著地球儀,金大富指的地方,是英屬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墨西哥的交接處,這裡有著世界上最奇特的國界線——成直線的國界。

    那地方,直到現在,不是山區,就是叢林,自然屬於沒有開發的地區。

    金大富在繼續著:「那挑夫有一次,在這一帶迷了路,亂闖了七八天,給他闖進了一個奇異莫名的地方。」

    我聽出了一個破綻:「一個土著挑夫,就算闖進了一個奇異的地方,他也無法把這個所在設想成為一個外星人的基地的!」

    金大富「是,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地方奇特之至,後來我也到了那地方——」我打斷他的話頭:「以閣下的想象力和知識程度而論,似乎也不會聯想到外星人的基地」金大富被我屢屢搶白,不免有點惱怒,他提高了聲音:「當我在江湖上混混的時候,我很愛看書,雜七雜八的書都看,包括閣下早期記述的幾個故事在內。」

    這傢伙,倒也歷害,把我早期記述的故事,歸入「雜七雜八的書」的範圍之內,我還不能發作。

    我只好冷冷道:「那地方像什麼樣子?一艘巨大的太空船?內部就像我曾記述過的‘米倫先生的大空船’那樣子?」「米倫先生的太空船」是我早期記述「雜七雜八」的故事之一,有著一個淒婉之極的故事,一頭金髮、美麗絕倫的米倫大太,給我的印象深刻之至,我相信金大富讀過這個故事,所以提了出來。

    金大富側著頭想了一想就否定:「完全不一樣,那地方極大,大到了不可思議,是一個很大的空間,視線所及之處,完全方形的一格一格。而各格之中,又有許多小格子,勉強經形容,就像是幾萬個蜂巢密集地排在一起,那地方,靜到了極點,在許多小方格中,不時有閃光發出來。」

    他講到這裡,停了一停,望著我,等我的反應。

    也不知道是他形容的本事不好,還是我的想像力不夠豐富,我閉上眼,用心思了一會,竟然難以想像那地方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金大富苦笑了一下:「的確,若不是身臨真境,十分難以想像那是什麼樣子的,只要一身在其中,就可以知道那決不是地球上的建築,地球上不會有這樣的……建築。所以我就設想它是一個外星人的基地!」

    金大富這樣的敘述,很具吸引力,但當然未能使我全神貫注。我不是很起勁:「你聽了那挑夫的描述,就去找那個地方?」

    金大富遲疑了一陣:「那挑夫是在催眠的情形下,提到他曾有曾有過這樣奇遇的,他對那地方的描述,十分簡單,根本沒有提到什麼小方格,只是他的一句話,吸引了我,使我想到那地方去了。」我作了一個手勢,請他繼續說直去。

    金大富又大大喝了一口酒,顯然那挑夫說的話使他十分震驚,他如今回想起來還需要酒精的安慰,酒喝得太大口,又是絕不香醇的烈酒,他又嗆了幾下「那挑夫說,他在那個地方,一直在看電視——總算他有機會接觸過電視,所以他才把那些小方格說成是電視機,那一年,他接受催眠的那一年,恰好有一件全世界人都知道的事發生,而那挑夫在催眠之後,竟把這件事說了出來。」

    金大富說到這裡,頓了一頓,又在等我的反應。我嘆了一聲:「請你說得明白一些。別使用太多的未知數。」

    金大富道:「好,由於我是中國人,對這件事自然留意,所以知道這件事,那挑夫絕無可能知道,可是居然說了出來。更奇的是,當他在那地方的‘電視’上看到這件事的時候,這件事,根本還沒有發生!」

    我不覺坐直了身子,因為金大富的敘述,很有點意思了,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形呢?

    大有可能,那所在真的是外星人的基地,許多小方格,或許是許多電視熒光屏,打開一格,就可以在熒光屏上看到過去未來的情形,外星人就在這個基地之中,研究地球人的一切行為。

    金大富看到了我大有興趣,也很高興,我間:「挑夫看電視看到了什麼?」

    金大富嘆了一聲:「事情極怪,挑夫在接受催眠之後,把他聽到的、他全然不懂的語言,也全一字不易他講了出來,這實在不是人類腦部的功能!」

    我大喝一聲:「什麼事件?」

    金大富被我的呼喝嚇了一大跳,急急喝了一口酒,現出委曲的神情:「挑夫潛意識中記住了那句話,在催眠狀態中說了出來,由於是一種方言,當時我也不是很聽得懂,經過我反覆地追問講這話的人的外形,才算是確定那是一句什麼話。」

    他還是沒有把那件事直截了當講出來,我不再呼喝他,只是冷冷地望著他,讓他自己覺得不好意思。

    果然,這樣反而有效,他立即道:「挑夫是看到戰場上的情形,有一座石橋,不是很大,交戰的雙方有西方人和東方人,使用的武器人力十分威猛,他看到西方人的人數比東方人多很多,東方人正在拼命抵抗,可是顯然處於下風,一個一個在槍炮聲中倒下去。」

    我皺著眉,事情很怪,東方和西方人交戰,歷史上發生過很多次,第二次世界大戰,日軍和盟軍就曾在亞洲各處都發生過戰爭。

    那挑夫看到的戰爭,是什麼時候發生的?既然使用了槍砲,自然不會是古代的事。

    我問了這個問題,金大富有點狡猾地眨著眼:「那挑夫很無知,能分出是東方和西方人在交戰,已經很不容易了,在戰火連天的情形下,根本連要分清楚黑人和白人,也不是容易的事!」

    這一點是真的,對無知的土著挑夫,自然不能要求太苛,金大富又道:「最後,挑夫看到一個年輕東方軍官,相當勇敢,他不知想有什麼行動,想衝向前去,卻中了槍,有好幾個軍人撲向前,拼著槍人,將他拉到了石橋下面,拉他的軍人都在叫著——」我也不禁有點緊張:「那挑夫把他聽到的叫聲記在潛意識之中,然後在被催眠的情形下叫了出來!」

    金大富點頭道:「是,他叫出來的話,我一下就聽懂了,那些人都在叫:不能死!你不能死!」

    我冷笑一聲:「在戰場上打仗,有誰是不能死的,啊,我明白了,那年輕軍官,一定有十分重要的特殊身分,所以他的同僚一看到他中槍,就自然而然這樣叫著!」

    金大富在一剎那間,現出對我極敬佩的神情來,忍不住說了句:「你真是名不虛傳,衛先生!」

    我心中也陡然一動,作了一個手勢,請他暫時不要說話,以免打斷我的思路,然後,我自信已捕捉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又問了一次:「你的意思是,那挑夫說出這件事的時候,這件事已經發生了,而當他在電視上看到這件事的時候,這件事根本沒有發生,」金大富點頭:「我肯定,相差至少有半年!」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世界上竟然有一處地方,有一具「電視」,可以預演出半年之後發生的事,那麼,稱這個地方為「外星人基地」,自然再相宜不過。這樣一想,我對金大富就有點另眼相看,替他斟了一大杯酒,金大富自然也感到他的待遇正在改變,所以神情興奮:「接下來,戰爭場面沒有了,看到了一間大房間,有許多東方人在,大多數坐著,有幾個人站著,一個身型高大的人,神情十分激昂,正在講話,每一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人的身上,這個人有著十分權威的臉形和眼神——」金大富講到這裡,我突然接了一去:「這個人的頭髮,兩邊比較高聳,他的下顎上——」我接下來的所說的,全是這個人的特徵,金大富聽得直跳了起來,指著我,神情如見鬼怪,一疊聲地道:「你,你,你,……也曾看過那電視?我搖頭,不禁為自己豐富的聯想能力、高強的推理能力而自豪:「我是根據你的敘述推測出來的。嗯,這件事,確然是一件大事,而且在發生之後,也過好久,才為世人所知,一個遠在英屬洪都拉斯的土著挑夫,確然沒有理由會知道!」

    金大富的五官,由於驚訝過甚,給人以一起在移動之感,他過了好久,才又重複道:「你真名不虛傳,那挑夫聽到的幾句是什麼話,你也知道了?」

    我先是神情輕鬆地點了頭,然後,突然想到了一些事,令我感到震動——那個身形高大的人所說的話中,提到了報應,他是這佯說的:「始作俑音,其無后乎?我,一個兒子發了瘋,一個兒子在戰場上被打死,報應?」

    而這幾天,我們和陳麗雪的談話,也都設想到了報應這種事,那純粹是巧合,還是金大富當年在中美洲的經歷,竟然和如今發生的事有關?霎時之間,我思緒極亂,整理不出一個頭緒來。

    要知道,那時候,金大富和陳麗雪還不曾打照面,陳麗雪也還未曾就報應這件事發表她那麼強烈的意見,所以我也理不出一個頭緒來,後來陳麗雪一說到報應,我也那麼激動,自然是先有了金大富的敘述之故。

    當時,找和金大富互望了片刻,我道:「毫無疑問,那個地方的‘電視’上映的,不是電視劇,確然有著精確之極的預言作用。」

    我閉上眼睛一會,「預知能力」一直是人類夢寐以求的事,「早知三日事,富貴已千里」,我已知道金大富後來真的到過那個地方,他忽然之間成了暴發戶,只怕就因為他在「電視」上看到了將會發生的重大的經濟事件!

    我點了點頭:「有這樣的誘惑力,當然會使你去尋找那個地方。結果你終於去了?」

    對於我那麼普通的一個問題,精明能幹的金大富卻遲疑了一陣,才道:「是,我終於到了那個地方!」

    他的這種神態,一看就知道,他在到達「那個地方」之前,還有一些事發生,而且多半是不可告人之事,所以他才會吞吞吐吐。

    當時我並沒有在意,因為我只想知道他到了「那個地方」之後的情形,對於他是如何到那個地方的,我並沒有興趣。

    但是我也很不喜歡他這種對我隱瞞事實的態度,所以我「嘿嘿」地笑了兩聲,提醒他在以後的敘述之中,最好實後實說。

    金大富神情略為尷尬:「我……終於到了那個地方,才知道那挑夫的形容力十分差,的確,那是極大的,一個空間,有許多方格排列著,我很快就發現,每一個方格,都有「電視」可看,而且,有一組按鈕,可以控制方格移動,方格似乎無窮無盡,在移動之間,又隨時可以停下來,那情形……就像……就像……」

    他一時之間找不到適當的形容詞,我代他設想了一個:「就像一個可以轉動的資料庫?」

    金大富猶豫了一下:「可以這樣說,但是那地方……實在太大了,唉,那種資料的儲存法,其實十分落後,現在地球人利用電腦儲存資料的方法,就進步得多。」

    我閉上眼睛,設想「那個地方」的情形,的確,那種資料儲存法,不能算是進步的方法,如果真是「外星人基地」,那麼,這種外星人,可能有十分占怪的性格。

    金大富又喝了一口酒:「我在那地方停留了很久,不斷地看著‘電視’,開始的時候,看到的一切,都莫名其妙,漸漸地,我找到了一些竅門,我發現所有的資料,都是按年份儲存著的,當我看到一個人……一個德國人在地窖中舉槍自殺之後,我就可以肯定,那一年,是公元一九四五年!」

    我發現了「啊」地一聲:「你應該也可以看到許多日本人被送上絞刑架!」

    一九四五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獨裁者希特勒自殺,大批日本戰犯被送上了絞刑架——金大富看到的,自然就是這些事實!」

    金大富看到這些情形時,這些事情都已發生,我忽然想到的是,如果在一百年之前,就有人到了那地方,是不是也可以看到同樣的情形?如果可以,看到的人自然也不明白那是什麼現象,就像金大富才到那地方時,看到了很多不明白的景象一樣!這時金大富的聲音之中,有著興奮:「我一發現了這一點,心中的興奮,真難以形容,我竟然可以在這裡看到發生過的事和將來的事,我立即想到,若是我可以知道以後的事,那我就是一個有預知能力的人!」

    他說到這裡,望定了我,我也望著他:「又有什麼意外,你顯然未曾成為有預知能力的人!」

    金大富皺著眉,神情十分疑惑:「我也不明白,以一九四五年為起點,我一年一年看下去,看到的,全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很多是災難,各種各樣的死亡,看得人遍體生寒,直到我看到兩個男人被關在監獄之中,我才呆了一呆。」

    我作了一個手勢:「請你把這一段過程說得詳細一點,你所看到的,全是十分不幸的事?」

    金大富用力在自己的頭上拍打了一下,又喝了一口酒,顯然,他在那時看到的景象,一直到現在,都是極不愉快的回憶。

    他點了點頭:「是,全是一些人……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有十分悲慘的下場。」

    我再追問:「你所謂莫名其妙的人,是什麼意思?」

    金大富道:「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的意思,直到那兩個在監獄中的男人出現。」

    我悶哼了一聲:「這兩個男人,有什麼特別之處?」

    金大富急速地眨了片刻眼:「我認得出他們,他們是在金融界叱吒風雲的大亨,操縱著幾種貴金屬的買賣,可以控制它們在世界市場的價格,像這種超級豪富,如何會身陷囹圄呢,如果他們坐牢,是日後必然會發生的事,那麼,是不是表示,在某一時候,他們的事業會失敗,會潰不成軍?」

    在金大富說到這裡的時候,我用力鼓了幾下掌,表示對他的欣賞。在那種如夢如幻的境地之中,他還能保持著頭腦清醒,對看到的異象作出理性的分析,那自然以難能可貴之至,值得欣賞。

    金大富吸了一口氣:「我記起了那一年的年份,在當時,那是兩年後的事。」

    我性子急,連忙間:「結果是——」金大富吞了一口口水:「那一年,一種貴金屬的價格被哄抬到不合理的高價,誰都知道就是這兩個富豪操縱,我由於預知這兩個人必然會有壞下場,所以在貴金屬市場上,傾我所有大量拋空,結果自然是得到了超乎想像的巨額利潤!」

    我作了一個手勢,令他暫時不要再說話,因為我的思緒有點紊亂,需要整理一下。

    正如我所料,金大富是在那個地方看到了一些將會發生的事而致富的,可是情形卻有點曲折,他並不是直接看到了那種貴金屬的價格在那一年直線下降,而是看到了對貴金屬市場有大影響的兩個豪富在那一年中進了監獄,再由此推測將來的事——這表示他有過人智力,致富不單是運氣和偶然,還動用了他的頭腦,自然,他有了那樣的‘提示’,要作出正確的判斷,也就不是什麼難事。

    從他所敘述的情形看來,在那個地方「電視」上能看到的一切,都是人,而不是事,都是人的下場,至於這些人為何會有這樣的下場,並沒有顯示出來。

    我約莫有了一個概念,可是還不能具體說明是怎麼回事。

    金大富等了一會,直到我又向他作了一個手勢,他才繼續道:「那一次,我在那地方記住了三宗事,第一宗是那兩個豪富入獄,第二宗,是一個著名東方國家的皇帝客死他鄉——這使我想到這個國家會發生巨大的變化,那時我已經有相當數量的資本,知道那個國家會發生巨變,再根據那個國家和附近地區的形勢來判斷,很容易會知道某種商品的價格會上漲——」我提高了聲音:「石油就石油,什麼某種商品!」

    金大富道:「是,在石油價格增漲的過程中,我使我的資產擴展了二十倍。」

    金大富的經歷,當真可以說神奇之至,這時,我仍然猜不到他為什麼要來見我,把這些告訴我,我知道他一定有求於我,但不知他要求我什麼。

    金大富神情頗有得色:「第三宗,我看到的是屍橫遍野的戰爭,在以後的幾年中,連續都有,我知道那是一場長期戰爭,在畫面上,我認出交戰的雙方,其中的一方,恰好在石油買賣中相熟,於是……我想到了戰爭中最需要的物資……」

    他說到這裡,居然神態有些扭捏,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沒有再說下去。

    我沉下臉來,悶哼了一聲:預知了會有一場長期的戰爭,金大富當然是從事軍火買賣。軍火交易和毒品交易,是世界上兩大賺錢的行業,金大富自然又使他的資產擴大了若干倍!

    我們保持了片刻沉默,金大富才道:「那個地方我想過許多遍,結論是,在那裡可以看到的‘電視’,顯示了許多人的下場,而且全是十分不幸的、悲慘的下場,時間,可能上下數千年,也可能更久,我在那裡逗留了大約三天——由於環境太奇幻了,我完全無法記得起正確的時間!」

    我自己也有過不少次這樣的奇幻的經歷,在那種境地之中,確然不容易記得確切的時間來。我點了點頭表示諒解。金大富道:「我實在不願意離去,可是……可是……忽然我在一個畫面中……一個畫面中……」

    他自開始敘述以來,一直侃侃而談,可是說到這裡,突然好像舌頭打了結,面色灰白,神情驚惶,欲語又止,接連喝了三大口酒,還沒有說下去,看到他這種情形,我腦際陡然閃過一絲靈光,脫口而出:「在一個畫面中看到了什麼?看到了你自己?也和畫面中所有人一樣,沒有什麼好下場?」

    我的話才一出口,金大富就陡然震動了一下,手中的一杯酒,竟因之而抖出了一半來,全淋在他的身上,他取出了手帕——手帕上有春金光閃閃的綠花,卻不去抹額上的汗!

    由此看來,我隨隨便便一說,竟然就說中了事實!

    我不再說什麼,只是盯著他看,他在額上抹了又抹,又把那半酒一口喝了,這才開口說話。尋常人在這樣情形下,一定只顧說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卻還不忘恭維我:「衛先生,你真了不起!我早就知道,我的遭遇,只能對你說」我悶哼了一聲:「你看到了自己會有什麼下場?不可能世界上每一個人的下場全可在那個地方看到吧:應該……至少是重要一些人才有,嗯,不錯,現在你早已不是巫師的助手,而是相當重要的人物了!」

    金大富嘆了一聲:「衛先生別調侃我了,我……真的以看到了我自己……在一間什麼也沒有的房間中,身上穿著白布衣服,那房間門上,有一個小窗子,小窗子上有著鐵枝——」我不等他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頭:「形容的太詳盡了,簡單點說,或者正視現實一點說,你是在一間禁閉瘋子的神經病院的病房之中!只有極嚴重的精神病患者,才會有這樣獨立的房間!」

    我的話自然說得直接之極,金大富身於發著抖,雙眼夫神地望著我。我知道他在那地方看到的情景,其令人震駭的程度,必然還不止此時,所以又問他:「你看到自己在做什麼?」

    金大富聲音發敲:「我……那時神情痛苦之極,五官都扭曲,我從來也沒有見過自己這種樣子,那沒有道理是我,可是我們偏一看就知道那是我……我痛苦之極,在用力向著牆壁上撞頭,懂得極有力,發出可怕的聲響。」

    我也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一個人看到自己有這樣的瘋狂行為,又知道那時候一定痛苦莫名,這的確令人感到震憾。

    我趁金大富在口喘息之際,補充著:「一般來說,嚴重的精神病患者都有自殘的傾向,所以那房間的四壁和地板,一定全是柔軟的橡膠。」

    金大富幾乎哭了出來:「你……怎麼都知道,那樣……直接地說,太殘忍了!」

    我冷笑幾聲,我對金大富始終沒有好感,這是我和他說話時毫不留情的原因,我催促他:「只是撞頭?」

    金大富嘆了聲:「先是撞頭,後來發現撞向牆上、地上都沒有用,就拼命向上跳,想撞向天花板,但當然撞不到,我看到自己跳得筋疲力盡,軟癱在地上,不住喘著氣,忽然之間,神情更是痛苦,動作也更瘋狂!」我搖頭:「在這樣的房間裡,你想不出什麼花樣來自己傷害自己的!」

    金大富的聲音,如同他的喉嚨中塞著一隻活的青蛙,所以一面說話,一面有怪異的「咯咯」聲發出來了:「我想到了,我……突然用雙手抓住了我的嘴角,用力向外撕,鮮血很快順著我的口角湧出來!」

    金大富在講這幾句話的時候,聲音嘶啞,淒厲可怖之至,再加上他講的情景,確然也令人驚然,我也聽得十分不自在,突然站起身來,走了兩步,才指著他:「像你這樣的瘋子,應該二十四小時有人監視的,不會任由你發瘋下去!」

    金大富被我一指,直跳了起來,尖聲叫嚷:「我不是瘋子,我不是!」

    我也覺得自己那樣說有點過分,所以立即縮回來手來:「對不起!」金大富大口喘氣,過了很久才道:「就在這時,有兩個人推開門闖了進來——多半如你所說,有人二十四小時在監視著。衝進來的人抓了我……我拼命掙扎,他們雙臂拉向後,那種白色的衣服,袖於上有著堅韌的帶子,等到他們把我的手扎到了背後,我除了嚎叫和雙腳連跳之外,什麼都不能做。我那時發出的嚎叫聲……真是可怖之極。」

    我攤了攤手:「如果你有機會去參觀瘋人院,幾乎有一半以上的瘋子,不斷發出那樣的嚎叫聲,是由於瘋子的腦部運作有了毛病而產生的,又回復了人的原始性,才會不斷嚎叫!」

    金大富笑容極其苦澀,停了足有半分鐘,才又道:「衛先生,我記下了那個畫面的年份,是明年!」我沒有什麼反應,因為這時,我已約略知道金大富急於要來找我的是為什麼了,而且,我也知道,我實在幫不了了他什麼。

    在沉默中,金大富突然又叫了起來,聲音更是淒厲,他俯身向著我:「衛斯理,你知道嗎?明年,我會成為無可救藥的瘋子!」

    我平靜他說:「如果另外三宗預見的畫面,結果都是事實,那我看確然會這樣!」

    金大富在一剎那間,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氣球一樣,整個洩了下來:「我不要成為瘋子!我不要成為我……看到過的那麼怕的瘋子!」

    當他在這樣喊叫的時候,他的口角流著白沫,使我聊想到他在變了瘋子之後,他把自己的口角扯得流血的情景,更使人厭惡。

    (十分奇怪的是,我聽了金大富的敘述,對於他看到了那麼的景象,一點也沒有同情之感,而且,我也幾乎肯定了他到那時候,會變成瘋子!)我轉發過頭去,聽得金大富發出了濃重的呼吸聲,他在盡量使他的聲音恢復鎮定:「衛先生,只有你可以幫助我!」

    由於我並不望他,所以他來到我的身前,雙手握在一起,神情焦切,看樣子像想跪下來,可是又有點怕我生氣,他求道:「你神通廣大,一定可以幫我,你可以查出那究竟是什麼外星人的基地,你曾不止一次和外星人打交道,你——」接下來,金大富的話,多半是由於他太著急,所以語無倫次之至,可以說是我聽過的最不知所云的話。他道:「你認識那許多外星人,紅的藍的都有,外星人總是外星人,朝中有人好說話,有自己人在那裡,上下打點,總好說話得多,拜託你去說說好話,把那‘電視’改一改,別讓我當瘋子,我感恩不盡了!」

    他說到後來,情緒十分激動,甚至真要跪下來,看來還可能向我叩頭,我大吃一驚,還好仗著身手敏捷,一看到他要矮身,立即用力一推,把他推得跌出了兩步,坐倒在一張沙發上。

    他在沙發上,像是離了水的魚兒一樣,張大口喘著氣,我又好氣又好笑,喝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幾時見過藍的外星人來?」

    金大富呻吟出三個字「藍血人!」

    我呵哼:「藍血人的血是藍的,皮膚的顏色正常的很!你別胡亂出主意了,你怎麼知道‘電視’中看到的畫面,可以更改?」

    金大富啞著聲音叫:「閻羅王的生死簿都可能改,那地方的記錄為什麼不能改?」

    金大富這樣叫嚷,當然是無理取鬧到了極點,若不是他真的發急,以他的聰明才智,怎會這樣胡言亂語?

    然而,我想到如果他的精神狀態一直如此緊張恐懼,那麼,久而久之,受不了那麼重的壓力,當真可能變成瘋子!

    其次,他忽然提到了「閻羅王的生死博」,乍一聽,只覺得滑稽,可是仔細一想,卻又著實令人吃驚。

    傳說中,閻羅王的手中有一本「生死簿」,裡面記載著所有人的壽命,何年何月何日生,何年何月何日死,所謂「閻王注定三更死,誰能留人到五更」,一般人的死戾日期,全是簿中注定的。

    然而,也可以改,例如孝子,到了閻王殿上接受最後審判時,閻王一看,就可以隨意宣旨「增添陽壽二十載」,於是,死了的入再活過來,在二十年之內都不會死,因為延壽二十載是掌握生死的閻王御批的。

    這種傳說,尤其是中國人,自幼深人心中,人人皆知,所以乍一聽,會有滑稽的感覺,可是,想深一層,那個地方可以通過‘電視畫面」看到的許多記錄,不也和生死薄差不多?

    記錄中記的全是禍事,全是許多人的壞下場,那麼,是不是可以觀看「禍福簿」,或者「禍事簿」呢?

    如果說,掌握「生死簿」的是閻王,那麼掌握這「禍事簿」的又是什麼力量,能夠正確無誤地在一定的時間把禍事降臨在該受禍事的人身上?

    霎時之間,我思緒十分紊亂,金大富以為我肯答應,又連聲道:「只要你肯試一試,一定會成功的!」

    我嘆了一聲:「這種無頭無腦的事,我實在幫不了忙!」

    我雖然沒有直說出來,可是我的神情已經明顯地擺出發了我根本不願意幫忙的樣子。

    金大富失神之至,連聲道:「那我怎麼辦?那我怎麼辦?我怎麼辦啊?」

    他雖然叫得聲嘶力竭,痛苦旁惶無比,可是我一點也看不出我有幫他解決困難的必要,所以我半轉個身去,明放著請他「貴客自理」。

    金大富又叫了我一聲,我不耐煩:「你看的情景,未必一定會變成事實,你好端端的,怎麼會發瘋?倒是你一直擔心那會變成事實,十分危險,單是精神憂鬱就可以令人發瘋,我勸你別鑽牛角尖了!」

    金大富聽了,半晌不語,端起酒杯來,骨碌骨碌喝下了大半杯酒,當他用手帕抹了口角的酒時,神情雖然十分失調、沮喪,但已經十分鎮定:「衛先生,你甚至對那地方沒有興趣?不想到那裡去看一看?」

    我回答得十分理智:「類似的地方,我到過許多次了,據我所知,三千年有一個埃及人,就曾得到過外星人的幫助!」

    金大富聽得瞪大了眼,顯然他對這種事,聞所未聞。我繼續道:「這個埃及古人在北非造了一個倒金字塔,深入地底,算準三千年之後的一場風暴,會使金字塔顯露,在那座倒金字塔之中,藏有用古埃及文字寫下的人類過去未來的一切資料。」

    金大富苦笑:「我也知道,你和一個蘇聯海軍少將,在黑海海底發現過外星人留下的龐大基地,可是,另一個新的……基地,你一點興趣都沒有?這並非和你以前到過的那些相同。」

    我欠了欠身子,本來,金大富所說的對我應該有相當的吸引力,我會十分渴望那個地方,會千方百計地去看一看。

    可是,這時我全然提不起勁來,或許是由於我對金大富實在沒有好感的緣故,所以我還是拒絕:「對不起,我不想去了解那個地方,謝謝你告訴我這樣的一個遭遇,我真的不能幫你什麼。」

    金大富還在盡最後努力,他用的是激將法:「要到達那個地方,有一個相當艱難的歷程,你怕涉險?」

    我哈哈大笑:「對,你說得對,既然那麼艱難,我更加不去了。」

    金大富無計可施,接受失敗,長嘆一聲,失望而去,我送他出去,他還十分有禮貌地倒退著,叫我留步。

    金大富看到了陳麗雪之後的情形。在前面已經交代過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