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和白素望了一眼,陳麗雪剛才說了一個十分淒婉的愛情故事——或者只是一個愛情故事中一個片段。我們對於這一男一女的來龍去脈,一無所知,也完全無從追究查考,可是在陳麗雪敘述的無聲畫面中,都可以充分感到這一男一女在愛情上的困擾和痛苦。

    陳麗雪的敘述本來相當高明,並不因為她不會使用語言而遜色,自然,主要的原因,也在於一切經歷,她都是回到古代「親眼目睹」之故。

    我問陳麗雪:「在這一節中,你並沒有見到金大富?」

    陳麗雪點頭:「再接下去,我就見到他。」

    我作了一個請他繼續說下去的手勢,她反問:「我看到的那一男一女,是什麼關係!」

    我的回答是:「自然是愛侶,不過,關係可能不正常,你想到了張籍的詩句,十分合理,那個美婦人,大有可能是有夫之婦。」

    陳麗雪現出十分同情的神色,過了半晌才又說:「那青年騎士得不到她的愛情,可能會自殺!」

    白素搖頭:「不會的,那時代的人,在激情之中,都帶著豪爽之氣,就算也對人生再也不感到興趣,他也不會自盡,一定會到邊關去,衝鋒陷陣,殺敵爭勝,在千里沙場,刀光血影之中,發洩他的痛苦。」

    陳麗雪現出悠然神往的神情,雙手緊握著拳:「可惜我沒能看到他馳騁沙場英勇殺敵的情形!」

    我不禁笑:「很難說,或許你看到他失戀之後,是日夜大醉,一身酒氣,臭不可聞!」

    白素也笑:「你真會煞風景。」

    我哈哈大笑:「古今中外,世上的事,窩囊的多,哪有那麼多美好的!」

    白素望了陳麗雪一眼:「陳小姐,當你回到古代的時候,你好像不單是一個旁觀者,而且還有參與其事的感覺?」

    陳麗雪皺著眉,顯然白素的問題不容易回答,好一會,她才作答:「很難說——」她又向我看了一眼,因為我曾說過她的那種感覺「不著邊際」,我即示意她只管發表自己的意見,她又遲疑了一下:「不能說是參與,也不是完全是旁觀者,我只覺得我對我見到的情形,有一種……需要負責任的感覺……真的很難說!」

    她說的話,仍然是沒有邊際,我揮了一下手:「後來又是在什麼情形下見到金大富的!」

    我在這樣問了之後,又作了一個補充:「為了說話方便,我把古代的那個人叫作金大富。」

    白素和陳麗雪都沒有異議,陳麗雪神情十分難過地搖了搖頭:「應該是當天的傍晚時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