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榆樹覆蓋極廣,在地上形成了一大片陰影,在離大榆樹不遠處,是一株聳天的古柏,和一株極大的銀杏樹。樹與樹之間是綠草地,在空地上有不少名人石獅,看來,這裡是相當巨大的陵墓園地的一角。

    那匹馬在草地上踱著,啃著青草,不時仰起頭來,抖動著長長的脖子。

    在那株銀杏樹下,面對面站著兩個人,一個,就是駿馬上的騎士,另一個,則是那穿著「一口鐘」的女人,這時,頭罩已除下,垂在背後,她有著如雲如霧一樣細而柔的髮,臉色蒼白,一雙大眼睛,眼波流轉之際,瑩然欲淚,神情十分淒楚。

    年輕的騎士雙手按在她的肩上,用灼熱的目光盯著那美麗的女人,又輕輕搖著她的身子,像是要她決定一些事。

    美麗的女人不知是不敢還不想接觸他的眼光,先是略偏過頭去,咬了咬下唇,接著,又轉回頭來,可是緩緩地垂下去頭,她雙手本來一直把弄披風上的帶子,在手指上繞著,繞緊了又鬆開,可見她的心中有極其為難,無法解決的事。

    然後,她雪白的牙齒,咬得下唇更緊,幾乎要滲出血來了。年輕的武將又愛又憐又焦急地看著她,想伸手去抬起她的下顎。

    而她在那時,解開了一口鐘的襟,裡面是鮮紅色的衣裙,腰際繫著飾物,其中有一隻錦袋,她伸手解下了錦袋,他像是預知會有可怕的事一樣,連連後退,雙手亂搖。

    她則緩緩打開了袋口。

    她打開了袋口之後,自袋中傾出了兩顆極大的、色澤晶瑩明亮、美麗華貴的珍珠。

    那兩顆珍珠在她纖細的手掌心,幾乎佔據她整個手掌。

    她握著珍珠的手,向他伸過去,他連連後退,額上和頸側,都有青筋現出,她目光幽怨,長嘆一聲,手掌傾側,掌心中那兩顆珍珠,也就落到了草地上。

    她緩緩垂下手,緩緩轉過身,緩緩戴上頭罩,緩緩向前走去,她的動作,一切都是那麼緩慢,在緩慢之中,帶出一股極度的無可奈何之情。

    這時,她的眼神,惘然之極,不知望向何處,或許是望向不可知的未來,所以才會有那樣根本沒有焦點的眼光!

    騎士木然而立,直到她走出了十來步,才見他張大了口。(當然是在叫喊著什麼,可是口到了古代的陳麗雪,是帶著她的生理缺陷一起回去的,所以她仍然是什麼聲音也聽不到。)接著,他就向前奔,奔到了她的身前,轉過身來,她仍然在向前走,所以他在一直在後退,他的神態反倒不那麼激動,只是盯著她看,雙眼之中所顯露出來的那種目光,陳麗雪曾這樣補充了一句:「若是有男人用這樣的目光望我三分鐘,我會投降,為他做任何事!」

    陳麗雪絕不是一個輕佻的人,連她都那樣說,可知當時的騎士的目光是何等灼熱和充滿了激情!

    那美婦人一直低著頭,垂著眼,不和他的目光接觸,兩人用這樣的方式走著,又來到了那匹駿馬旁邊。

    騎士看來像是已絕望了,他在上馬之前,先伸手在鞍邊那柄佩刀的刀柄上,輕輕撫摸了一下,再縱身上馬,在馬上,側身,向那美婦人伸出手來。

    美婦人也伸手向上,被他拉著,拉上了馬背,仍然和來的時候同樣的姿勢,駿馬四蹄翻飛,又疾馳而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