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坐在白素對面的,是一個相貌十分清麗,大約二十七八歲的女性,她髮型簡單,衣服樸素,給人以十分乾淨清爽的感覺,人的外形,相當重要,像這個女郎那樣,一照面就會給人好印象。

    女郎一進門,就雙手向我和白素遞上名片,名片比一般常用的小些,銀白色,十分精緻,上面只印著三個字:陳麗雪。

    這樣的名片,除了介紹自己的姓名之外,沒有別的用處了,而她一見我們就派名片的用意,也正是如此。

    她為什麼不用言語來介紹她自己的名字呢?因為「手語」雖然已發展到了可以作相當詳盡的交談的地步,但是要介紹出自己的名字,還是相當困難的事。

    陳麗雪只能用「手語」和人交談,那麼清麗的一個女孩子,天生是個聾子,所以以連帶也成了啞子,她是一個天生的聾啞人。

    陳麗雪的文化程度相當高,寫起字來,又快又整齊,在和她見面之後的交談中,一半是手語,遇到手語難以表達的,就用文字,文字的表達能力,有時比語言還強,所以要明白她的意思,並無困難。

    陳麗雪是胡說介紹來的。

    良辰美景在瑞士求學,據說她們貪得無厭,學了這樣還想學那樣,所以極之繁忙,自然無法抽身,而溫寶裕自從和苗女藍絲一見鍾情之後,整個人都有了大改變,變得恍恍惚惚,喜歡自言自語,不再呼朋聚黨,高談闊論,這是青少年在戀愛時期的正常現象,他來過幾次,只是坐著發呆,被我趕走,倒也落得清靜。

    胡說向來不主動一個人到我這裡來,所以那天中午接到他的電話,我有點意外:「好久不見了!有事?」胡說沉默寡言,和這樣的人說話有一個好處,就是不會浪費時間說廢話。他立刻就道:「我有一個幾乎沾不到邊的親戚,有些事想不透,十分苦惱,想來見見你!」我沒有長嘆一聲,也沒有笑,只是「嗯」一聲,自然,胡說可以在我的這一下聲音之中,聽出我心中的不滿。他立即又道:「她是一個天生的聾啞人,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極之不可思議,你懂手語嗎?」

    那時,白素恰好在我的旁邊,這種提議和要求,若是由不相干的人提出來,我早已一口拒絕,可是和胡說畢竟十分熟,而且他說「不可思議之至」,縱使有誇張,程度也不會太高,不像溫寶裕,他如果那樣說,那簡直就可以置之不理——他曾有一次大叫「不可思議」,只是因為看到了一隻蜻蜓從靜止到振翅飛起。

    這時,我不是很有興趣,又不好推辭,見到白素在一邊,靈機一動:「手語,我不是很精通,但我身邊有一個真正的專家在。」

    胡說立即知道我指的是什麼人:「一樣的,我請她立刻來見你們,她絕不討人厭。」

    我其實還沒有肯定的答覆,胡說就已經掛上了電話,我只好向白素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手勢,同時用手語向她說:「你的手語可流利嗎?」

    白素把她的雙手運作得飛快:「當然,流利之至,歡迎隨時指教!」

    我張開了口,作「晤該」大笑狀,可是沒有發出聲音來。白素立時又用手語警告我:「等一會客人來了,千萬不能這樣,生理上有缺陷的人,都十分敏感,會將那視作你的無禮行動。」

    我也用手語回答:「你的說法不能成立,她根本聽不到聲音,我張大口,發出了或不發出聲音,對她來說,都是一樣,沒有分別!」

    白素搖頭,她的手語快絕,要留心看才行:「你錯了,聾人聽不到聲音,可是能感覺得到是不是有聲音發出。」

    我用力一揮手,大聲道:「你又不是聾子,怎麼知道聾入有這樣感覺?」

    白素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許多聾人都這樣告訴過我,所以我知道!」

    我沒有再和她爭下去:「等一回人客來了,由你來和她交談!」

    白素沒有異議,事情就這樣決定了。本來,我準備人客一來,我略為寒暄幾句就告退,可是來人的外形既討人喜歡,她的第一句話,就把我吸引了。她的第一句話是:「我曾回到古代去,有一次,我回到了古代。」

    她在打了這樣的手語之後,看到了我和白素有一個短暫時間的驚愕,所以立時又打開了筆記本,把她兩句話寫了下來。

    我和白素確然驚愕,因為我們也想不到,她會一下子就說出這樣的話來!

    等她寫了之後,我和白素連連點頭,白素立時回答她:「突破時間,雖然怪異,但絕對有可能發生,我們有兩個熟人,甚至已掌握了在時間之中自在來去的能力!」

    陳麗雪的神情迷惑之極,她又說:「我的情形很特別,在回到古代之後,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人,還是別的什麼。」

    (她當然是用手語「說」的,以後不再作說明了。)

    她說的,就是第二節之中所寫的那件美人出浴的事,她說得十分詳細,當然我在轉述時,又加了不少枝葉進去,如同浴盆的製造法之類,要把純故事化為小說,總得有點附加品的。

    現在,一切只有畫面,沒有聲音的原因明白了吧?因為身歷其境的人是一個聾啞人,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所以,她在敘述她的經歷時,也不會有任何有關聲音的描述。

    事情突如其來,陳麗雪和家人一起居住(有關她的情形,以後會詳細介紹),她有一間相當大的連浴室房間,她吸少量的煙,午夜時分,欲睡之際,她習慣抽一支香菸。她有生理缺陷,十分喜歡沉思,性情自然偏於憂鬱,在寂靜的世界中,思緒似乎可以完全不受任何束縛,恣意馳騁,她也喜歡全然不著邊際的邏思。

    那天晚上,她望著吐出來,漸漸散去的菸,菸的形狀怪異變幻,全然沒有規律可循。

    就在那時候,她忽然有了一個極短時間的恍熄,然後,一切都改變了。

    她回到了古代。

    我和白素一起問:「你怎麼肯定是回到了古代?」

    陳麗雪一開始,也不知道是回到了古代,她的第一個感覺是,自己進入了夢鄉,睡著了,而夢境是一個拍古裝的大布景。」

    她覺得自己忽然進入了布景之中,有十分短暫的迷偶,接著,她聽到了沉重的腳步聲。

    不知道出自什麼理由,或許那是人突然處在一個陌生環境之中的突然反應,一聽到有腳步聲,她第一件想到的事是躲起來。整個屋子中,除了正中放著那隻浴盆之外,就是屋角的那一排屏風,所以,她立時閃身躲進了屏風後面,在一扇和另一扇屏風聯結的隙縫中向外看,她看到了一個粗壯的僕婦,提著大桶熱水進來。

    接下來,她看到的一切,第二節中全寫了。她看到那美人浸在浴盆中,閉上了眼睛,全心享受沐浴的樂趣,心想,這裡不知是什麼所在,那麼古怪,自己怎麼會來的?總是十分古怪,不如快點離開這裡,那出浴的美人正閉著眼,如果快些悄悄走出去,或者可以不被人發覺。

    陳麗雪打的主意不錯,可是實行起來就大有問題,她是聾人,根本對行動之間會弄出什麼聲響來,一點概念也沒有,所以,她一出屏風,出浴的美人,就睜開眼來,突然看到了她。

    陳麗雪在說到這裡的時候,指著她自己的臉問:「我的樣子很可怕嗎?」

    白素道:「當然不可怕!」

    陳麗雪苦笑:「那麼,這個美女見了我之後,為什麼那麼害怕?是不是……那時我根本不是這樣子,是一個什麼怪物?」

    白素和我一起搖頭。

    那出浴美女的害怕,自然大有理由,若然陳麗雪真的回到了古代,古代一個美女正在出浴,忽然屏風後面冒出一個陌生人來,雖然同是女性,但服飾打扮,大不相同,那就有足夠的理由,駭然欲絕了、

    就算陳麗雪沒有回到古代,她經歷的現象,不是時間的轉移,只是空間的轉移,她被轉移到了一個古裝戲的布景中,正在出浴的美女是演員,忽然見一個陌生人,也有足夠驚愕的理由。

    也有一個可能,一切的經歷,只是陳麗雪的幻覺,既然是幻覺,就完全不必說理由了!

    三個分析,一個由白素提出,兩個由我提出。陳麗雪低頭想了相當久,才緩緩搖了搖頭,顯然將我們的三個分析完全否定了。

    我們自然想聽她說原因。

    陳麗雪先說:「那不是布景,真的是古代,沒有拍戲的任何工作人員,也不是我的幻覺,就算是害怕,也不應該害怕到這種程度,」

    我和白素都停了片刻。

    陳麗雪再強調:「回到古代不算太怪,怪的是到了古代,我不知道是什麼怪物,叫人一看就駭然欲絕!」

    她堅持這個說法,當真怪不可言。

    第二節中,出浴的美女究竟看到了什麼才會如此驚怖,是真的不知道,因為陳麗雪不知道她那時是什麼。

    我還是堅持我的分析:「你還是你!我可以接受你不是幻覺,是真的回到了古代,但不同意你在那時變了什麼怪物。別說是古代,陳小姐,就算是現代,當你正在出浴時,浴室中突然冒出一個古裝女人來,難道你還會鎮定地問她貴姓芳名?」

    陳麗雪遲疑了一陣:「可是也不必害怕成那樣,一定是我…一」

    我不等她再說下去,就用力一揮手:「說不定易地以處,你比她更害怕!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那麼固執地認為自己在那時變了怪物!」

    陳麗雪神情很古怪,我的話,已經相當不客氣了,可是她並不是生氣,只是頑固地不肯接受我的意見。

    白素這時打圓場:「陡然之間,忽然置身古代,確是一件值得研究的怪異事——’

    陳麗雪卻急促地做著手勢:「對我來說,弄明白我怎麼會進入古代,還不如我……究竟是什麼樣子重要……」

    白素的耐心再好,這時也不禁皺眉,陳麗雪的活更急促:「你們看我現在怎麼樣?」

    我和白紊異口同聲:「很好啊!」

    陳麗雪大口吸著氣,有那麼十來秒的時間,她的臉色蒼白無比,使人擔心她會昏過去,看來,她是真正感到了驚恐。

    我和白素都在等著她的進一步說明,她在漸漸恢復了常態之後才說:「前三天,我又見到了那個……女人。」

    乍一聽得她那麼說,我和白素一時之間,都會不過意來:「哪個女人?」

    陳麗雪的回答是:「就是那個在古代出浴的那個女人,我又看到了她!」

    那時,我們當然不知道她是在什麼情形下「又見到」那個女人的——聰明的朋友,自然早已想到,陳麗雪又見到那女人的情形,早已在第三節中描述過了。

    白素我和一齊作手勢:「請說得詳細些。」

    陳麗雪又吸了一口氣:「我開設一間小規模的禮品店,專門出售玻璃製品,這家小店,由我一人主理……我不在乎生意的好壞,只是想藉此打發時間。寂靜世界……有時會帶來極度的憂思,這是你們不明白的。」

    白素輕輕地在她的手臂上拍了兩下,表示同情。她又道:「那天,下著大雨,她推門進來,不知道她是想來避雨,還是想來買東西,我那時正在櫃後面,她抬頭一看到了我,就——」

    那女人一抬頭之後的情形,在第三節已詳細敘述過,不再重複。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照陳麗雪所說的情形,那女人進了店子之後,店中應該只有兩個人,那女人一抬頭,看到的自然是陳麗雪,看到了陳麗雪,為什麼要害怕?當真是莫名其妙之至,所以我忍不住咕噥了一句:「多半這女人是神經病……」

    想不到陳麗雪也精於唇語,她對我的話,立即有了反應:「衛先生在開玩笑了,她一定看到了什麼,才會那麼害怕的……這就使我有理由相信,我在某種情形下,會變成十分可怕的怪物,不但忽然之間到了古代會變,就是好好在店舖中也會變得……。」

    她在這樣說的時候,神情駭然,看來十分叫人同情,我大聲道:「你在胡思亂想!」

    白素向我打了兩個眼色,問陳麗雪:「你兩次見到她,肯定是同一個人?」

    陳麗雪用力點頭表示肯定。

    白素又問:「是在店堂裡先見了那女人,然後再忽然在古代見到出浴?」

    白素這樣一問,我立時明白了她的用意,雖然陳麗雪先說了「進入古代」,再說在店子中的事,但如果店子中的事先發生,事情就簡單得多了——店子中的事令她印象深刻,然後,就有了「進入古代」的幻想。

    陳麗雪的反應極靈敏,她立時搖頭,「不,先有古代的事,再在店中看到她,這個女人的樣子,我……印象極深刻,我已把她的樣子畫了出來——我學過畫畫,相信她的照片,也不過如此。」

    她說著,就打開帶來的袋子,取出幾張鉛筆人像過來,畫中是一個極美麗的女郎,一張是出浴圖,一張是時裝的,另有一張,是那女郎在浴盆中,驚怖欲絕的神情寫照,再有一張,是那女郎在店中,不知由於看到了什麼而驚怖後退的情形。

    四幅畫,都細膩傳神之極,毫無疑問,陳麗雪有極高的藝術天分。她竟然能在畫中,把那女人的驚恐神態表現得如此逼真,叫人一看,就絕對有理由相信那女人一定是看到極可怕的東西。

    古代美女出浴,忽然看到了屏風後有人冒出來,自然有極度吃驚的理由。可是現代人進入精品店,抬頭看到了店員,有什麼理由驚怖?

    我不由自主,盯著陳麗雪看了好一會,心中不由自主在想「她如果真的會變,不知道變出來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

    陳麗雪自然知道我盯著她看的意思,所以也神情緊張,雙手緊握著拳,白素的視線停留在畫上,由衷地讚嘆:「畫得真好,可以給我們留一個副本?」

    陳麗雪忙道:「不必留副本,夫人要是喜歡,只管留著就是。」

    白素道了謝:「你的情形,確然很特別,但是不必堅持自己會變怪物,至於這個美女,為什麼會忽然出現在古代,又出現在現在,又為什麼兩次都那麼害怕,那就應該由她來回答。」

    陳麗雪大為驚異:「你們認識她?」

    不等白素回答,我已先笑起來:「這樣的美麗女郎並不多見,相信她也不會隱名埋姓,要找出她來,十分容易。」

    陳麗雪的神情開朗了許多:「如果能當面問她為什麼如此驚怖,那真是大好了,請……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我。」

    我剛在想,如何才能最迅速和一個聽不到聲音的聾啞人取得聯絡,陳麗雪已取出了一隻傳呼機來,輕按了一個掣,那傳呼機就震動起來,我不禁啞然失笑,那麼簡單的方法,竟也會想不到!

    白素答應著,又道:「如果你又有什麼怪異的遭遇,請告訴我們。」

    陳麗雪連連點頭,起身告辭,我和白素送她到門口,看到一輛由司機駕駛的車子在等她,看來她的經濟環境不錯。

    送走了陳麗雪,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然後一起道:「一、二、三,找小郭!」

    說了之後,力我們兩人心意相同,不禁高興得一起笑了起來,我打電話給我們的郭大偵探,告訴他,託他找一個人,有這個人的肖像,你立刻用圖文傳送傳給他。

    一共是四幅畫,我傳給他的那一幅,是現代的那美麗女郎進了店子,還沒有現出害怕神情來的那一幅,不到五分鐘,小郭的電話就來了。

    他在電話中,向我大叫大嚷:「衛斯理,你在開什麼玩笑,真是!」

    我愕然:「誰開玩笑?」

    小郭叫得更大聲:「你叫我找的那個美女!」

    我明白了:「她十分出名?是我和白素孤陋寡聞,所以才不知道她是誰?」

    小郭悶哼了一聲,但總算不再叫嚷:「也不能怪你的,你們一向不喜歡流行的社交活動,也不會看有關這種活動的報道,這個美麗的女孩子才過了二十一歲生日,他的生日舞會,是這個城市有史來最豪華轟動的一次,因為她有一個極有錢的父親,她是金大富的女兒金美麗。」

    我心中暗嘆了一聲,我聽說過金大富這個人,近幾年成了富翁,他自己叫金大富,女兒叫金美麗,雖然真的極美麗,可是這名字也未免太直接了一些!

    我立即又想到,為什麼陳麗雪也不認得她?理由可能和我們一樣,對於某些人十分熱衷的那些社交活動,多半陳麗雪對之也一點興趣都沒有。」

    我沒有出聲,小郭又:「你找她幹什麼?」

    我想了想才道:「有一點小事,是不是可以安排一下,見一見她,和她交談幾句?」

    小郭笑得曖昧:「社交界的第一美女,連衛斯理也有興趣?」

    我有點惱怒:「少廢話!能不能安排?」

    小郭一口答應:「當然可以!約好了她,我通知你!」

    我放下電話,白素向我作了一個鬼臉,我不禁苦笑:「我們住得真背時。」

    白素笑:「也不算什麼,沒有可能認識城市的每一個人,那金大富,聽說是南美洲的華僑,近年來才在這裡大展拳腳的?」

    我攤了攤手,表示一點興趣也沒有:「小郭安排妥當之後,我看你出面先見這位金美麗小姐?」

    白素略想了一想,就點頭答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