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首先映入眼廉的,是一柄鮮紅色的傘。

    傘是洋傘——自然可想而知,在這一節發生的事是現代了。不過是五年前,十年前,還是就是今天或昨天,倒也不必深究。

    還是當作在看電影,變成了時裝片,要再次聲明的是,仍然沒有音響,什麼聲音也沒有,例如門外面就是街道,人來車往,又下著大雨,應該有雨聲人聲車聲各種鬧市之聲,可是當玻璃門被推開之際,一點聲音也沒有。

    由於下著大雨,所以門一推開,傘先進來,人在傘的後面。

    用那種鮮紅色傘的,當然是女人,傘是遮住了那個女人的上半身,下半身是一條窄裙,小腿線條優美,皮膚白晰動人。

    自傘面上,有大量的雨水滑落,撐傘的人迅速轉過身,把傘向著門外,於是,看到了她的背影,也只有這樣窈窕的身材,穿起窄裙來才好看,她的肩略斜,所以,使她看來格外纖細。

    她收起了傘,提著傘片刻,讓雨水順著傘尖向下滴,先是一條直線,後來變成一滴一滴。這柄鮮紅的傘,有一個同樣鮮紅色的透明塑膠柄,看來像是一個血紅的水晶球,十分奪目。

    門內,有貨物陳列,陳列的全是玻璃器和擺設,一望而知,是一間專售玻璃製品的商品,商店中未見有人。

    撐傘者把傘放進門旁的一個傘架之中,轉過身來,她的身分,這時也大致明朗——可以把她當作是一個進商店來的顧客,或許她並不想購買什麼,只是由於外面雨太大,她進來避一避,順便看看商品。

    她十分美麗,面色蒼白,不施脂粉,神情有著大都市人特有的冷漠。

    等一等,等一等。

    這個美麗的女郎,十分臉熟,對了,她就是上一節之中,那個在浴盆中出浴的美女。雖然一個古裝,一個時裝,但絕對是她,一點也不錯,就像是同一個演員所演的兩部電影一樣,打扮服飾神情,儘管不同,但是同一個人,毫無疑問。

    唉,只是打扮服飾不同,神情也一樣。

    女郎轉過身來之後,剎那之間,有極短暫時間的僵呆,接著,她俏麗蒼白的臉上,就現出害怕之極的神情來。她張大了口,可能發出了一下尖叫聲。(聽不到任何聲音,記得嗎?)

    她由於驚怖,整個臉形都變了,恐怖令她整個身子向後退,重重撞在玻璃門上,她在劇烈發抖,雙手伸向前,像是想阻擋什麼。

    她一定是看到了什麼,才會那麼恐懼的。

    在鬧市之中,大白天,雖然下大雨略有恐怖氣氛,但也決計比不上傳統的月黑風高,在一家商店中,她看到了什麼,使她如此害怕?

    究竟那是什麼?

    嗨,對了,下一節,自然會寫出來,就算下一節不寫,下下一節也會寫,不,還是肯定就在下一節寫出來的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