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美絕塵環享盡溫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原振俠再替冷自泉的杯中斟了酒,冷自泉向他望了一眼,神情苦澀:「別以為我那時年輕,才會這樣,一直到現在,如果能讓我再見她,我一秒也不願拖延!」

    原振俠吸著氣:「是,‘此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的說法是最行不通的,真是兩情相悅,一分一秒都珍貴無比!」

    冷自泉的神情變得激動起來:「是,這和我的想法一樣,雖然那時我……我只是自己打定了主意,連她的心意如何也不知道的。」

    原振俠道:「以你的身份地位,沒有一個少女可以抗拒你的愛戀的!」

    誰知道這一句話,卻令得冷自泉生氣起來,他悶哼一聲:「我要的愛,是對我這個人的愛,並不是對我的身份、地位的愛!」

    原振俠沒有和他爭執,心中卻多少有點不同意,即使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一個身份地位超卓,一個什麼也沒有,世上有哪個少女會選擇一無所有的那個?

    冷自泉沉默了片刻之後:「我回到了書房,我住的是一個獨立的院子,我吩咐了守衛,除非是一位美麗之極的小姐來,任何人都擋駕,我開始了焦急的等待,守衛隊長不住來報告,我父親來了,二叔來了,許多人來,都給擋在門外,可是他們又不肯走,我心中真是恨極了,在這樣的情形下,她怎麼還會出現,我準備衝出去,大聲趕他們走,我已經衝到門口,我也聽到我父親和二叔的大聲呼喝,他們已經硬闖了進來。」

    冷自泉嘆了一聲!

    「雖然我曾吩咐過不准任何人進來,但是我父親和二叔要進來,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擋得住他們的,我聽到了他們憤憤的聲音,生氣地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誰知道我一坐下____」

    冷自泉才一坐下,還未曾想到該如何應付盛怒的父親和二叔,眼前突然一暗,一雙柔軟之極的手,遮住了他的眼睛,他本能地把手按在那一隻手上。

    他立時可以知道那是什麼人的手,世上不會再有任何女性的手,會給人這樣舒服的感受!

    同時,那少女輕柔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際響起:「怎麼,等急了?」

    冷自泉的怒意,一下子全消失了,他緊握那少女的手:「好,讓他們來看看你!」

    那少女道:「不,我躲在屏風後面,我有許多話要對你說,全是你再想也想不到的,你答應我?」

    當那少女軟言相求的時候,冷自泉只覺得耳際一陣陣輕微的酥癢,發自少女身上,口中的幽香,幾乎將他整個人,連靈魂和肉體一起緊緊地裹住了。

    冷自泉除了連連點頭之外,一句話也講不出來,那少女發出了一下嬌笑聲,鬆開了手,等冷自泉立時轉過頭去看時,只看到屏風後面,衣袂略閃,那少女已躲到屏風後面去了。

    而同時,書房門上傳來「砰砰」的敲門聲,那少女既然已經來了,冷自泉的焦急憤怒,早已一掃而空,他笑吟吟地走過去開門,門一打開,是盛怒的父親和叔父,冷自泉笑著,神態輕鬆舒暢,問:「兩位老人家怎麼啦?」

    他父親和叔父,本來想要來責怪他的,可是看到他這樣的神態,也不禁呆住了,他叔叔道:「你找到了一個女娃子作對象?」

    冷自泉用力點著頭,眉宇之間的那種稱心如意,真是可以看得出來,兩位老人同時嘆了一聲:「是什麼人家的女兒?」冷自泉笑著:「現在,我真的不知道,但是請放心,只要一讓你們看見了,你們一定會同意的。」

    兩位老人家互相望著,神情充滿了疑惑:「什麼時候可以讓我們見到這女孩子?」

    冷自泉十分肯定地道:「明天!」當時,他想,明天讓父叔見那少女,一定是沒有問題的事情了!「

    那少女十分肯到他的書房來看他,而且動作之間又和他那樣親密,那自然是喜歡他的表示,那麼,明天帶她去見父叔,就算她再害羞,也是無法推拒的事!

    當然,冷自泉想不到,他當時如此肯定的回答,那麼順理成章的一件事,一直未能實現。

    未能實現的原因,自然是因為接下來發生的事,絕不是這時所能想像得到之故。

    兩位老人家互相望一眼,冷自泉既然說得那麼肯定,他們當然沒有道理不相信,又說了幾句話,帶著衛隊,一起走了出去,冷自泉送出了書房,忙不迭轉回來,關了門,吸了一口氣,柔聲道:「他們走了!」

    屏風後面,先傳來了一下動人的笑聲,接著,便是那少女的臉,慢慢從*練綰筇匠隼矗*這一刻,真是叫人屏住了氣息!

    那少女用一種像是跳躍的姿勢,從屏風後面直出來,冷自泉忙迎上去,握住了她的雙手,喜孜孜地道:「你聽到了,明天,你要去見兩位老人家。」

    那少女緩緩搖著頭,冷自泉一怔:「一定要見的!」

    那少女仍然搖頭頭,眉目間帶著幾絲幽怨,看了令人心疼。

    冷自泉用手指在她的眉心,輕輕揉了一下:「別怕,只要我要你,他們不會反對的!」

    那少女抬起眼來,望了冷自泉一下:「你連我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敢說要我!」

    冷自泉不禁陡地一呆,他是一個十分出色的青年,就算沒有顯赫的家世,以他的聰明才智而言,也必然是一個出人頭地的大人物,他在見到了那少女之後,會陷入極度的情迷意亂之中,這時,他一樣深深迷戀著那少女,但總已冷靜了下來。

    所以,他聽出那少女的話中,有一點不對勁的的方!

    他在一怔之後,道:「你應該說,我連你是什麼人物都不知道,不能說我連你是什麼都不知道,這個人字,怎麼能省去?」

    少女微笑著,半轉過身去:「如果我根本不是人,當然可以不用‘人’字!」冷自泉緩緩吸了一口氣:「像你這樣美麗動人的人,應該是天上的仙女!」

    少女抬頭望著天花板,神情有一種淒迷的茫然:「不對,再猜!」冷自泉有點不知所措了!

    那少女的神情,看來不像是開玩笑,可是她怎麼說她自己不是人呢?她明明是人!雖然像她那樣美麗的人,地球上可能只有一個,但她當然是人!

    冷自泉揮頭手:「不可以轉變一下話題嗎?」

    那少女的視線,轉向冷自泉:「不可以,這一點不確定的話,你我之間,講任何其他的話都是沒有意義的!」

    冷自泉有點無可奈何,他向前走了兩步,來到那少女的身前,盯著那少女看,那少女並不逃避他的眼光。

    冷自泉也是直到這時,才把那少女從頭到腳,看了個夠,過了好一陣,他才嘆了一聲:「你是天下第一美女,不是仙女,是女神?」

    少女緩緩搖著頭。

    冷自泉陡地激動起來,張開手臂,一下子把那少女緊緊擁在懷裡,他將之抱得如此之緊,令得那少女不由自主發出了一下低吟聲來,冷自泉用斬釘截鐵的聲音道:「不管你是神仙,是人是鬼,我一定要和你長相廝守,沒有你,什麼全是假的!」

    他說了之後,雙臂略鬆一鬆,兩人相對極近,氣息可聞。

    冷自泉感到又興奮,又輕鬆:「好了,現在不管你是什麼都不成問題。」

    那少女的眼皮,水靈靈地,看起來她也很激動,在燈光之下,俏頰紅酡酡地,像是可以掐得出水來一樣,她略帶羞澀地笑道:「我還不告訴你我是什麼,我是成了精的狐狸!狐狸精是專門媚惑男人的!會要男人為她做很多事,結果,那男人會毀在狐狸精的手裡。」

    冷自泉靜靜地聽著,接著,他十分快樂地笑起來:「好啊,狐狸精是最可愛的,有你這樣可愛的狐狸精在身邊陪伴,那才不枉了一生!」

    那少女深情脈脈地望著冷自泉:「你不怕?」

    冷自泉笑得更快樂:「怕?我喜歡還來不及!」

    少女低嘆了一聲:「或許那是你一時的衝動,一時貪新鮮,我知道你是一個非同小可的大人物,你有許多事要做,很快就會把我放在次要的地位了。」

    冷自泉不再笑,他再度把那少女擁在懷裡:「比起你來,任何名、利、地位、權勢全都不值什麼!你是狐狸精,你是我的寶貝,不論你以前的名字是什麼,從現在起,你是我的寶貝狐狸,我要叫你寶狐,一直這樣叫你,寶狐!寶狐!寶狐!」

    當冷自泉這樣柔聲叫著的時候,那少女寶狐發出聽來令人又醉又飄然欲仙的低聲回答。

    冷自泉輕輕將她的下顎托高,寶狐微微閉上眼,臉頰更紅,睫毛急速地發著顫,氣息也開始急促起來,由於冷自泉將她緊擁在懷中,所以可以清楚地覺察到,她在氣息急促時,豐滿的胸脯給他的那種壓迫感。

    冷自泉十分溫柔、緩慢、小心地把自己的唇印向她的唇,她的唇潤濕輕軟,當冷自泉的唇印上去時,她把冷自泉抱得更緊,身子在微微發抖,她的接吻經驗顯然不足,冷自泉用舌尖輕舐她的唇,自她的喉際,發出觸人心魂的呻吟聲來,她微張開唇,老於接吻的冷自泉立時進一步吮吸著她口中芬香醉人的津液,終於把她香軟柔滑的小舌,含到了口中,寶狐的雙頰像是火燒一樣的紅,她的身子也在發燙,雖然隔著衣服,冷自泉也可以感覺得出來。

    冷自泉的手,在她的背上撫移著,漸漸移到了她的胸前,當他輕觸到她胸脯之際,她陡然震動了起來,用力掙扎了一下。

    冷自泉雙手略鬆了一下,寶狐輕輕地喘著氣,臉紅得像是可以滴出血來,她咬了一下下唇,聲音聽來斷斷續續。

    「我應該……怎麼辦?」

    冷自泉嘆了一聲,剛才那一吻,他的手才觸摸到了她胸前的神秘地帶,那猶如瀑布自山巔下瀉而下一樣,根本是無可遏制的!他要再度把她緊擁,再深吻,再觸撫她身體上更神秘的地帶,然後,再使她成為他的女人!

    但是他畢竟是一個君子,而且在那個時代,他也不認為一個中國少女會答應他有進一步的行動,他感到極度的快樂之間,不可避免地要加上若干休止符,所以他在無可奈何地嘆了一聲。

    他仍輕擁著寶狐,讓她滾燙的臉頰緊貼著他寬闊強壯的胸膛,用手輕撫著她的秀髮,:「寶狐,我當然希望你從此留下來,再也不要離開我,但是,哦,看來我還要等幾天,我一定會用最快的時間向你父母提親,然後用最簡單快捷的儀式舉行婚禮!」

    寶狐用一種十分不明白的眼光望向冷自泉:「我的父母?你……不是說過,我是成精的狐狸,哪有什麼父母?為什麼還要有什麼婚禮?」

    冷自泉怔呆了,真正的怔呆,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凝視著寶狐,寶狐也凝視著他,過了也一會,他才道:「你……真上成精的狐狸?」

    寶狐點了點頭,一副認真的樣子。

    冷自泉實在無法相信這一點,當她告訴他,她是成精的狐狸之際,他甚至還替她取了一個名字,寶狐,這是一個情人之間稱呼起來,可以產生無窮風光的名字,可是在冷自泉的心中,一直認為那是一種調笑。

    可是,她卻一再說自己是成精的狐狸!這似乎已經逸出了調笑的範圍。而且,若是要結婚,一定要經過雙方家庭的商討,她總不能一下把自己的身份隱藏下去的!可是她卻又偏偏那麼認真!

    冷自泉不由自主地搖頭,他當然依然不信她是成精的狐狸,他決定用更大膽的方法,那足以使什麼樣少女立刻求饒,立刻說出真話來的!

    他說著,就把她的身子轉了過來,把她的纖腰壓向下,伸手向她的臀部摸去,寶狐發出掙扎的聲音,身子掙扎著,當冷自泉手按上了她渾圓的臀部時,她轉過頭來,滿臉通紅,膩聲道:「既然成了精,如何還會有尾巴?你……你的手好燙!」

    冷自泉一震,提起手來,寶狐立時摟住了他的頭,膩聲道:「現在你真相信我是狐狸精了,是不是?」

    冷自泉搖著頭,心中充滿了疑惑,她為什麼一直要隱瞞自己的身份?有什麼難言之隱?

    這時候,不論冷自泉作多少設想,他都無法接受寶狐真的是成精的狐狸這樣的說法,所以,他搖著頭,用力地搖著頭。

    寶狐睜大了眼睛,使她看起來更楚楚動人:「為什麼不相信?不是有一本書,記載著許多成精的狐狸的故事?」

    冷自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是,聊齋志異上,是有許多這樣的故事,可是……可是……」

    寶狐立時問:「可是我如果真是狐狸精,你會收回剛才所說的話?」冷自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幽幽地道:「那就是說,我如果使你相信我真是,就會使你改變主意?」

    冷自泉十分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決定是不會改變的,一見鍾情了,自從他第一眼看到她,他就知道自己陷入了愛情的無底深淵之中,一見鍾情的例子並不是很多,卻是真正存在的。

    但是,對方是人,和對方是狐狸,這其間,多少是有點差別的。

    人,這是可以理解的,冷自泉自己就是人,但是,成了精的狐狸,那究竟是什麼呢?當然,人人都知道有一種東西,叫狐狸精,但如果再深一層問:成精的狐狸究竟是什麼,只怕也沒有人可以確切地回答得出來!

    成精的狐狸,那一直是傳奇故事中的一種存在,怎麼可以真的在現實生活中出現?不論寶狐說什麼都好,冷自泉都無法相信,眼前這樣一個委婉可人,美麗動人到了極點的少女,原來會是一隻毛茸茸的狐狸,只不過在經過了一定程序的修煉之後,才變成人形!

    冷自泉真感到了極度的迷惑,寶狐又幽幽嘆了一聲:「剛才你講的話,忘了它吧,當你知道我是異類,你是不會再記得那些話的!」

    冷自泉陡然站了起來,剎那間,他激動得身子有點發抖,他用大軍出發之前,統帥發出誓言般的莊嚴聲音道:「玉狐,我再重申一遍,不論你是人是鬼,是神是仙,是成精的狐狸,或者是更無可形容的什麼東西,我,冷自泉,要終生和你相廝守,愛你,保護你!」

    寶狐發出了「嚶」的一下嬌吟聲,投進了冷自泉的懷中,兩人不但緊緊相擁,而且自然而然的,四唇交接,深深吻在一起。

    那是他們第二次接吻,寶狐柔滑的舌尖,渡進了冷自泉的口中,冷自泉恣意地吮吸著,令到寶狐心跳加速,冷自泉可以感到她的心跳。

    長吻幾乎令冷自泉感到窒息,當他們終於分開時,他才問:「現在你相信了?」寶狐點著頭,望了冷自泉一會:「你令我相信了你的話,我也更令你相信我的話!」

    冷自泉攤手道:「成精的狐狸,應該是會法術的,你其實很容易便我相信你的話!」

    當冷自泉這樣說的時候,他其實是不相信她真的能有什麼表現,可以使他相信她真的是成精的狐狸。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令得冷自泉目定口呆,整個人在剎那間,像是不存在一樣!

    當冷自泉講了那句話之後,寶狐又向他望了一眼,神情由猶豫變得堅決,點了點頭:「好,你反正遲早要知道的。」

    她說著,就轉過身,向門走去,冷自泉剛想出言調笑幾句,因為他認定了她是不可能會有什麼法術的。可是就在這時,他清清楚楚,看到了他認為不可能的事,寶狐走到門前,並沒有打開門,可是她整個人,卻穿過關著*拿牛走了出去。

    足足有五秒鐘之久,冷自泉僵立著,連血液都快凝結了,他並不是害怕,只是一種絕對無法相信的事,忽然在他的眼前,變成了事情所帶來的震驚!

    而當他從極度的震驚中甦醒過來之際,他才感到了真正的害怕。

    他害怕的,也不是寶狐在經過了這樣的行動之後,已可以證明她真的是成了精的狐狸,冷自泉害怕的是,寶狐忽然走了,離開了他!要是他自此之後再也不能見到她的話,那怎麼辦?

    他可以有能力在世界各地任何角落找出任何人來,但是如何去尋找和到什麼地方去尋找一個成了精的狐狸呢?

    一想到可能失去寶狐,冷自泉陡地跳了起來,大叫著,向門口衝了過去,他忘記他是人,他太慌亂了,忘記了人要走出門去,一定要把門打開才行,他又奔得這樣急,所以「砰」地一聲,撞到門上。

    他後退一步,怔了一怔,才知道他要出去,一定要把門打開,他立時打開了門,門一打開,就看到四個衛士,在門口,現出十分驚訝的神情,正望著門口。

    冷府中有那麼多重要人物,擔任警衛工作的,是整整一個警衛團,不但有著最精良的裝備,而且,從軍官到士兵,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

    冷自泉看到四個衛士,忙問:「那位小姐到哪裡去了?」

    那四個衛士面面相覷:「什麼小姐?」

    冷自泉發急道:「你們沒有看到有人走出來?穿過了門走出來?」

    四個衛士的神態更是怪異,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一個膽子較大的立正:「報告,沒有任何人出來。」

    冷自泉嗖地吸了一口氣,當然,成精的狐狸,是有本領不讓別人看到的!如果她有這樣的本領,那怎麼去找她呢?

    一想到這裡,冷自泉更是焦急得團團亂轉,額上的汗珠,涔涔而下。

    四個衛士看到這種情形,更是駭然,一個問:「司令,你……不舒服?」

    冷自泉根本沒有聽到那衛士的話,因為這時,在他耳際,陡然響起了悅耳之極的聲音,寶狐的聲音:「我在你臥房,看你,急成這樣,人家要以為你發瘋了!」

    冷自泉陡然之間,長長籲了一口氣,又變得滿心喜悅,向那幾個衛士揮著手,甚至不由自主,吹著口哨,向前急步走了出去。

    望著冷自泉的背影,四個衛士駭然的神情一直維持著,因為冷自泉的神態實在太怪異了,他們怎麼也想不原因來。

    當然,別說是這四個衛士,叫任何人來想,也不會想得出冷自泉行動失常的原因,是因為他迷戀上了一個成了精的狐狸!

    冷自泉急急向臥室走去,他住的那個院落相當大,到臥室去,要經過一個院子,當他經過之際,值崗的衛士紛紛立正行禮,冷自泉一直來到了臥室前,握住門柄,就想推門進入,可是門卻鎖著,冷自泉吸了一口氣,寶狐說她在臥室中,當然又是穿門而入的了,他想到寶狐在臥室中,興奮得手有點抖,取出了鑰匙,打開了門,閃身進去,立時把門關上,定了定神,柔聲道:「寶狐!」

    黑暗之中,傳來了寶狐「嗯」的一下答應,接著,在房間的一角,柔和的燈光,亮了起來,冷自泉立時看到,寶狐蜷縮在一張巨大的沙發之上,正用動人的神情望向他,冷自泉小心翼翼地向她走去,唯恐她突然之間消失。

    寶狐微笑著:「放心,我不會逃走,我是你的!」

    她的聲音是那樣甜膩回盪,當她說到「我是你的」之際,聲音細得幾不可聞,但是又能叫人聽得清清楚楚。

    冷自泉來到了她面前,先握住了她的手,把她輕輕拉了起來,當寶狐柔若無骨地投進他的懷中之際,他把她抱了起來,走向床邊,然後,兩人一起向著床,倒了下去,在深吻之中,寶狐身上衣服的鈕扣,一顆一顆被解了開來,從指尖開始,冷自泉撫摸著她晶瑩潤膩的胴體。

    在柔和的燈光之下,寶狐的胴體,在他眼前呈現無遺之際,冷自泉不由自主,發出了一連串的讚嘆聲,他用手、用唇去撫摸,去親吻她粉光致致,白膩得如玉一般的肌膚,恣意地欣賞她胴體所表現的動人的曲線,而寶狐只是顫抖著,緊握住他的手臂,握得極緊。

    冷自泉在回憶之中,已無法十分清楚確切地記得當時的感覺,他只是沉浸在極度的歡愉之中,從心理到生理上的極度的歡愉,他慶幸、驚訝於寶狐的無可形容的美麗,但是真正令他驚訝的,還是達到了歡愉頂點的那一剎間。

    冷自泉只覺得整個人都炸了開來,那是多麼愉快的爆炸,身子碎裂成了億片,像是每一個細胞都散了開來,可是每一個細胞,又充滿了快樂,而且,這種極度的快感維持了極長的時間!

    冷自泉在歐洲,自從他第一次和女性有了接觸之後,到那年他二十六歲,在女性方面,已經是可以稱得上經驗豐富了!

    可是,在這之前,若是有人告訴他,男女在一起,可以有這樣的快樂,他也不會相信,而事實上,就算有人曾有過這樣的快樂,也無法轉告他人,因為這種快樂,不是人類語言所能形容於萬一的!

    原振俠聽得極其入神,冷自泉越講,聲音越低,完全沉醉在美好的回憶之中,但是他還是不住地在講著,用盡了人類語言之中可能的形容詞來形容著。

    原振俠也壓低了聲音:「你已經形容得夠好了!」

    冷自泉吸了一口氣:「可是你還是完全無法明白那種歡愉,那種歡愉,一定要親自體驗,才能明白!」

    原振俠沒有說什麼。

    冷自泉頓了一頓:「或許,你會以為我是一個肉慾主義者,是的,那種極度的舒暢和快感,看起來是來自肉體的,但是如果沒有精神上的愛戀,會有這樣的愉快嗎?而且,當快樂像汪洋大海一樣,向人湧過來之時,怎麼能分清精神和肉體呢?人類一直在追求快樂,自有人類歷史以來,有多少人追求到了快樂?即使有人得到了快樂,而且實實在在知道快樂自何而來,我可以掌握它!觸摸它!」

    冷自泉一口氣講到這裡,神情激動,好一會才恢復了常態,苦笑了一下:「這些話,多少年來,我沒有和任何人講過!」

    原振俠神情誠懇地點著頭,可是他的心中,也充滿了疑惑:寶狐真是成精的狐狸?

    那實在是不可能的事,可是冷自泉又說得那麼肯定,也表示了他自己的不信,這實在是怪異之極的事。

    事情的怪異,在於一個成了精的狐狸承認了身份,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其中一定有極度的隱秘的目的,那是可以肯定的事!

    而如果寶狐不是狐狸,她何以又有這樣超卓的能力,可以穿門而出入?原振俠相信,類似這樣的「法術」,冷自泉日後,一定見過許多,所以他才肯定了寶狐真是狐狸。

    可是即使如此,一個成了精的狐狸,這種事還是無法令人接受的!

    冷自泉看出了原振俠的那種疑惑的神色,他緩緩地道:「你聽我說下去。」

    原振俠點了點頭,在冷自泉的敘述中,時光又回到了過去。

    極度的歡愉,漸漸變成了蕩漾的微波,冷自泉和寶狐緊緊地擁在一起,身體的每一處可以緊貼在一起的地方,都緊貼著。

    冷自泉整個人在雲端飄蕩,他不時發出喃喃自語聲:「哦,怎會那麼好,怎會那麼好?」

    寶狐把她的臉緊埋在冷自泉的懷中,用甜膩得化不開的聲音說著:「令男人快樂,這是狐狸精應有的本事!」

    冷自泉把她的雙腿曲起來,手臂穿過了她的腿彎,令她的身子蜷縮成一團,然後緊抱著她,她看起來是那樣嬌小,那樣值得愛憐,他望著她,實在不知道說什麼才好,而當他口唇顫動著,努力想要表達自己心中的歡愉時,寶狐卻用她纖柔的手指,輕輕抵在他的唇上,不讓他講話。

    冷自泉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實在也想不出來,人類的語言之中,有什麼可以表達他這時的歡暢和滿足。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寶狐一直偎依著他他也一直輕撫著寶狐,吻著她,發出一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聲音。

    臥室外間的大自鳴鐘,一定已經響過不止一次了,以前幾次,他都沒有注意,這一次,其實他也沒有注意,只是覺得在模糊之中,鐘聲一下接一下地噹噹地響著,令得冷自泉忽然注意起來的是,他看到在他懷中的寶狐,嬌俏豔麗的臉龐上,忽然現出了一股驚恐的神色來,那令得他也陡然震動了一下。

    冷自泉自然而然地把她擁得更緊:「別怕,為什麼你忽然會感到了害怕?」

    寶狐的口唇顫動著,偎得他更緊,轉頭向窗口望去,窗口當然什麼也沒有,只不過有幾線曙光,已經透過窗簾的縫穿了進來。

    冷自泉這時候,也不知道為了什麼,心頭也起了一邊莫名其妙的恐懼,天亮了,剛才自鳴鐘一直響著,一定是響了六下,已經是清晨六時了,在極度、的歡娛和滿足的交織中,一夜就過去了,可是,為什麼在聽到了清晨六時的報時之後,寶狐會現出那樣驚慌的神情來?難道她真是狐狸精?而狐狸精也像是傳說中的鬼魂一樣,一到清晨就會消失?

    一想到這一點,使得他們兩人的身體,貼得更緊,她在不由自主的喘著氣,然後,用她水靈靈的大眼睛望著她。

    由於他眼神中流露著那樣的眼色,不必等她開口說任何話,冷自泉已經立即道:「寶狐,不管你要我做什麼,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做!」

    寶狐仍然望著他,起先是極度的疑惑的神情,接著,神情漸漸變成信任,但還是留著疑惑,她喃喃地重複著冷自泉的話:「你一定做得到?」

    冷自泉毫不猶豫,就像是在受軍訓時,聽到了上級的命令一樣回答:「是!」

    寶狐再吸了一口氣,把臉埋在冷自泉胸前一會,冷自泉輕撫著她柔軟細長的頭髮:「說,你要我做什麼?」

    寶狐並沒有抬起頭來,所以她的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我……要你保護。」冷自泉歡暢地笑了起來:「這算什麼,我當然會盡我一切力量來保護你,任何人要來傷害你的話,我都會擋在你的面前!」

    寶狐靜了一會,慢慢仰起臉來,在冷自泉的唇上輕吻了一下,才道:「我要求的保護,對你來說,可能十分奇特,你會覺得奇怪!」冷自泉搖著頭:「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寶狐低嘆了一聲:「你還沒有聽,怎麼肯定不會覺得奇怪?」

    冷自泉只笑了一下,他實在想不出,像寶狐那麼可愛的人,會有什麼奇怪的要求提出來?

    但是寶狐既然這樣說了,冷自泉心想:只管聽一聽,她會提出什麼特別奇怪的要求來。寶狐又靜了一會,才道:「我……是……」

    冷自泉立時想親吻她:「知道,你是狐狸精!」

    寶狐緩緩點著頭:「你明白就好,不過,你只怕不明白,除了你以外,別人根本看不見我!」

    冷自泉陡地一怔,一時之間,還不明白她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寶狐輕嘆了一聲:「你這還不明白?我只是為了你一個人而存在的,在別人的心中,我根本不存在,他們根本看不見我,那個狗夫,他叫什麼名字?他就看不見我,你的父親和叔父,也看不見我。」

    冷自泉呆了一下,但隨即又笑了起來:「真是可惜,本來我準備把那麼美麗的小妻子,炫耀給全世界的人看,現在看來不可能了!」

    寶狐溫柔地笑了一下:「真抱歉」她又側頭想了一想:「我可以設法,使你的願望部分實現。」

    冷自泉「嗯」地一聲,身子離得她遠一些,又撫摸著她晶瑩的肌膚,明明是實實在在的一個人,就在他的眼前,怎麼說只是為他一個人而存在,別人根本就感不到她的存在?他根本不相信,只是笑著,心中在想的是:那一定是一個玩笑,好,既然是開玩笑,那我也可以開一個玩笑!

    他心中已擬好了向寶狐開玩笑的計劃,他的口角,帶著玩童一般的笑容,他實在不想對寶狐隱瞞什麼,但既然要開玩笑,自然不能在事前作任何透露,所以他忍住了不說,寶狐用疑惑的眼光望了他一眼,他連忙裝出了正經的神情來。

    寶狐再輕嘆一了聲:「我要你不離開我!」

    冷自泉不由自主,陡然叫了起來:「你說什麼!我當然不會離開你!」

    寶狐的神情,卻變得十分憂鬱:「我的意思是從現在起,你半秒鐘也不能離開我,一定要我一伸手就可以碰到你,在任何情形之下都要這樣,有些地方我不能出現,你當然也不能去……」她講到這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用閃耀如同黑寶石一樣的眼睛,凝視著冷自泉:「你能答應我嗎?只要你有一點猶豫,你就會失去我!如果你不在乎失去我的話……」

    她現出十分哀傷的神情來,那種神情,足以令得任何再懦弱的男人,勢血沸騰,不顧一切。

    冷自泉當然不是一個懦弱的男人,他為寶狐著迷,他說可以答應寶狐的任何要求,也是真正出自心底的肺腑之言,並不是隨口說說的,可是,他也是一個聰明而又理智的人,不然,就算他的家世再好,他也不能年紀輕輕,就擔當這樣的重任。

    這時,地在聽了寶狐的要求之後,立時想到,這樣的「保護要求」,實在太不尋常了!

    他可以在任何情形之下都不離開她,但是她的要求,有些地方,她不能去,不願去,他也必須在她的身邊,那換句話說,只要他一答應,他的行動,就完全在她的控制之下了!

    由於他的身份特殊,她的要求又是那樣不尋常,所以冷自泉立時想到了一些敏感的問題,她,會不會是一個懷有特別目的的人?

    也就在這時,寶狐發出了一個幽細而綿長的嘆息聲,慢慢地站了起來。

    冷自泉立時坐起來,這時,臥室中還有柔和的燈光,自窗簾中透進來的曙光,形成幾道朦朧的光線,寶狐站著,襯著那幾股光線,玉體玲瓏,看起來是那樣動人,那樣迷人。

    她慢慢地轉過身,背對著冷自泉,聲音聽起來是那樣哀怨:「我早已知道地球人的心態,沒有一個地球人會對另一個真正地好!」

    冷自泉只注意到了她那種哀怨的責備,並沒有注意到她的用詞相當怪異。

    在那一剎那間,冷自泉也陡然站了起來,就在寶狐的身後,輕輕抱住了她,在她的耳邊,用低而堅決的聲音道:「我答應你,我會對你全心全意地好,因為我知道,我再也不能沒有你,沒有了你,我的生命一點意義也沒有!」

    寶狐再深吸了一口氣,轉過頭來,望著他,低聲說:「這……就是愛情?」

    冷自泉道:「是的,這是愛情,只有愛情才有這種力量,才能使一個人,完全忘掉自己,全心全意去對另一個人!」

    寶狐的聲音更低:「真有這樣的愛情?……那我就放心了!」

    冷自泉充滿自信了,將寶狐抱了起來,打著轉。

    這時候,他心中絕未想到,以後的事情,會全然出乎他的想像!

    寶狐並沒有騙他,只是當寶狐說的時候,他不相信而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