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風雲人物無故失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這幾天來的遭遇,真是奇特之極,他遇到了一件怪事,而這件怪事中的主要人物,竟然是那麼不平凡的一個人!雖然,時易事遷,冷自泉這個人,在軍事和政治上,都已不能再起到什麼作用,但是他至少還是世界十大富豪之一,那是真正的富豪,隨便的一個行動,都可以使世界金融大起波動的超級富豪,原振俠一回宿舍,就急急忙忙在他自己的藏書之中,找出了幾本有關近代史的書,掌故之類的記載來,不到半小時,他就可以替冷自泉寫出一個簡略的小傳來.

    冷自泉出生在動亂時期,他的父親是手握兵符的大元帥,他的叔父是政治上的領袖,他的舅父掌握了一國的財政,而他是這個家庭的唯一的男性傳人.

    這是一個全國囑目的地位,早在他在德國學習軍事,周旋於歐州各國王室的社交宴會之間,和西方政治家打交道之際,不少政治觀察家就預言,這個英俊挺撥、風度翩翩的年輕人,將來一定可以集政軍財大權於一身,是國際上的超級風雲人物。

    所以,當時,冷自泉雖然只是一個軍官學校的學生,但是地位已經比英國王子和奧國的大公爵更高,那些只不過是虛銜,冷自泉是會掌握實權的,在他家族刻意的培養下,他將成為出人頭地的政治家、軍事家不可!

    而冷自泉本身,就算沒有他家族的背景,他也是一個出色之極的青年人,他酷愛運動,醉心音樂文學,而且似乎有天生的軍事天才,柏林軍事學院中的將軍,一致認為從來也沒有一個人,可能對軍事行動有這樣敏銳的判斷力,而在軍事行動之中,判斷力是取勝的關鍵。而且,冷自泉相貌堂堂,簡直是所有異性崇拜的偶像,當時美國的一位政治家開玩笑地說,冷自泉如果參加美國總統竟選,全美國的女性,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會投他一票____單憑他的外表,而不理會他的政綱。

    冷自泉一生之中最高的高潮,是他自軍官學校畢業之後,一回到自己的國家,參加了三個相當重要的戰役,指揮著人數不多但是裝備精良的部隊,把敵人打得落花流水聞風而逃!

    那一年,冷自泉還只有二十六歲。

    當冷自泉還未曾有這樣出色的表現之際,雖然他未來的領導地位,已經是無庸置疑的了,但他的父、叔還是不放心,怕有人會不服,經過冷自泉軍事天才的表現後,人人都放心了。

    所以,那三次戰役後,在冷府所舉行的一個名義上是私人慶祝的盛會,轟動了全世界,一直到若干年後,還有許多掌故文字、花絮文章,記述著這次盛會中的一切,包括賓客所受到的豪華待遇,來自世界各地的著名政治家、王室成員、藝術家、將軍、元帥、王公、運動家,名單列出來,可以使人一看就知道,世界上實在不可能再有同樣的盛會了。

    一個曾參與這個盛會的重要人物____伊朗皇帝,在事後曾感慨地說:「元朝時候,馬可波羅到了中國的大都,參與了元朝宮廷的一些盛宴,那些盛宴,比起冷府的私人宴會來,一定差了不知多少!」

    宴會是在冷家河南的大屋子中舉行的,為了舉行這個宴會,特地開了公路,延長了鐵路,還建立了小型的機場,全國各地的名廚和珍貴的食物,各地的戲班,表演工作者,全集中在被稱為「冷氏皇宮」的那所大宅子之中。

    冷氏的大宅,是真正的大宅,現代大都市中的人,很難想像一個家族的住宅可以佔地如此之廣,整個大宅是在平原建立起來的,房舍、迴廊、廳堂、在刻意整理過的花園,人工掘出來的大湖四周,「在空中俯瞰下來,簡直像是一個小城市……」這是來自英國的一個著名女演員當時的感嘆。

    像冷自泉這樣身分地位的人物,即使是一個極盡奢華之能事,世上再也不可能有第二次的宴會,其實也沒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之處,因為那年他才二十六歲,在他面前的生命途徑,一定多姿多采之極,尤其是當時的世界局勢,已開始動盪,冷自泉可以在世界事務中,成為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那麼,一個宴會,算得了什麼?

    但是,所有記述者都重視這次宴會,是因為在那次宴會後,發生了一件奇怪之極的事,全世界所有的政治觀察家都目定口呆,不知道為了什麼,電台精明能幹的記者,也打聽不出原因。幾個玩固的領袖,甚至聯名寫信給冷自泉的父親和叔父,詢問有關冷自泉的下落,是的,冷自泉像是突然消失了,怪不可言地消失在全世界對他矚目的人之前!

    像冷自泉這樣舉世矚目的人物,他的失蹤,自然不是普通人的消失,而是更多指他在政治軍事舞台上的消失而言的。

    在那次宴會後第三天,就有正式的命令,委任他為全國武裝部隊的副統帥,並且也安排了隆重就職典禮,順便請參加了宴會之後,還沒有回國的各國要人,到場觀禮。

    可是,典禮的最重要人物____冷自泉,竟然沒有出席他自己的就職典禮!

    典禮的餘波是,世界新聞工作者協會,提出了嚴重抗議,因為當局沒收了所有現場攝影記者的相機,那是由於冷自泉的父親和叔父,在冷自泉沒有在典禮中出現之際,那種焦急、憤怒到近乎瘋狂的地步,是絕對不適宜給任何相片記錄下來的!

    從此之後,冷自泉這個人就「消失」了。

    以後,他一直成為人談論的資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似乎完全沒有人知道。

    有人,還在河南的冷家大宅中看到過冷自泉,看來他的健康極度良好,一點不像有病,為什麼如日中天的冷自泉,忽然會起了那麼大轉變?

    當政局動亂的時候,還是有不少人想起冷自泉來,西方國家的政治領袖,也有過表示,希望冷自泉能出現在政治舞台上,但是全然不起作用,看來冷自泉是徹底消失了。

    一直到戰爭不斷爆發,政治局勢變了又變,冷自泉的名字,隨著他家庭的政治、軍事力量的衰落,而漸漸被人淡忘了。

    但是,他曾是近代史中那麼萬眾矚目的一個光輝人物,像是流星一樣,曾在人們的心目之中,劃空而過,對近代史稍有常識的人,還是可以記得他的名字。

    而在局勢發生了大轉變之後,冷自泉就到了美國,他家族的龐大財產也轉移到了西方,不過冷自泉似乎也絕不活躍,只是過著隱居般的生活。

    以上,可以說是冷自泉最簡單的小傳,這是一個謎一樣的人物。

    尤其使人大惑不解的是,至今沒有人知道的是,何以在那次宴會之後,他就絕對未曾再在公開場合出現過,而且,冷自泉家庭從上到下的所有人,都在拒絕透露其中原因,在冷自泉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原振俠在查看了他藏書中有關冷自泉的資料之後,心中更是疑惑難明。

    在有關冷自泉的各種記載中,提到了美國生活雜誌有一個記者,在冷自泉留學德國,活躍於歐洲社交之際,就曾採訪過他,兩人成為好朋友,這位記者也曾參加了那次盛會,在冷自泉神秘失蹤後,他一直不肯放棄,要查究原因,希望能再見到冷自泉一次,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這位叫哈雷的記者,並沒有達到他的目的,他後來寫了一本書,書名叫著「謎一樣的國家中最大的謎」。原振俠看到了這則記載,立即打電話到書店去問,可是那是一本相當冷門的書,而且出版了也近二十年,書店並無出售。

    原振俠再打電話到「小寶圖書館」,他知道小寶圖書館中,藏有許多對不可思議的事情記述的書籍,這本書的書名之中,既然有兩個「謎」字,有可能成為收藏的對象,在電話邊上,等了六分鐘之後,他得到了肯定的答覆:「是的,原醫生,有這本書。」

    原振俠和小寶圖書館的關係,是如此這密切,所以他提出了要求:「能不能立即派出一個人送這本書給我,所需費用由我來支付!」

    小寶圖書館的職員,自然知道原振俠和圖書館的關係,所以一口答應下來。

    原振俠在宿舍中走來走去,一面把手頭所有的資料,再整理了一下,他倒可以作出一個初步的歸納來,在那次盛會之中,冷自泉的一切,都是十分正常的。

    一切變化,全是在那次盛大的宴會之後發生的。

    然而,那次宴會,看來也很正常,會發生什麼事,令得冷自泉整個人都改變了呢?

    原振俠點著了一支菸,深深地吸著,又徐徐噴出來,心想,這個問題,大約只有冷自泉自己才可以回答了,但是,是不是和那相片上的美女有關係呢?

    那美女給人的印像是這麼深刻,原振俠這時,彷彿可以在繚繞的煙霧之中,看到她那清麗絕頂的臉龐,看到她那眼波流轉的眼睛,這樣的一個女人,倒真是可以令得一個國王放棄他的王位的,但冷自泉當時,似乎並不需要如此,他如果要娶這個美女,那一定又是一場轟動一時的婚禮。

    那麼,是為了什麼呢?冷自泉對這個女子,有著感情上的糾纏,那是可以肯定的了,原振俠真後悔當時沒有留住冷自泉,問一個爽快。

    小寶圖書館的職員,來得出乎意料之外的快,把那本書送來了。

    原振俠立時打開,近乎貪婪地讀著,書是用英文寫成的,作者哈雷的文筆十分流利,整本書,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記述著冷自泉在德國的生活,顯示出冷自泉是一個充滿了朝氣,幾乎無所不能,而且性格極其爽朗,對任何人,都可以發生巨大影響能力的一個人,他甚至曾影響過歐洲兩位著名的音樂家,改寫他們交響樂的某些部分,每一個人都十分樂於和他交友。

    第二部分,用了將近三萬字,來記述那次盛大的宴會,哈雷是出色的記者,在他筆下的那個宴會,比起那些掌故性的花絮文字來,不知精彩了多少,詳細的與會者名單、食譜,全包括在內,而且還指出,雖然是私人性*實難緇幔但是由於各政要畢集,在巨大的宅子中#有不少國際間重要的事務,是在那裡進行的。

    哈雷更特別指出,這次宴會,還隱藏著另外一個目的(未曾正式宣布),那就是,當年,冷自泉二十六歲了,冷家有為他選擇婚配對象的打算,希望在與會的嘉賓之中,能有才貌、家世相若的女孩,可以和冷自泉談婚論嫁,所以宴會中年輕出眾的美人特別多,甚至連埃及也有幾位有著公主頭銜的少女前來參加。

    可是,冷自泉顯然沒有看中任何人。因為他一直是獨身生活的。

    這個結論,原振俠看了之後,覺得十分奇怪,但哈雷在第三部分之中,詳細地記述了他可能探索得到的有關冷自泉未曾離開過冷家故鄉的巨宅,他曾用盡了法子想去接近冷自泉,有一次避開了嚴密的警衛,已經看到了冷自泉正在游泳,可是還是被人發現,抓了起來,這一次哈雷惹了大麻煩,幾乎當場就要被處死,但後來忽然又放走了他,只是從此不許他再入境。哈雷的猜想是,那是冷自泉代他求情的,而在那次他看到冷自泉的時候,設備豪華而巨大的游泳池畔,並沒有任何女性。

    哈雷十分佩服中國人保守秘密的本領,因為冷自泉不可能一個人生活,一定要有許多人服侍他,但不論哈雷如何努力,許以駭人的報酬,都無法在忠心耿耿的冷家家僕的口中,套取出一個字有關冷自泉的事。沒有人肯說半句有關冷自泉的話!

    哈雷在離開中國之後,只好放棄了追蹤冷自泉身上發生的謎,但後來,冷自泉遷居到了美國,這使哈雷又開始了努力,一直到寫這本書時,哈雷已努力了七年,可是他還未曾有結果,冷自泉根本不見人,他居住的大廈高達六十二層,他住在頂樓,只有一架專用電梯可以上去,而冷自泉根本不下樓,警衛嚴密,整幢大廈全是冷自泉的產業,一隊軍隊也攻不進去,一個記者,又有什麼辦法?

    哈雷的結論是:冷自泉沒有女人陪伴,他道出這個結論的方法,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卻也合情合理之極,他說:「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如此長期地陪一個男人過這種自我放逐的生活,即使生活再豪華,也不可能,所以,這個謎一樣的人物是獨居的,真有趣,是他的男性機能有問題嗎?

    最後的一句,自然是哈雷生了氣的氣話,他甚至想因此而把冷自泉引出來,和他打文字誹謗官司,不過當然,哈雷沒有達到這個目的。

    原振俠看完了這本書,更想到他自己今天的遭遇之奇,他和這個謎一樣的人物,相處了那麼久,只可惜,什麼謎團都未曾解開,反倒又添多了不少謎團。

    在那本有關冷自泉的著作中,根本沒有解答任何謎團,原振俠詳細地再把遇到冷自泉的經過想了一遍,只是覺得更難以解釋。

    不過他倒可以肯定一點,冷自泉的神祕行動,一定和那個美麗之極的女人有關!原振俠聽過冷自泉叫過幾次那個女人的名字,但是他得到的只是音節,並不能確切知道那女人的真正名字。

    而且,這個女人,容顏是如此美麗出眾,可以說任何人只要見過她一次,就再也不會忘記,何以在那本有關冷自泉的著作之中,會一個字也沒有提到她呢?

    這個美麗的女人,可以說是冷自泉神秘生活的主要關鍵,或者甚至可以說,冷自泉的神秘,就是因為這個神秘女人而產生的!

    原振俠絕不懷疑那個女人的美麗,因為他看到過那個女人的相片,相片,一般來說,至多只能表現一個美女的三成美麗,原振俠甚至神馳天外,想像那個美女的眼睛在眼波流動時,她俏麗的臉龐在笑語如花之際,究竟是如何美麗,那似乎是不可想像的。

    原振俠也絕不懷疑那美女的神秘,她從來也不為人知,現在,是應該已經死了,可是卻又不像。

    那神秘的女人要是死了,那麼,何以棺材之中,竟空無所有!更神秘的是,何以劉由和十三太保這兩個人,又會在靈樞之中見到那個女人?甚至連冷自泉自己,似乎也不能肯定那美女的生死!

    原振俠在回想冷自泉的言語之際,更加覺得撲朔迷離,冷自泉不知那美女在何處,他曾說,要是他知道的話,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把她找回來。

    這種言語,是什麼意思?人死了,是不論什麼代價都找不回來的!而且,看起來,要是那個美女沒有死,冷自泉又為什麼替她準備了靈樞?而且,看起來,整個寶氏義莊,似乎都是為了那具空棺而設立。

    原振俠只感到一個謎團接一個謎團,沒有一個是可以解開的!

    當他看到那本有關冷自泉的書,又想了也一會,一點也沒有頭緒之際,他只覺得頭昏腦漲,他站起來,來到了陽台上,深深吸著氣,清新的空氣,令得他比較舒服了一點,但是對他心中的疑團,卻一點也沒有幫助。

    原振俠甚至在考慮,自己是不是應該抽空到紐約去一次,設法去見見冷自泉,明知道那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可是這謎團如果不獲得解決,只怕每天都要因之想得頭昏腦漲,會不斷在想下去。

    當天晚上,原振俠睡得很不好,第二天在當值日時也有點心不在焉,一連過了三天,情緒才漸漸平穩下來。

    在這三天之中,原振俠去了寶氏義莊兩次,可是只見到一個姓劉的老頭子在,問起劉由,劉老頭子說他忽然發了財,不知道到哪裡去了,原振俠也買通了劉老頭,到那房間去了兩次,每次都抬起棺蓋來,可是靈柩之中仍然空無所有。

    原振俠更曾在那美女的相片之前,站立了很久,心中想著:要是有這樣一個美女和自己有了感情之後的情形,可是他想著,又忍不住嘆息,他有心目中的美人,或許有的美人是世所公認的,每一個人看到了都會屏住氣息,但是每一個人都在他的心中,有一個自己所愛的美人,原振俠也不例外,原振俠所愛的,始終是那個充滿野性的美女,如今,是在世界局勢上舉足輕重的女強人黃娟。

    黃娟和相片上的美女,完全是兩種不同的類型,一個看來是那樣柔軟,另一個是那麼堅強,一個是那麼靜態,而一個是那麼狂野!到第三天晚上,原振俠駕車到小寶圖書館去。

    原振俠到小寶圖書館去,是為了還那本有關冷自泉的書,順便再找一點資料,圖書館的職員,對他十分熟,一面和他招呼,一面道:「原醫生,蘇館長在他的辦公室。」

    蘇館長就是蘇家兄弟中的蘇耀西,原振俠和蘇家幾兄弟友情甚好,蘇耀西相當久未曾見面了,聽了之後,他很高興道:「好,我去看他____」

    他一面說,一面已快步向電梯走去,那職員忙道:「原醫生,蘇館長____」

    由於小寶圖書館的規則之一,是要維持極度的肅靜,所以,那職員叫了一聲之後,立時把下面的話,壓低了下來說,原振俠就沒有聽清楚,只聽得他在說的,像是蘇館長有客人之類,原振俠也沒有在意,因為他和蘇家兄弟的交情,就算蘇耀西有重要的事在辦,他闖進去,也不算是無禮的事。

    他來到了館長辦公室的門口,敲了兩下門,也沒有等到裡面的回答,就推開了門。

    一推開門,他看到了蘇耀西和一個看來身形相當高大的人對坐著,蘇耀西對著門,一看到了原振俠,十分高興,向原振俠作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坐下來,一方面仍然在繼續說著:「當然,歡迎,這裡所有的書,你可以自由取閱,不過我恐怕我們這裡,關於狐仙的書籍,不會很多。」

    原振俠在近門口的一張沙發上坐了下來,所以他仍然只看到那個人和蘇耀西對話的人的背影,他也根本沒有去注意那是什麼人,可是,那人在蘇耀西講話之際,一開口,原振俠卻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當然是原振俠的行為太古怪了,的怪蘇耀西一副訝然神色,向他望來。

    和他講話的那人仍然在說著:「當然是,這一點我知道,事實上,多年來,我個人也一直努力在尋集這方面的書,可是一樣所得甚少,只是再希望多看一點。」

    那個人在一開口的時候,就令得原振俠跳起來的原因是:原振俠一聽,就聽出那是冷自泉!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他心中自然又興奮又緊張,一時之間,他不知道如何上前和冷自泉打招呼才好?

    冷自泉講完了那幾句話,也轉過頭向身後望來,看到了原振俠,他也不禁有點愕然,但是隨即,像是根本未曾見過原振俠一樣,轉回頭去。

    蘇耀西道:「如果能使你得到你要的資料,那是我們的榮幸!有關這一方面的書,全都是三樓,我叫職員帶你去!」

    蘇耀西說著,已按下了對講機,吩咐職員進來,他和冷自泉一起站了起來。

    原振俠忙來到他們的面前,叫道:「冷先生!」

    冷自泉的反應,仍然極其冷漠,只是點了點頭,反而有點厭惡地向原振俠手中那本書望了一眼,原振俠手中所拿著的那本書,正是講冷自泉的,他一到圖書就直上蘇耀西的辦公室,還沒有歸還,這倒令得原振俠很不好意思,更不知說什麼才好。

    這時,職員已經進來,冷自泉向蘇耀西點了點頭,就跟著職員走了出去。

    蘇耀西這時,也看到了原振俠手中那本書,他「咦」地一聲:「怎麼那麼巧?」

    原振俠苦笑了一下:「是啊,三天前,我遇到過他,發生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所以想研究一下這個人,你一直認識他?」

    蘇耀西搖頭:「不,今天晚上,才有一個很有地位的人介紹他給我,說只是要在圖書館找些資料,我以前也聽說過這個人,在他身上,有什麼怪事?」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頗有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處說起才好之感,想了一想,才笑道:「你自己那麼忙,不必理會別人的事了,我倒想和他多接近了點。」

    蘇耀西也沒有再追問下去:「那我看你準備一些有關狐仙的故事,看來他對這方面的事,有著濃厚的興趣。」

    原振俠側著頭,忙問:「狐仙?」

    蘇耀西笑:「是啊,就是狐狸成了精之後的名稱,人對狐狸成精的故事,知道多少?」

    蘇耀西的話,令得原振俠有點啼笑皆非:「和普通人一樣,只知道在傳說中,狐狸這種動物,有修煉成仙的本領,他們早上拜太陽,晚上拜月亮,在吸收了日月精華之後,就可以脫去獸形,變成人形,成為狐仙了,」蘇耀西道:「是啊,不知道何以這個傳奇人物,會對狐狸成仙的事,有那麼濃厚的興趣!」

    原振俠攤了攤手,表示也難以想像,可是突然之間,他想起一件事來,那令得他陡然之間,像遭到了雷擊一樣。

    蘇耀西看到了原振俠突如其來的震動,連問:「你怎麼了?」

    原振俠並沒有立即回答,他只是在剎那間,陡然想起,冷自泉在相片和*槭嘀前,曾叮次叫著,或是喃喃地叫著一個女人的名字,原振俠並不能十分肯定他叫的是哪兩個字,直到這時,他才想起來,第一個字是「寶」,那是沒有疑問的,而第二個字,難道是「狐」字?

    寶狐?那應該是那個美女的名字,因為冷自泉每次在這樣叫喚的時候,都流露出極度的思戀和哀傷,可是通常來說,用「狐」字做名字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女性,因為「狐狸」、「狐惑」、「狐狸精」之類,都不是十分文雅的名稱。

    春秋的時候,倒有一個名人董狐,是晉國的史君,下筆剛正不阿,不畏權勢,留下了「董狐之筆」這樣的一句成語。

    寶狐,如果是那美女的名字,自然很怪,但那也不足以令得原振俠震動,原振俠是想到了「狐」字的時候,聯想到了冷自泉的濃厚興趣,而進一步想到:難道那美女是狐仙?

    這實在是匪夷所思的事!

    儘管在傳說中,尤其是中國江南一帶,有著太多的狐仙的故事,在中國著名的短篇小說集,山東蒲松齡先生所著的「聊齋志異」之中,也有著數以百計的狐仙的故事,但是,在現實生活之中出現狐仙,成了精的狐狸,這畢竟是令人難以接受的事!

    過了好一會,原振俠才搖著頭:「沒有什麼,我只不過是忽然有了一種荒誕的聯想!」

    蘇耀西有點不滿:「又是怪異的遭遇,又是怪異的聯想,你總是要把我的好奇心挑逗到難以忍受的地步!」

    原振俠忙搖手:「不,不,絕沒有這個意思,我想去看看這位冷先生!」

    蘇耀西笑了起來:「別忘記,圖書館的規則之一是絕對不能騷擾其他人!」

    原振俠高舉雙手:「如果我犯規的話,可把我趕出圖書館去!」

    蘇耀西用力拍著原振俠的肩,兩人一起笑著,原振俠離開了館長辦公室,來到了三樓藏書部分,他看到冷自泉正在全神貫注,查看目錄。

    小寶圖書館中古怪的藏書極多,但看起來,那些書,冷自泉都看過了。

    冷自泉只是迅速地翻看著目錄,一點也沒有停下來,那職員在他的身邊恭候著。

    原振俠並沒有去騷擾他,只是在旁邊,自己翻閱著另一部份的目錄,可是實際上,他全神貫注,在注意著冷自泉的行動。

    大約十分鐘之後,他聽到冷自泉用一種聽來相當疲倦的聲音問:「還有嗎?」

    職員說道:「有關這方面的書,書目……已經全看過了,還有一些關於鬼怪力神的____」

    冷自泉近乎粗暴地打斷了那職員的話:「那我不要,我只要有關狐仙的!」

    原振俠斜眼看去,看到職員抱歉地笑著,冷自泉閉上眼睛一會,神情十分疲乏,原振俠趁機道:「我倒見過一些狐仙的‘仙蹤’,冷先生是不是有興趣聽聽?」

    冷自泉望也不望他,只是淡淡地「嗯」了一聲,要不是原振俠真的想在他的身上發掘出多一點東西來,解決那些神秘的謎團的話,冷自泉這樣的態度,足以令得任何人拂袖而去!

    原振俠緩緩吸了一口氣:「我很小的時候,到過一個在蘇州的親戚家,一個老人給我看了一些雞蛋,蛋殼上一點破裂都沒有,可是卻是空的,他們都說,那是狐仙用法術的結果。」

    冷自泉在聽的時候,並沒有表示什麼,聽了之後,仍然沒有表示什麼,就像原振俠根本未曾說過什麼一樣,那令原振俠十分尷尬,自嘲地道:「這是小事,不十分動聽?」

    冷自泉還是一望也不望原振俠,打了一個呵欠,慢慢地向外走去。

    原振俠本來不能算是性格十分衝動的人,可是在一再遭到如此冷漠的情形之下,他也不禁十分激動,一個人在激動之下,是會做了些不計後果的事情來的。

    所以,當冷自泉已快到門口之後,他忽然提高了聲音:「寶狐是不是狐仙?」

    這句話才一出口,原振俠有點後悔,因為那只是連他自己也覺得荒誕的聯想,實在是不應該說出來的。

    他看到冷自泉陡然站定,在那一剎那間,即使只是在背影上,也可以令人感到他有一股蓄勢待發的勁力在,原振俠也知道他雖然年紀不輕,可是身手極矯健的,所以原振俠也不禁緊張起來。

    原振俠連忙後退了一步,準備冷自泉如果突然向他發動攻擊,他可以預防。

    冷自泉大約呆了有一分鐘之久,才極其緩慢地轉過身來,然後,用一種懾人的,極其稅利的目光,盯著原振俠,原振俠在他那種目光的注視下,開始有點不安,但隨即變得坦然,冷自泉是一個大人物,原振俠也不是沒有見過大人物的人,絕不會感到膽怯,他開始時略有不安,也不為了怕這樣說法,會傷害冷自泉心中的傷痛,冷自泉對那個美女,有著極深的戀情,這一點,是原振俠早已肯定的事。

    冷自泉足足維持了三分鐘的盯視,然後,口唇掀動了一下,卻沒有發出聲音來。

    接著,他又用極緩慢的動作,轉過身去,直到這時,才聽到他用十分低沉的聲音道:「狐仙?誰能告訴我,是不是真有狐仙?」

    他那兩句話,全然是在自言自語,並不是對任何人在發問,原振俠忙趕前了幾步,到了冷自泉的身後,用十分誠懇的聲音道:「何必要人家告訴你?」

    冷自泉挺身站立著,自他口中吐出來的聲音,高傲而冷漠:「什麼意思*俊*

    原振俠早就準備好了答案:「世上有許多事,不是人人都可以經歷過的,有更多的事,甚至只有單獨的一個人可以經歷,得即使只有一個人經歷過的事,也可以證明這件事會發生過!」

    冷自泉仍不轉過身來:「別人會相信嗎?」

    原振俠回答:「只要自己確信,何必理會別人?」

    冷自泉半晌不語,語氣突然變得相當軟弱:「如果連自己也不確信呢?」

    原振俠呆了一呆,他想不到冷自泉會這樣說,他只好道:「輪到我不明白了,什麼意思?」

    冷自泉的話,聽來又像是自言自語:「她告訴我,她是狐狸精,是狐狸變的,是狐仙!」

    原振俠又呆了一呆,通常來說,一個篤信狐仙的人口中,是絕不會說出「狐狸精」這種名詞來的,因為那是對狐仙的大不敬,可是,冷自泉卻又清清楚楚地這樣說著,原振俠在一呆之後,道:「狐仙是不會自稱狐狸精的!」

    冷自泉陡然轉過身來:「你怎麼知道?」原振俠實在無法解釋,他只好這樣說:「那是一個充滿侮辱的稱呼,就像是……黑人不會自稱黑鬼,中國人不會自稱東亞病夫一樣!」

    冷自泉對原振俠的解釋感到了滿意,他神情猶豫:「她如果不是狐仙,又是什麼呢?」

    原振俠也搭不上口,只是自言自語地:「很神秘,太神祕了,是不是?」

    冷自泉猝然問:「你知道了什麼?」

    原振俠攤了攤手:「什麼也不知道!」

    他在頓了一頓之後,又道:「不單是我,看來沒有人知道什麼,許多提到你文字之中,都沒有人知道,從來也沒有人提及過!」

    冷自泉不出聲,神情陷入一種極度迷惘之中,原振俠又道:「這種情形的本身已經夠神祕了,那樣出色的一位美女,任何人見到她一次之後就不會忘記,也絕不可能忍得住不提及過!」

    冷自泉嘆了一聲,自然而然地道:「因為,根本沒有人見過她____」

    他講到這裡,陡然住口,神情全然是剛才的話脫口而出的,講了一半,才發現不應該把這樣的話說給別人聽,原振俠一聽得他這樣說,心中更是迷惑到了極點!

    什麼叫做「根本沒有人見過她?」一個人生活在世界上,絕無可能根本不被人所見的,除非她真的是狐仙,有著可以隱形的法術?

    原振俠一臉疑惑地望向冷自泉,冷自泉不敢和原振俠的目光接觸,偏過頭去,從側面看來,他臉上的肌肉,在抖動著,那顯示出他的內心,正處於一種極度激動的情緒之中。

    原振俠停了一會,才以一十分懇切的語氣道:「冷先生,看起來,你內心的困惑,正在折磨著你!」

    或許是由於原振俠的話,說中了他的心事,冷自泉不由自主地點著頭。

    原振俠嘆了一聲:「如果這種困惑,已經折磨了你很多年,而你又無法獨自解決的話,最好和唯一的方法,就是找一個人商量一下!」冷自泉的聲音,充滿了極度的茫然道:「找誰?」

    原振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或許,我。」

    冷自泉陡然震動了一下,神情變得寒峻:「你?一個對我的一切感到好奇的人?把我的一切告訴你聽,好讓你去寫一本書?」原振俠明白何以冷自泉對他一點沒有好感了,原來他誤會了自己是和那個美國記者同樣的腳色!他又嘆了一聲:「冷先生,你誤會了!」

    冷自泉用揚眉的動作,代替了詢問,原振俠誠懇地道:「是,我對你有興趣,但那一切,全是在義庄之外,我遇到你之後,和那位神秘的美女,那一男一女所說的一切之後的事,我絕無意寫什麼書,也不想去探索你私生活中的隱秘,只是想把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來。」

    冷自泉一動也不動地聽著,神態比較鎮定了一些,等到原振俠說完了之後,仍然維持著原來的姿勢,足有兩分鐘之久,才緩緩籲了一口氣,又向原振俠作了一個手勢:「你可以跟在我車子的後面。」

    原振俠抑制著心頭的興奮,自然而然地立正:「是!」

    冷自泉向原振俠發出一下諒解的微笑:「你不是軍人,立正的姿勢不夠標準!」

    他說著,陡然身子一直,鞋跟「拍」地一靠,整個人筆直地挺立著,看起來,歲月並沒有使他忘記當年在德國軍事學院中所受的嚴格訓練,當他這樣挺立著的時候,他看來穩凝如山,挺撥如松,英武得足以使任何異性心振,連原振俠看了,也由衷地發出了一下讚嘆聲來,同時,他心中也立時想到,那相片上的美人,和冷自泉,如果是一對的話,至少在外形上,他們可以說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在他們的身上,幾乎找不出任何缺點來,就像是全美的鑽石一樣,光芒奪目!

    冷自泉接著,又以一個十分優美的姿勢,來了一個向後轉,向外走了出去。

    原振俠忙跟著他,當他們一前一後,經過了圖書館的大廳,向外走去時,遇到了蘇耀西,小寶圖書館的大廳上,仍然掛著那些畫像,照樣在畫像前面,放滿了鮮花,冷自泉向那此畫像投以奇訝的一眼,原振俠壓低了聲音:「在那些畫像之中,蘊藏著一件神秘奇詭,不可思議的怪事,我會講給你聽的。」

    (小寶圖書館大廳上那些畫像所蘊藏的神秘故事,早已在「血咒」中講過了。)

    冷自泉卻像是並沒有被原振俠的話打動,他道:「當一個人,自己被一*神秘奇詭,玻可思議的事困擾了幾十年之後,不會再對別的事有興趣,何況我相信,不會再有什麼事比我所遇到的更加奇詭。」

    原振俠還沒有回答,蘇耀西已向他們走了過來,笑著:「看來你們的友誼增加了不少!」冷自泉神態略帶高傲,原振俠向蘇耀西眨了眨眼,表示事情發展,極如理想。

    三個人離開了小寶圖書館,各自駕著車,在駛過了個岔路口之際,冷自泉的車轉向左,原振俠忙跟了上去,而蘇耀西則轉進了市區,和他們分了手。

    冷自泉的車,在外型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黑色的車身,保守的式樣,但是原振俠可以肯定車子的機器部分一定是特別製造的,在一段直路上,原振俠把他的車子速度提高到一百八十公里,但是冷自泉的車子在半分鐘內,就在路面上駛得無影無蹤。

    原振俠用了最高的速度追上去,才在一個彎角處又看到了冷自泉的車子,那顯然是他故意放慢了速度在等他的。

    半小時之後,車子駛過了一度自動的大鐵門,鐵門上有著一個表示家族光輝的徵記,相當大,是一個甲骨文字,原振俠並不認識,猜想是一個「冷」字。

    接著,是一條相當長的路,路面全是用一種淡青色的磚所鋪成的,路兩旁是各種各樣的花草樹木。原振俠曾接觸過不少富豪,像王一恆,像蘇氏兄弟,可是為了通往住宅而修築這樣考究的一條道路,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而且,原振俠立即發覺,這條迂迴的道路,通向山上,可以巧妙地把築在山上的房子遮掩起來,在建築學上,達到更加幽靜的效果,那自然是經過精心設計的。

    又經過十分鐘,原振俠才看到了屋子,在月色下,整座式樣美觀的屋子,泛著悅目的淡青色,看起來竟然是一件精緻的薄胎瓷瓶一樣,車子在另一度大鐵門前停了一停,等鐵門自動打開,駛進去,經過了一個布置得極其精雅的,南歐式的花園,在花園當中,是一個相當大的噴水池,約莫有二十多股噴泉,射向天空,至少有五公尺高,然後,在半空中組成一片水幕,再灑向水池,使得水池中的睡蓮葉子上,沾滿了晶瑩流動的水珠。在那個噴水池的中間,是一座和真人同樣大小的雕像,黑暗中,只可以看得出,那是一個女人的立像,姿式極其優美,又恰也是在水幕的籠罩之下,在水花流動之中,看起來,就像真有一個女人站在那裡一樣,而整個噴水池的設計,十分巧妙,雕像在水幕之下,可是一滴水珠也濺不到雕像的身上。

    原振俠可以肯定這一點的原因是,他一眼就看出,雕像是用一種極其罕有的天然粉紅色大理石所雕成的,這種淺粉紅色的大理石,只有中國雲南省才有出產,這種大理石珍奇在通體只是均勻的淺粉紅,而沒有任何花紋。

    在淡淡的月色下,這種被冠以「美人蛇」動人名稱的大理石,看起來像玉一樣晶瑩,上面一點水珠也沒有。

    原振俠不由自主,向那座雕像望了幾眼,令得車子的速度,也慢了下來,所以,當他駛到屋子門口之際,冷自泉已經下了車,而屋子的大門,正在緩緩自動打開,原振俠自然而然,期待著一陣犬叫聲,或許是由於環境實在太幽靜了,除了水柱的聲音之外,什麼聲音也沒有,也或許是由於這樣格局的建築和花園,應該配上好幾隻稀有名貴的狗隻,才能更襯托出主人的身份來。

    但是,門打開,依然十分靜,並沒有期待中的名貴犬隻衝出來歡迎主人。

    冷自泉走上石階,原振俠忙跟了上去,進了門,是一個放滿鮮花的進廳,再進去,是一個大客廳,燈光柔和,收拾得一塵不染。

    冷自泉作了一個手勢,請原振俠坐下來,然後他走向一個雕花的桃木櫃,打開,裡面是看了令人眼花繚亂的各種美酒,冷自泉問:「庇亞。山吉納的不知年,還是特地為白士貴夫人釀製的G。F。C?」

    原振俠忙道:「隨便!」

    他立時又補充了一句:「我不是很懂太名貴的酒。」

    冷自泉沒有再說什麼,把一瓶包裝上和瓶的樣子上看進來一點也沒有特別的白蘭地,和兩隻看起來薄得一提就碎的酒杯取了出來,來到原振俠身前,把酒和杯子,一起放在几上,再把琥珀色的酒,斟進杯中,原振俠立即聞到了一陣撲鼻的醇香,當冷自泉向他舉杯,他喝了一口,那種酒,像是有生命一樣,自動順喉而下,使人在剎時之間,感到了無比的舒暢。

    冷自泉緞緞地搖著酒杯,用一種很落寞的聲音道:「喜歡獨自一個人,所以僕人全在相當遠的一幢房子裡,只是在我召喚他們時才會來。」

    原振俠點著頭:「你沒有養狗?」

    他只是隨便這樣問,可是冷自泉的反應,卻奇特到了極點,他陡然震動了一下,甚至連盃中的酒,也震出了幾滴出來,沾在他的手上,同時,他的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不知道這樣普通的一句話,何以會引起對方這樣的反應。

    但突然之間,他想到了,那令得他也不由自主,震動了一下,喃喃地道:「對不起!」

    原振俠在說了一聲「對不起」之後,立時又感到自己不應該這樣說,可是又不知道如何改正,才不致於越描越黑,所以,他只好坐著不出聲,一連喝了兩杯酒,還是出不了聲。

    原振俠的那樣一聲「對不起」,聽起來也全然是莫名其妙的,但如果明*琢嗽振俠剛玻想到了什麼,也就可以明白一切。

    原振俠在看到了冷自泉對一句那麼普通的話反應如此強烈和敏感後,立時又想到了「狐仙」!他想到的是,一個人,如果會和一個成了精的狐狸過的話,自然會對狗敏感,因為狗是狐狸的天敵,縱使是成了精的狐狸,也不會喜歡狗的。

    他提起了養狗,等於是提及了主人最討厭的敵人!所以,他才自然而然說了一聲「對不起」

    可是在說出口之後,他又覺得,這一道歉,就像是主人真的曾和一個成精的狐狸在一起過一樣!那實在是太荒謬的想法,不應該當作真的。

    然而,他卻不知道如何說才好,只好沉默,冷自泉在過了一會之後,才恢復了常態,更令得原振俠愕然的是,他竟接受了道歉,道:「不要緊。」

    原振俠不由自主地眨著眼,更不知如何應對才好。

    冷自泉一口喝乾了杯中的酒,又斟了一杯,才道:「我要對你講的一切,聽起來,可能荒謬得你會以為我在說謊。」

    原振俠深深在吸了一口氣:「我會接受一切聽起來荒謬的事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