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改造人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別小看一個新品種的蕃茄,那是生物發展的一大突破,用人工合成培養的基因,來控制一種生命形式,這是對生命由自然法則形成的大挑戰,在這個基礎上,生命的形式會產生天翻地覆的巨變!

    其變化會達到何種程度,想像力再豐富的人,也難以設想。

    不必很有系統,只要稍作胡思亂想,就可以看出這會是何等巨大的變化。

    地球上有億萬種生物,都循著自然法則生活。每天都有許多種生物絕滅,這種情形,已經嚴重地破壞和損害了自然生態的平衡——有很多種生物的滅絕,是由於人為的原因而產生的。

    如果生物工程學得到了發展,發展到了人可以像製造機械產品一樣,隨意製造出新的生物來,那麼,原有的生態環境,會起甚麼樣的變化?

    自然形成的億萬種生命之中,忽然加進了億萬種人工製造的生命,而人工製造的生命,又必然在生存條件上,優於自然生命——擷其精華創造新生命,是生物工程的進行原則。

    於是,不必多久,自然生命就會淘汰,直至完全消滅。地球上,也就只剩下了人工製造的生命,新的取代了舊的。

    一種耐久不腐,營養更豐富的蕃茄,替代了原來的蕃茄,問題不大。一種可以維持每日大量產乳的新乳牛,替代了原來的乳牛,問題也不大。甚至出現了一樹之上,有十七八種不同果子的果樹,問題也不大,甚至可視為人類文明的進步,生活的改善。

    但是,必然地,也會出現新的人類——人工製造出來的人類。

    新人類也必然是強人類,他可以有比自然人強十倍百倍的肌肉,可以有比自然人強十倍百倍的腦部活動能力。

    那麼,必然的結果是,製造出來的新人類,把原有的自然人淘汰。

    新人類又一代比一代強,強的繼續淘汰弱者,一直到無止境。

    也許,這正是人類發展的方向。但是對自然人來說,卻是徹底覆亡之禍,而這個死亡的陷阱,卻又正是人類自己挖掘的。

    我明知道一門科學是一個可怕之極的怪物,必將地球上現有的生物,一起吞噬,連渣都不剩,所以我一直有意避免接觸。

    可是,如今這兩個研究員的資料卻指出,他們正是這方面的專家,當然,他們從事的研究工作,正是生物工程學。

    也就是說,五十九號研究室的工作,沒有成績則已,一有成績,必然是一種新生命的產生!

    看了那兩個研究員的資料之後,我們心思一樣,都有好一會不出聲。

    溫寶裕先道:「研究生物工程的研究所,世上多的是,我看不出他們和強烈的爆炸有甚麼關係。」

    小寶的話,無人搭腔。這時,螢光幕上在兩個研究員的資料之後,又出現了新的資料:「第五十九號研究項目大要」。

    一看到了這樣的標題,我們都為之精神一振。

    接下來再看到新一項標題,令我們都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氣——太偉大了。

    那題目是:「人類脆弱生命之徹底改進」。

    那可以說是一篇計劃書的開始,下分數大項,洋洋——,是一篇宏文。

    我只擇其要而記述之。

    計畫書的主要原則是,先肯定了人類生命之脆弱——這一點,其實不必長篇大論,人人都明白,而且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人的生命,十分脆弱,脆弱到了腦部有一個針尖大小的瘤,就可以奪去人命,脆弱到了生命可以隨時因千萬種原因而消逝。

    但我們還是把宏文中述及生命的種種脆弱之處,耐心地看了一遍。

    看完之後,我苦笑:「人的生命脆弱,可以有一千一萬種原因令生命消失,但一切原因,都及不上‘人殺人’。這個原因的可怕,看看人類的歷史,就可以知道,有多少生命,是被同類生命消滅的!」

    過了好一會,白素才先有反應:「這個問題,牽涉到人心,似乎不屬於純科學的範圍。」

    我抗議道:「如果發展純科學的目的,是為了有些人更容易消滅他人的生命,或控制生命,那也就根本沒有純科學這回事。」

    白素自然知道我這樣說,是指出那個獨裁者為了維持他的政權,曾大量殺戮異己的事實。

    白素皺了皺眉:「請勿節外生枝!」

    溫寶裕大聲道:「且看如何改進人類生命之脆弱。」

    戈壁沙漠也叫道:「看下去!看下去!」

    他們是怕我和白素爭個沒完,所以才催促著。我和白素都不出聲,悄悄握了一下手

    我們之間,儘管略有意見不一,但是心意相通,無人能及。

    再看下去,是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從實質上對脆弱生命之改進」。

    我先只說第一部分,因為單是這一部分,便已是匪夷所思,至於極點。看了之後,令人的心產生一種怪異莫名之感。

    這一部分的宏文,一開始就提出,人的生命脆弱,一大半原因,是由於人的身體結構太脆弱,容易受損傷。宏文從人的皮膚、肌肉說起,說世上的物質之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可以輕易地令人的皮肉受損傷。人的身體結構是如此之不合理一旦皮肉受了損傷,血管就隨之破裂,失血過多,人的生命就會消失!

    宏文用了一個文學性的比喻:人的身體,是一座防衛力脆弱之極的城市,幾乎沒有任何抵抗外來傷害的能力。人類的皮膚,第一道生命的防線,絕不稱職,應該作徹底的改進!

    溫寶裕看到這裡,失聲道:「好傢伙,要我們全都換皮膚!他們有甚麼提議?」

    戈壁沙漠吸了一口氣,伸手向螢光幕一指:「有,他們作了研究,生物之中,以跳蚤的外殼,最具對生命的保護能力,可以承受比體重大九十倍的重量!」

    一時之間,我們都不出聲。

    因為,在看到人類的皮膚,不足以保護生命的說法時,我們都有同感。同時,我們想到的是:要怎麼樣的皮膚,才算是稱職呢?大象皮?犀牛皮?鱷魚皮?

    單想到那些生物的皮膚,已足以令人吃驚了,可是,宏文提出來的,卻是跳蚤的外殼!

    接著,宏文以一連串的數據,說明了跳蚤的外殼,作為跳蚤身體結構的一部分,是如何地稱職,比人類的皮膚,不知道優秀了多少。

    有一個例子,看來很是怵目驚心。宏文指出,人的身體,如果有了如同跳蚤身體一樣的外殼,而不是如今的皮肉,那麼,人可以從一千公尺的高空,摔跌下硬地而安然無恙,也可以承受一千公斤的重物,自一千公尺高墮下的重壓。

    有了和跳蚤一樣的外殼,人的身體就沒有甚麼刀可以砍得傷,如今最先進的小型殺人武器,也有百分之九十要失效,例如自動步槍的子彈,就難以穿透這樣的硬殼,那就使得生命得到了相當程度的保障。

    宏文並且指出,舉跳蚤硬殼的例子,只不過是一個例子。事實上,億萬生物之中,利用一個堅固的外殼來保護生命的極多,跳蚤未必做得最好,但也比人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而且,即使是就身體的外在部分來研究,人體可以改進的地方,還不知道有多少,例如肌肉組織太累贅、神經組織太複雜、骨骼組織太脆硬……

    所舉的例子之多,叫人看了,忍不住苦笑:怎麼人的身體,會如此不濟。接下來,宏文就說到了人體的內部防禦——抵抗各種為害人體的細菌的侵蝕功能。

    在這一方面,宏文更認為人身體內免於被損害的能力之差,在所有的生物之中,堪稱第一——有幾千幾萬種病因,可以把人的生命消滅,人的抵抗能力之脆弱,簡直是到了生命任憑宰割的程度。莫名其妙的一些微生物,在人的身體之內,肆無忌憚地繁殖,就可以改變人的生命!

    如果說,生物應該有維護自己生命的本能,那麼,人類在這一方面的本能,接近零點,在億萬生物之中,最是低能。根據生物演進的規律,如此低能的人,一定會被淘汰,到達滅絕的命運!

    看到這裡,溫寶裕大叫:「危言聳聽!」

    戈壁沙漠沉聲道:「也不能說全沒有理由!」

    我和白素暫不表態,因為宏文還在繼續發揮,題目轉到了人類生命的根本上:「人的生命,為時太短」!

    又是一連串的數據,指出人的平均活動時間,即一個人一生,能從事活動的時間,只不過三十年左右,那兩個研究員創造了一個名詞:「活動生命」。他們的計算方法,大約如此:不論人的壽命有多長,到七十歲之後,活動能力減弱,不能計算入「活動生命」之內,十歲之前的幼年,也不能計算。

    在六十年的生命之中,除去了睡眠、休息、生病等等不屬於「活動生命」的時間,剩下的,不過三十年。

    三十年,是極短促的時間,無法和人腦部活動的程序相配合——人腦至少有兩百年的時間去活動發揮,三十年彈指即過,人體死亡,腦部也被逼相隨死亡,生命就這樣浪費了!

    這一段論點,看得我心驚肉跳,確然,人的身體和人的腦部,在生命的時間上,配合得一點也不好。死亡的人之中,絕大部分,都是由於身體出了事,要死亡,而連累到腦部也被逼隨之死亡的。

    這種死亡的情形,那兩個研究員認為「冤枉之至」,是「對生命最大的浪費」。

    所以,他們的研究工作,也從人的身體著手,要在內部抗拒細菌的能力和外部抵抗損傷的能力上,作徹底的改進,使人類的生命,進入新紀元。

    他們把這個研究計劃,定名為「人類身體超人化計劃」,並且指出,這個目標如果達到,人類才真正是地球上最強的生物,例如若有跳蚤的跳躍能力,就可以輕而易舉,跳上一百層高的高樓;有螞蟻的負重能力,人就可以雙手各舉起一個貨櫃箱等等。總之,那樣的身體,是不折不扣的超人。

    也就是說,「超人」不必來自別的星球,應該在地球上,就可以誕生。

    看完了這設想宏偉的計劃後,我們各人,不禁面面相覷,過了好一會,溫寶裕才噓了一口氣:「好傢伙,這份想像力,衛君你也要甘拜下風了吧!」

    他的語意之中,有著明顯的揶揄意味,我倒不以為然:「小寶,別忘了人類所有的進步,都是源自豐富的想像力而來的!」

    溫寶裕吐了吐舌頭:「照他們的想像力,人會變成甚麼樣子?」

    我苦笑:「不知道,連他們自己也難以想像。」

    白素忽然道:「是甚麼樣子都無關重要——若是人人都像跳蚤,自然人也就是這個樣子了。」

    戈壁沙漠大是激賞:「衛夫人這話,大有禪意。」

    我笑道:「別瞎捧人了,這樣的計劃,也可以佔有研究室和經費,真有點不可思議。」

    白素例外地性急起來:「看下去,看看這兩個研究員,有甚麼成績!」

    電腦螢光幕上繼續顯示的資料,卻頗令人失望,因為這項研究工作,展開已經十年,每一個月都有「研究報告」,但三十多份的報告,都是一句:「研究正在進行中,並無突破」。

    戈壁沙漠嘆道:「這……所長竟能如此容忍科學家,真是難得!」

    對戈壁沙漠的話,我並沒有異議,只是說了一句:「研究經費,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全是該國百姓的血汗!」

    各人對我的說法,並沒有異常的反應,顯然大家都被研究項目的天馬行空,狂野式的想像所震動,不忍去計較別的問題。

    我也看出各人的意思,都有點怪我不應該太執著於獨裁者的身分,應該專注於事情的本身。

    好,我就專注事情的本身——單是這樣,我也無法認同戈壁沙漠的看法,所以我停了一聲:「對科學家寬容的結果,是根本不知道他們做了些甚麼!」

    我自以為理直氣壯的話一出口,戈壁沙漠像是看一個怪物似地看著我。溫寶裕道:「這話不怎麼對吧,凡是科學研究,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豈能在科學家的身上,加以督促鞭策!」

    我高舉雙手:「好,算我說錯了,但是,他們至少應該有一個比較像樣的報告提出來!」

    白素道:「‘研究正在進行,暫無成績’這樣的報告,也說得夠清楚了。」

    我把高舉的雙手,用力放了下來,一字一頓:「我覺得,我們先要看清楚一個根本的問題!」

    各人都向我望來。

    我揮著手:「我覺得我們之間,大有分歧。我的觀點是:我不相信獨裁者所提供的資料,認為他們有許多事隱瞞著,沒公開出來。」

    我的話一出口,他們雖然沒出聲,但是從神情和身體語言上,都可以看出,他們大不以為然。

    我一攤手:「好,請用理由說服我。」

    溫寶裕道:「他們有求於你!」

    我「嘿嘿」冷笑:「太多人一面騙人,一面有求於人了,這理由不成立。」

    戈壁沙漠大聲道:「我們相信良辰美景的判斷。」

    我呆了一呆——我早已看出,他們對良辰美景,大有一見鍾情的傾向,那就是感情勝過了理智,凡是在這種情形之下,那就不是講道理講得明白了。

    所以我悶哼一聲,不和他們爭辯,向白素望去,且聽她有甚麼話說。

    誰知迫她悠然道:「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

    我吸了一口氣,來回走了幾步:「好,且讓我們把五十九號研究室的資料,暫時放下,看看別的研究室,是不是也一樣沒有像樣的研究報告。」

    這個提議,倒很快得到了通過。

    於是,我們就看其餘研究室的資料。

    我當然不會把資料全引述出來,我只能概括地說:這個研究所中,研究的項目,範圍之深,題目之奇,實在是難以形容。

    我只能說,這個研究所,根本不像是存在於實際生活之中,只應該在夢幻世界中,還要由上千個做夢者共同夢想,才能產生。

    研究項目倒也不一定偉大到每一項目都要改造人體的結構,有一些,開始的時候,甚至只是一些聽起來十分微小的課題。

    可是,就由於一個微小的課題,引伸開去,卻像是長江大河——始自濫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我只隨便挑其中一個例子來說明這種情形。

    這個典型的例子,一開始,研究的課題,只不過是「如何消滅家用吸塵器之噪音」。

    家用吸塵器,不論是甚麼型號、甚麼式樣,都有一個共通點——一經啟用,就發出駭人的噪音。要是能設計出一種無聲吸塵器來,雖然是小事,但是也造福人群,改善生活。

    就這樣的一個小課題,研究開始不久後,就立即和機械工業的噪聲掛了鉤——小小的吸塵器,在運作時發出噪音的原因,和所有機器在運作時發出噪音的原因,是一樣的。若是能解決小小吸塵器的噪音問題,自然也可以解決一切機械運作時的噪音問題了。

    機械運作的噪音,是一個大問題——於是,由一個研究員,不知在甚麼情形下,忽然想到的一個課題,就擴大了千百倍,變成了十個研究室的任務。

    這十個研究室各自分工,有的研究摩擦力(噪音產生的主要原因),有的研究聲波的形成和擴散,有的研究如何把噪音變更頻率,改為悅耳的聲音,例如把機械的運作聲響,化為小夜曲;把打樁的聲響,化為雄壯的鼓聲。也有的研究人的聽覺控制,像眼睛可以閉上不看東西那樣,使耳朵也可以合上不聽聲音。有的則更伸延開去,研究無聲世界對人類、對生物會有甚麼影響……

    這樣子的擴張,幾乎是無窮無盡,而在開始時,只不過是想發明無聲吸塵器而已。

    所以,不論我如何對獨裁者的行為反感,對於這個研究所,我在瞠目結舌之餘,也無法不稱之為「偉大」。

    我們並沒有看完全部資料——在看過的個案之中,有的研究已大有成效。

    令我在相當程度上改變了觀感的是,這個研究所,對於研究所得的成果,並不自秘,而是第一時間,加以公開。有不少研究成果,都已開始在造福人類——在醫學方面的貢獻更多。

    這也是為甚麼這個研究所,很能吸引一流科學家投身進去的原因。

    而且,更有一點,難能可貴,就是研究成果一律歸功於科學家,研究所並不居功。所以,近半個世紀來,有許多十分重要的發明和發現,大家雖都熟知與之有關的科學家之名,卻絕少人知道,那就是在這個研究所之中產生的成果。

    這種行為,真是好過了頭,絕難和獨裁者的行徑放在一處,但是卻偏偏又是在一起的!這真可以說是「人格分裂」的極端例子了。

    白素首先把手遮住了螢光幕,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們不能無休止地看下去,看資料的目的是,要證明對方的誠意,這一點,已經證明了。

    我把坐直了的身子,向後靠了一靠:「他們有甚麼要求?」

    白素道:「由於五十九號研究室的研究情況不明,所以也導致神秘爆炸的原因不明,人家的意思是,想請衛斯理移大駕,一方面去實地勘察,一方面也可以和有關人員,共同調查。」

    我揚眉:「這是良辰美景的意思?」

    白素道:「不全是,當然主要是研究所所長的意思,你也可以當作是有那獨裁者的意思在內。」

    我嘆了一聲——事情本身,值得探索之至,可是有那一層阻礙在,始終叫人心裡不舒服,所以我一時之間,默然無語。

    白素在這時,忽然打了一下「忽哨」,清脆而又了亮,宛若鶴鳴。

    我們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在傳音梟梟間,紅影閃動,兩條人影已翩然而入。

    這兩人來勢快絕,竟叫人看不清她們是穿窗而入,還是從門中走進來的。行動如此似電如光,當然就是良辰美景了。

    兩人一現身,戈壁沙漠登時手足無措,不但團團亂轉,坐立不安,而且口中還語無倫次,喃喃作聲。又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吩咐客人——忙亂了半晌,發現根本沒有人理會他們,這才靜了下來,癡癡呆呆地望定了良辰美景,形同白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