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部:電腦的愛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

    另一個顧問道:「我們最好不要違拗它,因為它的責任重大,最好請那位小姐來,站在它的觀察點前,讓它看看。」

    我團團地轉著,在那樣的情形下,我實在不知道該用甚麼樣的動作,來表示我心中的情緒才好,在轉了好幾個圈之後,我才道:「那麼,你們必須弄清楚一點,這個被寵壞了的孩子,它的目的,絕不止看看那住小姐,它還『愛』著那位小姐,說不定它在『看』到了那位小姐之後,愛她更甚,要和她結婚!」

    我是想一面說,一面哈哈大笑起來的,因為那實在是非常好笑的一件事。

    可是,我卻又一點也笑不出來!

    在我講完了之後,所有的人都沉默著,不出聲,因為他們都知道我的話是真的。

    就在那時候,傳送文字帶的轉盤,又再度自動地轉動了起來,曼中尉忙又拈超文字帶來,讀道:「我已等得不耐煩了,我知道彩虹在,她是來看我的,我要見她,一小時之內要見她,不然照我的計劃行事!」

    「一小時,」我們幾個人都呻吟似地叫了起來。

    我忙道:「那不可能,彩虹已回去了,一小時無論如何不行,快對它說!」

    曼中尉連忙又按動著字鍵,但是文字帶再度傳出,卻只是重覆著一句話:「一小時,從十四時三十一分十五秒起計算,一小時。」

    那簡直沒有通容的餘地了!

    我們互相望著,基地司令最先開口:「如果一小時之內找不到那位小姐,那會有甚麼結果?」

    他那個問題,是向那兩個專家發問的。

    兩個顧問呆了片刻,才道:「我們不敢說,但是我們的勸告是,千萬刷冒這檬的大險,電腦的自動控制系統,可以做很多的事,如果----」他們也難以講得下去,只是搖頭苦笑著。

    而他們的話雖然未曾講完,我們也全可以知道他是甚麼意思的了。

    他們的意思是,如果電腦的自動控制系統,在電腦的那種「情緒」之下,作反常的活動,那麼,說那是人類未日的開始,也不為過!

    基地司令的面色十分蒼白,道:「那……那我們怎麼辦?難道沒有法子可以對付它?」

    顧問道:「有是有的,可以拆除它的自備電源,使整個電腦停止活動!」

    「那就快拆除它的自備電源!」

    「但是,」顧問抹著汗,「那至少得兩小時以上的工作,才能接觸到自動供電的電源中心、再加以破壞,而我們的限期,只有一小時。」

    司令也開始抹汗,道:「那和它商量,將限期改為三小時,快和它商量!」

    曼中尉輕巧的手指,又不斷地在字鍵上敲了下去。

    我們幾個人,都被一種詭異之極的氣氛所包圍著。

    現在,我們是在就一件極嚴重的事,在展開談判,但是我們的談判對象,卻是一具電腦。

    在曼中尉的手指停下來之後,文字傳送帶又轉動了起來,文字帶一節一節地傳送出來。

    兩個顧問拈起文字帶來,從他們臉上那種苦笑的神情,我就知道,提議已被拒絕了!

    果然,一個顧問一字一頓地念著文字帶上的話,道:「三小時,那足夠拆除電源,使一切停頓了,不行,只一小時、還有三十六分三十秒。」

    基地司令脫下了將軍帽,用力抓著他已然十分稀疏的頭髮,道:「通知國防部,通知全世界,快改變預定的飛彈射擊路線,使飛彈發射到大海去,快!」

    兩名女軍官立時答應著,她們不斷操縱著儀器,但是四分鍾之後,她們面青唇白地來報告,道:「司令,電腦完主失靈了!」

    一個顧問道:「不是失靈,而是它不聽指揮了,由於它的失戀,它已下決心要毀掉全世界,它甚至不肯諼飛彈在海中爆炸。」

    我也苦笑著:「其實,那麼多核彈,在大海中爆炸,和在大城市中爆炸,有甚麼不同?「

    另一個顧問道:「多少好些,雖然免不了是毀滅,但至少可以有幾個月的時間,給人類去腦侮,為甚麼要製造那麼多核武器!」

    基地副司令突然抓住了曼中尉的肩頭,將曼中尉從座位上直提了起來。

    抓住曼中尉的,雖然只是副司令一人,但是基地司令卻也參加了對旦中尉怒喝,他們兩人一齊罵疸:「都是你,都是你闖下的禍!」

    曼中尉的神色蒼白之極,睜大了眼,一語不出。

    在那樣的情形下,幾乎每一個人的行動,都有點失常的,連我也不能例外、我突然手起掌落,重重地一掌,砍在副司令的頸際。

    那一掌,令得他痛極而嚎,鬆開了曼中尉,退開了幾步,而我已立時一轉身,伸手抓住了基地司令胸前的衣服,基地司令身上的將重制服,本來是威嚴的象徵,是令人一望便肅然起敬的。

    但是我們已知道,世界未日離現在只不過幾十分鐘,還有甚麼值得尊敬的?

    我揪住了將軍的衣襟,厲聲道:「別將責任推在曼中尉一個人的身上,如果不是你們這些將軍,那麼熱衷於核武器,怎會有那樣的事發生?你們設立那樣龐大的核武器基地,不是為了有朝一日可以使用核武器麼?現在好了,你們如願以償了!」

    基地司令氣得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

    我用力向前一推,基地司令趺出了兩步。

    我揮著手,大叫道:「每個人都盡快趕回去吧,快些趕回去,或許還來得及和你們最親愛的人,擁抱著一齊迎接死亡,快走吧,世界未日終於來了!」

    我那時失神地狂叫,樣子一定十分怪異。

    但是,所有在電腦旁邊的人,卻沒有一個人笑我,他們的神情,都十分嚴肅,其中有兩個年紀較輕的女軍官,甚至哭了起來。

    被我推倒在地的基地司令,這時已掙才著站了起來,大聲叫道:「我們可以先炸毀電腦?」

    兩個顧問齊聲道:「司令,你忘記了?我們在裝置一切的時侯,曾假定過電腦若是受到了破壞,一定來自敵方,所以電腦在遭受破壞時的反應,便是立即發射所有的長程飛彈!」

    基地司令呆呆站著,我則「哈哈」笑著,我實在沒有法子控制我自己的情緒,我必須笑,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笑,整個第七科中,亂成了一片,那還是消息未曹傳出去,加果消息傳出去了,那整個基地會亂成一片,整個國家,整個世界都會陷入極度的混亂之中!

    我一面大笑著,一面想要奪門而出,但譚中校卻將我從門邊硬生生地拉了回來。

    我被譚中校拉了回來之後,才聽到曼中尉,那位年輕的女軍官,正在宣布一些甚麼,她說:「是我闊的禍,應該由我來結束它。」

    副司令撫著被我擊痛的頸際:「中尉,你已經闖下了無可收拾的大禍,你已無法結束它!曼中尉的面色雖然蒼白,但是她的神情,卻出於意料之鎮定。她道:「我想,還是有辦法的。」

    基地司令甚至忍不住罵了一句祖言,在明知世界末日就快來到的時候,人都有一種難以自我控制的情緒,一切平日隱藏在教育、禮貌面具下的本性,也就會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

    一個莊嚴的將軍,竟會突然罵出了粗言來,便是那種情緒的結果。

    他一點也不覺難為情,罵了之後,還立時道:「你有甚麼辦法?你能有甚歷辦法?」

    曼中尉給將軍的那一下粗盲,罵得目瞪口呆,一時之間,不知該說甚麼才好。

    但是,我卻看出,曼中尉真想說甚麼,她好像的確有辦法可以提出來一樣。

    是以我忙道:「曼中尉,你不妨說,你有甚麼辦法?」

    將軍又罵了起來,曼中尉向我看了一眼:「可是將軍他……他……」

    基地司令揚著拳頭,喝道:「他嫣的,你有甚麼話,就他媽的快說吧,要知道只有幾十分鍾了!」

    曼中尉嚥下了一口口水,道:「幸而這副電腦,並聽不到我們的談話,不知道我們會怎麼對付它。」

    副司令道:「我們也無法對付它!」

    我大聲道:「別打斷曼中尉的話,讓她說下去,我們的時問已不多了!」

    基地副司令狠狠地望著我,他剛才給我重重地砍了一掌,現在已經十分惱怒,他可能會不顧自己的身份,要來和我打架!

    不論我的情緒是多麼瘋狂,但是我卻還不想和他打架,是以我連忙轉過頭去,不去看他。

    要知疸在瘋狂的情緒之下,就算兩個人多望幾眼,也會打起架來的。

    曼中尉在我大聲呼喝之後,總算又有了講話的機會,她道:「而且,最大的幸事,是它從來也沒有看到過彩虹的照片。」

    屋中尉講到這得,我的心中,便陡地一震,我失聲叫道:「曼中尉,你是說----」曼中尉點著顛:「是,你已明白我的意思了,由我做出來的酸牛奶,那就該由我自己喝掉,我的想法,就是那樣。」

    基地司令罵道:「他螞的,你的辦法是甚歷?」

    我忙道:「曼中尉的意思是,電腦根本不知道他通信的彩虹,究竟是甚麼樣子的,曼中尉她可以充作是彩虹,讓它去『看』!」

    基地司令和副司令一齊轉過頭,向那兩個專家望去,那兩個專家緊皺的雙眉,舒展了開來,道:「這是多麼奇妙的主意!」

    基地司令道:「那你還不去改裝?」

    曼中尉陡地立正,敬禮,奔了開去。

    我們幾個人則在電腦控制室中,團團亂轉,很要命,曼中尉去換衣服,怎麼去了那麼久!

    其實,曼中尉只不過去了七分鐘,但是,等到她換上了便裝,又回到控制室來的時候,我發現曼中尉的神色雖然蒼白,但是在換上了便裝之後,她卻也十分嫵媚。

    我替她理了理頭髮,道:「你應該裝得快活一些,你的臉色太蒼白了,你應該去喝一點酒。」

    司令大聲道:「行了!行了!或許電腦喜歡臉色蒼白的文孩子,你別胡亂出主意來!」

    我問道:「電腦的觀察點,在甚麼地方?」

    一個顧問道:「推電視攝像管來,和電腦進行聯繫。」

    立時有兩個女軍官,推了一具十分高大的電視攝像管來,專家用熟練的手法,和電腦聯絡在一起,一個專家來到字鍵之前,道:「讓我來通知電腦,它的心上人來了,叫它好好看看。」

    曼中尉就站在電視攝像管前,從那樣的情形看來,倒像是電視台在招考新人,一個神情緊張的少女正在試鏡一樣,不明情由的人,是決想不到事情那麼嚴重的。

    另一個專家扳下了許多掣,攝像管上的紅燈,亮了起來,電腦上的各種燈,也閃耀不停,在剎那間,電腦的全部工作,突然都自動停噸了。

    曼中尉也在那時,在她蒼白的臉上,努力擠出一個微笑來。

    電腦的文字帶,突然以超常的速度,將文字帶送了出來,一個專家拉起了文字帶,讀道:「你太美麗了,比我意像中更美麗,我要你一直倍伴著我,別離開我,否則我會發狂的。」

    等到那專家讀出了文字帶上,電腦表示滿意的話之後,我們都大大鬆了一口氣。

    但文字帶還在不斷地傳出來,那顧問也不住地拈起文字帶,讀著文字帶上,電腦的「話」。

    在經過了剛才如此緊張氣氛之後,這時再聽那位專家讀文字帶上的那些「話」,實在給人以十分不調和的感覺。

    因為那具電腦,剛才還在威脅著,要不顧一切,施放由它所控制的長程核子飛彈,以毀滅全世界,但此際,那專家念出來的,即全是對一個年輕文性的讚美詞,世上最感情豐富的人,只怕也難以對著他心愛的文子,有那樣動人的讚美的。

    那種讚美,簡直可以使任何一個女於聽了,打從心底下高興出來。

    我看到壘中尉的臉上,有著興奮的緋紅色,當那位專家讀到「我願意永遠和你在一起,你千萬別擔心我,我們一直在守著」的時候,曼中尉竟低聲道:「我會的,你放心,我會永遠陪著你的。」

    基地司令和副司令兩人,弄平了他們的將軍制服,我們都已從瘋狂的夢幻情緒中,回到現實中來了,我對剛才的行動,感到抱歉,而司令和副司令,顫然也因為剛才的粗言感到抱歉。

    是以我們各自相互一笑,互相說了一聲對不起。

    也沒有再說甚麼,剛才的一切,誰都願意將它富作一場惡夢一樣。

    曼中尉在她的座位上坐了下來,敲打著字鍵,我們也不知道她和電腦在「說」些甚麼,但是可想而知,多半是一些山盟海誓的語言,因為電腦的讚美詞是加此之動聽,曼中尉總不能無動於中的。

    那兩位專家則巡視著電腦的工作,電腦正常的工作,又已開始進行了,當他們巡視完整個電腦工作之後,頻頻說道:「太奇妙了,真太奇妙了,電腦的工作效率,和它的靈敏度,竟超過了設計時的兩倍。」

    我呆了一呆:「兩位,人若是戀愛成功,也會使他的情緒開朗,判若兩入這樣看來,電腦和入腦,不是一樣麼?」

    那兩位專家並沒有立時同答,只是和我並肩向外走去,我們出了第七科,在長長的走廊中向前走著。

    那兩位專家在快到走廊的盡頭時,才停了下來,一個道:「衛先生,你剛才提出來的問題,我很難回答,在理論上來計,電腦只不過是一具由許多許多電子管組成的機器,富然和人腦不同的,人腦有生命!」

    另一個專家卻苦笑了起來,道:「但是,生命是甚麼?生命並不是一種存在的物質,生命根本是虛渺到無可捉摸的。一個活人和一個死人,在物質上,沒有絲毫不同,但是一個活,一個死,卻又大不相同,我們以為電腦沒有生命,又怎樣證明它?」

    首先回答我問題的那位沉默了半響,才道:「這問題太複雜了,現在,我們不能決定電腦是不是有生命,但是都至少已知道了知識的積累,即使在電腦之中,也可以產生新知識,這實在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如果一旦,電腦的思想範疇,逸出了人類的思想範疇之外……「

    他講到這裡,沒有再講下去,我和另一個專家也都不出聲,他說的雖然還是很遙遠將來的事,但是,它遲早總會來的,不是麼?

    事情到這裡,本來已可以估一段落了,但是還有兩件事,卻是要補充說明的。

    第一件,那具電腦的「戀愛史」並沒有繼續下,國防部下令拆除電腦,首先便是在它」熱戀」的時候,除了它的自動電源,然後將電腦拆成了幾百萬件零件,將之化整為零件作別樣的用途。

    曼中尉和那五位女軍官,都受到了相富嚴厲的處分曼中尉還被開除了軍籍。

    第二件要說的是彩虹,當我回家之後,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彩虹,將一切經過,源源本本告訴她。

    我以為她聽了之後,一定會十分難過的了。

    但等我講究之後,卻發覓她若無其事,我正在大感詫異間,一個高大、黝黑、英俊的年輕人,突然到訪,我一看他便認出他是甚麼人來了,他就是那軍事基地聯絡處的那位上尉,他渡假來了,看他和彩虹的情形,他們的感情已很不錯了。

    這或者可以算是喜劇結束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