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電腦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的神情十分之震怒,是以譚中校連忙搖著手:「衛先生,你聽我解釋,一切全是她們六個人做出來的,她們嚴重地違反了軍官守則一定會受到極嚴重的處分!我完全糊塗了,根本不知他在說些甚麼。譚中校又道:「你或許不明白,由她們自己來說,或者你會明白一些的。」

    我向她們看去,她們都低著頭一聲不出,譚中校大喝道:「快講,當初是由誰最先想出來的,曼中尉,是你,你說!」

    六位女軍官中,有一個抬起頭來。

    她是六入之中,年紀最輕的一位,圓臉,大眼,看來十分精靈,但這時她卻像待罪羔羊一樣地望著我,過了一會,才道:「那最先是我的主意,我想,如果將一封信……送進電腦去,讓電腦來回信,不知是甚麼樣的結果,那是在三年前開始的,我們隨便在一本雜誌上剪下了一則徵友的啟事……」

    我吸了一口氣:「那是高彩虹的徵友啟事。」

    「是的,我們完全是隨便剪下來的,那只不過是為了好玩,想看看電腦的反應如何,那徵友啟事上,有著高彩虹的興趣、愛好和年齡,我……將之翻譯成電腦的語言,結果,我們得到了一封回信,也是由我翻譯繕寫了,寄出去的。」

    我苦笑著,坐在沙發上,根本不想站起來,一切原來全是那樣的一個玩笑!

    我的話聽來也顯得有氣無力:「那麼,三年來,擔任回信角色的,一直是電腦?」

    「是的,」那女軍官的面色更惶恐了,「電腦是沒有名字的,我們隨便取了一個名字叫伊樂,我們將高彩虹的來信,譯成電腦文字送進電腦去,回信就由電腦自己完成,三年來一直如此。」

    我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閉上了眼睛,在那片刻間,我記憶著彩虹給我看的那封信,我發現那文軍官此際所講的,一點不錯,因為除了一副電腦之外,是不會有一個人有那麼豐富的學識,幾乎無所不知的。

    在信中「伊樂」有六個人服侍他,那自然是輪值的六名軍官了。

    我迅速地轉著念,可是突然之間,我卻睜大了眼自沙發上直跳了起來!

    我如此突兀的行動,一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因為八人都瞪大了眼望著我,不知發生了甚麼事。

    這時,不但他們不知發生了甚麼事,連我自己的,也是混亂到了極點,因為我想到了一點,那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搖著雙手:「不對,不對,這其中有一點不對!」

    那女軍官望著我,仍不知我是甚麼意思。

    我道:「那些信,我全看過,小姐,你自然也是全看過?」

    「自然,都是我經手翻譯的。」

    「我想,你一定也看得出,那些信中,充滿了感情,那是極濃的感情,是人類的感情,而不是電子儀器所能產生出來的感情!」

    我幾乎是尖聲叫嚷著。

    那女軍官苦笑著:「我們旱就發現了這一點,但我們卻不知道事情會發展得那樣嚴重,你和彩虹小姐覓會找到基地來----」我打斷了她的話頭:「不是,我不是這意思,我是在問:對於電腦的覆信,竟充滿了人類才有的感情這一點,你有甚麼解釋?」

    那位女軍官並沒有出聲,另一位年紀較大的女軍官道:「我能解釋我是經過嚴格訓練的電腦專家,我可以解釋這一點。」

    「請說。」

    「電腦雖然是儀器,但是,根據人類給它的資料,它也會作作出變化的反應,一副電腦之中,所儲存的資料,是如此之多,而且全是人給它的,那麼,在它的反應中,含有人的感情,也就不是甚麼奇怪的事情了。」

    這樣的解釋,我勉強可以接納,但是我的心中,卻仍然有著兩個極大的疑問!

    我先提出了第一個大疑問來:「各位,你們一定不能否定這一事實那便是,要和彩虹見面,是電腦自己提出來的,在信中,它還說你們不讓它有行動的自由,這……不是大過份了?」

    那年紀較大的女軍官點頭疸:「是的,我們在看到了這封信之後,也覺得這個遊戲應該停止了,我們也感到,這副電腦的情緒,已不受……控制了。」

    「你說甚麼?」

    我大聲問:「電腦的情緒?」

    「我應該說是電腦的反應,電腦的反應,就是電腦積聚資料的自然反應,電腦認為在通信三年之後,雙方該見面了,那是一般筆友在通信三年之後都會這樣提出來的,並不值得……奇怪。」

    我直視著那女軍官:「小姐,你在作違心之言,你是電腦專家,你並不是不覺得奇怪,而是覺得奇怪透頂!因為,電腦對你們發出了怨言,埋怨你們限制了它的自由,不讓它見彩虹!」

    那位女軍宮的臉色,頓時蒼白得可怕!

    譚中校也因為我的如此突兀的話,而突然高聲叫了起來:「衛先生,你在說些甚麼?」

    我做著手勢,令他們全都別出聲,然後我才道:「中校,我是說,電腦在經過了三年通信之後,電腦本身,已因之而產主了一種新的情絲,這種情緒,是日積月累而來的,是出於她們幾位意料之外的,中校,這副電腦愛上了高彩虹!」

    譚中校在聽了我的話之後,他臉上的神情,像是服食了過多的迷幻藥一樣!

    他張大了口,望了我好一會,才道:「衛先生,你……是在問玩笑?電腦怎會愛上一個人?」

    我並不直接回答譚中校的這個間題,只是道:「你可以問她們,她們全是電腦專家。」

    譚中校立時向那六位文軍官望去,她們六入的面色都很難看,在靜默了幾分鐘之後,年紀最長的那位才嘆了一聲。

    年紀最長的那位嘆了一聲,道:「中校,衛先生的話,或者是對的,我們都發現……發現……電腦在……彩虹這件事上,不受控制………而且……」

    「而且怎樣?」

    我和譚中校齊聲問。

    「而且……」

    那女軍官硬著頭皮講了出來:「而且它曾向我們提過最後警告。」

    我那時,臉上的神情大的也和服食了過量的迷幻樂差不了多少,因為我的聲音,在我自己聽來,有虛無縹緲之感,我反問道:「警告?」

    那女軍官道:「是的,電腦曾自動傳出文字帶,說它必需和彩虹見面,否則……否則……」

    「否則怎樣?」

    我急不及待地問。

    「否則它就……自己毀滅自己。」

    女軍官回答。

    譚中校站了起來,雙手無目的地揮動著,像是要揮去甚麼夢魘一樣,他道:「夠了,夠了,那實在太荒謬了,事情到這裡已告一段落了,衛先生,請你將一切轉告高小姐,我們將會處分她們。」

    我沉聲道:「中校,我看事情並未告一段落。」

    「還有甚麼?」

    「還有那段廣告稿,中校。」

    我緩慢地回答著。

    譚中校顯然不明白我的話是甚麼意思,是以他瞪大了眼睛望定了我。

    我重覆著,道:「電腦那段廣告稿,譚中校,曼中尉,你們都不覺得奇怪麼?我想你們六個人之中,誰也不曾控制過電腦,發遏那段廣告吧?」

    那六名女軍宮甚至不知道有那段廣告這件事,而等我解釋清楚之後,她們都駭然之極:「當然不是我們,那是……那是……」

    她們遲疑著未曾說出來,譚中校知已咆哮了起來:「那是甚麼?」

    年紀最長的那位軍官站了起來,她的面色十分蒼白,但是她臉上的神情,如是十分嚴肅的,她先向譚中校行了一個軍禮,然後道:「中校,必需立即向最高當局報告這個情況。」

    「報告甚麼情況?」

    譚中校有點無可奈何。

    「那副電腦,」女軍官頓了一頓:「中校,那副電腦,我們認為……或者說我個人認為那副電腦……它……活了。或者不應該說它活了,而應該說……應該說……」

    她顯然找不到適當的詞彙來形容如何發生在電腦身上的那件事,是以她遲疑未曾說下去。

    我立時接上了口,道:「應該說,電腦在積存的資料的基礎上。產生了新的、不受人類控制的思想?電腦的這種思想,通過文字帶表達出來。」

    我的話,令得那六名文軍官點頭不已。

    譚中校的臉上,現出詭異莫名的神色來,苦笑著:「如果我將那樣的情形報告上去,那麼,上級一定將我送到神經病院去。」

    我正色道:「中校,事情發展到如今這般地步,和我個人已完全沒有甚麼關係了,但是和你們國家,卻有著極重大的影響,這副電腦現在的確已有了它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思想,這是不容忽視的問題,你必須將之報吉上去,請第一流的專家來挽救這件事!」

    譚中校顯然已被我說動了,雖然他的口中還在不斷喃喃地道:「荒謬,太荒謬了!」

    他站了起來,道:「好的,我照你們的話去做,衛先生,你還必須在看管之下,留在這裡,我去會晤基地司令,商討對策。」

    譚中校帶著副官,走了出去。

    我在譚中校的辦公室中,和那六位女軍官又交談了片刻,使我對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知道得更清楚。

    她們六個人,將彩虹的來信,送進電腦去,又將電腦的覆信,寄給彩虹,以此為樂,那自然是一種十分無聊的行動。

    但是值得原諒的是,她們的確未曾想到,事情會有那樣檬重的後果。

    彩虹會從電腦的覆信中愛上了「伊樂」,其實那是不足為怪的,因為這副電腦積聚的資料是如此之豐富,世界上可以說沒有任何人會有那樣豐富的知識,也沒有任何人會有那樣好的文采,更沒有任何人能從一個人的來信中如此深刻地了解對方的心理。

    由電腦來扮演大情人的角色,那自然是世界第一的大情人了,也難怪彩虹墮人情網的。

    我和彩扛一起找到基地來,向譚中校查問基地中有沒有一個人叫作「伊樂」讀中校是資料科的主管,但是全部資料,包括人事資料在內,卻也都是儲存枉電腦之內的,譚中校要查有沒有「伊樂」這個人,一定要透過電腦,是以那六位女軍官也立時知道我和彩虹已經找上門來,她們知道闖禍了!

    在她們知道闖禍了之後,她們自然不敢再去取那封信,這便是我最後要彩虹寄出的那封信,為甚麼一直放在食堂的信插中,無人來取的原因。

    本來,事情發展到那時,她們人人之間,只要能相互保守秘密的話,是不會再有甚麼人知道她們曾玩弄過這樣一個「遊戲」的。

    但是,那廣告卻突如其來地出現在報紙上!

    據她們六人所說,那段廣告稿,並不是那副電腦第一次自動不受控制傳出的文字帶,在那段廣告稿之前,還有許多文件帶,其中甚至有威脅要自我毀滅的語句,但都被她們六人收起來了。

    可能是電腦也知道了這一點,是以那段廣告稿的文字帶傳送出來之際,並不是那六人當值的時候,另一班當值的軍官,並不知道有那樣的「遊戲」,也不知道這副電腦自己已有了思想,自己有了行動,看到有文字帶傳出來,自然照譯送出去。

    所以,我才看到了那段廣告。

    對整個事情的過程,我都有了十分清楚的了解,但是我卻如同趺進了一片迷霧中一樣:那副電腦活了,這實在大不可思議了!

    或許,那「活」字月得不十分恰當,但是它的確是活了,它有自己的思想產生,那種思想,並不是積聚的資料,而是在積聚的資料之中產生的。

    電腦在某揮程度上,和入腦是十分相似的,人腦在人的成長遏程中、不斷地吸收知識,就和電腦不斷增加資料的積聚一樣。

    人腦在吸收知識到了一定程度之後,人的一切反應,有很多是超乎吸收的知識之上的,有新的發明、新的思想產生。

    新的是在舊的基礎上產生出來的,人腦能夠產生新的東西,電腦在同樣的情形下,為甚麼不能?

    我越想越感到可怖,感到我的身子,像是浸在冰水之中一樣!

    這副電腦如今因為「愛情」困擾,它的「情緒」在極度的惶惑不安之中,而它,如是負擔著這個長程核飛彈基地的最重要責任!

    我相信,那麼多枚的長程原於飛彈,一定也是由電腦控制發射的,如果它「胡作非為」起來…

    …

    我一連打了幾個戰,我必需將我想到的這一點,告訴譚中校和基地的最高負責人,因為那事情實在太嚴重了,嚴重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

    我忙對那年紀最長的女軍官道:「你們所說的電腦不受控制的情形,是怎樣的?」

    那女軍官苦笑著:「常我們值班的時候,文字帶會自動傳送出來。」

    我深深地吸進了一口氣,道:「電腦有自己工作的能力,有這可能麼?」

    那女軍官洽我逼問得哭了起來,道:「我不知道,照理論上說,是可能的,只要有電源,它就能有動作,我不知道會有那樣的結果。」

    我正色道:「我不是在恐嚇你們,可是你們可曾想到,電腦如是有自動工作的能力,它如果『發怒』了,曾有甚麼結果?我想,長程核子飛彈的發射,一定也由它控制的,如果它也自動一下的話----」在我一開始講話的時候,譚中校和兩位將官以及幾個便服人員,已走了進來。

    但是我還是繼續著我的話,到我講完,那位女軍官已經尖聲叫了起來:「切斷電索源,快切斷電源!」

    譚中校則抓住了她的手臂,喝道:「你叫甚麼?電腦的電源系統是獨立的,電源是不能切斷,因為它在電腦的中心部份。」

    我忙道:「那是甚麼意思?」

    「這副電腦在建造之初,就預算它要在二十四小時不停,經年累月地工作,所以它的電源是特殊設計的,在電腦的中心部份,由電腦自動控制發電,那也就是說----」譚中校苦笑了一下。

    「那怎樣?」

    「就算找們切斷了電源,但如果事實如你所說,那電腦已經『活』了的話,那麼,它也會再開放電源的,衛先生,剛才你提到長程桔於飛彈,不幸得很,事情正如你所言,飛彈的發射由電腦控制!」

    我頓著足:「那你們還不想辦法?」

    譚中校的面色很難看,他道:「我先替你引見,這兩位是基地司令和副司令。」

    我和兩位將軍握了手。

    譚中校又介紹兩個便衣人員,那是兩個身形高大的西方中年人,他道:「這兩位,是基地的高級技術顧問,是我國軍隊的貴賓,他們全是電腦專家,是這副電腦的主要設計人。」

    我只和他們握了手,然後嘆道:「你們不覺得事情十分嚴重麼?」

    一個顧問道:「如是事情是那樣,那的確十分嚴重,但是我們還要證明電腦是不是除了積聚的資料之外,產生了屬於它自己的思想。」

    我道:「這幾位軍官已很可以證明這一點,當然,我們還可以進一步再去證明一下。」

    基地司令道:「我已和國防部長談過,可以暫停電腦工作一小時。」

    「司令,」曼中尉說:「電腦的正常工作,不必停頓,它有十二個文字帶的傳送口,我們可以在其中任何一個傳送口的文字帶中,得知電腦的想法的。」

    我們互望著,心中都有一種奇異之極的感覺。

    人類大約是覺得人和人之間,無法徹底了解和互相信任,所以才發明了電腦,和將一切最重要的工作,交給了電腦。

    人類以為電腦是人最忠實的夥伴,因為電腦是死的,電腦的一切知識,全是人給它的。

    但是卻未行料到,電腦也會活,也會產生它自己的思想。

    如果說有一天,電腦會完全背叛人類,那實在也不稀奇。

    我們一齊向外走去,在電腦控制台前值班的另六名女軍宮,仍然在全神貫注地工作。

    我們來到了其中一個控制台前,基地司令親自對那位守在控制台削的文軍官下了命令,那女罩官才離開了她的工作崗位,而由曼中尉坐上了控制台前的椅子。

    曼中尉才一坐了上去,今得我們目瞪口呆的事,便立即發生!

    控制台上的十幾排小燈,突然閃亮起來,燈光一排又一排地迅捷走動著,但是我們間的每一個人,都看得十分清楚,曼中尉的手,並未曾觸及任何按鈕。

    接著,文字帶的傳送口上,紅燈亮起,有節奏的「得得」聲,響了起來,文字帶開始轉了出來。

    不是專家,是無法看得懂紙帶上的文字的,因為那看來只是一個個的小孔而已。

    但是,曼中尉和那兩個顧問,即全是專家,文字帶才一傳出來,曼中尉便執住了文字帶的一端,緩緩向外拉著,她的臉色灰白。

    那兩個顧問的臉上,也現出了極之古怪的神色來,當文字傳出了足有三尺長短之後,一個顧問道:「中尉,請你告訴它,我們會設法。」

    曼中尉的手指有些發抖,但是她的手指,仍然在控制台前的幾列字鍵上,迅速地敲打著。

    在曼中尉開始在字鍵上敲打之後,文字帶也停止傳送了,司令和副司令已齊聲間道:」它說些甚麼?這些字帶上說甚麼?」

    兩個顧問苦芙著:「它說我要見她,我要見她,這句話重覆了七次之多,然後它說,如果見不到……彩虹……它就毀滅自己,毀滅一切。它最後一旬話是:你們應該知道我有這力量!」

    兩位將軍一齊笑了起來,他們在那樣的情形之下發笑,顯然是他們想要令得氣氛輕鬆些,想所有的人,都認為那是一件可笑的荒唐的事!

    但是由於他們自己的心中,首先不那樣認為,是以他們勉強作出來的笑聲,是令人遍體生寒的。

    而他們也聽出了他們的笑聱,起了很壞的反效果,是以他們立時又停止了發笑。

    而當他們停止發笑時,氣氛又更加惡劣!

    副司令用一種聽來十分奇怪的聲調道:「太無稽了!電腦竟會用那樣無稽的話來威脅我們,我們所看到的一切,全是事實?l那兩位顧問先生,顯然比較容易接受事實,因為他們立時齊聲道:「是的,是事實。」

    接著,一位顧問在我的肩頭上拍了拍:「衛先生,你有超級的想像力,所以才想到電腦已有了它自己的思想,現在電腦一定要見那位小姐----」我大聲道:「那是沒有意義的,電腦只一副……」

    我本來想說「電腦只是一副機器」的,但如今這副電腦,就算彩虹站在它面前,它也看不到的。

    那顧問搖著頭:「不,事實上它看得到,它有二十四個觀察點,觀察點是無線電波反射原理所構成,它」看「到的東西,也存入它的記憶之中,它曾經認出過兩架國籍不明的飛機,是蘇製的米格十九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