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冒險入基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從機場回到酒店之後,譚中校打過一次電話來,他留下了話,說是半小時後再打電話來,我在電話旁等著,沒多久,譚中校的電話果然來了,可是他所講的一切,又令我失望的,那封信,仍然在信插上,並沒有人取走。

    我渡過了焦躁不安的一夜,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一時,譚中校第三次來電話,告訴我那封信仍然在信插上時,我不得不失望了!

    隔了整整的一天,那封信仍然在信插上,那證明伊樂是不會去取那封信的了。

    我實在是想不出這其中的可能來,唯一的可能,只有伊樂已知道我們來了,但是他怎麼會知道的?

    莫非伊樂就是那天晚上,兩個衛兵中的一個?

    或者,化名伊樂的,就是譚中校?

    我又和譚中校討論了一會,我承認這個方法失敗之後,只怕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可以將那個伊樂找出來,於是我想起了伊樂的那些信來我問譚中校,在某地中可有那樣一個學識淵博,幾乎無所不知,但是又不喜歡運動的人。

    譚中校的回答是否定的。

    我又問:「那麼,基地中是不是有一個特別重要的人物,是有六個人在服侍他的?」

    譚中校笑了起來:「那不可能,基地司令的軍銜是上將,也不過一個副官和兩個勤務乓,不會有六個人服侍一個人的特殊情形。」

    我苦笑著,在那樣的情形下,即使我心中一百二十個個不願意,但卻也只好放棄了。

    我道:「對不起,麻煩你了,我想你可以撤銷監視,將那封信撕掉算了,我也準備離去了。」

    譚中校倒是真客氣:「希望你明白,我真是想幫助你,但如無能為力。」

    我嘆了一聲,放下電話,開始收拾行李。

    一點結果也沒有,多耽下去也沒有意思,我自然只好回家去。

    下午五時,我到了機場,飛機是五時四十分起飛,我辦完了行李過磅的手續,買了一份晚報,坐了下來,等候召喚上機。

    我實在沒有心思去看報紙,因為我是遭受了挫敗而回去的,我覓不能查出一個這樣無聊的騙子來痛懲他,那實在十分之不值。

    我只是隨便地翻著報紙,但突然之間,我如被一段廣告所吸引住了那段廣告所佔地位不多,只兩個字比較大些而已。

    而我就被那兩個較大的字吸引了的,那兩個字是:彩虹。

    而當我再去看那些小字時,我心頭頓時狂跳了起來,那內文只有幾句,但是已足以使我的行動計劃,完全為之改變。

    那內文乃是:「我知你已來,但他們不讓我見你,我無行動自由,請原諒我,伊樂。」

    我當時是坐著的,但是一看到那段廣告,我整個人直跳了起來,我的行動一定大突兀了,是以令得我身邊的一位老太太,嚇了一大跳我也來不及向那位毛太太道歉了,我奔出機場,召了一輛計程車,一直來到那家報館中,找到了負責處理廣告的人,我指著那段廣告問他:「這段廣告是由什歷人送來刊登的,請你告訴我。」

    那位先生有些陰陽怪氣,他用一種非常不友善的態度打量著我,我取出了那證件來,道:「我是國際警方的人員,你必須輿我合作!」

    那人這才道:「一般來說,來登廣告的客戶,是可以受到保護的他們的來歷、姓名,不應洩露,而且刊登的廣吉,也沒有違反法律的地方,除非……除非……」

    他講到這裡,露出了奸笑,和發出乾笑聲來。

    他臉上忽然現出十分奇怪的神色來,我忙間道:「怎麼?查不到?」

    「不,查到了」他抬起頭來:「可是,那廣告……是軍部送來。」

    「是軍事基地送來,對不對?」

    更正了他的話。

    他點頭道:「是,是,是昨天送來的,和一段拍賈一些軍事廢材料的廣告在一齊,今天,兩段廣告一齊刊登了出來,你說和那一件大案有關?」

    「是的,」他已經有點起疑,我不能讓他有懷疑的機會,是以忙肯定地回答著:「請你將原稿找出來,我要看看原稿,兩份我都要。」

    他找了一會,道:「全在這裡。」

    他將兩張紙遞了給我,我先看一張,那是一張拍賣廢棄器材的廣告摺成一只信封的樣子,上面寫著「後勤科發」四個字。

    還有一份,就是那份廣告了,廣告和登出來的一樣,而兩張廣告的字體,也是一樣的,顯然是一個人所寫的。

    這一點並不值得奇,廣告可能是擬好了,交給文書人員去抄寫的。

    而我翻過來,又看到了四個字,那四個字是「第七科發。」

    我自然知道,「第七科」只是一個代號,是基於保密的原則而來的,它可能是「保衛科」,也可能是「飛彈科」等,現在我自然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科,但是我卻已經知道,伊樂是在第七科的。

    伊樂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看來我的觀念,又要來一次大大的改變。

    在未曾來之前,我認為他是一個殘廢者,但後來,我認為他是一個騙子。

    但是現在,我卻不再認為他是一個騙子,而認為他是一個做秘密工作的人,是以他的行動,幾乎是沒有自由的。

    但是,他是用什麼辦法將這份廣告送出來,在報紙上刊登,使我能夠看到的呢?

    我無法回答這些問題,但是我知可以肯定,在伊樂這個人的周圍,一定有看極其神秘的事情,那些事情的神秘性,可能是我所不能想像的。

    我本來是想立即和譚中校聯絡的。

    但是我又立即想到,譚中校是基地中的高級軍官,如果基於某種神秘的原因,伊樂不能和外人相見的話,那麼他當然是服從決定,而不會違背上級的決定,而全力來幫助我的!

    那也就是說,找譚中校,非但沒有用,而且會壞事!

    我看了看手錶,早已過了飛機起飛的時間,而我也決定留下來,我自有我的行動計劃。

    我將兩張廣告的原稿摺好,放進口袋中,向那人揮了揮手,道:「多讀你的合作。」

    那人一直送找出報館門口,還在不斷問我殖:「究竟你要廣告原稿做甚麼?」

    我笑著:「講給你聽你也不明白的。」

    那人和我握手,我離問了報館之後,到了另一家酒店之中,要了一間房間,然後,我關在房間之中,思索著。

    其實我的心中,早已有了行動的計劃,這時,我只不過是檢討我的計劃是否可以行得通而已。

    我的決定是:偷進那軍事基地去!

    那的確是一個大膽之極的計劃,即使我有著國際警方特等的身份證明,但是那軍事基地是絕對不許別人進去的,我若是被發現,不堪設想!

    但是我想來想去,卻也只有這一個辦法,可以使我和伊樂見面,我非但要偷進基地去,而且要找到第七科的辦公室,想想容易,要實行起來,是十分困難的。

    但是我還是決定那樣做。

    我離開了酒店,去賈了一些應用的東西,才又回到了酒店之中,一直等到天黑。

    天黑之後,我又離開了酒店,我的第一步行動,就是帶著我所買的那些應用之物,走到了酒店的停車場中,偷走了一輛汽車,將那些應用的東西放進了車中,架著車,離開了市區。

    我已到那重事基地去過兩次,是以我已記熟了道路。

    當我的車子經過那小鎮之後,我便轉進了一條支路之中,我知道那條路是通向一片村子去的,而在過了那片林子之後,則是一個小湖。

    這一切,全是我從買到的全市詳細地圖中查出來的,我將車子駛得十分小心,令得它幾乎走已無聲息地滑進林子中去的。

    我將車子盡可能停在隱蔽之處,我提著那袋用具,下了車子,我翻過了一片小山坡,已經可以看到圍在軍事基地外的鐵絲網了。

    那種有著銳利的尖刺的鐵絲網,足有十二米高,而且每隔兩百米就有一個相當高的崗樓,大約有二十個,崗摟上的探照燈,在緩緩轉動著。

    我伏在地上,打量著眼前的情形。

    要偷進軍營去,不是不可能,但是卻也相當困難。

    第一,我絕不能被探射燈的光芒照到。

    第二,我必須找到隱蔽的據點以展開活動。

    我在打量了片刻之後,發現那都不是難事,探照燈轉動的速度並不快,我離鐵絲網約有百五十米,而探照燈至少有十二秒是照射不到的,我可以在十二秒的時間衝向前去,在崗摟之下,暫時歇足,只有那墓,才是探照燈光芒照不到的死角。

    我在探照燈緩緩轉過去之際,便發力向前奔去,奔到了崗樓下,喘了一口氣,我還等了兩秒鐘,探照燈才照回我剛才奔過去的地方。

    我停了半分鐘,在工具箱中取出了一枝電器匠用的的電筆來,用那枝電筆,輕輕碰在鐵絲網上,才碰上去,電筆的盡端,便亮了起來不出我所料,那是電網!

    這軍事基地一定是有著極其秘密的任務的,要不然,雖然每一個軍事基地都防守,但也不見得每一個軍事基地,都防守如此之嚴。

    我戴上了一副絕緣的橡皮手套,然後,我取出了一隻十分鋒利的大鉗子,去鉗鐵絲網,我已經十分小心了,但是鉗子鉗斷鐵絲網時,必發出來的那那一聲響,仍然令得我嚇了一大跳!

    剎那之間,我簡直以為我已被人發現了,好像已有十數柄機槍對準了我的背脊一樣,令得我的背脊,直冒冷汗,人也僵硬了片刻。

    我喘了口氣,才開始去鉗第二根鐵絲,直到鉗斷了十根鐵絲,弄開了一個可以供我鑽進去的大洞。

    我十分小心地從那洞中鑽進去,因為這鐵絲網上的每一根鐵絲,全是帶電的,如果我被其中一杖尖刺刺破了衣服,而那尖刺又碰到了我皮膚的話,那實在不堪設想。

    我慢慢地通過那破洞,終於,我的身於穿過了鐵絲網,在那一剎間我心情之輕鬆,真是難以形容的。

    我在草地之上,打了一個滾。

    我本來是想一滾就跳起來的,因為我已經成功地偷進了那軍事基地之中。

    但是,我這一滾,卻滾出禍事來了。

    我才滾出了幾米,突然之間,我身下的地面一軟,我整個人向下沉去!

    那竟是一個陷阱!

    幸而我手上還握著那柄鉗子,就在我身子將要跌進去之際,我用鉗子的柄,勾住了一株小樹。

    那株小樹顯然也不能承受我的力量太多我另一雙手抓住了草,勉力將我自己的身子,拖上了地面。

    當我肯定我回到了結實的地面之後,我再藉著黯淡的星月微光,向下看去,我看到的情形,令我伏在地上,半晌起不了身。

    那是一道足有十米深的溝,那溝有六米寬,緊緊挨著鐵絲網掘過去的,在黑漆漆的溝底上,插著很多削尖了的竹片,如果我剛才竟跌了下去的話,那麼,我這時一定已血肉模糊,躺在清底了。

    我呆了好一會,才慢慢站起身來,用力跳過了那道溝,發力向前,奔了出去,五分鐘之後,我已奔到了一座非常大的庫房之前。

    我在那庫房的門前,停了下來。

    我已經偷進軍營來了,我的下一個步驟,便是要弄清楚那「第七科」在甚麼地方,才能和伊樂見面。

    我也早已安排好了計劃,我走向一條電線桿,那條經過我特意選擇的電線桿,幾乎是全隱沒在黑暗之中的,我爬了上去。

    要分別電線和電話線,並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我找到了一根電話線,鉗斷,然後拉出銅線來,用最迅速的手法,接在我帶來的一具電話上。

    當我接好了線,我拿起電話聽筒,模仿著譚中校的聲音:「怎麼一回事,剛才電話是怎麼一回事?今天是誰富班?」

    我也立即聽到了一個慌慌張張的聲音:「是列上士,剛才電話線好像斷了,你現在可以聽到我的聲音,那就已經沒事了。」

    「我是譚中校。」

    我說:「有要緊的事務,你替我接到第七科去!」

    在這時候,我等於下了一個賭注,因為我不知道第七科是不是有人在值夜班的,如果有的話,那我的計劃自然進行得很順利。

    但如果第七科根本沒有人值夜班的話,那麼,我還得化一番唇舌掩飾我假冒的身份。

    我的心中,自然十分緊張,只聽得接線生立時答應了我,這令得我安心了些。

    接著,我便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道:「第七科!」

    我忙道:「我是譚中校,你們有幾個人在值班?」

    那女子像是十分奇怪,這點,在她的音聲之中,是可以聽得出來的她道:「沒有人請病假啊,我們富然是六個人同時值班的。」

    我呆了一呆,六個人同時值班,六個人,這個數字,使我想起伊樂的信中,曾說他是經常和六個人在一起的,那麼,他應該是那六個人中的一個?

    但是好像又有些不對頭,因為當那女子說「當然是六個人」之際,像是那是理所當然,絕不容懷疑的事,而伊樂則說有六個人和他在一起,那麼,連伊樂在內,一共應該是七個人才是的。

    我自然沒有在那樣的情形下,繼續想下去,我只是立即道:「我是譚中校,現在,我有一種十分緊急的事命今你,你暫時離開一下,到第五號崗樓附近的庫房來見我,快,立即就來。」

    我想,將她引出來,我就可以逼她帶我到第七科去了!

    卻不料我的話才一出口,那女子已尖聲叫了起來:「你不是譚中校,你不知道我們是絕對不能離開工作崗位的!接線生,接線生,這電話是從甚麼地方打來的,你快查一查!」

    我呆了一呆,知道我的計劃,已經觸礁了,我連忙拉斷了電話線,滑了下來。

    我一著地,便聽到一陣車聲,已經有一輛車子,駛向五號崗亭。

    緊接著,警號便嗚鳴的響了起來!

    那顯然是五號崗亭中的人,也發現有人弄斷了鐵絲網,偷了進來,我連忙向前奔去,可是,在不到兩分鐘之內,至少有二十多輛汽車,開大了燈,從四面八方,駛了過來!

    我已無路可走了!

    如果我再向前去,我一定會被發現的,我所能仿的只是立時躲起來我迅速地向前奔出了幾步,來到了一扇門前,我用是快的手法弄開了鎖,推門而入,又立時關上了門,我的眼前,立時一片漆黑。

    我只知道自己已進入了一所庫房之中,至於那樣,我是不是安全,不得而知。

    我背靠著門站著,連氣也不敢喘,我聽到來回飛駛的車聲,和奔跑而過的腳步聲,以及呼喝聲,正不知有多少入在捕捉找!

    幾分鐘後,我就聽得有人叫道:「這裡的電線被弄斷了,他爬上電線桿的工具還在,快在附近,展開搜索,不能讓他溜走!」

    在庫房外面的腳步聲更緊密,我相信外面每一寸的地面,他們都已搜查過了,幸而他們未曾想到搜查庫房裡面,我明白他們不搜查庫房,是以為庫房的鎖十分好,不是隨便弄得開的。

    那鎖的確十分好,因為像我那樣的開銷專家,也弄了六七秒鐘才弄開,但願他們不搜尋庫房的門便收隊,那我就可以逃過去了。

    但是,在二十分鐘之後,我又聽得一個聲音叫道:「打開所有的庫房,用強力探射燈照射庫房內部,他一定躲進庫房去了。」

    另一個聲音道:「上校,打開庫房,是要基地司令批准的。」

    那聲音怒吼道:「快著副官去請基地司令!」

    我吸了一口氣,他們終於想到要打開庫房了,去請基地司令,再等基地司令將庫房的門打開,那需要多少時間呢?

    算它二十分鐘吧,那麼,這二十分鐘就是我唯一可以爭取得到的時間了。

    我不能到外面去,那麼,我就必需在這二十分鐘內,在這所庫房之中,找到妥善的地方躲地來,好使他們不發現我!

    我連忙按亮了電筒,想看看倉庫中的情形。

    而當我一按亮電筒之後,我不禁呆了一呆,我看到了兩個很大的支架,斜放在那兩個支架上的,是兩枚各有將近一百米長的飛彈!

    那麼大的飛彈,那一定是一枚長程的越洲飛彈了!

    我雖然從來也未曾見過那種飛彈,但是我卻也可以猜得到,多半那種飛彈,還是裝上了原子彈頭的!

    也就是說,只要基地司令在某一個地方,一按鈕,帶有核子彈頭的長程飛彈,便會發射,核子戰爭便會爆發,人類的未日,便會來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