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一枚深水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又回想著當時我游泳去追他們的情形,照他們的游泳速度來說,只怕連世界游泳冠軍,都要自嘆不如!

    再加上他們雖然始終未曾說出,他們曾遇到的是甚麼人,只說那人和我相似,我自問一點也不像萬良生,然而,聽他們的話,那人確然像是萬良生!

    當我想起這許多疑點的時候,我是身在警局的高級人員傑克上校的辦公室之中。

    當天,我在那荒島上,一直等到黃昏,希望再能見到那兩個人,但當我發現我就算再等下去,也是白等之際,我就駕船回來。

    在回程中,我和傑克上校取得了聯絡,向他大約報告了我遇見那兩個神秘人物的經過。是以我一上岸,一輛警方的車子,便將我直送到了警局,進了傑克上校的辦公室,小冰也被上校請來了。

    於是,我再將經過的情形,詳細的敘述一遍,當然,我在敘述的時候,也將再想到了的幾個疑點,一起提了出來,以作共同研究。

    小冰和傑克上校兩人,都一聲不出,聽我講著,等我講完,又提出了我的疑點,令我惱怒的是,傑克上校,竟然打了一個呵欠。

    我有點憤然:「上校,你應該動員一切力量,去找那兩個人!」

    上校冷冷地道:「如你所說,他們游泳的速度,都如此之快,怎麼還找得到他們?」

    我怒意在上升:「甚麼意思,你根本不相信我所講的話?」

    傑克上校搖著手:「別發怒,事實上,我就算相信你所講的每一個字,我也無法採取行動!」

    我吼叫道:「為甚麼?」

    傑克上校道:「那兩個神秘人物,他們遇到的人,和你相似這是你自己說的而萬良生,你自己看,和你像麼?」他一面說一面推過了一張萬良生的放大照片來。

    我根本不必再看萬良生的照片,早已知道我和他不像!

    傑克上校又道:「照這兩個神秘人物所說,他們知道一個人的下落。那個人和你相似,而我們又未曾接到這樣人物失蹤的報告,你說,叫我如何採取行動?」

    無法反駁傑克上校的話,因為在事實上,他的話很有理由,無從反駁。

    傑克上校也看出了我的尷尬相,他又道:「而且,那兩個神秘人物的船,船名叫甚麼?你連這一點都講不出來,我們怎麼查?」

    當時,我的確沒有注意到他們的那艘船的名字,那自然是我的疏忽。

    傑克上校的神態更得意了,他再道:「照你所說,這艘船,在離開的時候,是向西南方向駛去的,速度極高,是不是?」

    直到這時候,我才講出一個子來:「是!」

    傑克「嘿嘿」地笑了起來,將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向我推了過來,道:「在接到你的初步報告之後,我已經下令調查,這是有關部門給我的答覆,請你看。」

    我望了望他,再看那份文件,在那份文件上,有著一幅海圖,標著經緯度。我立時在這份海圖上,找到了那個荒島。

    傑克上校在提醒我:「請你看西南方!」

    我看海圖的西南方向,上面成弧形,畫著許多大小不同的船隻。這些船隻,距離那荒島,大約是四五左右,我道:「甚麼意思!」

    傑克道:「海軍正在那裡,進行大規模的演習,這艘船如果向西南方駛去,一定會被發現,可是事實上卻沒有人見過。」

    我呆了半晌,傑克上校「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懊喪地道:「有甚麼好笑?」

    傑克上校道:「根據我的判斷,你所遇到的那兩個神秘人物,只不過是兩個在演習中負責執行巡邏任務,而又富於幽默感的兩個海軍人員,衛斯理,他們和你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我的臉迅速漲紅起來,我知道傑克上校的推測是錯誤的!

    可是,我卻又想不出甚麼話來反駁他!

    我用力拍著桌子:「如果真是有那樣兩個海軍人員的話,你去將他們找出來!」

    傑克攤著手:「何必?誰會像你那麼認真,一些玩笑也開不起?」

    我狠狠地瞪著上校,又轉頭去望小冰,小冰雖然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但是一望便知,他站在傑克上校那一邊。他之所以不說話,只不過是因為他不想得罪我而已。

    我吸了一口氣:「好,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以後,我不會再來麻煩你們了!」

    傑克上校道:「不要緊,我們歡迎有任何線索,萬良生畢竟是一個重要人物!」

    我「哼」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懷著一肚子悶氣,回到了家中。白素開門給我,第一句話就道:「萬太太打了兩次電話來找你,她說,她要知道,你進行得怎樣,是不是有了結果。」

    我不加思索,就道:「你打電話去告訴她,我已經有了新的線索,但是還不確切,我要繼續使用‘快樂號’,叫她別心急。」

    白素也看出我的神情很沮喪,所以她不再說甚麼,去打電話。

    萬太太的聲音,響得我離電話有幾步還都聽到,我沒有聽下去,走進了書房。

    在警局的時候,我本來是還想和傑克上校提一提,我曾聽到萬良生唱歌一事的,但是我終於沒有提,要是說了的話,除了增加傑克上校對我嘲笑之外,還會有甚麼特別的結果?

    但是,事實上,我的確聽到萬良生唱歌,我必須相信自己的聽覺。

    但是那必須肯定萬良生當時是在我的附近。可是事實上,萬良生不在。

    我想得有點頭痛,以致白素在我的身後站了很久也不知道,直到我轉過身來,她才溫柔地道:「你又遇到了甚麼怪事?」

    我嘆了一口氣,將在那個小島上,遇到了那兩個神秘人物的事,詳細和白素講了一遍,最後道:「傑克上校的結論是,那兩個人,是和我開玩笑的海軍人員。」

    白素皺著眉,道:「也有這個可能,但是,他們一上來的時候,好像是認識你的。」

    我回想著當時的情形:「是的,他們之中有一個人,隔老遠就向我叫道:你改變了主意?沒有人會對一個陌生人說這樣話的。可是當我提醒他們的時候,他們還像是不相信。」

    白素顯然留由心聽過我的敘述,她立時接口道:「他們中的一個說:你們看來都差不多!」

    我點頭:「是的,這句話也完全不可理解。」

    白素道:「這句話倒可以理解,那兩個人,一定不是東方人?」

    我聽得白素那樣說法,不禁呆了一呆。

    那兩個人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連我在內,也說不上來,而且,我從來也未曾注意到這一個問題,因為我覺得那沒有甚麼關係。

    當然,我還清楚地記得這兩個人的樣子,可是現在叫我來判斷這兩個人是甚麼地方的人,我也說不上來。他們的英語極其流利,但是他們的膚色,卻是古銅色的,真要下斷語的話,我會說他們是中亞細亞一帶的人,但是,那又有甚麼關係呢?

    我將自己看法說了出來,白素道:「當然有關係,我們是中國人,如果有一個日本人迎面走來的話,我們很容易就分得出,那是一個日本人,可是叫一個歐洲人去區別日本人和中國人,就很困難,在他們看來,中國人和日本人是一樣的,正像在我們看來,法國人和荷蘭人,沒有甚麼分別一樣。」

    我笑了起來:「你的解釋聽來很精妙,但是事實上,是混淆是非的,要知道,那兩個人並不是將我誤認為日本人,而是將我誤認為另一個人,事實上,那另一個人和我是毫無相同之處的。」

    白素道:「你認為他們將你認作了甚麼人?」

    我道:「當然是萬良生!」白素望定了我,皺著眉,看她的樣子,像是想在我的臉上,找出我和萬良生相似的地方來。然而,她卻失敗了!

    她緩緩地搖著頭:「你的確不像萬良生,一點也不像。」

    我道:「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那兩個人是沒有理由認錯人的。」

    白素揚了揚眉:「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那兩個人並不是將你錯認為萬良生,而是將你錯認為另一個人了,這個人是和你相似的。」

    我呆了片刻:「從整件事情來看,好像不應該另外有一個人存在。」

    白素道:「為甚麼不可能?或許萬良生為了某種秘密的原因,要和那人在海上相會,他雖然是一個人出海的,但是那荒島卻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去的地方!」

    我又嘆了一聲,這一件事,本來已經夠複雜的了,現在,好像另外有一個人物的可能性,越來越高.那豈不是更複雜了?

    我呆了片刻:「剛才,萬太太在電話裡說了些甚麼?」

    白素道:「她倒很客氣,聽到我說你有了新的線索,她就大罵萬良生,說是如果找到了他,一定要給他一點厲害看看。」

    我聽了,不禁苦笑了起來:「萬良生如果真是為了逃避他的妻子而失蹤的,那麼,他一定不會自行出現!」

    白素沒有再說甚麼,過了片刻,她才問道:「你準備甚麼時候再出海?」

    我苦笑著:「出海有用麼?」

    白素道:「當然有用,你第一次出海,不是已經有了很大的收穫了麼?至少你見到了那兩個神秘人物,如果可以再見到他們的話,事情就能水落石出!」

    白素的話,我倒是同意的,可是,有甚麼辦法,可以再見到那兩個人?

    在經過了上次的追逐之後,那兩個人,可能再也不會出現了!

    我的神情仍然很沮喪,白素自然看出了這一點,是以忙道:「再去一次,我們一起去!」

    我笑了起來:「你以為去渡假?」

    白素有點生氣了,她睜大眼睛:「別神氣,你以為是和你一起去,一點也不能幫你的忙?上一次如果有我在,那兩個人就可能走不了!」

    我不準備和她爭辯,只是道:「那也好,總比我一個人再去呆等的好。」

    白素道:「甚麼時候?我是說,我們立即啟程!」

    我伸了一個懶腰,這件事,由於毫無進展,悶得有點使人提不起精神來。

    就在我伸懶腰的時候,白素伸手將我拉了起來,大聲道:「走吧!」

    看來,她對這件事的興趣,像是比我還高,我又伸了一個懶腰,簡直是被她一直催出門去的。

    當我們又在「快樂號」上,快駛近那荒島的時候,已經是夕陽西下了。

    我一直在駕駛艙中,白素在那段時間中,走遍了整艘船,當她回到駕駛艙來的時候,她道:「你有沒有注意那缸海水魚?」

    我道:「當然注意過,我還過它們!」

    白素道:「缸裡有很多貝類動物,其中有一隻,你注意到沒有?」

    我知道她所說的,一定就是小冰在沙灘的毛巾中找到,放進缸去的那一隻。是以我點了點頭:「那隻螺的樣子很特別。」

    白素卻皺起了眉,道:「你對貝類動物的認識不深,所以不覺得奇怪?」

    我覺得自尊是受了傷害,大聲道:「那隻螺,不過樣子奇怪一些而已,事實上,貝類動物的樣子更古怪也有!」

    白素道:「值得注意的,並不是它的樣子,你知道這枚螺,叫甚麼名字?」

    白素這一問,真是問倒我了,我當然叫不出這枚古里古怪的螺的名字來。我只是道:「螺的名字,各地都不同,那裡有確切的名字?」

    白素笑了笑:「有的,這枚形狀怪異的螺,叫作‘細腰肩棘螺’。」

    我不服氣地翻著眼:「那又怎樣?」

    白素道:「這種螺,並不多見。」

    我立時道:「不多見,並不代表沒有。」

    白素皺了皺眉,她仍然道:「貝類生物在海洋中生活,層次鮮明,每一種貝類,幾乎部有固定的深淺層,很少越界,而這種螺,是深水螺,小冰說他在沙灘上拾到,有點不可思議。」

    我呆了一呆,的確,我未曾想到過這一個問題,而這確然是一個大問題,我忙道:「或者,是浪潮將它捲上沙灘來的。」

    白素道:「有可能,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海的深處,就一定有過巨大的變化,不然,這種深水螺類,是不會出現在沙灘上的。」

    我又呆了片刻,白素繼續在發揮她對貝類學的知識:「細腰肩棘螺是和珊瑚共棲的,然而那海水魚缸中,只有活的海葵,並沒有活的珊瑚,照說,這螺不能在這缸中生活那麼久,但是,它卻生活了很多天。」

    從小冰將那隻螺拋進缸中起到現在,的確已經有很多天了!

    我翻著眼,因為我仍然看不出,這枚形狀古怪,名稱古怪的螺,和整件事,究竟有著甚麼關係。

    白素有點焦急:「難道你一點沒有興趣?在生物學上,這是很反常的一種現象!」

    我嘆了一口氣:「我承認,但我們並不是為了研究軟體動物而出海來的,我們的目的,是找尋一個神失蹤的人!」

    白素立時道:「不錯,可是,你不認為,那枚細腰肩棘螺,出現在應該屬於萬良生的毛巾之中,是一件值得研究的事,是一個重大的線索?」

    我望了她半晌:「我實在不明白,你想要說些甚麼,你不妨說得具體一些。」

    白素道:「好的,這種螺,在記載上,說得很明白,它生活在一百公尺到兩百公尺的深海中,不會自己到沙灘上來,尤其當它還是活的時候。」

    我攤著手:「我仍然不明白。」

    白素提高了聲音:「事情很明顯,在那個荒島附近的海域中,海水內,一定曾有過甚麼我們不可測的變化,導致一枚深海的貝類生物,到了沙灘上,也導致萬良生的失蹤!」

    我呆了半晌:「照你這樣的說法,和警方的推測,倒十分相似,警方也說,萬良生可能是被海中的甚麼怪物吞噬了的。」

    白素立時道:「我沒有提及甚麼海中的怪物,只是提到海水中有變化!」

    我笑了起來:「那有甚麼不同?」

    對於她的意見,未曾受到我的尊重這一點,白素很生氣,她用手指,戮著我的額頭:「你怎麼還不明白,我們要潛水,潛到海水中去探索真相,而不是像你那樣,在船上等,在沙灘上等!」

    我沒有再說甚麼那並不代表我已經同意了白素的說法。

    事實上,我還是不同意白素的看法,只不過我不想和她繼續爭論下去而已。

    因為我曾在那荒島的沙灘旁,過了一夜,我可以確知,海水中其實並沒有甚麼變化。在海底如果有所變化,那麼在海面上,一定是可以察覺出來的。而那一帶海面,卻如此之平靜,那怎能說海底有變化呢?

    至於那一枚形狀古怪的螺,它為何會出現在沙灘上,當然值得研究,但是我認為,那和萬良生的失蹤,決不發生直接的關係。

    可是白素卻不肯就此放棄她的意見,她又道:「船上有潛水設備的,是不是?」

    我點頭道:「應有盡有。」

    白素道:「那就好,船一停妥之後,我們就開始潛水,或者,我一個人潛水。」

    她那樣說法,自然是因為看到我不怎麼起勁之故。

    我反倒笑了起來:「何必,我們一起潛水,有甚麼不好?好久沒有享受這樣的情調了!」

    白素瞪了我一眼,沒有再說甚麼。

    在「快樂號」接近小島,停下來之前的那段時間內,白素變得很忙碌,她將「快樂號」上的潛水用具,一起搬到了甲板上,詳細檢查它們的性能。

    當我停好了船,也來到甲板土時,看到了那些用具,也不禁嘆了一聲。

    有錢,畢竟是好的,萬良生決不可能是一個潛水運動的狂熱者,但是在「快樂號」上,潛水用具之完備,卻令人嘆為觀止,其中有海水推進器,那還不出奇,最奇的是有一具海底步行的潛水服裝,真不知萬良生買了來,有甚麼用處。

    白素一看到我到了甲板上,便道:「怎麼樣,我們現在就開始?你看,這裡有氧氣供應的頭罩,頭罩內還有無線電對講機設備。」

    我笑道:「那真好,在海底我們也可以說話!」

    白素將一部分用具,推到我的腳前,我們開始換上橡皮衣,然後,放下海底推進器,一起下了水,在船旁,還未全身下水之際,相互替對方旋好頭盔,試了試無線電對講機。

    在那樣完善的設備之下,潛水實在是一件賞心樂事,我們一起進入水中,手拉著推進器的環,在海水中前進著。

    開始的時候,海水很淺,很明澈,等到逐漸向前去的時候,海水變得深了,我們著亮了推進器尖端的燈,看了看深度,已經是一百二十公尺了。

    我道:「你準備潛到甚麼深度?」

    白素道:「先在這一帶看看。」

    於是,我們減慢速度,就在這一帶,緩緩轉動著。我們這時,離海底大約五六公尺,推進器的旋葉,將海底潔白的海沙捲了起來。

    在燈光的照耀下,海底的一切,全都看得很清楚。海底是一個極其奇妙的世界,我想不必多費筆墨來形容了,這一帶的海底,有著不少石,石上生滿了各種生物,有的是珊瑚,有的是海綿,在一大叢海葵上,顏色鮮的小丑魚在追逐著。

    我們也看到了很多貝類生物,可是卻未曾見到有一枚細腰肩棘螺。這種螺,本來就不是常見的生物,找不到也不足為奇。

    我們在這一帶的海底,足足轉了半小時,我才道:「看來,沒有甚麼發現!」

    白素接近一塊石,伸手在石上,取下了一隻正在石上爬行著的虎斑寶貝,又順手將它拋了開去,她嘆了一聲:「奇怪,我們應該可以找到幾隻細腰肩棘螺的。」

    我立時道:「就算找到了又怎麼樣?」

    白素不回答我的問題,又操縱著推進器,向前駛去,我看到前面,是一大堆石,那堆石很高,約莫有二十公尺。在石的底部,好像有幾個黝黑的洞,而白素正是向著其中一個較大的洞而去。

    我唯恐她會遇到危險,是以忙跟在後面,在我們快接近洞的時候,有兩隻足有一公尺長的章魚,自洞中迅速游了出來。

    同時,我們也看到,洞的附近,生著很多海綿。

    潛水者都知道,在海中遇到海綿,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有很多種海綿,會分泌出具有惡臭的膠狀物質來,給這種東西沾上身子,氣味可能歷久不散!

    但是這時,我和白素,卻一起向那塊海綿靠近,因為我們都看到,有三隻細腰肩棘螺,正在海綿之上,緩緩爬行著。

    白素比我先趕到一步,立時伸手,取到了一隻,我也取到了另一隻。

    螺一到了我們的手中,身體就縮進了殼中,這種螺,有很薄的橘紅色的蓋,這時也緊縮在貝殼的裡面。

    白素手中拿著螺,轉過頭來望著我,道:「你說,在離沙灘相當遠,又那麼深的海底的螺,有甚麼理由,會出現在沙灘上?」

    我道:「那可難說得很,有很多理由,可以使他們出現在沙灘上,它們究竟是會移動的生物!」

    白素「哼」地一聲:「我不相信,我要到那洞裡面去看看!」

    那個洞,這時離我們很近,白素一面說著,一面已將推進器的一端,對準了洞、燈光射進洞去,那洞的洞口,大小只能容一個人進去,可是燈光射進去之後,看來卻十分深邃。

    我連表示自己意見的時間都沒有,白素已經控制著推進器,向著嚴洞駛去了,我只好跟在她的後面。

    當我們進了那洞,發現裡面很寬大,可是在前進了不多久之後,前面就出現了一條狹窄的通道。

    那個洞,看來並沒有甚麼特別,在有石的海底,可以說隨時可見。

    但是,當我們到了那種窄縫前面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個極其奇怪的現象,那便是,在窄縫中,不斷有巨大的氣泡冒出來。

    那種巨大的氣泡,一從窄縫的頂端冒出來之後,便向上升去,積聚在洞的頂部。也直到這時,我們循著冒出來的氣泡,抬頭向上望去,才發現了一個更奇特的現象。

    那許多氣泡,升到了洞頂之後,便合併了起來,成為一個更大的氣泡,也就是說,那洞的頂部,離頂上的石,有很大空間,是完全沒有海水的一個大氣室。」

    一看到了這種情形,我和白素兩人,都呆了一呆,白素立時道:「裡面有著甚麼?」

    我道:「可能是海底的沼氣!」

    白素向上升去,我也跟著上升,不一會,我們兩人的頭部,都已離開了水,而在那氣室之中了。當然,我們仍然戴著頭盔,氣室中的氣體,和空氣沒有甚麼分別,無色,我們也無法知道它是不是有特殊的氣味。當然,我們也不會傻到除下頭盔來,去呼吸一下這種氣體。

    自那個窄的石縫中,氣泡仍不斷地冒出來,氣室正在漸漸擴大,我道:「看來,這種氣體,會溢出洞,升上海面!」

    白素道:「太奇怪了,我們要去根究這種氣體的來源,看看究竟是甚麼道理。」

    我們又一起沉了下來,那窄縫實在太窄了,根本無法容推進器通過,人倒可以勉強擠進去的。

    於是,我們將推進器留在窄縫之外,我在前,白素在後,提著提燈,一起遊了進去。

    在我們游進去的時候,還不斷可以碰到巨大的氣泡迎面而來,一碰到我們的身子,就散成無數小氣泡,向外溜了出去。

    那道窄縫相當長,當我們游到了盡頭,前面全是石,完全沒有去路。只有在石中,有一些是可以容手指伸進去的縫,在那些縫中,一個一個氣泡在擠出來,成為大氣泡向外面浮去。

    如果不是我們已然確知那是氣泡的話,這時看著那些氣泡從石縫中擠出來,倒像是甚麼星球怪物一樣。

    前面已經沒有了去路,雖然在那些窄縫中,竟然會有那麼巨大的氣泡不住擠了出來,這件事也可怪得很,但是我和白素,當然無法從那麼狹窄的縫中擠進去的。

    我們只是盡量地靠近石,用燈向內照著,想看看石縫中究竟有些甚麼,但是卻甚麼也看不到。

    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自然失望得很,我道:「我看我們該出去了!」

    白素還不有就走,沿著那些狹窄的縫,在游上游下,又看了好幾分鐘,才道:「是的,找不到甚麼,我們該出去了!」

    她游到了我的身邊,我們一起向外游去,回到了洞之中。

    才一游出來,我就呆了一呆,我們是提著燈進去的,在出來的時候,因為我知道,我們有兩具推進器,留在洞之中,在推進器上,是有著燈的,所以才一出來,就立時熄了燈。

    可是才一熄燈,眼前竟是一片漆黑!

    這是大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是以我不由自主,發出了「啊」地一聲響。

    白素是跟在我後面的,她雖然還不知道外面有了甚麼變化,但是她是聽到了我的驚呼聲的,她忙道:「怎麼了,有甚麼事?」

    我在發出了一下驚呼聲之後,立時又著亮了燈,而且,繼續向前游去,那時,白素也游了出來,我將手中的提燈,在洞中四面照著。

    這時,白素雖然仍未曾得到我的回答,但是,她也可以知道我為甚麼發出驚呼聲來的了,因為她自己,也同樣發出了一下驚呼聲!

    我們留在洞之中的那兩具推進器,不見了!

    剎那之間,我們實在不知說甚麼才好,那實在是令我們震驚之極的事,兩具推進器,留在洞中,是絕沒有理由失蹤的。

    可是現在,它們的確不見了!

    白素遊近我的身邊,握住了我的手,她的聲音,聽來極其緊張,她問道:「發生了甚麼事?」

    我勉力鎮定心神,道:「兩具推進器不見了,看來,好像有人進來過!」

    白素道:「不可能的,就是有人進來過,也不會和我們開這樣的玩笑!」

    我起先,還不明白,白素所說的「開玩笑」是甚麼意思,但是,我立即明白了!

    我們離開了「快樂號」之後,一直在海底,靠推進器在潛行。推進器的速度相當快,我們潛行了約莫一小時,現在,如果沒有了推進器,我們要游回去的話,那至少化上了六小時的時間!

    如果這是一個「玩笑」的話,那麼,玩笑實在太大了!

    我在呆了一呆之後,立時道:「我們先游出去再說,或許還可以追得上。」我和白素一起向外游去,到了洞之外,海底看來,極其平靜,像是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但是,我和白素都知道,一定曾有事發生過,因為我們不見了兩具推進器!

    在洞外又盤旋了片刻,一無發現,我們只好向上升去,直到升出了水面。

    天色漆黑,星月微光,映在平靜的海面上,泛出一片閃耀的銀光來,景色、情調,都是上乘的,是我們卻只好啼笑皆非。

    四面望去,看不到一點陸地的影子!

    我先旋開了頭盔,白素也跟著除了頭盔,我們互望著,白素低聲道:「是我不好,想出潛水的主意來。」

    我道:「別說傻話,現在,我們唯一可做的,是拋開一切東西,游回去!」

    白素道:「我們得游多久?」

    我苦笑了一下:「如果沒有甚麼意外的話,那麼,大約是六小時到八小時!」

    白素抿著嘴,沒有說甚麼。

    我們拋下了頭盔,拋下了氧氣筒,同時,在心中祈禱著,在這段時間之中。海上千萬不要起甚麼風浪,要不然,繼萬良生失蹤之後,就是我們失蹤了!

    我在開始向前游去的時候,並不低估白素長途游泳的能力,但是她可能很久沒有經歷這樣的險境了,是以我特別叮囑她:「你要緊跟著我,我們在開始的時候,不必遊得太快!」

    白素低聲道:「我知道。」

    她在講了三個字之後,略頓了一頓,才又道:「但是,如果我支持不住了,你千萬則理我,自顧自遊向前去,才有希望回去!」

    我有點惱怒:「你說這樣的話,該打!」

    白素仰著頭望著我,在她的臉上,沾滿了水珠,也不知這是海水,還是淚水。

    我們不再說甚麼,向前游去,我確知方向是不會錯的,因為我可以藉天上的星星來辨別方向,問題是我們甚麼時候可以遊得到而已!

    一小時過去了,我們仍然在汪洋大海之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