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瑪仙微笑,伸手在自己的頭上指了兩下:「已經運用我的腦電波追蹤到了它,就算距離再遠一些,也還在我的感應範圍之內──」

    良辰、美景望著瑪仙,欣羨之情滿溢臉上。瑪仙解釋:「其實,我只不過借用了腦電波這個名詞,真正的力量,我確知發自我的身體,但是那是一股什麼力量,我並不確知,總而言之,稱之為巫術的力量,一定不會錯的。」

    原振俠笑:「你越是解釋,越是難明白!」

    瑪仙的神情無可奈何:「沒有辦法,我自己也不明白──在巫術的領域中,只知道可以有力量做成某些事,但卻絕沒有人明白為什麼可以這樣。研究巫術的目的,也不是研究為什麼,而是研究如何能發揮力量,和如何能把力量發揮得更強大!」

    原振俠沒有再說什麼,巫術是另一種學問,和實用科學,幾乎完全背道而馳。實用科學對種種的研究,先必然要弄明白道理,然後才能進行,可是巫術,卻根本不先研究道理!

    原振俠的沉靜,很有點不以為然的態度在內,可是良辰、美景卻已鼓起掌來:「解釋得好極了,其實,這種現象十分普通。許多人都會駕駛車子,可是懂得車子為什麼會行走的人有多少?」

    瑪仙十分高興:「對,巫術的目的就是要學會駕駛,而不是學會汽車的製造工程。」

    原振俠總覺得有點不對頭,他忍不住說了一句:「人人都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運用,那總不是好現象!」

    瑪仙笑了起來:「首先,巫術絕不是人人可以掌握的,巫師也絕沒有把巫術推而廣之的意圖,其次,絕大多數人對許多東西,都是知運用,不知道理──小孩子都會扭開掣用自來水,自來水的道理,懂的人有多少?」

    原振俠無言以對,良辰、美景擠眉弄眼,向他做怪臉,原振俠只覺得好笑,忽然他問:「你們兩人心意相通的程度雖然比常人高得多,可是還未曾達到思想直接交流的地步,照你們的設想,在什麼樣的情形下,才能夠出現思想直接交流的情形?」

    良辰、美景認真地想了一會,才道:「我們兩人的思想,無法直接交流,我們想,是因為我們的智力相等的緣故。水位如果高低一樣,就不會有交流,電流、氣流,都是一樣。」

    原振俠大是稱讚:「陳氏兄弟和方家姐妹的情形就不同,他們的智力,都是一高一低。而低的那一個,是故意培養出來的!」

    良辰、美景失聲道:「那神秘人早作了準備,花了超過二十年的時間,造成了這種高低不一的現象,替他的實驗,製造基礎!」

    原振俠一聽到了「實驗」這個詞,震動了一下,瑪仙也皺起了眉,沉默了一會之後,原振俠才道:「神秘人選擇了雙生子來造成智力不一的現象,自然是因為雙生子天生就有直接感應的本能之故!」

    瑪仙道:「是!不然,普通人之中,智力不平等的人不知多少,何必花那麼大的心機,那麼久的時間來製造!」良辰、美景口發出了「啊」地一下低呼聲,原振俠和瑪仙的神色也十分異樣,那是他們四個人都想到了同一個可怕的問題!

    他們想到的是:如果這是一項實驗,那麼,陳氏兄弟和方家姐妹,豈不就是實驗品?非但是,而且是刻意製造出來的試驗品!

    他們都自然而然稱主持這個試驗計畫的人為「神秘人」,是由於這個人實在太神祕了,而且也十分恐怖,這個人,為了實現他的「理想」,竟然可以行為如此違背人性,把雙生子中的一個,培養成一個沒有知能的人!

    這種行為,自然構成嚴重的犯罪,這個「神秘人」不論他的理想多麼偉大,在實現了之後,是如何可以改變人類的命運,他都是一個犯罪者,他絕對無權這樣傷害別人!

    良辰、美景先叫了起來:「要制止這種行為!」

    原振俠和瑪仙卻並沒有立即表示態度,良辰、美景脹紅了臉,她們的正義感一發作,自然十分憤慨:「難道你們不同意?」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要制止的行為是把人禁錮起來,變得全然沒有知識,這種剝奪了一個人正常生活權利的行為,自然必須制止,可惜已經遲了,已經發生了。」

    瑪仙壓低了聲音,顯得她心情沉重:「現在,如果神秘人正在進行的是‘思想直接交流’,他做成了,可以使低智能的一個,獲得知識,變成正常人,所以,不應該去制止他做這件事!」

    良辰、美景仍然俏臉通紅:「怎知道他們沒有繼續禁錮其他的變生子?」

    原振俠向她們作了一個手勢:「相信我和你們的女巫姐姐,我們一定可以找到神秘人活動的總部,在那裡如果有其他的變生子被禁錮,一定派你們去救人,把被禁錮的人全放出來!」

    良辰、美景仍然氣憤:「再把主持這件事的人,統統關進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報還一報,也讓這些人嚐嚐被人當試驗品的味道!」

    良辰、美景在發表她們的「懲惡計畫」,原振俠已想到了另一個問題,他低聲問:「什麼人在主持這個行為?會不會是勒曼醫院的醫生?」

    瑪仙側著頭,把她的小手指套進了發端的那個金環之中,輕輕晃著:「我看……不會有直接的關係,勒曼醫院只是複製人的身體,這些人的目標,卻是複製人的思想!這其間,大有區別。」

    原振俠仰高了頭,他這時思緒十分紊亂。勒曼醫院複製出來的複製人,待遇極差,是不是可以這樣對付複製人,也沒有結論。

    如果,「複製思想」成為事實,那麼,是不是每一個複製人,都可以通過思想複製,而變得有思想有知識有記憶?如果勒曼醫院的行為已得到了公認,不把他們的行為當成罪行,那麼,主持思想複製的行為,豈不是更應該被視作對人類文明的大貢獻?

    原振俠得不到結論,他只好用一聲長嘆,來結束他紛紛擾擾的思緒。

    良辰、美景在這時,又提出了新的問題,她們一面問,一面做著手勢,把雙手放在頭上:「不知他們怎麼進行?是不是用有許多電極的頭罩,罩在兩個人的頭上,然後通電?」

    說到這裡,她們又陡然叫了起來:「啊呀,不好,要是他們的實驗失敗了,知識和記憶從一個人的腦中流出來,卻沒有進入另一個人的腦中,那會怎麼樣?」

    她們問得十分認真,一起用十分憂慮的眼神,向原振俠和瑪仙望來。原振俠皺眉:「你們用詞不當,思想和知識流出來,‘流出來’三個字太可怕了,聽起來,像是腦漿或是鮮血流出來一樣!」

    良辰、美景不服:「思想交流,自然是流來流去,流出來,流進去。」

    原振俠沒好氣:「好,就流出來,就算流不進另一個人的腦中,看來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那是一種思想複製的行為,就算複製不成功,對原來的人,也不應該有損害!」

    良辰、美景一起搖頭:「根本不知道實驗進行的過程是怎麼樣的,也有可能,會兩個人都變成了低能人!」

    原振俠瞪了她們一眼:「選擇雙胞胎來做實驗,可知還在初級階段,無法把計畫在普通人之間實行!」

    瑪仙向良辰、美景笑:「所以,你們可以考慮一下,不要參加跟蹤,說不定那些人還在找雙胞胎,你們豈不是在自投羅網?」

    良辰、美景一起叫了起來:「女巫姐姐,連你都來欺負我們!」

    原振俠和瑪仙一起哈哈大笑,並且毫無顧忌地摟作了一團,良辰、美景鼓起了腮生氣,但不一會,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作各種假設和推測,時間過得很快,蘇耀西派來的船,又比預算來得早,當他們上船之後,請原來的船員全部上岸,原振俠駕著船,依照瑪仙指出的方向駛出去。

    船的性能極佳,有全套自動駕駛設備,一上了船之後,瑪仙就站在船首,神色十分凝重,望著海面,不時發出一些簡單的指示,如船行的方向和加快船速。良辰、美景就飛來掠去,傳遞著她的命令。

    在半小時之後,他們的船,在高速行駛之中,瑪仙突然半閉起眼睛來,聲音十分低沉:「他們就在前面,不是很遠!」

    她說著,伸手指向前,良辰、美景一直在用望遠鏡觀察,這時立即循她所指看去,立即看到了一艘「機帆船」,在大約兩千公尺之外,鼓浪前進!

    兩人興奮地大叫起來:「追上去!」的時候,兩人又一起揮手指向前,居然頗有海軍大將指揮進攻的風範。

    從兩船的速度來看,要追上那艘機帆船,應該不困難,可是原振俠和瑪仙,卻又不免猶豫:他們的出現,會不會使神秘人的計畫遭到破壞,因而危及陳氏兄弟和方家姐妹的安全?

    良辰、美景一面呼叫著,一面已掠進了駕駛室,她們兩人的行動何等快疾,只怕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別的移動生物可以及得上她們。

    她們才一進了駕駛室,在船頭的原振俠和瑪仙就立刻感到,船速在加速增加,整艘船,在海面上疾掠而過,在海上劃出了長長的水波,和前面的機帆船,離得更近了!前面的機帆船,除非沒有人,不然一定可以發現有一艘船,以極高的速度在逼近它!

    原振俠和瑪仙互望了一眼,瑪仙低聲道:「或許是應該和神秘人見面的時候了!」

    原振俠點頭──一直到這時為止,他們的種種設想和推測所得,還只是推測和假設。未曾得到證實,而能證實他們的推測和假設的,只有主持其事的神祕人!

    原振俠自然也心急想知道事實情形是不是如他所假設的那樣,可是他還在作最後的考慮。

    只不過那時,他和瑪仙都看出,不必多作考慮了!在他們前面,那時已追到相距只有五百公尺左右,不必用望遠鏡,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機帆船,正掉過頭,向他們迎面駛來!

    正當原振俠和瑪仙感到愕然之際,眼前紅影閃動,良辰、美景又從駕駛室來到船頭,失聲問:「怎麼一回事,想和我們相撞?」

    瑪仙怪道:「當然不,是他們發現了我們的跟蹤,想和我們接觸!」

    幾句話之間,兩艘船的距離已近了許多,原振俠叫:「快點減速!」

    良辰、美景又掠回駕駛室,轉眼間又上來,不住跳著:「神秘人會和我們見面?」

    原振俠道:「很快就可以揭曉了!」

    這時,兩艘船更接近,當兩艘船相距約有十來公尺,擦身而過時,良辰、美景陡然一聲長嘯,身形掠起,紅影閃動,其疾如電,竟然一下子就從自己的船,躍到了那機帆船上,俏生生地當風立在船舷上,海風吹得她們衣袂飄動,頭髮飛揚。這一下,原振俠才算是真正見識到了她們兩人的輕功造詣,他不禁大聲喝了一聲采!

    但同時,原振俠也不禁有點責怪良辰、美景行事太魯莽了一些,那艘機帆船肯定屬於神秘人或神秘組織所有,對方是敵是友,還未曾分清,這樣就上了別人的船,是很容易吃虧的!

    兩船交錯而過,同時掉頭、減速,瑪仙駕船,原振俠留在甲板上,注視著機帆船上的動靜,只見機帆船的船艙之中,走出了兩個人來,一男一女,正是陳景德和方如花。良辰、美景身形一閃,已到了他們兩人的身前,陳景德和方如花神情十分興奮,從他們的神情看來,他們的處境,絕不會是危境!

    只聽得陳景德在大聲道:「你們來了?」

    良辰、美景齊聲道:「你們需要幫助?原振俠醫生和我大名鼎鼎、神通廣大的女巫姐姐也來了!」

    陳景德和方如花,立時循著良辰、美景指的方向,向原振俠揮了揮手,原振俠也向他們揮手,陳景德說話的聲音很大,顯然是故意要原振俠也明白:「請回去吧,我們要求幫助,只是一個誤會,各位請回吧!」

    良辰、美景怒道:「這算什麼?一下子要幫助,一下子叫請回,開什麼玩笑!」

    陳景德乾笑著,有點不知所措。這時,兩艘船都停了下來,並排著,瑪仙也來到了甲板上。

    良辰、美景仍在大聲叫:「我們不走!我們已猜到了那神秘人想實現什麼樣的神秘陰謀,叫他出來見我們,好好向我們解釋!」

    她們兩人的聲音很尖銳,雖然在海風之中,仍然聽得十分清楚,陳景德的神情更是狠狠,想裝作生氣,可是又氣不出來,只是道:「你們在胡說什麼,什麼神秘陰謀,根本沒有這回事!」

    這時,原振俠也朗聲道:「陳先生,別說她們,我和瑪仙,更不好打發,既然已追上來了,你想想,就憑你一句話,能叫我們回去嗎?」

    陳景德握著手,不知道如何應付才好,方如花一直沒有開口,只是神情焦急地望著陳景德。原振俠又道:「我們料到,有人要在你們兩對雙胞胎的身上,進行一項計畫,這個計畫如果成功,雙胞胎中,一個的記憶和知識,可以進入另一個的腦部。這是空前的人類思想直接交流,或者也可以叫做‘思想複製’。由於人類以前從來也未曾有過這種行為,所以,人類也沒有適當的言語,可以形容這種行為!」

    陳景德和方如花,在那一霎間,都張大了口,合不起來。一看到他們這樣的情形,連原振俠也不禁心跳加劇,這證明了他的設想是事實!

    設想,和設想得到了證實,是完全兩回事,原振俠感到十分興奮,也提高了聲音:「你們可以甘心作為試驗品,可是有一些事,還需要主持人澄清一下,看看是不是有犯罪的成分在內!」

    陳景德和方如花的神色變得十分驚惶,陳景德雙手亂搖:「我們不想追究過去發生的事,只希望……將來會變得更好!」

    原振俠沈聲問:「你怎麼知道將來一定會更好?」

    陳景德楞了一楞,還沒有回答,就聽到在他的身後,響起了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沒有人肯定將來會怎樣,但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充滿信心,步向將來!」

    這低沉的男人聲音一傳出來,原振俠、瑪仙和良辰、美景陡然一震,這聲音他們十分熟悉,正是錄音帶中,在電話中和陳景德聯絡的那個神祕人!

    在這一刻,他們四個人,自然也有一定程度的緊張,視線一起射向陳景德的背後,在陳景德的背後,也走出了一個人來。

    那人一出現,原振俠等四人,都呆了一呆,他們自然從來未曾見過這個人,可是已不斷地把這個人稱為「神秘人」,──從這個人的行為來判斷,稱他為「神秘人」也十分恰當,所以各自根據他的神秘行為。替他塑造了形象:又高又瘦,面目陰森,一身黑衣,諸如此類。然而,此刻自陳景德的身後轉出來的那個人,卻矮矮胖胖,未語先笑,五官擠在一起,連手臂都全是胖肉的半禿頂矮胖子,一點神秘的味道也沒有!

    良辰、美景在一楞之後,竟然脫口道:「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是神祕人?」

    那人笑著──他的聲音這時聽來,也毫不神秘:「如果你們把主持這個計畫的人叫做神秘人,那麼,我就是你們所謂的神祕人!」

    原振俠揚眉:「幸會,你的計畫十分偉大,當初構思時,你一定很年輕?單是為了培養一個低知能的人,你就花了超過二十年的時間。」

    那人低下頭去一會,才又抬起來,神情比較嚴肅了一些:「第一次有這樣的構思那年,我十四歲。」

    原振俠想不到自己帶有譏諷的話,他回答得那麼認真,他也不好意思再諷刺他,只是又問:「高姓大名?你是……醫生?」

    那人吸了一口氣:「你們可以繼續叫我神秘人,因為我確然十分神秘,我受過嚴格的醫學訓練,不過,我絕不自稱是醫生!」

    原振俠和瑪仙互望了一眼,他們對這個矮矮胖胖的神秘人,顯然都有相當好感,原因是他幾乎有問必答,而且答得十分實在和誠懇。

    他不但有問必答,而且還主動提出來:「聽說過原醫生和美麗女巫的名聲很久了,想來各位一定有許多話要和我說?我可以回答你們的任何問題,而且保證都據實作答,只有一點:我不想我的工作受到干擾,這是我畢生的理想,已經可以開始實現第一步了,我不想受到干擾!」

    原振俠被他誠懇的態度感動:「謝謝你,請你從頭說起,嗯,我們進你的船來?」

    神秘人立時大搖其頭,當他搖頭晃腦的時候,神態看來十分滑稽,良辰、美景不免有點失望,覺得那麼神秘的事,竟然由一個外形那樣普通的人來主持,未免有「選用錯誤」之感,太不夠刺激了。

    神秘人一面搖頭,一面道:「不,到你們的船上去,大家一起到你們的船上去!」

    他說著,還和陳景德和方如花做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們到原振俠的船上去。原振俠這才注意到,他胖胖的手指上,戴了一枚巨大的藍寶石戒指。

    那枚戒指上的藍寶石,是三角形,雖然他的手指很粗,可是寶石看來還是太大了一些,而且,寶石的色澤,是十分深邃的深藍,光采奪目,一看就知道是非同小可的奇珍異寶。

    原振俠心中略動了一動,他像是對這樣的一顆藍寶石略有所知,可是一時之間,卻又無法在記憶之中,把它的來龍去脈說得清楚。

    神秘人注意到了原振俠的視線停留在他的戒指上,他現出了一個看來無可奈何的笑容,揚了揚手:「家族留下來的物件,我的家族,曾經是一個顯赫一時的皇族,現在,自然煙消雲散了──但是,也留下了足夠實現我理想的金銀和財物!」

    原振俠「啊」地一聲,剎那之間,他想起了這個神秘人可能的來歷,伸手指向他,可是神秘人已經道:「我不會承認什麼。我的身分,剛才已經作了夠詳細的自我介紹,我現在的身分,是一個理想家,一個懷著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理想的理想家。」

    原振俠諒解地說:「陳先生從吳高窟千辛萬苦弄回來的那組石像,是閣下家族還處於盛期的作品?」

    神秘人的胖臉上,大有欽佩之色,豎起了拇指來:「原醫生真是名不虛傳,可以那麼說,我們的家族,遺傳血統之中,有著極強盛的變生子遺傳基因,幾乎每一代所生的男嬰,都是雙胞胎,這就帶來了極度的困擾!」

    良辰、美景睜大了眼:「哪有什麼困擾?」

    瑪仙忽然提議:「何必站著吹海風?不是都願意上我們的船來麼?請過來再說!」

    良辰、美景身形一晃,首先掠了過來,方如花在陳景德的扶持下,和陳景德一起過來,神秘人也跳了過來,別看他矮胖,身形還相當靈巧。

    神秘人過來之後,瑪仙指著陳景德和方如花:「他們的另一半,不必參加?」

    神秘人探頭:「不必了,他們的智力很低,我們的談話,會涉及很多深奧之極的問題,他們在現階段,根本沒有法子聽得懂。」

    良辰、美景立時道:「這種現象,是你一手造成的!」

    神秘人坦然接受了良辰、美景的指責:「是,是由我造成的,他們的智力程度不高,所以在他們過去的生活上,痛苦程度也被減至越低,而且,我可以給他們智力,智力複製如果成功,就是我和他們共同對人類作出的偉大貢獻!兩位,任何貢獻,都要有犧牲,我已經把犧牲減到最低程度了!」

    良辰、美景仍然瞪著眼:「令人在被禁錮的環境中生活二十多年,是不道德的行為!」

    神秘人長嘆一聲,低下頭去一會,才道:「我已經和陳先生、方小姐說明了這個問題,兩位是不是要聽聽當事人的想法?」

    良辰、美景悶哼了一聲。陳景德先說:「我們出生之後,處於極困苦的境地,是一雙棄嬰,若不是有這項行動,我們早已死了,和當時的許多棄嬰一樣,而我,一直在暗中受著幫助,直到現在才知道!」

    方如花的聲音,十分平靜:「我能夠被父親收容,也是通過了安排的,在此之前,我們也處在等死的處境之中。」

    良辰、美景瞪著眼,沒有再說什麼,一行人等,在這時也走進了艙房之中。

    原振俠請神秘人坐下來,神秘人卻有點激動,坐不安穩,才一坐下,又彈了起來,不斷走著。

    良辰、美景恨不得把心中的疑問全問出來:「雙生子有什麼困擾?」

    原振俠嘆了一聲:「你們沒留意他說過,他的家族,曾是一個皇族嗎?」

    瑪仙作了補充:「皇族的孩子,是要登上皇位的,雙生子,的確會帶來困擾──天無二日,國無二君,總不能一個國家,有兩個一模一樣的皇帝同時臨朝!」

    聽得瑪仙那樣說,良辰、美景在一開始,只覺得有趣,她們自然而然笑了起來:「真是,滑稽得很,商量起國家大事來,兩個一樣的皇帝,由哪一個來下決定呢?」

    她們笑得十分歡暢,直到看到了瑪仙正在用眼色向她們示意,別再笑下去,她們才看到,神秘人的神色十分陰沉,連看來像是天生的笑容也消失了,她們才停止了笑,伸了伸舌頭。

    神秘人的聲音聽來更低沉:「這種情形,別人聽來覺得很滑稽,但對我們來說,卻是十分悲慘的悲劇──一個有著雙胞胎遺傳的皇族,在承繼皇位的問題上,就必然要有一個被犧牲掉,因為不能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帝王!」

    良辰、美景發出了「啊」地一聲,駭然問:「所謂……犧牲掉,是怎麼一回事?」

    神仙人抬起了頭,聲音發啞:「一出生,就令其中的一個死亡,只剩下一個,可以將來繼位。」

    船艙之中,突然靜了下來。神秘人把這種情形,形容為「悲慘的悲劇」,自然再恰當不過。除非整個家族肯放棄皇族的身分,不然這種悲劇就得一直演下去!

    原振俠首先打破沉默:「閣下也是雙生子?」

    神秘人點了點頭。良辰、美景叫了起來:「你的兄弟──」

    神秘人苦笑了一下:「我出生的時候,我們家族顯赫的時代已然過去,雖然族中有一些保守的老人還在鼓譟,要堅持傳統,把我們兩兄弟中的一個殺死,可是我父親卻堅決不肯,反正沒有皇帝做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人,自然也可以在正常生活中活下來!」

    良辰、美景大是好奇:「那你的兄弟呢?」

    神秘人抿著嘴,答非所問:「我父親的一個兄弟,就是在一出生就遭殺害的。自從我懂事開始,就知道我父親一生都極其痛苦地在懷念他的另一半,那種痛苦,我在十四歲那年,才算是體會到。」

    各人都沒有再發問,誰都知道,在他十四歲那年,必然發生了不幸的事。

    神秘人略停了一停:「那一年,在一次狩獵活動中,我的兄弟,因為槍枝走火而死亡。當子彈射中他的頭部之時,我正在兩公里之外,我可以極其明確地記得當時的情景」

    他說到這裡,目光移向放滿了美酒的壁櫥,良辰、美景身形閃動,很快地就把一杯酒,送到了他的面前。

    他一口把酒喝乾,笑了一下,笑容雖然淒然,但卻頗有自豪之感:「我,可以說是世上極少數,死過一次的人,至少,我知道死亡是怎麼一回事,我在兩公里之外的意外發生的同時,我聽到了巨大無比的砰然槍聲,感到我整個頭炸了開來,接著便是一片黑暗和極度的寒冷,然後是一切全都失去的空虛,我喪失了一切知覺。」

    他說到這裡,舔了舔嘴唇:「我十分肯定自己死了──當然我後來又甦醒了過來,可是至少有三年之久,我在心理上認定了自己是一個死人,這是十分可怕的情形,不是身歷其境的人,難以想像。」

    神秘人說到這裡,向良辰、美景望了一眼,他的眼神絕不兇惡,可是良辰、美景有著雙胞胎的敏感,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顫,並且立即擁在一起。方如花和陳景德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顯然,他們都在同時,想到了如果自己的另一半死亡的可怕情形!

    神秘人嘆了長長的一口氣:「那件意外發生之後,我父親安慰我說:‘孩子,你算是幸運的了,到十四歲,才有這樣慘痛的經驗,而我,我的父親,一直追溯上去,我們一代又一代,都是一出世就遭到這樣的慘痛,一懂事,就知道自己少了一半!’原醫生,雙生子其實是一個人的兩個化身,當我可以肯定這一點時,我的理想,也就有了雛型。」

    原振俠問:「你的理想是──」

    神秘人忽然活潑了起來,臉上又自然而然浮出了笑容來:「你們必然對我的行為,已有了若干猜度和假設,我想先聽聽你們的結論!」

    神秘人這樣說,倒大是投良辰、美景之所好,而且她們也知道,自己這方面達成的結論,和事實極其接近。所以她們立時一人一句,將他們幾個人的種種設想,講了出來。

    在她們講到一半的時候,神秘人已現出十分驚訝和欽佩的神情來。陳景德更失聲道:「這種匪夷所思的事,居然也有人想得到!」

    良辰、美景一揚頭,一副傲然的神態,表示她們不是普通人。

    她們講完了之後,原振俠和瑪仙略作補充。原振俠最後道:「如果人和人之間,知識可以直接灌輸,那是人類生命發展的大突破!人類的進步速度,可以提高不知多少倍!」

    原振俠的聲音,很有感染力,連早已有了這樣概念的神秘人,也興奮得不住搓手。

    神秘人道:「有這種意念,或者說,有這種理想,倒並不自我開始,我的祖先,應該早已有了那種體驗,所以不知在哪一代,一位有藝術天才的祖先,留下了一組可以說是雙生子之神的雕刻像!」

    他說到這裡,向陳景德望去,陳景德作了一個手勢,事實上,就算他沒有任何表示,但每個人都可以知道,神秘人這時提到的那雕刻像,就是如今在兄弟大廈的那組雙頭人像。

    神秘人又道:「這組石像,對雙生子有極強烈的吸引力,陳景德在看到了圖片之後,就千方百計弄到手,是十分自然的事。雕像顯示了雙生子的特性,也展示了我們家族歷代以來雙生子的悲劇──一個一出生就被殺害的茫然,另一個生存下來的忍受失去了一半的痛苦,這並非一種正常的情形,可是卻明白地顯示了一點,雙生子之間,思想可以直接交流。尤其在我自己有了「死亡」的經驗之後,我更肯定了這一點。」

    瑪仙問得相當小心:「從有了理想的概念,到展開實際行動,一定有一個相當長的過程?」

    神秘人長長地吸了一口氣:「自然,到我十七歲那一年,我才勉強克服了把自己當作死人的可怕心理,我發狂一樣讀書,我們的家族雖然不再顯赫,已經退出了歷史舞古,可是仍然保有雄厚的財力,我們人數不多,可是十分齊心合力,我們和外面世界的接觸極少,所以世人早已把我們遺忘,我們……在我提出了我的理想之後,我們全族人,都為了這個理想而奮鬥,有不少人和我一樣,勤奮無比地使自己的知識增長。」

    他一口氣說到這裡,胖臉上泛起了紅光,顯得他心情十分興奮。

    良辰、美景又給了他一杯酒:「你們的基地,在什麼地方?準備把陳先生和方小姐帶到基地去?」

    神秘人笑而不答,自顧自說下去:「在全族人合力同心之下,事情就很容易展開,本來,我想,我如果結婚,一定會有雙生子產生,自小就分開他們,一個過正常生活,另一個……另一個……」

    他做了一個手勢,大家都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另一個,當然是刻意培養成一個低能人。

    良辰、美景還是有點耿然於懷:「是啊,為什麼你不用自己的孩子作實驗?別說你娶不到妻子!」

    神秘人望了她們一會,才苦笑:「好吧,我把你們也當作成年人,十四歲那年,我的另一半意外死亡,我的腦部雖然沒有中槍,可是也受了嚴重的傷害,這種無可解釋的傷害,損傷了我若干身體機能,包括生殖機能在內!」

    良辰、美景盡量裝出成年人聽到了這些話之後的反應,可是還是不免紅了紅臉。

    神秘人倒反而若無其事:「所以就只好開始物色別人,我們鄭重地考慮過道德問題,先發現的陳氏兄弟,是戰爭孤兒,後來的方家姐妹,則是一場著名的大饑荒中的災民

    他們各自的成長過程,你們都知道,也不必我多說了!」

    他坐了下來,伸了伸雙腿,忽然又跳了起來:「由於我們一直在幕後照顧陳景德,

    所以要使陳氏兄弟相會,沒有問題。可是我們卻不知道方如花去了哪裡,要找方如花,自然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的另一半放出來,那女孩子全然沒有記憶,有關方面一定會把她的照片發表,那麼方如花自然也出現了!」

    原振俠「嗯」地一聲:「一切正如你的計畫,然後,你再把他們帶走,進行最後關頭的實驗!」

    神秘人搖頭:「對他們四個人來說,是到了最重要的一刻,對我來說,只不過是開始──雙生子之間,記憶可以直接灌輸,形成思想複製的現象,已經在理論上完全肯定,只差進行了!」

    所有人,連陳景德和方如花在內,都被好奇心驅使,所以他們異口同聲問:「如何進行?」

    陳景德和方如花,因為和他們有切身關係,所以問得分外焦急。

    神秘人嘆了一聲:「極複雜,我無法解釋,最簡單的解釋是,通過生物電能的刺激,使兩人的腦細胞記憶部份的訊息,互相交流,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記憶複製過程!」

    原振俠揚眉:「絕對安全?」

    神秘人「嘿」地一聲:「原醫生,簡單如剖除闌尾的手術,有時也會有意外!」

    原振俠無話可說,神秘人又道:「這只是我理想的第一步,成功了之後,我進一步的目標是兩個全然沒有關係的人之間,記憶複製的可能性!」

    神秘人說到了他遠大的理想之時,胖臉上紅光滿面,興奮之極。

    原振俠也不禁心嚮往之:「如果實現了,那麼,一個腦部發育完全的人……大抵在十歲左右,一下子就可以變成醫生、藝術家、文學家……可以變成任何有豐富學識,有超特才幹的人!」

    神秘人眨著眼,故意做出神秘的樣子來:「還可以一個人得到多種知識的知識複製,可以有畢加索的藝術知識才能,有愛因斯坦的科學知識才能!」

    原振俠再補充:「到了這一地步,‘精神不死’這句話,才有實在的意義了,任何有出色才能的人,他的精神,能真正延續下去,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等於是生命的永恆延續!」

    瑪仙也喃喃地道:「太偉大了!」

    神秘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雙手一拍:「這樣偉大的理想,四位願意以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

    良辰、美景首先高舉雙手:「當然盡力支持,我們能做些什麼?」

    神秘人低下頭去,像是認真想了一會,才抬起頭來:「不,我們由於習慣了家族份子一起工作,很難接受外人的幫助,我們知道這是一種狹窄的態度,可是我們所做的事,太超越人類的文明,太是驚世駭俗,所以一切都在極度秘密的情形下進行,自然也不想有家族以外的人參加!」

    良辰、美景現出顯然的失望,原振俠已聽出了神秘人的弦外之音,他問:「我們什麼也不必做?」

    神秘人雙手抱著拳,神情十分誠懇:「當然不是,你們要做的事很多,首先,要請你們嚴守秘密,越少對別人說起越好。其次,請完全不要干擾我們的行動,讓我們的計畫得以順利進行!」

    良辰、美景這時,也聽出「味道」來了,噘起了嘴,表示了心中的不快。

    可是神秘人仍然在繼續著:「像現在,你們也立即有事情可做,立刻可以放棄跟蹤,讓我們繼續航程!」

    良辰、美景發出了一下重重的悶哼聲,原振俠和瑪仙也沒有反應,沒有立即答應的意思。

    神秘人嘆了一聲,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表示他的意態堅決。陳景德提高了聲音:「我們完全自願參加這項行動,只有這項行動,才能使我們的另一半智力變得和我們相同。也只有這樣,才能使我們感到我們有完整的存在──至於再遠大的偉大目標,反倒不是我們所關心的事情!」

    當陳景德在這樣說的時候,方如花來到了他的身邊,他們兩人自然而然握住手,這表示方如花的意思,和陳景德一樣。

    原振俠盯著他:「你們沒有考慮到行動可能失敗?畢竟那是空前未有的,有關人類腦部活動的大行動,而人類對腦部構造所知甚微──」

    原振俠才講到這裡,神秘人陡然叫:「反對!」

    原振俠向他望去,神秘人揮著手:「對腦部結構所知甚微,這只是你的說法,我提及過,我的家族,人人發奮苦學,在醫學上,尤其關於人腦的研究,有極大的突破,凌駕於全世界的科學知識之上。例如,我們已在大腦皮層的細胞之中,找到了記憶活躍部份,也分析出了遺傳密碼對記憶細胞的影響,更發現了遺傳基因在記憶行為之中的固定規律!」

    神秘人一口氣地說著他們在科學上的成就,聽得原振俠目定口呆。

    原振俠是醫生,自然聽得出神秘人剛才一口氣數說出來的那幾項成就的價值,而且,他也知道,他們的成就,也不止此。那已經可以說,這個神祕家族在人腦活動方面的研究,已有驚人的成績,其成就絕不在勒曼醫院之下!

    良辰、美景立時問:「為什麼不向全世界公布這種成就?」

    神秘人傲然:「我們認為現人類普遍的知識和對待知識的態度,還未到足以接受我們的驚人成就的程度!」

    良辰、美景張大了口,還想說什麼,可是卻又說不出什麼來。

    神秘人的話,聽來不是十分合理,可是卻也十分難以反駁!過了片刻之後,兩人請求:「能不能帶我們到你們的大本營去參觀一下?」

    原振俠和瑪仙,立時笑了起來,他們在笑兩人提出了一個必被拒絕的請求。果然,神秘人大搖其頭:「你們稱我為神秘人,那麼,我們的大本營就是神祕王國,怎會讓人隨便來參觀?」

    良辰、美景指著陳景德和方如花:「他們也是外人,會把你們基地中的情形說出來!」

    陳景德和方如花一起笑了起來,方如花道:「兩位小妹妹,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同意在事後接受另一項手術,這項手術,會使我們對神秘王國的一切記憶消失。只記得我們曾在那裡接受過幫助和有一個偉大的神秘王國存在!」

    良辰、美景長嘆一聲,無法可施。

    神秘人、陳景德和方如花離去的時候,神秘人十分感激:「你們真明白事理,換了另一位先生。只怕非窮根究底不可了。他們四個人,在十天之後,就會向你們報告好消息!」

    十天之後,蘇耀西、原振俠應邀前往兄弟大廈的頂樓花園,瑪仙已經離去,良辰、美景也來了。那組雕像被放在一個石座上,用射燈照射著。陳景德、陳宜興兄弟容光煥發,充滿自信,同時出現。方如花、方似玉姐妹,嬌豔莫名,一起亮相。

    眾多的賓客,在方氏姐妹合奏鋼琴之後,熱烈鼓掌,但只有原振俠他們幾個人才知道,神秘人在神秘王國進行的實驗成功了!

    知識記憶在雙生子之間直接複製成功了!什麼時候,在不相干的人之間也可以這樣?

    (全文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