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想到這裡,原振俠已經有了答案,他笑了起來:「不用擔心,什麼時候聽說過老師向學生傳遞了知識之後,老師就變得沒有知識的?」

    良辰、美景想了一想,也笑了起來:「你說的只是想當然,那不是思想的直接交流!」

    原振俠苦笑:「我只能作這樣的設想!」

    瑪仙忽然又指著那組石像,用十分緩慢的聲調在問:「雙頭人的神情不一,是不是他們正在進行思想直接交流,一個在向另一個輸送知識?」

    原振俠喃喃地道:「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

    良辰、美景同時吸了一口氣:「陳景德,甚至方如花,一定也想到了我們想到的關鍵性問題!」

    原振俠抬起了頭,皺著眉:「他們……他們現在正在做什麼?」

    他不問「他們現在在哪裡」,而問「他們現在正在做什麼」,良辰、美景和瑪仙,都知道他的意思:原振挾其實是想問:「他們現在是不是正在進行思想的直接交流?」

    她們三人都不出聲,原振俠揮了揮手:「我們的設想如果成立,那麼,兩陳就會變成智力相等的人,而那女郎也會成為音樂天才!」

    良辰、美景不斷眨著眼,瑪仙也大有心嚮往之的神情,因為他們剛才提出的設想,如果成立,確然是人類進化過程之中的巨大改變!會發生的變化,簡直難以設想!

    過了一會,還是原振俠先把思想從無窮無盡的想像之中拉了回來,吁了一口氣:「錄音帶還沒有完,再聽下去,看陳景德再說些什麼!」

    良辰、美景又按下了錄音機的放音掣,陳景德的聲音,又傳了出來,這一段錄音之中,他的聲音聽來十分沉重和緩慢。

    陳景德先嘆了一聲:「那組石像給了我們那麼強烈的衝擊,可是我們又無法真正獲得石像想要傳達的信息,那真是十分痛苦的事。你們也有這種感覺,可是也不能獲得實際上的訊息,想來也有同樣的痛苦!」

    陳景德的錄音是留給良辰、美景的,他所說的「你們」自然是指良辰、美景而言。而良辰、美景在聽到這裡時,也自然而然點了點頭。

    陳景德又嘆了一口氣:「我的兄弟在石像運到之後,有了相當大的改變,他開始時像是在想些什麼,可是他智力低,卻又連該想什麼也不知道,他想出一些怪不可言的問題,例如‘如果我們一生出來就對調,你變成了我,我變成了你,那會怎麼樣’之類。更怪的是,有一次他忽然說:‘根本你是我,我是你,我們被人家弄錯了!’他的情緒不穩,也影響了我,所以那神秘電話一來,才能使我立即服從。

    「因為我感到,打這個神秘電話來的人,不但掌握、控制著我兄弟的命運,同樣也控制著我的命運!

    「神秘電話要我去找方如花,我不知道最終的目的,可是知道一定會有極不尋常的事發生在我們的身上,不知道是吉是兇。

    「我把這一切經過說出來,目的是想讓人知道,我們,一雙孿生兄弟,正被一種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一個或一群不可測的神秘人物所操縱。

    「任何人的命運被別的力量所操縱,都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何況與我們生命有關的力量和人物,是如此神祕和處心積慮──想想看,他們竟然可以製造一個特殊的環境,把我的兄弟經過長時期的禁錮,使他智力不全!

    「所以,我需要幫助,我要所有人的幫助!」

    陳景德又一次提到了要幫助,原振俠不禁嘆了一口氣,因為他實在不如道如何幫助他才好!

    陳景德在繼續著:「在見到了方如花之後,才知道方如花的情形和我一樣,她在最近,發現了她的另一半,我向她說了一切經過,把她帶回來,當我回來的時候,發現我的兄弟已經不在他一直逗留的房間中,沒有人看到他如何離開,他不應該離開的。

    「可是我並不擔心,因為那神秘電話曾說過他們會帶走他,他本來就是在他們那裡長大的。很快的,我們又知道,方如花的另一半,也在醫院之中不見了,當然也是被他們帶走的。我和方如花都感到極度的彷徨無依,都十分害怕。」

    陳景德在講到這裡時,聲音有輕微的發顫,他停了幾秒鐘,才繼續說下去:「我和方如花當時的對話錄音──記錄下了一些事情的發展。」

    錄音帶在這裡,顯然經過簡單的接駁,傳出了方如花充滿驚恐的聲音:「陳先生,他們究竟是什麼人?究竟想幹什麼?」

    陳景德在苦笑:「不知道,只知道他們令我們的另一半,自小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長大!」

    方如花的話聽來也十分怪異:「多可怕,要是那不幸的另一半是我,那真不知如何才好了,他們──我們必須聽他們的話?」

    陳景德嘆了一聲:「除非我們根本不關心我們的另一半,我自問做不到這一點,你能做得到嗎?」

    方如花久久沒有回答──原振俠有點緊張,因為方如花和那女郎相見並不久,兩人之間,可以說完全沒有感情,方如花是不是肯把自己的命運,和那女郎係在一起呢?方如花久久不回答,顯然是也在考慮。

    原振俠的緊張很有道理,只是他低估了雙胞胎之間的那種兩位猶如一體的血緣力量。方如花終於嘆了一口氣:「我也做不到,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我們注定應該同一命運……陳先生,會不會那股力量,要通過你的兄弟來控制你?你是商界的強人!」

    陳景德發出了自嘲的笑聲:「方小姐,你太不懂做生意的道理了,哪有人花了二十多年時間來做這種買賣的!他們怎知我會變成商界強人?而且,我這點事業,放在世界商場上,滄海一粟,算得了什麼?」

    方如花低聲道:「那當然不會是想控制我了──是不是除了你和我之外,另外還有雙胞胎有同樣的命運?」

    陳景德的聲音很難過:「不知道,希望不會再有,對雙胞胎來說,這……很痛苦!」

    兩人之間維持了半晌沉默,方如花才問:「我們現在怎麼辦?」

    陳景德道:「那個神秘電話,好像暗示有一些事要我們做,我們只好等!」

    方如花的聲音很無可奈何:「那我要通知父親,他若是知道我失蹤了,一定會焦急莫名。」

    原振俠和瑪仙互望了一眼,方繼祖因為方如花的失蹤而焦急莫名,難道又有了什麼變故,使得方如花未能通知她的父親?在方繼祖萬分焦急之際,方如花應該還在兄弟大廈之中的!

    只聽得陳景德道:「好的,請隨意用電話──」

    他才講了一半,電話鈴就響了起來,當時方如花和陳景德可能都有點手足無措,因為電話響了好幾下才有人接聽,首先聽到的,還不是陳景德的聲音,而是那個神秘電話之中,曾聽到過的低沉的男人聲。

    那男人劈頭就道:「陳景德,很好,你已照我的話去做,你和方如花不能和任何人聯絡,等我進一步的指示。聽到沒有?絕不能和任何人聯絡,不然,對我們將要進行的事,會造成破壞,而這種破壞,對誰都不會有利,記得了嗎?」

    陳景德的回答,有著壓抑著的憤怒:「你究竟有什麼目的?為什麼我們一定要聽你的命令?」

    那低沉的男聲,剛才在作出吩咐之際,十分權威,可是這時,突然嘆了一口氣,說話的聲音,也柔和了許多:「你放心,方小姐也請放心,不會對你們有害處,我只不過想實現一個十分偉大的設想,哎,對你們來說,我的行為當然太過份了,可是我自己也欲罷不能,這個設想能否實現,關係著整個人類發展的前途!」

    一聽到那男聲最後的一句話,原振俠、良辰、美景和瑪仙,都發出了「啊」地一下低呼聲,他們都想到了他們推測到的「思想直接交流,那足可以稱得上可以改變人類發展史的了。

    可是陳景德聽了,怒火卻被激發,他大聲道:「越是做的是下流卑鄙的事,就越有冠冕堂皇的幌子,以前流行的是為國家民族,現在流行的是為人類的前途!」

    那男人的聲音中,一點沒有怒意,反倒再嘆了一聲:「你現在不明白,很快就會知道──當你知道了真相之後,我想你一定會同意我的說法!」

    陳景德仍然怒氣沖沖地問:「那我們還在等什麼?要等多久!」

    那男聲道:「當一些最後的佈置完成,就會請你們來,也把一切都告訴你們!」

    陳景德悶哼了一聲:「我的兄弟,和方小姐的姐妹呢?」

    男聲回答:「他們很好,如果我的理想實現了,他們會更好,會讓你們意想不到!那會是一個奇蹟,一個人類發展史上最大的奇蹟!」

    那人在說到這裡時,聲音之中有掩不住的興奮,接著他又道:「所以請兩位合作,一切都必須在極度秘密的情形下進行!」

    陳景德悶哼一聲:「請儘快再和我們聯絡!」

    那男人的聲音笑了一下:「你以為我不想盡快進行嗎?等了超過二十年,等的就是這一天──」

    陳景德和方如花異口同聲問:「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可是,電話的那邊,卻已沒有了聲音,顯然對方已經把電話掛上了!

    又是一個短暫時間的沉默,方如花道:「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惡意?」

    陳景德悶哼:「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事,就絕不會這樣鬼頭鬼腦進行!」

    方如花忽然長嘆了一聲:「也很難說,哥白尼發現了地球繞著太陽轉,就被火燒死了!」

    陳景德失聲道:「你這樣說──你想到了什麼?告訴我,你想到了麼?」

    陳景德在急急逼問的時候,一定有十分不禮貌的粗魯動作,所以聽到方如花發出了一下低呼聲,和陳景德不住的道歉聲。

    接著,陳景德又問了一次:「你想到了什麼?」

    方如花的回答十分遲疑:「沒有──具體的概念,只是感到會有事發生在我們的身上,我的意思是,發生在我們四個人的身上。」

    陳景德吞嚥口水的聲音聽來很清楚,他道:「我早就有這個感覺,而且還感到……即將發生的事,會十分……可怕……不……不應該說可怕,應該說……」

    他還在猶豫著,不知該如何說才好,方如花已接了上去:「應該說十分驚人!」

    陳景德應道:「是!是!十分驚人。真奇怪,我們何以會有同樣的感覺?是不是因為我們的另一半這時正在一個特別的處境之中,他們的身受,使我們受了感應?」

    方如花嘆了一聲:「誰知道,感覺很玄虛,也像是很真實。」

    陳景德沉默了半晌,才又嘆了一聲。

    這一段錄音,到這裡為止。

    原振俠來回踱了幾步:「算起來,陳景德和方如花並沒有等了多久,至多是我們在蘇耀西辦公室中逗留的那一段時間!」

    瑪仙一頓足:「我們早來一步就好了,可以知道他們到什麼地方去了!」

    良辰、美景卻不同意:「我看他們不會有什麼危險,要是有人跟了去,只怕反而會壞事!」

    原振俠搖頭:「會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有什麼會壞事?」

    良辰、美景瞪大了眼睛:「我以為我們剛才的設想──是大家認可了的!」

    原振俠又來回走了幾步:「但那始終只不過是設想!」

    良辰、美景嘟起了嘴,用她們那種帶有稚氣的動作,來表示不滿。瑪仙在一旁望著:「陳景德和方如花在離去之前,一定還有神秘電話來?」

    良辰、美景搶著道:「當然有,那男人的聲音叫他們等進一步的行動指示。不過我們也未曾聽到那一部份──一發現陳景德有錄音帶留下來,聽了一些,就立刻和你們聯絡,請你們一起來聽了!」

    瑪仙作了一個請繼續的手勢,自錄音機中傳出來的,先是一陣腳步聲,那自然是方如花和陳景德在焦急的等待之中,正來回踱步。

    過了一會,陳景德忽然大吼了一聲:「我有極重要的事,取消一切約會,不見任何人!」

    這多半是他在對他的下屬下達命令,然後,電話鈴突然響了起來。

    由於已經知道了不少事實,也有了大致的設想,所以原振俠,瑪仙和良辰、美景,也十分緊張,電話鈴突然響起,連他們也為之震動了一下。

    緊接著,仍然是那個低沈的男聲:「對不起,讓你們等久了。」

    陳景德在回答之前,低聲說了一句粗話:「少廢話,我們該怎麼做?」

    那男聲聽來,也有點緊張──他曾說過,等了二十多年,等的就是這一天,「這一天」必然會有十分令他感到興奮緊張的事發生!他把聲音壓得很低:「你們離開大廈,要確定沒有人跟蹤,做得到嗎?」

    陳景德悶哼了一聲:「沒有問題。」

    那男聲又吩咐:「然後,到南郊第七號碼頭,在那裡,會有人和你們接頭──」

    良辰、美景在這時候,陡然叫了起來:「他們出海了!」

    原振俠一下子就把那具小型錄音機抓在手中,望向瑪仙,瑪仙點頭:「一面走,一面聽!」

    他們本來,只知道陳景德和方如花離開了大廈,不知去向,無從追蹤,忽然之間,有了那麼明確的線索,自然不肯再浪費時間。雖然陳、方兩人離去已相當久,他們追到碼頭,也未必找得到什麼,但總比再耽擱下去的好!

    瑪仙的話才一出口,良辰、美景的行動,更是快得驚人,紅影一閃,她們已經來到了電梯的門前。

    出電梯下樓,一直到上了車子,陳景德的錄音還一直在播放。

    從商業中心到南郊七號碼頭的行程是三十分鐘,瑪仙駕車,四個人在車中,繼續聽陳景德的錄音。

    陳景德在聽了那男聲的吩咐之後,略停了一停,才道:「我和方小姐,至少也應該保護自己,所以想知道和你見面之後的情形!」

    陳景德在這時,顯然已恢復了鎮定,也表現了他的精明能幹,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擺佈了。

    那男人的聲音聽來有點焦急,也有點惱怒:「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陳景德提高了聲音:「很簡單,到現在為止,一切事情的進行,都是你在暗,我們在明,你……挾持了我們的另一半──」

    他說到這裡,那男人發出了一下低沈的吼叫:「胡說,什麼挾持!」

    陳景德冷笑:「就算我和方小姐願意聽你的指示,我也認為我們是被脅迫的!」

    那男人停了約有十來秒,未曾出聲,然後才急急地道:「我無法在這裡和你說明一切。我將要進行的事,必須嚴守秘密,怎麼能和你在電話中說,你可能正在進行電話錄音!」

    陳景德竟立時坦然承認:「你說得對,我正在進行電話錄音,從你第一個電話起,我就有錄音!」

    那男人再一次發出怒吼聲──聽起來,這一次,比上一次的惱怒成分,增加了很多。

    可是陳景德的聲音,聽來卻越來越是輕鬆。原振俠毫無疑問,可以肯定陳景德是商場上談判的高手,這時他根本處於極度的劣勢,可是他卻有本領操縱對方的情緒,同時,他也看穿,顯然對方控制了他和方如花的另一半,但必然有十分重要的、利用他和方如花之處,他可以不必太聽話,大有和對方討價還價的餘地!

    他甚至發出了兩下乾笑聲:「你生氣了?大可不必,你不是遲早都要把一切向我們說明的嗎?」

    那男人有點氣咻咻:「那時,一切都完成了。」

    陳景德仍在乾笑:「你仍然不必生氣,因為你對你的行為,一個字也未曾透露過,是不是能先說一點?我們總不能盲目的聽從你的指令!」

    那男人真的被觸怒了:「絕不能,立即來!」

    接著,便是電話掛斷的聲音。

    方如花緊張的聲音傳出來:「我們怎麼辦?」

    陳景德回答得極果斷:「到七號碼頭去!」

    方如花怯生生地問:「到了那裡之後,會有什麼事發生,我……很害怕!」

    陳景德安慰她:「到了碼頭之後,多半會出海,把我們送到一個不知什麼地方去,也不知會進行一些什麼事,可是別怕,那人要是有惡意,不會對我們的另一半,照顧了那麼多年!」

    方如花呻吟了一聲:「那算是什麼樣的‘照顧’呢!」

    陳景德苦笑:「既然我和你在一起,我們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在陳景德說了這句話之後,又有一個短暫時間的沉默,原振俠和正在駕車的瑪仙,自然而然互望了一眼,發出會心的微笑:他們不難設想那短暫的沉默期間的情景。

    陳景德和方如花一起被捲入一宗十分神秘的事件之中,他們又要共同去赴一個前景絕難猜測的古怪約會,在這樣的情形下,人和人的感情,自然容易拉近。

    接著,又是陳景德的聲音,卻是對良辰、美景說的:「兩位紅衣小姑娘,我希望你們快點發現錄音帶,又希望你們遲一點發現──」

    良辰、美景低聲罵了一下:「什麼毛病!」

    陳景德開始加快他說話的速度:「你們在聽了錄音帶之後,所知和我一樣多,我不知會發生什麼事,可是心中又有希望這事能完成,那人曾說過,如果我的行蹤被人知道,事情就會遭到破壞。所以我要求的幫助,是請你們轉求你們認識的神通廣大的人物。」

    良辰、美景聽到這裡,發出了一下極度不滿的悶哼聲:「早知道他有這種混帳話留下來,根本不理會他!」

    瑪仙笑道:「是啊,我們的紅衣大姑娘,還不夠神通廣大嗎?」

    陳景德像是也很知道良辰、美景的脾氣,他忽然冒了一句「對不起」,才又道:「我們的遭遇十分奇特,完全無法假設,在到了七號碼頭之後,我會盡量留下去向的線索,希望會有用處!」

    良辰、美景對陳景德的不滿仍未減退:「哼!誰和你玩童子軍的追蹤遊戲!你到哪裡去了,女巫姐姐掐指一算,就能算出來──」

    瑪仙一面笑著,一面更正:「不!不!我才沒有那麼大的本領,要不是你們發現了錄音帶,陳景德叫人混了魚,也沒有人知道!」

    良辰、美景高興了起來,發出了一陣清脆的笑聲。

    錄音帶播放完了,在良辰、美景的笑聲之中,原振俠沈聲道:「那人先帶走了陳景德和方如花的另一半,然後又要方如花和陳景德到他指定的地方去,看來是要四個人會合。」

    良辰、美景止住了笑聲,同時「嗖」地吸了一口氣:「在四個人會合之後,就把他們分成兩組,進行思想直接交流,或者是知識、智力,直接灌輸的試驗!」

    瑪仙道:「聽起來十分驚險刺激,嗯,又可以假設有一個龐大的科學研究基地在海上,或是在海底,從事研究工作,研究的課題是:人類思想直接交流!」

    良辰、美景一起拍著手,興高采烈,但忽然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地問:「主持這個研究的,會是外星人?」

    瑪仙搖頭,在她搖頭的時候,繫在她發端的那隻金光燦然的金環,也跟著亂晃:「誰知道,或許是一群外星人,或許是幾個科學怪醫,也或許是一堆巫師,總之有人在主持這件事就是了!」

    原振俠也加入了討論:「就像勒曼醫院一樣!一些極其出色的人,為了共同的理想在努力?」

    良辰、美景叫了起來:「對,那男人就說過,他的理想,花了二十多年的努力,就是為了想實現他的一個理想!」

    瑪仙點頭:「這樣看來,那群人正為一個理想而努力,不像是在做什麼壞事──」

    原振俠舉起手來:「大理想不一定是好事,拿破崙的大理想,就是想征服全世界!」

    良辰、美景分析得比較具體:「總之,他們的理想,要靠陳氏兄弟和方家姐妹來完成。以往超過二十年,都只是準備時期,現在,才是關鍵時刻!」

    她們的話才說完,車子也停了下來。

    車子停在海邊,碼頭的設施十分簡單,也很冷清,只有幾個老年人,懶洋洋地,也不知道在幹什麼。車子一停下,瑪仙的雙手仍然按在駕駛盤上,雙眼直視著前方。前方是大海,在近碼頭處,海水十分混濁,浮著不少垃圾,遠處,有幾個小島。

    瑪仙的眼中,有異樣的神采,她低聲道:「他們已經出海了!」

    良辰、美景發起急來:「我們沒有船,怎麼辦?」

    原振俠忽然起了童心,哈哈大笑起來:「你們的輕功那麼好,不知道會不會登岸渡水,水上飄的功夫?施展一下,或許可以追得上!」

    良辰、美景陡地沉下臉來,表示了她們極度的不快。瑪仙揚起手來,在原振俠頭上重重打了一下,打得原振俠大聲怪叫起來,瑪仙怪原振俠:「你少胡說八道好不好!」

    原振俠轉過頭來,向良辰、美景作了一個鬼臉:「對不起,事實上,這是對你們的輕功的稱頌!」

    良辰、美景仍然沒好氣,大聲回答:「謝謝了!」

    瑪仙下了車,走向那幾個老人,卻示意原振俠和良辰、美景留在車上。在車中的三個人,都看到那幾個老人在看到了瑪仙之後的那種驚訝莫名的神情。

    瑪仙向那幾個老人說著話,又指著海,有兩三個老人搶著回答她的問題,瑪仙在往回走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十分興奮,也有點猶豫。

    她回到了車子中,那幾個老人的視線,還在追蹤著她,她道:「至少有三個老人,看到一男一女,在不久之前被一艘快艇戴上了一艘機帆船。我估計機帆船是偽裝,實際上,那應該是一艘性能很高的快船。」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在那一霎間,他至少已有了三個可以追上那艘‘機帆船’的方法。

    可是瑪仙卻又道:「值得考慮的是,我們是不是應該追上去!」

    良辰、美景脫口道:「當然要追──」

    可是在說了四個字之後,他們也不禁現出了猶豫的神情來。原振俠自然知道瑪仙為什麼會有此一問。

    那艘「機帆船」駛走的時間不是很久,利用一架直升機,要追上它,應該沒有問題。問題是在於追上了之後,他們能做些什麼呢?

    他們能阻止陳景德和方如花不先和那個神秘人見面嗎?當然不能,陳景德和方如花的另一半在神秘人那裡,兩人都無法放得開他們的另一半!

    那麼,是不是可以陪著陳景德、方如花一起去見那神秘人呢?顯然也不能。神秘人一再叮囑,必須絕對守秘密,忽然多了四個人參加,神秘人一定大為不滿,說不定,會使他的工作不能完成!

    雖然神秘人行事極鬼頭鬼腦,但如果他要進行的事,確然和「思想直接交流」有關,那是人類生命發展的極大突破,原振俠他們都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的意義,自然不會去故意破壞它!

    當他們想到這些的時候,他們變得進退兩難了!

    車廂裡沉靜了好一會,瑪仙才道:「先做兩件事,請蘇耀西駕一艘性能最好的遊艇到這裡來,供我們使用!」

    原振俠拿起了電話來,兩分鐘之後,這件事就辦成了,他望向瑪仙,瑪仙又道:「通知方繼祖先生。他女兒沒有……事!」

    原振俠揚了揚眉,因為方如花現在的處境,十分神秘,究竟是不是身在險境,十分難以判斷,如果說她「安然無事」,似乎和實際情形不是很相符。

    瑪仙低嘆了一聲:「方繼祖顯然不是如花的生父,可是他對如花的感情,是真正父親的感情,可以不讓他繼續擔憂的話,何樂不為?」

    原振俠又想了一想,才又拿起電話來,當他在通知方繼祖,他女兒安然無恙之際,聽到良辰、美景在悄聲交談:「我們就根本不知道父愛是怎麼樣的!」

    她們性格活潑開朗,本來幾乎每一句話,都含著笑聲的,可是說到了她們根本不知道父愛是什麼樣時,聲音之中,大是傷感!

    原振俠想要安慰她們幾句,瑪仙已淡然道:「你們比我好多了,我根本是實驗室中製造出來的,而且造我的時候,還是一個‘廢品’,叫拋進了垃圾堆中!」

    良辰、美景都知道超級女巫瑪仙過去的事,她們這時都伸手勾住了瑪仙的頸子,表示同情,同時又道:「你有義父,他對你還不是和真正的父親一樣?」

    瑪仙笑了起來:「我們都已經長大了!既然環境是這樣,我們也不必傷心,對不對?」

    良辰、美景抿著嘴,十分認真地想了一想,用力點頭,表示接受了瑪仙的話。原振俠也已向方繼祖通知完畢,放下了電話,望向瑪仙:「如果追蹤要有效一些,可以利用直升機。」

    瑪仙搖頭:「我就是不要有效──我們不必立刻追上他們,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追上了之後該怎麼做。而利用船隻,遠距離跟蹤,反而可以隨機應變,除了我之外,也沒有別人可以用這個方法,我知道他們的去向,我感到他們正在向西南方向駛去。」

    原振俠雙手交叉,托在腦後,伸直了身子:「估計蘇耀西派來的船,至少要三小時才能到,這三小時我們能做什麼?」

    良辰、美景有點著急:「三小時,神秘人的船,又可以駛出好遠了,女巫姐姐,你還能感應得到它的方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