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智能機械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是個智能機械人,在電腦發達的時代,智能機器並不出奇,但我不只是機器,而且是個人,我有一個銥金棉體的腦子,有一副可變性合金的軀殼,加上我的「父親」顧元亨博士是仿照他的長子的模樣造成我人的模樣、所以我可以混跡人間,一般人是看不出我是機械人的。

    自從我協助國際刑警林飛上校在秘魯大破黑龍的陰謀之後,他提出要我正式加入國際刑警,我的答復是:「考慮考慮,得先跟我爸爸商量再作決定。」

    他犯了一個錯誤,沒有給我時間跟我父親商量,就直接去找我爸爸談,結果弄巧反拙,碰了一鼻子灰。

    我父親顧博士的答復是:「上校,我已讓正波為你工作了一段時間,夠了,他還有很多別的工作要乾,不能只作警探的。如果你碰上什麼因難,需要用上他,我可以臨時借給你,但他不應該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部作國際刑警,我還有很多其他事要他幹的。」

    高達知道顧博士說一不二、知道沒有轉回餘地,只好說:「那我首先要感謝你.要是有必要時,就請你讓我像過去一樣、請他幫忙,作個國際刑警的臨時雇員吧!」

    他這是遲而求其次,以免我父親把路全都堵死,留了個餘地。

    我父親當然也沒把話講絕。

    高達離去後,父親把我叫進實驗室,為我詳細檢查了一番身體,用各種電子儀器對我作全面的測試。折騰了半天後,他滿意地點點頭,露出笑容說:「雖然你經過一番搏鬥,身體卻並無損壞。我拒絕了高達把你調進國際刑警工作的要求,因為我想要你留在家裡一段時間,我的孩子,我年紀一大把了,精力大不如前,大波又需要治療,你留在我身邊吧!」

    我當然沒有意見。

    父親說:「大波這次脫險歸來,身體很差,加上匪徒長期給他注射毒品,要真正恢復健康,把毒癮戒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一發作時,在地上滾來滾去,我真不忍心看,但卻一定要幫他把毒癮戒掉,否則他會死的。」

    我說:「大哥是個意志堅強的人,相信他一定能戰勝毒癮的。」

    「我給你一個任務,就是幫他戒毒。當然,他中毒甚深,不可能立刻將毒戒掉,完全斷絕,他可能會立即斃命,得逐日減量,慢慢地進行,留一條老鼠尾,最後才斷絕。這是醫生的決定,我認為是正確的。你的工作是陪伴他,根據醫生的指示,為他作必要的治療。我相信你會比任何一個護士更可靠,要知道匪徒雖然失敗了,正如你說的,那個NFP新法西斯黨還潛伏著.他們不會就此收手的、肯定還會再次出動,說不定他們還會對付大波,你得保護他,明白嗎?」

    我道:「好的,我一定照顧好他。」

    他充滿信任地說:「有你在他身邊,我可就放心叮」為大波治療的醫生黃百樂是父親的好朋友,他是這兒總醫院的院長,當日父親收到我和高達從秘魯利馬發出的電報後,就帶了黃院長和小波一起飛到利馬,把大波接回家的。大波一直是由黃院長給他進行治療。由於我和高達當時趕著出發去搗毀黑龍幫在礦山裡的秘密基地。所以不等他們到達利馬,就已離去.故此黃院長一直未見過我,這天,他來為大波治療、先到實驗室見見我父親。這肥矮個子的黃院長,人未到聲先到:「喂、老顧,你同大波躲在這兒商量什麼、我可還未批准大波進實驗室工作礙……」他突然停住腳步,張大了口望著我,我知道他準是把我錯認為是大波了。爸爸和我站起來迎接他,他從頭到腳打量了我一番,困惑地望了望我父親,問道:「怎麼才隔了兩天,大波康復的這麼好?老顧,你給了什麼好東西他吃,真叫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大波怎麼突然變得肌肉這麼結實。」

    爸爸打斷他的話說:「他不是大波,是大波的弟弟。」

    黃百樂更為窘惑地瞪著我:「怎麼小波兩天不見就長成大人了?」

    爸爸笑道:「不,他是小波的哥哥,叫正波,排行第二吧。」

    黃百樂向後退了一步,望望我,突然大笑一聲,指著爸爸,搖搖指頭說:「老顧,我明白了!原來如此,這是你在外邊養的!想不到你這個道學先生竟然會……」爸爸漲紅了臉,說道:「胡說!我是這樣的人嗎?」

    黃百樂搖搖頭:「算了,我又沒有指責你,在外邊有個老二也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事,誰沒有風流韻事呢?」

    爸爸知道他是誤會了,也不再辯解,只是聳聳肩。我明白他是不想對黃百樂講明我是一個機械人,於是我向前跨上一步,伸出手來說:「黃伯伯,我叫正波,你好!」

    黃百樂握握我的手,笑道:「你好,我是很開通的人,不像你爸爸那麼古板。很高興認識你。其實,你爸爸早就應該公開你的身分,不應這麼多年連我這老朋友也被蒙在鼓裡。」他轉過身對我父親說:「老顧,大嫂去世算起來十多年了,為甚麼不將老二接回來,也有個人服侍你埃」我說:「黃伯伯,我沒有媽媽……」我這也是實話,可他沒聽完就自以為是地嘆了口氣:「哦,原來如此!令堂早過世了嗎?那實在遺憾l」爸爸可真被他弄得啼笑皆非了。

    我說:「黃伯伯,上次你和爸爸到利馬接大哥,可惜我因事沒能留在利馬等你們,所以沒機會見著。」

    「你當時也在利馬嗎?」他驚奇地瞪大雙眼。

    爸爸說:「大波還是他救出來的呢,他當時在國際刑警工作。百樂,其實我當時曾給你看過他和高達拍回來的電報,只是沒告訴你他是我兒子罷了。」

    黃百樂用肥手拍拍他油光的額頭說:「對,我想起來了,原來如此,失敬失敬,我可真的不知道你有這麼個國際刑警的兒子呢!」

    我說:「黃伯伯,大哥的情況怎樣?爸爸說要讓我照顧他呢?」

    他說:「那你這個國際刑警放大假?怎麼有時間照顧大波?要讓他把毒癮戒掉,可不是一天兩天辦得到的,最快也要半年多啊!」

    我說:「我只是國際刑警的臨時雇員,現在已不幹了,這時間用來照顧大哥,也有機會父子兄弟團聚一番啊!」

    「對!對!」他點頭讚許道,「應該!應該!你們分開生活了這麼多年,應該好好團聚一番,享享天倫之樂!」

    我爸爸無可奈何地說:「百樂,別再說這些廢話了,大波的治療有何進展嗎?」

    黃百樂說:「他情況相當穩定,不用擔心,身體恢復很好,只是要戒毒這層可不容易,除非他意志堅強,能挺過最痛苦的一段時間。他會很辛苦,可是你們不能心軟,一定得幫助他渡過這難關。」

    我爸爸道:「我知道自己不忍心見他那辛苦的樣子,所以我打算讓正波去照顧他,他不會心軟的。」

    我當然不會心軟,機械人本來就沒有心肝,我只會按程序辦事。

    於是我笑道:「放心好了,我是個鐵石心腸的人,決不會心軟的。」

    大波的健康其實很不妙。當他放黑龍教綁架後,由於拒絕合作,黑龍教主榮比利茲就給他注射毒品,使他得依賴毒品生活。他曾經幾次想自殺,但匪徒防犯嚴密,都未成功。

    現在要為他把毒癮戒掉,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毒癮一發作,就痛苦得口水鼻涕流著,在床上地上打滾。他的未婚妻袁若蘭是一個很溫柔體貼的女孩子,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可是當他毒痛發作時,她就難以應付了。大波像瘋了一樣,對她破口大罵,使她十分委屈。當然,事後大波後悔得不得了,對她陪禮道歉,她總是溫柔地說:「波,你要是罵了我會輕鬆些,你就罵好了,我不會在意的。你一定得把病治好!」

    她從房間走出來,在走廊上偷偷垂淚,卻讓我碰上了。

    我問:「咦,你幹嗎哭了?」

    她連忙把眼淚抹去,低聲.說:「沒有甚麼,只是看到你哥哥那麼痛苦,真叫人受不了……」說著,眼淚又禁不住淌下來了。

    我說:「若蘭,我們應該有信心,一定得幫助他把毒癮戒掉。我知道你心裡難受,實在委屈了你啦。爸爸吩咐我來看護他,我相信一定能幫他渡過這難關的。」

    她道:「你真好,我知道你心地很善良,我說過,你有顆金子般的心。」

    我招搖頭道:「錯了,我是沒有心肝的,我是個機械人,但我能十分準確地執行醫生的囑咐.決不會心軟。若蘭,你也該休息一下了、再這樣一日到晚陪著他,你會病倒的。大哥的病不是一天兩天能好的。你得有個思想準備。要作長期的打算。要是熬壞了自己身體,那麼,等大哥病好,你也就病倒了。我是不會病的.我根本不用休息,你放心好了,讓我來照顧他吧。」

    若蘭抬起頭來,望著我,點了點頭、低聲地說:「你說你是機械人、我覺得你比人更像是個人。」她用下巴向房間那邊點了點。繼續說,「他變了很多,我覺得你更像我以前認識的他。」

    我笑道:「人病了情緒自然反常,我相信經過治療。他定能康復、到時他就會變回原來的他了。」

    她突然輕輕地吸了口氣:「唉,我現在都弄糊塗了.我也弄不清自己愛的是他還是你了。」

    我心裡著實吃了一驚,她怎麼竟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搖搖頭道:「若蘭,你不應有這種懷疑,你愛的是大哥、我是個初,械人,我是不會談戀愛的。你耐心等著吧,我會幫大哥把毒癮戒掉,包保還你一個貨真價實的顧大波。至於我,實在對不起,我是值不得你愛的,別忘了,我只是由一些電子器材組構而成的、並不是個真正的男人……」她卻不讓我把話說完,用手捂住我的嘴.說道,「別這樣說,我愛一個人、主要是愛他的心,你比大波更像一個男子漢。衡量人不是以他的肉體,而是以他的心智,你比很多人更好,比他們的心靈更高尚。」

    我打斷了她的話,有點粗暴地說:「你這是胡言亂語!我根本就沒有‘心肝.你完全看錯了,這是你浪漫主義的腦瓜子作怪,我不會愛你的,你一定是這些天來看顧大哥,弄得過分疲勞、才會生出這種古怪念頭。回家去睡上一覺,明天醒來你就會覺得自己這想法荒謬絕倫啦。快切家去吧,我還有事要辦呢!」

    說完我不再理她,走進房間去。

    我感覺得出她仍站在那兒,默默地望著我,我覺得很對不起她,我太粗暴了,但卻不能不這樣做,我是個機械人,絕不能跟人類談戀愛的。

    大波從床上轉過身來,看見進來的是我,臉上現出一種無可奈何的神情,對我說:「老弟,聽爸爸說要你來照料我,先講清楚,我可不是很好相處的。」

    我笑著打斷了他的話道:「大哥,我也不是很好相輿的呢!從今天起,我負責照料你,直到你把毒癮戒掉,恢復健康。在這之前,你是病人,我是護士,你得聽我的。」

    他聽了大笑起來:「真絕,假如我不聽你的,那又會怎樣?」

    「很簡單,打屁股!不過,你別忘了,我的機械手力氣很大,兩下就把你屁股打得皮開肉綻的,你最好還是照我的話辦聰明些。」

    他笑道:「有意思,好吧,我就聽你的吧。你有甚麼吩咐呢?」

    「大哥,你有病在身,心情不好,這點我可以理解,不過,你不應該拿若蘭來出氣,你怎麼可以粗聲大氣地罵她呢?你細心想一想,你失蹤了兩年,她卻一直在等你,沒有變心,這不是很可貴嗎?你應該珍惜他她這份感情啊!」

    大波瞪大眼睛望著我,像難於置信似地,他搖搖頭問:「喂,你到底是機械人扮成人樣?還是你本來是個人裝成是個機械人?真奇怪,你竟然教訓起我來了!」

    我說:「大哥,我不是教訓你,若蘭實在太可憐了,她千等萬等,等你回來,是多麼堅貞呢!她應得到你的愛,而不是你的罵啊!」

    他搖搖頭道:「機械人也懂得愛嗎?老天,我是搞人工智能的,我倒沒想到機械人的知能竟然發展到懂得愛!喂,老弟,你到底是甚麼?」

    「我是你爸爸製造的機械人,因為我有一個銥金海棉體的腦袋,我會思維,」我輕描淡寫地說,」海棉體能吸收很多思想,所以我的腦庫裡存人了人的思想感情。」

    大波點了一下頭:「好吧,就算你說得有理,等我病好了,我可要把你折開來看看你裡面是這麼裝置。唔,還有甚麼話要我聽的?」

    我坐到他床邊,很嚴肅地對他說:「你在魔窟的黑牢裡,被勞比利茲注射了毒品,使你染上了毒癮,你若是要恢復健康,過正常人的生活,再次從事科學研究工作,換句話說,吧,你想拆開我看看我裏邊是甚麼,那你就得把毒癮戒掉。我知道這是不容易辦的事,不容易並不是不可能,只要你下決心,一定能把毒癮戒絕的。戒毒的辦法並不是一刀切那樣乾乾脆脆,而是一點一點減少你的毒癮,每次給你的毒素含量減少一點點,這進程很慢,你是察覺不出這減量過程的。到最後,像一條老鼠尾巴一樣,拖得又長又細,到了尾尖時,就沒有一點毒量,你的身體也適應了不再依賴毒品了。這是一個醫療的過程。但關鍵並不是這種技術上的辦法,而是你本身的決心與意志,一切都靠你自己、如果從技術上幫你戒掉了毒癮,但你自己意志薄弱,一不小心又會染上的。所以你應該下最大的決心才行。大哥,你還年輕嘛,你有美好的前途,又有如花貌美的若蘭等著同你結婚,而且科學上又有那麼多未知領域等待你去探索。你自己作個選擇吧,只有你自己作出抉擇,決心戒毒,才有可能同毒品斷絕關係的。我想你是個絕頂聰明的人,會作出最明智的選擇。」

    大哥一言不發,聽完了我這番話,他嘆了一口氣說:「你以為我好受嗎?我也不想染上毒癮的,你可知道當毒癮發作時是多麼難受嗎?在那魔窟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在地上打滾,用頭撞牆,他們卻用海棉墊著牆,簡直就像對付瘋人院裡的精神病思者一樣,把我囚在那牢裡,我得不到毒品就痛苦得要命。」

    他說著,眼睛充滿了仇恨。

    大波握著拳頭,用力地撫了一下床,說下去:「你說得對,我必須作出抉擇。不論有多辛苦困難,我也得把毒癮戒掉,否則我就再也沒法生存,變成一具行屍走肉了。」

    我拉住他的手說:‘‘大哥,你有決心,那我一定盡力幫忙你的。不過先聲明,在你毒癮發作時,你要罵人,就罵我好了,我是不怕人罵的,可你千萬別罵若蘭,她是個值得你珍愛的人,這點你要牢牢記住!」

    他感動地點了點頭。「好,我以後不再對她亂發脾氣。最好你不要讓她在我毒感發作時來看我,我難受她也感受。」「那好辦,以後由我來安排好了。」

    突然,門「砰」的一聲打了開來。小波像一隻小鹿似地跳了進來。

    「大哥、二哥,你們都在這兒啊!」他興高采烈地說,「甚麼時候帶我出去玩?真悶死人了,大哥回來後,還未請我吃東西呢!」

    大波說:「小波,等我好一點,醫生批准我上街時,我一定請你吃大餐。」

    我說:「你請他吃,他這無底洞是填不滿的,可是他光吃,不運動,會愈吃愈胖,最後變成一個肉球,到時要減肥就辛苦了。」

    小波對我扮了個鬼臉:「你怎麼講話就跟爸爸一個口氣,我不跟你講,因為你根本不用吃東西,讓你吃東西,簡直是浪費糧食。」

    我的確不用吃東西,就是吃,也是裝進腹部的一個容器裡,得盡快把它取出來倒掉。我寧可充一次電,那比吃任何東西都實際。

    我說:「小波,你不是說想長得像我那樣結實嗎?要長肌肉.可得要鍛鍊,否則只會積累肥膏脂肪,如果你要長成一個魁偉的體魄、就得多作體育運動。」

    大波也贊成道:「說得對,只有鍛鍊,才能有健美的身軀。」

    小波眨巴著眼睛說:「大哥,連你也這麼說嗎?我真的要運動?那好辛苦的。」

    大波道:「世界上任何東西部不會是從天上突然掉下來的.你得付出艱苦的勞動,才會得到好的收穫。我沒病之前,身體也是靠不斷地鍛鍊,才會結實。現在我瘦了很多,但我只要花一番努力,也能恢復得像過去一樣健康的。」’小波信服地說:「那麼好吧,我鍛鍊就是了,可是我總不能餓著肚子鍛鍊的。」

    我說:「你今年十五歲,正是發育成長的時候,食量大,這是很正常的,你吃多些,正因為你的身體需要,如果你加強鍛煉,吃下去的能量,會使你長出結實的肌肉,要是你認真鍛鍊,我估計不出兩三年,到你十七八歲,你就會長得跟我一樣高大結實了。」

    小波來勁了:「真的?我也能長得跟你一樣高大威猛嗎?那我可要認真地大吃大喝,認真地鍛鍊一番。」

    大波笑道:「怎麼要大吃大喝呢?吃足夠的營養就行了、可不能大吃大喝。而且,鍛鍊可不能只幹一番,一朝打魚、三日曬網,要天天都作運動、持之以恆,才能見效。而且,運動這玩意兒,你若鍛鍊多了,就會上癮、要是有一日你不運動,就會覺得像缺了點甚麼,不舒服的。小波、你要長成一個大漢子、認真鍛鍊才是真的。

    小波掐掐我的手臂,問道:「我能像他一樣手抓起施嗎?」

    大波點點頭,「當然能夠。」

    我說:「那是不用懷疑的。」

    大波道:「小波、我們來一個比賽好嗎?我下決心把毒癮戒掉,把身體搞好,你也要下決心作體育鍛鍊。我相信,要實踐起來是不容易的,但俗語有句‘只要有恆心,’鐵柱磨成針’。你接受這挑戰嗎?」

    我十分精確地計算著大波的藥量,按時為他注射。

    最初,當他毒癮發作時,在床上滾來滾去,大聲要求我快點給他注射,我拒絕了,因為我必須照足醫生吩咐準時辦事,他從要求到懇求,懇求也行不通就咒罵,但我卻不理睬他。我知道這時節他心裡一定恨死我了,要是可能的話,他一定會把我拆毀才消恨的。

    過了一段日子,他開始穩定下來。毒癮發作的情況也漸漸減少,我知道治療開始發揮作用了。

    若蘭仍然每天一下了班,就趕來看他,每逢這時節,我就很識趣地走開,不過我把一切藥物都收藏好,我知道若蘭心腸太軟,要是大波毒癮發作,她會遷就他的。

    大波不只一次罵我是個沒有心肝的機械人,我覺得很好笑,我既然是機械人,當然不會有心肝,我只有一個指揮我一切行動的銥金海棉體的腦袋,而且是用人類的知識豐富起來的,我只會按照阿西莫夫的機械人三大定律來處事,第一條就是:「機械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讓人類受到傷害。」我正是保護大波,治療他也是對他的一種保護。

    大波有一天望著我,窘惑地說:「我真懷疑你是不是機械人,照我所知,你在闖入勞比利茲的魔穴時,就殺了不少人,最後連那個秘魯軍官也被你用炸彈炸死。你若真是機械人,那就必須按機械人三大定律辦事。你不按它們辦事,要嗎你根本就不是機械人,是個人;要嗎你就是不按三大定律或違反定律製造的c不過爸爸是不會不按三大定律製造機械人的,到底你是怎麼回事?」

    我說:‘‘阿西莫夫的機械人三大定律,是人工智能的金科玉律,我的確是根據這三大定律製造出來,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一條新的定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