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進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道:「總之,她需要幫助,你要幫助我,使我能幫助她!」

    田活連連點頭:「是!是!我知道她需要幫助,也相信你能幫助她。」

    我道:「那就好了,見了她再說吧!」

    這時,飛機也快著陸,田活求道:「她絕不想暴露身分,所以……所以……你還是矇上眼去見她,等她安心,你也能更好地幫助她!」

    我笑:「這是自欺欺人嗎?」

    田活用哀求的目光望定了我:「就請你委曲一下,或許她有苦衷!」

    我心中冷笑:藏了那麼多來歷不明的人頭,自然就行動鬼祟了!

    只是為了避免再節外生枝,我才道:「也好!」

    田活道:「請你一下機就蒙上眼,並且,在見了她之後要裝作完全不知道她的身分,也別問太多的問題——」

    他還想說下去,我已忍無可忍,大喝一聲:「你有完沒完?」

    田活這才惶恐地道:「完了!完了!總之,請你合作,別令我為難!」

    他說了之後,又補充了一句:「若是惹惱了她,從此不再理我,那我就了無生趣了!」

    他在這樣說的時候,幾乎聲淚俱下。我真想勸他一勸,他這樣對公的單戀,決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別說那是一個行為怪誕的公主,就算是一個正常的公主,他的這滿腔戀情,也決計不會開花結果!

    可是看到他那種癡情的模樣,我又不忍開口,而且,也明知道,開了口也是沒有用的。

    後來,白素笑我:「你也真是,連單戀者的心理都不懂,單戀,就是一種單方面的戀情.單戀者自能在其中享受戀情的迴腸盪氣,陶醉無比。單戀者絕不追求好夢成真,一旦單戀成了正常的戀愛,會把單戀者嚇跑的,沖你連這一點不知道!」

    我長嘆一聲:「真是聽君一席言,勝讀十年書,誰叫我沒有單戀的經驗呢?想當年,愛意一生,如同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白素不等我說完,就報之以老大白眼,冷笑道:「真好形容詞!」

    我沒有再說什麼——這些全是後話。

    且說飛機著陸,田活的神情,很是緊張,取出了一樣東西來。

    我雖然見多識廣,可是一時之間,也叫不出那是什麼玩意來。

    那東西,看來像是什麼飛蟲的翅翼,作橢圓型,約如眼鏡的鏡片般大小,其色深藍,看來很是神秘。

    田活把那兩片東西,向我遞來,我望向他,他道:「把它遮在眼上。」

    我陡然一驚,感到那兩片東西,極有可能,和降頭術有關,我推開了他的手,厲聲道:「你怎麼也會這種花樣?」

    田活惘然:「什麼花樣?」

    我指著那兩片東西問:「這是什麼?」

    田活道:「我不知道,那是她交我給我的,說是要來遮眼,遮眼的人,就再難偷看!」

    我想我那時的臉色,一定難看之至,所以田活說話,也有點結結巴巴。

    我嘆了一聲:「你是老真人,我實對你說,這東西,必然和降頭術有關,我不會用它來遮眼!」

    田活的神情為難之至,不知如何才好,過了好一會,他才道:「就遮一遮,又有何妨,我不信她會害你!」

    我冷冷地道:「那可難說,遮一遮,可以出現任何後果,我不冒這個險!」

    田活道:「那……那就見不到她了!她曾吩咐,說,若是來人不肯用這來遮眼,那就不必帶去見她。」

    我道:「好,那你就去告訴她,我不肯,飛回新加坡去,由得她去獨自和全人類為敵好了!」

    田活也惱怒:「你何必節外生枝!」

    我直指他:「節外生枝的是你!」

    田活頭筋暴綻:「是你答應了蒙住雙眼去見她的。」

    我冷笑:「我可沒有答應用這鬼東西蒙眼!」

    田活連聲音都啞了:「那有什麼不同?一樣是蒙眼,用這鬼東西蒙眼,又會怎麼了?」

    他一面說,一面就把那兩片東西,向他自己的跟上貼去,我大叫道:「不可!」

    可是我才叫了一個「不」字,他的動作極快,已經把那兩片東西,貼上眼去。

    那兩片東西,在他的手中時,看來又脆又硬,像是一碰就碎的樣子,但是一貼上了他的眼,卻變得又軟又薄,一下子,貼緊了他的雙眼,貼服之至,幾乎連他的眼尾紋都顯露了出來。

    田活道:「看,只是蒙住了眼,什麼……也看不到,這東西就是蒙眼用的,會有什麼後果?你這又不肯,那又不肯,不是故意為難嗎?」

    我甚至可以看到他,一面在說話的時候,一面雙眼在眨動,看來異樣的詭異,他雙眼之上,貼上了這樣的薄片之後,看來就像是大熊貓一般。

    我道:「你……什麼也看不見!」

    田活還在覺得我的話可笑:「雙眼給矇住了,自然什麼也看不到!」

    他一面說,一面伸手,想把左眼上貼著那片東西,揭了下來,可是他的手指動了片刻,就陡然停住,聲音怪異之至:「衛斯理,你來幫我一下,我……怎麼無法把它揭下來?」

    他一面說,一面雙手在眼上亂摸亂抓。我忙道:「你別亂來!」

    我把他的雙手,抓了下來,向他的雙眼看去,一看之下,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在他的皮膚和那兩片東西之間,嚴絲合縫,一點空隙也沒有!

    我用指甲挑了一挑,那兩片東西,竟如同和他的皮膚,生長在一起一般,用的力大了些,他便叫起痛來。

    我心中又驚又怒,又是駭然,我是知道那兩片鬼東西,必有花樣,可是也想不到如此可怕!

    田活顫聲道:「怎麼樣?」

    我吸了一口氣:「看來,像是和你的臉皮,生長在一起了,揭不下來。」

    田活更是身子發抖:「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我雙手握緊了拳:「我早就告訴過你,這兩片鬼東西有古怪,什麼都可能發生!」

    田活道:「她!怎麼會……害我?」

    我「呸」地一聲:「你怎麼至死不悟?她不是要害你,是要對付我!是你把她想得太好了,這才做了替死鬼!」

    田活雙手掩著臉,身子抽動了幾下,忽然,雙手又在臉上一陣亂抓。

    那兩片東西,看來堅韌之至,他臉皮上出現了不少抓痕,可是那兩片東西,卻絲毫無損。

    我看他的樣子不對,忙又捉住了他的雙手,喝道:「你別急,公主未必要令我一輩子變瞎子,她會有辦法除它下來。」

    田活抖著聲:「她會?」

    我道:「就算她怪你辦事不力,不肯替你除,也不要緊,藍絲一定會在機場等我們,她也會設法——那必然是降頭術,藍絲會對付!」

    田活當真是「至死不悟」:「那……不好——要是藍絲破了她的降頭術,她……會生氣!」

    我狠狠地詛咒:「讓她去氣死!」

    田活面肉抽搐,一個人突然之間,雙眼被兩片東西貼住,扯不下來,形同瞎子,這滋味實在不好受,再加上田活對這兩片東西的主人,還有深情,自然更加複雜了。

    我道:「你怕她生氣,自己也別亂扯,只有等見到了她再說。」

    這個「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果然非同凡響,我這樣一說,他便鎮定了許多,喘著氣,不再在臉上亂抓了。

    這時,飛機也已停定。本來,機艙中除了我和田活之外,別無他人,我知道機上,還有兩個駕駛員。這時,一個駕駛員走過來開門,見了田活的怪模樣,只是略現訝異之色,就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打開了門。

    我知道,駕駛這種經常有特殊任務飛機的人,都曾受過特別訓練,不可對任何古怪的現象,表示好奇。

    我在田活耳邊道:「該下機了,怎麼辦?」

    田活道:「扶我出去,會有人來接我們。」

    這時,他也不顧結果蒙了眼的變成了他,看得見的反而是我,會有什麼後果了。

    我依言扶著他,下了機,就看到一輛車子駛來,車停下,兩個壯漢下車,看到我和田活,都不禁呆了一呆,田活已道:「天上地下,唯我獨醒。」

    那兩個壯漢忙向田活合甚為禮:「請上車!」

    田活說的那句話,有點不倫不類,我想是公主交代下來的暗號。「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本是佛祖說的話,而「眾人皆醉我獨醒」,卻又是屈子行吟時的感嘆,如今把兩句話夾在一起,自然聽來古怪。

    我們上了車,車子才一發動,陡然看到一輛摩托車,如飛駛至,車上是什麼人,還未曾看清,只看到車上有面三角旗,迎風飛揚,旗白底,上面,一邊繡的是一隻蠍子,一面繡的是一條蜈蚣,迎風招展之際,看來猛惡無比。

    在車子前面兩個壯漢,一個駕著車,陡然一起發出了一下低呼聲,駕車的那人,徒然-車,令得車子劇烈地跳動了一下。

    田活怒道:「什麼事?」

    我道:「沒什麼,藍絲來了!」

    那兩個壯漢本來已極吃驚,這時更驚,回頭望著我,不知如何才好。

    當時,我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也未及深究。後來,才知道藍絲在降頭師中的地位已是極高,再加上她與其它的降頭師不同,是一個出色的美女,所以知道的人更多。

    由於她的地位高,所以那兩個壯漢戶一聽得我直呼其名,都著實吃了一驚,他們想,一是我得罪了藍絲,會有大禍臨頭,一是我和藍絲極熟,他們不知是否有地方得罪我,所以吃驚。

    而在我和田活的一問一答之間,摩托車早已駛到,自車上翻身而下的,果然是藍絲。

    藍絲面色陰沉,那兩個壯漢的動作快絕,一下子就下了車,在藍絲面前,恭敬而立。

    我也推開了車門,叫了她一聲,藍絲應著,向前走來,看到了田活,就呆了一呆。

    我指著他的雙眼,還沒有解釋,藍絲已道:「他想要你遮眼,結果自己一貼,就扯不下來了!」

    我道:「正是如此!」

    田活叫了起來:「我該怎麼辦?」

    藍絲悶哼一聲:「這東西是誰給你的,見了他,自然會替你取下。」

    田活忍不住道:「她……她也會降頭術?」

    我忙向藍絲說明:「他口中的「她」,就是公主!」

    田活發出了一下慘叫聲:「你逢人就說,我還能有命麼?」

    藍絲冷冷地道:「你且到一邊去!」

    田活還沒有答應,那兩個壯漢,已走了過來,一伸手,把田活自車中直拉了出來,架到了十來步開外,田活想叫,已被兩人按住了口。

    我看得又是駭然,又是好笑,藍絲道:「肯定不是她!」

    我不及一個個問題回答,便扼要地把和田活的對話,告訴了藍絲。

    藍絲沉聲道:「別的我不知道,但肯定有極高明的降頭師在幫助她行事!」

    我提醒她:「要不要向那兩個人打聽一下行情?」

    我向那兩個壯漢指了一指,藍絲一點頭,立時向兩個壯漢招了招手。

    那兩個壯漢雖然走了開去,可是一直在留意藍絲的動靜,一見招手,立即架著田活,飛快地奔了過來。他們奔得極快,田活簡直是被他們直拖了過來的。

    累得田活受罪,我心中本來也很過意不去,但轉念一想,其人把那個公主,奉為神明,也頗有可惡之處,就自算是給他的小小懲罰吧!

    到了近前,兩個壯漢中的一個,忽然捂住了田活的口,田活也放棄了掙扎,只是在鼻孔中呼呼地出氣。

    那兩個壯漢,對藍絲極其恭敬,藍絲道:「問你們一些事!」

    兩人忙道:「只要我們知道,無有不答。」

    藍絲道:「好,你們在宮中,是什麼職司?」

    那兩人臉有得色:「我們守衛外欄!」

    我和藍絲一聽,不禁苦笑——我們想在兩人身上,打探宮中的情形,可是兩人只是守外欄的小腳色,那是連皇宮的大門都進不了的,還能打聽出什麼來?

    藍絲呆了一呆,才又問道:「那麼,常進出宮中的人,你們應該知道了!」

    兩人道:「這個自然,今天,我們就奉命接兩個人到宮中,到了外欄外,自然再有人接手!」

    藍絲吸了一口氣:「平日,你們見什麼大降頭師,常出入皇宮?」

    藍絲這一問,那兩個壯漢,陡然之間,現出了古怪之極的神情來。

    藍絲沉聲道:「說啊!」

    兩人忙道:「是……是……出入最多的,是猜王大師。」

    兩人的神情仍是古怪,我也知道古怪的理由了,兩人知道藍絲的身分,所以在奇怪:你師父的行蹤,你何以不知,還要來問我們?

    藍絲再問:「還有什麼人?」

    兩人道:「還有一些無名……的,我們也不知是誰,大師,只有猜王大師!」

    我失聲道:「莫非是猜王大師,在幫她行事?」

    田活此際掙扎著想說話,藍絲一示意,一個壯漢鬆開了手,田活道:「猜王大師常和她在一起,連我也見過不少次了!」

    藍絲深吸了一口氣,向那兩人道:「你們奉命,只帶兩個人進宮去?」

    那兩人忙道:「是,兩個人,兩個男人!」

    藍絲悶哼了一聲,向我道:「我也無法估計你此去會有什麼凶險,我會盡量在外接應,師父……已經……」

    她說到此處,頓了一頓,才道:「怎能再幫她辦事?」

    我心中有一個怪誕之至的想法,可是沒有說出來,我想的是,猜王大師的頭,可能還活著,那就一樣能幫公主辦事!

    藍絲顯然知道我在想什麼,她搖頭:「我從來也沒聽說過降頭師可以有這樣的本事!」

    田活嘶叫了起來:「快去見她吧!」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見到了「她」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太不易測了,是以我也不免大是緊張。

    藍絲安慰我:「若一切都和師父有關,我想不會有太壞的結果!」

    我對猜王大師,自然也有信心,可是問題是猜王大師自身難保,自己也成了無頭之屍!

    我、田活和那兩個壯漢上了車,藍絲仍然駕她的摩托車,一直跟在我們車子的後面,那兩個壯漢的神情,頗是惶惑不安。

    不多久,已經轉入邁向皇宮的道路,田活不斷在問:「到了沒有?到了沒有?」

    等到到了皇宮的外欄,車就停下,另外有兩個人走向前來,那兩人先向跟在車後的藍絲走去,和藍絲講了幾句話,才向我們走來。

    只見藍絲的神情,又驚又喜也向我們走來,兩個壯漢下了車,換了新來的兩人,藍絲卻打開車門,坐到了我的身邊。我問:「她也請你去?」

    藍絲點頭道:「是!」

    我大是高興——我心中緊張,實在是由於我對降頭術一無所知之故,如今有了藍絲這個大行家同在,自然大可放心。

    田活也很高興:「她肯多見見人,大是好事。」

    新來的兩個人中的一個,駕車直進宮門,但駛不多久,又換了兩個人,如是者換了五班人,已經深入皇宮之內。

    如果我被矇著眼的話,自然不知身在何處,但如今卻十分清楚。

    等到車子停在一幢建築物之前,又有兩個人迎了上來,那兩個人向我們車子行禮,我看出,他們實際上,是在向藍絲行禮。

    藍絲先下車,那兩人向藍絲說了幾句話,我卻聽不懂,那肯定是降頭師之間的蜜語。

    藍絲神色嚴重,點了點頭,我和田活也下了車,由那兩人帶路,向內走去。

    我悄聲問藍絲:「怎麼樣?」

    藍絲也悄聲答:「她在等我們。」

    一進門,就是一道很陰暗的走廊。那走廊盡頭,有一盞明滅不定的燈,映得在走廊中走動的人,人影閃忽,很是幽秘。

    藍絲是在我和田活的前面,我看到她全神貫注的樣子,也特別戒備。

    一直來到走廊的盡頭,沒有什麼事發生,到了盡頭,帶我們來的兩人推開了一道門,道:「三位請自己進去。」

    我向內看去,裡面又是一道走廊,更加陰暗。

    我一路把經過了什麼地方,說給田活聽,田活也現出了很是訝異的神情,道:「以前,我和她見面雖然是在宮中,但是見面的所在,很是正大光明,不像你所說的那麼隱秘。」

    他雖然看不見,可是用的形容詞,卻很恰當,我們經過之處,有說不出的味道,用「不正大光明」來形容,真是再好沒有。

    我們三人,走進走廊,那門就在我們身後,自動關上。

    向前看去,走廊盡頭處,影影綽綽,像是站著一個人。

    那人的身型,看來並不高,還見不清他的臉面,只見他向我們揮了揮手,道:「你們過來!」

    這四個字,一個很動聽的女聲,田活首先全身震動,失聲道:「公主!」

    他那一聲叫喚,竟如同久別的孩子呼喚母親一樣,雖然只是一下叫喚,其中卻充滿了千言萬語!

    而公主也立刻回道:「我不怪你,那是意外,衛先生本非常人,怎能怪你?」

    田活奉命召我去見,公主本來是絕不肯暴露身分的,但是田活反而蒙了自己的雙眼,把事情辦得一塌糊塗,大違公主原意。

    公主並不責怪他,這令得他激動之至,向前走去之時,甚至跌跌撞撞,步履不穩。

    我應聲道:「公主殿下,才是非常人,我算什麼!」

    公主道:「衛先生不必太客氣了,藍絲姑娘,我也常聽令師說起你,其實早該約你相會了!」

    公主的行為,在我們的推斷之中,怪誕之至,但這時的言詞,卻得體之至。

    藍絲一面向前走去,一面道:「我師父……他……他……他……」

    踴躍購買他們的書籍,用實際行動來支持你欣賞的作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