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公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藍絲終於忍不住了,她「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可是師父的頭不見了啊!」

    我道:「你放心,一定要盡力把人頭找回來。現在,我們不妨先研究一下,田活在皇宮中的「那位朋友」,究竟是什麼身分地位,也好心中有底。」

    藍絲道:「田活搭專機,由外交人員安排,一到機場,就有專車,直送入皇宮,這種待遇,連猜王師父也不可如此。」

    我道:「由此可知,他官中的那個朋友,地位一定很高了。」

    藍絲咬了咬下唇,點頭,表示同意。

    我心中也暗暗吃驚:「那朋友又是女性,皇宮之中,身分最高的女性,自然是皇后。」

    藍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會是皇后。」

    我不出聲,在等她進一步解釋,何以會肯定不是皇后。

    藍絲道:「從傳統上,皇后的地位,雖然尊貴,但是卻必須多方面聽命於皇帝,處處尊重皇帝的意志。田活的朋友若是皇后,那麼皇帝必然要同意,很難想象會有這種情形出現。」

    情形是有些複雜,藍絲也解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還是明白了——更加保守國度的皇后,和宮外的男性成為密切的朋友,這確然有點不可想象。

    我點頭道:「除了皇后,那就是——」

    溫寶裕搶著道:「公主!我早就說——最有可能,是公主!」

    溫寶裕和藍絲,看來早已研究過這個問題,所以此際,他才搶著那麼說。

    我望向藍絲,藍絲的神色凝重,雖然她沒有同意小寶的說法,可是卻也沒有反對。

    我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一般來說,公主在皇宮中的地位雖高,但是卻並不重要,因為皇后的得失,與公主無關。

    但是,這個國家的公主,情形卻有點特別,由於皇子出了事,所以,公主在很多方面,代替了她兄長的地位,而且,這位公主,很是能幹,她大權在望,突然石破天驚,皇位落在她的身上,出現一個女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雖然,田活可以能和公主成為好友,仍然是不可思議,但是可能性總在皇后之上。

    本來,田活在皇宮中的朋友是什麼人,無關緊要,但我們設想那朋友和猜王大師的事有關,這就關係重大了,如果猜王大師的事,竟和公主有關,那麼,再追查下去,一定困難重重。

    沉默了好一會,我才道:「且等田活把人帶來了再說!」

    藍絲望了我一眼:「田活在自說自話,那人若是公主,他怎能把她隨便帶來帶去。」

    我道:「田活說得可很肯定。」

    藍絲再嘆了一聲:「田活是個傻瓜,不通人情世故,他以為那人一定肯見你,可是那人真正的心意如何,他畢竟不知道。」

    藍絲批評田活,不通人情世故,這倒很正確,不然,他也不會那麼容易和我成為「知己」了。

    藍絲再吸了一口氣:「他一知道了我的身分,就對我產生了異常的恐懼,我想,是他知道師父的事,師父的事,和他沒有關係,但和皇宮中的那人有關,他怕我知道了會大鬧特鬧,所以害怕。」

    藍絲把事情分析得很是有條理,我道:「不管怎樣,田活必會再出現。」

    藍絲道:「我希望他再出現時,我能在場。」

    我想起田活在藍絲面前什麼也不肯說的情形,提議道:「不如躲在可以看到他,聽到他說話之處。」

    藍絲想了一想,也明白我的意思,點頭表示同意。我不等溫寶裕開口,就對他道:「你陪著藍絲,記著,沒有我的示意之前,絕不能出聲或現身!」

    我這句話,其實是向藍絲說的,但為了怕藍絲不快,所以才藉溫寶裕來告誡。

    溫寶裕大聲答應:「一定。」

    這一天,餘下來的時間,我們只是作各種推理,最不可解的一點,是何以一個生物學家,細菌專家,會和皇室中人,成了朋友。

    自然,世界各國的皇室人員,本身是科學家的很多,日本的一個天皇(裕仁),就是海洋生物學家,可是卻未曾聽說過這個皇室中有什麼重要人物,是對細菌學有研究的——他們應該對降頭術更有興趣才是。

    當然,由於降頭術之中,有一部分和細菌學有極深的關係,勉強可以如此說,但總是太勉強了些,因為田活對細菌學,可以說無所不知。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謎團,都無法解決,看來,要等田活把那人帶來,才能有結果了。

    田活是第三天早上出現的,他自酒店的大堂打電話上來時,我也有點緊張,藍絲和溫寶裕,立即照預定躲進了套間,我在外間等著,打開門,門外卻只有田活一個人,他的神情顯得很是疲倦,進來之後,不斷用手抹著臉,卻不說話。

    我一看他的情形,就知道事情有了變化,我也不去催他,等他開口。

    過了半晌。他才道:「王先生——」

    「王先生」是我告訴他的假名,他叫了一聲之後,停了一停,才又道:「我那朋友,正忙得廢寢忘食,實在無法來見你。」

    我心中暗罵了一聲,看來很是淡然:「那就算了。」

    田活搓著手:「可是,你們兩人,實在應該……相見,應該見面。」

    我道:「又不是我不肯見他,是他忙得沒空見我。」

    田活強調道:「忙得沒空來見你?」

    我「哦」地一聲:「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去見他?」

    田活大點其頭,雙眼之中,充滿了懇求和希望,望我能夠答應。

    我覺得很奇怪,要我去見一個人,也不是什麼大事,何以竟裝出如此懇求的模樣來。

    我道:「也無不可——若你認為我們真該相見。」

    田活道:「當然應該,你們兩人相見,對於正在進行的研究工作,一定會有很大的突破。」

    我心想,又多了一點資料,原來有一項研究工作,正在進行。而這項研究,至今為止並未有進展。這項研究,是什麼性質的呢?有田活這個細菌學專家在,難道和細菌有關?

    我一面想,一面順口應道:「好啊,我可以抽幾天空,去見見你朋友。」

    田活望著我,欲語又止,神情更是乞憐,像是有難以啟口的隱衷。

    我看了他這等情景,實在有忍無可忍之感,冷笑一聲:「你有什麼要求?不會是你那朋友,要你只帶我的頭去見他吧?」

    我的所謂「帶我的頭去」云云,也只是隨口說說的,因為連白素,我們都曾討論人頭失蹤的問題,下意識之中有了那麼一回事,所以順口說了出來。

    我的話才一出口,只見田活面色大變,身子騰騰騰連退了三步,撞倒了一盞落地燈,他連人帶燈,一起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如何才好,只是定定地望著他。他倒在地上,一面掙扎著要爬起來,一面卻仍然望著我,額上有老大的汗珠沁出來,他結結巴巴地道:「你……你說什麼?」

    我道:「我說,你那朋友,是不是要你把我的頭帶去見他?」

    田活坐倒在地,雙手亂搖,啞著聲道:「這是什麼話?這種玩笑也開得的?」

    本來,我那樣說,確實是開玩笑。可是田活緊張成這樣子,這說明其中必有古怪,所以我臉一沉:「我可並不是開玩笑。」

    田活的喉間,發出了一陣怪聲,看來他想作嘔,但是又嘔不出來,到後來,他低著頭,甚至乾號了起來。

    我不去理他,過了好一會,他才道:「你是在開玩笑,你……你……你……」

    他抬頭向我看來,神情驚怖恐懼,可憐之至,令人同情,這使我感到,他實在是老實人,這時不知為了什麼,被我嚇成了這樣子。

    看了他這樣的情形,我也不禁頗是不忍,道:「好了,你那朋友,究竟要我如何去見?」

    田活這才大大地鬆了一口氣,臉上也總算略有了人色,他掙扎爬了起來:「我那朋友……的方法,很委曲你,他要你出酒店起,就蒙上眼,一直到相見為止……這其間,大約是六七小時左右。」

    我心中暗罵了一聲,道:「嗯,先上車,再上飛機,然後又上車?」

    我說得十分自然,田活並不提防,隨口應道:「是。」

    我又道:「由於是外交專機,所以過國境,入國境,也都直通,不必辦什麼手續。」

    田活道:「是——」

    這次,他說了一下「是」字之後,也感到我的話中,大大有刺,又張大了口,神情駭然。

    我冷冷地道:「告訴你那朋友,不必故作神秘了,我什麼人沒見過,他不過住在皇宮之中而已,還以為能主宰什麼嗎?」

    田活全身發起抖來,指著我:「你……你……你……」

    我進一步道:「我什麼?你那朋友,是什麼身分,大不了是一個公主,是童話中的公主,還是現實世界中的公主?我看都沒有什麼大不了。」

    田活嘶叫起來:「你不是人!」

    他叫了一聲,身子左搖右晃,看來站立不穩,又要駭倒,可是突然之間,他卻跌跌撞撞,直衝到了我面前,說道:「你……你不是……」

    我以為他又要說我不是人,誰料他大叫了起來:「你不是什麼王先生,你是衛斯理!你就是衛斯理。」

    在這樣的情形下,他居然識穿了我,這倒也不是容易之事。

    我點頭承認:「是,我就是衛斯理!」

    田活雙手抱住了頭,身子劇烈地發了一陣抖,又慢慢地蹲了下來。

    他同時喃喃地自責:「我真笨,真是笨豬,真……不中用,這可如何是好,我闖了禍,闖了大禍……」

    他說著,抬起頭來,更狠狠地望著我,咬牙切齒地罵道:「衛斯理,或許你只是為了好玩,可是你卻毀了我,毀了……」

    我接了上去:「也毀了你那朋友。我告訴你,我絕不是為了好玩,我認為你那朋友的行為,危害到了我的一個親人,和她們屬的群體。」

    田活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嗚咽:「說不明白,我根本無法說得明白。」

    我道:「你自己知道多少說多少,餘下你說不明白的由你的朋友來說。」

    田活陡然嗷叫起來:「我什麼也不會對你說,你是個惡賊,我上了你的當,你還想我說什麼。你只會破壞,除了破壞,還是破壞。」

    他這樣狠狠地責罵我,令得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我攤開雙手,問他:「請問,在你的事情上,我破壞了什麼,是你來找我,話又說了一半就不說了,而我這方面有極重要的事要追查,你鬼頭鬼腦的行徑,使我懷疑你和我所要追查的事有關,我這麼做,又有什麼不對了?」

    我估計,田活會問我在追查的事是什麼,可是,他居然不問。

    我立刻想那是不是表示,他知道我在追查什麼?

    經我這樣一說,田活只是急速地喘著氣,又狠狠地頓足:「我沒有來找過你就好了,是我多事,是我壞了大事,我真該死!」

    我冷笑道:「你也不必太自責了,你不來找我,我既然著手追查這件事,自然也會查到你「那位朋友」身上。」

    我越過了他,直接提到了他的那位朋友,目的是要使他更震動,果然,他身子又發了好一會抖,忽然改口哀求我起來:「求求你,你別再管這件事了好不好?」

    我回答得斬釘斷鐵:「不行,這件事關係著我的一個親人的生死存亡,我一定要查到底。」

    田活急得團團亂轉,我道:「你且別急,事情總有商量的餘地——我就照你那朋友的條件去見他,如何?」

    田活陡然站定,小眼晴瞪得極大,而且,神情漸漸變得獰厲。

    我和他相識不久,但是已可以肯定他是一個老實人,老實人居然也現出這樣的神情來,可知他心中真是恨急到了極點!

    我知道在這樣的情形下,再也不能鬧著玩了,我正色道:「你先別急,我對你那朋友,一點惡意也沒有。」

    我也看出,那位朋友,在田活的心目中,佔有極高的地位,簡直已到了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步。上次,在藍絲降頭術的威脅之下,他什麼也不說,也就是為了維護他的「那位朋友」。

    而我們曾推斷他的「那位朋友」,大有可能是一國之公主,而公主,是應該由白馬王子來保護的,而田活的外型,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都是像青蛙多於像王子,所以一想到了這一點,就使人有很是滑稽之感。

    可是,顯然在田活的心目之中,他的那位朋友,遠在他之上,我這句話,也起了一針見血的作用,他的神態,自箭拔弩張的狀態之中,鬆弛了下來,但仍有點懷疑地盯著我。

    我又很誠懇地道:「從你的談話之中,我了解到,你那位朋友,有了不起的識見,或許他有些行為,因而驚世駭俗,但那卻改變不了他了不起的事實,所以,我想見見他。」

    我故意不提及他的朋友是女性,而且,話也說得很是誠懇。

    田活一聽得我稱讚他的朋友,比自己受了稱頌,還要高興,連連點頭:「是……是……你說得是,正是如此……你還不明白我那朋友,明白了之後,你簡直會崇拜——」

    他說到這裡,現出了心向望之的神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伸手在他肩頭上拍了兩下:「你稍等,我去收拾一下,就跟你去。」

    事情突然間有了這樣的轉變,我相信田活也很亂,難以適應,他點了點頭,我就走進套間去,只見溫寶裕神情焦急,藍絲很沉著。

    我道:「你們都聽到了,田活口中的那位朋友是公主,這已是可以肯定的事了。」

    藍絲壓低了聲音:「明知如此,你還要去冒險。」

    我怔了一怔:「我看不出要冒什麼險。」

    藍絲急得一跺腳,嫌我太不懂事,她道:「險之極矣,你知道公主的身分,她鬼頭鬼腦,不知在從事什麼「研究」。照我看,若是她在收集死人頭——或是人頭,那麼,她必然是在……練一種我聞所未聞,厲害之至的大降頭術,連師父……也……」

    她說到此處,嗚咽著說不下去。

    我聽了她的話之後,也不免一陣心驚,但是我還是搖了搖頭:「若是和降頭術有關,我對降頭術一竅不通,何必要我去?」

    藍絲再頓足:「你……你的腦袋,必有與眾不同之處,她或許就瞧中了!」

    我大是駭然,不由自主,伸手在自己的腦袋上摸了幾下。

    藍絲的話,聽來像是在開玩笑,但是她說來認真之至,又絕不是開玩笑。

    我駭然之餘反問道:「你認為猜王大師的頭,是在她那裡?」

    藍絲點頭:「十之八九。」

    我感到了一股涼意,任何人,如果一直在「蒐集」人頭,這都是一種可怕的行為。而如果這個人是一個公主的話,那就更可怕,因為為能夠制裁她的力量不多,而她可以動用的力量又極大!

    舉個例子來說,若是我去見她,被她把人頭割了下來,那我死了也是白死,很可能永遠沒人知道我是怎麼死的,就算有人知道,也難以有報仇懲處兇手的機會。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藍絲,就算明知有危險,我也要行動。」

    藍絲卻搖頭:「那和你以往的的冒險不同,在她的周圍,必然有許多一流的降頭師,而你對降頭術所知。就算是我,在那樣的環境之中,是不是能全身而退,也未可知!」

    藍絲的督警,極其切實,也不禁令我大是躊躇,的確,就算是各種各樣的外星人,也未必會令我害怕,但是一想起千奇百怪,匪夷所思的降頭術,也不禁令我心中發毛。我來回踱了幾步,才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還是要去。」

    溫寶裕知道我的行事方式,對藍絲道:「你別勸他不要去了,還是想想,有什麼方法,可以保證他安全好。」

    藍絲神情嚴肅,想了一會,沒有回答。這時,外面的田活,已經有點不耐煩了,他大聲叫:「好了沒有?」

    我大聲回答:「你再等一等。」

    藍絲搖了搖頭:「他要去的環境,我簡直無法想象有多麼凶險,別說我保不了他,就算猜王師父,也難以保證他安全。」

    溫寶裕道:「總有點事可做的。」

    藍絲點頭:「是,我可以使要害他的人,也受到重創。」

    我道:「例如。」

    藍絲道:「例如,要是有人割你的頭,那麼他的頭部,在你人頭落地之時,也會裂開——自然,他要是解救及時,並不會死,可是重創難免!」

    我道:「好極,我就算人頭落地了,能出一口冤氣,也是好的。」

    藍絲道:「我想,還是和表姐商量一下的好!」

    我搖頭:「多少年來,我要做什麼,不必和她商量,她必然全力支持!」

    藍絲口唇動了幾下,沒有再說什麼。

    她來回走了幾步,繞著我,示意我不要動,等到她來到了我身後時,我感到後頭一陣發涼,那般涼意,迅即繞著我的脖子轉了一個圈,隨後什麼感覺也沒有了。

    我知道,她已施了術,若是有什麼人要把我的頭割下來的話,他自己也不會好受。

    藍絲低聲道:「我能做的,就是這樣了!」

    溫寶裕來到了我的身前,道:「你不會有事的,因為你是主角。」

    我真想「哈哈」大笑,雖然未曾笑出來,但當我向外走出去時,我仍是滿臉笑意。

    田活卻神情凝重之極,他望著我,道:「我有一個提議。」

    我作了一個「請說」的手勢。

    田活道:「本來,我那朋友要你一出酒店,就蒙上雙眼,一到目的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