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皇宮的召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藍絲自有方法和那種小蟲通消息,若是人頭離體,她不但可以知道,而且,可以藉著和小蟲通消息,知道人頭到了何處。

    當她偕神鷹回來,把她施術的經過告訴我們之後,溫寶裕首先興奮:「人頭大盜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非就擒不可!」

    藍絲長嘆一聲:「我不是想捉他,若他和師父無關,也根本不關我事。」

    她說到這裡,向我望來:「你看這人頭大盜和師父有關的可能是多少?」

    我雖然不想令她失望,但仍然搖了搖頭:「太渺茫了,我不認為兩者之間,會有任何聯繫!」

    藍絲的神情更苦澀,白素和紅綾,雖然都極想幫助她,可是她們顯然也同意我的看法,所以一時之間,都無話可說。

    我想了一想:「藍絲,我看,在猜王大師的身上,發生了這樣的怪事,還是要從降頭師……之間,去尋找真正的因由。」

    藍絲苦笑:「我們也首先想到這一點,所知的降頭師七大派系,以猜王師父為首。他這個「降頭師第一位」的地位,自然惹人眼紅,鬥法的事,也不是沒有,雖然每次,挑戰者都知難而退,有些不知進退的,還吃了大虧,但一樣有人來生事——」

    我道:「這就是了,難保不是有什麼人,學了秘技來挑戰——」

    藍絲不等我說完,就大搖其頭。

    我也沒有再說下去,等她解釋。

    藍絲道:「若是如此,其人已把師父殺死,且……連頭都帶去了,大獲全勝,他一定早已現身宣布他的大勝利了,如何還不發作?」

    藍絲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我仍然從另一個角度去分析:「或許,其人也中了令師的還擊,在離開之後,他也死了?」

    藍絲聽了,側頭想了一會,顯然在我指出這一點之前,她未曾想到過這一點。

    但是,她結果還是搖了搖頭:「降頭師絕少單獨行動,都屬於一個派系,就算其人已遭了報應,他那一派,也不會對如此的大勝利,秘而不宣。」

    她略頓了一頓,又道:「而且,在事情發生之後,我們回去打探,根本連師父的死訊,也沒有人知道——這也是我們決定暫時隱瞞死訊的原因。」

    我聽了之後,不禁呆了半晌,因為照這樣看來,事情真的和降頭師無關了。

    除此之外,我真的難以想象,還有哪一方面的力量,可以導致這樣的怪事發生。

    白素想了一會,道:「猜王師父……在閉關之前,可有什麼異常的行為?」

    藍絲道:「沒有,他已經幾乎不問世事了,連我要見他,也不容易,只是……只是……」

    我們齊聲問:「只是什麼?」

    藍絲用力揮了一下手:「其實也很正常,他最近半年,常進皇宮去——他是第一降頭師,皇室中人召見他,是很普通的事,只是近半年來,次數多了些。」

    我「哦」地一聲:「他去皇宮見什麼人?為了什麼事情?」

    藍絲搖頭:「我不知道——他從沒有說,我也沒有理由問他!」

    這時,我們幾個人同時想到了一個問題,所以,我、白素和溫寶裕,幾乎是同時開口:「不對啊,皇室要是再召他進宮去,那你們怎麼辦?」

    藍絲呆了一呆,才道:「啊,沒有,猜王師父的事發生後,皇宮沒有召喚他。」

    我道:「有多久了?」

    藍絲道:「二十七天。」

    我道:「是不是不尋常?」

    藍絲想了一想:「本來,幾個月沒有召喚也有,但近來,召喚頗多,是有些不尋常。」

    我眉心打結,好一會不說話,藍絲問道:「你想到了些什麼?」

    我作了一個要她暫時別問的手勢,事實上,我思緒相當紊亂,還沒有想到些什麼。而我的思想,卻岔了開去。我想到,世界上如今,還有皇帝的地方,都有一種共通的滑稽情形。

    那就是,這個皇帝,明明已經是一個虛位,沒有多少實際上的作用了,可是卻還有許多傳統的規則在維持尊嚴。說他不重要,確然可有可無,可是擺在那裡,卻又有一定的象徵性和特殊的地位。

    若是事情和皇室有關,那就會叫人有摸不著、抓不牢的苦處,甚至要調查,也不知從何而起!

    我想了一會,徐徐問道:「猜王——我是說,降頭師第一,和皇室的關係如何?」

    藍絲道:「極好,事實上,這個封號,正是由皇室加封的,天下公認。」

    我一揚眉:「所謂皇室加封,只是一個形式,並不是皇室真有這個權力。只要有什麼人,挑戰勝了猜王,皇室必然加封,是不是?」

    藍絲點頭:「是。」

    我又問:「第一降頭師,對皇室要盡什麼義務?」

    藍絲又想了一會,才道:「那看人而定,有幾個第一降頭師,不怎麼賣皇室的帳,反倒是皇室上下,對他很是忌憚。」

    我進一步問:「猜王呢?」

    藍絲道:「師父為人隨和,並不妄自尊大,所以,他和皇室的關係,很是融洽。」

    我道:「沒有上下統屬的關係,譬如說,皇帝下了命令,他非遵從不可?」

    藍絲道:「絕沒有——降頭師地位超然,沒有人敢得罪的。」

    我心想,沒有人敢得罪降頭師,當然是怕了降頭術之故,身懷異術,自然地位超然了。

    溫寶裕聽了半天對話,道:「你究竟想證明什麼?」

    我道:「我想證明,猜王的事,和皇室有關!」

    藍絲的面色變了一變,她一定也在那一-間想到,如果是這樣,事情會變得很麻煩。

    我又道:「我甚至假定,皇室——至少是皇室中的某一個成員,清楚知道猜王發生了什麼事!」

    溫寶裕遲疑道:「所以,明知猜王大師死了,就不再召他進宮。」

    我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我的假設,自然又平空又突兀,所以一時之間,各人都不出聲。

    我又道:「若是皇宮一直不對猜王發出召喚,就證明我的假設,大有可能。」

    藍絲道:「如果皇宮又發出了召喚——」

    我道:「你準備如何應付?」

    藍絲道:「很難說,當然,先由我去,然後,才隨機應變——我估計皇帝本人召喚的可能不大。皇后性格溫順,容易應付。皇太子曾遇到過非常的變故,不問世事,不會是他,公主精明能幹,最難應付的是她了。」

    我道:「難道無法查知,近半年來,頻頻召見猜王大師的是什麼人?」

    藍絲想了一想,咬牙道:「可以的——如果有必要的話。」

    我大聲道:「有必要,發生這樣的怪事,必有前因,之前猜王大師的活動,每一點都要提出來研究。」

    藍絲道:「好,我去進行。只是各派降頭師,在皇宮中都有內應,這一調查,只怕師父的死訊,就有守不住的可能了。」

    我沉聲道:「冒險也要試一試。」

    藍絲站了起來,來回走了幾步:「這事,要我親自去查——」

    我明白她的意思——此地的人頭大盜,也要她守著陷阱,我道:「皇室的事,遲一步也不要緊,正好延遲幾天,看是不是會在這幾天召喚猜王大師。」

    藍絲停了下來:「事情發生之後,我們都如同失了水的魚,現在,總算略定了定神。」

    我道:「據我分析,怪事早在猜王的意料之中,不然,他不會有那一番話,又指定了你作繼承人,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

    藍絲不免有點埋怨:「他何以不一早明說呢?」

    我道:「他必然有理由,其一,我想是他如果明說了,一定會遭到你們的阻止。」

    藍絲苦笑:「是,他若是明說了要把自己的頭割下來交給別人帶走,我們一定拼死阻止!」

    藍絲所說的情形,乃是我們分析推理的結果——經過我們幾個人的分析,我恨有信心,到目前為止,雖然仍是假設,但必然離事實不遠。

    溫寶裕遲疑了一下:「會不會他在別人的強迫之下,才被迫那樣做?」

    藍絲搖頭:「這世上,不會有人有強逼他的能力,何況是這樣的大事。」

    溫寶裕又道:「如果是皇室中人……下令要他這樣做呢?」

    藍絲更大搖其頭:「沒有可能,他不會把自己的性命,去順應皇室無聊的命令。」

    我聽了藍絲的話,心中一動,約略想到了些什麼,可是卻抓不到中心。我知道,在藍絲的這句話之中,我一定可以聯想出一些什麼來,但如今既然捉摸不到什麼,也只好暫時先放下再說。

    這種情形,經常發生,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靈光一閃,就豁然開朗了。人對於自己腦部的活動,無法隨意控制,只好順其自然。

    溫寶裕還在不斷假設:「會不會是他正在練什麼厲害之極的降頭術?你們把他的身體如何處理了?」

    藍絲白了溫寶裕一眼——自然是怪他太異想天開了,降頭術雖然內容豐富之至,盡多匪夷所思的事,但是把自己的頭割了下來去練功夫,也真只有溫寶裕方才想得出來。

    不過,藍絲還是回答了溫寶裕的問題:「師父在事前,做足了準備功夫,一滴血也未失,而且,身子也……如同沒出事一樣,除了冰冷之外,三五年間,不會變壞,我們把他很好地保護著,還留在那竹屋之中,有人日夜看守著。」

    溫寶裕更是異想天開:「要是把他的頭找回來了,是不是可以接上去?」

    藍絲道:「當然可以。」

    溫寶裕再問:「他能活轉來?」

    藍絲長嘆一聲:「小寶,你的問題,我無法回答,因為我不知道,超出了我的知識範圍。」

    對於這種典型的溫寶裕式的幻想,我雖然已經習慣,但也為之駭然——人頭給割了下來,再要縫上去,自然可以,但要使人再能活轉來,就實在難以想象了。

    我想了一會,道:「要把我們這裡正在進行的事,告訴黃堂。」

    藍絲問明了黃堂是什麼人之後,皺了皺眉:「我們在做的事,太驚世駭俗了,給本地警方知道,那……」

    我道:「不打緊,黃堂不是普通人,他可以接受怪異的事實。」

    藍絲道:「先得說明,若找到了盜人頭之人,先要由我來處置。」

    藍絲的話,聽來平淡,可是我卻知道她的「處置」法,不知是如何的可怕和古怪,也不禁一陣發毛,但那是理所當然之事。

    我走向書房去和黃堂聯絡,才一聯絡上他,他便嚷叫:「衛君,有新發展!」

    我忙道:「他出動了?」

    黃堂道:「還沒有,但我相信,我們跟對了人。」

    我呆了一呆,才想起我曾提議他去跟蹤那個在生物學家聚會上發言的怪人。

    我當時作跟蹤的提議,只不過是覺得其人甚是怪誕,可以作為線索之一而已,想不到真的撞中了。

    我忙道:「情形如何?」

    黃堂要求,「可否面談?」

    我道:「好,你來。」

    當我告訴大家,黃堂要來,藍絲又改變了主意:「我看,還是別將我們的事告訴他——猜王師父的死訊,在我們還沒有準備之前,若是傳了出去,對我們一派,幾百個人來說,是滅族的大禍!」

    我全然理解她的心情,忙道:「好,黃堂說他有了一點眉目,且聽他怎麼說。」

    不一會,黃堂來到,我向他介紹藍絲,他雖然未曾見過,但在我的記述之中,從「鬼混」這個故事,藍絲出場開始,一直到曲折離奇,藍絲竟是白素的表妹,這些記述,他都曾過目,所以也並不陌生。因此,他對藍絲,頗有顧忌,雖然竭力掩飾,也不免略有顯露。

    幸而藍絲正傷心欲絕,心思繚亂,沒有加以什麼注意,不然,略施小技,和他開個玩笑,他就有一陣子虛驚,不得安坐了。

    我開門見山:「人頭大盜的大概,我們都知道了,你且說你有什麼收穫。」

    黃堂大是興奮:「這人,名叫田活,本籍波蘭,入籍法國,本來是一個細菌學家。」

    我瞪著他,雖未出聲,但意思很明白:這算是什麼收穫?

    而藍絲聽到了「細菌學家」時,略揚了揚眉——降頭術在細菌的研究方面,領域之廣,絕非實用科學的研究,所能想象於萬一。

    黃堂又道:「這人,在我提及的那幾次有人頭失竊的時期,都恰在當地——他並沒有參加聚會,但是卻和與會者聯絡,並且旁聽,他這樣做,是何目的,卻不知道。」

    我搖了搖頭:「你不能單憑這一點,就當他是人頭大盜的。」

    黃堂道:「自然,可是,一個細菌學家,為什麼要不斷地到處旅行?」

    我嘆了一聲:「人人都可以到處旅行,而且,細菌學家要死人頭來作什麼?」

    黃堂被我的話,降低了情緒,過了一會,才道:「他在來本市之前,有半年光景,下落不明。」

    我呆了一呆,現代人「到處旅行」所到之處,都會留下記錄。

    當然,要刻意做到沒有記錄,也並不困難,但一個普通人不會如此。若是一個細菌學家,有「行蹤不明」的現象,那確然值得注意。

    黃堂見我感興趣了,他也打起了精神:「半年之前,他在新加坡,然而,新加坡卻沒有他的離境記錄。接著,他就來了本市。」

    我道:「他從何地來到本市?」

    黃堂揚了揚眉:「從法國。」

    我呆了一呆:「他沒有從新加坡回法國的記錄?」

    黃堂道:「沒有,不知道他是如何從新加坡回法國的,也不知道在這期間,他乾了些什麼。」

    這真是有點意思,我來回走了幾步:「這一點,可以直接問他——他在本地,有什麼活動?要是有人在這幾天盜人頭,我們這裡,立即可以知曉。」

    黃堂道:「他不斷找參加這次聚會的科學家談話,談話的內容,和他那天在會場上所說的相同。人人都不願和他多說,只當他是瘋子。」

    我皺眉:「他那天的話.不是很容易明白,可也不是全無道理。」

    黃堂道:「只有一個科學家,和他談得來,那人是你的舊識——」

    我失聲:「陳島?」

    接著,我就想到,我不應該感到意外。科學家分為兩種,一種是有想象力的,另一種則沒有。陳島屬於前者,那個叫田活的細菌學家更加是,他們兩人,臭味相投,有共同的話題,是必然的事。

    黃堂又道:「只可惜他沒有行動,不然在他有所行動時,人贓並獲,那就好了。」

    我道:「如今他二十四小時在你的監視之下,一有行動,你必然可知。」

    黃堂很是自負,取出了一具小型無線電話來:「我來的時候,他和陳島在酒店之中,我進門口的時候,知道他已離開了酒店——」

    說到此處,那小型電話上有一個小紅燈閃耀,黃堂按下一個掣,靠近耳際,-那之間,他現出了古怪之極的神情來。

    溫寶裕疾聲道:「他動手了?」

    黃堂張大了口:「不,他……他和陳島,到……到這裡來了!」

    一語未畢,門鈴已響,紅綾哈哈一笑,因為黃堂此際的神情,確然可笑,她去開門,門外,陳島和會場上發言的那人,黃堂已查清他的底細,是細菌學家田活,兩人並肩站著。

    陳島由於被紅綾龐大的身軀,遮住了視線,所以正在問:「衛斯理先生在麼?我是陳島,有事相訪!」

    紅綾側了側身子,陳島已然看到了我,向我揚了揚手。我道:「請進,你帶來的這位朋友,是田活先生吧!」

    我之所以開門見山,一下子就叫出了田活的名字來,是基於一個原則。

    這個原則是:做賊心虛——此所以世界上有了「測謊機」這樣東西。

    如果田活正是我們預料中的「人頭大盜」,那麼他突然之間,聽到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來,總會有點失常的表現的。

    這時,田活和陳島一起進來,我這樣說了之後,用心留意他的反應,在我身邊的白素,自然知我心意,她更是留神。

    只見田活果有驚訝的神色,可是那屬於正常的反應,接著,他就道:「衛先生果然神通廣大,竟然知道本人的賤名!」

    我心中暗叫了一聲慚愧——我怎麼知道,那是黃堂查出來的。

    我笑了一下,故作神秘,可是田活沒有什麼異常的反應,大踏步走過來,和我握手——他握手的方式,熱情有力很予人好感。

    他道:「陳博士一再和我說,若是不認識衛先生,乃是人生一大憾事,所以我就冒昧前來了!」

    我忙道:「陳博士太過譽了——」

    我們在寒暄,屋中好幾個人的視線,盯在田活的身上,都想看清他究竟是不是人頭大盜。

    田活卻像並未注意他人,一仰頭:「我此次一則是想在聚會中結識多一些科學家;二來,是想見到衛先生,所以上次在會場之中,我一子就可以認出閣下來,但沒人介紹,總是難以深談,現在可好了!」

    他說這番話之際,不但誠懇,而且還在不斷搓著手,以表示他心中的真正歡喜。

    黃堂陡然在旁插言:「是啊,和衛斯理,什麼都可以談,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從人的頭髮眼睛,直到整個人頭,都可以深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