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薩都拉就站在木蘭花的身側,他低聲道:「我們的深水炸彈是最強烈的,這艘兵艦還有飛彈發射設備,我們一共有四枚飛彈,必要時只要你下命令,就可以隨時發射的。」

    「好,那已比我預料中的情形好得多了。」木蘭花竭力地想裝出一個快樂的微笑來,但是她卻不能。四枚飛彈,在一個阿拉伯小國來說,的確已經是十分難得的了,但是超人集團的幾十個火箭場中,有著多少性能超異的火箭呢?

    木蘭花望著藍色的海水,心中只有苦笑。

    海上的生活並不十分枯燥,木蘭花和艦上的官兵相處得十分好,所有官兵對她的尊敬,使得她有時故意避免和人見面。

    她可以看到當天的報紙,世界各地的大報,都刊載著阿拉伯某國總理突然訪問紐西蘭的消息。「政論家」發出各項揣測,有的說此行是紐西蘭與大英聯邦商談石油供應問題,有的則說和英國在中東的保護地阿丁的叛變有關。

    木蘭花每當看完了報紙之後,總是忍不住要苦笑!

    此行的真正目的,即使在參與的行動的人中,也只有她和薩都拉知曉。

    而如果他們全軍覆沒了,那除非高翔和穆秀珍兩人夠聰明,否則是永遠不會有人知曉了。

    艦隊漸漸接近木蘭花所料定的目標地區,木蘭花也開始緊張起來。

    薩都拉下令所有官員,日夜戒備,隨時提防敵人的攻擊,木蘭花則守在那具深海探測儀的旁邊。探測儀發出聲波,聲波碰到了海底的物事,又倒射回來,不同的物體有不同的反應波率,使木蘭花可以在儀器上一覽無遺地看到海底下是大批珊瑚礁,還是一大群海藻,或是一群鯊魚在游弋。

    艦隊前進的速度很慢,一連三天,他們都在柯克群島的附近行駛著,護航的機群,也不斷地注視著海面,和艦上連絡著。可是三天下來,卻什麼發現也沒有。

    木蘭花幾乎要懷疑自己是完全認錯地方了,第三天晚上,在艦長室中,法道爾少校,薩都拉,木蘭花,以及各護航艦的指揮官在開會商討。

    除了木蘭花和薩都拉兩人之外,其餘人都只知道此行的真正目的,是在摧毀一座龐大的金屬目標,至於所摧毀的目標是屬於什麼人的,他們卻不知道。

    木蘭花在檢閱了各種報告之後,抬起頭來,道:「我認為要出動潛水部隊了,可以作深水的蛙人一共有多少?」

    「二十三名。」法道爾少校立即回答。

    「加上我是二十四名。」木蘭花說:「我們分成四批。趁小艇向四周分散開去,然後再潛入水中,去進行探索,我堅信一定在這裡海域附近!」

    「是!」法道爾少校站了起來,立時走出門口,傳令官在門口等著,少校下著簡單而有力的命令,傳令官跑步走了開去。

    「十分鐘之內一切可以就緒。」少校回過頭來報告。

    「我也要一套潛水設備。」木蘭花向門口走去,「我們分成四個小組,我只能領導其中的一個小組,你們在艦上,仍然要用心戒備。」

    薩都拉和幾個軍官都嚴肅地點了點頭,木蘭花走到了甲板上,蛙人部隊已排成了一列,木蘭花將任務和他們簡略地說了一遍,她自己也穿上了潛水衣,登上了早已放下水中的小艇。

    這一天,海水不十分平靜,大海看來十分混濁,慣於海上生活的人,一看海水的顏色,便可以知道海水下面,正有著季節性的暗流。而這種暗流,是最有經驗的潛水員也視為畏途的。

    然而木蘭花和那二十三個阿拉伯軍人的臉上神情,卻是十分之堅定。

    四艘小艇,-箭一樣地刺破海面,向前飛射而出,十分鐘之後,木蘭花轉過頭來,在暮色蒼茫之中,她已看不到艦隊和其它三艘小艇了。

    木蘭花站在小艇艇首,小艇上也有著小型的探射設備的,只不過所及的深度,只有一百二十-而已,木蘭花吩咐一個蛙人注意著探測設備,她自己則只是在沉思著對策。

    突然之間,探測儀發出了清脆「的的」聲,附在探測儀上的一盞小紅燈,不斷地閃著,光而且閃動的次數,越來越多,那是有什麼物體在海中迅速接近小艇的一種表示。

    木蘭花呆了一呆,她掉動了一個儀表,看到距離指示器處,八十-的記號處閃著光,可是閃光在一秒之內,便移到了七十-處,接著,便到了六十-……五十-處。

    木蘭花不能再猶豫了,她陡地站了起來,叫道:「躍下水去!」

    五個蛙人以最快的速度,向水中躍了下去,木蘭花是最後躍到海水中的。

    她一到了海水中,便覺出一股極大的震盪力量,自她的身後,疾湧了過來,將她的身子挺了起來,離開了海水。

    而當她的身子離開海水之後,她聽到了一下沈悶的爆炸聲,接著,她又跌進了海水之中,木蘭花在海中,打開了燈,燈光照射的地方,出現了許多往下沈的金屬碎片。

    那艘小艇已被炸毀了!

    木蘭花不但不感到懊喪,反倒覺得興奮!

    那艘小艇被炸毀了,炸毀小艇的當然是「超人集團」。由此可以知道自己的料斷並沒有錯,超人集團的總部,正是在這裡一帶的海底!

    她不斷地按動著手中的深海燈,發出一閃一閃的光亮,不一會,她便看到四面八方,都有同樣的光亮發出,五個蛙人由於及時躍到了海中,並且遊了開去,所以並沒有人受傷。

    他們六個人很快地便聚集在一齊,木蘭花向上指了一指,六個人一齊向上升去,等到他們浮上了海面的時候,只見一圈閃耀著綠光的東西,正在夜霧之中,迅速地向他們接近。

    那種綠光,木蘭花是看到過的,那是她和穆秀珍兩人,第一次和超人集團接觸後,流落在海面的時候見到的。這已是第二次了。

    在他們相顧愕然間,那一團綠光已經移近,並且將他們圍住。這時,他們六個人也已看清,圍攏來的原來也是蛙人!

    只故過圍過來的蛙人為數十分多,至少有三十多人,那種綠光發自他們頭上的帽子,而他們的背上,又都負著水中推進器,那是他們在水中能夠如此迅速移動的原因。那三十幾個人將他們圍住之後,其中的一個大聲道,「木蘭花小姐,我們等候你許久了。」

    木蘭花猛地向海下面沈去,其餘的五個蛙人,也跟著她一起下沈。

    可是也就在他們一向下沈去的時候,在海水之中,激起了幾道極其急驟的水花,那是水中發射的武器,木蘭花在水中翻著筋斗,使自己下沈的勢子加速,但是她的右腿之上,卻也突然傳來了一陣灼痛,她回頭看去,看到了一股血水,自她腿際上升。

    而她更看到了令她目瞪口呆驚心動魄的景像。

    那五個蛙人,並沒有能像木蘭花那樣地迅速下沈,是以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至少有四五股血水冒了出來,而他們的身子在搖搖擺擺地向下沈來。

    木蘭花閉了眼睛,她緊緊地咬著牙,她知道這五個優秀的阿拉伯軍人,已遭了不幸了。

    當木蘭花閉上眼睛,不忍觀看眼前慘象的時候,她還未曾想到自己應該用什麼方法去應付眼前的難關,但是當搭現自己的身子,也因為腿際的陣陣疼痛,不能游動而在向下沈去之際,她有了主意,她決定裝成中彈斃命,暫時先避過那些人再說。

    她讓自己的身子一直向下沉著,一直到了海底,她才用潛水衣上的帶子,鉤住了一快礁石,完全放鬆了肌肉,任由身子在海水中浮盪。

    她首先看到那五個蛙人的身子,也沈到了海底,落在離她不遠的地方,接著,便有七八個人,持著水底發射的武器,潛下水來。

    他們帽上的綠光,一到了水中,就變得十分之強烈,木蘭花仍睜大著眼睛,但是卻不眨動地望著這七八個人。

    這七八人背後有著水中推進器,他們的行動十分迅速,他們在每一個死者(包括木蘭花在內)的身旁掠過,又升了上去。

    這正是木蘭花意料之中的事情。剛才他們一陣發射,自然以為所有的人都被射中了。他們當然難以想到木蘭花只是腿際受了傷,而未曾死去。

    等到他們浮上了海面,漸漸遠去之際,木蘭花將他們離去的方向記在心頭,然後,她解開了潛水衣,撕下布條來,先將腿上的傷口緊緊地紮了起來。然後。她游到那五個犧牲了的蛙人身旁,在每一個人的身邊,停留片刻,以示哀意。

    她解下了那五個蛙人背上的氧氣筒,將可以增加她潛在海水中的時間,她要一直潛在海中,像一條魚一樣,直到找到對方蛙人出沒的基地為止。

    這行動需要驚人的體力,需要驚人的機智和意志。木蘭花的右腿已經受了傷,雖然經過緊緊的包紮,但是疼痛還像利鋸鋸著她的神經一樣。

    木蘭花卻沒有考慮到這些,她拖著那五副氧氣筒,向前游著,用完了一副氧氣筒中的氧氣,又換上了一副。她不知道自己游了多久。直到她換上最後一副氧氣筒時,海水已經變得馳分明亮了:那就是說,她在海水中游了整整地一夜!

    木蘭花受傷的右腿早已麻木,像是已不在她的身上一樣,而她的雙臂,也像是隨時可以離體而去,她向前游動的動作變成了機械化,她緊緊地咬著下唇,忍受著非人所能忍受的痛苦。

    當陽光射進海水中時,木蘭花陡地停了下來。

    她停了一停,然後游到一塊大礁石後面,拉下了一大蓬海藻,遮在身上,向前看去。她看到了令人難以相信的現像。

    前面一大片地方,海底下平坦得-體育場一樣。在那塊平地的正中。一個龐大無比的半圓形金屬蓋,在閃耀著金屬的光輝。

    那金屬蓋之上,有許多許多珠狀的物事,通向海面,而在空地上,則停著幾十個如同木蘭花曾見過一次的飛行平台。

    和木蘭花上次看到所不同的是,這些飛行平台的頂端,都有極高的凸起,像是裡面豎有一根電燈柱一樣。木蘭花立即想到了火箭!那便是「超人集團」的火箭發射場!當然,這幾個火箭發射場不是固定地停在海底的。利用無線傳電的方法,它們可以離開海水,升上天空,飛向地球的每一個角落!

    木蘭花檢查一下氧氣的儲藏,氧氣還可以維持一個小馳左右。她看定了幾處水藻豐密的地方,迅速地向前游去,每到水藻豐密的地方,便停上一停。半小時之後,她已更接近那半圓形的大金屬蓋了。

    她看到幾艘小潛艇從那個金屬蓋中射出,向上升去,轉瞬之間,便自不見,她竭力地轉著念,可是卻想不出有什麼辦法來對付這座龐大的建築物。

    她只是估到,深海探測儀之所以探測不到這個龐大的金屬建築物,那一定是「超人集團」在這個金屬蓋上面,有了改變聲波折射率的設施,所以就算探測儀的聲波射到了上面,也是當下面是一大堆岩石,或是一大團水藻而已。

    艦隊還在這裡附近的海面巡弋,「超人集團」不敢公然將艦隊毀滅,當然是因為怕這樣一來,便舉世矚目的緣故,所以他們便只是毀去了派出來的小艇——其餘的三艘小艇一定也凶多吉少了。

    當然,他們以為自己已死在海底了,他們會料定艦隊將沮喪地回去,他們以為什麼事情也沒有,仍可以繼續他們的美夢了。

    而如果自己能夠設法回到艦隊上,而又在這裡做下準備記號的話……木蘭花想到了這裡,心中陡地興奮起來。

    本來是絕無希望的事情如今變得有希望了,只要她能夠在這裡做上記號,能夠回到艦上去的話。

    然而,怎樣做記號呢?在海面上看來,是絕不能看出這裡和別的海面有什麼不同之處的。而她的身邊又沒有測定方位的儀器。

    她除非能在這裡附近的海面上浮上一個標誌!

    木蘭花迅速地轉著念,她想到了利用海藻,但是用什麼來繫住海藻呢?她想到了別的許多辦法,最後,她的目光停在由龐大的金屬頂伸出去的天線上面。

    天線的頂端,距離海面不會太遠,如果能將明顯的記號,掛到天線的上面,使得海面上容易發現的話,那就可以成功了。

    木蘭花一想到了這一點,立即向前游去,她一面遊,一面採集著一種鮮紅色的海俎,等她游到了金屬蓋的下面,沿著半圓形的穹頂,向上升去之際,心頭跳得十分劇烈,這時候,她的身上雖然還滿是海藻,但是一大團海藻在上升,卻總是會使人感到奇怪的,如果被人發現了,那就前功盡棄了。

    木蘭花一直到了金屬蓋的頭部,她伏了片刻,海底下仍然十分沈靜,只有一艘一艘的小潛艇,不斷地射了出來,但是絕未注意到木蘭花。

    木蘭花將採集到的一大團紅色海藻,繞著一根天線,纏成了一個圈,然後鬆開了手,她看到那海藻環向上慢慢地浮去,在升到天線的頂端之後,便浮著不動,一切正和她理想中一樣。

    木蘭花迅速地潛了下來,滑到了金屬蓋的底部,仍沒有人發現她,她迅速地游了開去,游開了數十碼,她才看到了一個海底的峽谷,等到滔穿出了這個峽谷之後,她覺得自己已安全了,這才向上浮去。

    可是,她浮上了海面,海面因為陽光的照射,而發出了眩目的光芒,她放眼看去,什麼也看不到,只有發光的海水!

    木蘭花苦笑著,當她帶著蛙人乘坐小艇出發的時候,並沒有想到小艇會受到襲擊,所以她並沒有帶著任何通訊的設備。

    木蘭花知道,薩都拉因為她的徹夜未還,也一定在開始搜尋了。然而在遼闊的太平洋上,發現她的機會是多少?

    木蘭花盡量使自己的身子顯露在海面之上,她在海水中浸了一整夜,這時,陽光曬著她的頭腦,使她感到陽光的照射如同千萬根尖刺一樣,她頭痛欲裂,只感到一陣陣的昏眩。

    她緊緊地咬著牙,忍受著這一切痛苦,她是不能昏過去的,一昏過去,她就連萬一的生存機會也沒有了。她不時將頭浸到海水之中,使自己保持清醒。然而每一次頭浸進海水中便使她乾枯的口唇,碰到又鹹又苦的海水,這是一個最勇敢的人一想起都會發抖的事情,木蘭花以她超人的勇敢承受了下來。

    一直到了中午,太陽正中時,木蘭花已陷入了半-迷狀態之中,她只覺得身子在向下沈去,她大口地吸了幾口氧氣——那是僅餘的氧氣——之後,就-棄了氧氣筒,-棄了潛水設備。

    她覺得身上輕了一輕,精神也為之一振。

    她的手中還握著銅帽子,銅帽的反光作用可以用作求救的信號,她又等了半個小時,聽到了空中有呼嘯的飛經聲掠過,木蘭花抬頭看去,她認出那飛機是艦隊的護航機,可是她卻沒有出聲,她只是疲倦地搖動著手中的銅製潛水帽。

    她看到飛機偏斜著機翼,在她的頭上又打了幾個圈子,才飛了開去。

    木蘭花的心中,又生出了希望,是不是飛機已經發現了她呢?

    木蘭花沒有別的法兒可想,她只好等著,陽光越來越是刺目,令得她昏眩之感越來越甚,而致命的口渴令得她如同置身在地獄之中一樣。

    終於,木蘭花聽到了她期望中的聲音——直升機的軋軋聲,她用力睜開眼睛來,直升機已在向她接近,至時在她的眼中,直升機就和天使一樣。

    不一會,直升機已到了她的頭頂,從直升機上有人吊了下來,那人是法道爾少校,到了她的身邊,木蘭花想開口講話,可是她乾枯喉嚨,竟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小姐,你很快會恢復原狀的。」法道爾少校安慰著木蘭花,將救生圈套到了木蘭花的身上,然後,和木蘭花一起吊上了直升機。在喝了一口白蘭地,和飲完了一杯清涼的水之後,木蘭花才能出聲。

    而這時候,薩都拉叫喚著木蘭花的聲音,已經持續了三分鐘之久了。木蘭花喘了一口氣,道:「你等著,等到我通知你一個地點之後,你便立即率艦隊到達那個地點,將所有的深水炸彈,一起-下去!」

    薩都拉高聲道:「你怎麼樣,你沒有事麼?」

    雖然他的聲音是通過無線電波傳過來的,但是木蘭花卻像是可以看到他臉上焦急的神情一樣。木蘭花笑了一下,道:「我當然沒有事,如果有事的話,我還能夠和你講話麼?」

    她轉身,在副駕駛員手中接過了望遠鏡,觀察著海面,道:「儘量低飛,盤旋,向逆海流方向,作緩緩地推進。」

    直升機低飛,離海面只有二十碼,木蘭花一-一-海面搜尋著。

    過了二十分鐘,她看到了那團海藻!

    由於海水折光的關係,海底的一切完全看不到,連得離海面極近的天線也看不到,但是她卻看到了那團紅色的海藻。

    木蘭花舒了一口氣,轉過頭來,副駕駛已然道:「西經一七四點六五,南緯二二點七三。」

    木蘭花問法道爾少校道:「將這個地點通知艦隊,我們高飛,直升機的燃料可以支持多久?艦隻什麼時候可以趕到?」

    「燃料可以支持兩小時。」駕駛員轉過頭來回答。

    少校已和艦隊通了話,在四十分鐘之內,艦隊便可以趕到。

    木蘭花在那一-間,只感到出奇的疲倦,她已經可以預告自己會成功了。「超人集團」雖然已經有了可以統治全人類的科學設施,但是他們仍未能免除人類最大的弱點,自大!

    自大使他們疏於防範,自大使他們以為自己的根本重地絕不會給人發覺,自大也將護將他們送進墳墓——在四十分鐘之後。

    直升機一直在升高著,木蘭花則閉目養神。

    半小時候,艦隊已在視線之中出現了,又過了五分鐘,薩都拉的聲音傳了過來,請木蘭花先降落在艦隻的甲板上,但木蘭花回答道:「不!」

    又過了三分鐘,由於艦隻的接近,那一團紅色的海藻,被艦只引起的浪頭捲去。

    三十秒之後,艦隻所攜帶的深水炸彈,一齊-下了海中。

    海面上激起了一股又一股的水柱,一股比一股高,一股比一股粗,在水柱之中,夾雜著令人難以相信的許多東西,有金屬碎片,有人的身子,有整艘的圓形小船,有桌子、椅子,有許許多多難以叫得出名堂的器械。

    連續不斷的爆炸,足足進行了一個小時,才停息了下來,海面上浮滿了油花,木蘭花所乘的直升機,也降到了艦隻上。

    突然之間,她感到致命的疲倦,她要兩個人扶著,才能走出機艙,而迎了上來的薩都拉大叫道:「你還說沒有事,你受傷了!你受傷了!」

    木蘭花只是閉著眼,一聲不出——她連出聲的氣力也沒有了!

    艦隊比預定的日子遲了四天到達,但仍然受到紐西蘭政府的熱烈歡迎。

    木蘭花一直在艦隻上養傷,她留意著一切報紙,只有幾家報紙登載著太平洋中曾發聲猛烈爆炸的消息。美軍潛艇曾奉命前往檢查,「並無發現」云云。

    木蘭花知道數百枚深水炸彈以已將一切徹底毀去了。

    當然,「超人集團」的大部份成員,並不因總部被毀而死亡,但是蛇無頭不行,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總不會對人類有威脅了。

    木蘭花在艦隊回程時,改搭飛機回去,薩都拉對她依依不捨。

    在飛機上,木蘭花聽得大客在討論著這些日子以來,世界各地都有神祕物體自空中墜毀的消息,木蘭花聽了之,只是微笑。

    人們不知道那些「神秘物體」是什麼,木蘭花是知道的,那自然是「超人集團」的空中浮台,它們的侵略基地。

    由於發電所的被毀,空中浮台儲藏的電力得不到補充,先後用盡,自然便成了「神秘物體」跌了下來。

    木蘭花在飛機停飛補充燃料的時候,發了一個電報給穆秀珍,說明她什麼時候將到達。飛機並沒有誤點,依時到達,出乎木蘭花意料之外的是,和穆秀珍一齊奔向前來迎接她的,還有高翔和方局長二人!

    在高翔的手中,拿著一大疊報紙,他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將報紙交給了木蘭花。木蘭花接過來一看,所有的報紙都以顯著的地位刊載她死亡的消息。

    而許多報紙還有圖片,令得木蘭花忍不住哈哈大笑的,則是幾張穆秀珍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那種表情的相片!

    木蘭花笑著,穆秀珍也無緣無故地笑了起來,她已有許多天沒有在人前大聲笑了,這對她來說,可以說是辛苦不過的事情!——

    全書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