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個長頭髮,圓臉大眼的女孩子,跳跳蹦蹦地走了過來,到了薩都拉和木蘭花的面前,用懷疑的眼光望著木蘭花,木蘭花叫了出來:「阿敏娜!」

    她抱起了阿敏娜,阿敏娜盡量用力地勾住了木蘭花的勃子,薩都拉在一旁,忽然感到自己的眼睛有些濕潤。他是個鋼鐵一樣的漢子。怎麼可以流眼淚呢?他連忙不好意思地轉過頭去,揉了揉眼睛。

    「蘭花阿姨,你為什麼要這樣打扮?」阿敏娜天真地問。

    「有壞人想害阿姨,所以阿姨才這樣打扮的。」木蘭花也一本正經地回答著。

    「不好,你這樣打扮不好,你這打扮,怎麼會像爸爸所說的那樣好看,那樣動人呢?爸爸也不會說你可以成為我的——」

    阿敏娜才講到這裡,薩都拉便已大聲喝道:「阿敏娜,住口!」

    阿敏娜陡地住口,木蘭花轉過頭去一望,只見這個堅強如鋼鐵,肩負著一國重任的男子,竟如做了壞事被捉住的孩童一樣,現出了十分忸怩的神態了。

    在-那之間,木蘭花完全明白阿敏娜未曾講完的是什麼話了,她不禁臉紅了起來,立時轉過頭去,同時心頭怦怦亂跳。

    一個少女能夠被人愛,不論她是否愛那人,她心中總會有一種甜蜜的感覺的。木蘭花這時的情形,就是那樣子。

    「蘭花阿姨,你快跟我回家去,我來替你打扮。」阿敏娜附著木蘭花的耳朵說。

    木蘭花本來已決定拒絕這餐晚飯了,但是她又不願損傷阿敏娜的小心靈,所以她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晚餐的氣氛很好,薩都拉時時豪爽地大笑,而在晚餐之後,木蘭花便將有關「超人集團」的一切,向薩都拉說了一遍。

    薩都拉聽了之後,不禁呆了半晌,才道:「照你這樣說來,以我們的海軍力量去進行這件事,就像是安道爾要去進攻全盛時期的德國一樣了。」

    「可以這麼說,」木蘭花來回踱著步:「所以我說這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但是也是一件對全人類有益的事!」

    薩都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好,我們仍然照原來的計劃進行。」

    兩人不約而同地伸出手來,緊緊地握著。

    奇怪的是,木蘭花竟不敢和薩都拉炯炯的目光相對,同時,她的心也跳得厲害!

    她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原因,她曾和薩都拉同患難,共生死,但是從來也未曾有過如今這樣的感覺,如今,她感到薩都拉的雙眼之中,充滿了男性的光輝——這便是令得她心頭劇跳的原因。

    他們之間的沉默維持了好久,薩都拉才嘆了一口氣,道:「蘭花——」

    木蘭花像是知道他要講什麼一樣,連忙拿話岔了開去,道:「我想休息了,艦隊什麼時候可以準備好,請你通知我。」

    薩都拉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好的,到時候我會來通知你的。」

    木蘭花跟著薩都拉的的腳步,跟他進入特為她準備的臥室,卻深恐他再對她說什麼,急急推門走了進去。而當他將房門關上之後,她心中卻又有點後悔,因為她也有著想聽一聽這個鋼鐵一樣堅強的男子內心的傾訴的願望。

    但是她的心中卻十分矛盾,因為這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她心情十分紊亂,背靠著房門,沉思了片刻,直等到聽到薩都拉沉重的腳步聲移了開去,她才倒在床上。

    她經過了許久,才睡了過去。

    她是被一陣急驟的敲門聲所驚醒的,木蘭花連忙跳起身,打開門,門口站著的是一個穿著海軍制服的年輕軍官,一見到木蘭花,便行了一個軍禮,道:「一切都準備好了,總理已在艦上等候你。」

    木蘭花用手攏了攏頭髮,道:「好,我立即就跟你去,你是——」

    「我是這次行動的執行軍官,法道爾海軍少校。」那軍官「拍」地立正。「小姐,你對我們國家的幫助,總理是時時提及的。」

    「噢,這未免太過份了!」木蘭花歉疚地笑了笑,「我其實什麼也沒有做!」

    她跟在那軍官後面,登上了一輛軍用吉普車,兩小時之後,她的長髮被海風吹得十分繚亂,她已站在一艘大兵艦的甲板之上,看著從艦首奔騰而起的浪花了。

    在大兵艦的上空,有九架噴射機,排成一列,轟轟地掠了過去。

    在大兵艦的前後左右,有四艘較小的兵艦,那是護航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