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穆秀珍在被救上了水警輪之後,唯恐露出什麼破綻來,不斷地哭著。高翔心煩意亂,一面要安慰穆秀珍,一面下命令打撈,其實,他自己也想好好地哭上一場!

    紛擾了近兩個小時,打撈上了十來具屍體,其中當然沒有木蘭花,高翔也曾下令立時去扣留那艘遊艇,可是那艘遊挺以不在港內了。高翔請空軍派出巡籮機低飛尋找,但是在附近的海面之中,也不見那艘遊艇的蹤跡,它當然是可能沈下海中去了。

    一直到早晨八時,哭哭啼啼的穆秀珍才和高翔一起到了警局總部,方局長早已在等著他們,除了方局長之外,在總部會議室中的,還有市長,市區三軍司令,警備部隊司令,還有各國領事和武官。

    這些人,全是高翔在無線電話中,要求立即召集的,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他必須將「超人集團」的事情,盡快地使更多人知道。

    高翔和穆秀珍兩人才一進會議室,方局長便站了起來,道:「總參謀總長在十分鐘內可以趕到,我們等他來了,才進行正式會議。」

    幾個敵對國家的領事,發出「嘿嘿」的冷笑,道:「這算什麼,是新式冷戰麼?」

    高翔大踏步地走到了會議桌前,舉起雙手,道:「不是冷戰,我們——所有的人,所有的國家,都必需聯合起來,對付一個共同的敵人!」

    一個留著小鬍子的領事冷冷地道:「這敵人是什麼身份?」他是代表著一個外交政策出名狡猾的國家的。

    「在我宣布了我所獲得的情報之後,各位便可以明白了。」高翔鎮定地回答著,「我們之所以公開這項秘密情報,是因為這件事,和全世界每一個國家都有關係!」

    與會各人,紛紛交頭接耳,只有三軍首長保持著肅穆。突然之間,這三個高級軍官霍地站了起來,其餘人也停止了交談。

    在會議室的門口,一個身形矮胖的老者,穿著將軍的制服,站在門口。他滿面怒容,大聲道:「誰是會議的召集人?我要求解釋通過最高元首通知我來這裡聚會的原因!」

    那是人所皆知的大人物,總參謀長梅將軍!

    梅將軍脾氣之壞是出名的,如果不是有那麼多外交人員在場,他一定更要大發脾氣了。

    「我是會議的召集人。」方局長站了起來,「我的部下,發現了一項十分緊急的情報,所以才請梅將軍前來與會的!」

    梅將軍「哼」地一聲,氣呼呼地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他的兩名秘書跟了進來坐在他的身後。

    方局長向高翔望了一眼,道:「高主任,如今你可以將你的發現講出來了。」

    會議室中頓時靜了下來,氣氛十分嚴肅,一向愛鬧愛玩的穆秀珍,在這樣的氣氛下,也只有屏氣靜息,一聲也不敢出了。

    高翔沉默了半晌,道:「有許多具有野心的科學家,組成了一個集團——超人集團,這個集團擁有最新式的武器,他們正在研究一種長程控制火箭所用的固體燃料,而當這種燃料製成之後,各國政府便將接到他們所發出的最後通牒——到時候,沒有人能抵抗他們,因為他們在空中的數十個火箭場,能夠在半分鐘之內,便毀滅各國首都!」

    高翔先將事情的大概,說了一說。

    他是親身歷過險的,他知道自己所說的一切,完全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可是當他頓了一頓,向眾人望去的時候,卻發現眾人面上的表情,雖有不同,或是微笑,或是木然,有的甚至在打呵欠和作鬼臉,卻沒有一個人是緊張萬狀的。

    高翔呆了一呆,他知道眾人並不相信他的話。

    「小夥子,」梅將軍大聲說:「你昨晚作了惡夢,還是看多了科學幻想電影?」

    「我昨晚正在這個集團的掌握之中,是冒著性命危險才逃出來的,逃出來之後,一艘水警輪被炸毀,一位……最優秀的公民……至今生死未卜!」

    高翔愕然,他只當自己的話一講出,所有的人都會相信他的,梅將軍應該第一相信,各國領事和武官也應該立即相信,然後,當各國領事將他的發現報告上去之後,各國政府更應該相信,那麼就可以在最短的日子之內,調集武力,去對付這個超人集團了。

    可是如今,卻根本沒有人相信他的話,連梅將軍也不相信,而要他拿出證據來!

    高翔能夠脫身,以算是上上大吉了,他怎麼拿得出什麼證據來?

    他愕然地佔在會議桌前,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梅將軍霍地站了起來,道:「這太笑話了,這簡直是貽笑國際的醜事,各位外交官先生,請你們別見怪,我一定建議警務總監,對失職人員,嚴加處罰,各位,請回去吧!」

    梅將軍帶著隨員,大踏步地出了會議室,在各國外交人員中,爆出了一鎮恥笑聲來,紛紛離座而去,高翔緊緊地握住雙拳,在會議桌上用力地敲著,他的臉漲得通紅叫道:「是真的,這是真的!」

    穆秀珍也大叫道:「你們為什麼不相信,如果我們騙人,那便是大王八!」

    哄笑聲更響了,沒有人理會他們兩人的叫嚷,只是紛紛地離開了會議室。

    不到十分鐘,會議室中,只剩下穆秀珍、高翔和方局長三個人了。

    高翔頹然地坐了下來,雙手緊緊地保住了頭,他痛心地說道:「想不到,真想不到蘭花因此犧牲了性命,他們卻冥頑不靈!」

    穆秀珍一聽得高翔這樣說法,立即想起自己又應該哭了,要不然,豈不露出破綻?她用力在自己腿上,擰了一下,一聲怪叫,又哭了起來,淚水直流!

    「唉,」方局長嘆了一口氣,「我是相信你們的,可是有什麼用?我想蘭花如果在,她一定有辦法使眾人相信的。」

    方局長講到這裡,神情也不禁大為黯然。他想起木蘭花曾經給他的幫助,心頭實在極其難過。

    三個人在會議室中呆了片刻,才由高翔駕車送穆秀珍回去,一路上,高翔不斷地安慰穆秀珍,可是高翔不出聲還好,高翔一出聲,穆秀珍便哭上兩聲,弄得高翔不知怎麼才好。

    到了家中,高翔還怕穆秀珍有什麼意外,要陪她,可是卻給穆秀珍趕了出去。

    穆秀珍在窗中,看到高翔駛著車子遠去了,她才跳在床上,哈哈大笑了起來。在她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電話鈴響了。

    穆秀珍拿起了電話,就聽到木蘭花的聲音,道:「傻女,笑什麼?」

    「哈哈,蘭花姐,高翔以為你真的死了,那種如喪考妣的樣子,難道我不要大笑一場,笑個夠本麼?」

    「別說傻話了,高翔要方局長召集的會議,結果怎麼樣?」

    「人倒到齊了,連梅將軍也來了,可是沒有一個相信我們的話,梅將軍還說,要警務總監嚴辦方局長和高翔兩個人哩!」

    「唉,這早就在我意料之中,當他和方局長通電話的時候,我就對他說,不會有人相信我們的話,人人都只會將我們當作狂人,如今果然給我不幸而言中了!」

    「蘭花姐,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啊?」

    「我不能告訴你。」

    「你躲起來幹什麼?可是怕超人集團再來殺害你?」

    「有一半是,讓所有人繼續以為我死了,而將你們當作狂人,你們不可以再有什麼行動,那麼超人集團就不致於多生枝節,來麻煩你們了。」

    「可是,難道就讓這個混蛋集團繼續生存下去麼?」

    「當然不,所以我說一半是為了躲避他們的殺害,另一半我要躲起來的原因,是我要去討救兵,去設法毀滅這個野心集團的根本重地!」

    「蘭花姐,你準備向誰討救兵?我和你一齊去,我一定要和你一齊去。」

    「不,等我討到了救兵之後,我自然會來通知你的,如今,你千萬不可以亂動,你必需裝出傷心欲絕的樣子,在家中一無作為。」

    「蘭花姐,我不——」

    穆秀珍才講到這裡,「答」地一聲,木蘭花已收了線。在XX港碼頭的公共電話亭中,一身漁婦裝束的木蘭花走了出來。

    她四處張望了一下,肯定了沒有人跟蹤她,她才向前走去,她聽到很多人在談論著那場爆炸,也看到很多記者在記錄著眾人交談的話,但是絕沒有人想到這一場爆炸是由水雷促成的。木蘭花還看到一個記者在向一個警官詢問,是不是因為鍋爐爆炸,所以那艘水警輪才沈沒的。

    木蘭花穿過幾條街,在巴士總站上候車,四十分鐘後,她就到了市區,她仍然不斷地注意著是不是有人跟蹤,直到中午時分,她才到了一座大廈的門前。

    她坐電梯到十樓,十樓全層,都是某國領事館所佔用的。她一出電梯,由於她的裝束,使得人家都以十分詫異的眼光望著她。

    她來的那個領事館,是代表著某一個阿拉伯國家的,當她用這個阿拉伯國家的語言,表示要見總領事的時候,望著她的人更覺得詫異了。

    但是兩個職員,還是有禮貌地將她帶進了總領事會客室。

    沒有多久,一個四十歲不到的中年阿拉伯人,已經走進了會客室,木蘭花望著他,那人「啊」地一聲,向前急走了兩步,道:「小姐,我們在巴城見過,當時我是外交部的一個低級職員,只是因為總理府開盛宴,負責招待貴賓之責的!」

    木蘭花有禮地道:「是麼,如今你已是一名高級外交官了!」

    「噢,」這位領事自謙地道:「這全是薩都拉總理看得起我。小姐,當我接受薩都拉總理這項任命的時候,總理特地向我提起你來,要我到任之後來探望你,可是我去了幾次,不巧的很,你都不在家。」

    「哦,原來他還記得我。」木蘭花微笑起來,薩都拉在她的協助下,消滅了叛國的卡基總理,而領導著國家,那是「血戰黑龍黨」中的事情。如今薩都拉的國家,在世界上正享著越來越高的聲譽。

    「當然他記得你,他時時以公務纏身,不能來探你為憾事!」

    「那麼,我如今想通過你,和他通一個長途電話,這當然是不成問題的了?」

    「這——」領事略為猶豫了一下,然後爽快地答應道:「當然可以。」

    「還有,在通話的時候,我要借用你的私人辦公室,而且,我不想有任何人旁聽。」

    「可以,可以,電話一接通,我就退出去。」領事將木蘭花請進了他的華麗的私人辦公室,拿起了電話,要電華局接通到巴城的長途電話。

    十分鐘之後,木蘭花聽到領事用十分恭敬的聲音道:「是總理麼?我是巴布拉領事,是的,我們的朋友木蘭花小姐要和你通話,她似乎有十分緊急的事,好,我立刻請她來。」

    領事將電話交到木蘭花的手中,恭敬地向後退了出去,將門關上。

    木蘭花接過了電話,她立即聽到了薩都拉堅定雄壯的聲音,道:「蘭花小姐,阿敏娜每天都要我將救她的蘭花阿姨帶到家中來,唉,可是我怎麼能夠?」

    木蘭花呆了半晌,薩都拉的話中,充滿了如此濃厚的感情,以致他的身份,似乎是一個詩人,而不是一個堂堂的總理。她略呆了一呆,才道:「總理先生,我有一件事情請你幫忙。」

    「只管說好了,你曾經幫過我們國家的大忙,我們阿拉伯人絕不是忘恩負義的民族。」

    「事情聽來很荒謬,我必需等和你見面之後才詳述,我知道你們近來海軍方面有很大的發展,我要一艘旗艦和它的護航艦還要兩艘潛艇,要配備強烈的深水炸彈和最優秀的海軍人員及軍官。還要準備一具聲波深海探測儀,以及海軍的附屬飛機。」

    木蘭花一口氣講到這裡,才停了一停。

    「真神阿拉!」薩都拉在電話中叫了起來:「你是想發動一次世界大戰,還是去偷襲珍珠港?」

    「你可能答應麼?」木蘭花簡單地反問。

    「當然可以的,如果你認為我是一個軍人,而和我共事又有著愉快的回憶,那我還可以親自來指揮這一個小艦隊的。」

    「不,」木蘭花大聲地否定,「這件事極之危險,其危險的程度絕不是你所能想象的,你先通知領事人員,將我當外交人員,秘密地前來巴城,然後我們再設法,使艦隊以有友好訪問的名義東來,那樣消息就不會洩露出去了。」

    「好的,等你來到了巴城之後再說,請你再叫巴布拉領事聽電話。」

    木蘭花放下了電話,打開了房門,將領事召了進來,她只聽得領事不斷地點頭稱「是」,過了兩分鐘,領事擱下了電話,轉過頭來問她:「蘭花小姐,你願意什麼時候動身呢?」

    「最好是今天。」

    「可以的,你的服裝……」領事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換一換呢?」

    木蘭花低頭向自己的身上看了一看,她自己也不禁笑了出來。她穿的是一身漁婦的藍布衣服,那是她游上海面時,向一個艇家婦女處借來的。

    「當然要換,我還要買些東西,我開一張單子,是請你派人去買,可以麼?」

    「可以,可以。」領事沒口地答應著,可是當木蘭花將她所需要的東西列出之後,領事卻看得瞪目結舌,他呆了半晌,才道:「小姐,你所要的一切,全是男士們所用的東西啊!」

    「不錯,我將化裝為一個阿拉伯青年。」木蘭花微笑著點著頭。

    四小時之後,一個膚色黝黑,戴著黑眼鏡,看來像是中東地方的年輕人,用外交護照通過了檢查,登上了一班直達巴城的飛機。

    這個使得許多女旅客對他注目的英俊年輕人就是木蘭花。她坐在座位上,假裝用心地看著報紙,但是她的心中卻十分亂。

    她已經請到了「救兵」,可是一艘兵艦和潛艇,以及深水炸彈,是不是能炸毀「超人集團」的發電設備呢?不錯,她的目的,是去炸毀「超人集團」的海底發電廠。因為她知道那是「超人集團」的命脈,只要這個「發電廠」一被毀去,「超人集團」的空中浮台,空中火箭場,一切科學研究,將都癱瘓了,無法展開,等到「超人集團」重建發電設備時,那可能要很多年,而且可能這個集團就子一蹶不振!

    但是,木蘭花知道,她既然想到了海底發電廠的重要性,「超人集團」自然也會知道的,在海底發電廠的上面,一定有著極其嚴密的預防。

    說不定他們帶去的兵艦一駛近,便被「超人集團」的新式武器所消滅了!

    而且,她還不能十分準確地說出那個海底發電廠究竟是在什麼地方,她只是根據當時的歷程,以及在海中所看到的海洋生物上,斷定那是太平洋柯克群島一帶的海域。

    當然,在兵艦到達附近海域之後,長距離的深海聲波探測儀,會告訴她什麼地方海底有著龐大的金屬建築物,但當他們在進行探測的時候,「超人集團」也有足夠的時間預防了。

    當然,最好有很多兵艦同時進行搜索,但木蘭花卻只是一個平民,她只能使薩都拉相信她的話,而薩都拉的國家,也不是一個海軍強大的國家,這可以說已是她所能調集的最強武力了!

    在旅程中,木蘭花一直在想著對付「超人集團」的辦法,可是等到巴城的燈光,在下面呈現時,她還是一片紊亂。

    近三十小時的航行,使得她十分疲倦,是以當她下機的時候,步伐十分緩慢。她才一下飛機,便看到了薩都拉,薩都拉正在仰首觀望,可是木蘭花在他身邊站定時,他卻仍不知道那就是木蘭花。

    木蘭花除下黑眼鏡,笑著道:「咦,你可是不認識我了麼?」

    薩都拉陡地轉過了頭來,他臉上出現了興奮無比的神情,或許是木蘭花的男裝給他的勇氣吧,他突然雙臂一張,緊緊地抱住了木蘭花!

    薩都拉強有力的擁抱,足以使得任何女性臉紅心跳,木蘭花也不例外,她連忙用力一掙,道:「你做什麼,別這樣。」

    薩都拉松開了手,他忽然嘆了一口氣。

    木蘭花也低下了頭,有好一會,兩人都不說話。還是木蘭花先開口,道:「我要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麼?」

    薩都拉點了點頭。「在準備中,小姐,這幾乎是我國全部海軍力量了,而那具深海探測儀,我們還是向鄰國借來的。」

    「好,我們最好儘快行動,你訪問遠東的計劃怎麼樣?艦隻最好經過太平洋一系列的島嶼。」木蘭花和薩都拉一面步出機場,一面說著。

    「我們可以到紐西蘭去作友好訪問。」

    「那最好了。」

    「今天晚上,你不能和我談公事,有一個人要請你吃一餐純私人性質的晚餐。」

    「誰?」木蘭花不禁有些奇怪。

    「她!」薩都拉伸手向前一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