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帆布蓋下來之後,並聽不到那人的叫聲,只聽到那人的喘息聲,這說明那人並無意揭露他們,而他之所以喘息,那是由於緊張。

    過了片刻,木蘭花還聽不到別的聲音,她低聲道:「張先生,你——」

    她只叫了四個字,便聽到救生挺上,發出了輕微的敲打聲,那是摩斯電碼,木蘭花很快地就知道,那姓張的敲出的是:「別出聲,千萬別開口。」

    木蘭花也伸手在艇壁上輕輕地敲著:「只要你不聲張,他們是不會發現我們的。」

    「你們沒有機會逃脫的,還是出來吧。」

    「不,我們可以逃脫的,只要你肯幫助我們,你不必做什麼事情,只當沒有看見我們就是了。」

    「唉——」那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遊艇向何處駛去,你知道麼?」木蘭忽繼續以長短不同的摩斯電碼和那人通話。

    等了半晌,那人才以指叩艇,傳來了回答:「駛到XX港去的。」

    木蘭花心中陡地一喜,XX港離他們居住的城市,只不過三哩,是他們居住的城市的衛星城市,也是城市居民假日遊憩的好去處。

    如果遊艇到了XX港,他們又能偷上岸去的話,那便完全脫險了。

    「多謝你,」木蘭花繼續敲著,「我們在遊艇泊岸之後,便會設法離去的。」

    她沒有再得到回答,只聽得那人的腳步聲,漸漸地傳了開去。

    「蘭花姐,」穆秀珍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問:「這人,他,會去告密麼?」

    「難說得很,我想可能不會,但也可能會,如今我們只有等著,千萬別再出聲了。」

    三人在救生艇內,緊緊地握著手,他們的命運,可以說係於那人的一念!他們只覺得遊艇的速度在漸漸地加快,救生艇旁也不斷有人在走來走去。

    天色漸漸地黑了下來,救生艇內,早已成了漆黑的一團,木蘭花看看腕上的手表,綠閃閃的磷光,告速她已是夜晚十時了,突然之間,他們又聽到了一下輪船的汽笛聲。

    他們互相握著的手,緊了一緊,那表示他們心中都在興奮。既然聽到了輪船的汽笛聲,那自然是離港口已經不遠了。

    緊接著,他們可以覺出遊艇的速度,在顯著地慢了下來,而其它各種聲音,也多了起來,這正是離港口越來越近的表示。

    終於,在十一時三十分,遊艇靜止不動了。

    在遊艇靜止不動之後的半小時內,穆秀珍好幾次要頂開帆布,向外走去,但是卻被木蘭花出力拉住。他們又在救生艇中伏了一個小時,到凌晨一時,幾乎已靜得什麼聲音也都沒有了,木蘭花才慢慢地頂開了帆布,向外面看去。

    甲板上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在駕駛室中,還有燈光,而且可以看到人影在移動。

    向外看去,船桅林立,許多豪華的遊艇停泊著,那正是她熟悉的一個海灣,木蘭花將帆布頂得高起了兩-上下。

    那可以使高翔和穆秀珍兩人爬出救生艇,同時,又可以遮住從駕駛室望過來的視線。

    穆秀珍先爬出來,接著是高翔,最後是木蘭花,他們三人沿著船舷,向下攀去,不到兩分鐘,他們已經先後沈到了水中。

    到了水中,他們才真正地放下心來,向前游了出去,游出了十來碼,突然之間,前面有兩道強光,疾射了過來。

    那兩道強光,令得木蘭花等三人,在-那之間,什麼都看不到,他們像是盲了一樣,而在他們還未曾來得及向水面之上升去之際,四周圍便已水花翻騰,在感覺上,他們知道,至少有近十個人在向他們游了過來,木蘭花雙足一蹬,待要硬闖了過去,可是她身子射出了五六-,卻撞在一張網上。

    緊接著,她全身都被那張網網住,而高翔和穆秀珍兩人的命運也好不了多少。

    他們都知道在網中掙扎是沒有用的,只好先將身子蜷曲起來,以免受到意外的損傷,他們一直被那種強光照射著,被人帶出了十來碼,才漸漸地向海面之上,浮了上來。

    當他們三人被困在網中,出了海水之際,他們眼前一片漆黑,仍是什麼也看不到,他們只覺得已到了一艘船的甲板之上。

    接著,便聽到有人絡續爬上船來的聲音,同時,聽得一人大聲道:「報告,捉到了三隻‘水老鼠’,他們正在水底活動。」

    另一個聲音道:「先將他們解開來!」

    木蘭花和穆秀珍兩人,一聽到這兩句對話,就立即放下心來。

    因為這兩句對話,使他們明白自己是落在警方的手中,而並不是又成了「超人集團」的俘虜。只不過高翔聽到了這兩句對話,心中卻大不是味兒,他同時也認出了後一個聲音是什麼人所發的,他大叫道:「王警官,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時候,他們三人的視力已經漸漸地恢復了,他們看到自己是在一艘水警輪的甲板上,七八個全副潛水配備的警員,和一個警官,正站在他們的身邊。

    而高翔的話才一出口,那些警官和這個警官,立時起了一陣騷動,七收八腳,將他們三人,從網中解了出來!

    「高主任,原來是你!」那警官在高翔身邊,垂手侍立。

    「高翔,你們警方的工作做得很好啊!」穆秀珍還故意開高翔的玩笑。

    「哼!」高翔頓足,滿面怒容。「高主任,」木蘭花抖了抖被海水濕透了的長髮:「你是不能責怪他們的,這裡水中竊賊的確十分活躍,而王警官的工作,的確是十分出色,要不然,我們怎會落入他所佈下的陷阱之中?」

    「這個——」高翔頗有些啼笑皆非之感,難以向下說去。

    「好了,大主任,別擺架子了,我們還有正經事,快送我們回家去吧。」穆秀珍在高翔的肩頭之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王警官,你先用無線電話和總部聯絡,我要和方局長通話,你命令這艘水警輪,送我們到總部去!」高翔下著命令。

    而木蘭花則站在水警輪的輪首,向前看去,她沒化了多少的時間,便認出了那艘遊艇來。

    那艘遊艇,停在其它的遊艇之中,一點也看不出有什麼特異之點來。而如果木蘭花不是親身經歷過那一連串奇險的話,她也不會相信這一艘遊艇,是屬於有著這樣駭人目的的「超人集團」所有的。

    水警輪很快便啟碇,木蘭花和高翔一起到了通訊室,他們已聽到了方局長的聲音。

    方局長問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高翔則表示一言難盡,將向他當面報告。

    水警輪的速度很快,沿著港灣,向前駛著,從XX港到市區警方的專用碼頭,只不過兩海-多的海程,不消二十分鐘就可以到達了。

    木蘭花和穆秀珍兩人,坐在椅子上休息,高翔實在也想歇上一會,但是王警官卻在不斷地和他講話,令得他不能不回答。

    穆秀珍是個不定性的人,她坐了一會,便走了起來,身上披著毯子,她的衣服仍然是溼的,走到了外面,向前看去,只見城市的燈光,在黑暗之中閃爍著,看起來美麗異常。

    穆秀珍站在輪首,吸了一口氣,她是從來沒有心事的人,這時剛好脫險,她應該十分高興才是了,可事她卻愁眉不展。

    因為她知道,這一次,他們的對手是從來也未曾遇到過的厲害對手,這個集團當然很快就可以蚩道他們並未葬身魚腹,仍要來和他們為難的,鬥爭下去,他們可以說是一點勝利的把握也沒有!

    穆秀珍注視著漆黑的海水,沉思著,忽然之間,她看到有兩道白色的浪花,迅速地向水警輪接近,看來像是有兩條魚,向水警輪撞來一樣。

    穆秀珍陡地一呆,但是她立即明白了。

    當她明白了的時候,那兩道白浪,離水警輪已只有三十多碼了!她立即大叫:「蘭花姐,有魚雷,有魚雷來攻擊水警輪了!」

    當她這兩下叫聲,傳到了木蘭花的耳中之際,那兩道浪花,來得更近了,穆秀珍只聽得木蘭花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道:「在哪裡?」

    穆秀珍手向前一指,回過頭去看木蘭花。

    可是當她回過頭之後,卻沒有看到木蘭花,因為就在那時,水警輪土然發生了劇烈的震動,緊接著,先是海水像是沸騰也似地向上冒了起來,將穆秀珍的身子,整個湧了起來。

    再接著,兩下巨響,震得穆秀珍在半空之中,連翻了七八個筋斗,又向海中落了下去,她一直向下沉著,剛才海水湧向她身上的重壓,使得她全身骨頭,像是根根折斷一樣地疼痛,她沒有氣力向海面之上浮去,只得聽其自然地下沈。

    而這時候,她心中的難過,也到了幾乎令她失去了鬥志的程度。

    她知道水警輪已經被魚雷射中了!

    在港內海中,居然會有魚雷出現,那自然是「超人集團」所施放了。穆秀珍在水警輪的甲板上時,已經想到了超人集團會發現他們並未死亡而仍會對付她們的。但是她卻料不到竟發生得如此之快!

    如今,水警輪當然徹底毀去了,自己僥倖沒有死,但木蘭花和高翔呢?她睜著眼睛,看到有一個穿警關制服的人也從上面沈了下來,隨著那警官的沈下,有幾股血水,在四下散了開來,那是王警官,他顯然已經死了!

    穆秀珍雖然身在海水之中,但是她卻也感到淚水在湧了出來,她竭力揮動著手臂,開始向水面之上浮去,當她經過王警官的身子時,看到王警官傷得十分厲害,所以才會隨著他身子下沈,而血水四冒。

    穆秀珍沒有勇氣再向王警官的身子多望一眼,她立時轉過頭去,在漆黑的海水中拼命地划動著,像是不如此,便不足以渲洩她心中的難過一樣。

    不用多久,她就浮上了海面,只聽得所有停在港內的輪船,都在不斷地響著汽笛,驚心動魄的「鳴鳴」聲,使得黑夜的靜寂被破壞無疑。輪船在拉汽笛,當然是由於剛才的那一下爆炸。穆秀珍四面看看,她看到在離她二十碼處,有兩個人游了過來,一個是警員,另外一個似乎是高翔,但是卻不見木蘭花。

    如果木蘭花沒有死的話,這上下也應該浮上水面來了,為什麼不見她呢?她是遭了不幸麼?穆秀珍覺得自己全身乏力,幾乎沒有力量支持在水面。

    也就在這時候,穆秀珍突然覺出有什麼人在水底下拉她的腳,穆秀珍吃了一驚,連忙一蹬足,游開了幾。可是不一會,那人又在拉她的雙足了。

    穆秀珍心中一動,連忙在水中翻了一個筋斗,沈下水中去,海水雖然黑,可是她卻看到木蘭花就在她的面前,向她擺手。

    穆秀珍的心中,興奮之極,一張口,想要「啊」地一聲叫了出來,可是她卻忘記她是身在海水中了,一張大口,非但不能出聲,一大口又鹹又苦的海水,卻湧了進來,木蘭花雖在水中,看到穆秀珍吞下海水之後的怪模樣,也忍不住想笑,她向穆秀珍做了幾個手勢。

    穆秀珍明白了,木蘭花是要她千萬別說她還活著,一切全當她死了,並且千萬不能和第二個人說起她安然無恙一事來。

    穆秀珍點了點頭,木蘭花迅速地向外遊了開去,穆秀珍浮上了水面,高翔和三個警員,已經游了過來,高翔叫道:「看到蘭花麼?」

    穆秀珍剛喝下了一大口海水,自然是一副哭喪的表情,她答道:「沒有。」

    「那怎麼辦,我們快去找她!」

    穆秀珍想笑,她張大了個口,可是還未笑出聲來,她便陡地想起,木蘭花要詐著以被魚雷炸死,當然是有理由的,自己一笑,便壞了她的事了,是以她立時改變主意,「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秀珍,你別難過,蘭花會沒事的,我們立即就去找她。」

    「她自己不會浮上來,」穆秀珍繼續哭道:「就算你將她找到了,又有什麼用?」

    「這——」高翔呆了一呆,難以回答。

    這時候,已有三艘快艇,和四艘水警輪向出事地點,疾駛了過來,轉眼之間,便到了近前,從一艘水警輪上,-下了救生圈,將穆秀珍,高翔和另外三個警員,救上了水警輪。

    一艘水警輪上有近三十人,除了高翔、穆秀珍、木蘭花以及那三個警員外,全部犧牲了。他們六人得以生還,絕不是有著什麼「護身浮」,而是當爆炸發生時,他們恰好在艙外的原故。

    那三個警員在甲板上當值,穆秀珍則在甲板上閒眺,因為她看到了水雷,高聲叫喚,將高翔和木蘭花兩人,引了出來。

    高翔和木蘭花兩人一剛出來,爆炸就發生了,爆炸所產生的氣浪,將在甲板上的人,先行震落海中,是以他們才能倖免於難!

    而其餘的人,隨著水警輪的爆炸,自然也無一能夠倖免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