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木蘭花到了門口,吸了一口氣,將門打開。

    她先向走廊中看了一眼,走廊中並沒有人,她推著餐車,向外走去。

    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她完全無法知道應該向那一個方向走,對她才是安全的。她記得來的時候由左面來的,而那裡有著一個升降機。

    木蘭花知道自己是在海底,要找尋一個出口,是十分不容易的事,就算找到了出口,想要離開海底,她並沒有帶著潛水設備,這也是幾乎不可能的事。

    任何人在這樣困難的情形之下,都會放棄逃走的念頭,然而木蘭花卻不。木蘭花的性格,堅軔不拔,她明知成功的希望是接近「零」的,但只要不是「零」,她總向著這個希望一步步地走去。

    這時,她推著餐車,向走廊中走去,來到了那座升降機的前面,那座升降機機突然無聲地打了開來,木蘭花連忙推著餐車走了進去。

    她的心中十分緊張,她伸手按了最高的一個掣,升降機的門闔攏,開始向上升去。在升降機中,還有許多紅綠閃耀不定的燈,木蘭花也不知那是什麼用意,她只是屏氣靜息地等候升降機停止,再開始她第二步的行動。

    突然之間,升降機停了下來,那比她想象的時間要早一些。

    升降機門一打開,她剛想出去時,卻有兩個人走了進來,那兩個人,全副潛水衣設備,手上提著銅面具,他們跨進了升降機,木蘭花連忙轉過頭去,心頭怦怦亂跳,幸而那兩個人進來之後,背對著她站著,升降機繼續上升,那兩人並沒有回過頭來看她。

    木蘭花戰戰兢兢地站著,那兩人進來之後,靜默了極短的時間,左邊的一個便道:「今天去參觀什麼?」右邊的那個道:「是海底發電廠,我們的一切,全是依賴這個大發電廠供應的。」

    出乎木蘭花的意料之外,這兩個人所說的,並不是這個集團所特有的「超人語言」,而是日語!從身段看來,這兩個人也正像日本人。

    木蘭花也只是奇怪了一下便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這裡乃是一所訓練學校,凡是被「超人集團」看中,加入這個-體的人,手先要在這裡接受超人語言的訓練,這兩個人當然是剛到這裡不久,還未曾學會超人語言的人,所以才用本國的語言來交談了。

    在那一瞬間,木蘭花忽然想到阿爾法博士所說的一些話來,阿爾法博士曾告訴她,這個集團的科學家,已經發明並且成功地利用了「無線傳電」的辦法,而他們想用來威脅個國政府的火箭場,奇妙的飛行平台,全是靠海底的一個大發電站所發的電力來維持的。

    而今這兩個人要去參觀的,當然便是這個發電站了,如果破壞了這個發電站的話,那麼……木蘭花想到了這裡,有短短一秒鐘時間的興奮,她隨即苦笑了起來,因為這時,她正合著一句俗話: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啦!

    升降機又向上升了片刻,門打了開來,那兩個人匆匆向外走去。

    木蘭花定睛向外看去,只見走廊的一端,並排站著七八個人,人人都穿著潛水衣,有的已將銅帽戴上,除了能在帽上的玻璃中,看到他們的眼睛之外,是看不清他們的臉面的。

    木蘭花一看到這種情形,心中又是一動。這是她的一個機會,離開這裡的一個機會,只要她能夠有這麼一套潛水衣的話,那麼別人是認不出她的真面目來的。可是也不行,他們不會點人數麼?啊,如果她擊倒了其中的一人而奪了那人的潛水衣……木蘭花一想到這裡,心頭更是亂跳,可惜她剛剛錯過了機會——剛才有兩個人,其實她也是難以下手的,她如今該怎麼把握機會呢?

    她沒有法子把握時機了,因為她在升降機內停得太久,升降機的門又關了起來,她又隨著下降了,木蘭花心中嘆了一口氣,但是她也安慰著自己,因為她知道那些人一定是在列隊等候出發的,當然,最高的一層,是離開這所「學校」的出口所在處了。她正在想著,升降機又停住,門打開,一個人匆匆地走了進來,又按了最上面的一個掣。

    那是一個人,而且穿著潛水衣,手上提著銅帽,看來他是一個遲到者,所以動作十分匆忙,這比木蘭花正在可惜的機會更好!

    木蘭花幾乎沒有考慮,門一闔攏,她便將餐車用力一推,向前撞去,撞在那人的背部,撞得那人悶哼一聲,憤怒地轉過頭來。

    當他轉過頭來,木蘭花老已準備好對他的招式了!木蘭花的手肘一橫,肘部「碰」地一聲,撞在那人的太陽穴上。

    那人眼睛翻白,身子軟了下來,木蘭花也不及脫去身上的一服,只是將那人的潛水衣,迅速地剝了下來套上,並且戴上了銅帽。

    她剛戴上了帽子,電梯的門已打了開來,木蘭花已沒有機會掩藏那人了!

    電梯門一開,木蘭花便向外跨出了一步,走廊中排列著的人,一齊轉頭向她望來,在那片刻之間,她幾乎連心臟的跳動都停止了!

    她不敢向前再跨一步,因為只要她再向前跨出一步的話,電梯內的情形便會一覽無疑,那個被她擊昏過去的人,自然會被眾人發現,後果如何,不問可知。

    而如果她站在電梯門口不動的話,她便可以掩去眾人的視線,使眾人不易看到電梯內的情型,她並不需要站立太久,至多是半分鐘的時間就夠了,升降機的門會自己關攏的。

    可是那半分鐘卻像半個世紀那樣久!

    木蘭花聽到一個人指著她叫道:「賽特!」接著便是幾句她聽不懂的話,那顯然是催她快些去列隊,木蘭花知到被自己擊倒的人叫賽特,人們顯然都在等她,可是她不能向前去,要命的升降機門還不關攏。

    那叫她的人開始向她走來,木蘭花身子呆立著,幾乎緊張得想動也不能動了!

    那人越走越近,木蘭花的手心在冒汗,謝天謝地,她終於聽到了升降機門闔攏的聲音!

    她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向前走去,那人又大聲對她講了幾句話,木蘭花雖然聽不懂,想也可以想到那是申斥她的話,她低著頭,一聲不出。

    那人向眾人一指,又大聲講了兩句,木蘭花連忙快步向前走去,到了那列人的旁邊,她看到有兩個人動了一動,各自站開了半步。

    若是換了旁人,可能不知道那兩人動上半步是什麼意思,但是她卻立即知道,那是她應該站在這兩個人的當中,她連忙站定了不動。

    那兩人在她曼定了之後,都輕輕地碰了她一下,像是在問她為什麼遲到。

    這時候,剛才那個人也已回來,只聽得他站在眾人面前,大聲講了幾句話,一個轉身,按動了前面牆上的一個按鈕。

    他才按了下去,「刷」地一聲,牆上便出現了一個門,令得木蘭花驚訝不止的是,門外就是海水,可以斷定的是並沒有玻璃擋著海水,但海水並不向門內湧進來。那當然是利用氣壓的原理,將海水擋住了,人可以自由出入,而海水卻不能湧進來——這和將一只玻璃杯迅速地倒插入水中,水不能進入杯內,是一樣的道理!

    那人顯然是個領隊,門一打開之後,他便命令眾人一個一個地向外游去,木蘭花自然也雜在眾人之中,並沒有人認出她來。

    她想就此浮上海面去,但是她前後全是人,如果離隊行動,一定會被追回來的。

    這時候,情況比她剛推著餐車從房間中走出來的時候,已不知好了多少倍了。她並沒有必要再作過度的冒險了,她游出了不多久,便看到一艘圓形的深海潛艇,停在海中不動,而眾人正是向這艘潛艇游去的,潛艇的底部,有一根管子,一個接著一個,從那根管子上升了上去,到了一個艙中。

    那艙十分寬大,是可以坐上二十個人,四面全是玻璃,海中的景色,可以一覽無疑,而艙中則沒有燈火,這是為了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外棉的情形,卻恰好方變了木蘭花。

    木蘭花跟著旁人,坐了下來,不一會,領隊的也進艙來了,他向著一個話筒,講了幾句話,潛挺便迅速而平穩地向前駛去。

    一路上,沒有一個人說話,潛艇的速度之快,可以從被潛艇所捲起的暗流看出來,木蘭花估計時速至少在一百-左右。

    約莫過了十分鐘,潛艇前面突然射出探照燈也似的強烈燈光,將前面的海面照得通亮,只見有幾隻碩大無比,銀灰色的半圓形罩子,罩在海底之上。而從這些罩子之上,浮著許多電纜,通向海面,看來像是與浮在海面上的碟形物連接在一起。

    木蘭花一看到這種情形,心頭便怦怦亂跳,她知道,那一定是海底發電廠了!也就是這個超人集團的動力命脈了!

    木蘭花又記起了一件事來,那件事,世上的人,一直認為是一個謎,那便是二次大戰之後不久,英國的一家大型工廠,接到了某國政府的一張訂單,要他們製造一批奇異的機械,類似發電器具,而且還加上不鏽金屬巨大的外殼,可是當東西鑄好之後,東運途中,船隻卻在海中沈沒,無人生還,接著,某國政府又否認其事,但當時有人自承是某國政府的代表,並且通過瑞士一家素有信仰的銀行,付了一筆幾乎不是任何私人所能付得出的巨額訂金,這個人在事後也失了蹤。

    最奇怪的是,那個人也不來追究這批機械的得失!

    這件事從頭到尾,都透著奇怪,木蘭花在沒有事情做的時候,也曾廣集資料研究過,可是卻一點頭緒也沒有,直到這時,她看到了那幾個球型的大殼,她心中才為之恍然!

    當時一定是超人集團自己還沒有充份的生產能力,所以才弄了這樣的一次玄虛,來假世上的大工廠,替他們完成這家發電廠的。

    木蘭花看到了這種發電廠之後,心頭更是興奮,可是就在此時,艙中響起了「嗡嗡」的聲音,潛艇在突然之間,停了下來,在領隊所坐的桌子上,有一盞小紅燈不斷地閃著,領隊拿起了電話,「唔」,「唔」地答應著什麼,艙中的電燈也亮了起來,領隊放下了電話,用英語簡單地道:「木蘭花小姐,請你去和你的兩個朋友會面,今天的參觀節目,本來是沒有你的份的,你也不必一定硬要參加!」

    那人所講的是英語!

    木蘭花在一聽到「木蘭花小姐」這一個稱呼時,她全身已自一震。

    她立即知道,那是在電梯中的人,和房間中的女工都已醒過來了,她混進了潛艇一事,已被人知道,所以她前功盡廢了。

    她僵坐著不動,其它的人,也和她一樣。

    領隊冷笑了一聲,道:「木蘭花小姐,你難道相信我不能在眾人中將你認出來麼?」

    木蘭花陡地除了銅帽,身子疾躍了起來,經銅帽向艙旁的玻璃,猛地碰了過去,那頂銅帽十分沉重,木蘭花希望能夠將玻璃碰破,造了一場混亂,那麼她還可以在混亂中脫身的。

    可是,那頂沉重的銅帽,在碰到了玻璃之後,發出了「碰」地一聲響,玻璃絲毫沒有損傷,銅帽落到了地上,領隊的冷笑了一聲,道:「小姐,這算什麼,是發脾氣了麼?」

    他按下一個掣,一扇門打開,兩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他們手中各自握著一柄那種奇異的手槍。

    木蘭花已經知道這種槍的管子是軟的,射出的子彈可以飛向任何角度,而且還能發射不致人死命,卻令人麻醉的「子彈」。

    那兩個中年人向木蘭花揚了揚他們手中的槍,木蘭花幾乎沒有反抗的餘地了!

    她向門口走去,這時,艙中的每一個人都除下了銅帽,每一個人都以一種十分奇異的眼光望著她。木蘭花出了門口,那兩個人跟在她的後面,到了另一個艙中,在那裡,有幾艘橄欖形的小型潛艇停著,兩人中的一個強前一步,打開了其中一艘的小門,其間的大小,恰好可容一人曲膝而坐。

    「你不妨脫去潛水衣,」那人冷冷地道:「這艘無人駕駛潛艇的自動航行系統,會將你帶到你所要去的地方去的!」

    「如果機件發生故障呢?」木蘭花幽默地問。

    可是那人卻顯然沒有幽默感,他冷冷地道:「超人集團製造的一切,是絕不會有故障的。」

    木蘭花除下了潛水衣,坐了進去,門「碰」地被關上,艙中一片漆黑。立即,她覺得一鎮劇烈的震盪,自動潛艇已被像魚雷一樣地射了出去!

    不到一分鐘,她眼前有了一種深藍色的光亮,那是海水所發出來的光亮。在她的面前,有著一塊一-見方的玻璃,可以使她看到海水中的情形。

    如果不是她等於身在囹圄的話,海水中的情形是十分迷戀的,可是這時,木蘭花卻沒有心思去欣賞海底的奇景。

    她心中在想著:自己要去見兩個朋友,哪是什麼意思呢?兩個朋友,難道是指高翔和穆秀珍麼?如果的確是他們,那麼自己三個人是一齊落入這個「超人集團」的手中了!

    這個超人集團擁有如此先進的科技設備,自己有什麼辦法與之作對呢?

    想到這裡,木蘭花幾乎灰心了!

    但是,她又想起了武俠小說中所描述的「金鐘罩」的功夫來,這門功夫練成之後,刀砍不入,全身堅逾鋼鐵,但是卻一定有一處致命的弱點,稱之為「罩門」。如今這個「超人集團」可以比喻為一個刀槍不入的巨人,但是他也有一個「罩門」,那個「罩門」便是那所發電廠,那是它致命的要害!

    木蘭花一面想著,一面在注視著前面,她發現自己在漸漸上升。

    因為她面前出現的海水顏色,正在漸漸變淡,終於,她可以看到射進海水之中的陽光了。在海底下是日夜難辨的,這時她總算可以知道如今是白天。

    沒有多久,那艘小型潛艇便浮在海面上了,木蘭花看到有一艘快艇,正向她駛了過來,快艇上共有四個人,都是持有武器的。

    那艘快艇停在她的附近,木蘭花又看到其中一人,撥動著一個儀器,受無線電波操縱才能打開的自動潛艇門打了開來。

    木蘭花立即聽到了一個冷冷的聲音道:「小姐,你可以出來了。」

    木蘭花向外望去,只見一艘更大的白色遊艇,也正在向著自己駛來。這時,木蘭花的上半身已出了艙門,她如果立時一俯身的話,可以迅速無比地跳入水中,她可以立即在潛艇的下面游過,到達潛艇的另一面,那麼子彈就射不中她,而她也可以有機會潛水離開了。

    可是一則,木蘭花發現四周圍全是海水,她就算逃走了,在汪洋大海之中,想要獲救,也是難上加難,近乎不可能的。

    而且,她還想見一見,那領隊所說的「兩個朋友」究竟是誰。

    所以,逃走的念頭在她的腦際一閃而過,她向外跨出了一步,到了快艇上。快艇上的四個人散了開來,和木蘭花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手中的武器對準了木蘭花,顯然他們也知道木蘭花的厲害。

    木蘭花微微地笑著,她眼看那艘潛艇又潛下水去,而遊艇則已漸漸接近。不到五分鐘,遊艇已經和小艇併排接在一起了。

    木蘭花也聽到了一個略帶憤怒的聲音,在遊艇的左舷響起,道:「木蘭花小姐,你在接受訓練之後,是歸我指揮的,可是我卻不歡迎有你這樣的部下。」

    木蘭花抬頭向上望去,站在舷邊的是一個十分壯碩的漢子,一臉傲氣,再加上一個鷹鉤鼻,使人一望便知道他是一個十分工於心計,而且又是十分殘忍的人。他看來像是中東人。

    木蘭花還不說什麼,躍上了遊艇,那人又道:「若是你再有這樣的行為,我定然要不客氣了。」

    木蘭花來到了他的面前,揚起了頭來,道:「你要怎樣不客氣法?」

    那人的面色陡地一沈,揚手一掌,便向木蘭花摑了過來。木蘭花的頭微微一側,左手反手一撈,便已抓住了那人的手腕,用力一拉,將那人拉得向前跌出了半步,而木蘭花的左足也已抬起,一足踏在那人的小腹之上,手指也跟著一鬆!

    只聽得那人發出了一聲怒吼,身子凌空飛起,跌出了船舷,撲通一聲,跌進了水中,等到他浮起來時,木蘭花冷冷地道:「對付女士要有禮貌,你們超人集團中難道不知到這一點麼?」

    那人怪聲吼叫著,向前游來,先到了小艇之上,他迅速地拔出腰際的武器,向木蘭花苗準,眼中殺機畢露,更令得他看來像是一頭惡獸。

    木蘭花身形一閃,連忙向後退去。

    可是她只退出了一步,便聽得身後幾個人喝道:「不要動!」

    她回頭看去,在遊艇的許多角落,都已經有武器對準著她,使她無法動彈!

    那人面上露出獰笑,從小艇上上了遊艇,向木蘭花一步一步地逼近過來,在木蘭花身前三尺處站定。在這樣的情形下,木蘭花也有些後悔,自己剛才太逞一時之快了!

    她迅速地轉著頭,希望逃避那人的侮辱(那人要過來報復,這是意料中的事),可是她卻想不出辦法來,而那人則已露出了雪白的牙齒,道:「現在,我要你知道我是怎樣的不客氣法!」

    那人一面說,一面倏地伸出手來,抓住了木蘭花胸口的衣服,木蘭花又驚又怒,她正準備不顧一切地反抗之際,忽然,在那人抓住木蘭花的手的手腕上那隻錶,發出了一陣尖銳的「滴滴」聲音來。

    看那人的情形,本來是要發力將木蘭花的衣服撕破的,但是那種尖銳的「滴滴」聲才一傳了出來,他便鬆了手,後退了一步。而從那隻「手錶」中,則傳出了清晰而低微的語聲。

    那聲音在講些什麼,木蘭花並聽不懂,她只是看到那人的面上,現出了憤怒又無可奈何的神色來,等到「手錶」中的聲音發完,那人狠狠地瞪了木蘭花幾眼,轉頭怪叫了幾聲,有一個人走了過來,道:「小姐,你快跟我來!」

    那人講的是中國話,木蘭花忙問道:「我將到什麼地方去?」

    那人一面走,一面急促而低聲地說道:「看上帝的份上,你別那樣了,嘉路賓是殘忍成性的殺人王。」

    「那他剛才為什麼不殺我?」

    「頭子下命令不准他殺你,你別多問了,我是不能和你交談的。」

    木蘭花不知道這個「頭子」是誰,因為剛才那聲音,聽來不像是阿爾法博士的聲音。阿爾法博士是這個「超人集團」的最高領導人,木蘭花當日能夠將他俘虜,全是一種巧合,如今當然不會在艇上的。但木蘭花卻相信那「頭子」是在艇上,他一定是通過了電視傳真設備看到了甲板上的情形,才下命令給那個嘉路賓的。

    轉過了艇前的艙,來到了左舷,從一道樓梯走下去,到了下面一層艙中,那人伸手推開了艙門,道:「小姐,請進去。」

    「謝謝你。」木蘭花對他十分客氣,說:「你貴姓?」

    她知道,剛才那人對她警告,那只不過是因為大家全是中國人的關係。然則,她又何嘗不能進一步地利用這種關係呢?

    「我姓張——」那人十分惶恐地說了一句,連忙住口,向後退了出去。

    木蘭花走進了艙門,她才向內看去,便不禁呆了。艙內的設備十分華貴,在兩張流線型的沙發上,各坐著一個人,左面的一個是高翔,右面的一個卻正是怒目圓睜的穆秀珍!

    木蘭花呆了一呆,她心中在苦笑,但是卻步履輕鬆,十分鎮定地向前走去,道:「你們兩人,怎麼也到這裡來了?」

    「我們在電梯中昏了過去,」穆秀珍搶著回答:「醒來的時候在小艇中,接著便被帶到了這裡,已經很久了,蘭花姐,你——」

    穆秀珍苦笑了一下,並沒有再追問下去。

    因為木蘭花如今的處境和她一樣,她問木蘭花是如何來的,是絕無意義的事。

    木蘭花在他們的對面坐了下來,笑了一下。「你們沒有受損傷麼?」

    「沒有。」高翔和穆秀珍齊聲回答。

    「那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剛才做了一件傻事,幾乎送了命。」

    「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做傻事了!」就在木蘭花所坐的那張沙發之旁,突然傳來了人聲,傳音器是裝在沙發的扶手之上的。

    「唉,不是星球人,便是科學怪人!」穆秀珍喃喃自語。

    「哈哈,」那聲音笑了起來,穆秀珍的自言自語,他也聽到了,「不是科學怪人,小姐,是科學超人!是沒有人能夠鬥得過的超人!」

    「我鬥得過!」穆秀珍大聲叫著。

    「小姐,你如今是我們的俘虜,還這樣高叫,不是太滑稽了麼?」

    「呸!有什麼滑稽?」穆秀珍一味不服氣。還是木蘭花向她擺了擺手,她才停了下來。

    「不論你們是怪人還是超人,人各有志,我們不願意作為你們之中的一份子,那難道不行麼?」木蘭花沈靜地責問。

    「當然可以,不過遺憾得很,在我們的計劃未曾全盤發動前,木蘭花小姐,你已經知道得太多了!那麼,除了殺你滅口外,是沒有別的辦法了。」

    穆秀珍和高翔兩人的面色,開始變的蒼白,木蘭花卻依然如故。她只是冷校了一下,並不出聲。

    「你們還有半小時可以考慮。」

    「我看不必浪費這半小時了,你們準備用什麼科學方法來殺害我們。」

    「噢,」那聲音感嘆道:「嘉路賓想出來的方法,一點也不可以稱為科學,你們向外望望看。」

    木蘭花等三人,一齊向外望去,她們看到,許多三角形的背鰭,如同利刃一樣地劃破水面,在來回迅速地移動,那是虎鯊的背鰭。

    「嘉路賓用鮮肉召來了大群虎鯊,你們將被推下海去,作為虎鯊的食料,你們要好好地利用這半小時吧。」

    「哈哈,」木蘭花道:「這的確太不科學了,只有在羅馬時期,犯人才被推入獅籠之中餵獅子的,但是根據羅馬貴族的‘人道’,被推入獅籠的人,照例是供給武器,可以和獅子搏鬥的,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也準備供應我們武器呢?」

    過了好一會,才聽到了那聲音的回答,道:「我個人很佩服你,木蘭花小姐,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你居然還有心情說笑話。」

    穆秀珍拉著木蘭花的衣袖,望著木蘭花,道:「蘭花姐,我們——」

    木蘭花望著在海面上迅速游動的虎鯊群,雙眉緊緊地蹙著。

    在她以為只不過過了極短的一-那間,那聲音已道:「小姐,十五分鐘了!」

    「蘭花,」高翔俯了俯身子,「我們似乎沒有別的辦法可想了。」

    「胡說,你願意加入這個混帳怪人集團麼?」穆秀珍雖然面色發青,但是仍然駁斥著高翔。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高翔分辯道:「我是說,我們是絕無可能在這種虎鯊中逃生的。」

    「你說得對。」木蘭花的回答更令得高翔和穆秀珍兩人,感到了一股寒意。

    穆秀珍連忙道:「那我們——」

    木蘭花揚了揚手,她的手勢,使穆秀珍知道木蘭花是不讓她講下去,但是木蘭花卻又不出聲,只是緊鎖雙眉,一聲不出。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穆秀珍急得站了起來,團團亂轉,幾乎只是轉眼之間,又聽得那聲因音道:「五分鐘,三位,你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了!」

    木蘭花陡地抬起頭來,道:「如果我們此際答應了你,你難道會相信我們的話麼?」

    那聲音笑了一下,道:「我們超人集團,到目今為止,拒絕參加的只有你們三個人,一般的情形是人家千方百計地要參加,但是經我們審核的結果,卻是不夠資格!」

    「那也好,」木蘭花冷冷地道:「事情總要有個開端,就從我們開始,那也不錯。」

    「你們的情形既然和別人不同,在你們答應了之後,這艘遊艇便立即會送你們去追一艘法國郵船,你們三人必需劫掠這艘郵船,以表示你們對集團的忠貞。」

    「哈哈,」木蘭花大笑了一聲,「原來所謂超人集團,實際上就是盜賊集團。」

    「小姐,你們只有三分鐘了。」

    「秀珍,高主任,」木蘭花的面色變得十分嚴肅,「你們兩人可以不必學我,要知道,如果學我的話,那我們在三分鐘之後,將要在虎鯊堆中游泳,那滋味是不十分好受的。」

    「蘭花姐,我……我跟著你!」穆秀珍面色蒼白,但是勇敢地說。

    高翔則突然踏前一步,道:「蘭花,我有……幾句話,藏在心底深處,要向你說,已經很久了,可是一直沒有機會,蘭花,我——」

    高翔才講到這裡,「砰」地一聲,艙門被兩個人推了開來,高翔的話頭也被打斷了。

    木蘭花按住了高翔的手臂,道:「你不必向下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蘭花,你明白?」高翔的眼中,充滿了喜悅,雖然他明知那兩個人前來,是要來將他們推到海中去餵虎鯊的。

    「是的,我明白,我覺得十分難以回答你,你……是個好人,可是我……」木蘭花抱歉地笑了笑:「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來討論這個問題,不是太不適合時宜了麼?」

    高翔眼中的那喜悅之情,頓時斂去。

    他曾經好幾次間接地對木蘭花表示愛意,但木蘭花都未曾正面答復。這一次,他要說的話雖然還未曾說出來,但是木蘭花的回答,卻已經十分明白了。

    高翔伸直了身子,道:「蘭花,我也明白了,我仍然是一樣地對你。」

    木蘭花輕輕嘆了一口氣,站在門口的兩名大漢,已一齊叱喝了起來,而在那兩名大漢後面,又出現了一個壯漢,那便是想出用虎鯊來解決他們的嘉路賓。嘉路賓的面上,帶著殘忍而得意的微笑,道:「三位,已經是時間了,請吧!」

    木蘭花左手抓住了高翔,右手抓住了穆秀珍,道:「好,我們走。」

    她兩手抓住了兩個人,並不是抓住了就算了,她雙手的食指,在兩人的手臂上,不斷地作急徐不同的輕點,她點的是摩斯密碼,但是,卻不會被人覺察。

    木蘭花心中有一個計劃,但這個計劃必需三人共同行動,才能有用,所以她必需經自己心中的計劃,講給高翔和穆秀珍兩人聽。

    而她的這個計劃,又是絕不能讓對方知道的,所以她才在最後關頭,用這個風法通知兩人,就算這時,有人看到她的手指在動著,那也只當她是因為恐懼而在微微發抖,那裡會想到木蘭花還在作掙扎,作死裡逃生的最後打算!

    穆秀珍在接到了木蘭花的通訊之後,她的面上,不由自主,現出了興奮的神色來,要木蘭花瞪了她一眼,她才詐作驚惶,他們三人仍是手拉手,一齊向外面走了出去。

    當他們來到艙門口時,那個聲音又在他們的背後響起,道:「我還可以額外給你們一分鐘。」

    「不必了!」木蘭花的回答,十分乾脆,他們三人,一齊走上樓梯,到了甲板上。甲板上沒有人,想來除了嘉路賓之外,別人對虎鯊吃人也不怎麼有興趣,因為「超人集團」畢竟不是一個普通的盜賊集團,而是一個由許多野心家,具有野心的科學家所組成的組織,在這樣的組織中,當然和普通的盜賊集團不同,殘忍成性的人是不會太多的。

    木蘭花一見甲板上一個人也沒有,連忙向高翔及穆秀珍望了一眼,二人都會意地點了點頭,他們向前走去的勢子慢了許多,身子也向後斜著,不願接近船舷,雙腿甚至在微微發顫。

    「哈哈!」嘉路賓在他們的身後,放肆地笑著,一面和那兩個大和推著木蘭花等三人。

    木蘭花等三人要等他們用力推上幾推,才勉強地向前邁出半步,看來,他們三個人的精神,像是已經完全崩潰了。

    「咦,你們怎麼了?」嘉路賓得意地嘲弄著他們:「你們三個人,被人們稱著‘東方三劍俠’,怎麼一點劍俠的氣概也沒有了?」

    嘉路賓越說越是狂妄,他笑得更是殘忍,木蘭花等三人,只是一聲不出,一直被他們推到了船舷的邊上,嘉路賓大聲叫道:「東方三劍俠,去和鯊魚為伍吧。」

    他的話一說完,便和其它兩個大漢,一齊在木蘭花,高翔和穆秀珍等三人的背後一推!

    任何人都以為這一推一定是將木蘭花等三人,撲通一聲,跌入海中的了。不但嘉路賓這樣以為,連在艙中,向外看著的人也都那麼以為,甲板上沒有別人的原因,正如木蘭花所料,是沒有人願意看鯊魚吃人的殘忍現象,在窗內張望的人,一見到嘉路賓等三人下手,立時轉過頭去,不再觀看,卻不料變故就在他一轉頭之間發生了!

    當嘉路賓等三人,猛地向前推出之際,木蘭花,高翔和穆秀珍三人,突然以極快的速度,旋風也似地轉過了身子來!

    他們一轉身子來,便幾乎和對方鼻子碰著鼻子!嘉路賓等人陡地一呆。只要他們一呆就夠了,木蘭花,高翔和穆秀珍三人已經得手了!

    他們三人在柔道上都有很著相當高的造詣,尤其是木蘭花,更是高超之極,這時候,她們三人的右手,陡地抓住了對方的肩頭,左手則在對方的腰際一拉,不到半秒鐘的時間,已經將三人一齊摔了出去!

    其中,由木蘭花摔出的嘉路賓跌得最遠,當他在半空之中,向著海水跌去之際,所發出的那種怪叫聲,凡是聽到的人,只怕一生也不會忘記的。穆秀珍摔出的人最近,但最近的一個人,「撲通」一聲跌入海中之際,離遊艇的船舷也有十五六-了!

    在海中巡弋的虎鯊,三秒鐘之間,便向這三個人攻了上去,三角形的尖鰭,劃破海面之際的速度,驚心動魄,幾乎是利即地,海面之上,浮起了殷紅的血水來。

    而在遊艇之上,也已發出了驚呼聲,「砰砰」的槍聲,打破了剛才-那間的寂靜。

    子彈穿破了窗子,向外飛來!

    但在這時候,木蘭花,高翔和穆秀珍三人,早已雙手一舉,插入了海中!

    他們插入海水之中的姿勢,可以說是十分之美妙的,也沒有激起浪花,攪動海水,他們一到了海水之中,便看到了海水之中那一幕驚心動魄的爭鬥!

    就在他們五碼之外,至少有十二條虎鯊,在攻擊著三個人!

    捲起的浪花,全是那麼怵目的殷紅色,這可以說是誰都未曾見過的景象!

    而這種景象,則正是木蘭花計劃之中,所早已經預料到的。

    當木蘭花在艙中,知道已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之後,她想出了這個辦法。虎鯊可以說是海中最殘忍的動物,當它們攻擊一個目標的時候,不等那個目標被徹底毀滅,是絕不休止的。

    所以木蘭花就想到先將押自己的三個人,摔到海水中去!

    那三個人一被摔到了海中,自然而然,成為虎鯊攻擊的目標,虎鯊群未將這三個人撕碎之前,是不會去顧及其它的。

    木蘭花等三人,便可以十分輕巧的入水法,插入海水之中,盡量不引起虎鯊的注意。

    只想到這裡,還是不夠的,木蘭花當然不是有頭無尾的人,而她計劃的最精彩部份,還在後半部。那是木蘭花料到,當嘉路賓等三人跌入海中之後,遊艇上的人一定會集中在右舷,設法救他們,救嘉路賓等三人唯一的辦法,便是射死虎鯊。

    虎鯊被射死之後,不但他們安全了,而且,他們還可以趁人不覺,在艇底游到船的另一面,悄悄地爬上遊艇去,藏匿起來!

    這便是木蘭花的逃生計劃,也就是木蘭花以手指敲出摩斯電碼通知高翔和穆秀珍兩人的計劃。

    這時,木蘭花等三人在海水中,可以看到虎鯊開始翻騰,那顯然是上面的人在開始射死虎鯊了。

    而其時,海面之上,早已一片殷紅,木蘭花可以肯定,等到虎鯊全被殺死之後,嘉路賓等三人,可能已不剩下什麼了。

    這一點對木蘭花也是有利的,因為遊艇上的人無法知道虎鯊究竟是吃掉了三個人還是六個人,那麼,就不會注意木蘭花等三人,有再度爬上遊艇的可能!

    在海水中,木蘭花向高翔和穆秀珍兩人,作了一個手勢,三人迅速地貼著遊艇底部,向前游了出去,轉眼之間,便看到了遊艇的另一邊。

    木蘭花第一個冒出海面來。

    她才一冒出海面,便聽到了人的呼叫聲,槍聲,嘈成一片。

    然而這一場聲響卻全是從另一面傳來的,她浮起來的這一面,如她的意料之中一樣,一個人也沒有,她們三人迅速地爬上了遊艇,木蘭花掀起了蓋在救生艇上的帆布,三人一起縮成一團,伏在救生艇中,上面又蓋好了厚厚的帆布。

    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已沒有辦法知道了,因為他們的頭頂之上,有帆布蓋著。而他們又不懂超人集團的那種獨特語言,所以也不知道那些人在叫嚷些什麼。他們只是聽得槍聲停了,海水的翻騰聲也停止了,那自然是所有的虎鯊盡皆被殺之故。

    而人聲也漸漸地靜了下來,約莫過了半小時,他們覺出遊艇在發出輕微的震動,那是已經離開了停泊的所在,在向前航駛了!

    三人之中,穆秀珍首先鬆了一口氣。他們三個人,擠在救生艇中,是幾乎身子貼著身子的。穆秀珍在當中,她面對著高翔,她一鬆氣,一口暖洋洋的氣,便噴到了高翔的臉上。

    高翔只覺得鼻孔發癢,忍不住要打噴嚏,他當然知道用使指緊按鼻梁骨,是防止打噴嚏的最好方法,可是他的手卻被穆秀珍壓著。

    等到他掙出手來時,肘部又碰到了穆秀珍的胸前,穆秀珍幾乎要大叫了起來,她一移足,重重地踏在高翔的足尖之上。

    高翔痛得淚水直流,但這一痛,卻也有好處,他的鼻孔不再發癢了,他也不敢出什麼聲,只是低聲嘆了一口氣,表示他的冤枉。

    而穆秀珍似乎還不肯原諒他,發出了「哼」地一下悶哼聲,照這樣情形發展下去,他們兩人很有可能在救生艇中,拌起嘴來!

    木蘭花忙低聲道:「禁聲,有人來了!」

    木蘭花的話比什麼都靈,高翔穆秀珍兩人,立時靜了下來,而木蘭花也不是砌詞恫嚇的,果然有腳步聲,慢慢地傳了過來。

    那腳步聲越是傳近,木蘭花等三人,心跳得便越是劇烈,突然之間,一種聲音傳入了他們德耳中,更令得他們心驚。

    那是拉動帆布的聲音!

    走向前來的那個人,顯然是負責照料救生艇的,他這時自然不知道,在三騷救聲艇之中,有一艘中間,正藏著三個人。但是,拉好帆布,使帆布將救生艇完全蓋起,這卻是他的責任。

    當然他也會來察看木蘭花等三人藏身的那隻救生艇的,那麼他發現三人的可能性極大,因為三人相繼進入救生艇之後,只不過將帆布隨便蓋上而已,來人只要拉一拉帆布的話,就可以發現有異了。

    但是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他們除了希望幸運之神降臨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可想了。

    那腳布聲在停了片刻之後,又向他們移近,他們都可以聽出,那個人就站在他們藏身的那艘救生艇之前。接著,帆布動了,粗糙的帆布,在他們的頭頂之上擦過。帆布只移動了一下,穆秀珍便覺出有什麼東西,向她的頭上,壓了下來。

    她一縮頭,那向下壓來的東西跟著下降,仍碰到了她的頭頂,雖然隔著一重帆布,穆秀珍也可以覺出,那是一隻人手!

    穆秀珍緊張得額上出汗,可是這時候,光是緊張也沒有用了,他們三人,只覺得眼前陡地一亮,蓋在救生艇上的帆布,已被人揭了開來!

    木蘭花首先發動,她身子一挺,雙手向上伸去,看她的動作,像是想將掀開帆布的人的脖子掐緊,使他不能叫出聲來。

    然而她身子才一挺起,便立時又縮了回來,同時,被掀起的那塊帆布,也迅速地蓋了下來,又將他們三人遮住,而他們三人,則聽到了一陣急速的喘氣之聲。

    這一-那間的變化,令得高翔和穆秀珍兩人,莫名其妙!

    他們只知道,剛才的危機可能已成為過去了,但是究竟是怎麼過去的,他們卻不知道。

    木蘭花則是知道的,她一挺身而起,準備進攻那人之際,忽然之間停手,那是因為在她的雙手,將要碰到那人頸際的時候,木蘭花發現那人是她認識的。那人就是在她一上遊艇之際,向她發出過善意警告的姓張的中國人!

    所以木蘭花才突然住了手,而那幅帆布也突然之間,蓋了下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