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木蘭花看到那個人舉起了槍,她這時才發現,那種槍,不但槍管是軟的,而且槍身上有著許多小零件。木蘭花是對槍械研究有素的人,她卻也不明白那些小零件有什麼用處。

    只見那人按下了一個按扭,槍管突然向旁一彎,成了半圓形,接著,那人扳動了槍機,子彈無聲地射出,而那枚子彈,卻正是成弧形向前飛來!

    木蘭花想要躲避,小要拉阿爾法博士擋在自己的身側,都已經來不及了,子彈只費了百分之一秒的時間,繞過了博士,射中了木蘭花的手臂。

    子彈射中了木蘭花的手臂,但是卻沒有溜進皮肉,木蘭花只覺出在被子彈射中的一-那,像是接受了一針注射一樣,皮膚上有一下子尖銳的疼痛。

    接著,木蘭花的右臂,立時喪失了知覺,博士猛地一掙,已經掙脫了她的掌握。

    而當木蘭花的左掌,用力劈下來時,才劈到一半,左臂也已麻木了,那種麻木之感,在不到半分鐘內,延及她的全身,使她只能靠在石壁上,連挪動一步身子的力道都沒有了。

    博士在揮動著被木蘭花扭痛了的手臂,向木蘭花冷笑了一下,兩個人走過來,將木蘭花一個搬頭,一個搬腳地搬了起來。

    木蘭花連說話的力量也沒有,她只覺得全身一片麻木,似乎整個身子都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她的神智卻十分清醒,視覺和聽覺也極其良好。

    她看到那兩個人開動了「飛行器」,她便和那兩個人一齊騰空而起,向已經停在海面上的快艇飛去,不到一分鐘,便已落在快艇上,她聽得阿爾法博士大聲地叫嚷著,但是所講的話,她卻一個字也聽不懂。

    她被抬著,進了一間陳設得十分簡單,但卻十分舒服的艙房中,被安置在一張安樂椅上,那兩個人便退了出去,不一會,博士便走了進來,在她的對面坐下。

    博士一坐下,便道:「好,如今你是已經知到有超人集團存在的一個人了。我得先向你解釋,超人集團的人並不多,大約是五千多人,但是這五千多人,都有著過人的智慧,是地球上的超人,其餘三十億平庸的人,理應由這五千多超人統治,你說對不對?」

    木蘭花心中,亂成了一片!

    她心思紊亂,並不是因為她此際處境不妙,在最困厄的處境中,木蘭花也能鎮定如常,絕不慌亂,但這時候,她卻心亂之極。

    那是她感到,這個「超人集團」的存在,和這個「超人集團」的野心,將使整個世界,遭受到極大的禍害了。聽聽阿爾法博士的理論,便已足以使人驚駭了,少數人想統治多數人,少數人自認為高人一等,這可以說是一切禍害的根源!

    木蘭花忽然感到身子漸漸恢復知覺了。

    她知道那是那特種麻醉劑的藥性已經過去的原故。

    她等到可以掀動口唇時,便立即發出了一下冷笑聲來,道:「這有什麼新奇,希特勒便曾做過這樣的夢,你已經遲了!」

    「哈哈!」博士道:「一點也不,因為我們是超人,我們甚至連使用的語言,也是我們自己創造的,我們還創造了一種火箭,只消我們在向各國政府提出最後通牒得不到答復之後,我們便可以一按按扭,便摧毀世界上所有國家的首都!而這種火箭的體積,卻小得你意想不到,它只有六-高!」

    木蘭花冷冷地道:「那你為什麼還不向各國政府發出你咬統治世界的最後通牒?」

    「我們還在研究燃料,這種小型火箭,將使用一種最新的固體燃料,而這種燃料一旦出現,人類的新紀元也就開始了!」博士的面上,充滿了狂妄的色彩。

    木蘭花和各式各樣的人接觸過,鬥爭過,但就是未曾和阿爾法博士這樣的人打過交道。她的身子顯然已能自由活動了,但是她仍然僵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那是她心中太亂了的原故。

    「木蘭花小姐!」博士叫著,使得木蘭花十分奇怪,因為她並未曾向對方作過自我介紹,而對方居然能叫出她的名字來,可見得博士已經獲得有關她的資料了。

    木蘭花並不出聲,這時候,她簡直是沒有說話的餘地的,博士笑了笑,道:「原來你絕不是普通的人物,我早知道你不是一個普通人了,小姐,你可明白我這句話所包含的意義麼?」

    木蘭花當然是明白的,但是她卻冷冷地道:「你錯了,我是一個普通的人,一個平凡之極的普通人!」

    博叱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道:「那你未免太謙虛了,我認為你是超人,那怎會認錯?木蘭花小姐,你是無可選擇的,因為你是超人,所以你將留在我們的集團之中——」他講到這裡,站了起來,「你第一步工作,便是去學習我們的語言,到我們接受訓練的學校去。」

    「如果我不答應呢?」木蘭花試探著問。

    「你有什麼辦法不答應?」博士反問。

    木蘭花在沙發的扶手之上,按了一按,站了起來。她才一站起,博士便向後退出了兩步,木蘭花本來是想一舉而將博士制住的,但如今顯然不能了。她笑了一下。道:「好,我不妨去參觀一下你們的學校。」

    博士微笑著,道:「你還要參觀許多東西,這些東西,全是你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等你參觀了那些東西之後,你就可以知道我們絕不是在做美夢,而是腳踏實地地在做——譬如說,我們已經利用海水中的能量來發電,而通過無線傳電的方法,使得我們的大部份基地,都滯留在高空之中,你能想象得到麼?你能想得到在空中,我們的飛行火箭基地,有著數十座麼?有的飛行基地離發電場所,遠達千里,但是無線傳電的辦法卻使它們得到充足的電源。」

    木蘭花記起了她在海面上看到的情形,一艘飛船,自天而降,無聲地降落在海面,她當時就想到那飛船是用電的,但卻未曾想到這個「超人集團」,竟已發明了無線傳電的方法。

    木蘭花是對一切科學上的新事物,都有著濃厚興趣的人,這是她的處境固然大為不妙,但是她仍然問道:「沒有電線,怎能傳電呢?」

    「十分簡單,」博士揚著手,「在海中的發電機產生的微波熱,由碟形天線向上發射,伐行基地的下部,有面積極大的方天線,型狀和串珠的氈差不多,那些珠狀物全是超小型的導電的兩極管,當微波能射到兩極管上時便產生了電流,千千萬萬兩極管所產生的電流足夠我們在空中做任何事情!」

    木蘭花聽了,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博士向門外走去,到了門口,才轉過頭來,道:「你已經同意自己是超人了,是不?」

    木蘭花仍不出聲,這是她第一次面對著敵人,但卻感到無話可說。

    博士走了出去之後,木蘭花立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可是她一坐下,便又一躍而起,她當然不想到那學校去學那種語言,而如今如果不能脫身,只怕以後更加沒有機會了!她到門前去拉門,門拉不開,她退到窗前,將窗簾拉了開來,準備擊破窗子,穿窗向外跳去,即使跌入海中,也比在這群人的手中好些。

    可是,當她一拉開窗簾的時候,她不禁呆住了!

    窗外是一片極深的藍色,世界上只有海水會有那樣的藍色。

    而那正是海水,不但是海水,而且是深海的海水,因為來往的遊魚,全是平時見不到的怪形狀,而一條深海吃人虎鯊,正向窗子游來,在窗上撞了幾下,才退了開去!

    快艇已在海底下了!

    快艇是什麼時候變為潛水艇而潛下海中去的,木蘭花一無所知,她想到自己還準備穿窗逃走時,只有望著海水,苦笑起來。

    在那片刻間,木蘭花的腦中,只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法子想。

    而博士的聲音,突然響起道:「小姐,我們是在八百-深的海底下行駛。是專送你到學校去的,我們的學校也在海底,這怕是你意想不到的吧!」

    木蘭花陡地轉過身來,艙房之中並沒有人,博士的聲音,自然是通過傳音設備傳過來的。

    木蘭花竭力使自己鎮定下來,她從來也未曾有過如今這般的遭遇,她的心中,著實亂得可以,但是她卻知道有一件事是十分緊要的,那便是鎮定!鎮定!唯有鎮定下來,才能慢慢設法!

    而且,她如今暫時,是沒有生命危險的,只不過是被困而已,那又何必著急呢?

    她坐了下來,過了片刻,心緒已不像剛才那樣亂了,她靜靜地等著事態的變化,甚至於在沙發上,打了一個瞌睡。

    等到有人敲打艙門,將她敲醒時,木蘭花站了起來,道:「進來!」

    推門而進的是一個十分瘦削的東方人,木蘭花認識他,那正是那天在離她家不遠處,因為碾斃了一頭狗,而對著那個老婦人大發雷霆的兩個人中的一個!

    那男子對木蘭花十分有禮,一進門就站定,彎了彎腰,道:「我叫森里美,木蘭花小姐,請你跟我來。」

    木蘭花並不說話,跟在那人的背後,走了出去,到了一具升降機的面前,升降機的門自動打開,兩人走了進去,升降機向上升著,速度十分快,但是卻十分平穩,從升降機上升的時間算來,他們是早已應該離開那艘潛艇的了。木蘭花知道,這具升降機,可是直通到那個海底的學校的。

    她想在森裡美面上的神情變化上看出些自己即將面臨的處境來,但森里美卻扳著臉,一點表情也沒有。

    升降機終於停了,門打開,木蘭花看到外面,是一個十分廣闊的大廳。

    在大廳上,列隊排列著四五十人,一當木蘭花跨出了升降機,那四五十人,便齊聲高呼。

    那四五十人高聲呼叫的,像是一句口號,可是木蘭花卻聽不懂。木蘭花正在愕然間,一個頭髮斑白的老年人已經向前走來,伸出手,和木蘭花握了一下,自我介紹道:「哲道爾博士,我想你也許知道我。」

    木蘭花呆了半刻,她的確是知道的。眼前這個老年人,是「世界語」的締造者之一,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語言專家!

    木蘭花難以出聲的原因,是因為她知道哲道爾博士因飛機失事逝世的消息,早在多年前便已經發布了,卻想不到他在這裡。

    不用說,這個「超人集團」所用的語言,也是他所創造的了!

    「剛才我們高叫的是:‘歡迎你來’,小姐。」哲道爾博士道:「我是這裡的校長,這些是你的同學,我們用最新的方法教授我們的新語言,你可以在一個月之內,便完全掌握它!」

    木蘭花仍是不說話,在那樣的情形下,她實在是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哲道爾博士又道:「你或許要休息一下,我們已為你準備好了房間,雖然在海底,但是你絕不會覺得有絲毫不習慣的,在巨大的鋼殼之內,氣壓、空氣的成份,完全是根據法國里為維拉海灘的標準來調節的。」

    哲道爾揮了揮手,一個中年婦人走了過來,彬彬有禮地道:「請跟我來。」

    木蘭花跟著她,到了另一座升降機旁,走了進去,升降機向上升了片刻,便停了下來,木蘭花又機械地走了出去。

    在走廊中走了幾碼,便到了一扇門面前,在門上,竟已鑲有木蘭花的名字!那個中年婦人打開了門,讓木蘭花走了進去,便關上門。

    門裡面的一間套房,使得最華貴的高等酒店套房,也為之失色。

    木蘭花四面走了一遍,她明白自己是絕無逃走的可能的,看來除了在這裡接受訓練之外,是沒有別的辦法可想的了。

    但是木蘭花卻不甘屈服,她仍然不斷地在房中走來走去,尋找逃走的可能。她去拉過空氣調節喉,因為有一次,在黑龍黨的總部,她便是被關在密室中,從空氣調節喉逃走的。

    但如今卻不行,空氣調節喉幾乎是密封的,房間沒有窗,只有門。

    木蘭花拆下了一枝鐵枝,伸進門鎖之中,想將門鎖弄開,但是她花了一個多小時,仍是沒有用處。正當她在滿頭大汗之際,聽得走廊中有腳步聲傳了過來,她連忙停止了行動。

    腳步聲在她門前停止,接著,便有人推開了門,仍是那個中年婦人,只不過這一次,她推著餐車,餐車上的食物發出誘人的香味,那中年婦人微笑著,道:「請用些食物!」

    木蘭花肚子也餓了,她據案大嚼,一面看著那中年婦人,只是那中年婦人侍立在側,並不戒備。木蘭花考慮了好一會,都覺得要擊倒她,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情。

    擊倒了那中年婦人之後,又怎麼樣呢?自己有什麼機會可以逃出海底呢?

    木蘭花不往下想去,這和她平時行事作風不合,但在如今的情形下,卻又只能如此。

    她吃了個飽,拿起餐巾在抹嘴,順口道:「拿牙籤給我。」

    那中年婦人轉過身去,也就在那一-間,木蘭花的肘部,已重重地撞中了那中年婦人的後頸,那婦人一聲也沒有出,身子便軟倒了下去。

    第一步進行得很順利,和木蘭花預料中一樣容易。木蘭花仍抹了抹嘴,才-下餐巾,將中年婦人提了起來,那中年婦人的身形和她相仿,木蘭花立即想到:她可以穿了對方的衣服,推了餐車出去。

    這只是第二步,推了餐車出去之後,該怎麼樣,木蘭花也沒有法子想,也不能想!

    她以極快的手法,將那中年婦人身上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推著餐車,到了門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